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你真的是我放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受

发表时间:2016-09-14 12:08:51 点击:19139 回复:69

无痕之泪最为伤心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男主被女主扑倒,还说不舍得用力,没天理呀#



郎子安在陶雪扑过来的瞬间,身子微微后仰,在陶雪近身的一瞬间,他伸出了那邪恶的狼爪。

轻轻一带,两个人就都落在了床上。

看着左右,陶雪两只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手臂,从而保持二人的唇不会接触。

郎子安也是不得不在心中叹一声,“聪明呀。”

郎子安的两只眼睛眨巴眨巴。

“你要做什么?”

好委屈,好贱,有没有。

配上那精致的脸庞,陶雪竟是有一种想要吃了他的冲动。

最关键的是,陶雪也是腐女,还是颜控,郎子安进来的表现,真的是太符合她的胃口了,也许这也是陶雪不排斥他的原因吧。

“你这样不累么?”

郎子安两只眼睛又眨了眨。

【老天,给我点卫生纸,我要流鼻血了。】

陶雪心中腹诽着,甚至还吸了吸鼻子,确信自己没有流鼻血。

随即,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

“郎子安,你真的是我放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受。”

说完,陶雪便要起身。

可真的那么容易么?绝对不会。

就在陶雪准备起身的那一瞬间,郎子安,竟是反身将陶雪压在身下。

“真可惜,我以为会让你吃了我呢!你不吃我,可不代表我不吃你!”

郎子安说着,深深的吻了下去。

“唔~”

发表时间:2016-09-14 12:08:5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4日 12:09:48
    老规矩,喜欢看的加群: 236239126
  • 2016年09月14日 12:11:16

    “柯伯,我都说了,我就要去了,你何必呢?”

    昏暗的房间中,面色惨白的郎子安坐在桌前,手中还有着一方手帕,剧烈的咳嗽着。

    “少爷,这一次不是小的不懂事,是这个丫头,非要跟来的,老奴虽然老了,但是还知道少爷的脾性的,老奴这一次真的没动手脚。”

    柯伯的声音带着几分伤感。

    “哦。你是自己跟来的?”郎子安似乎不相信柯伯,看着面前的陶雪,面带几分疑惑。

    “是的!”陶雪现在也是满脑子浆糊,因为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先前还在墓地里面,跟着眼前的老者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一间屋子。

    “有意思,柯伯,你先下去吧。”

    “是!”


  • 2016年09月14日 12:11:42
    郎子安缓缓起身,走到陶雪的面前,打量着说道。

    “你自愿跟着过来,可知道意味着什么?”

    郎子安饶有兴趣的问道,脸色虽然依旧惨白,但是也多了几分红晕。

    “不知道!”陶雪故作镇定的回答。

    先前郎子安一直躲在光之外,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陶雪方才发现,眼前的郎子安,除了脸色有些惨白,不,白的和面粉一样,除了这一点,还是比较帅气的小伙。

    只是,拿着手帕让的陶雪有些反感,毕竟一个男子拿着手帕,怎么说都——

    忽然,郎子安动了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看的陶雪一阵恶寒,是真的冷,就好像郎子安的那一口吸气,将的陶雪身边的温度都吸走了一般。

    “你做什么啊?”

    陶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就把郎子安推开了。

    “砰!”

    也不晓得,郎子安身后的床怎么就好像近了许多,郎子安这一退,竟然倒在了床上。


  • 2016年09月14日 12:11:59
    扶着床沿,郎子安剧烈的咳嗽起来。

    手帕紧紧捂着嘴巴。

    待到咳嗽声散了,手帕上已然是一口鲜血。

    看的陶雪一阵紧张。

    这身子骨也未免太弱了吧。

    “你没事吧!”毕竟是自己犯错。

    陶雪急忙走过去,扶着郎子安。

    谁晓得,就在陶雪扶住郎子安胳膊的那一瞬间,郎子安竟然反手一带,两个人的位置一换,郎子安欺身而上。

    “你自愿跟来,就意味着你是我的人了!”

    郎子安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脸色的惨白更胜几分。


  • 2016年09月14日 12:12:22
    “什么是你的人了,赶紧给我让开,我还要回家呢!”

    陶雪现在都要疯了,自己怎么就来到这里了啊?

    陶雪双手挡住郎子安的身子,只是有些奇怪,先前一推就倒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就那么沉。

    “回家?你都是我的人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想走,可不是那么容易。”

    郎子安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一下,让的陶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她感觉似乎好像进入了冰窖一般。

    “我是被你的仆人带进来的!”陶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喊着。

    郎子安双眸微眯,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危险味道。

    “我虽然很愿意相信你,但是,我也更愿意相信我的人,不过,既然你说你是无意的,我也不好难为你!”

    陶雪听着这一番话,以为自己得救了。


  • 2016年09月14日 12:12:41
    可是下一秒,一股清凉顺着红唇直入脑海。

    郎子安就这样夺走了陶雪的初吻。

    “真香!如果你真的是被强行带进来的,我所做的一切,对你都没有影响,但是你若是自愿的,相信我,你会迷恋我的味道。”

    郎子安舔了舔唇,好生诱人。

    “咕咚!”

    陶雪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

    “离开吧!若是有缘,我们明天就会再见!记住我,我是郎子安。”

    郎子安起身,轻轻推了一下陶雪。


  • 2016年09月14日 12:12:49
    这一张床便再也没有了支撑,似乎成为了万丈深渊,郎子安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

    “啊~”

    身体的强烈坠落之感,让的陶雪以为自己一定死了死了的。
  • 2016年09月14日 12:15:11
     “小雪,小雪,你没事吧!”

