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吴小舞成长记>ing

发表时间:2016-09-21 07:36:55 点击:7821 回复:28

三月惜汐 联盟:【灌水先锋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常常在想,如果站在小说里她的立场、角度,我是不是会因为十几公分的身高差,少看到一层天空?会不会因为我的柔弱而多一份生活的疲腻?
还有,我以男人的方式的能否能细腻活出原本的温婉,或者可以霸气彰显他们的刚毅?
我不相信女票的世界不存在幻想,这跟男人的世界不存在口是心非一样的苍白可笑。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安慰是最好的原谅剂。
我希望自己的文字博你一笑之后,有一点淡淡的忧伤。
或许工作劳累的你,撇一眼主管不在,悄悄摸出手机,点击,眯眼,工薪时间便过去了。
只要不笑出声音,这便是你我的成长记。
这是赶求却不敢吱声的世界,我们得学会另一种方式的妥协,恩,是的,好的。
by:吴小舞。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09-21 07:36:55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21日 09:36:08

    C1.

    我是妹纸吴,名小舞,一小点污。

    大长腿,某某臀某某什么的该有都有。温婉贤惠那些什么的,离我也就马马虎虎的距离。

    我射手座,属于床上小马达类型的。

    男人们别想轻易来撩我,上了我的床,你得具备一夜二十一次郎的三角肌。

    照照全身镜,有木有?木有?非能勿视!

    有,但是害羞?那你一定是演技男,非得装得像处男,我不会给你诱敌“深入”、进入“套”路的机会的。

    女人一定不能太好奇,不然就容易被骑,床单法则是这么写的。

    唯一让我心甘躺着、情愿趴着的,是AO男。

    AO男是一种能让我综合发出英文字母的帅锅,得lot’s帅。

    就像海峰同学那样的,尽管我没有让他拜倒。

    以上是我对男人的研究成果,笼统点便是:我看不顺眼的,马马虎虎看的眼珠子不疼的,还有就是海峰帅帅锅。

    谁让男人划分女人,只依靠计算我们的三围综合,得出的黄金比例:大于5cm,丰满如P动物;小于5cm,苗条如Pen铅笔-型号仅高于HB;等于5cm,Like我-Perfect。

  • 2016年09月21日 09:36:23

    C2.

    尹沁跟我一样有大长腿,小笼包(两只)。

    只是……她家包子铺是旺仔冠名的。

    她处女座,乌黑亮丽的长发,贴着安静牌的标签。

    淑女?呵呵。

    如果我是男人,拉开她的外套和bar,会发现下面小内内里还有一包干燥剂。

    男士服用前,得把干燥剂说明书摸透了:你洗澡了没?头发洗了几遍?毛发呢?体检报告给我看一眼,哦对了,健康、尺寸和持久证明呢?你确定洗了?哎呦,你压着我头发了,哎呦,你搁得我腿疼,哎呦,腿抽筋了……然后便是一大串horse’s开头的排比句。

    痞子冬酒后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因为她是处女座。

    声明哈,处女座并非一定是处女,就像唱歌的一定能成歌手一样。

    你得唱好了才是,就像那啥小姐装像了,他便也觉得是了,很简单。

    我会偶尔问尹沁,那啥滚床单,啥感觉?

    “被捣只能意会,言语无法言传。”

    言传不鸟,形象比喻总可以吧,来一个。

    她把大蒜剥出一个,擀面杖一捣,扁了。

    “错,酥了。”

    哦,总一天,我也得酥一回,海峰同学Fight。

  • 2016年09月21日 09:36:38

    C3.

    我喜欢海峰同志,从我发现我好美的那一刻开始就喜欢。

    那时我大一,他大四,我新生妹纸,他应届帅锅,我报道,他接待。

    我悠闲,他帮我扛箱子、拎袋子、夹席子,一前一后,我踩着他的汗迹走。

    箱子里恰巧是我羞羞的内衣和满满的爱,还有心爱的奥利奥饼干。

    回头赶走步步戒备、碎碎叨叨、嘀嘀咕咕的老爸,告诉他我长大了,表跟着了,莫怕。

    老爸更怕地走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发育了,而且发育得刚刚好,是不是好神奇。

    更神奇的是海峰同学179的身高,对我来说刚刚好,踮脚能勾着。

    能面不改色、气喘得不至窒息地把我的东东拎到7楼,证明他体力、控制力、爆发力都八错。这样很好。

    两天后,摸清了大致套路,便开始策划围歼海峰战。

    先拜托宿舍的尹沁,朝海峰同学的死党“痞子冬”猛烈开火,一串串迸发的飞吻,击中痞子冬柔软的心,顺利拷问出海峰单身,海峰爱游泳。

    当夜采购比基尼,踩点游泳池,实地下池摸清水的可见度一系列小动作。

    次日偷看他游泳,哇塞的身材,S trong的腱子肉。

    尽管游泳馆满满的救生圈、密密麻麻的小鲜肉,我还是能一眼分辨出他腱子肉的横向坐标、纵向坐标。

    昨晚学会的憋气大法酝酿一通,潜水120S,蛙泳和狗爬式都用上了,总算瞄到他传说中的大腿肌、下盘肌,值了。

    当夜,我梦中的笑声,把熟睡的宿管员惊到大查房,以为女生宿舍进Dog了。

  • 2016年09月21日 09:36:52

    C4.

