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弑母少女与网戒学校——究竟是谁把她逼上绝路?

发表时间:2016-09-23 16:23:30 点击:4792 回复:1

略酱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从2月26日被“设套”抓进学校,16岁的黑龙江女孩陈欣然便开始了梦魇般的生活,这个名为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地方成了她人生中“恐怖、自私、失格的牢笼”。
四个月后,她离开了这所标榜为“问题少年纠偏”的学校。9月16日,她的母亲被绑至死。她于次日向警方投案自首。

山东科技防卫学院门口。

在她离校后写的日志中,清晰记录了她被抓入校及之后的过程,包括学校教官动辄体罚打骂学生,甚至还要对着便池吃饭。
9月20日,记者前往这所位于济南郭店的学校,离机场十几分钟车程,从老远就能看到学校房顶超大号字体标出的校名。校门前横着的马路光秃秃的,时而有集装箱卡车和水泥搅拌车呼啸而过,尘土可见。
在主要以济钢等工业企业发展起来的郭店镇,记者多次寻问,发现鲜有人知道这所学校的存在——学校铁网重重,围墙上是铁丝网,从四楼开始,每层都有铁栅栏门。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官网介绍称:“1996年诚信办学,科学施教,已成功帮助7000多名青少年走出成长困扰。济南市教育局唯一登记注册的一家专业戒网瘾学校,目前在校生580多人。”
而在充满铁栅栏的校舍里,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疑点:学校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矢口否认目前学校有治疗网瘾和规制叛逆期青少年的业务;两名当招牌的“心理咨询专家”履历复杂,有一名查不到发表心理学论文及专著……
当澎湃新闻询问门口负责入学登记的学生,学校有没有体罚?他颇为警惕地回答:“我们是素质教育。”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校内。

暴力抓进学校
2月26日,陈欣然在仅工作一天的夜店里,被父亲和一群亲戚指认,两个陌生的健壮男子上前摁住了她。
反抗成为徒劳。
在她离校后写的日志中记录当时的情况,她被塞进一辆“鲁A”牌照的黑车。那两个男人夹着她的腿和手,把她摁在了车底。
一个年轻女性搜了她的身,把她身上的烟、手机、钱都拿走了。陈欣然一个转身,咬住了那个女人的脸,旁边一个高个男人快速拽住了她的头发,用力往下拽。
“啊!”那个女的叫了起来。她的脸被咬掉了一块肉,血流不止。高个男人拽着陈欣然的头发,快速地把她塞进了车座和他膝盖之间的缝隙,用他的膝盖用力顶她的肩膀。另一个男人则迅速启动了车辆,那个女人抱住了陈欣然的腿。
日志显示,中途,她两次想在路上逃跑,都失败了。
而遭遇圈套般的“诱捕”,不止陈欣然一人,并且抓人时一般均有家长在场。今年17岁的罗生已离开这所学校半年多,“2014年9月那天早上,我死了都能记得。”
母亲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被两个男人以“警察”的名义戴上手铐,“他们没有出示证件,就说我打架斗殴,要带我去派出所录口供。”到家楼下,等着他的不是警车,而是辆黑色的五座小轿车,“上车搜身完就开车了,上路后也没有走高速去市里,而是走了偏僻的山路。”
他有些纳闷起来:“我犯了什么事?”
“你犯的事儿大了。”
罗生企图打开车门跳车,试了几次,发现车门被上了安全锁,他无法打开。
两小时后,车到了一个像少管所的地方,他打量了眼前的大楼,天灰沉沉的。他被带着去了厕所,尽管背着身,但他能感觉到后面一直有人逼视着他,“那滋味又羞又耻,感觉没有了自由。”
他很快被带去公寓楼的五楼大队部,接踵而至的是一场谈话和一顿暴打,教官告诉他:“家里要送你来的,你在这好好待着。”
罗生随即怒吼了一声:“不可能!”一眨眼,五六个教官上来将他摁倒,一顿猛踹,罗生开始还反抗,但他架不住人多势众,没了力气。
此时,教官们的队长出现了,拿来了电棍。“拿出来我就怂了,被电一下不好受,然后就一个教官抓着我头发拉到一个班级里,他直接把我那撮头发薅下来了。一进班级是跪着的,左勾拳右勾拳一拳一拳打。打完了你要爬起来,他就绊你脚把你撂地上。”
据罗生回忆,当时班级里还有另外五个学生,目睹了这场殴打,还安静地打扫完了卫生,由班长领着出去上了厕所,“他们要是拦的话他们也得挨打,也都是这样挨了打的。”
那时,罗生心里只有两个念头,不再留长头发了,也要当班长,起码不会有人盯着上厕所。
19岁的周成杰向澎湃新闻回忆这所学校的抓人“套路”——每次“抓人”前,校方先跟家长沟通好“设个套”。通常,家长知道孩子经常去哪个地方玩,就一直在那边等着他。“等他什么时候玩完了,回家了,要么强行弄上车,要么就骗你让你上车。”
他是在自家楼下被抓走的,那天晚上8点左右,他在家里吃完晚饭,刚走下楼,几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为什么被父母送到这所学校?“因为不听话。父母让我干什么,我偏不干。”
在车上的时候,周成杰一度以为自己活不成了。车上的人吓唬他,说要割了他的两个肾卖了换钱。
在父母默认的情况下,这些表面叛逆的孩子很快归顺了强势的“抓捕”。
在周成杰的印象中,学校每年从2月到3月、6月到9月期间抓人的次数最多,正好包括寒假、暑假在内,“教官几乎就是天天出去抓人。”
周成杰说,只要一有家长来学校参观,他和同学就会被教官叫起来,到后面的操场军训。每次有家长进来,周成杰心里暗想:又一个孩子要被送进来了。
男生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可能遭到惩罚。教官有时不让睡觉,站军姿,一直到凌晨一两点。女生住在四楼,还经常能听到楼上男生传来嗷嗷的惨叫声。


