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我是一名90后入殓师,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

发表时间:2016-09-23 15:59:35 点击:14915 回复:57

Chaper空空 联盟:【初恋联盟】 - 中级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叫何若,今年26岁,没有交过男朋友.或者说没人敢做我的男朋友。因为我的职业是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简称入殓师。

    当初选择这个行业,也只是为了和父母对抗,才选择的这个专业。当初,父母一心想让我做一个医生,但是青春期的我,不论她们说什么,我都想和她们对着干,于是偷偷的报考了这个专业!

    当时收到了这一份录取通知书后,我爸妈用断绝血缘关系的手段来威胁我,都没能让我动摇丝毫。反倒是他们这种歇斯底里的抗争,就让我更加确定了要读这所学校,这个专业。

    我的爸妈也是真能狠心,在我去上这所学校后,就断了我的一切经济的支援,包括学费、生活费。但是倔强的我没有像他们妥协,反到自己勤工俭学,还在学校拿到了不少的助学金,也让我顺利的完成了学业。

发表时间:2016-09-23 15:59:3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23日 16:00:59
        在学校毕业后,由于我的成绩优异。很快就被中海市的一家有名的殡仪馆录取。

        “试用期一个月,工作时间做一休一,试用期工资6000,转正后工资一万。工作时间是12个小时。没问题的话,就签合同吧”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拿出一份合同递到我的面前对我讲解道,这个说话的人正是接待我面试的人正是中海殡仪馆的人事主管黎辰。

        我接着合同心里暗喜,这个入殓师的工资可比我想象中还要高。我二话没说的就在合同上签上了我的大名。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空空的读者群: 562526064,感谢您的关注!

  • 2016年09月23日 16:01:24
        签完合同后,黎辰就带着我走进了殡仪馆内的一间休息室,屋内坐着两个人。黎辰就开口介绍到“这位是何若,以后你们是同事了。阿雄,以后就由你带何若吧”

        黎辰介绍完我后就离开了,我开口自我介绍到“你们好,我叫何若,毕业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校,以后还希望各位前辈多多照顾。”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以后都是同事。别前辈,前辈的叫。我叫陈正雄,以后就由我负责带你”陈正雄站起来对我说道

        我对着陈正雄微微的一笑伸出了手,陈正雄并没有和我握手,这倒让我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看到了我尴尬的脸,陈正雄身旁的一个男人对着说道“何若,你是新人。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你不知道,做了我们这行有三不!不主动与人握手、不主动递给别人名片、不参加婚寿。我叫瞿信,你叫我阿信就好”
  • 2016年09月23日 16:01:35
        “不好意思啊,雄哥,这个学校里没有讲”我面带尴尬的对陈正雄说道

        “没事,不知者不怪。”何正雄对我微微一笑后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带你去换下衣服,等会就要开工了”陈正雄说着就带我领了两套制服,和一个黑色的箱子。这边的制服是简单的西装,穿上以后倒也显得有几分干练!。

        我对着镜子说道,加油!加油!然后就走出了更衣室,出去后陈正雄看着我的目光微微一愣,还是很快的收回了目光。
  • 2016年09月23日 16:01:45
        陈正雄见我出来,就在前面走了起来,对着我说道“你在学校的时候接触过遗体吧”

        “嗯,接触过。我们学校有实教课程!”我回答道

        “等会你以看为主,多看少说话”陈正雄对着我说道

        我对着陈正雄点了点头,在陈正雄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一间停尸间内,此时瞿信已经在停尸间内等候了。停尸间内有着几排大冰柜,每个柜门上都编写着号码,粗看一下,100号多一点。由于制冷设备的运转,这里始终有低沉的嗡嗡声。

  • 2016年09月23日 16:02:01
        瞿信打开了冰柜中的其中一个柜门,将遗体移上一辆铁推车,然后将车推到隔壁的一间化妆间。解开包裹蓝色遗体的蓝布,里面是一位用红色被子盖着的青年男子,男子眉清目秀,有点像韩国欧巴。我又甩了甩头,暗骂自己在想什么。