    十一月份痞子冬说他在减肥,我想我也得苗条little点点。

    果断戒了我最爱的奥利奥,早餐也只吃一个小笼包。

    尽管饿得那对大汤包下垂成小锐角,也不带吱声的。

    想想他减肥应该也蛋疼,我没有蛋,只能陪他乳酸了。

    十二月份痞子冬生日,我陪尹沁一起给他庆生。

    海峰同学恰巧也来了,哈。

    我偷偷把白酒混他杯子里,他跟痞子冬连干三杯,面不改色,霸气,我喜欢。

    趁他不备,我又偷偷把安眠药下他杯子里,尹沁又趁我不备偷偷把我两杯子换了。我跟他连干四杯,还得处处提防、随时准备扶住他,不能摔了他那脸。

    药性起的那一刻,我只感觉到,我那人见人爱的小脑袋撞在他精壮的胸肌上晕晕的。我说了一句“好肌”就倒了,倒前花尽所有残存的理智和力气,才确保了正确的倒向的……

    他背我回宿舍的时候也没醒,错过了摸他好多肌肉,真是太可惜了。想想能摸辣么久的腱子肉,让我长丑一点、长胖两点也不在乎。
  • 2016年09月21日 09:37:11

    C5.

    一月份他外放实习了,去了一家很TOP的公司。

    望远镜望不到他宿舍洗澡的腱子肉了,却长了好多的黑眼圈、思春痘,你说奇不奇怪,连大姨妈都来了半个月。

    月底痞子冬偷偷来看尹沁,因为那晚她给他了,还有,月底是她的安全期。

    我好讨厌尹沁,要是那晚倒的是海峰同志,我是不会错过这种扒裤子的机会的,也就不会这样了。

    想想更讨厌她了,于是我去药店凑齐了促孕激素和保胎药,打算混着骗尹沁喝了,催生的卵子与痞子精对撞降子的那一刻,会是多么的宏伟壮观。

    她刚拿起牛奶说:“海峰同志等会也来,痞子冬骗他说你病得不轻。”

    啊,哦。牛奶杯碎了。对不起哈,鸡冻了点。

    起床,把大姨妈赶走,鼻涕眼泪黑眼圈思春豆全部都走,统统地走。

    刷了三遍牙齿,搓澡时还用了三种手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

    打扮好了,八错八错。啊呀MAMA,病态不见了,咋办?狠狠牙,操场奔了个3000米变速先,宿舍冲了个赶快感冒牌凉水浴后,窗口晾了半小时薄荷牌晨光浴再。

    阿嚏能连打出斗来米发飕了,差不多勉强可以算病得不轻了。

    穿上了我的蕾丝黑内内、粉白纯棉保暖内衣、他说很好看的那件黑色高领风衣,这样一黑、一白、再一黑的视觉脱衣下,再看到我那白白的脖、白白的胸、白白的腹,就真的没有解药了,你得负forever责的毒……

  • 2016年09月21日 09:37:33

    C6.

    其实我本不想穿内内的。

    怕红酒上头太快,怕他到时没力气解扣扣了,或者他解了扣扣就不小心睡着了,还怕……不能想不能想。

    那晚露天餐厅,我们说了好多的话,甜甜的;那夜,我们喝了好多红酒,涩涩的;有那么几次,我们对到眼了,脸羞羞的胃酸酸的……

    醒来发现躺在酒店床上,哈哈一笑,咦,神马情况?

    不对,木有腰酸腿疼,胸还涨,horse’s,内内勒得!

    闭眼一运气,horse’mama’s,那层膜还在,他没收我,人还不在了!

    眼泪ING的三次方流,滑过嘴角都不带拐弯的。

    一张淡蓝的便签纸:“白熙,我走了,照顾好自己,感冒药昨晚给你喂过了,晚上十点记得再吃。海峰。”

    我更难受了,眼泪也改成哇哇的淌。

    怕我把被子、褥子都哭湿了,尹沁只好红着脸把我扛回了宿舍。而且她红着脸还跟我没关系,你说我苦不苦吖!

    持续感冒了好多天,只想晚上吃药的时候,能感觉到嘴巴被掀开,咕隆咚一颗药下来,“乖,快咽下,药苦。”不,我不咽,就不咽。有一片嘴唇贴上来,刚想说你说啥话我都听,还没出口,温而不烫的开水,接唇而下,还没用舌头舔舔,却发现温暖柔润的双唇不再了,我还要我还要你不给我就哭,却突然醉了……

    “乖,以后还会见面的。”朦朦胧胧中他的声音,我没了伸伸指头的力气,我想我是真的醉了。

    我乖了三年,我毕业了,我很乖,实习一年,我也很乖。

    但是,你如果飞得问我仪表风度气质言谈品格才能有how-much,我会偷偷告诉你,我满分。
  • 2016年09月21日 09:37:49

    C7.

    “再不打包行李,来不及了,我的心肝吴。”尹沁把我推过神,“你口水神马情况?”

    我和她一起毕业,一起实习,在同一家公司。

    我们还是同一个宿舍,只有痞子冬来的时候我才一个人睡,大大的床,空荡的房,太可气了。哼,尹沁的小馒头,痞子冬也够不挑食的。

    “额,总公司的车那么快来了?”撩撩长发,四年的长发,只因思念。

    长发及腰那刻,海峰同学我们是不是该咳咳咳咳了……

    “来,心肝吴,捏捏耳朵,不掉魂,司机等在客厅都快谢加特了。”尹沁帮我塞衣服。

    “司机就是用来等的,咋不派个老的更会等的来。”拎箱,挎包,断我美梦。

    “听分公司人说,海峰升到副总监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你……”

    哼,哼!我的副总监!

