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婆婆辱骂我,老公背叛我,为了得到自由,我不惜一切……

发表时间:2016-09-23 16:31:21 点击:8761 回复:151

深深蝴蝶 联盟:【初恋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婆婆 老公 婚姻 爱情 都市#

从我嫁进门的那一天,婆婆就对我说:女人工作要做好,男人要伺候好,家务要全包。
我任劳任怨,可做梦也想不到,和相爱的老公过了五年之离、七年之痒,却没能熬到十年之约。

更想不到,婆婆为了帮妹妹上位,在我的水杯里下老鼠药。

我心如死灰,提出离婚,而他却寻死觅活不同意。

为了报复他,我开始出轨……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深深的读者群:462100459,感谢您的关注!

发表时间:2016-09-23 16:31:2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23日 16:34:17

    春节过后,我带着他去回家拜年,其实是继父家,要像前两年小住几天。继父家在一个小山村里,我们一早出发,中途转两趟车,下午两点才到。

    我妈和继父的女儿李玉笑嘻嘻跑出来,我妈从我手里接过礼品,李玉去接程翔手里的。

    我朝后看去,瞥见李玉摸到程翔的手,又连忙慌乱的松开。

  • 2016年09月23日 16:34:35

    程翔手里的东西就落了空掉在地上,李玉连忙弯腰捡起来。

    我走过去帮忙捡起来,挽着程翔朝屋里走,想到李玉刚刚那模样心里怪怪的。

    程翔有一米七五,在南方有一米七五的男人不算矮的,加上他长相出众,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片目光。

  • 2016年09月23日 16:44:11

    我俩在一起的七年里,没少女孩窥觊过他,但他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心里那点不舒坦也就不见了。

    晚上,李玉的两个堂哥过来玩串门,叫程翔一起打麻将,四个年轻人好凑一桌,程翔一开始是不愿意打的,可我妈跟继父不愿意跟晚辈打,我又从小抵触赌博没学过,都让程翔陪他们打。

  • 2016年09月23日 16:44:27

    临睡前,我无意间朝李玉看过去,才十八岁的她很漂亮,怀里抱着睡着的两岁女儿小玲子。

    我心想她抱着小玲子打麻将会不方便,容易累。便让她把小玲子给我,我带去睡会,等他们散场了接过去。李玉笑呵呵说谢谢姐,连忙将小玲子交到我手里。

  • 2016年09月23日 16:44:48

    程翔坐在李玉对面,朝我喊:“老婆,我先陪他们打麻将,一会回房陪你啊!”

    我害羞的朝他瞪了眼,连忙抱着小玲子去客房,我妈站起来陪我进客房,从我怀里接过小玲子给她脱衣服和小鞋。

    “深深,你跟程翔都结婚两年了,怎么还没怀啊?”

  • 2016年09月23日 16:44:59

    这事是我的心结,也是我公婆的心结。

    我不想让我妈看出我的不痛快,连忙说:“程翔才二十四,我才二十五,不着急。”

    “哎!你们从高中就认识了,都这么久了,你公婆不着急吗?”

  • 2016年09月23日 16:45:19

    “我公婆都开明,不着急。”

    “是吗?难道因为他们是城里人,跟我们农村里思想不一样?像你这样的要在农村会被夫家嫌死,人家都会让儿子赶紧休掉的。”

    “妈,这刚过年你说这些不是咒我么?”

  • 2016年09月23日 16:45:30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程翔条件好,程翔家里条件也好,二婚很好找的。你得赶快给他生个大胖小子稳住他才是。”

    我拉长了脸不出声,不是我不想生。可我肚子不争气,我能怎么办?

    其实我不是天生不能怀孕,大三的时候我怀过程翔的孩子,因为一次意外车祸流掉了,从此之后肚子就一直没动静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45:41

    我妈唉声叹气了几句,给我和小玲子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白天坐了太久的汽车,加上我又晕车,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半夜醒来发现老公没在床上,小玲子还在我身边躺着,我以为他们还在打麻将,便起床出了客房打算叫他们休息,可整个客厅都是黑的。

    p>
  • 2016年09月23日 16:45:56

    他们散场了吗?什么时候散场的?程翔呢?

    我摸到墙壁上的开关打开灯,客厅麻将桌上麻将乱七八糟还摆在上面,地上不少果皮纸屑。

    他们人呢?

