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魔术幻灵开启传奇人生

发表时间:2016-09-19 06:28:53 点击:5087 回复:5

南风扬2015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刘子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猥琐地跟在一个女孩后面走了那么远。
不管他看起来多有风度,毕竟像这样的悄然盯梢是极其不光彩的。
可是,那女孩就像是一块磁石一样,让他无法自控。
透过橱窗的玻璃,刘子虚能够看到那女孩魔鬼般的身材,每走一步,就像是拨动了他的心弦一般,竟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刘子虚发觉,他的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人很是反感,甚至当那女孩停在店了门口买东西的时候,他贼眉鼠眼地藏匿在壁角,引得好些人窃窃私语。
“长得人模人样的,却不学好,呸!”一个提着菜篮的老太太,一面说着,还一面朝他吐了一口唾沫。
刘子虚也不生气,从衣袋里摸出一根漂亮的手绢。
“哇,一个大男人,用这种花手绢,多像个男人婆!”旁边一个涂了指甲的男人伸出兰花指来,嘲笑道。
“真恶心,多好的一块手绢,拿去揩那老太婆的唾沫。”旁边又一个样子很时髦的高挑女人,那话说出来却是很尖酸刻薄。
刘子虚根本没有理会,只是拿那手绢在那唾沫上那么轻轻地一扬。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从那手绢上面竟然轻轻地一抖,百元的大钞,像天女散花一般地撒落了下来。
钱并不是很多,刘子虚也没有数,那些钱落在在场的每个人的手里,不多一张,也不少一张,见者都有百元的好处。
“咦,帅哥,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咧。”那个吐了唾沫在刘子虚的身上的老太婆,率先惊喜地笑道。
“那还不是你这唾沫值钱,这一口啐出去,居然成了两千来块哟。金口,真正的金口。”旁边一个精神健旺的老头笑道。
“可惜了呀,你那老公不知道糟塌了多少钱咧。一口唾沫两千块,哎,可惜了。”又一个人嬉笑道。
刘子虚被人吐了唾沫,面子里子都一下子挣了回来。真没有想到,那些人却并不恭维他的本事,反而去称道那唾沫的了不得。
“这钱要是真的话,我就信了。”一个老太婆把自己手中的那张钱对着太阳光,照着,鉴别着真假。
这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提醒了,有人拿着去买东西,还有人拿到对面的柜员机上去存钱。
“哇,神仙,帅哥,你这是真人不露相啊。给咱们再变出点东西来玩,怎样?”那些得了好处的,一个个把刘子虚围在中间,刘子虚居然发现,那个他心目中的女神竟然也站到人群当中,一双柔波万顷的眼睛,正凝望着他。
就冲着那女神,他也不好推辞得,但他又不怎么想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显摆自己有多厉害。便说道,“诸位,我这不过是点儿雕虫小技,真的入不得法眼的。”
那几个早不发现刘子虚的行迹的,便来到他的身旁,暗暗地朝那个女神努了努嘴,那意思太明白了,如果断然拒绝大家的话,他那盯梢的事情,可就败露了。
刘子虚心想,这些围观的人,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些好处罢了。
既是这样,自己干脆就给他们变一些,满足满足他们的那点私心。
虽然不愿意在他的女神面前显摆。可毕竟,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也算是在女神面前露脸了,比起那些老套的英雄救美,要有意思得多。
刘子虚学着那些跑江湖的,对在场的人打了一个拱。当时,正是下班的高峰,只要是有人在围堆,哪怕就是死了一只蚂蚁也都会聚集越来越多的人。
“各位父老乡亲,本人刘子虚,家住清河上郡。自幼酷爱魔术,承蒙各位抬爱,本人这就给大家献丑了。”他这样自报家门,其实是想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若是那女神真能够垂青于他,自然会到清河上郡去望他,那这事情也就就有些戏了。
刘子虚一面说着,一面开始就地摆弄起来,当时天气正是酷热得要命,行道树上,鸣蝉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刘子虚看到一个站在身旁的小孩子,手里捧着一块大西瓜,便笑道,“小弟弟,给叔一颗西瓜籽行不?”
