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本是江湖女,身隐帝王家——《民间皇后》

发表时间:2016-09-15 16:57:37 点击:9372 回复:7

叛逆的胖胖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你想报仇,本王可以帮你。”
他是大楚风光无限的承安王,却为寻她费尽心机。

她隐性埋名,留在王府。
舍去女儿家的娇弱,持利刃,披甲胄。

有朝一日,大仇将报。
他走上高位,一展袖袍,坐拥天下。
她重拾红妆,如火嫁衣,伴他身旁。

天下之势,瞬息万变。
烽火已燃,战鼓长鸣。

江湖势大,朝廷为何坐视不理。
当年的灭门惨案,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大楚帝王家,尽是些冷血无情的人。”
她举起手中匕首,对着他的胸膛,狠狠刺下。

人都道,生女当如颜氏女,独得盛宠三千夜……
人都道,生女当如颜氏女,一杆红缨卫国门……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09-15 16:57:3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8日 13:24:28
    楔子

      “皇上三思啊!”

      颜倾晚刚刚走到殿门前,听到这话,陡然停下了脚步。

      殿中,楚铭轩坐在椅子上,左相,右相,礼部尚书,容将军诸位大臣跪在他面前,而刚刚说话的,正是礼部尚书。

      楚铭轩揉了揉额头,看着容慷:“容将军,你也这么想?”

      容慷恭敬的叩首,而后才道:“臣是粗人,但知礼不可废。”

      楚铭轩冷哼,也不言语。

      左相宋缘连忙叩首道:“皇上,阿晚的身份确实不能从正门入。不若这样,除了入门不同,其余规格皆可比照皇后的册封仪式。”

      “不可!”礼部尚书看着宋缘,连连否决:“左相,这仪式规格岂能说改就改。”礼部尚书情绪激动,对楚铭轩叩首道:“请皇上三思!”

      “娘娘,该起了。”

      颜倾晚躺在床上,忆起前些日在书房听到的话,心下不免黯然。

      但一想到今日的册封仪式,她又很是欢喜,毕竟,他按着约定迎娶自己了。

      她起身下床,示意女官,为自己梳洗打扮。

      宫女们服侍着她穿上大红的喜服,裙摆拖曳在地,她展开双臂,任由宫女们为她整理着喜服。

      为了这样一个仪式,她已经准备了太久了,楚铭轩为此安排了宫中较有资历的女官,来教她宫廷的礼节。

      颜倾晚并不愿意学,至少她生活的这二十几年,从来不知道世上有这般繁琐复杂的礼节。

      但是她知道,要想在宫中生存,不被人耻笑,这简直是最基本的条件。

      行礼时如何保持仪态,走路时如何端庄得体……一件件学下来,已经累的不行,而且还有一堆等着背诵的规矩。

      好在,所有的辛劳都是值得的。

      她坐在凳子上,从铜镜中,看到宫女在她的身后为她梳着繁琐的发髻,为她插上发簪。

      一切准备结束后,颜倾晚捻起妆台上的胭脂纸,放在唇间,轻轻一抿。

      镜中的她那样明艳,她扬起唇角,站起身,在一众簇拥下,走出屋子。

      门外,夙瑾一直守在那儿,等着颜倾晚。

      看到她出来的一刻,夙瑾走过去扶着她,由衷的赞叹:“很美。”

      颜倾晚握着她的手,道:“瑾,我有点害怕。”

      夙瑾拍了拍她的手:“现在怎样都好,等踏出这宫门,可不能有一丝怯懦了。”

      宫外,轿辇早已准备好了,夙瑾松开她的手:“去吧。”

      颜倾晚舒了口气,对着夙瑾笑了笑,走进轿辇。

      这一路这样漫长,又这样短暂。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楚铭轩,可她又生怕仪式上会出现什么差错。

      轿辇落地,颜倾晚的心跳的更快。有人扶她下了轿辇。

      从侧门而入,她看到一条长路,还有数不清的阶梯,在那之上,是她一心想要嫁的人。

      他负手而立,看到颜倾晚时,他不禁向前迈了一小步,凝视着她。

      颜倾晚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端着手臂,扬起嘴角,莲步轻移。

      这条路是这样长,仿佛走不到尽头。

      没有人看得到她内心的忐忑不安,她看起来那样端庄,从容。

      颜倾晚从未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越是接近楚铭轩,她的心中就越是欢喜雀跃。

      她仿佛看到了许多曾经的画面,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他们一起练剑,一起抚琴。

      他为她处理伤口,为她涂上伤药……

      犹记那年初相见……

      他不是名扬四海的大楚皇帝,

      而是大楚国内风光无限的承安王……

      
  • 2016年09月18日 13:26:36
    第一章、风波起(上)

