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墓葬回忆录

发表时间:2016-09-18 12:01:37 点击:2861 回复:3

钗头的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事情要从小二十年前安徽的一起特大群盗事件,如果没有这次盗墓事件也许今天的我就不会长时间的沉迷于古墓的研究与探索,甚至去拿起洛阳铲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与求知欲,也许人就是这样吧,总会对一些看不到的过去有一颗好奇的心,现实与影视剧差别总是很大,不会有什么先进的仪器,也不会开着豪车到处乱跑,也不会有点天灯……只有一把洛阳铲和几个过命交情的兄弟,希望大家把以下的内容当做消遣时间的工具看看就好,不必当真……
快,东山上有人挖着玉子了(我们那一带对玉器的统称),快去看看,随着一声叫喊大家随着老刘一起朝山上小跑过去,当年还幼小的我当然也在这群小队伍当中,到了山上一看,有一个大概1米乘两米的方形大洞口,竖直朝地下挖去,地面上散落着大量的陶片,可能是由于年代久远吧,有的上面有若隐若现的彩色(古代彩陶一般指黑红两色为主),这是从人群中有个人站了出来说到,俺下去看看,看能落个好玉子不?说话的这个是村里的光棍,外号叫妓院,农村人都比较实在,这人一辈子没媳妇,大伙于是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妓院,只见他双腿叉在两侧的土壁上,顺着原有的壁上的脚洞一步步的向下挪去,一会只听见他在下面说,谁给俺扔个手电或者打火机下来,下面太黑,看不见啥,这时候有人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半截蜡烛和火机一起扔了下去,不大会妓院在下面叫到这有个好像是个缸,找根绳子,俺给他弄上去,一会大伙把妓院和他嘴里所谓的缸拉了上去,到了上面大伙把这个缸团团围住,有人说把他砸开说不定里面有好东西,只见几个劳力拿着石头几下给砸烂了,这下出乎大伙的意料了,里面啥也没有,只有一堆已经泛黑的土和类似于谷状的颗粒物,妓院说到,埋得这人他妈的和俺一样也是个酒鬼,说罢大伙都笑了,于是也就散了,谁知这件事成了我日后沉迷于墓葬研究的启蒙……
记得应该那年八九月,导火索就在那个暑假正是的燃起,和大多数农村孩子的暑假一样每天我们都在山上与湖地里做着损害农民伯伯的事情,今天偷他家的玉米烧着吃,明天去偷他家的瓜……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的快乐,那种无忧是现在我们所无法体及的,那天下午几个小伙伴提议去抓几只螃蟹到山上烤着吃,说到掏螃蟹那可是我的专业,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螃蟹其实不会打洞,它们住的都是二手房,都是蛇洞或者其他水产物的洞,到了小河边剥开草丛一会掏了大概10多一个一人能分个两只,大伙朝山边的那块桑树林走去,因为这里有大量去年剪掉的桑树枝,不用麻烦再往山上去捡了,跑在最前面的是我黑叔(我日后的左膀右臂),说是叔和我年龄相仿,辈分比我长些,跑着跑着远远的看到他停了下来,看见他旁边有一堆土,我心里想着八成这块地昨天被隔壁村的人给掏了,到跟前一看果然是这样,上面又是散落着大量的陶片,这次的上面大多都有彩绘,有的有巴掌大小,这坑比以前看到的要浅的多,大概有个一米半吧,看起来挖的很不专业,坑壁不平不是一个规则的方形,这是我没在犹豫,感觉下面有东西在引着我跳下去看看,下去以后我用手挖了几下,土很软跟耕过的地一样,突然间看到了一个圆形的面,心里当时一惊,快速的用手抠去旁边的泥土把这个当年大伙以为是“炸弹”的东西拉了出来,看了一下拿了上去,有一个人叫了起来快跑这是炸弹,我大叫一声跑你大爷跑,看清这是啥,几个人还是有些紧张的回来了,我慢慢的将上面的泥土抹去,这是一个陶壶,短颈,足比口略大一些,肚子是椭圆形,上面都是红黑相间的彩绘,于是放下这东西,我转身又跳了下去,这次找了根桑树条在下面挖,一会又挖到了五个,当时在想为什么都是陶器?