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玄界之门】玄门外传之九:玄门之战

发表时间:2016-09-21 16:28:21 点击:1232 回复:0

猫pu2014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东方渐白,旭日从云层中冉冉升起。
阳光穿透云层,从东方洗天等人身前穿过,投射出长长的三道身影。
山坡上,死尸枕藉,有道盟修士,亦有冥月教徒。
峡谷之中,蚂蚁一般的修士正在集结。
东方洗天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抬头远望,天边朝霞烘托一轮红日,万道霞光泼洒,整个山麓披上一片金黄。
“这山河竟是如此壮丽!”东方洗天低头,驻剑而立。
峡谷之中,十万修士集结完毕,开始向着山顶冲锋。一时各色飞剑,形成一排宽达数里,其后绵延无尽的剑浪,向着山顶滚滚而来!
“教主,发出‘玄门召集令’罢!”东方洗天身后的柳岸,忍不住出声道。
东方洗天并不回头,沉默片刻,声音低沉道:“我创立冥月教那一刻,便算是背弃玄门兄弟!如今遭难,反向玄门兄弟求助,世间,岂有此理?”
柳岸急声道:“当年韩立祖师立下玄门之时,曾有‘一日入玄门,终生为兄弟’之言!当年教主离开玄门,只为了找回身陷死灵界的爱人骨骸,才立下这冥月教!怎能算是背弃玄门兄弟?”
见东方洗天沉默,柳岸又道:“况且,还有‘圣女’在此!二代祖师柳鸣将圣女托与教主照顾,教主难道就忍心,让圣女与我冥月教一齐覆灭?”
东方洗天身躯一震,猛然回头,向着峰顶眺望。
只见那峰顶最高处,一方数丈的大小的金色光罩,正将一名少女包裹其中。
那少女黛眉秀目,瑶鼻朱唇,肤若凝脂,肩若削成,一身翠绿纱裙,乌发如瀑,端的是国色天香,秀丽绝伦!
不过那少女此时盘坐金色光罩之中,秀目紧闭,黛眉微皱,眼前睫毛都是微微颤动,显然正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东方洗天心中一疼,沉声道:“柳岸,请出召集令!”
柳岸大喜,赶忙探手入怀,取出一方青色玉盒,小心打开。
两道黑白光芒,从玉盒之中,冲天而起,飞临数千丈之外的天空之时,却被一层突然出现的金色光罩挡住。那黑白光芒微微颤动,彼此缠绕旋转,不到片刻之间,便是形成了一方阴阳八卦图案,在空中缓缓旋转而动。
再往那玉盒之中看去,只见其内,有着一方古朴铜镜,镜面有一明一暗的两半组成,两边各有一个明灭不定的灰点,看上去十分神异。
东方洗天伸出二指,贴于眉心之处,不到片刻之间,两滴殷红真灵之血,从其眉心显现出来。东方洗天面色惨白的将那两滴鲜血,点在铜镜镜面的两个灰点之上。
“轰”那铜镜突然脱出玉盒,也向空中飞去,瞬息之间,便是和那天际之上的八卦图案汇集一起。
“嗡”整个时空似乎都是微微一滞,那铜镜又是一明一灭间,竟是融合在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二风云
与此同时,东面数万里之外的武圣山之上,一身紫袍的马良从座上豁然站起!
抬起手掌,只见其上诡异的浮现一团小小的八卦图案,其内显现的,正是十万修士涌向峰顶的景象。
马良看向峰上三人,又看向那峰顶之上,被金色光罩圈禁的少女,口中不由得喃喃道:“珂儿!”
“嗖嗖嗖……”大殿之上,身影连闪,片刻之间,已有数十名服饰各异,目中神光湛然的男女汇聚大殿之内。
马良目光扫了众人一眼,只见冰碎、梦夕、萧郎、苍翠、羽翼、千寻、明王、小瓶、白问舟等武圣山的绝顶实力,已然是齐聚于此!
马良向众人开口道:“各位想必是收到召集之令了罢!”
大殿里的众人一齐点头,朗声道:“圣女有难!我等愿随良盟,前去相救!”
马良握紧手中那八卦图案,沉声道:“我玄门,已然沉寂太久!这天下宵小,似乎已经忘却我玄门之威!”
大殿内的众人,一时群情激奋,齐声大吼道:“玄门威武!”
马良点了点头,道:“传令下去,武圣山全体出动,奔赴西夏!”