    妈妈亲切的呼唤,让的陶雪睁开了眼睛。

    “妈,你怎么进来了?”

    “你个臭丫头,你大晚上喊什么?做恶梦了吧,看这满头大汗,我就说,不让你听什么鬼故事,你非不听。”

    叶梓,陶雪的母亲,虽然三十有八,可风韵不减,细心擦拭着陶雪眉心的汗。

    【本期心中有鬼到此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我是主播郎子安,我们下期再见。】

    电脑里适时传出的温和声音似乎在提示着什么。

  • 2016年09月14日 12:15:25
    “咕咚!”

    陶雪下意识吞了一口吐沫。

    “离开吧!若是有缘,我们明天就会再见!记住我,我是郎子安。”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那熟悉的声音,似乎,似乎和电脑里传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臭丫头,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啊,以后少听这些!不然我就没收你的电脑。”

    “听着呢,我老妈的话,我敢不听么?我若是不听,明天某人再和老爸告状,她丫头就要挨训了,老妈你最好了,啵一个!”陶雪给了叶梓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及一个香吻。

  • 2016年09月14日 12:15:39
    “臭丫头,没个正行,早点睡吧。”

    叶梓又点了一下陶雪的脑袋,转身就走了。

    “臭丫头,你的吻好凉啊!早点睡觉。”

    叶梓关门之前最后的一句话,让的陶雪顿时毛骨悚然。

    “哦!”

    陶雪木讷的应了一声。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够入睡,右手按在唇上,很凉,真的很凉。

    轻轻的哈气,似乎都带着一点凉气。

    郎子安,似乎并不是一场梦。

  • 2016年09月14日 12:15:52
     不过,陶雪也是心大,既然想不出来,那就干脆不想了,什么力量也比不过周公的力量。

    一晚上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相反,陶雪睡得似乎很香。

    清晨,伴随着阵阵的咳嗽声,以及那一成不变的闹钟,陶雪终于挣扎着起身。

    “老妈,你这是咋了?”

    看着叶梓头上敷着一块毛巾,不禁问道。

    “没事,你妈妈估计感冒了。我看着就是了,你赶紧洗漱上班去吧。”

    陶力,陶雪的父亲,个体户,经营着一家古玩店。

    “哦哦,老妈,你昨天不还好好的呢?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呢?”

    陶雪心疼的说着。

  • 2016年09月14日 12:16:10
    “臭丫头,说不得昨天就让你给我一个香吻传染给我的。咳咳。”

    叶梓没好气的瞪了陶雪一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好了,老妈,你好好休息,晚上回来,你的臭丫头给你买些营养品。”

    陶雪说着,已经夺门而出。

    记忆在那一瞬间潮水般的涌来,本来已经基本忘记昨日梦境的陶雪,在这个时候似乎又可以清晰的记起昨晚的事情。

    那冰冷的吻,那苍白的脸,似乎都那么的清晰。

    鬼使神差的走进电梯。

    空荡荡的电梯里,陶雪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本小姐是谁,一个梦而已,谁怕谁啊。”

  • 2016年09月14日 12:16:23
    “叮!”的一声,到了一楼,耸耸肩,陶雪走出楼,迎着晨光,伸了一个懒腰。

    “又是新的一天,谁怕谁啊!还有缘明天见。有种你出来啊!”

    陶雪大喊着。

    “雪丫头,门口有人找你!正想着给你家打电话呢。快来吧。”

    喊人的是小区的门卫李大爷。

    “哦!李大爷,谁找我啊?”

    小区里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家长里短,陶雪可不希望自己有什么破事被人说道。

    “说是你男朋友!”

    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怎么出来一个男朋友了?
  • 2016年09月14日 12:16:34
     陶雪一步变做两步,向着门口跑去,只是看着门口的那人,一时间,陶雪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或者说,是不是应该逃跑。


  • 2016年09月15日 04:25:17
    “陶雪,你好呀?”

    很正常的开场白。

    陶雪的嘴角微微抽搐“你好!你是郎子安?”

    陶雪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

    没错,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么白,还穿着一身白衣,白衣胜雪,精致的五官让的眼前人变得更加帅气,嘴角微翘,似乎始终带着微笑。

    “不错!看来你果真和我有缘。”

    郎子安双眸微眯,笑容更胜几分。

  • 2016年09月15日 04:25:32
    【有缘你个大头鬼啊。】陶雪内心是崩溃的,不是说只是梦么?

    “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你么?”

    陶雪微微探头,小意的问道。

    “真的不好意思,我相信,你离开不久,那位李大爷会把我是你男朋友的事情传出去的,装作不认识我的话,似乎有些困难。”

    郎子安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微笑。

    “或者我可以和李大爷说一下。”

    陶雪还要做些挣扎。
  • 2016年09月15日 04:25:43
    “哦,似乎不可以!李大爷,我和小雪先走了,不然她上班要迟到了,下一次来,子安再和你下棋。”

    郎子安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陶雪的手,就向远处走去。

    “好好好。”

    李大爷似乎很开心,还和郎子安二人挥了挥手。

    “喂,这样不大好吧!毕竟你还没有和我做一个正式的介绍呢。”

    陶雪退而求其次,打算弄清楚眼前人的身份,毕竟昨晚的梦境太过真实。

    “哦,倒是我的错了,我是一名心中有鬼的电台主持人,嗯,你不是还给我写过信吗?你信上不是有你家地址么?所以我就找来了。”

  • 2016年09月15日 04:25:56
    【很好,近乎没有纰漏的解释。】

    “呵呵!”陶雪努力让自己微笑,只是这笑真的比哭还难看,自己喜欢听心中有鬼没错,可是自己啥时候写信了?还傻到把自己家的地址写上去,脑子确定没进水。

    “你这是什么表情?”