        一部分人去世后,家属并不马上选择火化,而是要挑选一个出殡的吉日,另外还有一些遗体需要特殊处理,这也就是冷柜里停满遗体的原因。

        陈正雄对着瞿信点了点头,两人首先对着尸体深深的鞠了一躬说了一句“打扰了”接着带上了一副橡胶手套。
  • 2016年09月23日 16:02:13
        陈正雄在遗体的胸口轻轻的按了按,这是他在判断遗体内部的情况,若是出现腐败的情况,要先进行防腐处理,随后陈正雄用防腐药水进行动脉注射。做完这一切后瞿信开始了化妆,瞿信先用棉花蘸药水清洁逝者的面部,然后用粉刷打底,在涂上腮红。他用镊子轻夹这个遗体的嘴唇,仔细的将微微张开的口部合拢。

        由于瞿信化妆后,这个男子显得更加的英俊,让我不时的多看了几眼。就当我盯着遗体的脸的时候,那个遗体突然把眼睛睁开,冲着我诡异的笑了笑。我被这突然其来的一幕,吓的失声叫了出来,连连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
  • 2016年09月23日 16:02:27
        陈正雄和瞿信被我突如其来的尖叫也吓了一跳。陈正雄脱掉了橡胶手套,走到了我面前,面色严肃的说到“怎么了?你不是说参加过实教课程吗?”

        “不是...不是...刚才那具遗体冲我笑了一下”我颤抖的跟陈正雄说道

        “胡扯!你睁开眼睛看看!”陈正雄又用严厉的语气跟我说道

        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微微抬起来看向那具躺着的遗体。只见那个男子还是毫无生气的闭着双眼躺在了那边。

        “去给逝者道个歉”陈正雄对着我说道
  • 2016年09月23日 16:02:37
        虽说心中不情愿,我还是走到了遗体的旁边,对着遗体鞠了一躬。就当我鞠躬的时候,我只见那个男子又把头侧向我这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又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双脚一软的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接着不管陈正雄和瞿信对我说什么,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的都是那个男子妖异的笑容。

        我不知道是怎么被带回办公室的,就这样我失魂落魄的在办公室待了半天。直到下午才慢慢的回过神来,看到我回过神来,陈正雄端着一杯水递给我后说道“何若,你要是对遗体有惧怕的话,真的不适合做这一行”
  • 2016年09月23日 16:02:50
        “不是的,我见过很多遗体,我也实际操作过。我不怕遗体,我的毕业手册上也有写,我实训的成绩都是A。但是刚才那个男子真的对我笑了一下。”我努力的对着陈正雄解释道,我十分珍惜这份工作,我就是想对着我父母证明,所有的职业都是值得尊重的!

        虽说回想到刚才的一幕,我的头皮也不断的发麻。

        “好了,你休息会吧。也许是你太累了”陈正雄并没有和我辩论刚才那个男子是否真的对我笑了一下。

        难道真的是错觉么?我从开始学习到实训操作,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就连心理测试我也是A,非常适合做这一行业的。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幕。

  • 2016年09月23日 16:02:59
        由于看到我的精神状态不佳,陈正雄就让我先回家休息,后天在来继续上班。我也没有扭捏,因为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实在不佳。于是我就坐车回到了租的房子里。

        进入出租屋内后,我的同学兼闺蜜齐朵和他的第23任男朋友打电话。她由于本来就抵触这个行业,就连毕业都是勉强毕业的。按她所说,她就是为了混个文凭。所以她并没有从事这个行业,而是在中海市找了一份公司前台的工作。

        看到我回来,她就挂掉了电话对我说道“亲爱的,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第一天上班怎么样?”

  • 2016年09月23日 16:03:10
        我就把今天在殡仪馆发生的事情跟她讲了一下,齐朵则是和陈正雄的说法一样,说是我累了。

        我点了点头,想着可能确实是累了。我就简单的冲了一把澡后就躺在床上倒头就睡,睡梦中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朦胧之间,我只感觉一阵寒冷的气息在我的身旁,我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张苍白俊秀的脸就在我的面前!看到了这张脸,我只感觉头皮发麻,因为正是白天的那个尸体的脸庞,他此时也躺在我的身旁,一脸邪异的笑容,盯着我看着。

        我想叫,但是怎么也叫不出声。他对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 2016年09月23日 16:03:24
       然后一个翻身就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想反抗,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任由他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

        这个男子的动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粗鲁,非常温柔的抚摸我的每一寸肌肤,他的手犹如女人一般细腻,渐渐的我也开始意乱情迷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我的脸上。我从这个怪异的梦中醒来,昨晚梦中的一切还犹如在眼前,每一个情节都在我脑海里回荡。

        我想着去卫生间里洗把脸清醒一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眼圈也很黑,想必是做完没有睡好的原因。

  • 2016年09月23日 16:03:39

        我拿着毛巾擦着脸,脖子上的一道黑色的淤青,吸引了我的注意,联想到了昨晚那个如此真是的梦,我脑海中竟然升起了一个非常荒唐的想法,这不会是吻痕吧!