……
北面七八万里之外的指天峰山脚之下,修罗域的木吉、咋滴、比优、轩辕杰、默默、无双、十七、堕月、纹画、纪拧语、荒天帝、冷风凌等人,面色阴沉的一齐向着指天峰躬身道:“圣女有难,请修罗出关!”
“轰隆隆”那指天峰一阵颤动,一道黑色身影从峰顶冲天而起,冷声喝道:“东方洗天无能,已无力保护圣女!诸位随我一起,前往西夏,迎回圣女!”
……
东面数万里之外的陆山王朝,千余道身影,正逆风而行,从天空之中呼啸而过!
“停”飞在最前面,一身黄袍的陆善仁低喝一声。
千余道身影嘎然而停,一股冲天煞气,从众人头顶直冲而起!
“冰凤?”陆善仁看向前面的一名俊逸青年,愕然道。
那名叫冰凤的俊逸青年,却是并不答话,其眼光向陆善仁身后缓缓扫去,口中喃喃道:“布衣、星速、如戏、定羽、高胜冷、韶光、满天星、木子天,馨儿……你们一个个的瞒着我前去西夏,撇下我一个辅佐太子监国!你们可否想过,日后让我何颜面对珂儿?”
陆善仁身后众人,都是脸上一红。陆善仁却是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去罢!”
……
数十万里之外的一处湖泊之畔,正在钓鱼的一名竹篱人,突然将竹篱一掀而飞,挺身站起道:“看来我‘黄金回旋齐达内’,是时候活动活动这双老腿了!”话音未落,其身躯已是一个模糊,然后又在千丈之外重新显现!之后,其就是这么瞬息千丈,一闪一闪的往着西面而去!
另一处平原之上,一个耕田的汉子,撇下犁铧,目视西方喃喃自语道:“隐居数十年,道盟宵小是想再尝尝我雄貓的功夫了!”
与此同时,整个人界各处,都不断有隐士大修,从一些隐秘之地忽然冒出,纷纷向着西夏方向飞去……
西夏国内。
面对十万修士凝成的滚滚剑浪,东方洗天再次将双指在眉心一吸,又是吸出两滴真血出来,其将真血在手中赤色长剑上一抹,那剑立时放出阵阵血光,其上,似乎还传来阵阵鬼哭之声。
举剑轻轻一挥,一道赤红血芒,从那剑上迸发而出,迎向那滚滚剑浪。
“啊……”一阵震天惨叫声中,冲在前部的上万修士,纷纷祭出各样宝物抵挡血芒,却是半点作用也无!那些被血芒临体的修士,纷纷发出长声惨呼,瞬息之间,便是全身溶解,在血芒之中灰飞烟灭!
“呼”虚空之中金芒一闪,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虚影,在空中显现出来。
那老者满脸怒色,点指东方洗天道:“东方洗天,你以真血祭养魔剑,一剑屠戮近万修士,此等恶行,必遭天谴!”
东方洗天脸色更显苍白,却是向那老者嗤笑道:“只许你通天仙教屠戮我冥月教众,便不许我等反抗么?”
那老者喝道:“你冥月教修炼邪术,沟通死灵界面,长此以往,必将使得空间紊乱!我通天仙教若不阻止,到时天下苍生受死灵侵袭!便是我仙教纵容之罪了!”
东方洗天哈哈大笑道:“说的好听!若真是如此,你无尘老贼只需上禀道盟即可!道盟弹指可灭我冥月教,何须你无尘老贼请出‘时空禁锁’,煞费周章的封禁我冥月教召唤灵宠之路!可惜啊!这时空禁锁不单能够禁锢召唤通道,还能封禁先天以上进入此处,你无尘老贼,也只能派出这些小小的先天修士进来送死!”
“哼,东方洗天,你不要冥顽不灵!老夫知道你已然发出玄门召集令,但老夫也已向道盟上禀此事,届时我道盟大能倾力而来,你将会连累玄门也遭受灭顶之灾!”
东方洗天也冷然一晒道:“无尘老贼,你千辛万苦的安排此事,还不是想要掠去我玄门圣女珂儿,逼问飞升仙界之秘!我告诉你,珂儿身为我玄门二代祖师的唯一爱徒,我玄门即使鲜血流尽,也不会向你道盟低头!”
