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有个道士说我与众不同,结果证明我不是人......

发表时间:2016-09-17 12:59:59 点击:15431 回复:53

墨尽绾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僵尸 将臣#

我叫赤军,今年27岁,来自广东梅州,曾经是位化妆师,目前是个医院管理员,负责管理太平间里的尸体。


曾经,有个道士告诉我,我这一生注定与众不同。


我一直以为,我会在某件事情上有所成就,直至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理解错了;他所说的与众不同,指的是三天前,太平间那晚过后,我的人生就彻底被改变了。

发表时间:2016-09-17 12:59:59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7日 13:01:41
    进入这家医疗机构纯属偶然,而我的人生被改变也纯属巧合,巧就巧在我遇见了她。
  • 2016年09月17日 13:02:16
    做我这行的,手脚别指望有多干净,我就是贪图死人身上所戴的首饰,半夜三更爬起来,到太平间“捡漏”;停尸房摆放着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见到这一幕,我也感到非常奇怪,下班前我才刚刚摆好位置,非常整齐的。

    我把灯光打开,第一反应是进贼了,主要是这家医院,死人内脏被盗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两次了。监控摄像头形同摆设,什么都没拍到,报警,警察也不受理,说是内部人员搞得鬼;这话传到死者家属耳中,他们向医院索赔,还打了不少官司,医院也吃了不少哑巴亏。
  • 2016年09月17日 13:03:04
    把那些尸体,身上所盖的白布一一揭开。我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怕惹祸上身,二是为了满足私欲。

    有些非正常死亡的女人,生前极其美丽,我在给她们的尸体化妆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亲吻她们的嘴唇。

    于是乎,这成为了我最致命的弱点。
  • 2016年09月17日 13:03:43
    停尸房内多了一具尸体,没有编号,没有姓名。我以为是英姐(临时工)年纪大了,没有做好工作,想让我注明这具尸体的身份及编号;我揭开了那一层白布,发现上面躺着的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尸体。

    年纪顶多不过二十四岁,长发,瓜子脸,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她身高一米七左右,光腿就差不多有一米了,还瘦。目测,体重一百斤不到,不过,该长肉的地方还都长了,前凸后翘的。
  • 2016年09月17日 13:04:31
    她没有穿医院里的病服,反而,她穿的是一件淡蓝色的百褶裙,还有黑丝袜,高跟鞋。衣服非常整齐,全身上下也看不到哪里有致命的伤口;最主要的是,她虽然全身冰冷,但却面色红润。

    我被她的容貌所吸引,俯下身去左右观察。再低一点,再低一点,我能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自然而然的就更贴近了一些;两张脸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根横放的手指,我能感觉出,自己所吐出的气,其中所带有的温度。
  • 2016年09月17日 13:05:16
    猛然间,她竟睁开双眼,红色的眼球令人不寒而栗。我往后退了几步,第一反应是诈尸,却不料她行动速度如此迅速,在第一时间就拉住了我的肩膀;还未来得及喊救命,她那四颗獠牙就已经抵达到了我的脖颈处,我能感觉到它的尖锐,而且我的血液正在快速流失。
  • 2016年09月17日 13:06:57
    头部感到一阵眩晕,之后不省人事。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自己却还躺在床上;回想起昨晚的经历,我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并未发现有什么伤口,难道那只是一场梦?

    幸好只是一场梦。
  • 2016年09月17日 13:07:34
    我的房间就在地下一层,距离太平间只有短短几米,英姐已经上工了,在扫地。我洗漱好上班,看看时间刚好八点半,回一楼打卡,接任务,然后拿上我的化妆盒,心怀忐忑,去了停尸房。

    去找一个叫伊然的姑娘,她父母希望我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再出殡。听说她生前还是个大学生,被人谋杀的,可惜凶手还没绳之以法,真替她感到可怜,希望她死后能进入极乐世界。
  • 2016年09月17日 13:08:06
    停尸房的尸体是我按编号进行摆放的,三排,一排八具尸体;非常整齐,并没有多出一具没有编号的尸体。

    松一口气的同时,我也找到了伊然所在的位置。把象征着死亡的那块白布掀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脖颈处那条长约五公分的致命伤口,很深;脸色苍白是毋庸置疑的,毕竟她已经死了,全身也已经开始水肿,有的地方还可以看见尸癍。
  • 2016年09月17日 13:08:25
    取出化妆品和化妆时所要用到的工具,再加一条丝巾,给她遮伤口用的。