      大楚国力鼎盛,历代君王励精图治,到了楚承这一代,大楚国力更是几近顶峰,吞并黎国,使天下四分。

      282年,天下仍旧维持着四分的局势。

      北有流霄,乌平,南为赫连,大楚。

      只是楚国一举拿下乌平十五座城池,直迫乌平都城。

      楚国的都城,锦城,也自然是十分繁华。

      “你们几个,去那边……”

      嘈杂,混乱,锦城街道上,一队队官兵不停地追查着。

      此刻,皇城中颇负盛名的谪仙居,一黑衣人翻墙而入。

      时辰尚早,谪仙居的人还未起。

      黑衣人扯了衣服胡乱按住腹部的伤口止血,眉头轻微蹙起。

      听着墙外的嘈杂声,知不宜久留,避开杂役,来到谪仙居的一间二层阁楼前,黑衣人轻轻一跃,便从二层的窗子进了阁中。

      阁楼的二层装饰的极为华丽,便连妆台上的首饰也是价格不菲,这座阁楼名为留玉阁,是谪仙居夙瑾姑娘的住处。

      黑衣人进入屋中,还未松口气,一把利刃便架在脖上。

      持刀的是一名女子,眉眼冷冽,着白色单衣,秀发披散。

      美则美矣,手持之刃却叫人胆寒。

      “是我。”黑衣人摘下面巾,直视着持刀的女子——夙瑾。

      夙瑾见到黑衣人的真面,迅速收回刀刃,走到窗边环视一圈,关上窗户,对着黑衣人道:“阿晚,你怎么如此冒失,万一叫人发现怎么办。”

      颜倾晚按着腹部伤口,神情严肃道:“出了点岔子,但是好在都顺利进行了,这些日子风声紧,没有王爷吩咐,万勿出面。”

      夙瑾点点头,笑道:“想不到,以你的身手居然也会受伤。”

      虽是这么说,夙瑾仍是拉开她的手。

      看到腹部伤口时,夙瑾敛了笑容,很是严肃的说:“伤口必须及时处理,你略懂医理,不该不知。”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这个任务都不能失败。”颜倾晚的语气那样坚定,夙瑾叹了口气便不再言语,这个任务对王爷而言,确是不能败……

      “把门打开。”

      “官爷官爷,这留玉阁进不得哎,进不得。”

      “废话少说,尚书大人遇刺,我等奉命追查凶徒,这可是皇上的命令。你们,把这里围起来。”

      阁楼外,一队官兵正欲冲进来,谪仙居的老板娘显然是拦不住了。

      夙瑾快步走到床边,将床斜转过来,原来床下半空,与墙相邻的一边并未封死,恰能看见床的中空。

      颜倾晚爬进床里,夙瑾又将床移回墙边。

      夙瑾用手将头发拨的些许凌乱,躺回床上。

      听着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夙瑾闭上眼睛假寐。

      “官爷官爷……”谪仙居的老板娘月娘一边说一边阻拦,无奈那官兵头领似认准了这留玉阁,定要搜查一番。

      到了二层,官兵头目踹开屋门,夙瑾似是从梦中惊醒,半坐起身,睡眼朦胧,看到官兵一声惊呼,将被子拢在身上,对一旁的月娘说:“月娘,这是怎么回事?”

      月娘走进来,叹了口气道:“今儿尚书遇刺身亡,现在正在搜查凶手。”

      月娘话音未落,那官兵头领已经下令搜房,夙瑾忙道:“且慢!”

      那官兵头领冷眼看来“我等奉皇命追查凶手,你,起来,把床幔拉开。”

      夙瑾轻笑,取了月娘递来的衣裳披在身上。

      从床上下来,走到那头目面前,道:“有礼了,不知官爷可否看在承安王的面子上,别坏了奴家屋中物品。”

      那头领一听承安王,转而问道:“姑娘……是王爷的……”

      夙瑾轻笑,俯身行礼。

      那头领连忙侧过身,避开这礼,道:“姑娘既是王爷的人,小的们自当小心。”

      楚国帝王家,除太子外其余皇子成年即封王,无功绩者以名为封号,而有功绩者,则另赐封号,俸禄赏赐相对较高。

      一旦新君即位,同辈兄弟各赐封地,少有人可留在都城。

      楚承有十一子,除太子外,成年皇子中共有三位另赐封号者,以军功赐封的威勇王,贤名远播的逸王,还有一位,最得恩宠的,便是第七子,承安王楚铭轩。

      楚铭轩的母妃黎妃曾是楚承最宠爱的嫔妃。

      相传楚铭轩虽不是长子,却曾是楚承最中意的太子人选。

      楚铭轩十二岁时,黎妃亡。而后六年,楚铭轩成年,即便他无功绩无贤名,却仍被封为承安王,赐承安府邸。

      皇城中人人皆知承安王颇得帝宠,自然不敢得罪。

      这头领拿了圣旨,又知道逸王爷贤明宽厚,故而,这逸王爷的谪仙居他也敢闯,只是这承安王……他可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承安王与逸王素来交好,确实有可能常来这谪仙居。

      那头领所率的官兵仔细搜查了屋子,但却并未损坏屋中物品。

      官兵头领向着夙瑾拱手行礼后,便带人离开了。

      一边的月娘拍拍胸脯“哎呀,吓死我了,夙瑾你再休息一下吧,我去招待这些官爷。”

      夙瑾笑道:“月娘莫怕,想必这些官兵会收敛些的。”

      月娘点点头,便不再打扰夙瑾,走出了屋子。

      确认无人窥伺后,夙瑾将床移开,颜倾晚方出来。

      颜倾晚出来便对夙瑾说:“我要回去复命了。”

      夙瑾一把拉住她,问道:“你打算帮王爷到何时?”

