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从梦境中醒来,莫名其妙地失忆,却有人开始明目张胆地冒充他

发表时间:2016-09-18 13:11:59 点击:170 回复:0

葵魁啊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从一个悠长的梦境中醒来,发现我竟然失忆了,身处陌生的环境,我的思绪一片混乱。而从陌生的 “亲人 ”口中得知,我的失忆居然是由一场匪夷所思的车祸引起的。即使回到了家中,曾经熟悉的环境也没有令我的病情有丝毫的好转。百无聊赖之中,更是发现有人居然在冒名顶替我,利用我的名号招摇撞骗,于是一气之下决定返回秦皇岛戳穿此人的假面具。从茂叔口中得知致使我失忆的车祸是人为设计的,这让我久久不能释怀,病情也没有好转。就在这时,以前的朋友刘颖找到我,带我认识了智行公司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薛总。薛总拿出了一张羊皮残卷,点明了其与中国国宝有重大干系,并想请我帮忙追查。最终我婉拒了。
        1
        这是一片广袤的沙漠,寂静无声。太阳肆虐地炙烤着我脚下的沙砾,贪婪地吞噬着我仅有的一点儿体力。我不知道自己将走向哪里,只知道一定要逃离这片该死的沙漠。
        走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只晓得自己在一直走,一直走 ……没有停过。长途跋涉让我口渴难耐,喉咙像是卡着一块炙热的碳,感觉嗓子快要熟了,全身的水分都随之蒸发了,只想喝水。可是我从没见到过水源,说句不怕丢人的话,现在就是让我就地撒泡尿,只怕也尿不出来了。
        举目望去,天际边的沙丘如同狂魔乱舞般抖动着,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渺小。在火热的太阳底下发着刺目的光芒。我拼着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往前走,朝着那未知的光亮走去。终于,那光亮离我越来越近了。刹那间,光亮包围了我,顿觉周身舒坦。迎着炫目的光亮,我缓缓闭上了眼睛,静心享受着这一刻带给我的快慰。
        渐渐地,我觉得头很疼,这种疼痛感越来越强烈。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了 头痛欲裂 真正的含义。我两只手发狂般地抱住自己的头,竭力大喊出来。忽然,一道亮光刺穿了我紧闭的眼睑。待我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明亮的白炽灯,刺目的光亮让我不得不眯起了眼睛。只听旁边有人叫道: 醒了,终于醒了。 另一个声音疾叫: 快去叫医生! 紧接着,一个人跑了出去,在走廊上叫了起来: 医生,医生! 我想坐起来,但是浑身却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而且这样做也不现实,因为我的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脖子被固定住了。右臂和右腿都打上了石膏,被叫不出名字的医疗器械吊了起来。
        我用余光扫了一下,我的左手边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体态略微发福,衣着朴素,眼窝深陷,似乎是很久没有休息了。此刻她正抹着眼泪。床边站着一个与妇女年纪仿佛的男人,个头很高,体态消瘦,留着很浓的一字须,一身英武之气。此刻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泪花。此时,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了。一个与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子跟在医生身后,她个子小巧,面容清秀,打扮很时髦。虽是素颜,却很漂亮。 嗯,恢复得不错,看来手术很成功。只是要多注意休息。 医生按照惯例对我进行了一番检查,对那三人交代一番,又对我说道: 小伙子,恭喜你啦,你也算是跟死神握过手的人啦!只是以后要静心调养。 我的头还是很疼,也很口渴,嗫嚅地说了一句: 我想喝水。 那妇女听罢,急忙拿起饮水机上摆放的一个纸杯,接了一杯水给我。因为我周身不能动弹,她又拿了一根类似于输液管的软吸管,小心翼翼地将水端到了我跟前。
        我一口含住吸管,喉头一动一动, 咕咚咕咚 地大口大口喝着水,仿佛贪婪地吮吸着生命之泉。一杯水很快喝光了,妇人问我还喝不喝。我摇摇头,她随后放下了杯子。我闭着眼睛,问了一句: 我是在医院吗?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是谁? 这不经意的一句话,让三人大惊失色。妇人诧异地看着一脸茫然的我,随后又紧张地一把抓住医生急问道: 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瞪着眼睛看着我,似乎也不敢相信我嘴里说出的话。
        年轻女子反问道: 小亮,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姐姐,这是爸和妈呀! 女子的话甫一出口,我顿觉天旋地转。爸和妈?可是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呀!我疑惑地看着这些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医生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妙,他安慰了妇人两句,然后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手电筒,伏下身子撑开我的眼皮,强光聚拢在我的瞳孔上。他左右移动着光源,我的眼珠也随之移动。看过后,医生直起身子说: 好的,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 “嗯。 我有气无力地应道。 你叫什么名字? ” “张佳亮。 ” “你的家人的名字分别是? ” “我不知道。 ” “你的家里有几口人? ” “……” “好吧,你的出生地是 ……” “……” “中国的首都是哪里? ” “北京。
        医生点了点头,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匆匆写下了一些东西交给我。我接过本子一看,上面写的是 “20+4= ”“3×6= ”。医生说道: 你把答案写下来。 我在等号后边写上了 “24”“18”两个数字,然后将本子交给医生。
        医生拿过本子看了一下,对那三人说道: 现在看来可能是他头部的血块压住了记忆中枢的神经线,造成了部分失忆。 男人急忙问道: 有恢复的可能吗? 医生说: 现在一切都不好说,先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吧。我安排一下,一会儿过来叫你们去做检查。 说完就出去了。
        妇人和年轻女子一左一右坐在了床的两边,低声哭泣起来。
        男人摔门出去,而后,我听到了楼道里传来他歇斯底里的号啕声。
        此刻我很想说什么,可是说不出口。因为我不认识他们,尽管我很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失忆了,可是我心底的声音一直在喊: 不认识他们,不认识他们……”当天下午,年轻女子回到医院时带来了一个相册,她打开相册说: 小亮,你看看你还记得这些照片吗?这张,是你小的时候在旧屋前照的。你当时穿的是新衣服,你老说你脖子难受,我们一看才知道,敢情你把衣服穿反了,是领子上的那个标签刺得你难受。啊,还有这张,你看,小的时候在老房子里吃油条的时候拍的。怎么样,有印象吗? 我看着照片上的小孩儿,我隐约觉得那是自己,可是对于照片背后的故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年轻女子很失望,但她没有放弃,她又翻了几页,指给我看其中的一张说: 这张你看看有没有印象? 我看到照片上是一对老年夫妇,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左手边的是一位老爷子,白色的短发如同积雪一样顶在头上,右边是一位老妇,目光慈祥。此时我心头忽然一震,猛然忽略了自己不能动弹的事实,急急地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发表时间:2016-09-18 13:11:59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