    记号1

  • 2016年09月24日 10:31:18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09月24日 13:08:12
    喜欢的朋友,点赞、评论、加群哦~
  • 2016年09月24日 13:08:26
        对着镜子,又照了很久,发现这个虽然确实很像吻痕。但是,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来说,这个想法也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我就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不在去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因为是做一休一的关系,今天正好轮到我休息,所以我也没有去殡仪馆上班。昨晚梦中的一幕幕就跟在我脑海里单曲循环一般的播放。

        由于被这个怪异的梦搅的我心神不宁,所以我打开电脑百度到“做梦和死人睡觉是什么意思”结果百度出来的结果都是一些有的没的,说什么我近期婚姻或者感情会遇到什么问题。
  • 2016年09月24日 13:08:51
        真扯淡,我连连初吻都还在感情能遇到什么问题。

        我又想到了贴吧里发帖询问,我搜索了常去的贴吧,就当我发帖“我做梦做到和死人睡觉是什么意思?”得到的回帖无非是一些混经验的回帖,要么是“喜大奔普”更有过分让我直接描述一下细节,看来是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在网上泡了半天,肚子也开始有点饿了,我就想着出门去吃点东西,就在我漫无目的走在街上的时候。
  • 2016年09月24日 13:09:05
        街边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一把抓住我,愣是将我拽住了停留在了原地。

        “姑娘啊,我看你印堂发黑,但是血气上涌。这是要祸及双亲啊”这个邋遢老头看着我急着要走,连忙说道

        从小在毛爷爷的教导下,我对于这些牛鬼蛇神的事情是从不相信的,就算昨天遇到了这么怪异的事情,我也通通归结于我最近神经衰弱的关系。

        在中海市这种沿街算命的老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整天拉着个人就说他有血光之灾。
  • 2016年09月24日 13:09:16
        “大爷啊,我看你也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有血光之灾啊”我边对他说边用力的把他的手从我的胳膊上趴了了下来。

        那个衣衫褴褛老头竟然被我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直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经过这个小插曲,让我阴郁的心情释然不少。我就在沿街的一家面铺停留了下来,点了一份特大碗的红烧牛肉面,不顾形象的我还特意加了重辣。吃完一份特大碗的重辣牛肉面后,我感觉心情也好了很多。

        走出了面馆后,我发现刚才拉住我的小老头处,竟然围着很多人
  • 2016年09月24日 13:09:27
        出于好奇的心理,我也凑了过去。只见那个佝偻小老头躺在了地上,在小老头的身边则散落着一块碎掉的板砖,这个褴褛的老头双手抱住了一个壮汉的腿,不让壮汉走。

        “你有没有算到你今天会有血光之灾啊,说老子有血光之灾艹”只见这个壮汉对着那个佝偻的小老头说道。

        看到这一幕后,我不禁的宛然一笑。没想到我算命也算的挺准,以后闲暇时说不定还可以搬个小椅子来做做兼职。

  • 2016年09月24日 13:09:38
        吃饱后的我就走回了宿舍,保安大叔叫住了我。说有我的一份快递,我接过快递看了一眼,这个包裹很大,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好像最近没网购啊,也有可能是齐朵那货的,那货买的东西也总会写我的名字。出去就算填个会员卡,都是填的我的名字和手机。

        拿着这个大包裹就上了楼,回到房间后我就拿着一把剪刀把包裹拆了开来。拆开包裹的外皮后,一个精致的盒子显露了出来。

        我心里还暗想,齐朵这个妮子的新男友是个富二代啊,看这个盒子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

  • 2016年09月24日 13:09:54
        我打开盒子后,里面放着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我心想这个妮子也不是本命年啊,怎么买这么艳的颜色。

        好奇的又我把衣服拿出来后,这一套大红色的衣服竟然是一套凤冠霞帔,而盒子的底部则贴着一张红色的纸。我把衣服往床上一放,就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

        那张纸上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还有一个叫韩立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刚看到这张红纸的时候,以为是齐朵给我开了一个玩笑,但是细细一想后,我并没有跟齐朵说过我的农历生日啊。
  • 2016年09月24日 13:10:05
        不管是不是恶作剧,我都准备给齐朵打一个电话。“亲爱的,你是不是又用我的账号网购了啊”我对着电话的那头说道