    郎子安微微皱眉,只是嘴角依旧噙着笑意。

    【不怕变形啊?】陶雪心中想着,可是脸上尽可能的让表情自然些。

  • 2016年09月15日 04:26:07
     “我真的没有给你写过信,实在抱歉了!”

    陶雪一点都不想和眼前的人有任何的交集,所以,说完这句在陶雪看来格外硬气的话之后,转身就走。

    郎子安并不死心。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所以我把信带来了,对了,上面还有你的唇印和手印,或者说,这是契约也不为过!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郎子安的声音缓缓传来,不急不缓,却带着一种魔力。

    更何况,这句台词,好生熟悉。

    昨日的梦境好似烙印在脑海之中。

  • 2016年09月15日 04:26:18
    陶雪缓缓转过身,天空似乎在这一瞬间黯淡,郎子安先前所在的地方空无一人。

    “呼呼!”

    陶雪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着厚重的呼吸。她不敢回头。

    “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一声声不断的回荡,在陶雪的耳边挥之不去。

    “记住,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有你的气息,有你的唇印,也有你的契约,你就是我的人,谁也夺不走,任何想要染指你的人,都会死!”

    耳边的呼吸渐渐散去,却留下略带威胁的话语。

    阳光重新撒下,好似好一切皆是幻境。
  • 2016年09月15日 04:27:20
     陶雪一个机灵,这才发现,自己还在楼门口。

    “雪丫头,门口有人找你!正想着给你家打电话呢。快来吧。”

    李大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带着几分急切。

    “哦!李大爷,谁找我啊?”

    “说是你男朋友!”

    当李大爷最后一个字落下,陶雪已经僵在了原地,这台词似乎太熟悉了,似乎,自己刚刚就经历过。

  • 2016年09月15日 04:27:32
     “雪丫头,你怎么了,快点啊,你男朋友都等了你好久了。”李大爷取笑着。

    “哦哦,来了,李大爷,小雪哪里有男朋友,是我同事吧!”

    陶雪快步跑向小区的门口,她想要确定,确定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

    看着门口的那人,陶雪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似乎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陶雪,你好呀!”

    只是下一秒,陶雪又有些失神。

    依旧是简单的,正常的开场白,只是太过熟悉,所以,一切恍若错觉。


  • 2016年09月15日 04:27:57
     “奇峰,你要吓死我了!”

    陶雪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人。

    董奇峰,陶雪的同事,不久前才进入到公司,但是对陶雪似乎很感兴趣,一见钟情也不为过,公司里都知道他在追陶雪。

    只是陶雪的回应很明确,已经拒绝了很多次,但是,董奇峰却和狗皮膏药一样缠着陶雪。

    “我怎么了,喏,给你的鲜花!”

    董奇峰追求人的方式还保持着送花的礼节。
  • 2016年09月15日 04:28:11
    “奇峰,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真的不适合,而且,你这一次真的有些过了,你怎么可以和李大爷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呢!”

    陶雪经历了先前的事情,此时的心里有些烦躁,语气有些重。

    “陶雪,你不要生气,你要是不喜欢,我去和李大爷说一声,我是开玩笑的。”

    董奇峰长得也还可以,大众长相,扔到人群中基本上找不到的那种。

    只是家里家境不错,但是为人倒是比较谦和,当然,这只是陶雪的感觉。

    此时忽然间语气一软,倒是让的陶雪有些无奈。

    “好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里那么好收回的,以后不要乱说就是了。上班去吧!”
  • 2016年09月15日 04:28:24
     陶雪心烦的挥挥手,让董奇峰去说那是一句玩笑话的事情,陶雪做不出来,虽然不喜,可是终究是要给眼前男人一些面子。

    “唉!好!”

    董奇峰有些开心的去开车门。

    黑色的桑塔纳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何却给陶雪一种沉重感。

    “算了,我还是挤公交去吧!”

    陶雪说着便是向着不远处的公交站牌走去。

    “陶雪,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说就是了。”董奇峰急忙开口。

    他以为陶雪还在生气。
  • 2016年09月15日 04:28:43
    “不是你的事情,我感觉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陶雪,我在距离公司一百米的地方就把你放下来就是,毕竟,我也到这里了,而且你看现在挤公交的话,时间也不够了,会迟到的。”

    董奇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好吧!”陶雪想想也是,现在挤公交确实已经晚了。

    只是在走到车门处的时候。

    那声音确实再一次的响起。

    “你是我的人了,你是我的人了!”

    “任何染指你的人都会死!任何染指你的人都会死!”

    陶雪使劲的甩了甩头。
  • 2016年09月15日 04:28:57
    “你真的是烦死人了,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陶雪大声喊道。

    “砰!”

    陶雪已经坐在了车里,使劲的关上车门,让的外面的董奇峰呆了一会。

    这是怎么了?
  • 2016年09月15日 04:29:11
     董奇峰虽然不知道陶雪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火气,但是,陶雪终究坐上车了。

    “陶雪,我真的不是想要做什么,如果你真的不喜欢的话,我们就做普通朋友就好!”