    伊然的脸型非常好看,本来就是美人一个,只需要薄薄的抹点粉底,涂点腮红就行了。给她画眉,嘴唇涂上粉红色的口红,现在整体变得好看多了;感觉有点血色,不至于那么苍白,仿佛还带了点娇羞,跟她躺在这里,安静的样子很配。

    等会儿让英姐过来,给她换件衣服就成了。
  • 2016年09月17日 13:09:00
    说曹操曹操到,英姐穿着工作服进来,手里还提着早餐,那是我昨天拜托她买的。她看到伊然的尸体,接连“啧啧”两声,说:“这女娃娃长得可够俊的,可惜了,要是我闺女还活着,应该也差不多大了吧?喏,你要的猪肉炖粉条!”

    我接过早餐,连道两声谢谢,走之前,我没忘交代英姐:“姐,等会儿你去一楼王主任那里把她的衣服拿下来;给她换上,都说死者为大,我这一个大老爷们,给她换不太合适。”

    见她点头道好,我这才收拾好化妆品,回到了宿舍。
  • 2016年09月17日 13:09:26
    这猪肉炖粉条的味道,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我尝了一口,难吃到吐了;就在我准备跟英姐讨个说法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全身动弹不得,而且,腹部还疼的厉害。

    腹部疼完,头部又接着疼,那来自四面八方的轰鸣声让我觉得奔溃。抱着头,此刻只给我天旋地转的感觉,我很饿,但是我不想吃东西,我想喝血!

    可能是那让我感到奔溃的声音,覆盖了我歇斯底里的叫喊。或许是我不记得了,总之,英姐是被我的声音所吸引过来的;事后她告诉我,我当时正蹲在宿舍墙角,双手抱头,表情非常痛苦。
  • 2016年09月17日 13:10:03
    “阿赤,阿赤,你怎么了?”

    英姐以为我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过来我身边,关心道,但是没靠太近。

    毕竟这是太平间,我是经常跟死人打交道的,夜路走得多迟早遇到鬼;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啊!

    听到英姐的回声,来自四面八方,我抬头,定睛一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怎么会有四个英姐?难道她会分身术?浑然不知,原来是我自己左右摇摆不定,头眼昏花。
  • 2016年09月17日 13:10:29
    我仿佛能闻到英姐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香味,血液的香味,来自每一条动脉血管。我的上下门牙两边,那四颗牙齿变得异常尖锐,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英姐再待在宿舍,一定会出事的;昨晚在太平间发生的事情,犹在眼前,我现在似乎变成了那个女人一模样,她咬了我,而我又想咬英姐,吸干她的血。

    那不是梦,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我自己都不知道跟英姐说了什么,她竟然过来抱住我,拍了拍我的后背,说:“阿赤,你怎么了?你这样让英姐感到担心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英姐带你去找王主任。”
  • 2016年09月17日 13:11:04
    她的脖子就在我嘴边,我犹豫不决,到底咬还是不咬?不咬我难受,咬了又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虽然跟英姐认识不久,但她一直对我挺好的,就像母亲一样;终究还是下不了口,我摇摇头,挣脱英姐的怀抱,捂着嘴,落荒而逃了。

    有道声音在引导我,饿了吗?去停尸房,那些死人的血,就是你的食物!

    我真的来到停尸房,把门反锁好,然后,看到伊然尸体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匆忙解开我亲手为她系上的那条丝巾,在她的致命伤旁边,一口咬了下去;也就是这一口,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当时,天空还响了三道旱天雷。
  • 2016年09月17日 13:11:31
    大概三十几秒后,我松开嘴,嘴角还沾了不少鲜血。而心里仿佛积了一团火,无从发泄,抬头看天花板,怒吼一声,声音难以置信;再过几秒钟左右吧,我终于恢复如常,但是被自己坏到了,瘫坐在地上。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怎么了?我还是不是人?”