  • 2016年09月23日 16:46:14

    脑海里浮现出李玉从程翔手里接礼品时缩手的画面,我不由自主朝李玉的房门口走。

    不到十米的距离,我心慌意乱,走的很慢,脚步很沉重。

    当我站在李玉紧闭的房门口,一只手握住门柄时,隐约听见女人发出奇怪声音,同是女人我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 2016年09月23日 16:46:32

    顿时,我手脚冰冷,不堪的画面极力窜进脑海里。

    前年来拜年的时候,李玉还没给小玲子戒奶,我跟程翔一进门就撞见她给小玲子喂奶,半边胸暴露在空气里,小玲子含着乳头吸着。

    李玉当时就笑呵呵喊了声姐姐姐夫,还两眼放光的夸程翔好帅,长得跟明星似的。

  • 2016年09月23日 16:46:42

    程翔当时还跟个傻子愣住了,盯着她的胸看。我当着我妈和继父一脚踹在程翔小腿上,他才慌乱的转过身去。

    然后我就没客气地说了李玉几句,我妈当时就帮李玉说话,说乡下人给孩子喂奶都是这样的,当着自己爸爸面前都是那样。

  • 2016年09月23日 16:46:52

    我也知道乡下妇女是那样,城里有些妇女也是一样,可我当时真有些介意,特别是李玉看程翔的眼神像少女怀春似的。不过那天下午,李玉就带着小玲子去她妈妈家拜年去了,加上程翔对我依旧的温柔,我便释怀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47:05

    而这一次是不是我想多了?李玉才十八岁,尝过男女之事,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解决也有可能的。我怎么能把她跟程翔联想到一块?

    可我又怎么确定就她一个人在里面,手捂住门柄犹豫了好一会,立马李玉奇怪的声音渐渐高亢,最后又渐渐泄了气。

  • 2016年09月23日 16:47:15

    我下意识侧耳靠在门板上去听,怕接下来听见男人的声音。

    我想堵住我的耳朵,可我忍不住,便敲了敲李玉的房门,“玉子,你在房间吗?”

    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李玉明显沙哑的声音响起,“姐,我腰有些疼,今晚让小玲子跟你睡吧。”

  • 2016年09月23日 16:47:25

    还没确定里面是不是只有李玉一个人,可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好痛。

    我特别惧怕,掉头从后门出了屋子去茅坑。

    午夜里,依山搭建的茅坑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

  • 2016年09月23日 16:48:05

    我其实很怕黑,我不知道我怀着什么样的心态站在茅坑外面闻着那臭气好一会,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竟然不怕。

    我心慌意乱回到屋子,关上后门朝李玉的房间看过去,不由自主走了过去,这一次我鼓起了勇气准备打开李玉的房门。

    ��知名的鸟叫声。
  • 2016年09月23日 16:49:18

    刚刚握住门柄,我发现门成了虚掩的,轻轻一碰就打开了,房里没开灯,点着一根蜡烛,像小情调似的。

    李玉一个人躺在床上,她那张娇小好看的脸上还有很多汗水,一脸莫名的看着我。

  • 2016年09月23日 16:49:32

    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沉了沉,又因为闻到空气里情欲的味道而悬起来。

    “深深姐,怎么了?”

    李玉的房间里藏不了人,没有看到程翔说不出什么感觉。我连忙说看看她睡着了没,想把小玲子给她送过来。

  • 2016年09月23日 16:49:46

    她撇撇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还是起床走了出来,说过去接小玲子过来。

    她身上的睡衣露出半个肩膀,上面有好几个红草莓,明显是别人为之,不可能是她自己玩自己能玩出来的。

  • 2016年09月23日 16:50:01

    那一刻,我脑袋里好像有炸弹炸开了,想直接问李玉她刚刚是不是跟程翔在一起!