    “副总监,总有一天,嘿嘿……哎,等一下。”我打开床靠板,拎出一小包东西,小心翼翼的。“得把这个带上。”

    “啥东东?”

    “甲乙丙丁裤,排行老四。”

    “horse’s,丁裤,我的祖宗吴,啥时候买的?啥造型,我看看。”

    “不给不给,只给海峰大人看。”

    “咳咳。”司机好老,您进错房间了,等会开车会不会也迷路?

    “您幸苦了,让您久等。”瞬间,我和尹沁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美美的,羞羞的。

  • 2016年09月21日 09:38:12

    C8.

    各位同事们好,我是妹纸吴,名小舞,我很美。

    你不用挖空脑袋想形容词了,我长得不是那么好形容的。

    天仙下凡?请问,您见过天仙吗?没见过?那你咋知道我貌如天仙?

    所以你睁眼说的是什么话,你撩我的套路old了。

    窈窕美女,君子好逑?暂停先,请问,君子五习,你只善动口不习动手了是哈。

    瞅瞅你这小胳膊迷你腿,能三七二十二个俯卧撑先不?你这老腰out没?

    此女只应天上有?纳尼,你是想说吾乃九霄,可与太阳齐肩乎?

    你他horse’s才跟太阳肩并肩,你是要被fight了,还带轮的。

    乖……你才grandmother’s乖……额,原来是海峰同学吖。

    呵呵,放心我很乖,一直很乖很乖,乖得简直不能再乖。

     

    “磨蹭啥呢?麻利地,人力资源办公室,老黑等着呢。”司机满屏黑脸。

    “对不起,司机师傅,您慢走。”我满屏委屈,“宝宝酸酸。”

    “啥?”哎呦,司机大人您斗鸡眼了。

    不说是你哈,司机师傅,宝宝酸,因为海峰没在公司门口等我!

    酸酸,是因为海峰同学,竟然!没等我!门口!站得下!

  • 2016年09月21日 09:38:33

    C9.

    老黑也能是女的,只是姓墨,名海燕。

    海燕?黑的海燕?哦,这只大雕黑海来的,哦了。

    “姓名。”原来跟人说话还能不带睁眼的,啥气功大法?

    桌上啥东东?腱子肉一团一团的,地下时装周?Playboy’S哈资本的?

    “尹沁,分公司来报道,应聘视觉传达。”哟,尹沁你喉咙咋了,喝柔顺剂了?几毫升?我也练练!

    “咳咳。”小黑老眼精光。

    “吴小舞,吴太太的吴,应聘室内色彩职位。”

    “吴太太的吴?嗯,有意思。”有意思你丫说嘛,不说我多没意思。

    黑嫂,别再撇着看我,天天晒太阳也没见太阳把我晒走了。

    还看?我看您是为老不尊了,看来不亮亮我的大白眼,你是不知道大小皮蛋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我说老黑,你手指又咋了?抽筋乱弹哈?

    桌子跟你既无杀父之仇、又无夺夫之恨、再无争P in头之愿,有气冲……还是冲尹沁发吧,她跟痞子冬双休过,抗打,耐揍。还有,这样能痛在她身,还疼在我心,简洁有效。我保证不还手。

    “好漂亮的戒指,墨总监。”尹沁。

    纳尼?哪有?我这火眼金睛从不…….哇塞,好大好大,亮瞎眼!

    “嗯,尹沁不错,不愧视觉传达的,我看好你。”

    神马意思?我还看到彦祖哥哥的下盘肌了,在你桌上,比你戒指还远一臂!

    再说这可不是普通的臂,乃你黑山老臂。

    “小乔,进来一下,带一下新人。”

    未见小乔,先闻香……请问周瑜老英雄,老腰安在?

  • 2016年09月21日 09:38:52

    C10.

    小乔不小,我指的是前凸后翘的那部分。

    好嫉妒羡慕大大滴恨,她咋不去“魂斗罗”机械臂下走一趟呢。

    刀削面师傅呢?缺面团不?wuli这边有四驮,拿走拿走。

    “唉,来两大美女,胸打的天下,臀霸的地盘,看来得易人了。”

    乔嫂你表酱样子好不,你的声音比lady志玲还玲,我听多了怕憋不住尿。

    还有你那东东,真心浪费布料。

    “乔姐说笑了,我是尹沁。”

    “乔姐好,我是白熙,多指教哈。”

    “走,带你们遛遛。”

    啥?遛遛?你嘛意思么?

    好吧,那我俩也就不客气了,驾,驾,尹沁你挥鞭,我蹬马刺。

    呀呀,驾,驾,得意里个隆冬。

    对不起,踩着乔姐您了,真心抱歉……

  • 2016年09月21日 09:39:11

    C11.

    “员工守则一,指纹打卡。”yu~下马,录指纹。

    “尹沁3384,吴小舞3385,记住,这是你们OL流程上的登陆号。”

    “员工守则二,更衣柜。”牵马,分衣柜。

    “尹沁33排84柜,吴小舞33排85柜,记住,IN-Office,你只有两块布,白衬衣布,黑短裙布,上布不能露胸,下布不能露根。”

    纳尼,我们不是属于无根品种么?还有,两块布?你确定?