招生办大厅走廊尽头的字幅:叛逆网瘾坏孩子是可以教好的。

“青少年的牢房”
“里面的人大都是不情愿被抓进去的,上课也没人听啊,就在那睡觉。”周成杰记得,在那所学校里面,有八九岁的小孩,也有三四十岁的大人,有网瘾的、厌学的、叛逆的、同性恋的、精神病的……甚至有丈夫把妻子送入学校的。
罗生说,只要进入这个封闭式准军事化的学校,就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不准谈恋爱、不准逃跑、不准自杀、不准打仗、不准顶撞教官、队长。这几个原则性问题是学员都能熟背出来的,一旦触犯,就是一顿猛揍。
据他介绍,2014年9月学校曾“暴动”过一次,教官和学生大打了一架。一个月后,教官不再无缘无故打人,或者说不太亲自动手。
入校不到三个月,罗生偷了教官藏在枕头底下的两支烟,他把一支烟给了一个入校比较久的学生,自己抽了一根。事发后那位学生替他背了“黑锅”,但很快有人揭发他,他还是被教官当众教训了一顿,被打得鼻青脸肿。
之后他也替教官打过其他人,问他什么心情,他说,“那些学生确实犯了错,但我打人不打脸,就对着他们胸狠狠捶一拳。”因为做“打手”获得教官信任,他很快拥有了可以独自上厕所的“特权”。他说起此事有些得意,“不会再有人前前后后打量了。”
2015年3月19日,张爱由父母陪着入学,今年2月3日离开。她每一天都是掰手指头过的,“去了发现不是人待的地方。传说中的‘警校、好中专’,父母每年交着三万元,我们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
带她的教官李桂芳“每天在那里骂着学生,什么脏话都说”,“我被她打过好多次,最狠一次踹了我不知道多少脚 ,还有二三十个嘴巴子”,“冬天冻得要死开窗开风扇让我们做俯卧撑,一做就是半个点不让戴手套,手被冻肿裂口子。发烧难受得迷糊了,不带着去打针,教官就让多喝水。”
学员如果不犯错误、表现良好,可以提拔为教官的勤务兵、班长、教官。教官上头则是队长和校领导。周成杰直截了当,要用零食和忠心收买老生和教官。
张爱觉得,这种晋升机制反而催生了更多嫌隙和出卖。
“学校里学生互相玩心眼儿,有的老生欺负新生,新生有什么好吃的不给他们,他们就开始装甩脸子,打过很多架教官都不知道。”张爱说。
逃跑和自杀是禁忌。“谁制定一个逃跑计划,有人一打小报告可能第二天就找你,先了解情况,得到确切的证据就收拾你,之后更多的就是做心理工作。”罗生描述道,所谓的心理辅导,一次花费几百元,感觉只是教师在一个小时内“刺探”学生的想法。
罗生说到的确切证据是指,“比如你拿个钉子,要扎自己动脉,你拿玻璃碴子割自己脉搏,找到玻璃和钉子(就算证据)。”
“当时和我一块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刚来就写了遗书,从六楼跳楼梯,想着会撞在一层一层的棱角上摔死,顶楼是一个小平台,跳的时候被拦住了。”罗生说。
最后,他看着救下来的朋友被教官“把牙都打下去”,心里不是滋味。
周成杰知道有两个学生曾经试图从学校逃出来,“能逃出去的很少。”其中有一个男孩儿逃出去以后,父母再没找到过他。
逃跑的学生被抓回来以后,先被揍一顿,再被关起来,“让你吃饱喝饱,死不了就行了。”“在里面,如果你有零食,就能处好关系。 里面零食就是天,零食就是钱,最大的钱。”
如果想逃走的想法被教官知道了,就会受到惩罚。大家都知道以后,这个学生通常也会成为学生们针对的对象。
周成杰谋划着在一个晚上逃跑,结果被同学告发,被抓回来后挨了一顿揍,拳头密集地落在他身上。
“那里就是青少年的牢房。”周成杰说着,愤愤然。
时间久了,周成杰从新生变成了老生。但他因为曾经动过逃走的念头,没法被选为班长。“只有没犯过错误的人才会有权利选择。”