    下一秒钟,我又觉得我是不是疯了,程翔那么爱我,这些年对那么多女孩恍若未见,怎么可能对李玉感兴趣。

  • 2016年09月23日 16:50:13

    李玉初中没毕业,又不懂什么作诗画画,和程翔一点共同爱好都没有,而且她也不是黄花大姑娘,十六岁因为贪财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一岁的毒枭。她除了身材好,长得漂亮,一无是处,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

    我跟着李玉回到客房,一眼看见只穿了个四角裤的程翔躺在床上,他喊了一声老婆,看到李玉成了个傻子,也不知道用被子盖住自己。

  • 2016年09月23日 16:50:46

    我有些恼,推开挡在前面的李玉,冲上去扯过被子盖住程翔,将里面的小玲子抱起来塞给李玉,让她赶紧去休息。她眸光闪了闪,眼尾扫过床上的程翔,有些嫉妒不甘的看了我一眼才离开。

    我冲上去把门用力关上,回头瞪着程翔,恶狠狠质问他去哪了。

    ��己。
  • 2016年09月23日 16:51:06

    02 给姐夫补补

    程翔说他去偏屋火坑那边烤了会火,还唠叨了几声乡下的冬天冷死了。便把我拽上床,二话不说就将我压在身上,毛手毛脚起来,嚷着让我温暖他。

    以前在这种事我对他百依百顺,可是今晚他这副猴急样子让我心寒,我怀疑他是不是在李玉房间里没干完,所以跑来找我求欢。

  • 2016年09月23日 16:51:16

    我阻止他,恶狠狠瞪着他,“你冷吗?你冷还脱光了不盖被子!”

    他脸上一丁点迟疑都没有,跟八爪鱼似的抱住我。

    “老婆,刚刚烤火烤热了,我故意回房间不盖被子冷一会,好让你回来温暖我。”

  • 2016年09月23日 16:51:28

    他像个撒娇的孩子,像往常一样下巴在我脖子间蹭了蹭,以往我的心会让他撩拨的痒痒的。

    可今晚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耳边响起李玉在房间里发出的声音,冷不防大力推开他。

    程翔眼里满满的情欲,像只小兽朝我挤眉弄眼。

  • 2016年09月23日 16:51:37

    “老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这么欺负我。”

    我咽了下喉咙,控制不了的开口问:“程翔,你刚刚是不是在李玉房间里?”

    他瞪大眼睛,骂了句神经病,说我思想龌龊,这种想法都想的出来。

  • 2016年09月23日 16:51:52

    我一愣,眼眶发热快要哭出来,相爱七年他从来没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他见我如此,神色一愣,连忙揽我入怀,像哄女儿似的拍着我的背。

    “老婆你别哭,我错了,不该这么说你,我只是气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啊!”

  • 2016年09月23日 16:52:08

    他说完,温柔亲吻我的额头。结婚两年来,我被婆婆各种为难,每每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他一点点安抚我。

    他对我宠溺又温柔,我怎么可以这样怀疑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思想龌龊。

    只是,在李玉房间里的那个人会是谁?

  • 2016年09月23日 16:52:19

    程翔见我不说话,挺着急的说:“你要不信我,去问问你妈跟你叔,刚刚我们一起在那边烤火聊天呢!你妈还烧了个红薯给我吃,我们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你从后门去厕所。”

    自从我妈嫁给继父,我从来没喊过一声爸爸,每次都是喊叔叔。

  • 2016年09月23日 16:52:30

    程翔的话让我豁然开朗,他要骗我,也不敢带着我妈一起来骗我,那是我亲妈。

    我露出笑颜,圈住他一条胳膊,跟他道歉催他赶紧睡觉。

    他嘿嘿笑了两声,又开始毛手毛脚,我没再拒绝,他这晚显得特别热情,第二天早上我全身酸疼无力,被他搀扶着起床。

  • 2016年09月23日 16:52:41

    我妈一看见我俩就笑眯眯的,笑的眼底装满泪花,说我命好,不能给程家生孩子,程翔还这么爱我。

    我拉着我妈去厨房陪她做饭,问起昨晚凌晨后的事,我妈跟程翔说的一模一样。

    然后我妈用手肘撞了撞我的腰,我扭头看她,她朝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跟我说昨晚进来的时候看见李玉堂哥从李玉房间跑出来。

  • 2016年09月23日 16:52:54

    我诧异了下,问她程翔是不是也看见了。我妈连忙点头,眉头深皱的叹气,念叨起来李玉命苦,年纪轻轻的跟活守寡似的,让我看见合适的人给李玉介绍介绍。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程翔有看片的爱好,有时候会看一些关系乱的片,看了以后就显得特别兴奋。难怪他昨晚那么疯狂,估计是把李玉和李玉堂哥想的龌龊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53:09