        “没有啊,我最近都下过毒誓了。要是到过年在网购,我就剁手。怎么了啊”齐朵在电话那头说道

        “没事,就有一个包裹,应该是寄错了。你确定你没买吧,不是你的我就给退了啊”

        “哎呀,人家真的没买啦。你退吧,退吧。我还有事要忙”说着齐朵就把电话挂了。

        不知道是谁恶作剧,我就把快递单拿了出来。快递单上的卖家是一家叫“天国的嫁衣”。
  • 2016年09月24日 13:10:15
        我上了网站后又搜索了这一家店铺,果然在第一页就搜到了这家店铺。

        就当我点进去后,由于宿舍网络很卡,所以里面的图片缓存了很久才缓存出来。网页上有着很传统的中式的婚嫁礼服,还有西式的婚纱,我很快就找到了寄售过来的那套凤冠霞帔,看到照片上的配字后,我头皮不禁感觉发麻。图片上配字写着“死了也要娶你,穿越时空的爱恋”。

  • 2016年09月24日 13:10:27
        慌忙中我就又点开了其他的礼服,毫无意外,这家竟然是一家寿衣店。我连忙点击了联系客服。

        “你们这边谁这么缺德,给我定了一件死人穿的凤冠霞帔啊”

        很快客服那边就回了消息“你好,请你提供一下订单号”我很快的把订单号给客服打了过去,客服过了许久才回了一条消息“您好,女士,这个订单是一位叫做韩立的男士为你定的。”

        此时我的脑袋飞速的运转了起来,但是搜索了一番后,我脑海里确定没有韩立这个人。“那我不认识这个人,我要退货。地址是不是就是快递单上的地址啊”

        我发过去这个消息后,那个客服就直接不理我了。
  • 2016年09月24日 13:10:45
       无奈之下,我只能又把这个凤冠霞帔给打包好。重新打了快递电话,给寄送了回去。

        发完快递后,我百无聊赖的躺在了床上看起了电视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眼球。“台湾男子娶去世女友,男子为了完成两人约定特别举办冥婚、陪女友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新闻里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就掏出手机有在网上查了一些视频。看完视频后,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朵回来了,看着泪流满面的我“亲爱的,怎么啦”

        我把视频点开给齐朵看了,没一会我们俩人就抱头痛哭了起来。“亲爱的,要是也有一个人,能够这么爱我。不管时空、距离、年龄。”

        “若若,一定的会的”此时我们俩人都泪眼婆娑的抱在了一起。

        “齐朵,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痴情的人么?”我问道

        “有,但是很难遇到。现在的男人走在街上,先是看你胸,在是看你的脸。有胸没脸不行,有脸没胸还凑合。总的来说,有颜有胸才有真爱啊,不过像你这样的够呛”说着齐朵竟然往我的胸上摸了一下
  • 2016年09月24日 13:10:57
        我们打闹着下楼去吃了一点东西后就回到了家里。回去后我就倒头睡了过去。

        那个奇怪的清明梦又出现了。这一次的场景是在一个古老的宅院内,我竟然穿着退回去的那一套凤冠霞帔,脸上也涂了深红色的口红,宅院内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就连一丝虫鸣声都没有,惨白的月亮照射到了这个宅院内,让这个宅院显得更加诡异。

        就在我往宅院内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冰冷的手轻搭在了我的身上。我惊吓的叫了一声,转过头只见那个妖异的男子又出现了“小若,为什么把我寄给你的衣服退走啊。不喜欢么?”
  • 2016年09月24日 13:11:07
        这张脸明明就是那天殡仪馆内化妆的那张脸,我的声音有点微微颤抖的说道“你...你...你是谁!”

        看着我颤抖的身体,那个妖异男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我往他的怀里一拉。“小若,你不是说想要一份不论时空、年龄、地域的爱情么?”

        我微微抬起头,近距离的看去。只见那个妖异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 2016年09月24日 13:11:28
        我看着这个男子竟然微微的失神了起来,也忘记了他已经是一个死人的事情。妖异男子又吻上了我的双唇,渐渐的我被他的双唇给融化...