9月21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济南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学生在公寓楼下站队打饭,四处都是铁栅栏和铁丝网。
三个月内不准探视
一般新生入校三个月后,才能见一次家长。
9月20日是陈立把儿子送进这所学校的第二天,他被告知不能探视孩子了。他前一天从外地驱车来济南送孩子,本来计划当天来回,但心里说不出哪里不安,于是他又在济南多逗留了一晚。
得知陈欣然的事情之后,他心情更复杂了,一方面,他之前已经把儿子安排在德州的一所学校,但报名入学几天后,孩子就逃学了,他不知道该如何管教孩子;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孩子在学校里会被体罚。他已经付了一年三万六千多元的学费,如果这时把孩子接回,学费也打了水漂。
陈立从网上打听到这所学校,六月份的一大早他就来到济南踩点,但是招生办主任告知他下午参观,他没耐心等,也不舍得把孩子独自送进满是铁栅栏的学校,只能驱车离开。
之后的两三个月,孩子叛逆、逃学,他一狠心又折了回来。把孩子送进学校的当天,妻子一直在身旁以泪洗面,陈立也不好受,虽然再三跟教官和教师确认过不会有体罚,他还是想知道学校用什么方式管住学生。
学校教官吕海龙曾在吉林服兵役,当澎湃新闻以家长身份咨询他学校的管教方式时,他表示,学校的方式主要是不让孩子接触到手机、网络、现金,强制孩子对这些东西脱离依赖性。
在把母亲捆绑起来的半个月前,陈欣然在日志中详述了她被抓来这所学校的经历,其中提到一位抓他的教官“海龙”。吕海龙证实,“海龙”正是他。
9月21日,记者在吕海龙家所在的吕家村巷口再见到他时,他指着记者大声喊:“你到底是谁?今天我让你走不出吕家村!”同时,他身旁的一位该校女教官拽着拳头向记者冲过来。随后,记者表明身份并说明来意,他仍然情绪激动,瞪着记者喊,“我让你走不出吕家村!”警察赶到后,才将记者安全带离现场。
张爱描述她在学校里的作息:“早上五六点起床叠被子收拾卫生,七点多打饭,然后八点多集合,上午女生训练擒敌拳,男生学习文化课,十一点左右站队打饭,午休到两点,下午两点半集合换女生上课,男生训练。五点半吃晚饭,六七点去活动室看电影,男生二楼,女生一楼。九点左右开班务会和排务会,开完就寝。女生排住四楼,男生排住五六楼。一天伙食费24块9毛,新生前三个月没有午休和看电影。”
除了日常训练、学习,还要叠豆腐块(被子)、做俯卧撑,空闲的时间大都用重复劳动来充塞。女生排不规矩的学生还常常被安排在大便池旁边吃饭。一天结束后,学生们拖着疲惫的躯壳睡去。
“做过最好的梦是逃出去了,其他都是关于这个学校的噩梦。”罗生说。
周成杰不敢在探视中和父母讲述自己在里面的经历。即使说了,父母也不相信他。“他们觉得这个学校能把我改变好。”
离开学校后,他很担心,说不定哪天突然一个电话,那的人就把他抓回去了。恐惧一直伴随着他,“只能一步一步地忍。”
“只要家长愿意这样把你接出来就接,家长不愿意你就一辈子待那里都行。”
7月底8月初,在周成杰离开学校之前,他见到了一个刚被教官抓过来的学生,这名学生不服管,教官跟队长两人一起揍他,把他打出血了。最后那个孩子还是不服,不服教官又继续揍他,这个新生依旧不服,最后,教官和队长把他关到一个禁闭室里,让两个学生去里面盯着他。
然而挣扎并没有结束。刚来的学生直接用头撞到了墙上,流血不止。当天晚上就被送去了医院。从医院回来以后,这名学生甚至咬舌自尽,闹腾了三天三夜后,学校通知家长把他给接走了。
出来以后,周成杰心里暗暗埋怨父母,他害怕再被送回去那所学校。
在澎湃新闻采访的这所学校的学生和家长中,学生大多与家长关系微妙,处于不信任和期待获救之间,还留下怨恨。罗生说他的一个朋友,因父母离异,谁都不愿照顾,把叛逆的他送进这所学校,自那以后,这个朋友收到父母寄来的东西,或送人,或扔掉,从未自己使用过。