    可是真是龌龊么?大半夜的,就算是堂哥也不能朝堂妹房间跑啊,而且昨晚我还听见李玉……

    我甩了甩头,把那些不堪的想法抛开。

    中午我妈和继父去赶集了,就我跟程翔还有李玉在客厅烤电炉看电视,小玲子在睡午觉。

    李玉嗑着瓜子一直打量我俩,眼神有些炙热。

  • 2016年09月23日 16:53:21

    我一开始没朝她看,忍无可忍和她对视,她习惯性笑呵呵喊了声姐。

    我笑了笑,她接着说出来的话没把我吓死。

    “姐,你昨晚跟姐夫的动静搞的也太大了,我都听见了,姐夫不错哦!你可要多给姐夫补补肾。”

  • 2016年09月23日 16:53:34

    我被噎的哑口无言,程翔也皱眉黑了脸,落下东西返回的继父听见了,呵斥李玉一个姑娘家家不要脸,什么话都说。

    李玉眨巴了几下水灵灵的眼睛,当下就掉起眼泪来,好一个楚楚可怜。

    继父板着脸让李玉道歉,李玉不吭声,目光幽幽盯着程翔。

  • 2016年09月23日 16:53:44

    我拽了下程翔,和他打了个圆场,继父叮嘱了李玉几句便走了,李玉哼了声,刚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又有眼泪掉出来。

    程翔撇撇嘴,到我耳边轻语说李玉都是孩子妈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笑了笑,觉得自己昨晚神经病,怎么能把他和李玉联想到一块去。

  • 2016年09月23日 16:54:00

    可下一秒李玉那一声姐夫,喊得我火冒三丈,那声音软绵绵的特委屈,跟对男人撒娇似的。

    没等我开口,程翔冷冷道:“好好说话!”

    李玉小声抽泣了几声,说了声对不起,还说特别羡慕我们的感情,好想找个像程翔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 2016年09月23日 16:54:12

    我皱了下眉头,李玉又连忙道:“姐你别多想,我的意思是想找个像疼你这样的男人,不是窥觊姐夫。”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程翔应下帮她介绍男朋友的事,我也没阻止,李玉才十八岁,是应该找个男人。

    下午婆婆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马上回去,说有急事。临走前我注意了下李玉,她那双水灵的眼睛盯着程翔,有些幽怨委屈的味道。

  • 2016年09月23日 16:54:25

    直到我冷冰冰盯着她,她注意到我的眼神,连忙低下了头。

    汽车上,我忍了又忍问程翔:“你觉得李玉人怎么样?”

    他耸了耸肩,说一般。

  • 2016年09月23日 16:54:35

    程翔表现的对李玉没兴趣,但是我想到李玉看他的那眼神就不是滋味。

    我就问他怎么答应给她介绍男朋友了,他犹豫了下说出昨晚和我妈一起看到李玉堂哥从她房间出来的事,还说李玉怎么说都是我妹妹,要是干出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让我们都丢人,不如给她早点找个男人。

  • 2016年09月23日 16:54:50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挺对的,也对这件事比较支持,就跟他聊起住在我们楼上的小周。

    程翔眯起眼睛防备的看着我,“你不会是想撮合他俩吧?”
    “你觉得怎么样?”我仔细盯着他。

  • 2016年09月23日 16:55:04

    他笑了笑,耙了耙斜长的刘海,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让我没看见他那刻的表情。

    “小周虽然离过婚,但是没孩子,可玉子还带着两岁的女儿……”

    我听见程翔对李玉的称呼,一下恼了,“你别玉子玉子的叫,显得你俩很熟一样!”

  • 2016年09月23日 16:55:14

    “老婆,那不就是个大家都叫的乳名么?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不叫了。”程翔亲切的搂住我的肩膀,在我脸上吧唧了口。

    我知道我不应该为这点小事跟程翔吵架,可想到李玉看他的眼神就心里膈应的慌。

    扭头瞪他,“你是不是嫌她看你的眼睛还不够热切,还玉子玉子的叫!”