后来才想明白玉子都被先下来的人弄走了,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就没动,还有几个至今仍然没想明白的器物,印象中好像是类似与一个六面的塔被削掉了顶,不是太大,有个5公分高吧也许它只是某个器物的一个组件吧。那几个有彩绘的炸弹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东西叫茧型壶,这类东西都是大批量出土,有的一个坑里几十个,这类东西不值钱,但每次看到这类东西仍觉得很美,总会有种对童年日子的向往……我的第一次参与的俗话说的落坑就这样结束了,当时大家把这几件放在了其中一个同学家里,他家里是最早的参与当年群盗的成员,据说挖出了不少好东西,有什么玉剑、汉八刀、大量的玉镯等等,据说当年卖东西由于都是毛票,没大面值的钱,卖的钱都是用尺子来量的,当然都是道听途说,但是我觉得万事都不会空穴来风……下段将为大家慢慢讲我和几个兄弟的发际之路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09-18 12:01:3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9日 12:52:24
  • 2016年09月26日 08:34:14
    转眼间到了高那年,同学们都在为自己的眼中所谓的将来做着打算,我还在梦游之中,“大侄”,别睡了快起来,我拍了拍那还沉浸在昨晚游戏厮杀中的脑袋,伸个懒腰,看了看,你弄啥黑叔,我都困的要死,大侄,嘎风他们几个说明天去柳明山去玩还有几个妹子,你要去不?我想去个锤子你们去把妹我去做啥,但又没说,应付着说好,去,我再睡会,班主任的课叫我。又昏天塌地的趴在课桌上睡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了,黑叔又捅了我一下,大侄历史课你要上不?历史课?我抖了抖精神,这个几乎没人喜欢的课每次可能只有我这个“怪物”几乎一堂不落,历史老师总是一身黑西装,打着领带,老式的四六分头型,头油打的连猫都爬不上去,长得现在想起来很像朱元璋,每次上他课是因为他总爱说题外话,他可以从类人猿给你扯到原子弹,很有意思,可以学到一些书本上所没有的知识,45分钟很快过去了,转眼放学时间到了,我琢磨着晚上怎么打团战,黑叔在我后面“嗷”的一声吓了我个半死,大侄晚上别去网吧了,明天我们去玩别忘了,呀,明天周六,差点忘了,你做啥去?“我回家”黑叔回答到,“算了,一起吧”。两个礼拜没回家了,两个人在“狼烟四起”的路边等着公交,黑叔递过来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大侄,你知道柳明山为啥叫柳明山不?“我咋知道”,啧啧,整天还喜欢研究墓葬与历史,这都不知道,柳明山里就是柳湖与明徐王坟,徐王坟?我当时咯噔一声,“哪个徐王”?我咋知道,黑叔回答到,这就要你研究了,接着他在那里扯明天那几个妹子的事情,而当时我的心一直在徐王坟上,不一会坐上了公交,哇靠,这么多人,像塞鱼罐头一般,随着车子一路颠簸,到了秦闸,下了车我们一路快走的到了家,到家以后我便开始翻找以前我不太看重的那本镇志,想从中看能否寻找有关徐王坟的记载,倒腾了许久,却怎么也找不到,一拍脑袋,对,不是上个月借给倪老师了吗?这是我小学时候的老师,踱步朝倪老师家里走去,到了他家门口门半开着,看到他躺坐在靠椅上,我礼貌性的敲了下门,呦,回来了,快,屋里坐,我跟着走进了屋里,“倪老师我上次借您的那本镇志,您还看嘛?我想找些东西,”“在那桌上呢,你拿回去找好了,我想看的时候去拿,”他温和的说到,“对了,倪老师,您听过徐王坟吗?”“听过,但不是很清楚,据说是明朝的一个王的坟,具体是谁不清楚了,你小子问这做什么?”“没啥”我撒丫子的往家跑去,我翻了镇志果然如倪老师说的那样,寥寥数语的记载,这也更勾起了我的兴趣,晚饭过后由于近些日子老是通宵的缘故很快的睡下了。