      颜倾晚笑:“我不会离开,若你倦了,我会与王爷说,让你离去。”说罢颜倾晚挣开她的手便要离去。

      夙瑾紧握着拳,走到她面前,看着颜倾晚的左手捂着腹部的伤口。

      夙瑾伸出手,覆到颜倾晚的左手上,然后,狠狠按下……

      颜倾晚痛呼,向后连退几步,冷汗顺额流下,看向夙瑾问:“你干什么?”

      “干什么?这些年你大伤小伤从未断过,我就是要让你清醒一下,别再做梦了。”夙瑾看着颜倾晚,一字一句的说道。

      “就因为一句酒后之言,你便觉得他会娶你?一旦天下太平,他不再需要你,你的下场,不会比死好。阿晚,别再自欺欺人了……”

      夙瑾的语气慢慢软化下来,看着颜倾晚渐渐苍白的脸,她终究无法说下去。

      颜倾晚绕开瑾她,拉开屋门。

      “阿晚,我……只是不想你后悔……”夙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颜倾晚靠着门框,眼泪不争气萦绕着眼眶。

      她捂着伤口,很疼,夙瑾的话便如一根根刺,刺在心中最脆弱的部分。然而,她说的,并没有错……

      “瑾,我放不下……”说罢,颜倾晚走出房间,离开了留玉阁。

      “无论何事,你看的都比我透彻,怎么如今……”颜倾晚离开了,夙瑾颓然坐在凳上,低叹着。

      承安王府内,颜倾晚在内室处理伤口。

      听到有人进来,抬头一瞧,赶忙走上前半跪在地“王爷”

      来人扶起颜倾晚,柔声道:“这里没有外人,这些礼数就免了吧。”

      颜倾晚起身,眼前的人,身材欣长,嘴角带笑,眼若星辰,分明是翩翩公子。

      传言中的楚铭轩是何等风流,虽不至纨绔,但终归不是此等模样。

      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

      楚铭轩随手关上门,与她走进屋中,并坐在床榻上。

      他掀起颜倾晚的衣服,拿出了带来的药,道:“这药治疗剑伤十分有效。”

      说着,便为颜倾晚轻轻地涂抹在伤口上。

      颜倾晚并没有拒绝,伤口处凉凉的,没有初时那么疼,因为夙瑾的话而产生的苦恼,也仿佛去了大半。

      只有看着楚铭轩在她身边,只有感觉着楚铭轩对她的好,她才觉得一切是真实的,她才会一如既往的相信曾经的诺言。

      上完药,楚铭轩又为她包扎了伤口。

      “下次若是遇上此般危险,撤回来就是了。”楚铭轩揽着颜倾晚,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颜倾晚闭着眼,恬静的笑道:“只要是你的希望,我一定会将它变成现实。”

      楚铭轩静静的看着窗外大好的朝阳,眼中锋芒乍现,“那一天,不远了……”

      他仿佛说给颜倾晚,又仿佛说给自己,不知为何,颜倾晚竟莫名的感到寒颤不安。
  • 2016年09月23日 15:35:11
    第二章、风波起(下)
      锦城素来平静,却因这一次刺杀,乱了起来。

    兵部尚书遇刺身亡,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皇城之中着实混乱了一阵子,然而这个混乱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就在尚书遇刺的第三天,在皇城一间民居内抓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的手中,持有二皇子康王楚铭康的书信,且书信上盖有康王的玺印。

      本一封书信,并无大碍,然而书信的内容言及军队,收信的人则是边塞的段忱将军。

      这件事皇上下令封锁,故而知者甚少。除了皇上和几位皇子,只有左右丞相和尚书令知道。

      这几日,皇上每日都会召见丞相和尚书令,偶尔太子会去旁听学习。

      承安王府书房。

      楚铭轩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一封密报。眉头渐渐蹙起。拿过桌子上余下的密报,一一看过,眉宇间只余愁色。

      将手中的密报扔在桌上,靠着椅背,闭上眼,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他的头发冠起,眉如墨染,鼻梁挺实。俊朗的面容略有苍白,显得十分疲惫。

      深蓝的华服,精致的纹绣,衬着他的高贵不凡。

      门被打开。

      楚铭轩抬头,紧皱的眉终于微微舒展,他扬起一抹笑:“阿晚”声音深沉富有磁性,如同他的面容,无可挑剔。

      颜倾晚回身关上门,嘴角带着浅笑。

      黑色衣裙,裙裾精致,袖口处却用绳子扎紧。黑发随意披着,只在身后松松垮垮的束了一下。

      没有发钗,不施脂粉,面容白皙,眼角微微上挑,并非倾国之色,却别具一番风情。

      她将托盘放在桌案上,柔声道:“王爷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楚铭轩指了指桌子上的密报,颜倾晚会意,拿起密报一封一封的看着。

      楚铭轩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颜倾晚看着楚铭轩:“王爷这便吃好了?” 

