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英雄豹

发表时间:2016-09-14 14:48:14 点击:9326 回复:2

博客自传第一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博客自传#

英雄豹

英雄豹因打人入监十年的事是听母亲说的,我进厂那会儿他服刑已经五六年多了。只是风言风语不懂装懂又特别想听地知道英雄豹的老婆与她车间的一个男人关系不错,好像是那个了,师傅们说起此事来各自捂嘴窃笑,我傻在一旁边听边猜。英雄豹出狱后好像有机会再回我们单位工作,不知为何他没有回来,许是匹好马,后来就听说与英雄豹老婆相好的男人的老婆上吊自杀了。为啥?还用问,英雄豹呗!这英雄豹,真不愧是条血性汉子。没有杀父之仇,却有夺妻之恨。他出狱后当然听到关于他老婆的闲言碎语,他容不下这口气却又不想重蹈覆辙再做打人犯法的傻事。好个英雄豹,能屈又能伸,他忍着气每天晚上去那男人的家里,把男人吓死了,不敢回家了,只有老婆孩子在。据说英雄豹每晚去了不到明天不走,死缠烂打骂骂咧咧的非要与那男人的老婆睡觉不成,把那男人的老婆羞得无地自容又无处说理还没有帮手。她又气又恨,气的是自家男人敢做不敢当,恨的是自家男人在外偷腥帮人家老婆,自己的老婆孩子受难他一走了之。英雄豹越来越有劲,那男人的老婆实在是走投无路,又不肯从了英雄豹,英雄豹越来越色越来越露,没有办法,没法活了。一天午后,噩耗传开,英雄豹也傻了。后来听五哥说这英雄豹经常为一点小事打他老婆,每次都提起她与人相好的旧事来,他始终放不下这块心病,这个死结使他英雄名虚,直到有一天英雄豹的两儿一女长大了,他们都站在母亲一边。有次长子一把拖过英雄豹,点着他的头厉声警告说:以后你再敢打我母亲胡说八道,小心我揍死你。其实英雄豹这么多年也应该想开了,你年轻气盛打了人犯了法入狱十年,你到清闲了,把年轻的老婆三个孩子仍在外边,她们怎么办啊,日子怎么过啊,家里多少事啊,谁来帮忙干啊。开始有组织有同事来帮忙,后来经常了习惯了固定了有恩了无报了,日久两情相悦了,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不是人啊,再说你也报仇了不是。

这英雄豹年轻时候学过画画,入狱十年也没忘记。后来他以卖画为生,送画得名。再后来不知为何书画市场异常繁荣,暴发户们附庸风雅,懂不懂的都在自己的厅堂里挂几张字画以示文修素养,再加上学画艺考成风,当然能成就一部分人。英雄豹自不例外,他以敏锐的灵感和商智在这场艺术财富大聚会中占得了先机,他有了好多学生而且天生会炒作,他逢人便说:回家找找我先前送你的几张画,有几张算几张,拿来我要回收,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我们五哥一听英雄豹这样说,慌不迭地回家翻出早年英雄豹送他的两张画,看了又看,收得更紧了。呵,你别听他的,我对五哥说:就算你给他回收,你能要钱?别忘了这画是英雄豹送你的,给你钱你好意思要?还要多少钱给你多少钱,别做梦了。我知道不少人都这样炒作,就是让你给他传名,千万别信啊。你还不信,五哥对我说:人家英雄豹到东南亚办过画展,现在也算小有名气了,他的画老值钱了现在。你看,满世界的五哥都在这样为类似的英雄豹们做装懂宣传,书画市场哪有不成功不赚钱的道理。

后来我还是在花鸟鱼虫古玩字画市场才能见到英雄豹,好多人跟他打招呼,他在冬日的集市里确有鹤立鸡群威风凛凛之状:头上歪戴一顶咖色瓜皮鸭舌帽,胡须有型有色,嘴里叼一大烟斗,半大棉袍脖领处搭着围巾,鸭绒棉裤北京老布鞋,一手拿着老花镜一手挽着原配夫人一脸成功得意,那逢人就有的呵呵笑声怎么听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武魅娘

武魅娘算不上漂亮却是看一眼就能让你心动的女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她就一副标准的白骨精装束,特别是她的谈吐举止优雅非凡,一颦一笑魅力十足,而更特别的是她有超前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尤其是两性关系。

