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关羽日记》,望博君一笑

发表时间:2016-09-20 09:33:56 点击:4745 回复:11

叼着烟滴大叔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1
酒真是好东西啊,小到婚丧嫁娶、喜怒哀乐,大到政治博弈、经济论争,可以说与人类朝夕相处,密不可分。它可以让你在瞬间把一些事忘的一干二净,当然也可以让你发“疯”。总之,我挺喜欢喝酒的。可想想现在自己的惨样,也是酒害的啊。
我叫关羽,26了,职业嘛,应该叫游商摊贩,主营产品是大枣、绿豆,现在货和推车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想想当年在村里,没事偷看寡妇洗澡;出门偶尔吃个霸王餐;太阳好了,找个墙根跟小伙伴吹吹牛逼,日子惬意又安逸,直到……
这天天气不错,闲的没事,我捋好胡子,穿戴整齐,一摇三晃的朝解良县城逛去。最近周围几个村不好混了,几个饭馆都把我列入了黑名单,远远看到我过来,立马门窗紧关,连生意都不做了。“庄户餐馆”是我们村狗蛋开的,他爹论起来我得叫声老叔,那丫的拄着拐棍,手指着我鼻子大骂:“你这兔崽子就别祸害我们家了!到现在你都快把我家餐馆吃歇业了!狗蛋给我挣个养老钱容易吗?!……”难为老叔了,瘫痪5年了,这都能跳着骂我了。
一抬头,“解良汉府”的招牌在阳光下闪闪生辉,瞧瞧人家城里饭店名字,就不是村里小门小户能比的。就这家了!我整了整交领,紧了紧系带,昂首挺胸迈步而进。吃霸王餐,第一气势很重要,也就是俗称的装逼。假如你衣衫褴褛、猥猥琐琐、探头探脑的,你还没进门口绝对让人轰出来,看我身长九尺,胡子都二尺,丹凤眼、卧蚕眉,不是男神胜似男神,店小二一见“大爷、大爷”的招呼着就进去了。第二就是说话了,底气要足!“有什么招牌菜?上!再来二斤牛肉,爷好这口,别忘了一坛好酒。”这句要一口气说出来,不打噔哏。你要是结结巴巴的说,人家立马小看你三分。第三就是点菜不能太多,要有尺度,要多了,一是吃太饱跑起来肚子疼,二是菜多了钱贵店家肉疼,挨打的时候下手狠哪,适度很重要,这都是血与泪的经验啊!
“大爷,雅间请。”这就到最重要的一条了,位置!“进什么雅间?门口靠窗!”这种位置一能看大街上的漂亮姑娘,二就是——跑起来方便啊,上帝关上门,怎么自己也得给自己留个窗啊。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09-20 09:33:56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20日 10:54:46

    2
    我这正准备喝着小酒,吃着大菜,看着美女,思考着人生呢,瞟见门口又晃进来一矮黑小胖子,“有什么招牌菜?上!再来二斤牛肉,爷好这口,别忘了一坛好酒。”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不一会,小二给我端上来了“紫苏刀背”、一盘牛肉和酒,我的探究哲学人生之路正准备扬帆起航呢,那小黑胖子发了话了,“那厮,挺会吃啊,跟爷品味一样。”对于这种没事找事的我一般不爱搭理,可这货典型的没事找抽型,“你小子外地的吧,这傻大个爷没见过呢。”
    “就你丫三寸的个头叫我小子?”我最听不惯外地人这个词,地域狗嘛,也不知道这小子就在个三线的县城优越感怎么来的,我又不准备让孩子在解良上学,咋地也得是红星闪闪放光芒的首都洛阳啊,大城市市场繁华、交通便利、资源丰富、师资力量强……有点扯多了。大概这厮被我说的“三寸”刺激到了,站起来就朝我走过来,这是准备打架啊?就这货跳起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打到我膝盖啊?那货嘴里还嘟囔着马王爷三只眼、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啥的。
    骂人?这词汇也太贫乏了吧?我一边深刻践行一言不合就挥拳、能动手尽量不吵吵理论,嘴里一边问候小黑胖子家里的女性家属,告诉他与她们发生过亲密的友谊关系,包括姥姥、母亲、妹妹……当然,有个别口味重的,男性家属也不放过!那货被我说懵了,瞪着俩眼大概思考着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呢。我摁住丫脑袋一转,朝屁股一脚,给他来了个狗啃X。“记住喽,孙za,爷爷我叫关羽。”说罢一溜小跑闪人,占了便宜就跑也是生活经验啊。
    嘿嘿,这一跑霸王餐算是吃上了……不过想起这件事都觉得跟“你瞅啥?”“瞅你咋地?”般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打起来的没啥区别。我依稀记得有句鸡汤说“等一等就安全了,让一让就过去了,忍一忍就和谐了。”可市面上满眼的感人故事和心灵鸡汤也没见让社会变好啊?
  • 2016年09月20日 10:56:57