      楚铭轩点头,看向颜倾晚问:“什么想法?” 

      “几个中立的大臣中,段忱将军出了这事,怕是不能拉拢了,那就只有林冉将军。若能得到他的支持,就多了几十万兵马。”

      “对,也不对。”

      颜倾晚十分疑惑问道:“王爷此言……”

      楚铭轩笑道:“林冉和段忱都是良将,且都出身寒门,自然更了解战乱之苦,一心保家卫国。因此,皇上放心他们镇守西城北疆。”

      看着颜倾晚的迷糊样,楚铭轩不禁笑了出来。招手示意她过来。

      颜倾晚走到楚铭轩身边,楚铭轩拉过她的手,让她顺势转身坐在自己的腿上。

      楚铭轩环着她的腰,笑问:“怎么不穿我为你准备的裙子?” 

      颜倾晚低头看着自己的黑衣:“我不习惯。”

      她已经习惯了黑色,也习惯了这样利落的扎着袖口。

      那样小女儿的装扮,她好多年未曾穿过了。

      楚铭轩伸手抚着她的脸颊:“总要习惯的,胭脂水粉,发髻裙裾一定很适合你。”

      颜倾晚低头不语,脸颊却有一丝红晕,展开一抹羞涩的笑。

      楚铭轩眼带笑意看着她,平日冷厉的眉眼,此时却是满满的笑意。

      似是感到了楚铭轩的注视,颜倾晚侧过头,却又连忙低下头。她连忙问道:“王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铭轩看出颜倾晚的用意,笑道:“他们不会轻涉储君之争。皇上信任他们,他也许会让段忱进宫说个明白,但是不会真的为难他。”

      “那王爷为何烦扰?”

      “前几日段忱遇刺了。”

      “在将军府?”

      颜倾晚惊讶道:“刺杀将领可是大罪,万一事情败露,便是皇子也是要终生幽禁吧。”

      “败露?”楚铭轩摇头失笑,道:“那都是些死士,到时死无对证,就算追查到自己,只要咬死不知情,将事情引到乌平身上,哪里会败露。”

      “乌平不是应该无暇顾及北疆了吗?”

      “段忱戍守北疆多年,乌平对他也算得上恨之入骨。虽然乌平国已经岌岌可危,但是鱼死网破也不是没有可能。”

      颜倾晚好似明白了些,却转而皱起眉头。

      楚铭轩看着她的样子,觉得着实可爱,却也忍不住好奇:“想什么呢?”

      “王爷,这件事……告诉云晔吗?”

      “当然,他要跟你一起去北疆。”

      楚铭轩松开手,颜倾晚站起身,在他身旁候着,只见楚铭轩提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了什么。

      “阿晚……”

      听到楚铭轩的声音,颜倾晚微微躬身示意自己在听。

      “你去找云晔,然后与他便启程前往北疆,把这个交个段将军。”

      楚铭轩将刚刚写好的纸张叠起交给颜倾晚,颜倾晚接过信便要离开。

      打开门时,楚铭轩叫住了她。

      颜倾晚侧头看到,发现楚铭轩也站了起来,正看着自己,眼中的那抹担忧竟那般明显。

      “阿晚,如果事不可为,便护你自己周全。”

      楚铭轩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

      他看到颜倾晚回了他一个浅笑,轻轻点头。

      颜倾晚在皇城的一家赌场中找到了云晔。

      赌场方桌前,穿着墨绿色窄袖袍服,腰系革带,左边佩剑。

      一脚搭在长凳上,一脚立在地上,头发随意披散着,正兴致勃勃的与一群人掷着骰子。

      颜倾晚将云晔拽出了赌场,他也不反抗,跟着出了赌场。

      刚出赌场,云晔的双眼微微眯起,仿佛并不适应阳光。

      “你在这里呆多久了?”颜倾晚看着颓废不堪的云晔问道。

      云晔嘴角噙起一抹恣意的笑:“上次任务结束,在酒馆呆了几天,然后就在这儿了。”

      “你在愧疚什么?那些冥卫的死你还放不下?”

      听了颜倾晚的话,云晔握紧了拳:“怎么放下,一次任务而已,死了五个人,冥卫总共不过百人啊。”

      颜倾晚摇了摇头,苦笑道:“别说他们,就是你我,老宋,夙瑾,也有可能在任务中丧命,我们不是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吗?”