        唇分后,那个男子说“我叫韩立,很快我们就会见面的,记住我爱你,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爱你,不管时空、距离”

        “嘿,嘿”我被齐朵从梦中拉了回来。只见齐朵凑在我的面前,一脸淫笑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做春梦了啊”

        “哪有”嘴上虽说否认,但是我能感觉我脸已经潮红不已。“你看看你的脸,红扑扑的。啧啧”齐朵对着我说道。
  • 2016年09月24日 13:11:48
        和她打闹一番后就去了卫生间。

        脑海里不断的回想昨晚梦里发生的一切,很快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挤着公交车上,我就往殡仪馆赶去。

        到了殡仪馆内后,陈正雄看到我就叫住了我“小何,来!好点了么?”

        我走到了陈正雄的面前,微笑了一下“嗯,好了。那天不好意思啊。应该是我想多了。”

        “嗯!没事就好,今天有一场告别仪式,要你主持。你能搞定么?”陈正雄对着我说道

        对于这种告别仪式,我在学校里排练都排练了没有一千次,也有八百次。我自信的对着陈正雄回答到“嗯,当然。”
  • 2016年09月24日 13:12:04
        说着,陈正雄就拿了一个手稿给我“那你就先熟悉熟悉。”

        说着陈正雄就走了,我拿着手稿回到了办公室,倒了一杯茶后,就打开手稿看,但是我看到手稿上的名字的时候,只感觉双腿发软,因为这位逝者正是叫“韩立”。
  • 2016年09月24日 15:03:47
    没啦?
  • 2016年09月25日 15:46:57
       “何若,你没事吧”坐在一旁的瞿信看我面色异样后关切的问道

        “啊?哦!我没事”我连忙整理了一下情绪,自我安慰的说了一句“这一切都是巧合”

        整理了一下心情后,我就拿起手稿继续看了起来。

        我拿着手稿,心里想的都是昨晚的一幕幕,昨晚那个妖异男子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没理由这么巧把?

  • 2016年09月25日 15:47:06
        “小何,小何!”何正雄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啊?怎么了雄哥!”我惊慌失措的回答道

        “你还好吧,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告别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行不行?不行的话,我让小瞿上!”何正雄看到了我的状态担忧的问道

        上次事件已经让同事有点看法,如果这次在搞砸了,恐怕他们都会建议我不要做下去了吧。
  • 2016年09月25日 15:47:14
        我一咬牙回答道“可以啊,只是刚才在想些事情”

        “嗯,那就好。你准备准备,等会3号厅开告别仪式”陈正雄对说道

        我连忙整理了了一下心情后,进入了3号厅,厅内亲友并不多,但是看着穿着应该是非富即贵,遗体已经摆放在了大厅,我也没敢上前确认那张脸,生怕那张脸在对我笑。

        看到我出来,这些亲属十分配合的站成了一排,有几个人似乎还朝着我看了几眼,然后窃窃私语起来。

  • 2016年09月25日 15:47:22
        我拿起话筒说道“各位来宾、各位亲友: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在这里悼念韩立同志的逝世,韩立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5年7月19日上午5时26分与世长辞,享年26岁”

        “今天参加韩立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的有:韩立同志亲属及好友。在此向韩立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向前来悼念、参加告别仪式的亲友表示诚挚的谢意”

        接下去的流程倒也进行的非常顺利,陈正雄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对我点点头。
  • 2016年09月25日 15:47:30
        就当告别仪式结束后,遗体被推回停尸间的时候,我还是撞起了胆子朝遗体看了一眼。

        这次这个遗体并没有对我微笑,我悬着的心也定了下来。

        “何若,不错!很有水准!”陈正雄笑着朝着我走来

        告别仪式顺利的进行也给我增加了不少的信心,在陈正雄的带领下我也继续跟着他们给遗体化妆。“小何要不要,下一个就由你来操作?”瞿信看到我的状态很好就问道
  • 2016年09月25日 15:47:40
        “好呀!”我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着,在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灵异的事件。

        经过一天顺利的工作后,我把那个诡异男子的事情也抛于脑后。

        由于殡仪馆的下班时间也是午夜12点了,公交车早已经没有了。就在我站在殡仪馆门口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阵喇叭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回头看去只见何正雄开着车向我招手“上车吧,你准备走回去啊”

        上了车陈正雄直接问道“你家住哪里?”

