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一个同妻的故事!老公是gay,从头到尾,他都在骗我!

发表时间:2016-09-17 09:45:59 点击:10553 回复:22

关小笛 联盟:【初恋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一个同妻的故事!#

 我叫梁夏,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居然还是个男人!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只觉得三观尽碎,世界崩塌!
发表时间:2016-09-17 09:45:59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7日 11:16:49

    他们说的话,更是让我觉得脑海中有惊雷劈过。

    “小东西,你就这么饿?每天晚上都要!是要掏空我才甘心吗?”

    “我不管,我就是要嘛!一想到你和梁夏那个恶心的女人睡在一起,我心里就好难受……”
    “有什么好难受的?我就算和她睡在一起,也从来没有碰过她!”
    “真没碰过?”
    “我发誓!我程楠只爱何庭生一人,如果我碰过梁夏,我就天打五雷……”
    “别!别说那样的毒誓!心疼死我了!”
    他们白花花的身体,好似两条纠缠着不停蠕动的蛆虫。
    我只看一眼就觉得肠胃翻涌,恶心得想吐。
  • 2016年09月17日 11:18:25
    可是,相比于他们的偷情,我更觉得惊悚的是:程楠如果从来没有碰过我,那昨天晚上和我抵死缠绵,一次次不停要我的男人是谁?
    我仔细想了想,结婚半年,我和程楠在一起其实也就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我们的新婚夜,在凯撒酒店2020号套房里面关着灯做的,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并占有了我,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新婚夜之后,程楠就带我回了老家,老家里面又是公公婆婆,又是叔伯兄弟的,程楠忙于应酬,就没有再碰过我!
    回来之后,程楠坦言他身体功能障碍,暂时没法满足我那方面的需求。
    于是我就有了很长一段空窗期。
    直到昨天晚上,我们有了第二次。
    昨天是我25岁生日,程楠约我去的地方,还是凯撒酒店的2020号房间!
    昨晚他很生猛,我压抑太久也变得十分狂野和饥渴,我们在床上,在地上,在阳台上,在浴室里,一直做到最后,相拥而眠。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程楠那方面的障碍消失了,不曾想到了今天早上,程楠又说他不行了!
    可如果真的不行,此时又怎么会趴在何庭生身上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 2016年09月17日 11:18:52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他这是将我拱手送给别人了?
    又或者他为了掩饰性取向的问题,暗地里请人替他履行丈夫的职责?
    他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程楠?
    他的心思怎么可以这般阴毒?
    我越想越觉得惶恐忿恨,曾经满怀憧憬的婚姻,此时看来就是牢笼,是地狱,是无边的深渊!
    我离开了家,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街上游荡了不知道多久,捏在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 2016年09月17日 11:20:06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朱美亚半年前嫁给沈野之后,便过上了豪门阔太的生活,我们的关系也因此疏淡了许多。
    这深更半夜的,她不在家里陪她的有钱老公,给我打哪门子电话?
    疑惑从我心中一闪而过,随即我已经脱口说道:“好呀!正好我也无家可归!说地点吧,我马上到!”
    朱美亚说:“凯撒酒店,1919号!”
    我猛然一惊,低呼道:“凯撒酒店?”
    “有什么不对吗?”朱美亚一改刚才的哭腔,语气有些炫耀的说道:“凯撒酒店是我老公沈野的产业之一,我也因此在这里常年拥有一套超豪华的VIP套房……,我记得上次告诉过你呀,不记得了?”
  • 2016年09月17日 11:21:48
     凯撒酒店是沈野的产业?
    是沈野的产业就好办了,我可以通过他们的关系,查一查结婚当晚和生日当晚到底是谁订下了2020?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我马上来!”
    凯撒酒店距离我住的地方并不算远,打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18层以上都是VIP贵宾房,过道上铺着进口红毯,柔软得令人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云端上,晕晕乎乎,如坠梦境。
    1919号的房门虚掩着,我还在门外就听到了朱美亚痛苦的呻吟声。
    我心头一紧,快步走了进去:“美亚!”
    朱美亚斜靠在沙发上,正捂着下腹有气无力的呻吟,一看见我,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夏夏,你可算来了,我,我难受死了!”
  • 2016年09月17日 11:22:25
     我乍一看到朱美亚,心头莫名的惊了一下,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认错了人。
    记忆中的朱美亚杏脸桃腮十分明艳动人,怎么这才半年不见,她的五官容貌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朱美亚见我看着她发怔,不由得苦笑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我也只不过是做了几次微整形嘛,应该没那么明显吧?快过来,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