  • 2016年09月23日 16:55:25

    程翔脸色一僵,“你胡说八道什么,又没怀孕,怎么跟个孕妇一样疑神疑鬼的。”

    这是我的痛点,程翔的话彻底点怒了我。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朝程翔吼,问他是不是跟他爸妈一样嫌我生不了孩子。

  • 2016年09月23日 16:56:08

    我声音在那一瞬间破了音,扁桃体似乎都肿大了。

    所有人可以拿不能怀孕这件事说我,唯独他程翔不可以。

    我俩的位置在司机后面,我这么一吼吓司机一抖。

  • 2016年09月23日 16:56:19

    那司机顿时火大了,粗鲁的骂了声草你妈,要我们别在车上发疯,吵架下车吵去。

    我鼻子一酸眼眶一热,有些想哭。就要喊下车冲下去。

    程翔瞪了我一眼,一把圈住我的腰朝他怀里揉,低声下气的跟那司机道歉。他只有在我跟他妈之间会低声下气,原本挣扎的我心里酸楚又感动,坐在他腿上再也没动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56:32

    回到家,我让程翔跟婆婆提起撮合李玉跟小周的事,因为要是我开口,一定少不了婆婆阴阳怪气的损骂。

    婆婆见是程翔开口,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让我打电话叫李玉明天就上市里来,她领着去跟小周见面。

  • 2016年09月23日 16:56:45

    03 找我借睡衣

    第二天一早婆婆跟程翔去酒店视察去了,公公是个公务员去上班了,我留在家里等李玉。

    中午,李玉大包小包来了,我还以为我妈让李玉带了不少腊肉腊肠之类的干货,在心里嘀咕我妈搞这么多累着李玉了。却没想到就有一包是我妈带给我的干辣椒和坛子菜,其他都是李玉的衣服鞋子包包、生活用品。

  • 2016年09月23日 16:56:56

    我问她怎么整的跟搬家似的,她抬头朝我笑呵呵说城里东西贵,她没钱买就把她的东西全带来了。

    没等我说话,李玉很自来熟的去找房间了,有两个空的房间,她偏偏挑了我和程翔隔壁的客房,说另一个房间离厕所远点了,她半夜不好上厕所。

  • 2016年09月23日 16:57:13

    我无力扶额,刚要开口让她去住另外一个房间,她却大包小包都弄进去了。看她累得满头大汗坐在地板上,我也没好意思让她去另外一个房间,心想也就几天她就走了,将就下算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57:32

    傍晚,婆婆跟程翔回来吃饭,李玉勤快的摆碗筷盛饭,恨不得把我的事都抢着做了。吃饭的时候,李玉一个劲夸我婆婆漂亮年轻有气质,把她夸得嘴都合不拢了。

    我觉得古怪,在继父家也没看她怎么勤快,一家的衣服都是我妈洗,一家的饭菜都是我妈做,她跟个千金大小姐似的就知道看电视,小玲子也经常跟在我妈屁股后面转,她都没怎么管。

  • 2016年09月23日 16:57:43

    转眼想了想,我们家婆婆是一家之主,李玉跟小周的事还全靠婆婆,也难怪李玉这么讨好她,就没往心里去。

    晚上,我婆婆和公公出去散步了,我跟程翔回了房间,我拿着睡衣到房间自带浴室里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看见李玉也在我们房间,程翔慵懒的躺在床上。

  • 2016年09月23日 16:57:52

    我心一惊,瞪着站在衣柜前翻看的李玉,冷不防问她怎么跑进我们的房间。

    程翔连忙跃起走过来,搂过我的腰,跟我解释李玉说没睡衣,跑进来借一套我的,他就让她自己在衣柜里找。

    我抬头打量程翔,他一脸君子坦荡荡,我又朝李玉看过去,她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 2016年09月23日 16:58:03

    “深深姐,我真没带睡衣,你借我一套吧,我明天出去买。”

    程翔拍了拍我的背,说柜子里有几套睡衣我都不穿,送李玉一套就是了。我皱了皱眉,就答应了,李玉雀跃的在那挑睡衣,程翔拉着我坐到化妆镜前帮我吹头发。

  • 2016年09月23日 16:58:21

    李玉挑来挑去挑了一套程翔在圣诞节送我的粉红色睡衣,我很喜欢又舍不得穿,一直挂在最里面,我没想到李玉会翻出来,顿时冲过去从她手里抢了回来。

    “深深姐,你不是答应送我一套的吗?”

    我心里很火大,冲回柜子前取了两套自己买的新睡衣塞到李玉手里,让她赶紧去洗澡休息。

  • 2016年09月23日 16:58:33

    程翔手里拿着电吹风一脸茫然道:“老婆,你那两套睡衣比这套贵了一半价格啊!”