        “华语馨苑”我对着陈正雄说道

        “小何,你今天做的不错。慢慢习惯,心态上也要自己调整好,我们刚做这行的时候,心态常常出问题。你算好的了,这么快就调整好了”

        由于不是太熟,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快就到了我租的小区内。
  • 2016年09月25日 15:47:54
        跟陈正雄道别后,我就一个人走回了宿舍,夜晚的小区里有点冷,由于这个是老小区,路灯有的都年久失修了。

        走在小区的路上,我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一个人跟着我。

        我就加快了脚步,后面尾随的人好像也加快了脚步。

        我心里顿时惊慌了起来,都听说最近这个小区附近有个女子晚上被人强奸后杀害在小树林里。

        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闺蜜齐朵的电话。

        好在齐朵并没睡觉,很快就接起了我的电话。

        “干嘛呀,大小姐!”齐朵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来。

        “我好像被最近的变态狂魔跟踪了,你下来接我吧”我用着颤抖的声音低声对着齐朵说道

        “我马上下来”说着齐朵就把电话挂了。

  • 2016年09月25日 15:48:04
        而身后的脚步声,随着我的脚步的节奏。他似乎有意的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

        没一会,我只看见一个人影朝着我跑来,看到有人我心里顿时放松了许多。

        随着那个人影愈来愈近,我的心又咯噔一下提了起来,双腿不自觉的发软。

        因为朝我跑来的人,身穿一身红衣,而且类似于我那天收到的那件衣服。我心里暗骂倒霉,不会是遇到鬼了把。我该怎么办啊?前有鬼,后有变态,我索性蹲下了身子,双手抱头,把头埋在了膝盖中。
  • 2016年09月25日 15:48:15
        就在我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的身旁响起。“何若,你后面没人啊”

        听到了这个声音,我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竟然是齐朵,她此时正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凤冠霞帔。

        “你大半夜穿着这身衣服干嘛,扮鬼啊!吓死了我。”我几乎快哭出来的说道

        “哎呀,这不是你的快递嘛。我好奇就拿来试一试。哪里有变态狂魔啊,你身后一个人都没有。”齐朵一脸不解的对着我说道。

        我这才敢转过头去看,确实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你这个丫头,怎么乱穿衣服啊。赶快回去脱了”

        齐朵看着我一脸惊慌的样子,则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 2016年09月25日 15:48:23
        我拉着她一路小跑,回到宿舍后,就连忙帮她脱了。“你真小气!让我穿一下都不行,别说这件衣服还挺好看的。我就喜欢这种中式的礼服。”

        “好看个屁啊,这件是寿衣!死人穿的”我对着齐朵说道

        齐朵则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只能照着快递单上的店铺搜索出来,给齐朵看,齐朵看到以后脸色也突然煞白“何若,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人了啊”

        我又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齐朵说了一遍。齐朵此时的脸色不太好看“何若,你...你...你不会是撞鬼了吧!那个鬼看上你了?”齐朵的声音有点微微的哆嗦着,对着我说道。

        就在齐朵对我说的时候,一阵风瞬间就把我们的窗户吹开了,只感觉一阵阴风吹进我们的脖子,我们不禁的打了个寒颤,“何...何若,你去把窗户关了吧”齐朵颤抖着声音说道

  • 2016年09月25日 15:48:38
        “你别疑神疑鬼的,21世纪了。你还信鬼神”我也是暗自的给自己打气,然后双腿打摆的走到了窗旁,把窗户关了起来。

        就当我关完窗户,下意识的朝着窗外望去的时候,我只见楼下站着一个男子,正在一脸邪魅笑容的对着我,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给他做告别仪式的韩立。

        齐朵看着我在窗外看着什么,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也向着窗外看去。“何若,你在看什么啊”

        我此时已经被吓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齐朵看着我的样子,走了上来,然后就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不解的看着我“你在看什么啊?你别...吓我啊!人吓人,吓死人啊!”

  • 2016年09月25日 15:48:48
        “你没看到么?”我用着颤抖着的声音对着齐朵说道。

        “何若,你别吓我啊。啥都没有啊”齐朵此时也瞪大着眼睛看着楼下,却什么也发现。

        此时他那邪魅的双眼似乎用魔力一般,吸引着我。我想移开目光,但是,怎么都做不到。双腿也跟灌了铅一样,不能迈动半步!

        “何若,你怎么了?”齐朵看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都快哭出来了!

        此时我想说话,但是身体完全不听我大脑指挥一般!