那小男孩从嘴里吐出来一颗,递到刘子虚的手里。“给你,叔,给我变成百元大钞哈。”
刘子虚含笑不语,在那树下面找了一块软和的地儿,把西瓜籽儿点了下去。
“哇,不会吧,小子,你不会是能够变出西瓜来吧。”在场的都有些瞠目结舌,张大着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刘子虚。
“戏法都是假的!各位要小心啊,别到时候占了小便宜,吃了大亏。”人群中有老成一些的,大声地说道。
其实就那说话的,也还是极其兴奋地盯着那树下。
真是太神奇了,那西瓜籽儿,很快便牵出藤蔓来,而且那生长的速度,真是见风而长。瞬间,每个人的脚边,都已经密布着西瓜藤蔓了。
在场的人站得水泄不通的,也就是转眼之间的事情,那藤蔓上便已经开始开花,一个个西瓜,竟然像是吹气球一般,刷地变大。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赞叹。
奇迹再次出现,那刘子虚并没有清点在场的人数,当每个人手里面都抱着一个大大的西瓜的时候,西瓜的藤蔓一瞬间便消逝了。
一个小孩子最先打开了那西瓜,老天,他尖叫了起来,那里面并不是瓜瓤。竟然是他这段时间梦寐以求的一款手机。
砸开瓜,便会有一个惊喜。刘子虚听到了人们在惊呼,在尖叫,一个广场上,简直比起过年,放礼花的时候还要热闹。
能够用一料瓜籽儿,变出一片西瓜来,这已经是够绝的了,更神奇的是,居然又是那种恰到好处,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更不可思议的,却是在场那么多的人,每个人心里面所期望的东西,根本就是神仙也无法知晓。他刘子虚竟然能够给弄得八九不离十。
在场的人欢呼起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个漂亮的,特有气质的女孩居然当从拥吻起刘子虚来。刘子虚眼瞅着那个站得离他五十来米的女神,一脸涨得通红。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09-19 06:28:53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19日 22:42:3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2日 06:16:5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2日 20:51:45
    “子虚,你自己摸摸看,姐可是真心的!”当刘子虚把手触摸到柳月儿那还算挺拔的,却有些呯呯跳动的地儿时,他发现此时的柳月儿一脸的潮红。
    她已经半眯着自己的眼睛,其实,就在他第一个月没法交上房租的时候,柳月儿就曾经说过,只要他能够那样了,想在她在这儿住多久,就住多久。
    那一回,柳月儿也是看到了他撒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的粘稠的东西,嘴里轻声地说,可惜,真是浪费了。
    但刘子虚有刘子虚的做人原则,哪怕是饿死,也不会吃女人的软饭。
    就那么点儿钱,居然想包养一个像他这样年青的男人,不行,坚决不行。
    “子虚,怎么了,嫌少?五千了,姐也不容易,你看,现在这地方要是拆迁了还好,少说也得赔我几间门面,几套像样的住房。可现在,这租金也不多呀,我还得生活。”柳月儿突然紧紧地抱着刘子虚,她的那胸口急剧地起伏着。
    刘子虚不禁有些同情这个有些色色的女房东,她不像包租婆那样逼债,为人也很和气,毕竟是人,不是神,她竟然会拿自己的保命的钱,去小小的满足一下自己。
    刘子虚并不是嫌那点钱少,从学校毕业后,一个月也就两千块,有工作的时候,他得把八百块钱交到柳月儿的手里。
    五千,在刘子虚的眼里,绝对是一个大数字。
    “哎,可惜。子虚,今后别这样糟塌自己的身体了。一滴精,十滴血啊。多想点正事吧,以后正经娶个女人,好好地过日子。”柳月儿到底还是冷静了下来,毕竟两人的年龄悬殊,再加上,强扭的瓜不甜,刘子虚这颗鲜瓜让他给摘了,也不会幸福的。
    柳月儿从D罩杯里面取出了一张百元的,递到刘子虚的手里,“哎,姐又失态了,子虚,这钱你拿着,好好地吃顿饭,男人那东西流多了,伤身子咧。”
    柳月儿乘兴而来,却又很快冷静下来,刘子虚感觉到,她并不是一个地道的坏人,也不是一个浪荡的女人,多半是她在外面听了自己在屋里动静。