    董奇峰以为先前的话是对他说的。

    未曾见过陶雪发这么大火的董奇峰,小意的说道,强扭的瓜不甜,董奇峰以为自己一直都是有机会的。

    “不用,我同意你的追求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但是让董奇峰没有想到的是,陶雪竟然答应了?

    “陶雪你说什么?”

    董奇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了!开车吧。”

    陶雪身子向后一仰,不想多言。
  • 2016年09月15日 04:29:23
    “哦哦!”董奇峰嘴角多了一丝笑意,虽然不清楚陶雪为什么前后反差这么大,但是终究是个好消息。

    “我说过你是我的人,你是我的人!”

    那个声音再一次的在陶雪的耳边响起。

    陶雪却是根本不曾理会,已经闭着眼睛,只是紧皱的眉头在告诉着她,她依旧听得到。

    “陶雪,公司到了。”

    董奇峰本来想在远处停下的,可是想到陶雪已经答应他的追求了。

    那么送到公司也没有什么不妥。

    “好!”
  • 2016年09月15日 04:29:38
     陶雪终于睁开眼睛,只是看着董奇峰的目光有些怪,因为在董奇峰的肩膀上趴着一个人,那个人便是郎子安。

    清秀的脸庞上带着怒气,只是嘴角依旧含笑。

    上下唇微碰,没有声音,但是陶雪似乎能够明白他在说什么。

    “任何染指你的人都会死,他今晚就会死。”

    最后一个字说完,郎子安便消失在陶雪的眼中。

    “陶雪,你没事吧?”

    董奇峰轻声问道。

    “我没事!”

    陶雪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笑着说道。

    “下班后,你送我回家吧,我带你见见我的父母。”

    陶雪的话,让的董奇峰又是一愣。
  • 2016年09月15日 04:29:50
    “陶雪,我们是不是发展的有些快,我还没有准备好见叔叔阿姨。”

    “都来我家小区堵我了,还没准备好?让你来,你就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陶雪说着,已经走远了,留下呆住的董奇峰。


  • 2016年09月15日 19:32:30
     陶雪认真的工作,想要逃避一切的事情,最大的事情便是那所谓的郎子安。

    到底是幻境还是真的存在。

    陶雪,绝对的无神主义者,所以从来不会害怕听鬼故事,只是——

    昨晚的事情,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啪!”

    陶雪的手狠狠的拍在键盘上,只是巨大的响声也终于让的她从烦躁之中挣脱了出来,看了看前面,发现空无一人。

    【不会吧,又被拉进来?】
  • 2016年09月15日 19:32:50
     陶雪的第一反应就是又被郎子安拉进了那个破世界。

    “陶雪,你的午餐。”董奇峰适时的声音响起,顺便递过来一份盒饭。

    “咦,你也在啊?”

    陶雪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董奇峰被陶雪的话弄的一愣。

    “哦哦,没事,没事!不是吧,现在已经到午饭时间了?都没有人叫我?”

    陶雪不敢相信,她的人缘虽然不算是最好,但是还不至于到吃午饭还没有人叫的地步吧。
  • 2016年09月15日 19:33:09
     “先吃饭吧!”董奇峰笑眯眯的说道,声音落下的同时,已经把手中的盒饭放在了陶雪的手里。

    “哦!”

    不疑有他,甚至陶雪都没有注意到董奇峰根本就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啊——”

    陶雪打开盒饭,却直接扔了,漫天的小蛇从盒饭里一条条的爬了出来。

    但是,诡异的是,那一条条蛇并没有向着陶雪爬去,而是都爬到了董奇峰的身上。

    董奇峰撕心裂肺的喊着。

    陶雪尖叫着。

    后退着,完全不敢向前一步。

  • 2016年09月15日 19:33:33
    豆大的泪珠不断的掉落。

    只是她的哭喊,无人理会,董奇峰的挣扎无人理会。

    空荡荡的公司就这样在二人的哭喊中安静了下来。

    小蛇布满董奇峰的身体。

    只是他的声音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安静,整个公司只剩下陶雪的声音在回荡。

    “我说过,任何染指你的人都会死,都会死,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也是因为你,你明白么?”

    郎子安的声音缓缓响起,只是不知为何,竟是多了几分心疼。

    陶雪蜷缩在墙边,如同受伤的兔子,那般惹人疼爱。

    双臂环胸,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上,时不时的传出抽泣的声音。

  • 2016年09月15日 19:33:52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陶雪听见郎子安的声音,顿时呼喊声更大了。

    “他还没有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我的人,任何染指你的人都会死,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好好选择。否则他今晚一定会死。”

    郎子安上前一步,蹲在陶雪的面前,至于先前的董奇峰已然不知去向,那些小蛇更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着我!”

    郎子安强硬的将陶雪拽到自己的怀中,轻轻拍着。

    “我怎么忍心让你受到伤害,所以,你也不要伤害我。”

    郎子安的声音依旧温柔,只是却那么的冷。

  • 2016年09月15日 19:34:06
     “我,我,我......”

    陶雪上下牙不断的碰着,传出咯咯咯的声音,显然害怕到了极点。

    眼前的人,到底是恶魔还是好人?

    只是她的话未曾说完。

    “陶雪,怎么了?你不喜欢么?不喜欢的话,我再下去重新帮你买些其他的?”

