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乱世枭雄的吴佩孚:誓死不进租界不做日本走狗

发表时间:2016-09-21 10:01:20 点击:764 回复:0

司母戊工作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企图称霸亚洲,占领全世界,在中国山东与德国交战,抢夺德国在山东的各种权利,不仅攻占了青岛,还抢占了胶济铁路全线。1918年,德国战败,战胜国在巴黎举行谈判。中国作为战胜国一员,也派代表团参加了这次世界会议。在会上,中国代表团提出取消列强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取消卖国贼袁世凯和日本签订的“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把日本从德国手中夺得的山东权利归还给中国。但是,其他战胜国成员在这次会议上没有给中国一丁点儿的面子。他们不但不同意中国代表团提出的一切合理要求,还无情地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各种权利转交给日本,这不仅让中国人蒙羞,更是对中华民族的极大侮辱。而可悲的是,北京政府居然准备在这所谓的“合约”上签字,国内群众特别是学生愤怒了,他们纷纷起来反抗,掀起了爱国救亡的五四运动。

其时吴佩孚还在衡山,当他听到政府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时,极其愤怒。他义愤填膺地给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发去通电:“中华的大好河山,如今任由他人宰割,稍微有点儿爱国之心的人,谁会不气愤呢?这些学生,出于满腔的爱国热情奔走呼号,前仆后继,以草击钟,以卵击石……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原宥。”随后,吴佩孚又致电南北将领,联合通电反对政府签订巴黎和约。在这份电文中,吴佩孚的大意是:“现在已经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了,绝不许你们出卖中国的主权,绝不能把我山东老家作为鱼肉送给日寇,作为一名山东大汉,我愿意和日本决一死战!”吴佩孚在五四运动时的大义凛然,表现了他诚挚的爱国情怀。


五四运动期间,吴佩孚填了一首词《满江红·登蓬莱阁》,并将这首词作为自己军队的战歌:“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浪大作。想当年,吉江辽沈,人民安乐。长白山前设藩篱,黑龙江畔列城郭。到而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权堕!江山如故,夷族错落。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却归来,永作蓬山游,念弥陀!”日本人听到吴佩孚作的这首词,有意刁难。曾有一名日本记者,就想当面让吴佩孚难堪,他采访吴佩孚时,用带着嘲讽的口气问:“登蓬莱阁看不见长白山吧?”吴佩孚随即笑着回答说:“我心眼极其通灵,不但能看见长白山,就连你们日本的富士山我都能看得见!”日本记者哑口无言,只得灰溜溜地离开。


吴佩孚败北的时候,相当落魄。国内其他军阀如果败北,通常情况下会选择出洋考察、逃亡海外或者干脆依靠日本或者英美势力的扶植继续作威作福。但吴佩孚没有选择其中任何一个,而是在国内辗转流亡。当时,有人劝说吴佩孚到天津的日本租界寻求庇护,吴佩孚对他严厉斥责:“堂堂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让日本庇护,有伤国体,乌可为者!”吴佩孚坚决不投靠日本而是去了汉口。在汉口的日本特工找到吴佩孚,表达了日本方面希望他去日本东游的愿望。醉翁之意不在酒,日本方面的本意在于拉拢利用吴佩孚。吴佩孚斩钉截铁地说:“老子连租界都不去,让我去日本,做梦吧!”日本特工只得灰溜溜地离开。此后,日本方面又向吴佩孚表示愿意给予资金上的支持,扶植他东山再起,但都被吴佩孚拒之门外了。吴佩孚不但蔑视日本,而且对外国企图干涉中国内政的一切做法都坚决予以抵制。在吴佩孚流亡期间,英美等国对吴佩孚开出了无抵押借款的支票,俄国也向吴佩孚伸出了橄榄枝,吴佩孚却对这些不屑一顾,并对这些洋人说:“这是中国自己家的事儿,用不着你们插手!”面对洋人,吴佩孚的胆量和气概是其他军阀都无法相比的。