    内内不能?难道要贴贴加C?

    我看看,哇塞,乔姐你的激凸木有了,周老英雄咋下的狠口…….呛到的?

    “哎呦,看把你们吓得,花容月貌掉了,处事不惊没了,内衣自备,下布不能高于膝盖五指。”

    赏你大白眼,带亮光的。

    “员工守则三,头发不影响听、看、闻、吃,不带杀马特造型,不带染色。”

    唉,公司老总家的孩呀,你咋辣么不懂事哩,你瞅瞅,你爹爹多大的阴影面积,阴影下的我们,好大的附带伤害。

    “参观好Office后,准备你们的布去,走。”

         好滴,驾驾驾。我收,呵呵,不用真心抱歉again了。

  • 2016年09月21日 09:39:28

    C12.

    哇,好漂亮的楼楼天桥,全玻璃滴。

    咦,玻璃?那楼下的哥哥不小心抬头看天,辣我们岂不是,两足之间,得来点马赛克了?

    “F2-1就是你们的情场和战场了。”额你确定不是菜市场?

    horse’s,有木有搞错!男滴都不够一人一口分的,一览皆山么,锅呢锅呢?

    “指纹站,打卡就能看到屏幕上待牌区,哪个扣你,OL流程红灯亮,回复,大屏灭灯。”这样好,吓得个个都回贴。

    哇,内圈二层好多男同学,你看你看。

    咦,这个怎么老成酱样子。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的尹沁和更漂亮的我呀?神马情况,都是斗鸡眼专科的?

    哇,你这贼眉鼠眼也太大鼠了,老公公你别看我了,我错了,小女子满满歉意,请安勿扰。

    “F2-2空庭是16主管,对应楼下196的员工,F2-3围栏是4大副总监。”

    副总监?哪里?哪里?海峰同学在哪里?我踏着五彩平板鞋来收你了。

    咦,木有帅滴,帅锅都咋了?浪费我们漂亮的锅铲妹纸,对得天地良心?对得起空气对得起水吗?

  • 2016年09月21日 09:39:49

    C13.

    “特别注意,冷宫和热窖。进文印室了,代表可以打包准备后事,进茶水室,呵呵,臣妾们注意了,被贵人翻牌,洗白白等,恩宠来撩。”

    哪里哪里?我现在就去泡开水泡茶泡咖啡泡血茶都行。

    啥?不渴?乔姐我求求你了,你就给我一个面子,没面子?里子可以不?就口渴一次吧,东宫乔娘!

    “但是……”乔姐你聋了,我最讨厌但是了。

    瞪我嘛意思?您继续,我啥意见木有。

    “F2-1的只能上F2-2,F2-2的只能上F2-3,要成方圆得守规矩。”

    horse’S,鸡年鸭月才能跟上我的宝贝海峰节奏,呀,呀呀,呀呀呀!

    F2-4的慈总香妃们在上,请刮一眼楼下宝宝白熙,a-lot’s漂亮的那个,有木有看到她乌黑亮丽的眼睛睛,大长腿,满满都是渴望滴爱呀,只求升楼!

    “乔姐姐,如果不小心上错了楼层,会……”

    柔顺剂多了点点,我的声音,好像,连自己都觉得对不起天地良心对不起三肠六胃了。

    “会有一分钟的悼念词,全是高潮。”啥?

    尹沁你倒是跟我说呀,好吧,那就等会说吧,大庭广众之下,哦了。

  • 2016年09月21日 09:40:05

    C14.

    拍拍屁屁去宿舍,海峰,那些屁灰你smell到了木有。

    其实海峰同学,我是不介意跟你一起住的。

    这样即省被子又省褥子,还能……啥?

    哦,晓得了,女孩子是得矜持,你也得把持住哈,不要像某些人,一个月总有辣么几天,好端端滴高级动物学低级植物授粉,臊不臊……

    哦,我不啰嗦了,哦,我让你静静。

     

    女宿舍三室一厅,两间四床,还有一间莫非练瑜伽的,貌似八错。

    啥?双休P房?周末开放的双休P房?唉……可惜锁孔是密封的,只闻炮声不见炮影。

    尹沁,高潮啥样的?我扯不到悼念关系上,我脑袋笨。

    一愣一愣的?A~A?那不是驴才发出的声音嘛!

    好吧,我睡东边床。为啥?离双休房近,躺等你驴叫。

    啊哟,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别把我那层东东弄坏了。

    horse’S,哼,老子不发威,孟子你真当我是孔子!

    今天不把你弄出驴粑粑出来,本妹纸跟驴姓。

    30s后,尹沁开始驴叫,30s后,我姓驴了,我好对不起我家老头。

    真心抱歉。复制粘贴*3.

  • 2016年09月21日 11:46:44

    C15.

    尹沁,你说我穿什么内内好?

    真的?这样能把我仪表风度气质言谈品格……都淋漓out?

    U-sure?肯定?一万次yes?

    哦了,今天不想听你驴叫了。

     

    尹沁,你说这神奇bar,会不会紧了点?

    万一一鸡冻或者鸭动什么的,会不会Fly-longer啊?

    弹着人了,辣,初次见面真得多多关照了。

    哦了,套个裹胸小带带吧,可是……第三块布can’t啊。

    咋办?要不你帮我扣扣那边打个结吧,死结!不过得蝴蝶形的。

    轻点轻点,疼疼疼。

    哎,我说,你有木有觉得我前凸后不翘了?

