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和犯罪心理学专家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发表时间:2016-09-23 14:15:20 点击:491 回复:0

葵魁啊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她说的那边,是继父单位分的房子。事实上,姐妹俩绝大部分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都是在那幢房子里度过的。她们跟继父的关系也很好。只是那边房子不大,简瑶成年后,就提出住到这边来。有时候简萱也会两头跑,不过逢年过节,全家人都是在一起。
         简萱也在外地念书,今年大一。今天刚挨了十多个小时春运硬座回到家里,浑身懒散得不行。可一听姐姐提到面试,她来精神了,翻身坐起盯着简瑶:我听妈说,你去那里面试了?
         简瑶微微一笑:嗯,我去那里面试了。她把面试经过简单说了遍,只是因为保密要求,没提翻译的具体内容。
         谁知简萱的神色却变得有些高深莫测:所以你还没见过那个……薄先生的真容?
         “没啊。简瑶望着她,怎么了?
         “唉。简萱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用非常凝重沉痛的语气说道,姐,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应该是见过他的他长得实在太吓人了。
         简瑶一怔,脑海中条件反射浮现出二楼那个挺拔男人的身影。
         长得吓人?
         简萱立刻讲了来龙去脉。原来她去年清明节回家,有一次跟同学去山涧钓鱼,路过那幢别墅,看到了站在二楼的男人。那时简瑶人在B市没回家,所以不知道。
         时间过去将近一年了,简萱还对那惊鸿一瞥记忆犹新。她有点恶寒的说:他瘦得只剩皮包骨,眼睛凹下去,皮皱巴巴的好像个骷髅……不,像妖怪!后来还有一次,我同学说好像在街上又看到他,戴着口罩,看不到脸估计他也是怕吓到别人吧。
         简瑶听完,只是沉默不语。简萱意犹未尽的说:总之良心建议:如果那个人就是薄先生,以后你遇到了,不要看他的脸。
         简瑶失笑:那也不用。既来之则安之,他也吓不到我。
         又聊了一会儿,简瑶看时间差不多了,抬头望向对面的警局办公楼。某个她熟悉的窗口,灯还亮着。她说:晚上叫李熏然一块吃饭。
         简萱却说约了同学,风风火火走了。
         于是简瑶走到窗口,给李熏然打电话:熏然,是我,简瑶。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简瑶就看到对面那个窗口,遥遥出现个人影。
         “先把脑袋伸出来,验明正身我有望远镜。他不紧不慢的说,但声音里已经有了笑意。
         这头,简瑶也笑了。
         李家和简家是世交,李熏然比简瑶大四岁,两人从小玩到大,可谓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后来李熏然考上警校,见面就很少了。他毕业后又分配到外地,正好简瑶也念大学,就更难见面。算起来,已经有三年没见了。
         天色已经全黑,一盏盏路灯像浮动的明珠,一直点缀到长街的尽头。夜色暗柔而朦胧,李熏然就靠在警局门口的那根灯柱下,一身笔挺的警服,似笑非笑望着她。
         简瑶微笑走近他。
         到了跟前,正要说话,他颀长的身体却忽然往前一倾,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好久不见,简瑶。他轻声在她耳边说。
         简瑶没想到他会突然抱自己,微微一怔,笑着伸手回抱住他。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个小饭店,李熏然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一扇雕花屏风与外间相隔,自成幽静独立的空间。他哗啦哗啦翻着菜单,简瑶就看着他不说话。
         他也不抬头,一边指挥服务员下单,一边说:怎么?外国语学院见不着帅哥啊?
         简瑶非常认真的答:的确。
         李熏然嘴角浮现笑意。
         他的长相是那种很端正的英俊,眉目乌黑、唇红齿白。也就是人人看到他,都会觉得小伙子很精神漂亮。但他从小就是个挺拽挺傲的人,这使得他的英俊看起来不那么好亲近。简瑶觉得,当了几年警察后,这种气质更明显了。他看起来更硬朗,也更冷峻。
         点好了菜,他一只手扶着椅背,一只手指点着桌面,盯着她一会儿,又笑了:过几天带你去钓鱼?两人小时候就经常漫山遍野的跑,钓鱼挖菜,不亦乐乎。
         “好啊。简瑶也双手支着下巴望着他,我在学校还加入了钓鱼协会,我的技术现在非常惊人,你做好心理准备。
         李熏然大笑。
         过了一会儿又问她:找男朋友了吗?
         “没。你呢?
         “也没,忙死了。
         饭刚吃到一半,李熏然手机响了。他接起讲了几句,神色变得凝重。挂了电话,他就拿起外套摸出钱包:局里有事,我得走了。你自己慢慢吃。服务员,结账。
         简瑶也拿出钱包:我来吧。
         李熏然笑笑,服务员过来了,简瑶刚想掏钱,他一把摁住她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动都动不了。
         等服务员找零的时候,李熏然想起正在办的案子,朝简瑶招招手,让她脑袋凑过来,低语道:最近咱们这儿,可能有个拐卖组织在活动,专拐青少年。你和你妹虽然超龄了,不过还是当心点。这事儿还在查证,没有公开。
         简瑶一愣,又听他说:这事儿是这样的,也是你哥们儿我发现的。上个月我整理案件档案,发觉去年全市,还有下边区县,一共失踪了九个人,数字比往年高一倍。
         简瑶听得蹙眉,接口问:然后?
         “然后我就做了个统计。九个人里,居然有八个是1318岁的青少年,而且失踪地点都是在市里。这事儿就悬了。他低声说,根据局里记录,我又问了老刑警,这几年的确有拐卖组织在附近活动。他们很可能是被拐卖到黑工厂了。
         简瑶眉头蹙得更重,李熏然拍拍她的肩膀:我会破案的。
         简瑶把他送到小店门口。李熏然走出一段,一回头,发觉简瑶还站在原地,安安静静望着他。此时夜色已经深了,天上的月色和地上的灯光,朦脓交织仿佛已溶在一起,路上行人稀稀疏疏。李熏然看着简瑶,她穿着浅黄色毛衣、深色裤子,乌黑的长发披落肩头,越发衬得整个人白皙而娉婷。
         “进去!他远远吼了一声,简瑶点点头。他转身,搓了搓双手,嘴里呵出口冷气,迈着大步走了。
         晚上简瑶向妹妹转述了李熏然的话,只听得她紧张兮兮,连说明天就去买防身工具。
         姐妹俩说了半宿的话。临睡前,简瑶想,刑警一忙起来昏天暗地,跟李熏然的钓鱼之约,只怕要无限期推后了。再想到白天的面试,眼下把这份工作干好最重要。

发表时间:2016-09-23 14:15:20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