    董奇峰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心和失落。

    眼前的人还举着手中的盒饭,似乎等了很久,手都在抖。

    “我没事,挺好的!”

    陶雪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又是幻觉吗?】
  • 2016年09月15日 19:34:29
     “你怎么哭了?”

    董奇峰忽然疑惑的问道。

    没错,陶雪自己也感觉到了,双颊还有泪滑落,那泪如连线的小雨,不停的滑落。

    但是陶雪没有感觉到伤心,但是确实在哭。陶雪尝试着擦泪,但是却哭的更伤心。

    先前那真的是幻觉吗?如果是,为什么现在会哭?没有缘由的哭!

    “我没事!感动的。”

    陶雪接过手里的盒饭,嘴角带着笑,泪珠一直掉。

    这样的解释,真的完美无瑕。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啊?就给你买了一份盒饭。”
  • 2016年09月15日 19:34:51
     董奇峰不好意思的捎了捎头。

    “对了,为什么今天没有人叫我一起下去吃饭?”

    陶雪依旧在流泪。

    “哦,因为我看你忙,所以我和她们说,我帮你带饭。”

    董奇峰的解释让的陶雪再一次吐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或许真的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对了,我们分手吧!”

    陶雪头埋得很低,声音哽咽,泪水更盛。

    “什么?”

    这个消息对董奇峰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 2016年09月16日 16:06:26
    “为什么?”

    董奇峰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只是他未曾想到这个结果出现的这么快。

    “没有什么,今天答应你只是因为我要用你来当一下挡箭牌。”

    真正的真相永远都是伤人的,血淋淋的伤口那般痛。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了解彼此。

    “也是你的追求者?”董奇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陶雪并不是那种倾城倾国的美人,只是不可以否认的是,她很吸引人。

    “恩!算是吧。”
  • 2016年09月16日 16:06:48

    【有趣,原来我是你的追求者?这可不行,我是你的未婚夫。】

    郎子安的话语间满是调戏。

    轻飘的声音不曾带有一丝冷意,可是落在陶雪的耳中尽是化作了威胁。

    “不是,他是我的未婚夫。”

    陶雪低着头,豆大的泪珠连成线,不断的掉落,她不得不改口,因为她不想再进入那个世界。

    “什么?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你有未婚夫啊!”董奇峰完全不相信陶雪的话。

    “青梅竹马定终身,小时候的娃娃亲。时间久了,本来都忘了,只是几日前,他们从国外回来。”陶雪编故事还是非常不错的。
  • 2016年09月16日 16:07:11
    “好,我知道了!”

    董奇峰起身,再看一眼陶雪,终究离开。

    既然已经真相,又何必自讨苦吃。

    “呼呼!”

    陶雪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在耳边。

    “我这样,你可满意了?”

    陶雪相信,那个人一定可以听见自己的话,一定的。

    “咦,你倒是有趣。”

  • 2016年09月16日 16:07:28
    “我不傻,我已经做到了你要我做的事情,你不可以杀人。你也要答应我。呜呜——”

    陶雪的话没说完,唇就已经被堵上了,冰冷,唯有冰冷,伴随着一种淡淡的栀子花香,一点点的被陶雪感觉到。

    一种异样的感觉,如同触电一般,让的陶雪不知所措。

    轻柔的舌头不断的挑弄着陶雪的神经。

    “你走开啊!”

    陶雪心中呐喊道,既然清楚对方并不是凡人,她自然相信,他也一定可以听见自己心中的哭喊。

    离开,瞬间离开,冰冷的感觉以及那淡淡的栀子花香好一瞬间从陶雪的感觉中离去。

  • 2016年09月16日 16:07:45
    那一刻,陶雪竟然还有一丝不舍。

    “你果真是自愿来的,你和我终究有逃不开的关系,陶雪,记住我,我是郎子安。”

    那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温柔,再无半分威胁之意。

    爱情,这么美好。

    “我才不要和你有关系!”

    陶雪虽然对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羞耻。

    但是她还是这样喊道,是人是鬼都不清楚,为什么要和你有关系?

    “小雪啊,你不要吓唬妈妈,你怎么了?”耳边是陶妈那熟悉的声音,似乎,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模糊,那熟悉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 2016年09月16日 16:08:18
     陶雪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很想睡去。

    “乖!既然想睡,那就睡吧,我会保护你!”

    郎子安的声音带着那种安全之意,让的陶雪再也支撑不下去,缓缓睡去,再无任何的想法。


  • 2016年09月20日 23:08:41
     黑暗,无尽的黑暗,陶雪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知道,自己最后听见的是郎子安的声音。

    声音响起,无尽黑暗袭来,自己便是昏了过去。

    如今,自己这是在哪里?

    “你还是来到了这里,不是吗?”

    郎子安的声音带着几分欣喜,似乎是为了回应郎子安的声音,有光亮闪现,那是烛光。

    郎子安手中握着烛台,向着陶雪走来。
  • 2016年09月20日 23:08:59
     脸色依旧惨白,只是相比第一次见面,多了一丝红晕,嘴角的笑意依旧存在,陶雪几次见面都想说,他真的不会笑僵吗?

    “这里是你的世界吧,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呢?”