    我慢慢回过神,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呀,还是这么爱美!一说到容貌,连病痛都忘记了!”
    我走过去,疑惑的看向她搭在小腹上的手:“你怎么回事?姨妈来了?我帮你熬红糖水吧!”
    朱美亚上大学那会儿就经常痛经,每次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都是我帮她熬干姜红糖水……
    我转身要去找厨房,朱美亚却低低说:“不是,不是姨妈痛!”
    “不是姨妈痛?”我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迟疑的问:“怀孕了?你老公沈野呢?他怎么不在身边陪你?”
    “别说他了!”朱美亚瘪了瘪嘴巴,眼泪哗一下就又滚了下来:“他就是个混蛋!呜,他,他给我下面塞了一个乒乓球!”
  • 2016年09月17日 11:22:59
     乒乓球?
    我惊愕得合不拢嘴:“你,你开什么玩笑呢!”
    朱美亚哭得梨花带雨,拉着我的手说:“夏夏,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就算不是开玩笑,可我也接受不了呀!
    哪有男人这么玩自己老婆的?
    我坐在她身边,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朱美亚继续哭着说:“沈野那个混蛋,他心里一直有别人……,呜呜,结婚后他就从没好好要过我,昨天晚上我准备了烛光晚餐,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还将一只兵乓球塞进了我下面……”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沈野这么变态?”
  • 2016年09月17日 11:23:21
     朱美亚点了点头,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夏夏,你帮帮我吧,这兵乓球在我身体里面快一天了,我难受得要死了!”
    我在心里暗咒了沈野一句,然后说:“去医院吧!医生总能想到办法的!”
    她断然道:“不行!不能去医院!”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沈家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我前脚去医院,后脚就会有记者跟过去,明天一早沈野玩坏老婆的新闻就能上头条,然后沈氏的股价会跌,我和沈野的关系也就玩完儿了!”
    朱美亚一脸苦色,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所以,这事儿绝对不能张扬出去!”
  • 2016年09月17日 11:23:58
     她语气坚定,看得出,从昨夜到今晚,她已经将事情的利弊权衡得很清楚了。
    她有很多朋友,却独独选中我来帮她处理这件麻烦事情,大约也是因为我这人老实可欺,嘴巴又严吧。
    我看了她的情况,确实已经肿胀充血,那东西在里面扣也扣不出,稍稍一挤压,她还哇哇的直呼痛!
  • 2016年09月18日 11:18:2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18日 11:18:58
     我皱着眉头倒抽了一口凉气:“美亚,真的没办法,只能去医院,说不定还得做个小手术……”
    “不去!”她拔高语气,几乎是吼了起来:“我说不去医院就是不去医院!我宁愿死也不去医院!”
    她的样子很凶,怒目瞪着我,就好像我才是将那东西塞进去的罪魁祸首一般!
    我这心里也是憋着一肚子邪火,被她凶巴巴的一瞪,顿时也强硬起来:“随你吧!你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的!”
  • 2016年09月18日 11:19:50
    说完我转身就走。
    刚刚走了两步,她就在后面捶着心口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夏夏,夏夏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呜呜,你不管我,我真的就只有生不如死了呀……”
    我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回头看着她半晌,最后还是妥协道:“等我!我出去买润滑剂!”
    然后便匆匆从她的房间退了出去。
    我和朱美亚念大学那会儿感情挺好的,毕业后我嫁给了程楠,不到半月她也与沈野闪电结婚。
    只不过我们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婚后的生活会是这般艰难如同炼狱吧!
    我买了润滑剂回来,朱美亚将一杯纯净水递给我:“夏夏辛苦了,先喝口水吧!”
    我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就喝掉了大半杯。
  • 2016年09月18日 11:20:19
     然后我说:“来吧!我们一起试试,就好像生孩子那样,应该能将这鬼东西弄出来!”
    朱美亚拉过我的手,眼神有些湿润的望着我说:“夏夏,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我勉强笑了笑:“这么客气干嘛?帮你把这东西取出来之后,我也还有事情要请你帮忙呢!”
    她握着我的手使劲点头,一脸认真的说:“嗯!这次你帮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
    “好了,别说了,我们来试试吧!”
    我拿着润滑剂刚刚蹲在她身边,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紧接着身体一软,我居然跌坐在了地上。
  • 2016年09月18日 11:20:50
    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弱了?
    我还想要爬起来,眼前视线却一片模糊。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美亚,我头好晕……”
    朱美亚没有回答我,她正语气轻松的给我老公打电话:“程楠,夏夏今晚不回来了哈,我心情不好,留她在这里陪陪我……,和我在一起你还有什么放心的?好啦好啦,没人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