滴、滴、滴,紧接着一阵狂嚎“大侄几点了,快起来”,眨巴了下眼睛,踏着拖鞋去开了门,只见黑叔早就起床了,一身休闲的打扮,这动力全来自于那几个妞啊,我很快的洗漱完了,坐上了他们家的那辆还算新的普桑,到了秦闸去接那几个妞,我想了想问了他句有几个人啊?他说“还有一个男的两个女的”,我日,你这是要搞那般?没算上我?这是要3p啊,哈哈,说完我们大笑了起来,那个男的是谁啊,我认识不?黑叔答到,你应该听说过就是前段时间被开校会开除的于思,奥,他啊听说过,据说上次开除是因为替朋友出气?毛,那是因为校外的人来收钱,四哥朋友拿不出来了,以前经常问四哥朋友收钱,这次开口就是2000块,去哪里弄这么多钱,结果被打了,刚好四哥碰到了,抄起木头上去就是一棒子,结果搞了个脑震荡,最奇葩的是那孩子的爸居然是某派出所的所长,唉,最后找人给校长压力,迫使四哥被开除了……听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同时也看到了社会人心险恶……嗨,四哥这,我摇下车窗,远远看到四哥和两个妹子站在那里,近了些一看,我了个去,其中一个这不是校鸡吗?叫语姗,我赶紧的对黑叔说了句,这种人以后别跟她在一起玩,她都是玩你钱的,只见他一只手已经推开了车门,转脸告诉我,玩玩,玩玩,嘿嘿。四哥,最近在酒吧干的咋样?黑叔寒暄到,就那样吧,反正是没你这样富二代的日子滋润,哈哈大家都笑了,便上了车,黑叔把我安在了后排,说要跟四哥唠唠,我被夹在了两个妞的中间,这时语姗递过来一根烟,来,抽根,黑叔叫到,别抽,车里能呛死人,我说算了,你自己抽吧,她自己点燃了,吞云吐雾的抽了起来,就这样我们三个没有什么话的车一路到了柳明山,我申了个腰,问到四哥以前来过吗?没有啊,我家在城南,离这边太远,一直想来,但没来过。嗯,那今天好好玩一下吧,黑叔可是这里的常客,他姨夫是这的经理,对,四哥今天开心就好,我请客。我接到,你请个锤子,我听说以前你和别人来每次都是挂你姨夫的帐,大家又一起笑了起来。我看了一下与其说是个景点,倒不如说这是个度假区,小型农家乐和宾馆都有,主打的是温泉,四哥你们先去玩吧,我到那边山上去看看,午饭时去找你们,说着我便朝着我的目的地走去,因为我清楚的看到路标上面的“徐王坟”三个字,心中暗喜,一会便到了,放眼望去一片残垣断壁,再看看那边的度假区,徐王坟甚至有些凄凉,唉,毕竟开发商是赚钱的,不是来修坟的。
  • 2016年09月26日 08:35:13
    正在往前走着,看见前面有个带着草帽的老头在割草,我走了过去,大爷割草呢,我顺手递上一根烟,大爷望了望我,笑了笑,“对,恁来玩啊,”大爷接过烟坐在了艹上,把刚才我给他的烟放在了耳朵上,顺手掏出了烟锅,弄了点烟丝,我慌忙点上,大爷问你个事,这坟里埋的是谁啊?这个我也不清楚啊,只知道是明朝的一位王,好像和马皇后家有亲戚,“马皇后”?听罢以后我心跳都加速了,与大爷简短交谈后我沿着这座大坟周围转悠着,忽然看到地上有半个类似于碗状的东西露出了口沿,我赶紧拿根木棍挖了起来,卧槽,青花碗,半个碗底残存一个水一个制字,一时间有点蒙圈,一会我反应过来了这下面的款识应该是大明永乐年制,刚好把上半部分破损了,心脏这时候感觉要飞出来了,我的心里对墓主是谁似乎有了大概得方向,我赶紧的回到度假村,黑叔,给我弄台电脑我找些东西,我看的出来他把妹把的正欢的时候被我这一打扰有些不高兴,但终究磨不过我,带我去了客房部,到前台拿了张房卡,到了房间以后,他撒丫子就跑走了,叫了句中午饭我订好了12点在荷花间,我答了句知道了,这宾馆的电脑真是要命,搞了将近20分钟网站才打开,庆幸的是这台老年机还可以用,我查了下x市徐王坟,结果废了老大的劲找到了零星几点嘉靖年的县志的记载,和我猜想的差不多,徐王坟也就是马秀英父亲的坟,洪武四年朱元璋感激马秀英家人对自己的帮助,命人寻其家族后人,马公也就是这个时候被追封为徐王,永乐年间朱棣再次奉上华表一对,所以那个青花残器也就可能是那个时期一同运过来供奉徐王用的,在结合一个历史故事,朱棣当年攻打南京唯独不征x市,那是因为这是他母亲的娘家,还从侧面反应了一个问题马公也就是朱棣的亲外公,那传说马秀英不是他生母的谣言也就破灭了,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