    陶雪虽然是无神论者,可如今事实如此,她也早已相信,眼前的郎子安,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

    “我说过,若是当日你不是自愿进来的,那么谁也不能够强迫你,可是若是你自愿,那么我们终究有逃离不了的缘分。”

    郎子安细声安慰道。

    “缘分?什么缘分?我不想和你有缘分,我不要这缘分可好?”陶雪扭头想走,可是看着那无尽的黑暗,一时间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倔强的不肯回头。

    哪怕那人是自己现在唯一的依靠。
  • 2016年09月20日 23:09:14
    “柯伯说,那日我若是不吻你,或许,你还可以离开我,只是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否自愿,而且,我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生人了。”

    郎子安的声音中莫名多了一丝感伤,在那声音之下,陶雪不知道为何能够感受到一种孤独。

    “这里便是我呆的地方,而你,是第一个进入到这里的生人,只是,你似乎很不满意。”

    陶雪紧咬牙根,双脚轻轻跺地,显得有些急躁。

    “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放你离开的——”

    这台词太熟悉了,陶雪也终于忍不住了。

  • 2016年09月20日 23:09:27
    “你有完没完啊,你又不是董奇峰,装什么可怜。你在我的世界吓唬我,还不够是么?现在还把我带进你的世界,装可怜?有意思吗?”

    陶雪真的是气死了,这个人怎么这样?现实世界里面吓唬自己,然后把自己带进这里,听自己诉苦啊?

    只是天晓得陶雪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崩溃,因为郎子安的双眸竟然泛着雾气。

    “我擦?你不会还哭吧?”

    陶雪余音未落,郎子安转头就走。

    烛光一点点远去,那背影越发孤单。

    “你走吧,看来你果真不是自愿的。”

    那声音多了几分无奈,更多神伤。
  • 2016年09月20日 23:09:42
    此时的陶雪的心里是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啥意思了?闹着玩呢?把自己留在这里做啥?我怎么回去啊?

    “喂,你等等我!”

    陶雪还是打算跟着那个情绪无常的小白脸,她倒是要看看,对方还能够耍什么花样。

    “哦!”

    好乖巧,好委屈的声音。

    陶雪嘴角微微抽搐,感觉这个男人其实也不是那么恐怖。

    黑暗的通道深处泛着噬人的光芒,那是点点白芒。

    “前面没有危险么?”
  • 2016年09月20日 23:09:56
    陶雪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在这里呆了十五年了。”

    郎子安的声音依旧清脆,此时的他没有委屈,没有冰冷,只有那略显清脆的嗓音回荡在这黑暗的通道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郎子安将手中的烛台放在了陶雪的手里,嘴角一扯,带起一丝微笑,笑着说道。

    “欢迎来到我的家!”

    说完,不带陶雪有所反应,郎子安的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黑暗的通道变成了一间灵堂。

    在陶雪身前一米的地方,是一口棺材,墙上的照片则是两个人,她不能够再熟悉的两个人。

    一个人是郎子安,黑白色的照片上他的嘴角依旧噙着笑意。

  • 2016年09月20日 23:10:12
    至于另外一个人则是——陶雪自己!!!


  • 2016年09月21日 22:51:23
    陶雪的定力还算不错,骤然间来到一个灵堂,站在棺材前,她没有失态,已经是非常不错。

    手中拿着那一烛台,鬼使神差的她走到棺材边上。

    看一眼棺材,那棺材没有棺材盖,所以,陶雪只是微微探头便是看见了棺材之中的那人,那人的面庞是那么的熟悉,除了郎子安还能够是谁。

    只是为何,这郎子安身上穿的衣服为什么是古代的那种新郎装。

    陶雪的脑洞也大,在那一瞬间,她便是低头看了自己的衣服。

    “呵呵!”

    陶雪真的是无语了,没错,她自己没有猜错,她穿的这一身,也是古代的那种红色的新娘装。

  • 2016年09月21日 22:51:42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耳边传来那最熟悉不过的结婚婚礼上的词,最关键的是陶雪脑海之中竟然浮现出自己和郎子安对拜的一幕。

    那么的清晰,完全挥之不去。

    “呼呼!”

    陶雪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所以说,你现在是可以起来的是么?”

    陶雪胆子倒是不小,看着躺在棺材之中的郎子安,轻声的问道。
  • 2016年09月21日 22:52:00
    似乎是为了回应陶雪的话,就在他的声音落下的同时,郎子安竟然真的睁开了眼睛。

    蹬蹬蹬,纵然陶雪心里有所准备,可是也终究是有些害怕。

    接连退了三步方才站住。

    “啪!”

    有什么东西打在棺材上,那是一只纤细的手,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你胆子真的不小啊!”

    郎子安从棺材里爬出来,看着陶雪,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

    “你是不是吓唬我上瘾了。”

    陶雪此时已经靠在了墙上,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吓得够呛。

    “感觉你蛮好玩的。一个女孩子到这个地方,都不害怕?还和我说话,真的有意思。”
  • 2016年09月21日 22:52:15
    郎子安轻飘飘的从棺材上跳了下来。

    “咚!”

    一只手稳稳的按在了墙上。

    另外的一只手则是将陶雪手里的烛台接过,扔在一边的桌子上。

    “壁咚!?”

    陶雪的脑子一定是秀逗了,在这个时候,她想到的竟然是电视剧之中的壁咚。

    “胡思乱想一些什么?”

    郎子安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微笑,脸上竟然泛起一丝红晕。

    “咕咚!”

    “你知道我想些什么?”

    陶雪被郎子安的话直接转移了注意力。
  • 2016年09月21日 22:52:30
    “既然你都想了,为啥我就不能够知道呢!既然我知道了,就一定要满足你!”