    那种阁楼,一点儿也不隔音,别说是正在那种年纪的柳月儿,换了谁都可能会冲动,会想入非非的。
    柳月儿的心真好,而且为人耿直,自己虽说只想借三十,人家二话不说,往自己的手里塞了一百元,然后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了。
    刘子虚紧紧捏着那一百元,这够自己一周的花销了。他把那钱往鼻子上一闻,还带着柳月儿那香水味儿。
    刘子虚关上房门,回想起梦中的情景,在梦境之中,自己做了一回大款,随便送路人的,也是蓝水晶之恋的钻戒。
    当然那**********,却是自己魂牵梦萦的林冰倩,实实在在的女神,大学时候的同学,暗恋了四年,现在就在这城里的一家公司上班。
    刘子虚先前找的那家公司,干得好好的,虽说赚得不多,一月下来,也有两千多啊。
    专业不对口,一人身兼数职,累得像牛,却居然让人家给解聘了。
    毕竟没有技术的活,别说找个大学生,就是随便请个民工都做得下来。
    刘子虚失落得要命,去找了好多处工作,人家都在裁员,哪需要呢?
    他甚至想到过回老家,一个大学生,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他丢不起那个脸。
    每一回,他寄回去的照片,便是城里的高楼,他的居所也是在酒店里面拍下来的。这不是虚荣,他不想让含辛茹苦的爹娘难受。
    他甚至在写回去的信里,还说等自己安定下来了,便会接他们来城里享福。
    刘子虚看着自己住的这间小屋,八百元一月,也就能够住到这样的了。
    城里寸土寸金,稍微像样一点的,他根本住不起。要是老爹老娘看到他这个样子,那不心疼死才怪。
    就这间阁楼,其实租金也要一千五的,他来租房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有人死在这间屋里面,屋角那个道具箱,便是那人的遗物。
    刘子虚用几乎半价把这阁楼租下来了,柳月儿却要他负责把那可怜的老头儿安葬了。
    就当是做回善事吧,刘子虚那夜便跟老头儿的尸体一起住在那间屋里,连夜在老人的遗物中寻找有用的信息。
    老人除了一口道具箱外,就几件破旧的衣服,还有就是一封遗书。
    刘子虚遵照老人的遗愿,把老人背到一个叫栖凤谷的地方埋在了那棵松树边上的清水沟里面。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那栖凤谷离城中村并不远,刘子虚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背着老人的尸身,一路走过来的。
    回到出租屋,他才觉得浑身是冷汗。
    打开老人的道具箱,上面却是一封信。刘子虚的目光停留在那几行字上。
    “子虚,我的尸骨衣物你一定全都埋了,你掩埋我的时候,你实际上已经承接了我的衣钵。千万别扔了这箱子,你迟早会用上的!”
    邪门,真是太邪门了。那老头竟然知道自己的名,而且居然还说自己承接他的衣钵。
    那时候的刘子虚,刚找到工作,试用期,一月一千五。这要在老家,可是一个相当了不得的数字了。
    那箱子一直摆放在那儿,刘子虚从那次看了邪门的信纸后,便一直没去动过。
    直到失了业,没了薪水,他不止一次地想凭着那道具箱去摆地摊,赚几个钱来用。
    可是,只要自己去炼过一回摊,那就真成了老头的传人了。
    刘子虚根本不想去干那种跑江湖的事情,只是柳月儿逼急了的时候,他才说自己要去炼摊,赚钱来给房租。
    他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花煮花生,又一次求职碰壁之后,他在路边上买了半斤煮花生,一瓶白酒。
    大概是受了打击,心里难受,半斤花生还没剥完,酒却喝完了。
    这才出现了白日做梦的荒唐事情。
    窗外飘进来晚餐的香味,他便觉得更加的饥饿。
    坐在桌边,狼吞虎咽地把那剩下的煮花生吃下去,从屋角搬出了那扑满了灰尘的道具箱。
  • 2016年09月24日 07:45:5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4日 10:27:32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