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首善与首骗,他在媒体上的话算呈堂证供吗?

发表时间:2016-09-22 14:02:15 点击:3865 回复:0

墨黑纸白 联盟:【新青年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首善与首骗,他在媒体上的话算呈堂证供吗?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我们的社会又一次“升级”了,此次“升级”关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网络生态,当然能否涉及到一些人的现实生态?这都将成为一种两个迥然不同的方向。我小时候看香港片,印象最深刻的怕就是这句话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作为呈堂证供。”而这两天,给我最深刻的话应该是这句话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在网页、朋友圈、贴吧等说的每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且不说这两句话带给我们的视觉冲击,就说首善或者首骗陈某人,他在现实和媒体中高调的那些话,最终被媒体戳破后,他的话是否会成为呈堂证供?这比玩虚头巴脑的东西更能让人引以为戒。

    先来谈谈这个最新规定,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下发规定,明确网页、微博客、朋友圈、贴吧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属电子数据,法院、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有权依法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电子数据。规定将从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这个规定很奇葩吗?并不是很奇葩,因为之前已经有过很多人因为在微博上或者微信上的只言片语被抓走审问或者调查,而今通过规定的形式公之于众,只是进一步的让更多人知道,你不要乱说话,你的每句话都有可能成为你日后犯罪的证据。

    我不愿去盲目批判这个规定的对与错,只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那些微商们动不动就扯自己在哪里开游艇,在哪里玩豪车,动不动朋友圈就进账一两万,高了还敢扯十来万,这些人是否交了该交的税?他们的言论如果存在欺骗性,对朋友圈造成严重的杀伤力,我们的司法机关是否会予以调查和警告?如果会,那么我是很赞成这样的规定的,毕竟我们的朋友圈已经被喜欢伪炫富微商们彻底占领。还有,一些APP通过忽悠客户投资成百上千的金钱,然后要客户拉更多的人注册,让这些人投钱, 然后返利,最终捐款而逃,这算不算一种新型的传销?是否可以成为呈堂证供,并且被我们的司法部门积极调查和严格要求?以避免很多人在朋友圈沦为消耗自己的信用帮别人赚钱的工具?如果可以,我依然双手赞成这个规定。

    如果对宣传暴力、欺诈等言论并不会因为这个规定而有所效果,那么我们要这个规定的意义在哪里?如果最关键的落脚点是在评论人的评论和网友们的评论之上,我还是希望上层建筑思考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样的?清蛮夷王朝的茶馆都会写上这么几个字”莫谈国事“,看似清蛮夷王朝的国人都很识大体,不妄言,但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可以看得明明白白的,暮气沉沉尔后丧权辱国,终致大厦崩塌,时也?运也?皆为自作孽也。

    这件事不多啰嗦了,从传统媒体的没落到新兴媒体的没落,再到手机端的没落,这是一条无法规避的道路,情怀始终将是过眼云烟,很多人慢慢不再去发言,不再去将思考的东西与人分享,也不再去关心不让去关心的事物,从时评不易到不要说话,不需要多少恐吓,也不需要多少规定,趋炎附势也好,趋利避祸也罢,这是任何一个会思考的人必然选择的道路,何须如此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呢?至于有网友问:“那男票在聊天记录里的承诺怎么算?”这个不解释,上面认真可以,咱们认真不行啊。

    我们还是谈谈首善或者首骗吧,2016年的3月30日晚,对关注“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记者来说是个不眠之夜。当天傍晚时分,有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黄埔)董事长陈光标,因涉嫌伪造公章等问题被警方带走调查,江苏黄埔亦有多位高层管理人员被带走。当时知情人士透露,公安人员从江苏黄埔搜出至少170枚伪造的公章,包括大量伪造各种慈善机构的官方印章和合作公司公章。

    9月20日,包括财新、网易在内的多家媒体披露了陈光标公司经营、慈善捐赠存在造假的情况。有关慈善捐赠方面的质疑,早在5年前的2011年,《中国经营报》和南都就曾刊发过长篇调查,揭露陈光标所宣称的大量捐赠存在虚假、重复计算和未落实等问题。今天,在推进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大前提下,陈光标慈善捐赠涉嫌造假等问题又将面临评议。

    新华网南京9月21日电  9月20日,财新传媒旗下财新网刊发了《特稿|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今天下午,陈光标以侵害名誉权、荣誉权为由将财新传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目前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

    媒体和首善呛起来了?似乎有点意思,首善这几年对自己的形象,一直自导自演式进行自我打折?问题在于这个首善是谁说的?我似乎没听多少网友们去谈,反而是首善自己给自己立了这么个牌坊,当年也是通过媒体来为自己私人订制这个服务,而今媒体与首善反目成仇?那么这个矛盾的爆发背景是什么?我不想说首善背后的大人物倒了,因为我们每天都有大人物倒掉,每天也有大人物站起来,如果去猜这个东西,我们永远猜不透的,比女人的心思还复杂的事物是权力。

    倒是王大姨妈很不吝啬的给了个非常惹眼的诠释:”这个社会连坏人都在做慈善,难道还不美好吗?”美好,必须美好,只是接近权力或者说讨好权力的路上,多了个慈善的标签,这就显得不那么美好了,王大姨妈引用了这么几个人物:“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副会长;张荣坤,曾是中华慈善总会评出的中华百位慈善人物,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刘汉,曾是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禹晋永,曾是“中国红十字人道服务奖章”获得者;楼忠福,曾是“全国十大社会公益之星”。”然后又给了这么一句评语:“整个社会慈善届的半边天都是由坏人撑起来的。”我看过之后也是深深的学习了,今天刘汉貌似还以“黑老大”的身份被拍卖了十几辆豪车,据说宝马2万都起步了?我很想知道,都拍卖给谁了呀?

    钱权色相互交易我们都看烦了,甚至连雅贿我们也都稀疏平常了,慈善竟然也成了一种权力者的标配,竟然还带动了一群坏人积极投入到慈善暗黑产业链中,这就让人难以平复鸡血澎湃的内心了,原来“红花会”并不是最坏的一个,或者说我们整天说我们的慈善被侵犯了,其实上一开始就从根部开始糜烂了?我们缺少的其实并不是郭美美,郭美美也并不是一个标杆式人物,那些慈善大佬们包括自诩首善的那位“首骗”,都是我们的慈善事业最为凸出的明星,郭美美还显现得出来吗?不过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们为什么总是后知后觉?或者说干脆知道了也不说,让他们自己玩去?

    这就引出了一个很尴尬的事实,如果舆论都让艺人戏子的生老病死以及鸡汤网红、微商的文化毒素和奢华生活占了去了,那么写时评和思想杂文的人都干什么去了呢?民国那么“糜烂”的旧时代,好歹还有胡适、鲁迅这样的写文者,后面还有无数的写文者,我们竟然只能尴尬的娱乐至死?当然,还有王大姨妈看到的更为尴尬的事:“一个正常的社会是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坏人干坏事,好人做慈善,如果慈善都让坏人干了,好人干嘛去呢?”

    这个问题也是我很关心的问题,连坏人都去做慈善了,还有谁有资格说自己是好人吗?你又如何去仇官仇富仇社会的不平等呢?还是不要那么愤怒,同流合污来得更实在?聊到了这里,我想我该去喝几大白,醉倒之际再娓娓一句:“我们真的需要民主和监督吗?”这句醉话应该不算呈堂证供吧?

    2016—9—22落笔于墨辩閣
发表时间:2016-09-22 14:02:1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