1931年,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迫切需要在华寻找一个代理人。日本人找到了末代皇帝溥仪,企图让他建立一个伪满洲国政权。吴佩孚对此事当即表态:坚决反对。1935年,日本人想出一个馊主意,即所谓的“以华制华”策略,让汉奸搞华北自治,他们找到吴佩孚,并答应给他一定的好处,封他个“华北王”的称号。吴佩孚理直气壮地拒绝了日本人,事后他还为此作了一首诗:“国耻传来空有恨,百战愧无国际功。无泪落时人落泪,歌声高处哭声高。”吴佩孚以诗还击,不愧是“儒秀才”。吴佩孚的这首诗表达了他坚定抗日的决心。


日本人对吴佩孚的拉拢并没有因他的诗而停止,他们对吴佩孚发出了第二波政策诱降。鉴于吴佩孚在国内良好的声誉,日本方面想让他担任北平维持会的会长,吴佩孚坚决不答应。1938年,日本想把伪南京政府和伪华北政府整合为一个汉奸政权,不惜投老本让吴佩孚当“中国王”。土肥原贤二说:“恳请玉帅出山,担任原职,维持中日亲善友好。”吴佩孚摇头冷笑道:“现在根本谈不上出山。如要出山,请贵国人等一概退出中国,可以吗?”土肥原贤二以为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立即提出:“既然如此,就请您出面开个中外记者招待会,如何?”吴佩孚听后欣然点头同意。没多久,沦陷区的报刊大量报道了吴佩孚要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消息。土肥原贤二还派人为吴佩孚准备了记者招待会的“讲稿”,并命令翻译无论吴佩孚是否按照“讲稿”说,都要按“讲稿”逐句进行翻译。1939年3月30日,百余名中外记者涌向什锦花园。花园内戒备森严,进场的记者每位都发有一份中、英、日三种文字的“讲稿”。吴佩孚尚未开口,中外记者们已经拜读了打印好的《吴氏对时局的意见》。一身中国绅士装束的吴佩孚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会场,他先是客气地向诸位记者鞠了一躬,然后瞥了一眼案前的“讲稿”,就开始作即席演讲。他说:“首先,和平问题的首要问题就是平,平就是日军必须撤出北平。除此之外,北平问题牵扯到华北问题,要解决华北问题,日军必须与中国在重庆谈判。”吴佩孚用一盆冷水把日军的贪欲浇灭。日本人自然恼火,可是依然对吴佩孚存有幻想。


汉奸汪精卫自打叛国后,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日本试图拉拢吴佩孚,让他和汪精卫一起干卖国的勾当。这样,日本在中国就有了两位“贤内助”,日本称霸亚洲的野心就更有机会得逞。汪精卫向来坚持以讨好日本为工作中心。他为了更好地迎合日本的企图,私下派最信任的手下陈中孚去游说吴佩孚,企图把他拉到自己这条卖国的战线中来。陈中孚连夜赶到吴佩孚那里,委婉含蓄地表达了顶头上司汪精卫的意思。没想到陈中孚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吴佩孚就起身而立,瞪着眼睛对陈中孚说:“谁要是跟汪精卫合作,那就是下贱的畜生!”并且向陈中孚扔下一首自己写的《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这让陈中孚面红耳赤,仓皇而走。

吴佩孚不买日本人的账,日本人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早就想置他于死地,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直到1939年的一天,吴佩孚吃羊肉饺子的时候,不慎被羊骨刺了牙。吴佩孚的家人起初去请德国医生来,德国医生建议吴佩孚亲自到德国租界的高级医院治疗。但是吴佩孚有言在先,誓死不去外国租界,自然把德国医生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吴佩孚的夫人看见丈夫病势严重,劝说吴佩孚去东交民巷的德国医院医治,却遭到吴佩孚这个倔老头儿的反对:“你我夫妻一场,我的心意你是最了解的,如果你趁我昏迷之际把我送往东交民巷,那我们夫妻的缘分就到此结束!”德国医生叹息而去,张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日本特工川本芳太郎听说吴佩孚的牙被刺了,主动介绍一个日本医生去吴佩孚家里为他看病。吴佩孚相信了川本的鬼话,让日本医生为其医治。日本医生在动手术时做了手脚,让吴佩孚莫名其妙地患上了败血症,而后这位被日本人恨得牙根痒痒的中国汉子便驾鹤西去了。吴佩孚出殡时,许多老百姓自发地为他送行。(摘自《封面民国》国内首部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民国风云人物传记;揭秘民国政要们的奇闻轶事,还原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发表时间:2016-09-21 10:01:20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