    Grandmother’s,都怪你,蝴蝶结勒的,斜了!

    唉,木办法了,看来得学鸭子步了,涨臀舞步。

     

    尹沁,我紧张……

    尹沁,我透不过气……

    好吧,我啸特阿P,我deep呼吸。

    尹沁,我最后说一句,我咋更紧张了呢。

  • 2016年09月21日 11:50:47

    C16.

    设计组长老关,四小组长之一(落地组组长)。

    我说,1/4老关组长,你咋3/4长老哩。

    哇,你秃顶,我得离你远点,聪明不能绝顶,这是我的底线。

    “您好,我是吴小舞,吴太太的吴,请您多关照。”

    注意弯腰幅度,不能绷了带带抽他脸。

    哇,树欲动而风不止,关长您点头不带发丝动的。

    内力深厚,我跟您混了,你得罩wuli 本宝宝哈。

     

    得力助理小淼。

    姐姐您别笑?一笑face粉在掉,刮了多少baby霜、面粉上脸呀。

    啥?你走的是乔姐路线?

    我望望,偏得不远,方向盘把好,也就30minit的路程,就上乔姐大道了。

    “淼姐好,请多批评教育。”

    我只是客气客气的,场面话,不能当真滴。

    “小吴,奥迪会有的,迪奥也会有的,奥,fighting。”

    呕……我只想 fight你!淼嫂嫂。

     

    给力助手小萌。

    关长老,是不是只要是母的,都得花您家力气呀!咋都跟力搭界呢?您得多累丫。

    本小母坐等wuli宝宝的“某某力”助手。

    “萌阿姨好,以后跟着您混了。”

    “小吴啊,你酱样子说,淼姐会不高兴滴。呵呵。”

    纳尼?我入坑了?你俩拍拍胸脯,到底谁家老肉嫩点!

    萌嬷嬷,求求您,还是花点妆妆吧。

    别朝我挤眼睛,我怕你脸恢复不了位!

     

    技术员小陈。

    以后要3D-Max、PS、Auto-cad的找他。

    要色板、材料小样、资料、检验批、设计说明的找他。

    电脑坏了找他,宿舍电器坏了找他,游览城市也找他……反正找他!

    Wuli小陈,不要逞强,难过就讲……
  • 2016年09月21日 11:53:55

    C17.

    Horse’s,我的座位咋面壁呢?头顶还不通透的?

    喂,内谁,关长老,我只能看到你油亮油亮的顶!

    哦,后MAMA生的待遇+爹爹也是后来捡滴,NO-way了,哦了。

    My海峰监,苦命滴我,只能隔着 floor-C-U了。

    BOSS大大,Floor咋不玻璃呢?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你咋连覆的机会都不给哩!

    额,萌嬷嬷,我脖子不酸了,这就上牌,等着被扣。

    海峰欧巴,翻我牌哦,天灵灵,地灵灵,小手戳戳就我了。

     

    horse’S,确定翻牌程序no问题?

    三泡尿的时辰了,竟然木有人翻我的牌。

    看来,我得我把头像换真颜了。

    那个,小陈,过来一下。

    不用喊姐姐,哇塞,什么表情,OL头像真辣么吓人?

    偷偷告诉你,想当年英语怎么说?哦了。

    Xiang-that-year,分公司很多帅锅慕名找我麻烦,不甚烦恼。

    拍了冥照,一上传,呵呵,清静了几个季度。

     

    其实,我跟你讲呀,我跟你们海峰副总监有那么一小腿哈。

    啥?他就是海大富?啥时候他把丁丁卸了?

    哪个King-8下的刀?哪个King-8抓的手?哪个King-8抓的蹄?光天化日,朗朗晴空,竟然丁丁被割……

    你拉我干蛤?哦,我不鸡冻,不鸡冻我,你说,你说。

    他尖酸?尖酸得好,你还小不懂,尖酸保证了质量!

    他刻薄?刻薄得刚刚好,你不懂好小,刻薄……..喂,我还没说完呢,你跑哪去哈?喂,慢点走,小心……

    你看看你看看,撞萌嬷嬷胸上了吧,换我,宁愿撞淼嫂嫂胸上,它能帮我缓冲一下下。唉,撞墙上的疼,估计撞嬷嬷胸上也轻不鸟多少。

  • 2016年09月21日 12:17:06

    C18.

    萌姐姐好,我正闲着,小事?那就更没问题了。

    不忙不忙,您吩咐便是,嗯,是的,好的,一定完成任务。

    horse’S,只听说过下午茶,没听过开胃上午壮神点心。

    休闲餐厅哪去了?哇,有个活的锅。

    你好,请问休闲餐厅怎么走?嗯哪,知道了,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万分感激。

    Dog-sun的,你那对眼珠子,就只有俯视25°看胸的功能了?我可是有主的人了,哼,小心你家小儿木有丁丁,或者丁丁多个小儿。

     

    阿姨您好,请问这是随意拿的吗?

    靠手拿?好吧,我想多了。

    谢谢阿姨,阿姨再见。

    再见不如鬼撵了,哼。

    哇塞,好烫好烫,阿姨故意的!