“说得好!”时空禁锁之外,突然传来一声长笑,一名高大青年,撕开虚空,走了出来。
那老者虚影大吃了一惊,失声道:“卡盟!”
那高大青年冲着老者虚影嗤笑一声道:“无尘老儿,为何不真身到此?”
那老者虚影也不答话,大袖一甩,就想隐入虚空之中。
那高大青年却是食指一弹,一缕青芒便将那虚影刺穿,然后爆裂开来,将那虚影炸的点影不剩。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惨呼,那隐在虚空之中的老者真身,显然已是真魂受伤。
“藏头露尾的无胆鼠辈!白生了这一副仙风道骨的好皮囊!”那高大青年向着一处虚空低喝道。
那处虚空,传来一声惨叫之后,却是再无动静,似乎那无尘老道,已然负伤离去。
那高大青年不再理会此人,返身伸出右掌,在面前虚空之中轻轻一击。
“啵”的一声轻响,金光一闪之中,那时空禁锁形成的光罩显现而出,微微一颤之后,再次隐没不见。
那高大青年轻轻收回手掌,一时若有所思起来。
“呲啦”虚空之中又是一声微响,紫袍马良,从虚空之中踏步而出。
“卡盟,却是被你先到一步!怎么样,可有破阵之法?”马良见到高大青年,一笑问道。
那高大青年,也是微微一笑道:“暴力破之即可!修罗与善仁还没到么?”
“呲啦,呲啦”似是回应那高大青年,修罗与陆善仁,也是撕裂虚空而出。
“珂儿尚在阵中受苦,你等却还有心在此闲话!哼!”修罗性子暴烈,出得虚空之后,径直向着北面阵眼飞去,只留下这一句冷哼。
陆善仁苦笑一声道,“我四人多年不见,修罗还是如此的性子!”
马良与高大青年也是微微一笑,分别向着东西两面飞去,剩下陆善仁,则是飞向南面阵眼。
来到阵眼之处后,四人都是或拳或掌,向着大阵猛击。
那金光不住显现,颤动连连,约莫一炷香之后,终于咔嚓一声,碎成无数光点,散入虚空之中隐没不见。
四人都是一喜,纷纷向着最后的大阵核心,圈禁少女珂儿的金色光罩飞去。
“呲啦,呲啦”又是两声轻响,再有两名青年,从虚空迈步而出。
这两人现身之后,脚下不停,也是向着金色光罩而去。
“骚人、墨客!你二人身为玄门双使,却是来得晚了!”马良向着两人道。
左使骚人嘿嘿一笑道,“四盟辛苦了!这阵法核心,便交给我俩来破罢!”
玄门双使,以阵法闻名天下,四人闻言,都是向后一退,等两人破阵。
只见那右使墨客并不说话,右手一翻拿出一支金笔,在空中点点划划之下,“
乾坤艮兑坎离巽震
”八个金字纷纷而出,没入那光罩之中。左使骚人却是翻手取出一只酒壶,右手食指蘸着酒水,在那光罩上涂涂写写,却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
时空禁锁之外的虚空之中,一处隐秘之地之内,六名老者正站在一面青光灿然的圆镜之前。六名老者之后,则是数十名道盟之中的虚空级大能!此时那圆镜里,正显现出数位玄门领袖努力破阵的景象。
“玄门有双使、四盟、八绝,我们所顾忌的,只是这些人!如今,只等八绝之中来上几位,便可真正开启时空禁锁,将他们一网打尽!”一名面色阴冷的老者淡淡道。
“哈哈,这时空禁锁,乃是仙界之宝,岂是如此简单便能破解的!稍后禁锁一开,我等烙印时空道纹进入其内,便能受禁锁加持实力,玄门之人却要被禁锁压制!胜负其实,已然分明了!”另一名老者哈哈笑道。
“嗯,稍后我等进入大阵,无尘只需带领通天仙教全部教众,全力加持禁锁就是!”另一名貌似众人之首的老者,向六人之中,站在最边角的无尘说道。
无尘老道赶忙点头答应。
那领袖老者指着那圈禁少女的金色光罩续道,“尤其是这沙珂儿!无论如何,不能让其脱困而出!”
无尘微微疑惑,忍不住道:“祖师,何故如此重视此女?”
另一名老者闻言缓缓道:“这沙珂儿,本身实力并不入我等之眼,但其,却可以召唤‘冥神’降世!”
旁边老者也是沉声接道:“这冥神临世,虽然只存在一息,也只会使出一招,但这一招的名字,却是叫做-灭世!”