      云晔嗤笑出声:“觉悟……对啊,觉悟……”

      云晔松开握紧的双手,头轻微垂下,恭敬地道:“不知大人来此,有何吩咐?”

      颜倾晚听到这话,回头却见云晔的嘴角又浮起了那抹满不在乎的笑。

      颜倾晚叹了口气:“跟我来吧……”
  • 2016年09月24日 10:28:4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4日 19:34:53
    第三章、北疆之行
      大陆偏南有听风谷,谷中有望空涯。

      望空涯是大陆武林中威望极高的门派,最高殿名为海中天,门中弟子需得掌门召见方能进入外殿。

      而内殿,除掌门及继任掌门,其余人均不可入内。

      内殿的浮世天是历任掌门的居所。

      掌灵堂则是已故的历任望空涯掌门的灵堂。

      海中天内殿,掌灵堂中,面对众多牌位跪着俩个人。

      其中一人白色衣袍,是望空涯现任掌门虞义,只听他朗声道:“望空涯第四十二代掌门虞义,请见历任掌门先祖。虞氏弟子虞子煌武功卓绝,尊师重道,无贪婪妄念。现将继任掌门一位传与虞子煌。”说罢,叩首。

      “虞氏弟子虞子煌承蒙师傅多年教导,今接任继任掌门,定当终生以守护望空涯为己任。”虞子煌也是一个叩首。

      虞义起身,将一块玉佩交给虞子煌,看着虞子煌双手接过象征望空涯继任掌门身份的玉佩,虞义欣慰一笑。

      虞子煌叩首道:“弟子定不负师尊厚爱。”

      虞义扶起虞子煌:“为师再教不了你什么了。尘世历练,须得你自己体会感悟了。”

      虞子煌恭敬道:“弟子明白。”

      “你打算去哪儿?”虞义饶有兴趣的问。

      “先去楚国看看,从北遥城出城去平山参加武林大会,之后也许会周游列国。”

      虞义赞赏的看着虞子煌:“平山……武林大会啊……是个不错的想法。你刚成为继任掌门,确实需要立威。”

      虞义看着虞子煌,目光满是慈爱,他对这个大弟子,向来都是满意的很。

      他拍了拍虞子煌的肩膀,道:“趁着天色还早,尽快动身吧。”

      “是,师尊。”

      出了海中天,许多望空涯弟子等在外面,见虞子煌出来,看到他腰间的玉佩,一切都明了了。

      虞子煌是继任掌门。很多人上前表示恭喜。

      却听一声轻蔑:“若非掌门乃虞氏一脉,你又如何做的了这继任掌门。”

      周围霎时安静下来,纷纷看向说话的人,有人带头就有人起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渐渐议论声起。

      虞子煌身旁青衣持剑的虞子曜低声询问:“师兄?”说着,他的手握在剑柄上,只要虞子煌点点头,剑就会出鞘。

      虞子煌摆了摆手,便要离开。

      之前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身为掌门人却偏私徒弟,怎么对得起涯内历任掌门先祖。”

      本欲离开的虞子煌立时站住,只一个闪身来到说话人面前。说话的是许柯,许氏一脉的弟子,许氏一脉与虞氏一脉向来不合。

      许柯惊慌失措,他没料到虞子煌竟然在那么多人中直接锁定了自己,慌乱中,许柯一掌劈向虞子煌.

      虞子煌也以掌迎击,只是一掌,许柯便飞了出去,惨叫着。

      虞子煌闪身追去,一手掐住许柯的脖子道:“你师兄许闽尚不是我的对手,你算什么东西!”

      一甩手,将许柯扔在地上,虞子煌低头看着他:“这次我只是给你个教训,若是再说师尊的不是,下次你便不会这样好运了。”

      环视四周的人,这些人或畏惧,或不屑,或赞许,或敬佩。却再无议论。

      虞子煌冷声道:“若谁不服,待我回涯一一比试。若再如这般侮辱掌门,我便废其武功,将其逐出望空涯,决非戏言。”

      周围霎时静了下来,看到无人敢再非议,虞子煌才与虞子曜一同离去。

      听风谷外,虞子煌和虞子曜骑着两匹马奔驰着。

      虞子曜兴奋的问道:“师兄,我们去哪儿?”

      虞子煌目光遥望远方,似乎看到那片冷冽的辽阔之地:“楚国,北疆。”

      颜倾晚和云晔快马加鞭直奔北疆,白天赶路丝毫没有耽误。

      夜幕降临,颜倾晚示意云晔停下,二人找了处平坦的地方点了火把。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明早再赶路。”颜倾晚点了火,拿出干粮分给云晔。

      云晔看了看颜倾晚,犹豫良久,问道:“王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拉拢大哥。”

      “前些天在京城发现一个人,他身上有康王的书信,那书信是给段忱将军的,最重要的是那上面有康王的玺印。你应该知道当今圣上的疑心。而且这些天皇上都在与丞相和尚书令商量此事。”

      段忱听完后忽的鼓起掌来,讥笑道:“王爷真是好计谋,以此栽赃康王,然后救下我大哥,拉拢他,真是妙计!”