     

    wuli海峰同学,你瞅瞅,小手手都快化了。

    “哎呦,小吴啊,有托盘不用?高手呀,五杯阿华田都靠手拿了。”

    “没烫着吧,让萌姐看看。”

    “呵呵,木事,木事。”

    才怪!才怪!你瞅瞅我眼眶,看到那阵涟漪木有?

    “咦,糕点呢?”

    horse’S,“请稍等。”桃花眼ING。

     

    那个……那个你好,请问,休闲餐厅。

    哇塞,有帅锅,新来的?

    嗯,你好,我叫小志。

    跟着姐姐屁…….哦不,跟着姐姐后头走,姐姐罩你哈。

    但是,低头!不然我神女摆后腿的哈,小心你上天亮晶晶去。

    谢谢……

    真有礼貌,孺子可教,乖哈。

     

  • 2016年09月21日 12:52:19

    C19.

    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我…我怕痒,啥?习惯就好?额,我…我还木有刷牙。

    额……我,我口水过敏,我还…….咳咳。

    唉,好惨的梦,我竟然被海峰同志撩嘴了。

    唉……我说膀胱小姐,你啥时候涨不好,偏偏现在把我憋醒,哼你老M。

     

    Cao,尹沁你还说梦话,看我不把你撩得一愣一愣的,我跟痞子姓。

    来,乖,肩带滑滑,哇靠,好大的牙印,痞子冬嘴能张180°平口?!

    难道旺仔拔火罐了?好像是多了那么二两。

    我弹我弹我弹弹弹。

    啊呀MAMA,我的头发,555,妹妹我错了,再也不弹第三下了。

    拜托拜托。

     

    尹沁,我说你脚趾疼吗?

    你也疼,我脚趾感觉都长牙龈了,疼起来命没了,耗魂了。

    明天咋办?

    是呀,以前高跟也没事,今天只是多走了点小路。

    咦,你咋知道我中午跑了6层楼梯,198个台阶,去对楼屋遥望海峰同志了?

    海大富不在,好像出宫去采办了。

    不然,不然昨天他肯定抱着九色玫瑰,挂着大框黑眼圈,在大楼门口接我,然后拉着我的双手说,这些年不见,甚是怀念,得知今日佳人要来,辰时三刻便梳妆打扮,红纸润唇,珍珠粉滑脸,可惜思念的黑夜是辣么辣么的熬眼睛,看某眼圈,佳人便知,爱慕良久,良久爱慕,斗胆表白,日月鉴吾深情哪……然后我。

    咦,尹沁,你咋睡着了?

  • 2016年09月21日 15:57:03

    C20.

    3385,3385在不在?中庭接单。

    老鸨我在差点漏嘴。在,在在。2秒把高跟鞋挤上,辣酸爽……

    尹沁,晚上等着我的连指神弹,哼,谁让你说长痛不如短痛的?

     

    色彩敏感高不高?大叔您说笑了,我敏感到都看到你眼光,点点黄。

    不要愁眉苦脸,你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您可真可爱,请问,您穿过高跟鞋吗?您吊过内内吗?弱弱再来一句,您能淌个750g血/月吗?

    放心,你带带我?不用不用,会,不一定得跟师傅睡。收起你那片黄光!

    “吴主管放心,哦下午,下午。”老爹,我家族谱啥时候进新品种了?我MAMA晓得不?

     

    我说,那个小张,过来一下。

    你得知道,姐姐这几天那个翻江倒海、龙腾虎跃滴肚子疼。

    U-sure?才开了个头你就懂了,行家吖,哦对了,下午要的,麻利滴,3Q。

     

    关长老,那个……那个副总监们啥时候上朝吖?带薪长假没到季节嘛?

    别哭别哭,您慢慢说,我慢慢陪您心酸酸……

    是说,光吃嫩草却不跑,只会挥鞭,还得我们跑,唉,是说,挥鞭的伸头儿子,我们夹头做孙子。

    嗯,我看长老就是擎天柱,没看到落地16根神柱,支起一片九月天么。

    对滴,中看的不中用,中用的却落地。

    好了,哔哔唠唠辣么久,您给个准信,啥时候他们回来?

    明天?U-sure?拿你家J内发的誓?这样会不会太毒了点……

    哼,果然精品大丈夫!so恶毒 !

    以后把海峰收了,得先把他右手去三指,免得他也犯错。

     

    萌姐,你今天容颜焕发……额(打嗝)……凝香玉指……额(涌酸)。

    好了好了,啥事?谢谢您懂我的胃。

    木有事,呵呵,就是感觉你今天身上淡淡香,好闻。

    哎呦,小吴也喜欢迪奥吖,我跟你说,这可是新款,不便宜哦,识货人少。

    嗯,新款,嗯,贵,嗯,有眼光。

    我说萌姐,我好羡慕香味吖,能飘到三层围栏?还不用找入口的。

    啥?F2-3全是从F3-1下来的,楼梯?F3-1啥人物?

    梓8婆?哦,梓女总监,哦,大乔身段,柳如是的bed技术流。

    那她有木有跟哪个啪啪啪吖?嘿嘿,都是女人,我懂。

    啥?海大富跟她有一腿,据说?

    我说小陈,效果图快点,中饭前搞定!

  • 2016年09月21日 16:45:24

    C21.

    尹沁,你们上午忙不?忙?

    我们?我感觉进养老组了,严重拉我颜值、扯我身段,头疼。

    我今天接客,哦不接单了,第一单,吴大鼠的单。

    他一直说好好干、得干好、争取干得好,真想拿乔姐的胸给他来个三下,一下撞得好,二下撞得巧,三下撞得他呱呱叫。

    horse’S,你饭粒打我脸,嘛意思嘛意思?