    3
    人哪,控制情绪很重要,冲动是魔鬼一点也没错,惹事了自报名号更不是一个好习惯。我这正跟小伙伴吹嘘昨晚偷看赵寡妇洗澡的事呢,二柱子跑过来说我犯事了,公安已经在解良贴了通缉令要抓我,海捕令正往各个村子送哪。
    这事,我虽然称不上五好市民,这打黑除恶轮也轮不到我头上啊。二柱子说你是不是在县城揍了个人?那小子是县长丈母娘的外甥的二姨的姑妈的外孙的二叔的三舅的孙子。人家报官了,法医鉴定——重伤!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扰乱公共正常秩序罪提起公诉了,听说还成立了严打专案小组哪。
    严重了!这孙子有背景,我瞥了瞥自己仅有的背影,思考了3秒,一咬牙一跺脚——跑!
    就要背井离乡、浪迹天涯了啊!夕阳西下,我黯然神伤的往村外走去,再回头看一眼自己的故乡吧,这生我养我的地方不知何时才能归来……哎?!怎么狗蛋他爹放了一支五百响,赵寡妇张罗着村里几个小媳妇还拉了条横幅,村委宣传队的锣鼓也敲起来了?!看来我还是很受乡亲们爱戴嘛。
  • 2016年09月20日 11:09:29

    4
    天很热,我这推着车子走了一身臭汗,正思考不知道涿郡城管查不查小摊小贩呢,看到前面正好有个酒家,先不管了过去喝两杯再说。刚走到门口,“有什么招牌菜?上!再来二斤牛肉,爷好这口,别忘了一坛好酒”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呢,里面有两个人邀请我过去,白吃白喝的事谁不干啊?
    我们三人互报了名号。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的叫刘备,自我介绍说是汉室宗亲,职业说是草制品供应商和批发商。长的那叫一个黑,直接丑的没人模样的叫张飞,当地地主,职业是杀猪卖酒,不过刘备说张飞模样不叫难看,那叫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总之一个是官N代,一个是富二代。问到我的时候,我说我是小杂粮销售代理,我也不能说我就一小贩,多跌份啊。
    喝着喝着,张飞提议拜干兄弟,可是为了排名却闹起来了,刘备说既然结拜,应以年龄为尊,我最大,我是大哥。张飞说,咱们出来混的,当然要以面子为大了,比酒量,谁大谁是大哥。我说当今乱世,肯定以武为主,比武艺。仨人谁也说不服谁,最后决定剪子包袱锤,最公平。
    开始了,也奇怪,连着三局,都未分胜负,不过当我发现张飞只会出包袱时,刘备赢了,虽然喝多了,但是我感觉的到,刘备每局出的都最慢。出来混,一诺千金,以后刘备就成了我们大哥。
    但以后大哥每逢跟人吹嘘时都说,因为他德高望重、义薄云天、忠义两全、宅心仁厚、足智多谋……(此处省略一万字)我和三弟敬仰万分,推其为大哥,说的多了,我觉得是不是当时喝多记错了,根本没有剪子包袱锤这回事来着……
  • 2016年09月20日 11:16:48