    我的体温非常低,就跟之前接触到的死人体温差不多冰冷。我之前看过一部美剧,里面说,除了死人,只有吸血鬼的身体才是冰冷的,他们无法在阳光下活动;为了验证这个说法,我处理好“现场”后,还特意请了一天假,出去在太阳下暴晒,结果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 2016年09月17日 13:12:08
    或许我只是生病了,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

    王主任是我们医院的一个神话,很多西医无法根治的一些疑难杂症,她都能够在一个疗程内给你治好,还不留根。她比我还小两岁,人长得还可以,胸和腿六分,脸四分。

    中午,趁她下班的时间约她出来吃饭,想咨询一下她,我这到底是不是病,而她也爽快的答应了。
  • 2016年09月17日 13:12:40
    在一家门面不大的饭店,点了几个菜,王主任应邀,坐在我对面。我们都不喝酒,所以就叫了两瓶饮料,该吃吃该喝喝;吃喝完了之后,我递给她一张纸巾,随即问她:“王主任,我问你个问题。就是假如,一个人饿了,非要吸血,不吸就难受,吃什么都不管用,这是病吗?”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噗嗤一笑,说:“饿了就吸血?是不是美国大片看多了,你说的不是吸血鬼吗?只能吸血,不能吃东西,一吃东西就闹肚子!”

    吸血鬼?!
  • 2016年09月17日 13:13:11
    我很严肃的看着她,她也发现了我不是在开玩笑,所以,紧接着问我:“你是说真的?谁有这种病?你吗?”

    我点点头,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包括我吸了伊然的血。她看着我,不太相信,似乎想找出我话里的破绽,但是非常遗憾,这是真实的;突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将我去停尸房的目的修改下,其他的全都告诉了王主任。

    王主任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仿佛听说我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一样。她问我:“你被一个女人的尸体咬了?”

    确实是这样的,我点点头。
  • 2016年09月17日 13:13:43
    跟王主任谈了许久,分开的时候她说,她先回去查查资料,叫我先不要声张。王主任的名字好像叫王胜男,就是虽是女儿身,却要胜于男的意思。

    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没必要公诸于世,是人是鬼,我自己能决定。和王主任约定好了,如果我出现类似于想吸血的情况,就立马联系她,无论身在何处。
  • 2016年09月17日 13:14:34
    喜欢的朋友可以留名,会有后续哦!
  • 2016年09月19日 14:31:3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1日 20:41:45
    楼主答应的后续更新来咯,有入坑的小伙伴吗?Come on
  • 2016年09月21日 20:42:31
    如果王主任的说法成立,那毫无疑问,我确实变成了一个吸血鬼。因为,自从我和她从餐厅分开后,我的肚子就一直不太舒服,既想呕吐又想上厕所;回到住的地方后,我是彻夜未眠,因为我在厕所里蹲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洗完澡出来,我整个人已经虚脱了。

    把这情况跟王主任说了,她说她会帮我请假,然后中午再来看我,还叫我不要吃东西,她会带过来给我;英姐给我打了不下十个电话,我都没听到,最后想想,还是回过去了。
  • 2016年09月21日 20:43:04
    首先,这英姐是医院请来的临时工,当然,在太平间并没有正式的员工,我是个例外。她来太平间工作也就一个星期左右吧,挺关心我的,可能看到我,她会想起自己那已逝的儿子和女儿吧。

    我的父母也早就不在人世了,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因为车祸。英姐让我感受到了母爱,但是我怕自己一习惯,就再也离不开了,曾经有一度,我差点就认英姐做干妈了;她打电话给我,通常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的私生活,她并不过问,而我也并不做回答。

    电话中,英姐向我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个消息关系到我的未来,有可能,我就会被当成盗尸贼;伊然的尸体,不见了,准确来说是凭空消失了,监控也查不到踪迹。

    我昨天请假是因为我吸了伊然的血,而她的尸体还好端端的在那里,我是处理好了才离开的,保证没有留下任何马脚;如果监控查不到,那给伊然化妆的我,自然是逃不开嫌疑了,如果院方一口咬定是我干的,我也就束手无策了。
  • 2016年09月21日 20:43:27
    我总不能说,我因为贪财,晚上起来“捡漏”,结果被一个女人尸体咬了。咬了以后我就变得非常嗜血,忍无可忍的时候去太平间咬了伊然,然后就离开了;而事实确实是这样的,只是我不能说出来,否则,我很有可能会成为某个医师的解剖实验对象。

    王主任不同,说实话,我是因为喜欢她;想借这个机会,拉近一下我跟她之间的距离,然而,非常奏效。

    转眼即到中午,王主任来到我住的地方,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带,里面装的也是一袋一袋的东西;液体,红色的,看的我直吞口水,毫无疑问,那是医院里的血包。
  • 2016年09月21日 20:44:03
    她把血包放在茶几上,用那种我从未见她有过的,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说王主任请坐,然后去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同样,水我也喝不了。