    啥?他爽得呱呱叫?还康忙北鼻?那就借萌嬷嬷的,一下让他改口No-北鼻了,二下闭口horse’S北鼻No,三下就北鼻北鼻O-MY-Gad了。

    噗,不好意西,汤都能噎着,喷饭之仇,我们就这样了了呗,你的汤汤借我一点,诺,我的饭饭全给你。

     

    哎,我说,海大富明天回来了,我回去得把耳朵掏掏。

    为啥掏?西西,痞子驴A~A。

    暂停暂停,说好了喷饭不打脸的,打脸仅喷汤的,诺,汤碗木有汤了!

    别闹,听我说,淼嫂嫂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得把痞子票票包看紧了。

    啥?男女平等?痞子说的?平等个P,女人变坏需要花钱吗?

    我们怎么没钱?我想想,啊,有了,因为我们不够坏哈。

    海峰的票票包?哼哼,等让他见识到,我为了他,都可以长两个子宫,看他不鸡冻感动感慨万分万分自愿上缴All,这叫情到深处不血刃。

    这次收他?收不鸟,我妈妈的大姐姐来迟了……

    咦,你怎么辣么准时?疏通管道后有这效果?我考虑考虑。

  • 2016年09月22日 09:50:06

    C22.

    “基本上都可以,材质细节上回去再把握一下。”握?握你个大老鼠。

    咦,小志弟弟,关系实习户?你的桌子咋在F2-2?

    “小志,节点图给她,PS后,你灯光渲染。” 吴大鼠。

    咦,小志你的办公桌八错,任何角度都能看到海大富,要不偶们…协调一下?

     

    内谁,小陈哈,过来一下。

    什么材质?毛毛糙糙的!没看到我被吴大鼠劈得一丝不挂的?

    我看你是不想Good-good-life了?

    我跟你讲,亮光漆知道不?看我脸,baby霜后辣样子,细腻光滑有亮泽!

    地板肌理漆,正后方25°,看嬷嬷的脸,毛孔皱纹黄褐斑,一样不能少!

    色彩饱和度?额,我想想,乔姐见过没?得,口水擦了!你得想象,她光光地站你面前,你拿颜料给她细节上色,咪咪屁屁那边得有层次感,层次感懂不?得有男人的想象力!SO无语,MAMA生你难产啊,夹着头了?好了好了,头上小星星摘掉,最难的色彩我来搞定。

     

    关总组长,我得小陈帮我出点小小力,谢哈。

    小陈,长老那边发话了,其它的都停一停,原话是得有轻重缓急,高跟鞋后根不轻哦,啊懂?

    Biu特否,我们一起fighting。

    唉,淼姐,我们刚才说哪了?哦,亦凡啊,对吖,嗯。我也觉得那个女滴不是个好东东。爱一个人,他就是茶壶,可以有N个茶杯,偶尔喝喝没啥子大事,关键是我们做大杯的,得把他抽干了,嘿嘿,我看他丁丁往哪边尿……

  • 2016年09月22日 10:35:26

    C23.

    尹沁,明天礼拜五,你的Happy-A~A-night了,我好羡慕。

    咦~,看你那思春痒,止不鸟渴再搭一个呗,两根管子放水,满得快,俩驴还能互相监督,一驴洗屁屁有木有偷懒,二驴丁丁有木有飘香,一目了然,吴大鼠说滴,竞争带来透明度,提领满意度和精°。辣时候,你就是——久精°头衔了哈。

    唉,明天穿不鸟丁Z裤了,怕挡不住我那大好臀山的洪流啊!

    借你一条?不借不借。不是我小气,你想想,痞子冬那龌龊指+丁碰了,我还能穿吗?你还是挂空挡好,没听说过应急消防栓还得挂锁的。

    啥长度和截面?哪边听说的?小青?谁?你们组的?有我漂亮么?哦,你说你说……男人丁丁Long=L大拇指+L小拇指?S-截面=(R大拇指+R小拇指)* (R大拇指+R小拇指)*3.1415?准不?那你明天拿痞子冬量量,游标卡尺的钱我出了!哦,对了,需要放大镜不,哈哈。

    我觉得渊明陶说你说滴对,咪不在高,有冬就行,丁不在壮,能捣就O。

    唉,尹沁,我咋觉得你妈妈是钢铁教育总监,把钛合金基因传给你,变钛了,你看看,把我都带污了,我爹地知道我改名污枭污了,肯定两手皆液了,一把抹眼泪,一把堵酸涕了。

    不跟你扯了,我肚子疼,海峰吖,你可知道,为了帮你生娃,我把身体凿出了两条缝,一条通子宫,一条通心窝。

  • 2016年09月22日 16:21:52

    C24.

    咦,小风带雨,天上的那位,谢你煽的情,么么哒。

    尹沁,我们打车吧,票票你掏……别让痞子冬等急了。特么小气,我掏就我掏!虽然你跟我坐一个车,但不想跟你说话了,我们的友谊暂停先!