    5
    三弟变卖了家产,从当地招聘了五百勇士。队伍拉起来之后,大哥说要带着我们去幽州,大哥说了,他和幽州太守是一家子,幽州太守刘焉是皇室后裔,大哥则是皇室后代,论血统,大哥纯,论辈分,大哥老,太守刘焉论起来要叫大哥叔……(此处再省略一万字)总之,咱们过去保准吃香的喝辣的,前途一片光明。
    我问大哥,后裔和后代这不是差不多啊?大哥脖子上的筋都蹦起来了:没文化!后代那可是根正苗红的直系血亲,后裔只是旁系血亲,血统!血统懂不?我这正寻思血统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这时三弟似懂非懂的说,哦——我明白了,这跟我在家养的猪一样,大哥是直系的,也就是纯种的,刘焉是旁系的,也就是杂种的串儿呗,对不对?大哥猛点头说,然也,可是大哥过了一会想了想,好像有什么不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太守设宴相侯,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其乐融融,大哥有点醉意了,拉着刘焉的手说,大侄子啊,虽然你是旁枝,我是正统,但咱们也是一家人啊……话音还未落,我看到刘焉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
    接着两人续起了族谱,刘焉拍着大哥肩膀说,虽然他是后裔,大哥是正宗,但是根据族谱论起来,刘焉与大哥的爹是兄弟,大哥应该叫他叔,大哥脖子一挺说不对,辈分不能错!明明我跟你爹是一辈儿,应该我是叔才对。我只见刘焉的脸拉的更长了……
    不过看着他们两个人勾肩搭背、酒兴高至的样子,我又怀疑是不是我眼花看错了。
  • 2016年09月20日 16:19:02
    的微幅低开松岛枫可谓哦反恐维柯
  • 2016年09月20日 17:18:42
    6
    当你不具备那么大实力的时候,就不能装那么大的逼,否则就会自食恶果。张角派程远志统兵五万来攻打涿郡了,刘焉升帐问道:哪位去迎敌?众将鸦雀无声,无人应答,也是啊,好不容易当官了,不就是为了享享荣华富贵啊,领兵打仗万一不幸牺牲了,指多开个追悼会,没命了还享受什么啊?我们哥仨来之后,刘焉连个编制都没给,此时更不可能出声了。大哥背后骂他龟孙子好一阵了,我想从族亲关系上讲,刘焉是乌龟,那大哥是啥?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出口。
    刘焉说,既然这样,素闻玄德智谋过人,武艺高超,此重任还是交由大侄子吧,我也派精兵助你,等你凯旋归来,我立马上奏朝廷,推你首功。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一片栽培之情啊……大哥惊讶的看着他叔,难道幸福来得这么突然,这以前骂他难道骂错了?不过飞黄腾达、加官进爵的美好生活还没憧憬3秒,马上破碎了。
    “这样吧,我给你500精兵,祝你旗开得胜!怎样?” 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大哥脸上的肉都“兴奋”的哆嗦起来了!要是地上有板砖,我估计大哥能拍他叔脑袋上,人在屋檐下啊!大哥咬牙吐出愿听调遣四个字。
    不就是大哥说话没注意跟刘焉挣了挣谁是谁叔叔,谁是谁的大侄子,然后还说了说自己出身比刘焉牌子正的事啊,才几天啊,这小鞋就穿上了。大哥自此以后经常说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当成事业,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其实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只不过做官出卖的是嘴。记住,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说什么要根据需要。
  • 2016年09月20日 17:19:37