    她指了指茶几上的血包,喝一口水,跟我说:“别总是叫我王主任,私底下,要不你就叫我胜男吧。这些是医院过期的血包,你放在冰箱里,饿的时候就喝;我昨晚查了很多资料,非常巧合,它们全部都指向同一个方向,那就是吸血鬼;但是鉴于你不怕阳光,我又特意查了一下中国历史上可能出现过的,类似的医学记录,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很有可能是一个吸血僵尸。”
  • 2016年09月21日 20:44:50
    吸血僵尸?意思是我比吸血鬼还高一个等级咯?既然我是吸血僵尸,那,那个咬我的女人又是什么东西?

    我问王主任,额,胜男。我问她,根据她所查到的资料,吸血僵尸身上会不会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特征?比如说晚上蹦蹦跳跳之类的,电视上经常见;胜男说那种是最低级的僵尸,而我,应该是属于第三代或者第四代僵尸,我不懂她说的级别关系,要求解释一下。

    可胜男也是查览资料后才略知一二的,事后我也搜索了一下,发现她说的大部分都是百科内容;不过,能把百科内容背的滚瓜烂熟的,除了胜男,我还没见过别人。

  • 2016年09月21日 20:45:22
    据她所说,僵尸的等级划分是这样的:

    第一代僵尸(也称:永恒完全体——真神),不怕阳光及一切神圣之物。任何物理与超自然攻击,与天地同级数的存在生命体!拥有毁灭整个正反空间的力量(大破灭),眼睛呈红色。

    第二代僵尸(也称:完全体——真祖),不怕阳光及一切神圣之物。只有极少数的物理与超自然攻击能伤到他们,照完全体第一代僵尸差百分之五十的力量。同一个空间的一般神诋一个级数!拥有超自然力量与不可思议的超能力!眼睛呈绿色。
  • 2016年09月21日 20:45:56
    第三代僵尸(也称:完全体),不怕阳光及一切神圣之物。可以承受大部分的物理与超自然攻击,照第二代僵尸差百分之五十的力量,数量不多!拥有超自然力量与一定的超能力,眼睛呈黄色。

    第四代僵尸(也称:成熟体),不怕阳光及一切神圣之物。可以承受小部分的物理与超自然攻击,照第三代僵尸差百分之五十的力量,有一定的超自然能力,但不是十分强,眼睛呈蓝色。
  • 2016年09月21日 20:46:26
    第五代僵尸(也称:生成体),不怕阳光但怕小部分神圣之物。只可以承受极小部分的物理与超自然攻击,照第四代僵尸差百分之五十的力量,有一点超能力,眼睛呈白色。

    第六代僵尸(也称:普通体),最无能的僵尸。没有思想,只会吓人或者像香港恐怖片里的那些古里古怪的僵尸一样,只会一蹦一蹦的追着普通人,吸人阳气!没有什么能力!极怕阳光及一切神圣之物。

    也就是一般电影里那些垃圾僵尸,简直就是僵尸的耻辱,是由第五代僵尸制造,用来干体力活的那种垃圾,或者用来当仆人;不过,对于第五代僵尸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它们的眼睛呈黑色,第六代以后的僵尸都是黑眼。
  • 2016年09月21日 20:46:55
    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胜男说现在是黑色,不知道变身后是什么颜色;变身?僵尸还能变身的吗?是不是就像狼人那样,愤怒的时候可以变成狼?而我,就能变成一只蝙蝠……

    如果是这样,那还是算了吧。其实,僵尸这个身份,我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难接受,反而,非常自然的,就像我是人类时一样;我好像需要回医院一趟,因为院长亲自给我打电话了,胜男自然也知道,伊然的尸体凭空消失的事情。

    她决定跟我一起去找院长,做我的不在场证人,我感动的差点就哭了。如果我可以转化一个人为僵尸,我绝对第一个咬胜男,如果她愿意的话。
  • 2016年09月21日 20:47:25
    院长办公室在医院四楼,那里相对比较冷清,可能是虚荣心在作怪吧,其实当个院长并没什么大不了的。院长也姓王,听说是胜男的伯伯,当然,我跟他并不熟;敲了敲王院长的办公室门,收到允许进入的指示后,我推门而进,胜男就跟在我后面。