    郎子安的鼻息越来越近,只是依旧冰冷,但是那男人的气息却如潮水般的将陶雪包裹。

    “呼呼!”

    陶雪的气息在这一瞬间也变得有些急促,却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冰冷的触觉终于顺着红唇传来,还是第一次那种感觉,只是这一次,郎子安很温柔。

    陶雪第二次和男人接吻,笨拙的想要回应,却总是不得其法,郎子安似乎不比陶雪好到哪里去。

    二人总是会时不时咬到对方的舌头,可是谁也不愿意离开,都在汲取着彼此想要的感觉和温度。

    那似乎是爱情?

    别闹了,也许不过是干柴烈火——


  • 2016年09月22日 15:24:3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6日 16:02:52
     彼此在寻找着彼此需要的温度和感觉。

    陶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哪怕从唇处传来的感觉有些冰冷,但是,她不在乎,她的身体似乎完全用不上力。

    有一只手,恰好撑住她的身体,另外的一只手则是不断的触碰着她的身体。

    热是从内到外,冷是从外到里。

    彼此终究有一个交点。

    所以,陶雪陶醉在其中。

    那一只手好不听话,一点点的触碰,一点点的接触,慢慢的探索着属于她的敏感。

    “恩啊~”

    陶雪还是不争气的喊出声来,只是声音方才响起,她便是羞红了脸,她怎么可以。

    “砰!”

    身后的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床。

    两个人狠狠的倒在了床上。

    彼此的吻也终于分开。

    “咕咚!”
  • 2016年09月26日 16:03:07
    看着眼前的人,不晓得为什么陶雪的脸又红了几分,哪怕都不清楚这个人的身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陶雪有一丝贪恋那冰冷的温度。

    “嘶!”

    一阵清风吹过,让的陶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为何如此冷。

    眼前的人为何不穿衣服?

    陶雪这才发现,郎子安身上的衣服已然不知去向。

    至于自己——

    “啊?你要做什么?”

    陶雪双臂环胸,自己的衣服?

    “你不是很期待么?”

    郎子安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又似乎多了几分的宠溺,

    【期待你个毛线?】

    陶雪本来想要骂人。

    但是,她的唇再一次被堵住了,郎子安并没有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

    先前的那种酥麻已经消失不见,但是,郎子安似乎已经轻车熟路,用柔软的舌头撬开了她的唇,继续他的疯狂。

    双手似乎也更加的不老实。

    【他先前一定是装的。】
  • 2016年09月26日 16:03:23
    陶雪心中这样想着,天啊,陶雪在这个时候都佩服自己,接吻的时候,还有心思想着其他的事情么?

    坦诚相待,他的身子在接触到她的身体的时候。

    那冰冷就像是他的唇一般,蔓延到她的全身。

    渐渐的,她的呼吸似乎已经和他的呼吸保持完整的频率。

    就在陶雪完全沉浸在那酥麻和冰火两重天的时候。

    有一个硬物挺进了她的身体。

    “唔~”

    痛,很痛!

    陶雪想要喊出来。

    只是上面却也被唇堵住了。

    陶雪的双眸被水雾填满。

    眼前的人毫不温柔,似乎并不是一个瘦弱的小白脸。

    他的身体一次次的挺进。

    痛一点点的在消失,一点点的变得舒服,一切在向着好的感觉转变。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身体的硬物似乎已经远离。

    只是陶雪已经无法去细细体会了,她已经晕过去了。

    只听得耳边传来郎子安那熟悉的声音。
  • 2016年09月26日 16:03:38
    “现在,你终于是我的人了,还有,我确定你是自愿来的,所以,你不要想着逃离我,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那声音依旧清脆,却那么的温柔。

    似乎真的是错觉。

    “记住我,我是郎子安,如你所说,我是你青梅竹马的娃娃亲!”

    最后的声音更多调戏,却也多了几分严肃。

    “雪儿,你醒醒,你醒醒啊,你不要吓唬妈妈!”

    耳边似乎传来叶梓那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

    【我是死了么?】

    陶雪呢喃道。


  • 2016年09月26日 16:03:54
     “小雪啊,你醒醒好不好,妈妈不经吓啊!”

    叶梓的声音依旧带着哭腔。

    “嗯~”

    陶雪只觉得大脑似乎被无数的针在扎,痛不欲生,轻声呢喃。

    “小雪?”

    陶妈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变得精神了不少,更多的则是惊讶。

    “妈,我这是怎么了?”

    陶雪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的虚弱感,显然,这一次昏迷并不是小事。

    “你还说,奇峰说你在公司突然就晕倒了,送来医院之后,还开始胡言乱语,这几天,你都要把我吓死了,你个臭丫头。”

    陶妈虽然骂着,但是言语间却满是关心。

    “好了,孩子刚刚醒,你就不要在这里唠叨。”

  • 2016年09月26日 16:04:07
     陶爸适时的开口。终于挡住了陶妈的语言攻势。

    “爸,我是得了什么病么?”

    陶雪终于发现了一个明白人,急忙开口问道。

    “医生说,过度劳累,还有什么神经虚弱什么的,就是让你多休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了。”

    陶爸轻描淡写的开口说道,此时的陶爸表现的镇定异常,陶雪怎么知道,因为陶雪的胡言乱语,陶爸竟然还打算找那些什么大神看看呢。

    只是那些大神也是半吊子骗人的,啥也没看出来,最后还被陶妈说了一顿,医生更是看陶爸的眼神都不一样。

    当然,此时的他表现的完全就是家里顶梁柱的表现。

    “爸妈,让你们担心了!”