    7
    刘阉货(我是跟着大哥这么叫的)就给了五百兵力,我拿眼一扫,全是老弱病残,还有拄着拐的!我心里恶毒的想,是不是这鸟人把不听他话的都弄到这里来了……五百人去打人家五万人,我算数老师死的早我也能算出来,一个要打一百个啊,又不是五百罗汉,再说这是打仗啊,又不是单挑和打群架,就算打群架,武艺再高,顶不过片刀,功夫再吊,一砖也撂倒啊。
    大哥召集“抗程大军”中层干部紧急会议,其实就我们哥仨。大哥说,这仗怎么打?三弟这莽汉说,还用问,直接上,我要打十个!大哥连忙摆手,此计不妥。大哥看向我,我说不行咱们还是跑吧……
    最终决定还是打,不过把阉货给的500人换成张飞老家的那500人了,还配备了200匹战马,400把制式刀,100副弓箭。阉货有这么大方?我问大哥,大哥笑而不语玩高深。三弟是藏不住话的,啥啊?这是我把后勤管事的灌醉了,顺出来的。
    我趴在草丛里,远远的看着对面山坳的五万“大军”,这也能叫军队?乌泱泱的一片人,没营没寨,个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孩子吵着要撒尿,老妇人弯着腰大声咳嗽,为数不多的青壮年拄着木棒、锄头聊着天,仅有的几个穿着盔甲看来是将领在大声呵斥着什么……
    战斗毫无悬念的结束了,没有计谋,没有战术。张飞一矛刺死了邓茂,我将程远志斩成两节,敌军溃败。我军乘胜追击。我逮住了一个敌兵,问他造反为的是什么?回答有口饭吃。原来不是为了理想,也不是为了政治目标,只是有口饭吃。我放他自去。我想也许终究有一天不会再打仗,人人都有饭吃,有衣穿,有……
  • 2016年09月21日 09:56:11

    8
    换老板!大哥恶狠狠的挤出这么一句。不跟刘焉这孙子混了,去找我老师卢植去!其文武双修,文乃当世大儒,洛阳大学名誉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武乃官拜中郎将,我与老师可谓情同父子,去投奔老师,吃香的,喝辣的去……
    装逼的境界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啊!卢教授告诉我们说他的五万兵马已经包围张角十五万很久了,我掰着指头也算不过来一个人怎么包围三个人。看看啊,这就是境界啊!这一比,我忽然感觉大哥说话还是蛮靠谱的。
    卢教授确实是个好老师,在忙碌公务之余,仍关心着大哥的学业。“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智者达于数,明于理,不可欺以诚,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是三才也。玄德,你怎么看?”大哥:……。“那换个问题。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你又是如何理解的?”大哥:……。“那再换一个,《道德经》说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而《论语》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谈谈你的看法。”大哥:……。张飞奇怪道,二哥,今天天气不热啊,大哥的脸怎么和你一样红了?
    可我们哥仨跳槽过来还没几天,教授被捕了,就因为没给来督战的左丰行贿,结果左丰告了卢教授的黑状。世事就是这么难料。昨日还位高权重,今日已锒铛入狱,“孩子,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也许这是我能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了。”
  • 2016年09月21日 09:57:30

    9
    我们准备回涿郡了,听说接替卢教授领兵的是河东省长董卓,不认不识的,留下来也没意思。行至半路,看到一支政府军被举着锄头,粪叉子的张角军追着漫山遍野的跑,忒壮观了。
    我们带领五百军士救出了汉军指挥官,竟然就是董卓。董省长问大哥:县长乎?不是,镇长?也不是,那是营长喽?还不是,那……?大哥伸出手来厚着脸皮说,董省长,我们是民兵,对,民兵,我是民兵连长刘备,这两位是副连长关羽和张飞。哦……就这一声后,大哥的手还伸着做握手状,董卓却转过身再也没搭理大哥了。身份的差距啊,不在一个层次,尿尿都到不了一个夜壶里去!
    自从有了人,就有了阶级之分,就要分个三六九等。班固说人分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以及下上、下中和下下九等,也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的分法,也许是官职,也许是权利,也许是财富,也许是出身…… 无论怎么分,当对方觉得比你有优越感的时候,他就会自然的将他自己归为在你之上的人。
    有人站在山上,有人站在山下,虽然站的地位不同,但是两者眼中看到的对方是同样大小的,在官场董卓觉得我们是蝼蚁,在江湖我们也不把他放到眼里,张飞说管他是省长还是书记,我去干掉他!大哥远远的盯着董卓的背影,从嘴角挤出“算了”俩字。
    我知道,以大哥的性格,跟姓董的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 2016年09月21日 09:59:46