无尘老道身子一颤,转头看向金色光罩之中,那看似柔弱的绝美少女,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意!
“清风王者剑、一念镇魔刀、丹绝祖衷医、掌上烟雨-小勿,蛮王莽殇,呵呵,八绝之中,已有五人赶到了入阵了!”一名老者,笑意吟吟的道。
“看,又来一个,幻绝-关心殇!”另一名老者接道。
“这关心殇之后的,莫不是号称‘日天震地’的体绝-赵昊!”再一名老者哈哈一笑的揶揄道。
“加上术绝东方洗天,八绝已然齐至!无尘,开启禁锁之域,另外,传讯沿路阻击玄门的道盟弟子,让他们不可恋战,尽量将所有玄门之人,引来此处!其他人,随我入阵,会一会这玄门大能!”那领袖老者,开口连续下令道。
众人一起称是,纷纷跟随那领袖老者撕开虚空,飞入禁锁之域……
三天地只在我心中
一个多月之后。
一处茫茫草原之上,上万名黑甲骑士,注目前方的一名黑衣青年,静静聆听。
“当日加入玄门之时,我们是如何说的?”那黑衣青年朗声道。
“一日入玄门,终生为兄弟!”万人齐呼,声浪滚滚,震动四野。
“如今我玄门精英,已尽数被困西夏!当此生死存亡之时,我等外围弟子,该当如何?”黑衣青年又沉声问道。
“赴汤蹈火,唯死而已!”万人举枪,决然之气直冲天际!
“好,鬼鬼、水水、茜茜、库库、暮雪……请出祭宝!我们一同,前往西夏!”
……
三个月后,禁锁之域内,百万修士汇聚其中。
玄门双使、四盟、八绝已是人人重伤,只余体绝赵昊一人,兀自奋战!
而道盟之中,也有四祖重伤盘坐,只剩下那领袖老祖,指挥剩下的十几名轻伤大能,围攻赵昊一人。
“嘭”赵昊一不留神,被一人重重一掌击在后心之上。
赵昊身子飞起,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跌落千丈之外。身子方一落地,其已是大吼一声,挺身跃起,再次冲入战团!
盘坐疗伤的紫袍马良,微微一叹。
苦战三个月以来,这还是赵昊第一次倒地!显然,体绝-赵昊,也已然是强弩之末!
抬头看向天际之上,那依然闪烁不息的淡淡金光,马良不由得一阵黯然,“难道,天要绝我玄门不成?”
三个月来,就是这禁锁之域,将玄门实力死死压制!反观道盟,却是受这禁锁加持,个个实力都有提升!
低头看向身周个个带伤,只剩七八万之数的玄门弟子,马良心痛如绞!
三个月以来,玄门教众不断从四处赶来,马良、修罗等人,虽是严声禁止玄门弟子入阵,但在外的弟子看其内的教友苦战,便忍不住如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的进入大阵,宁肯实力被压制,也要与兄弟们并肩而战。
如此一来,这禁锁之域之中最多时,竟是有四五百万双方教众浴血厮杀!
在这禁锁之域丧生,尸体便会被挪移到死灵界!是以如今这禁锁之域虽然无一尸体,但此战之中丧生的玄门精英,恐怕已有数百万之多!而道盟阵亡的,更是要多上数倍!
但道盟素有“天下修士,莫出道盟!”之称,死去这些修士,在道盟眼中,并不算什么!
……
“忽”,盘坐马良身边的修罗,却是豁然站起。
身周众人,一起向其看去。
只见修罗剑眉扬起,开口道:“哪有常胜无敌?”这一句发出,其一身黑衣,无风猎猎而动!
“哪有人儿不去?”这一声,更显高亢。从其的一身黑衣之中,竟是散出点点赤红火焰!
“焚我七尺之躯!”这一喝,四方震动!腾然一声,那赤红火焰猛然暴长,修罗整个身躯,都淹没在一团赤色火焰之中。
“荡尽玄门之敌!”这一吼,惊天动地!那团赤色火焰,猛然离体而出,冲向天际的那蒙蒙金光,然后“轰”的一声爆裂开来,那金色光罩微微一颤,将这赤红火焰之力,完全消融。
“呼呼……”又有近百名修罗一脉的高手挺身站起,随着修罗一起,高声大呼:哪有常胜无敌?哪有人儿不去?焚我七尺之躯!荡尽玄门之敌!