        而那个邪异的男人,竟然就这么凭空的朝着我飘来,他的脸,就这么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我吓得想叫,但是叫不出来,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 2016年09月25日 18:43:23
    这工作很辛苦很少有朋友
  • 2016年09月26日 19:35:11
        很快,我就看清了那张苍白,如刻刀雕刻过俊秀的脸庞。他的的眸是灰色的,瞳孔放的很大,一张脸上透露着森森的死气。

        他隔着窗户,嘴角微微的扬起,就这么看着我,也没有动。

        “你怎么了?别吓我啊!”齐朵说着,一个劲的摇着我。

        我能感觉到齐朵在摇我,喊我...但是我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根本不能动弹丝毫。

        “别害怕,何若!”他嘴角微微的扬起邪异的对着我笑着,可怕的是他的嘴唇根本没有动!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似乎直接摄入了我的魂魄一般,每一个字都听的格外的清晰!
  • 2016年09月26日 19:35:27
        “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何若!从你一出生就注定是我的女人!”他的声音又一次的直击我的魂魄。

        就在这个时候,他还想说什么。

        只见齐朵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个玉坠,然后挂到了我的脖子上,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齐朵的手在颤抖!

  • 2016年09月26日 19:35:37
        玉坠挂到我身上后。我顿时感觉浑身一软,身体的控制权又交到了我的手上。

        看到我动了,齐朵也着急的,带着哭腔在我的身旁说道“何若,何若,你没事吧!”

        我下意识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邪异男子身边黑气顿时大盛,表情也十分狰狞的看着齐朵。

        齐朵看着我还是盯着窗外看,下意识的也抬头朝着窗外看了看,显然她根本没有看到什么!

  • 2016年09月26日 19:35:48
        然后她就更加紧张的抓住了我的手,带着哭腔说道“我的姑奶奶,你别吓我了!”

        就在齐朵说话间,窗外的那个邪异男子看上去恐怖极了,原本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黑气,双眸已经变成了深灰色,整个脸因为愤怒而变的扭曲。朝着齐朵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不要!”我只想扑过去抵挡住韩立,但是身体疲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见邪异的男人,扑向了毫无所查的齐朵!

        但是剧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发展,只见那个邪异男子扑向了齐朵的时候,好像撞到了一层无形的东西一般。

  • 2016年09月26日 19:35:59
       顿时那个邪异男子身上的黑气也减弱了许多,表情似乎因为疼痛而变的更加的狰狞可怖!

        随后,邪异男子又朝着齐朵处冲撞了两下,这一次,邪异男子竟然惨叫了一声,身上的黑气也消散的几乎没有了!

        然后又怨毒的看了一眼齐朵,就又转向了我。他看向我的玉坠的时候,我能感觉出,他对我面前的那个玉坠有一丝的恐惧和疑惑。

        不过他的脸色一改刚才的狰狞,反而露出了一丝怜爱。对着我说道“何若,没有人能拆散我们!因为我们注定是夫妻!”

        说着邪异男子又幽怨的看了齐朵一眼,随后就从窗外飘了出去。

        邪异男子走后,我只感觉浑身一软,眼前一黑,就晕倒了过去。这一次我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 2016年09月26日 19:36:11
       朦胧之间,我躺在了医院,邪异男子韩立,坐在我的身旁,一脸怜爱的抚摸着我的脸庞。

        这一次韩立的身上并没有很重的鬼气,而是跟一个普通人没有区别。

        韩立就这么一直盯着我看,看了很久很久,也不说话,然后的他把他的唇慢慢的向着我吻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抵抗,但是他热情、疯狂而又冰冷的唇,在那一刹那似乎把我给融化 ,我竟然渐渐的也放弃了反抗,进入了那种奇妙的感觉。

        他霸道的押着我抵抗的手,随后,他就如一个强盗一般,在探索一个巨大的宝藏,然后在其中疯狂的索取。.

        我只感觉一阵酸痛,渐渐的被一种酥麻的感觉给代替...
  • 2016年09月26日 19:36:23
        翻云覆雨之后,韩立在一旁看着我,然后那嘴角,再一次的微微扬起。“何若,记住。你已经彻底是我的女人了,记住不要勾搭其他的男人!”