    10
    大哥终于进入体制内了,由于平黄巾军有功,大哥担任了定州中山府安喜县公安局局长,括弧正科级。我们过了四个月的安定日子,白天大哥到街上巡逻时,我和三弟紧跟其后,当地流氓看到张飞和我凶神恶煞的模样都远远的躲开,有几个当地的地头蛇竟然找到我和三弟邀请入伙,还都许下给二,三把手的位置,TMD全给我们给打回去了,我们本来不就是干的黑社会吗?!不不不,口误!我们堂堂政府工作人员能干这事?
    傍晚我们一起喝酒吹牛逼,大哥每次总是端着酒杯,抬头45度角仰望天空,长叹不能拯生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何日能但令人饱我愁无啊? 大哥总是用悲天悯人的济世情怀和民胞物与的博大胸襟为贫苦大众代言,此时我和三弟一边应付着说大哥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一边两个脑袋挤到一块抢碟子里面不多的几块肉……
    不过安稳日子又没过多久,中央巡视组下来巡查了,听说是开展整风运动,实行末位淘汰制,倒数的几个直接免职,戒免谈话都不用。大哥对此次考核信心十足啊,他对我和三说,我在安喜应该称得上爱民如子、廉洁奉公、秉公办事、刚正不阿、高风亮节、关注民生、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大公无私啊,这次考核,我必名列前茅!
    考核结果出来了,大哥通过兢兢业业的实干,经过绩效考核的筛查荣登第一!不过是倒数的,直接免职了。大哥说,这是怎么回事,绝对有问题啊,去找巡视组理论去,等我们见到督邮,那叫一个爱呲不理的啊,一张扑克脸,鼻孔都快朝天了,“知道什么叫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稍作挪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吗?我都来一个星期了,也没见你来意思意思。”说完我们就被轰出去了。
    真不知道大哥什么脾气,我掳掳袖子准备替大哥教训一下那个督邮,没想到张飞比我快了一步,那小子早跑去把人家巡视组专员揍了一顿,我过去一看,我的那个天哪!捆绑,皮鞭,制服、蜡烛、惨叫……总之很黄很暴力。听说那个专员从此之后患上了抑郁症。你说要是官员如果像小姐一样热情,那社会风气不得好一大半啊,至少这顿揍剩下了。
    得,本来就我一个通缉犯的。现在,由于殴打朝廷命官,通缉犯X3了。
  • 2016年09月21日 15:25:28
    11
    话说我们当了逃犯之后一日没事干,大哥带着我俩,嘴里哼着“我的小郎艾,哎,叫我做什么?我只许你看,不让你摸。你不让摸,我偏要摸……”的小曲儿,往魁红楼简称红楼走去。听说那里来了一名艺术家,人体艺术和行为艺术造诣高深,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一拍屁股立马就知道下一个姿势,呃,不,一起调就知道哪首曲子,大哥说那叫德艺双馨。
    一进红楼门,看到两拨人在打架,人多的一拨正在猛揍人少的一拨。大哥毛病又犯了,走过去装逼曰,大家都是仰慕著名艺术家而来,大打出手有辱斯文,何不化干戈为……还没说完,让人多的一拨送了俩黑眼圈回来了。“二弟三弟,给我揍这帮孙子,使劲揍!”现在大哥也不讲什么斯文了。讲理咱嘴笨,但是打人我在行啊。把那帮孙子打跑才发现,这次打架赚大发了!人少那一拨领头的也顶着俩黑眼圈的是幽州刘虞书记。
    大哥惯例性做了自我介绍之后——
    刘书记,您百忙之中仍关怀黎民百姓,能深入裙中,了解裙中,想裙中之所想,急裙中之所急,实乃百姓之福啊。
    刘书记,一直听说您发现问题能一“针”见血,分析问题“深”入“浅”出,解决问题“干”劲十足,实乃我淫民楷模啊。
    刘书记,……
    看着俩熊猫在那猥琐的嘿嘿的笑着,我小声对三弟说,中国文化真是勃大精深啊……
    大哥升官了,并且是连升,从通缉犯到连长,从步兵连长到下密县县长助理,到高唐县的公安局长兼武装部部长,到平原县县委书记,三级跳。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