上百团赤色火焰,再次冲上天空,撞上那蒙蒙金光。
周围不少玄门教众,都是眼含热泪。他们知道,这是修罗一脉特有的燃血之术,燃烧寿元、境界,发出数倍于自身实力的拼死一击!
“轰、轰、轰……”每一次赤色火焰发出以后,都会有人黑发成雪,力竭倒下。
十次攻击之后,能够站着的,也只剩下修罗一人!
“荡尽玄门之敌!”修罗发出最后一声大吼,轰然倒下。
那时空禁锁,在三个月来玄门教众的不断攻击之下,已经没有多少仙灵之气,如今被修罗等人燃血猛击之下,已是摇摇欲散,但被困阵中的玄门众人此时,已然无力攻击大阵了!
马良取出一颗“续命丹”,喂修罗服下,然后缓缓站起,环视众人一周之后,沉声道:“哪有常胜无敌!哪有人儿不去!今日我玄门,便与道盟决一死战罢!”
“决一死战!死战!死战!”剩余的七八万玄门教众,纷纷拼力站起,冲向包围在外的近百万道盟修士!
“轰隆隆……”远处的平原之上,忽然升起一个黑点。
那黑点迅速向左右延展,渐渐变成一条黑线。
黑线迅速向着此处蔓延而来,轰隆之声震天动地!
片刻功夫,那黑线已然显出全貌,竟是一个月牙形的巨大黑骑之阵。
“羽帅万甲骑!”有一些玄门中人,惊呼出声。
“抛”,随着一声大喝,万支黑色长矛遮天蔽日的射向最近的一处阵眼。但那大阵只是微微一颤,毫无变化!
“起”,万名甲士,齐齐从马匹上挺身站起。
“结”,每隔一骑,便有一名甲士双手各抛出一道黑色铁链。相邻之人则是探手接住。
“祭”,万甲骑最后的一名黑衣少女,美眸通红,双手举起一方黑色小鼎,咬牙激发。
一团黑气,猛然从那小鼎一冲而出,飘向万名甲士手中的黑链之上!那黑气方一接触铁链,便是迅速向握着铁链的甲士身上绵延!万名黑甲骑士,都是面现痛苦之色,却是没有一人松手!
不消片刻,那黑气已然将万人完全包裹其中,随着万匹奔马飞速前行,原本月牙形的黑骑之阵,犹如一只巨大弓弩一般,被缓缓拉开。
那黑色的巨大“弓弩”慢慢越拉越长,越收越窄。
终于,其头尾两边完全契合一起,竟似又变成了一只黑色巨箭!
“放”,无边黑气凝成的巨箭箭头之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喝!
那巨箭之尾,兀自举着小鼎的黑衣少女双眼之中,热泪夺眶而出,不过依然是松开了手中小鼎。
“嗖”,那小鼎脱出少女之手,猛然向前飞出。
小鼎过处,那支万名甲士组成的巨箭,如风卷残云一般的快速消融,最后融入最前面的黑衣青年身体之中。
“咚”,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那黑衣青年以身躯化作的箭头,终于撞上禁锁之域的黑色光罩!
与此同时,峰顶之上,被时空禁锁核心圈禁的少女沙珂儿,也是猛地张开双眼。
“十年之前,你在圣山之上,看了我一眼!从那一刻起,我,便为这一眼而活!”这是少女,从黑衣青年眼里,读懂的一句话。
那一刻,少女泪流满面!
“嘭”黑衣青年的身躯爆裂开来,化成无数的黑色羽毛。
漫天黑羽缓缓而下,飘落在金色光罩之上。
“啵啵啵……”无数细密的微响之下,那金色光罩终于迸裂消散……
尾声
一年之后,道盟被迫宣布解散。
而玄门则重新隐匿天下,静静等待传说中的三代祖师横空出世。
当年玄门之战的山峰之下,竖起座座碑林。
其中,有一座通体黝黑的巨碑,最为引人注目!
每天都有玄门教众,来到这座上书“羽帅万甲碑”的巨碑之前,缅怀凭吊。
而许多来此凭吊之人,都能看到一名黑衣少女,盘坐在巨碑之下的一座茅屋之前,静静抚琴!
那琴音曲婉叮咚,在石碑之畔萦绕婉转,久久不息……

发表时间:2016-09-21 16:28:21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