        说着,我只感觉胸口一阵刺痛,我下意识的去看了一下。只见一个类似于五芒星一样的图案,就这样刺在了我的胸口。

        “这是什么?”我紧张的朝着韩立看去,不会是给我的身体上下了什么毒吧。

        他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我说道“这是我的印迹,你已经属于我,不论天涯海角,活着、还是死去,你都将是我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激情过后的我,似乎又恢复了冷静。一想到刚才竟然和一个死人,在做那种事情,我就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 2016年09月26日 19:36:35
        “你不是知道吗?我叫韩立!”韩立嘴角微微扬起,不得不说,他确实很帅。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你醒啦!”齐朵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韩立似乎有点忌惮齐朵一般,我看向齐朵的时候,韩立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大小姐,你刚才又在看什么?”看着我愣愣的表情,齐朵对着我说道。

        看着齐朵的样子,我感觉一切又那么的真实,我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一阵疼痛的感觉从大腿处传来。
  • 2016年09月26日 19:36:51
        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我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胸口处,看去,那个五芒星的印记还在!

        齐朵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对着我说道“你没事吧,欢欢。我看你那个破殡仪馆的工作,也不要去做了,太邪门了!”

        “朵朵,刚才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对着齐朵问到。

        对于生在红旗下 长在春风里的我来说,那些灵异的东西,我一向是嗤之以鼻的,但是昨晚和刚才的事情,又太过于真实,让我不得不去相信。

        “我什么都没看到啊!你还是看到了那个鬼?”齐朵对着我问道。

        听到了齐朵的话,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齐朵回答道“朵朵,你昨晚给我戴的一个玉坠是什么东西,那个家伙好像很害怕那个玉坠!还有,她好像接近不了你!”

        听到了我的话,齐朵的脸色也微微的一变。然后掏出了这个一个玉坠,和一个护身符。喃喃自语的说道“难道,这个东西真有用?”

        “你这个东西哪里来的?”我对着齐朵问道。

        齐朵就对着我说道,“原来真有用啊!”

        我对着齐朵点了点头!
  • 2016年09月26日 19:37:07
        “这个玉坠是一个老头给我的,那天在步行街上逛街,他非拉着我说,说我疾厄宫有淡淡的黑气,说我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非要把一个玉坠和护身符,塞给我!”

        “我一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他也没问我收钱,我看着那个玉,还挺好看的,也就收下了!没想到真的有用啊!昨晚我也是病急乱投医,想着也许有用,就给你戴上了。后来看你戴着这个玉,没多久就晕倒了,我怕这个玉上有古怪,就帮你摘下来了!”齐朵对着我说道。

        听到了齐朵的话,我惊讶的对着齐朵说道“那个老头,是不是邋里邋遢,身材不高,很瘦,右眉处还有一个小胎记啊!”

        “你怎么知道?”齐朵惊讶的看着我,然后对着我说道。

        看到了齐朵的肯定的表情,我真的恨不得给自己打上一巴掌,那个老头真的是高人,我还把他当成骗子。

        “你真的见到那个鬼拉!”齐朵还是有些不可相信的对着我问道。

        因为医生对齐朵的解释,是因为长期处于紧张的状态下,造成的神经衰弱。

        我看着齐朵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就让她看了一下胸口的五芒星印记。

        “这个是什么啊?”齐朵一边摸了摸我胸口的印记,一边对着我说道。

        “那个男鬼说,是他留下的印迹!”我皱着眉头,对着齐朵说道。

        齐朵看到了我的胸口的印迹,眉头微微的皱起。“不会他真的要娶你吧!要不,我们去找下那个老头,说不定,他能帮你!”

        昨晚进医院后,因为我身体各项机能都正常,所以也只是让我在医院观察,并且对齐朵说,要是醒来,没有发现什么不适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我对着齐朵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了医院。

        现在,想着那个恶鬼随时都要找我,我有点心有余悸,

  • 2016年09月26日 19:37:18
        到了步行街上,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老头。齐朵说昨天还碰到那个老头呢!

        我们又在步行街的地方坐了好久,但是一直没有发现那个老头的出现。

        期间,齐朵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齐朵的公司催她上班的。齐朵无奈就只能回去了。

        她让我一个人小心,我就对着齐朵点了点头,让他自己也小心。

        齐朵走了之后,昨晚的那一幕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放。我暂时不敢一个人待在宿舍,就这么坐在步行街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我心似乎安心了许多!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小时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人,竟然是我已经3、4年没有联系的妈妈!

        突然想起了那天那个老头说的话,“姑娘啊,我看你印堂发黑,但是血气上涌。这是要祸及双亲啊”

        既然那个老头不是骗子,那么他说的话,就是真的!难道,我爸爸出什么事情了,我心中突然一惊,然后颤抖着手,接起了电话!

  • 2016年09月27日 15:08:04
    继续继续,太好看了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