    四张沙发,一张玻璃茶几,沙发两长两短,均为黑色。茶几是配套的,长宽高都是均码,摆放位置刚刚好;一张办公桌,桌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对音频设备,还有散开的A4文件及几支钢笔。
  • 2016年09月21日 20:47:51
    办公桌旁有个偌大的棕色书架,书籍塞满了每一个角落,不留缝隙。有医学方面的专业书本,也有天方奇谭的文学大杂烩,诸多类型;王院长在沙发上,看似坐着,其实也就沾了个边而已,茶几上的功夫茶具,泡的茶还是热的;一个穿着道袍,年近花甲的男人坐在他对面,一手拂尘一手茶杯,如同喝酒一般,轻抿一口,随即一干而尽。

    “你就是赤军吧,来,请坐!额……男男,你怎么也来了,坐,都坐!”

    王院长说话好像有点紧张,语无伦次的样子,尤其是看向我的时候,好像在故意躲避我那疑惑的眼神。道士,看着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见过,只是,一时半刻想不起来了。
  • 2016年09月21日 20:48:13
    坐在道士旁边,感觉他身上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具体的说不出来,总之让我难受。我想快点弄清楚,王院长叫我来的原因,然后早点离开,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没有警察,不做笔录,只有一个道士,我记得胜男帮我请过假了,想想,排除了王院长要辞退我,就是这个道士想见我了。

    而这个道士,肯定有什么地方,或者有什么能力;让王院长感到害怕,或者说是敬畏,所以他才会是这副神情。

    胜男在我左手边,我问王院长:“不知道王院长叫我来,所为何事?”
  • 2016年09月21日 20:48:44
    他下意识的看向老道士,四目相对,前者蓦然点头,叫上胜男,找个借口出去了。办公室就剩下我和老道士两个人,王院长出去之前跟我说,让我先在这里坐会儿,他跟胜男去一趟一楼;原因是伊然的家属来要尸体,出殡,可院方却发现尸体不翼而飞了,给不出来,结果家属报警了。

    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医院门口站着很多记者,估计就是为了此事而来。院长办公室没有警察,不用做笔录,可并不代表我接下来会相安无事;说实话,我倒有点怕王院长把我给卖了,可以说,除了姿色,我无权无势无钱。

    王院长和胜男刚走一会儿,老道士就起身,俯视着我,那眼神,“严厉”二字并不能准确形容。而我也在盯着他看,大概一两分钟后吧,我实在不行了,就眨了眨眼;与此同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施主与贫道的缘分,早在多年前就已注定,贫道记得,当初给你算的那一卦;如果贫道所料不错,施主怕是已经成为那应卦之人了,与众不同,非常人也。”
  • 2016年09月21日 20:51:52
    原来是他,曾经给我算命的那个道士,难怪看着眼熟。十几年了吧,认得出来就有鬼了,那时候他还不是这副模样,起码没有那缕白胡子;依稀记得,他好像叫逍遥子,梅州平远人应该知道,大家都叫他肖瞎子。

    我先是松了一口气,而后又把心给提到嗓子眼了,难不成,他当初给我算的那一卦,就是我变成僵尸?他口中的与众不同,一闪即逝?所以,他是料到了我近日会被咬,继而变成僵尸,他来找我,是要收了我!

    我现在刚接受这个新的身份,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比如说“觉醒”之类的。而他是个老油条了,真瞎子也能将我收服,就在举起放下间。
  • 2016年09月21日 20:52:20
    打个哈哈,其实心里错综复杂,有一度,我甚至萌发了杀人的念头,我是指吸干他的血。

    “原来是道长您啊!真是多年未见了,怕有十几年了吧?我猜,今天王院长叫我过来,并不是他要见我吧?”假装淡定,不慌不乱,尽管他的气场很强,足够让我瘫软无力:“道长有话不妨直说,你那一卦,内容我早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

    他应该能听的出来,我是在装失忆。
  • 2016年09月21日 20:54:13
    今天更新完毕,约定个时间,两天更新一章。
  • 2016年09月27日 22:09:41
    逍遥子,又名肖瞎子。梅州市平远县八尺镇人氏,无庙却有家,育有一子,平日里以给别人摸象为生;名瞎,人不瞎,关于他的故事,本地所流传的口碑一直不错,最重要的是,他所算过的每一卦,都是准的。

