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电 ··· 玲

发表时间:2016-09-22 12:09:10 点击:1048 回复:0

博客自传第一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博客自传#

电···玲

 

同事忠被电的时候 手掌黑了 因此休了好几天

我也有被电过 心好似被个小东西提了一下

 

她的出现把我电死了

记得那是一个虫苏醒 柳吐绿 河开流花想容的时节

我的耳畔突就有了一串清脆的玲声 一个玉玲

她玄之又玄 她朦朦胧胧 她一袭春水 她香腮绯红

在一起谈天时我偷摸过玲的手  目光互溶时我嗅到了女人香

我被电死了 玲

 

(我记得我是因此去考电视大学的,我记得面前是熟悉又简单的题目,我不敢出声,我四下偷瞄,我什么都忘了,我暗自咬牙又无所适从,我开始恨我自己。这是多么简单的考题啊,不在生理周期的我为何想不起一个公式,向往生理周期的我满脑子玲玲玲。躁动和昏庸在我这里找到了成功,我仅仅被电了一下,没有考上电大。这算一个,遗憾!)

 

我的身上一串冰冻  我的心里却挂着玲  玲却说不要你这块冰

于是 我夜里唱 晓护送 寄文字 似有病

如果解玲需要系玲人 玲为何来去匆匆

我的梦想也开始一无所寄 只有那根生命硬硬

 

是玲电了我 还是我电了玲

是我电不足 还是玲不空

是风 是风不停

我记得我如暴似狂地吹过四方大地

我记得我如猛似兽的来过这里

 

凡生命 我想 大抵如此

一生 (不得不守候这份不想要的) 宁静





作女赞

 

古诗闺房留空恨

今唱贤妇望他郎

中叹烈女梦不去

外怨贞节无影墙

 

春秋寂寞心一样

文武思绪同放荡

物华难压无名火

人杰幻化劲张扬

 

腊月二十三 ,又是小年 .雪儿正急急下落帮忙年 ,透窗远望 ,万物悠悠在等待 .随小题八句, 献给每日在博文里奋发的作女们 . 加油!加油!

2013年2月3日 晨





怀念

老家分家后大爷再没回来看过爷爷奶奶,我们兄弟三个长大后父亲休班回老家的机会也少了。母亲给我们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多忙,一周之内至少要有一人回老家一次,一口一点的东西也要给爷爷奶奶捎去。爷爷始终在我的记忆里是老样子,直到故去也没变样。他奥黑的老脸布满了皱纹,从没见爷爷的眼珠提溜乱转过,与奶奶讨论家事周围的事,也没见爷爷发过火。我摸过爷爷那粗厚总也伸不平的手掌,也曾坐在爷爷的腿上双手紧握方向嘴巴突突着开过嘀嘀,嘀嘀。记得冬天寒假回老家过年,雪总是一场一场的下。爷爷有一双高筒毛毡硬靴子,只要俩哥不同我一起来我就能抢穿在自己脚上,跑到雪地里晃荡晃荡,打打雪仗,虽然不滑不冷,却经常因为靴子太大追的过急把自己绊倒。我赶上过冬天农闲时节两顿饭的日子,但爷爷还是习惯早早起炕。我也跟爷爷一同早起出去过:微微驼背的爷爷扁腰棉裤扎裤脚,空心堂子大棉袄,手工棉鞋头戴帽头,背上粪篓子,手拿粪叉子,他惦记着大路小路上的狗粪牛粪和马粪。我则拿着奶奶为我准备的一个大疯狗嘴针,针上穿一条又粗又长的线,我会拿着它跟爷爷一起外出,爷爷拾粪,我则把落在地上的杨树叶子一个个串起来回家烧饭用。爷爷在前面背着粪篓走走停停看看我,手起叉落向身后一扬狗牛马粪就进了粪篓,动作潇洒又娴熟。我一蹲一站还拖着一条大尾巴,东跑西颠像贪吃蛇一样尾巴越来越长。冷风中,田野间,远处有炊烟,眼前飞鸟惨。爷孙俩,心脉连,时下彻骨寒,麦绿吐尖尖。

后来听说爷爷奶奶就成快八十岁的人了,就赛顽童了。记得爷爷奶奶自制了两口水泥大棺材放在自家的菜园子里,不知哪位高人跟奶奶说她的寿限比爷爷长,爷爷听着了急抡起竹棒就打奶奶,年纪大了手上没轻重,把奶奶打的逢人就诉苦。爷爷晚年用上了电灯,但记忆里还是老习惯,夜里开灯后爷爷总是想把电灯用嘴吹灭,最后没办法就拿竹棒把挂在墙边的电灯敲破完事。爷爷好吃糖水罐头,但罐头的开启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爷爷有个好办法,他把罐头放在大碗里,拿铁锤把玻璃瓶砸破,吃完了果肉,少喝点汤,其余的连同玻璃渣子一起倒掉。后来爷爷就不起炕了,也不去医院。他歪躺在炕上,嘴里嘟囔着:死了也不算少王了,死了也不算少王了。最后爷爷也算是无疾而终。

出殡那天,奶奶没说什么,母亲在家陪奶奶,把爷爷抬到牛车上以后,其他人先行一步。

爷爷终于没有用到他给自己准备的水泥大棺材,而失去了火化场,是躺在牛车上去的,穿着新棉袄新棉裤还盖着被捂着脸。赶车的是老家的兄弟,父亲默默地无表情也无悲伤地坐在牛大车的一边,大姑和大爷都没来。老牛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合着老牛的节奏,慢慢蹬着自行车,走啊走啊,在最后面,不敢超前一步。

发表时间:2016-09-22 12:09:10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