      颜倾晚摇摇头:“这件事不是王爷的吩咐。”

      云晔似乎并不相信,追问道:“那是谁干的?”

      “究竟是谁的手笔……还不得而知。只是,这件事,也令王爷十分头疼。”

      看着一旁沉思的云晔,颜倾晚又道:“其实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任务,王爷偏偏要派你来。若说你们兄弟感情好也可以,可是据我所知,除了王爷,我还有夙瑾,没有人知道段忱将军还有个弟弟。”

      云晔耸耸肩,笑道:“我们兄弟感情很好,这应该只有王爷知道。我家里穷,就把我送给一户云姓家人抚养。因为同在一个村,我和大哥的关系怎么也瞒不住,云家人索性也不瞒我。我和哥哥也算一起玩到大了。后来赶上征兵,哥哥就去了前线。”

      “那你后来怎么跟你大哥见面的。”

      “大哥走后没多久,就闹了饥荒,我随云家人来了锦城,在王爷手下做事。后来大哥立了功升了副将,回乡想接爹娘入京安享晚年,但是他们早就在饥荒中死了,大哥就独自入京了。就是那时候,王爷安排我们见面了,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我在为王爷做事。”

      颜倾晚弄着火堆,转头看着云晔:“你想他帮王爷吗?”

      “不帮王爷去帮别的皇子?那还不如跟着王爷,胜算还要大一些。”云晔悠闲地躺在地上,翘着腿,烤着火,再惬意不过。

      “你倒是想的透彻,这样挺好的。”颜倾晚放下手中的木棍,倚树坐着,闭上眼睛小憩。火把噼啪的想着,夜就这样过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都在赶路中度过了,第四天清晨终于到了北疆的北遥城。

      北遥城城门外,云晔趴在马背上,不停嘟囔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颜倾晚见他那模样,径直策马进城了。

      “哎,喂,你倒是等等我啊,喂……”云晔赶忙跟了上去。

      进城之后,二人找了旅店住下了。

      颜倾晚将一个包裹扔给段辰岱“天黑后去见段将军,完成任务。这是衣服。”

      云晔随手将衣服仍在桌上,躺在床上,舒服的抻了个懒腰,丝毫没有把颜倾晚的话听进去。

      颜倾晚见状不怒反笑,慢慢走向云晔。

      看到她的样子,云晔打了个寒颤,慢慢的向墙边缩了缩身子,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嘛,这可是白天,你……我……我可是正经人。”

      颜倾晚走到床边,一脚踏在床上,手臂微微弯曲,唰的一声,云晔只看到寒光一闪而过,接着便感觉颈部的汗毛噌的立了起来。

      一把匕首架在云晔的脖子上。

      云晔立马一动不动,颜倾晚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正经人,嗯?正经人啊,刚才我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云晔伸出手,压着刀面,一点点的将刀向下移,笑着说:“阿晚,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哈。”

      颜倾晚收回匕首,笑眯眯的看着他,又问:“刚才我说的话,听清楚了吗?”

      云晔急忙点头说:“听清了听清了,天黑后去找大哥,然后完成任务。”

      看到颜倾晚转过身开始忙碌,云晔才松了口气,擦擦头上的冷汗,拍了拍胸脯:“吓死小爷了,这暴脾气……谁敢娶啊……”

      “你说什么?”颜倾晚回头看了他一眼问。

      云晔咳了一声说:“那个,我说……我说今天晚上的任务我得准备一下,呵呵呵……”

      颜倾晚听后点点头,便继续忙着整理了,云晔也不敢再废话,赶紧去帮忙了。

      入夜,颜倾晚穿着夜行衣,和云晔俩个人一同来到将军府。

      北遥城将军府,书房的灯还亮着。

      “就按这个进行部署,夜里的巡防不要松懈。”

      “是,将军。”书房的人陆续走了出去,段忱坐在椅上,翻看着手中的兵书。

      未戴甲胄,没有利剑,一袭便服坐在椅上。

      看似文弱却自有傲骨,许是看惯了战场上的生死无常,他的眉宇间总是有一丝无所顾忌的淡漠。

      他是平民出身的将军,却凭借军功威望立足朝堂。

      没多久,段忱起身,将书卷放到架子上,离开了书房。

      进了卧房,段忱回身欲要关门,手微微一顿,关上门。

      走到桌边点上蜡烛,眼睛瞥向屏风,厉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只见他手握住佩剑,拇指将剑缓缓推出剑鞘。