    既然是瞎子,靠摸象为生,又为何大家都称他为道长?是这样的,十几年前,有传闻说,远近闻名的肖瞎子,去世了;其实不是,他只是离开了八尺,去了一个距离梅州非常遥远的地方;他的衣钵由他的儿子接手,成为了另一个肖瞎子,现在估计也有六十好几了。

    他儿子都有六十好几了,逍遥道长的年纪,可想而知。
  • 2016年09月27日 22:10:22
    逍遥道长离开梅州后,去了黄金城,一个无人知晓的城市。他给我算命,那是纯属巧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我们一家人是去深圳探亲的路上遇到他的;在一个破烂不堪的服务区,他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道袍,我家信佛,我爸说佛本是道,便对他施于援手,我那一卦,就是这么来的。

    “后来我们乘坐的那辆大巴车,在天河高速路上发生侧翻,撞上山体,然后坠下到几米高的荒地中。”我是真的不愿意去回忆这些往事,但无奈逍遥道长提及到这个问题:“我一觉醒来后,就再也没见过我爸妈了,后来我了解到,那场事故一共有五个人遭遇不幸,可能其中就有他们吧!”

    没有底气,毕竟我没有见到他们的尸体,直到现在也是一样;没有骨灰,没有坟地,没有墓碑,也没有再出现;所以,我就权当他们死了,每个月有固定的时间给他们烧纸钱。
  • 2016年09月27日 22:10:50
    言归正传,逍遥子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拉家常,就凭他之前说的那句话,我都能猜个所以然出来。其实我跟他不熟,我爸也跟他不熟,就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如果他今天不出现,再多个几年,可能我就彻底忘了,曾经还有个道士给我算过命。

    长话短说,一是之前讲过的,他的气场太强,我感觉要断气了,二是刚才胜男给我发了条信息,她说,让我到太平间找英姐;逍遥子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除了快断气的感觉,浑身还特别难受,起鸡皮疙瘩。

    既然他不挑明此行的目的,那我就先告辞了。逍遥子听我这么说,那怎么能行,他可就奔着我来的,我要是走了,他找谁去啊?!

  • 2016年09月27日 22:11:37
    他伸手拦住我,就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他说:“施主请留步,你可知道,你如今已不是一个常人了?昨日那三道旱天雷将贫道引来至此,它意味着僵尸王将臣即将重生,届时,必当轰动各界。

    昨日施主吸血之时,便是响雷之际,贫道怀疑施主和将臣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心理联系;如果施主想学会控制住自身的力量,比如说变身之类,贫道愿助你一臂之力。

    另外,施主昨日转化的那个女妖,贫道也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贫道有个要求,那就是施主不得为祸人间,否则就别怪我逍遥子替天行道了;其实,施主转变为今日这副模样,贫道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你不懂,或许以后就知道了。”

    让我先一个人静会儿,这数据量太大,令人无法接受。僵尸王将臣即将重生,这点跟我有什么关系?将臣,这个名字我听都没听过,他口中的各界,我也不知道具体指的是什么;另外,他说我昨天转化了一个女妖,可我记得昨天我谁都没咬过,当然,伊然除外;除非,我咬了她的尸体,能够让她起死回生。
  • 2016年09月27日 22:12:07
    总而言之,逍遥子所开的条件,最具诱惑性的就是教我变身,控制自身力量那个。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他既然知道了我是僵尸,又为何不趁机收了我?还有,他最后说的那句,我现在不懂,或许以后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太多疑惑,但归根结底,肯定不是因为怕我为祸人间。我现在刚被转化成僵尸,正是能力最弱的时候,要杀我,对逍遥子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所以,我还是搞不懂那个问题,他为什么要帮我?

    既然搞不懂,再想下去也是白费脑细胞,还不如直接问逍遥子:“道长如此善对于我,不知有何求?或者说,我能给你什么?”

    逍遥子从上而下,顺了顺胡子,随即一笑,左右一挥拂尘,开口道:“施主果然聪慧过人,没错,贫道确实有一事相求,可以作为条件!”
  • 2016年09月27日 22:12:38
    “但说无妨!”

    “僵尸王将臣,是所有僵尸的鼻祖。”他已经开始了:“三十年前,伏魔者与将臣那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可最后还是将臣技高一筹;若不是伏魔者使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他们岂能将僵尸王收服,而且,他们又怎能把将臣封印在一个唐朝的花瓶内!”