    此时,就算我再蠢笨,也知道朱美亚今晚弄这么一出,是早有计划的要设计陷害我!
  • 2016年09月18日 11:21:15
    她到底要干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身体里面涌动着的燥热很陌生,很危险,很不可控!
    我努力撑起身子,本能的想要张嘴呼喊程楠的名字,想要求他带我回家!
    可是我脑海里很快就想起了刚才看见的那一幕,程楠他出轨,他搞基,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梁夏,而是那个叫何庭生的小鲜肉!
    他既然能暗中找人睡我,那我的生死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想法击溃了我好不容易攒起的力气,我喉中哽咽了一声,紧接着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 2016年09月19日 11:12:23
    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朱美亚还在打电话:“沈野,我在凯撒酒店1919,你过来吧,我有惊喜给你……,嘻嘻,什么惊喜?当然是你朝思暮想的人儿呀,她现在可……得很呢……”
    我体内涌动着难耐的……,意识里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我自己动手,撕开了身上的裙子。
  • 2016年09月19日 11:13:13
    第二天早上,我浑身酸疼的醒过来,朱美亚和她见鬼的乒乓球已经不知去向。
    我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了。
    我给她发语音:朱美亚你个臭婊砸,你居然出卖我!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撩了许多狠话,心里却是越来越惶恐!
    我该怎么办?
    老公出轨搞基,婚姻充满欺骗和算计,闺蜜又用那么恶心的苦肉计将我送上她老公的床……
    都当我梁夏是软柿子么,人人都可以捏上两把?
  • 2016年09月19日 11:13:50
    我恨得磨牙,想打电话质问沈野,却发现根本没有沈野的电话号码。
    半个小时后,我冷静了些。
    浴室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套藕荷色套裙,吊牌都还没摘,两个背靠背的C,是香奈儿的最新款。
    裙子旁边还有同样没有摘吊牌的内衣,罩杯的大小和尺寸可以看得出是为我准备的!
    我捏着那裙子咬牙冷笑,朱美亚呀朱美亚,你为了你那变态老公,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什么底线都可以不要呀!
    朱美亚沈野,程楠何庭生,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我这个软柿子也不是那么好捏的!
  • 2016年09月19日 11:14:11
    我换好衣服,又看了看那张凌乱的大床,心情复杂的正要离开,一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不等我开口,那男子先就含笑说道:“梁小姐是吧?我叫左溢,是沈总身边的助理!”
    我的火气腾地蹿了上来:“姓沈的人呢?叫他给我滚出来!”
    左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沈总昨晚出了点小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车祸?”我怔了一下:“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左溢好脾气的回答说:“接近凌晨的时候吧!沈总昨晚心情不好,让我们陪着在夜总会喝酒嗨歌,后来接到夫人的电话,他大发雷霆把手机都摔了……,往凯撒宾馆来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我在心里掐算了一下时间,喃喃道:“这么说来,昨晚不是他?”
  • 2016年09月20日 09:56:18
    左溢没听清楚我在说什么,盯着我疑惑道:“梁小姐你在说什么?你脸色不好,没事儿吧?”
    我这才从‘昨晚到底是谁睡了我’的思绪中回过神,掩饰道:“我没事儿!”
    左溢点了点头:“嗯,没事儿就好,沈总可担心你了,今早一醒过来就让我来凯撒酒店看看你!”
    我咬唇忍了忍,终于还是压不住心中怨怒,磨牙问道:“朱美亚呢?”
    “夫人?”左溢一脸茫然:“夫人昨晚原本是和你在一起的,不过后来她听说沈总出了车祸,就赶去医院了……”
    “她在医院?我找她去!”我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撕了她的皮。
  • 2016年09月20日 09:56:53
     左溢见状连忙说:“梁小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夫人昨晚确实是在医院守了一夜,不过今儿早上,沈总一醒过来就将夫人骂走了!”
    我停住脚步:“朱美亚现在不在医院?”
    左溢道:“嗯,被沈总骂走了!”
    我心里憋着的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只得低低咒道:“该死的!别以为躲着我就找不到你!”
    我紧紧攥着拳头,心中实在是惶恐到了极点。
    昨天晚上我虽然意识模糊,可是我身体里面残留着的不明液体和片段式的记忆都在明确的告诉我,我昨晚确实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而且,丝毫没有采用安全措施。
    那人不可能是沈野,也不可能是程楠安排的人!
    那么……是谁呢?
  • 2016年09月22日 23:42:46
    我轻轻闭上眼睛,脑海中情不自禁就浮上了可怕的画面:朱美亚得知沈野车祸住院,匆忙离开,连房门都来不及关上,于是,路过1919号的陌生男人看见了房中衣衫不整意识混乱的我,心生邪念,进屋和我……
    而这个陌生的男人完了之后,说不定还会叫上三朋四友?
    于是,群?
    我被脑海中的画面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失声惊叫出来。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