    师傅你加大马力开,公司上下百把号人,等我过去指明方向呢。

    亮亮我的小美声:嗯,嗯嗯,我亲爱的海峰,昨夜你有木有想,想那白熙的妹纸,为你长得前凸后翘……

    乖乖哩个隆冬,刹车不带警告的?尹沁,你带钱了吧,我…我…鸡冻了,忘带票票了,啥?你也没带?那咋俩口子中午口粮咋办?呜呜……师傅你瞪毛子吖,哦,是是是,得先把您放眼前,打发了,再考虑口粮。

    司机师傅,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您再把我俩送回去吧。我两新员工,跟大伙搭不上交情或关系,刚才……刚才小女子只是在练口,主管今天发言稿得赶,所以草稿先……

    Hi,痞子冬,这边这边,神棍救急吖,来两张红票票,你家丫头可把我害惨了…打车都木带钱,你以后轻点,别把她记性捣松了。诺,尹沁,一人一张,海峰同学等我呢,我先灰了,你把车钱给了哦。对了,羞羞痞子冬,我只欠你一张,你俩继续,随意。

     

    关组长,我上去跟吴主任汇报个工作。

    吴主任好,您忙,我向小志请教个问题。

    小志,我说你听,你别打岔,也别看我,我就是来你这站会。你继续,我看你怎么打灯光,不累不累,我站着就行,能看到,看得到,这样角度刚刚好……

    哇,海峰欧巴,你咋瘦成这样了呢?臀肌咋木有了?咦,不是,看走眼了。内个谁谁谁,你站海峰办公室what-doing?老大付你票票让你瞎串门吖!F+大白眼的拿去,干活。

    O-唛-God,海峰欧巴,你来了,吾望穿四年春夏秋冬水,你总算来了,白衬衣定做的吧,胸肌臀肌该翘的都翘了,这很好……这里这里,这里biu特否的吴小舞,你的白熙情妹妹在这里。咦,她谁?天上的那位,你有木有搞错,咋把我的三围参数,复制到她身上了?我要去原创局投诉你,投诉投诉!Cao,她摸他肩膀干嘛?哇,胸快贴着他背了?

    岂有此理!

    纳尼,好多眼神,吴主任你也?呵呵木事,我才发现小志画图,简捷键用起来快多了,呵呵,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小志你继续,继续。

    其实,海峰,你不能酱样子滴,你的大茶杯在这里。咦,走了?嘛情况?

    小志,我懂了,后面的自己摸索。我说内无名女,小舞不发飙,看来你是不会自觉靠墙蹲下了,得先让你学学蛙跳,高跟鞋蛙跳,还得丁裤,哼!!!

    哎呦,楼梯你咋垫的?拐我脚了,哎呦…哎呦……

  • 2016年09月23日 08:35:50
    为什么更新不鸟?
  • 2016年09月23日 08:44:31

    C25.

    淼姐,不是说周末例会吗?啥时候才?在哪?谁主持?还有月总结会?

    咦,那今天不是得开2个会?我们站一小时?头顶的大神们雅座?中庭会议室?

    哇,四面玻璃,中庭会议室设计得好,得磨磨鞋跟,踩出血路抢前排!

    淼姐你别生气,我们女子,多站好,肩周炎不会颈椎炎不长关节炎不来,屁屁还不会捂痘痘,有益健康,防止下垂,益善良多……好吧,我知道你不信,我知道,语言是苍白无力的。

    那个,小陈啊,从今个起,效果图有灯光啥的问题,多谦虚,勤请教,姐姐秉承育人、助人、可人的精神,不图回报,你一定认真、仔细、挖脑想,看有木有不会的,多少应该有点,人嘛,不无完人,不会的也是,你说是吧。啥眼神?我不会?笑话,姐姐不会,也帮你上楼求教,再把你问题KO了,我丢人你得力,不吃亏你,先酱。

    咦,膀小姐有建议?好吧,我带你WC尿谭谭,顺便,刚才一系列真言了,看看唇膏化没?……哇,小雨转晴了,我说小舞的妹妹,你太懂事了,不愧跟我共享腿动脉——一脉相传吖,我替海峰lot’s谢你。


  • 2016年09月23日 08:45:30

    海峰,为你,我止住了思念的红……horse’s,该把丁裤装备带上的,这样他捂眼也漏缝!看来,这个遗憾得送个玫瑰补一下。喂,尹沁啊,你电话问下痞子冬,附近花店号码多少?上门服务不?好,I’m-on马桶,坐等。

    喂,你好,请问你家有玫瑰不?什么价位?最近不是熊市行情下降么?告诉你,我……本人从事的就是这领域,实在点,最低多少价格平仓?喂,喂喂?不就吹了个小牛B咋木有信号了?

    喂,你好,别挂先,88大洋的来一串吧,得用蓝色皱纹纸包,马克纸也行,只要是蓝色的,小卡就写“我感冒了,求喂药”,收货地址TOP公司2栋F2-3海峰。目标好找得很,他白衬衣,隐隐能看到胸肌一大坨的那个。啥?先钱?账号我!

    喂,尹沁呀,账号信息你了,你信息痞子冬,速速转账,票票嘛,等你俩双休前我塞你TT里,保证冬子掀你狂澜。屁屁坐麻了,挂先,转账吱一声。

    喂,花点的,转账了,花送快点,不然我一天刷你一打差评,告诉你,我就一个O ffice闲人……哇靠,挂我电话,要不是我尿干了,我真想去你家花店浇浇小肥!

    一朵花儿开~就有一朵花儿爱~~…是我一生永远爱着的~~~海峰花~~

    收嗓,提裙,走人!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