      听觉的灵敏,非同一般的谨慎,便是数年战场厮杀教会他的东西。

      屏风后的云晔走出来,段忱的右脚向后移了些许,手也紧握成拳。

      看着段忱的样子,好似随时都会做出攻击。

      云晔连忙摘下面巾:“大哥,是我。”

      段忱愕然:“阿晔。”
  • 2016年09月28日 13:47:48
    第三章、北疆之行

      大陆偏南有听风谷,谷中有望空涯。

      望空涯是大陆武林中威望极高的门派,最高殿名为海中天,门中弟子需得掌门召见方能进入外殿。

      而内殿,除掌门及继任掌门,其余人均不可入内。

      内殿的浮世天是历任掌门的居所。

      掌灵堂则是已故的历任望空涯掌门的灵堂。

      海中天内殿,掌灵堂中,面对众多牌位跪着俩个人。

      其中一人白色衣袍,是望空涯现任掌门虞义,只听他朗声道:“望空涯第四十二代掌门虞义,请见历任掌门先祖。虞氏弟子虞子煌武功卓绝,尊师重道,无贪婪妄念。现将继任掌门一位传与虞子煌。”说罢,叩首。

      “虞氏弟子虞子煌承蒙师傅多年教导,今接任继任掌门,定当终生以守护望空涯为己任。”虞子煌也是一个叩首。

      虞义起身,将一块玉佩交给虞子煌,看着虞子煌双手接过象征望空涯继任掌门身份的玉佩,虞义欣慰一笑。

      虞子煌叩首道:“弟子定不负师尊厚爱。”

      虞义扶起虞子煌:“为师再教不了你什么了。尘世历练,须得你自己体会感悟了。”

      虞子煌恭敬道:“弟子明白。”

      “你打算去哪儿?”虞义饶有兴趣的问。

      “先去楚国看看,从北遥城出城去平山参加武林大会,之后也许会周游列国。”

      虞义赞赏的看着虞子煌:“平山……武林大会啊……是个不错的想法。你刚成为继任掌门,确实需要立威。”

      虞义看着虞子煌,目光满是慈爱,他对这个大弟子,向来都是满意的很。

      他拍了拍虞子煌的肩膀,道:“趁着天色还早,尽快动身吧。”

      “是,师尊。”

      出了海中天,许多望空涯弟子等在外面,见虞子煌出来,看到他腰间的玉佩,一切都明了了。

      虞子煌是继任掌门。很多人上前表示恭喜。

      却听一声轻蔑:“若非掌门乃虞氏一脉,你又如何做的了这继任掌门。”

      周围霎时安静下来,纷纷看向说话的人,有人带头就有人起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渐渐议论声起。

      虞子煌身旁青衣持剑的虞子曜低声询问:“师兄?”说着,他的手握在剑柄上,只要虞子煌点点头,剑就会出鞘。

      虞子煌摆了摆手,便要离开。

      之前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身为掌门人却偏私徒弟,怎么对得起涯内历任掌门先祖。”

      本欲离开的虞子煌立时站住,只一个闪身来到说话人面前。说话的是许柯,许氏一脉的弟子,许氏一脉与虞氏一脉向来不合。

      许柯惊慌失措,他没料到虞子煌竟然在那么多人中直接锁定了自己,慌乱中,许柯一掌劈向虞子煌.

      虞子煌也以掌迎击,只是一掌,许柯便飞了出去,惨叫着。

      虞子煌闪身追去,一手掐住许柯的脖子道:“你师兄许闽尚不是我的对手,你算什么东西!”

      一甩手,将许柯扔在地上,虞子煌低头看着他:“这次我只是给你个教训,若是再说师尊的不是,下次你便不会这样好运了。”

      环视四周的人,这些人或畏惧,或不屑,或赞许,或敬佩。却再无议论。

      虞子煌冷声道:“若谁不服,待我回涯一一比试。若再如这般侮辱掌门,我便废其武功,将其逐出望空涯,决非戏言。”

      周围霎时静了下来,看到无人敢再非议,虞子煌才与虞子曜一同离去。

      听风谷外,虞子煌和虞子曜骑着两匹马奔驰着。

      虞子曜兴奋的问道:“师兄,我们去哪儿?”

      虞子煌目光遥望远方,似乎看到那片冷冽的辽阔之地:“楚国,北疆。”

      颜倾晚和云晔快马加鞭直奔北疆,白天赶路丝毫没有耽误。

      夜幕降临,颜倾晚示意云晔停下,二人找了处平坦的地方点了火把。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明早再赶路。”颜倾晚点了火,拿出干粮分给云晔。

      云晔看了看颜倾晚,犹豫良久,问道:“王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拉拢大哥。”

      “前些天在京城发现一个人,他身上有康王的书信,那书信是给段忱将军的,最重要的是那上面有康王的玺印。你应该知道当今圣上的疑心。而且这些天皇上都在与丞相和尚书令商量此事。”

      段忱听完后忽的鼓起掌来,讥笑道:“王爷真是好计谋,以此栽赃康王,然后救下我大哥,拉拢他,真是妙计!”