全是从我们单位去当的兵,他是特别壮的男人,当兵之前的外号叫“野牛”,当兵之后他参加了部队篮球队,虽然个子不高却成了主力,最值得骄傲的是曾去八一队与穆铁柱一起集训过半年,转业后又回到原单位工作。我摸过他的前胸后背,真真的是铁板一样。武姑娘是部队家属院里长大的女孩,她与全恋爱也算门当户对。有次一师傅半玩笑地问武姑娘道:尝到搞对象的滋味了。武姑娘轻声一笑:就那回事儿。是咋回事儿啊,你给俺讲讲。此时武姑娘灿烂一笑向后小退一步收住笑容双手插兜把肩上的背包晃了晃,不再续答。她不亢不卑,不俗不飘,不妖不媚。那人自感没趣一个急转身走了,我没来得及跟上就尴尬地晾在那里,听事看热闹学见识也有半途被交学费的时候。

全与武姑娘婚后有了儿子,有段时间全跑起了推销,经常出差不在家。后来单位出面跟他讲:先别出差了,先好好看家。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原来武姑娘看上刚进单位的威猛帅小伙东了,这东可算得上是旧版高富帅,他比武姑娘小十多岁,经常趁全出差去他家里与武姑娘过夜。据说当全问武姑娘这是为何时,武姑娘的回答很干脆:就这样,别干涉。不行就离,行,咱还是一家人。

钦是我们单位的文化干事,据考上美院的忠说他算多少会画点画。他是一个特别爱干净整洁的男人,上完厕所仅提裤子扎腰能用半小时。人家钦的经商素质特别高,他早早地在我们单位成立了广告部门,据五哥说他跟钦干的那段时间内每天中午去哪家大酒店吃饭都犯愁,不知吃啥好。后来钦就成立了广告装修公司,武姑娘在钦的广告公司里干会计兼业务和参谋,武姑娘做事特别扎实也让钦放心而且不贪多无厌,因此他们在一起不仅把公司干得越来越好,而且整天成双入对,亲密无间道。说来也怪,钦的媳妇小任也是我们单位的职工,却从来没听说小任有过什么意见和绯闻,这一点比全好多了,因为全虽然没舍得与武姑娘离,却也是到处想沾花惹草,因为武姑娘早就把他开放了。




两书记

祥书记脸色黑红,圆头圆脸圆眼睛,黑手黑脚黑胸膛。他嗓门奇大,步伐奇快。他来我们车间当书记那会儿看上去有的是本事:抓纪律,定计划,加强检验,提高成品率,把成本降下来,最重要的是要全面建立“台账”,要任务落实到人,责任人人都有,一定要把台账建立起来,台账就是一切,台账就是重中之重。文偷笑着跟我说:祥这会儿急眼了,看人家挣钱坐不住了,你看他胡说八道地讲些啥,他现在恨不能每天早上一开门就捡一袋子钱,全是一分的也不嫌。第二天就发下台账来建立,我仔细瞅了又瞅,这台账不就是日报表吗,我们每天都上报啊,没什么新鲜啊,每天上的什么班,干的什么活,领的什么料,就这些内容啊。你别小看了台账,祥书记特别来关照我说:日报表上报车间统计,台账是直接给我的,好好记录。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我有了一点点顿悟,我想我应该学一学了,学坏谁不会啊。记得那天下午下班之后,我没有直接回家,我拿上我的黑兜兜,骑着我那辆大金鹿,在南门市场转来转去,我要买点什么呢,最后决定拿两斤香肠直奔我们的干部宿舍楼而去。在楼下,问明祥书记的门牌,进屋后祥书记先是一愣,接着就很是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又要下楼去买烟又要烧水来泡茶,你们看看我的莽撞我的冒昧给祥书记添多少麻烦啊,我一脸尴尬点头哈腰客客气气又推又拉赶紧把东西拿出来丢到茶几上扭头走了,我像做了错事一样的孩子心里怦怦直跳,又像偷了人家东西一样加快了自行车的转速,给人送礼咋还这么难啊,干什么中用啊,难道第一次都这样吗,阿阿阿,我去干什么啊,想了好几天的说词全忘了,啥也没说就走了,我傻,我大傻帽。