这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学校?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官网介绍称:“1996年诚信办学,科学施教,已成功帮助7000多名青少年走出成长困扰。济南市教育局唯一登记注册的一家专业戒网瘾学校,目前在校生580多人。”
澎湃新闻从济南市教育局成教处了解到,“这个学校有好几个名字,有一个中专,还有一个非学历的民办高校、非学历的培训学校(治疗网瘾的),但无法确保能注册上学籍。”
该成教处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称,这个学校绝不是济南唯一一家教育局登记注册的网戒学校,“槐荫区还有一家。”
吊诡之处在于,9月20日,校方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中,矢口否认目前学校有治疗网瘾和规制叛逆期青少年的业务。但该校招生办公室前的走廊尽头就挂着一幅字,写有“叛逆网瘾坏孩子是可以教好的”,当记者问询不开展“网戒”,为什么还挂着这样的字,李姓副校长称,“这是过去了的。”
然而,招生办和校领导似乎各行其是。学校招生办主任马小艳在此前一天的电话中称:“我们就是专门治网瘾的学校……我们可以去接,家长能找个理由骗过来更好。我们去接按往返公里付,每公里两块钱。”
而学校此前对外宣传显示,招生对象是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比如孩子存在心理问题、网瘾、早恋、厌学、叛逆、离家出走、逃学、不听话、自控力差等叛逆问题,年龄没有具体限制,初中阶段高中阶段的学生都可以,青少年素质教育学校。“我们不会有体罚,”前述李姓副校长告诉澎湃新闻,“我们目前只招收初中毕业的学生,进行中专学历教育。”
该校在官网上也标榜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我校在青少年优质教育独具特色,拥有以周铁军、张大生教授等全国知名的心理治疗专家组成的心理咨询师团队。”
蹊跷的是,两名当招牌的“心理咨询专家”履历复杂,澎湃新闻甚至在知网等数据库里查不到署名为“周铁军”的学者发表过的心理学论文及专著。而张大生在博客上自称是礼仪培训师,著有《黄帝内经研究》、《时尚美容形象设计》、《话说中国文明史》等。
在截稿前,澎湃新闻尚未能联系上二人予以核实。
21日下午,记者在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采访时,试图用手机拍照,遭到校内一名年轻执勤人员追赶,要抢夺记者手机。
9月20日深夜,家长陈立打算设法把孩子接出来。之后的生活,他还没想好要把孩子安置在何处。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部分受访者为化名。以上均转载自澎湃新闻。)

从临沂杨永信网瘾治疗中心的盟友们到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陈欣然,这都是一个个的悲剧。这些打着拯救每一个家庭的教育中心却破坏了一个又一个家庭。
发表时间:2016-09-23 16:23:30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