      颜倾晚摇摇头:“这件事不是王爷的吩咐。”

      云晔似乎并不相信,追问道:“那是谁干的?”

      “究竟是谁的手笔……还不得而知。只是,这件事,也令王爷十分头疼。”

      看着一旁沉思的云晔,颜倾晚又道:“其实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任务,王爷偏偏要派你来。若说你们兄弟感情好也可以,可是据我所知,除了王爷,我还有夙瑾,没有人知道段忱将军还有个弟弟。”

      云晔耸耸肩,笑道:“我们兄弟感情很好,这应该只有王爷知道。我家里穷,就把我送给一户云姓家人抚养。因为同在一个村,我和大哥的关系怎么也瞒不住,云家人索性也不瞒我。我和哥哥也算一起玩到大了。后来赶上征兵,哥哥就去了前线。”

      “那你后来怎么跟你大哥见面的。”

      “大哥走后没多久,就闹了饥荒,我随云家人来了锦城,在王爷手下做事。后来大哥立了功升了副将,回乡想接爹娘入京安享晚年,但是他们早就在饥荒中死了,大哥就独自入京了。就是那时候,王爷安排我们见面了,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我在为王爷做事。”

      颜倾晚弄着火堆,转头看着云晔:“你想他帮王爷吗?”

      “不帮王爷去帮别的皇子?那还不如跟着王爷,胜算还要大一些。”云晔悠闲地躺在地上,翘着腿,烤着火,再惬意不过。

      “你倒是想的透彻,这样挺好的。”颜倾晚放下手中的木棍,倚树坐着,闭上眼睛小憩。火把噼啪的想着,夜就这样过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都在赶路中度过了,第四天清晨终于到了北疆的北遥城。

      北遥城城门外,云晔趴在马背上,不停嘟囔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颜倾晚见他那模样,径直策马进城了。

      “哎,喂,你倒是等等我啊,喂……”云晔赶忙跟了上去。

      进城之后,二人找了旅店住下了。

      颜倾晚将一个包裹扔给段辰岱“天黑后去见段将军,完成任务。这是衣服。”

      云晔随手将衣服仍在桌上,躺在床上,舒服的抻了个懒腰,丝毫没有把颜倾晚的话听进去。

      颜倾晚见状不怒反笑,慢慢走向云晔。

      看到她的样子,云晔打了个寒颤,慢慢的向墙边缩了缩身子,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嘛,这可是白天,你……我……我可是正经人。”

      颜倾晚走到床边,一脚踏在床上,手臂微微弯曲,唰的一声,云晔只看到寒光一闪而过,接着便感觉颈部的汗毛噌的立了起来。

      一把匕首架在云晔的脖子上。

      云晔立马一动不动,颜倾晚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正经人,嗯?正经人啊,刚才我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云晔伸出手,压着刀面,一点点的将刀向下移,笑着说:“阿晚,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哈。”

      颜倾晚收回匕首,笑眯眯的看着他,又问:“刚才我说的话,听清楚了吗?”

      云晔急忙点头说:“听清了听清了,天黑后去找大哥,然后完成任务。”

      看到颜倾晚转过身开始忙碌,云晔才松了口气,擦擦头上的冷汗,拍了拍胸脯:“吓死小爷了,这暴脾气……谁敢娶啊……”

      “你说什么?”颜倾晚回头看了他一眼问。

      云晔咳了一声说:“那个,我说……我说今天晚上的任务我得准备一下,呵呵呵……”

      颜倾晚听后点点头,便继续忙着整理了,云晔也不敢再废话,赶紧去帮忙了。

      入夜,颜倾晚穿着夜行衣,和云晔俩个人一同来到将军府。

      北遥城将军府,书房的灯还亮着。

      “就按这个进行部署,夜里的巡防不要松懈。”

      “是,将军。”书房的人陆续走了出去,段忱坐在椅上,翻看着手中的兵书。

      未戴甲胄,没有利剑,一袭便服坐在椅上。

      看似文弱却自有傲骨,许是看惯了战场上的生死无常,他的眉宇间总是有一丝无所顾忌的淡漠。

      他是平民出身的将军,却凭借军功威望立足朝堂。

      没多久,段忱起身,将书卷放到架子上,离开了书房。

      进了卧房,段忱回身欲要关门,手微微一顿,关上门。

      走到桌边点上蜡烛,眼睛瞥向屏风,厉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只见他手握住佩剑,拇指将剑缓缓推出剑鞘。

      听觉的灵敏,非同一般的谨慎,便是数年战场厮杀教会他的东西。

      屏风后的云晔走出来,段忱的右脚向后移了些许,手也紧握成拳。

      看着段忱的样子,好似随时都会做出攻击。

      云晔连忙摘下面巾:“大哥,是我。”

      段忱愕然:“阿晔。”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