邱书记是正营级转业军人,他的一双眼珠子像鼻子尖一样特别突出,嘴巴也是脸上的制高点,因此没几天他就有了一个别名“猪头”,背地里叫他“猪头”还因为他是南方人,讲话像猪一样哼哼唧唧听不懂。他来我们车间啥也不懂,每天点完名就背着手到处转,转完就去车间办公桌前喝茶,看报,逗统计和打盹,再不就是去党办开个会。后来他去了厂工会,再后来他去了行政管后勤,管后勤就是管伙房,记得有次他私下问我愿不愿意来伙房干事务长,他告诉我说这可是个肥差啊。那会儿我哪里懂啊,我年轻轻地整天买油买肉买面买菜买醋买盐与锅碗瓢盆和老妇女打交道,我像什么啊我,我一口回绝了他,等明白过来就后悔了不是。后来我们单位分流时候我听说了一件关于邱书记丢丑的事:单位分流时候,人心浮动,心猿意马,各自为政。邱书记分管后勤伙房,该装得早偷装起来了,该偷分的早分均了,可能是拿到最后实在没什么可往家拿的了,那天他收集了一些盆子小碗羹匙小碟勺子铲子之类的东西偷放在隐蔽处。不巧的是让保卫科的同事发现了,保卫科此时也有所准备,他们没有声张,要擒个典型震慑一下,他们有了埋伏,备下盯梢。唉,人多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邱书记取货时正好撞在保卫科埋伏下的枪口上,但保卫科的人发现是他还为了难,怎么办啊。本想杀只鸡给猴看看,想不到把猴给杀了。其实最该杀的是那些老猴子,你保卫科也就屌敢杀只鸡。




婚礼之上

同事文在单位里评价不错,口碑也好,年轻英俊有技术。青年才俊,淑女好逑。他刚婉拒了共产党员霞的追求,新调来的红就把他看上了。文上夜班再也不找我下象棋了,他和红半掩着门子在屋里谈恋爱,我探一下头就快走,回去自己把他哥们猜想吧。

文不但在厂里赚的好,在家里也奇能干,他除业余时间自己插电视修电视外还养金鱼玩小鸟耍着好几十盆子花。每天下班后先挑六担水,给花浇足,给四五只鸟搞卫生投食,给三大盆一鱼池金鱼换水喂鱼虫,鱼虫是早上四五点钟起来到河里捞的,傍晚时分它们还是活食。说起每天早早起,记得文跟我讲了一件关于他弟弟的趣事:他说他不论休班还是上班每天都早起习惯了,他弟上中学也得早起吃饭去学校,但有意思的是他弟礼拜天也跟着他早早起来,也不知多睡会,他起那么早又没啥事,跟着我来回转几圈啥也不插手就呆在那里,尤其是冬天。当时我听着好玩,感觉自己比他弟强多了。现在我才想你这当哥的也不早跟你弟讲清楚,你是看他好玩还是好傻啊。我怎么越寻思越像是在说我啊,谁记得我当年的傻样啊,傻傻地一生一本正经到现在。

“我要结婚了”,我听文跟我讲后高兴地就像我那俩亲哥要结婚一样。我不能闲着啊,我的帮忙啊,前期的忙活就不多说我还懂结婚的流程啊。记得文结婚当天把我累得够呛,晚些时候我才有机会进入新房闹一闹。新媳妇红一看我来了,赶快倒水点烟又扒糖。我手里端着茶碗,嘴里叼着烟卷寻思:新媳妇扒糖咱也没咬过新媳妇手,今天试一试。眼看着红扒开糖纸双手把喜糖递到我嘴前面,我嘴巴一张一个血盆不但把喜糖吞了下去,还就真真把新媳妇的拇指狠狠地咬了一口。红哎吆一声:你个死这个你。转身捏住手指不再出声。我心道,我就是故意的,嘿嘿。周围的人却大笑出声来了:哈,今天没吃着肉是咋的。

那天我回的很晚,睡后还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满地翻滚的落叶又有舞动春夏的柳絮还有漫天的鹅毛大雪,它们交织混合掺杂在一起。突然,它们都变成了纷纷扬扬五光十色的结婚纸花,它们飘上我的头发把我扮,飞进我的衣袖来浪漫,扑入我的胸怀激情燃,射入我的心田都不见。它们密密地使我分不清东西南北天上地下男男女女,我伸出双手一阵狂舞乱抓了一夜。次日午时一睁眼,口水诗透了枕巾。