    陶雪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毕竟现在怕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怎么一回事了。

    自己被鬼缠上了。想想就觉得感觉不现实。

    “对了,奇峰怎么样了!”

    陶雪忽然间想起来在自己晕倒之前,那个人还威胁自己来着。

    “奇峰啊?把你送来之后,就回去了,时不时的来看一下。怎么了?臭丫头,你谈恋爱了?那个奇峰小子不错,妈看挺适合你的!”

    陶妈看着自家丫头清醒了,也就少了几分紧张劲,开始八卦起来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和奇峰怎么可能呢,你不是说我是被奇峰送来的么?我关心一下我同事不行么?”

    陶雪无奈的给了陶妈一个白眼。

    “对了,小雪,你认识一个叫郎子安的人么?”

    陶爸忽然开口,让的陶雪瞪大了眼睛。
  • 2016年09月26日 16:04:24
     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吐沫。

    只是,陶雪反应很快,强行扯出一丝微笑,看着陶爸“不认识啊!老爸,怎么了?”

    “没啥,你手机未接来电不少,大部分都是一个叫郎子安的人打过来的,还发了一条短信,说你醒过来,给他回一个电话,你怎么不认识呢?”

    陶爸看着陶雪的眼神有些奇怪,毕竟能够留人电话,还有备注,怎么会不认识呢?

    “哦!我想起来了,一个电台的朋友找我做什么啊?”

    陶雪反应很快。

    “这样,那你先休息吧,等你好了再打过去也不迟!”

    “恩!”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陶雪的手机铃声非常的时尚。

    陶爸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没有多说什么哦。

    “你同事。”

    “咦,小月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啊?”

    陶雪蹙眉。

    “喂?小月,怎么了?”

    “小雪,你病好了?我就是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奇峰出车祸了——”

    “什么?”


  • 2016年09月27日 23:19:25
    “什么?”

    陶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刚醒来,就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小雪,你也不用太着急,只是奇峰昏迷前说让我给伯父打个电话,说今天可能看不了你了!没有想到,是你接的电话。”

    电话那头小月的声音之中多了一丝的歉意,想来是真的没有想到是陶雪接的电话。

    “奇峰现在没事吧?”

    陶雪很快镇定了下来,开口问道。

    “目前还没有结果,刚刚送进手术室。”

    小月说完,急忙又说了一句。

    “小雪,你不要担心,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我先挂了!”

    言言多必失,小月直接挂断了电话,断了陶雪继续问下去的心思。

    “嘟嘟~~”

    “怎么会这样?”

  • 2016年09月27日 23:19:42
     陶雪完全不敢相信,那威胁竟是化作了事实。

    “丫头,你怎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有什么事情么?”陶妈担心的看着陶雪,心里对陶雪的那个同事责怪不已,毕竟,陶雪也是刚刚醒来。

    “没事,奇峰出车祸了!”

    陶雪看着眼前紧张的叶梓,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奇峰出车祸了?”

    陶爸陶妈似乎还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一时间有些呆了。

    “不行,我要去看看他!”

    陶雪说着,直接拔掉了胳膊上的输液管。

    “嘶!”

    倒吸一口凉气,陶雪挣扎着要下地。

    “哎呀,你这个臭丫头,你这是做啥嘞?”

    叶梓急忙按住陶雪,这才醒来就这个样子,这是咋的了。
  • 2016年09月27日 23:20:05
     “你才刚刚好,你要干什么?你又不是医生,我去看就是了,你好好呆着。”

    陶爸怒声训斥着。

    “是呀。丫头,你就听你爸爸的吧,你又不是医生,身子才刚刚好,你去有什么用?”

    叶梓眸中有雾气升腾。

    “好!”

    陶雪虚弱的应了一声,不是因为其他,只是脑袋忽然疼了起来。

    “你快躺着。”

    看着陶雪扶着额头,叶梓急忙开口。

    “我去看看奇峰,顺便叫医生来,毛毛躁躁的。”

    陶爸摇了摇头,已经走了出去。

    “妈,我没事,就是有点头疼,你不要哭,不要太担心!”

    陶雪看着陶妈眸中的晶莹,细声安慰道。

    “嗯嗯,妈不哭!”

    陶妈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在抹着眼泪。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陶雪那熟悉而时尚的手机铃声再一次的响起。

    拿过手机,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郎子安三个字。

    【要来向我示威么?】

    陶雪现在心中是将董其峰车祸的罪魁祸首安在了郎子安的身上,所以,对这个电话她并不想接。

    直接挂掉,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苍茫的天涯——”

    依旧是郎子安。

    “小雪,这个人打了好多次电话。你还是接一下听听,看看是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

    陶妈看着来电显示,在陶雪按掉挂机键之前,开口说道。

    “也好!”

    陶雪心中冷笑一声。

  • 2016年09月27日 23:20:18
    “喂!陶雪,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对你的朋友不利,我现在没有这个实力,也做不到。”

    和陶雪想象之中的威胁并不一样,郎子安一开口竟然是要陶雪选择相信他,只是这可能么?

    没有实力又是因为什么。

    “所以呢?”

    陶雪并不愿意相信郎子安的话。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怀疑有人和我一起出来了,而且,要对你不利,所以,在我到你那里之前,你一定不要离开,求求你了。”

    郎子安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却依旧是以往的那种清脆。

    “好,我等着你给我一个解释。”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