    他还没有说完,但我可以给他时间,慢慢道来:“那个花瓶目前下落不明,可以肯定的是,将臣已经快突破瓶颈了;只要他一突破瓶颈,伏魔者的阵法就作废了,将臣重生,天下必然大乱;人间大劫将至,而施主就是应劫之人,转化施主的那个僵尸应该是旱母,她的等级是真神,跟将臣同一个字辈的。

    贫道愿做施主的导师,直到施主彻底掌握自身的力量。只有施主和旱母的力量,合二为一,才能够阻止将臣为祸人间;这就是贫道的条件,贫道并不是让施主去挽救世界,而是尽力而为,顺其自然就好。”
  • 2016年09月27日 22:12:59
    旱母,逍遥子口中的旱母应该指的是旱魃吧?不知道为什么,这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词汇,或许只是空谈吧。

    按照逍遥子的说法,是要我去拯救世界喽?这么老套的电影情节,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但是,他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啊!对我又没什么不利,所以,何乐而不为!

    虽然他说的有些玄乎,但我还是决定,先应承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管我还是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话又说回来,现在他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我昨天转化的女妖?
  • 2016年09月27日 22:13:35
    “施主,你跟贫道走上一趟就知道了!”

    他要带我去的地方正是太平间,刚好,胜男也说了,要我去找英姐,这会儿顺路了。坐电梯,一会儿就到了,开了电梯门,刚好见到英姐在扫地;我让逍遥子稍等片刻,把英姐拉到一旁,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在我的宿舍有个人在等我;但是见她之前,我得先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英姐刚见到她的时候,就差点被吓晕了过去。

    这……说的是伊然吗?

    我看向逍遥子,只见他点头,仿佛能看出我心中所想。英姐没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反正我也能猜到个大概,再说些闲谈,然后我就走开了;说来也巧,逍遥子好像知道我要回宿舍,我不敢保证他以前没来过,因为他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我住的那间房。

  • 2016年09月27日 22:14:12
    房间门口,依稀能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键盘敲打声,电脑键盘。我推开门,但见,电脑桌前坐着一位女性,非常年轻;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她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我的身上,四目相对,那熟悉的小脸蛋,两边的腮红都在告诉我,她是伊然。

    “哥哥,你可回来了!”一开口就让我惊讶,不知所措:“你可知道,我等你好久了。”

    伊然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她的体温都是正常的。而且,她脖子上的致命伤也不见了,一块疤都没有留下,最重要的是,她似乎比之前更美丽了;伊然的一举一动,令我惊讶,同时也让逍遥子觉得反常,至于哪里反常了,我初入“江湖”,还不明白。
  • 2016年09月27日 22:14:49
    我本想推开她,但她抱的实在是太紧了,我越是不承认我是她哥,她就把我抱的越紧;直到我接受了这个身份之后,她才稍微松了一点力道,虽然还会有骨头快要散架的感觉。

    用那种非常无助的眼神看向逍遥子,但见,他顺了顺胡子,似笑非笑。看我看着他,点头,道:“这就是施主所转化的女妖,她所做得一切,都折射了施主的心理。”

    往门口方向迈出一个脚步:“这几日,贫道将教二位施主,转化后的第一阶段,如何自控;明日,贫道在石龙寨等二位施主,万事皆有缘,千里来相会;贫道先告辞了,还望施主千万不要忘记,我们之前所谈之事。”
  • 2016年09月27日 22:15:22
    看着逍遥子离开的背影,我心里感慨万千,伊然改抱为挽我的手,说实话,我还是挺享受的。从昨天到现在,感觉上就跟过了一年差不多,这些事情,不是说我接受的快,而是我根本就没有接受它的机会,我只能面对它。

    伊然不是僵尸,这就说明了,僵尸咬人,不一定就会变成僵尸的。或许只针对死人奏效吧,后来我才知道,我吸了伊然的血之后,无意中还掉了一滴血在她的嘴唇上;如果说,我咬了一个人,但是,不把血滴到他(她)的嘴上,那他(她)就是死人一个了,别说僵尸,可能连鬼都做不了。
  • 2016年09月27日 22:15:46
    转化伊然,纯属意外。

    当时我是第一次吸血,还是死人的血,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仿佛,隐约中,我注定了是要成为一个,专喝医院过期血包的僵尸。
  • 2016年09月27日 22:19:49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7日 22:24:30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