千万别给儿子改姓

在一次同事女儿的婚宴上,听明说人高马大的东已经over交支票了,四十刚出头。据明说这东知道自己得病后先是一块不在乎,他还不太相信,后来几经确诊,医生家人劝告,他就配合着治疗了而日,他心有不甘啊,为啥,他还年轻啊,好日子才刚开始啊,他死那年他已经赚下了八台十轮渣土车,存款少说也有五六百万,这些年他也没干别的买卖,就指望他老爷子当局长时拉下的那些关系拉垃圾,这可赚大发了,成片的垃圾谁也没有数,双方一挤眼说多少就是多少,里面的水分多了去了。东最牛B的时候开着奔驰用对讲机指挥调动他的渣土车队与交警周旋,与城管捉迷藏,东说他妈的他刚开始干那会儿这些马路橛子吸尘器整天和他过不去,他经常把垃圾车斜停在马路中间甩头就走,一天不朝面,那会儿还没配上拖车,把交警急得直接找我爸了。明说:这东心里奇明白啊,知道来日不多了,两万元的酒喝着也不香了,三万元买个鸟也玩不起性来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东从中学就欺负他老婆,在外面也不老实,最后把我们几个叫去当面跪求他老婆说:千万别给儿子改姓,不给孩子改姓我就放心了,就算你对得起我,其它你自己看着办。你看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是谁,当年干了什么,曾经多么有权有势,经历过多少乳房,最后就这点要求,但这又算个什么破事啊,还邀请朋友去作证。

这东是谁啊,就是前文《开门不用手》的主角,就是与明在冬夜发飙裸着身子比耐冻的那位,就是武姑娘看上的那位刚进单位的高富帅小伙子。我突然记起一个场景:有次我下楼时看到武姑娘在楼拐角处给东上课,东半哈着身子歪着脑袋双手卡在腰间一只脚尖搓着楼梯面,耐心听课。快中午下班时候我回车间上楼,发现东还在那里姿势没变,武姑娘依旧是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地在给东上课,下班铃响过以后我们路过此处,武姑娘还在对东面对面的辅导,她傍若无人,用心很专。但东好像有点神不守舍,他皱起眉头翻眼上瞧。

我相信武姑娘会经常记起这个曾经带给她无限快乐又倾情心血的小伙子,因为回忆的伤感会让她更有渴望。




刘庄赵高

刘庄赵高是我们单位建厂时候同年代的师傅。刘庄师傅在分厂,刘师傅保管后勤看大门,快退休的老师傅八几年就看不顺眼,总是一边认真工作,一边小嘟囔:还捏着半边装什么紧的,要改就全改,又不是没在旧社会呆过,那年头《肉蒲团》在大街上随便卖,头一页人脸上的鼻子画的像个吊,那嘴巴不是横着是竖着···哼哼哼,直接一下子全改回去多好,省的装。庄师傅名字谐音“装元宝”,这名字起的,真喜庆。他在分厂管后勤,领一帮老婆干零活,攒废品,一块劈柴都不舍得丢了,几个螺丝几个钉子也要收好,分厂好几个仓库东西满满的。庄师傅不太爱讲话,有时几个老婆不爱动弹,几次点活不动他宁愿自己去干也不发火。老赵师傅总是闭不上嘴巴,一颗门牙像烟屁股似的总在嘴里叼着,因此大家背地里都叫他“赵大牙”。赵师傅在单位负责每天上下班的铃声,平时送报纸看传达捎口信看东西。早晨拉上班铃是他最高兴的时候,他看到许多职工急急火火丢三落四地往单位里赶,他就在传达室里呲着大门牙笑,有时还故意把手伸向电铃开关处作出要停止的样子,但多是摆摆样子,赵师傅会有意把铃声时间拉得长些,总是看到没有同事急急地快跑时才关闭上班的铃声。但下班时候则又是另一番情景,有的同事或有事或想早走一步就会早下楼等着,人越来越多,心越来越急,表越瞅越慢,人越挤越靠前。每天都有此时候每天都是相同的,赵师傅大喝一声:想造反啊,靠后,还差二分钟。他撅起腚来,躬身在地上划一道白线:不准过杠。每到此时会引来一片老婆的笑声,而赵师傅也会沉浸在这片老婆的笑声中并幸福着把牙呲出来。高师傅胖胖的总是一副欢喜佛的笑脸,他雪白的大平头,雪白的短胡须,夏天总是一件雪白的老头衫在身上。我与高师傅熟悉是我去分厂住集体宿舍时候,记得第一年放暑假的夏天,高师傅在传达室上夜班,是他教我们用扑克牌打麻将。那会儿我们是整晚整晚地玩够级,麻将还是个传说,高师傅把四副扑克牌检出一种花色当中发白四季风,正副大王是神也可当混子,除去十到老K,没法抓牌就分牌,然后学着出牌。于是慢慢知道了一条龙,知道了什么叫青雀平和一般高混一色断九全带幺,七对子对对碰,半条龙亲姊妹楼上楼喜相逢,先碰后吃自摸单调杠上花···,后来有人买了一副真麻将,我们就轮流上桌赢扑克牌,再后来就大赌特赌了,那会儿高师傅就退休了,我也从此戒了够级和麻将。

发表时间:2016-09-14 14:48:14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