    我回头瞪他,他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没再说话,我连忙把李玉推了出去,火速关上房间门,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或许是有太多人窥觊程翔,或许是一直得不到婆婆的好言好语,也或许是李玉对程翔的目光和我不能怀上孩子的原因。胸腔里的火越烧越旺,我冲回程翔面前,语气恶劣地问:“你刚刚是什么意思?你是要把你买的那套送给李玉吗!”

  • 2016年09月23日 16:58:44

    程翔愕然的看着我,我上手抓住他的手臂,很用力。

    “程翔,那是我的睡衣!你买给我的睡衣!能比吗?!”

    “可那套没你自己买的贵啊?”

    他一脸茫然和无奈让我的怒气烧得更旺,我死死掐住他的手臂,狠狠瞪着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59:01

    我比他大一岁,这些年我们的相处模式像姐弟,他在事业上生活上所有事都要我帮他先整理分析。

    双方朋友都说程翔像我溺爱的儿子,他们夸程翔有好父母,夸他有个聪明懂事的老婆,让他从小到大到老都少奋斗二十年。

    婆婆为此没少挤兑我,一直在家里和酒店两边削我的权,但我从没怨过恨过。我还怕程翔没有面子,每次跟他提意见讲事情的时候都把握着分寸,让他自己在迷雾中找到突破点。

  • 2016年09月23日 16:59:14

    可一套老公买给老婆的睡衣不能送给其他女人,这点道理都很难懂吗?

    我是农村孩子,又是离异家庭出来的,比他这个城里娇生惯养的孩子成熟的早。

    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没少人劝我三思而后行,很多人说程翔帅气又像个孩子,我以后吃苦的日子多,可我一直守着他总有一天会成熟懂事是那一天,到时候我的好日子就来了。

  • 2016年09月23日 16:59:29

    可为什么如今我二十五了,他二十四了,他怎么还这么像个孩子啊?

    我愤恨又难过的看着他,等他一句软声细语。

    可他深皱起眉头,用力推开我,将手里的电吹风砸到地上。

  • 2016年09月23日 17:02:21

    “秦深你发什么神经!不就是一套睡衣吗,我再买给你就是了,你至于这么小家子气跟你妹妹发火吗?!搞得我们一家人很小气一样,到时候她回去不知道怎么说我们!”

    我的心一瞬间像掉进冰窖里,“程翔,你总说你爱我,可你知不知道你多少次在这些小事上剥夺了我的权利,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 2016年09月23日 17:04:13

    小姑子还在上大学,虽然住校,三天两头回家,回家一次就跑到我们的房间翻来翻去,看见喜欢的衣服就问我要了,在梳妆台看上我的手链手镯也就要了。好几次我都舍不得,里面有我精心挑选,也有程翔送我的,可那是小姑子我不能得罪,难道我还得让继父的女儿骑到我头上吗?

  • 2016年09月23日 17:04:24

    程翔不蠢,他目光变得发冷,问我是不是拐着弯骂他妹妹。

    我冷笑了下,说是。

    “那是我亲妹妹,我就那一个妹妹!没几年她就嫁出去了,你做嫂子的给点你不要的东西给她,能少块肉吗?”

    是不会少块肉,就是会一次次心凉啊!那些不是我不要的东西啊……

  • 2016年09月23日 17:06:52

    “秦深你是独生女,李玉虽说是你妹妹,我们不可能对她像对小萱一样,可一套睡衣都舍不得送会落人话柄的。”

    我想到李玉看程翔的那眼神,想到之前背着程翔给李玉好几次钱,怒极反笑道:“程翔你知不知道有个词要得寸进尺?今天是一套睡衣,明天呢?”

    程翔斜了我一眼,一副不想再跟我说话的样子。

    行,你不信,也不想深究,那我也不说了,日子还久,走着看吧。

  • 2016年09月23日 17:07:05

    程翔去浴室洗澡,我抹掉眼角的泪爬上床靠床边圈着,他出来的时候躺在另一侧,我们中间隔了两三个人的距离。

    我一直睡不着,竖着耳朵听着他的动静,他翻来覆去好几次,在半夜的时候挪过来小心翼翼碰到我的背。我装作熟睡了,他等了两分钟,那只手慢慢从我腰上爬上来圈住了我,顺势将我带入怀中。

  • 2016年09月23日 17:07:19

    我猛然去推他,他用力禁锢住我,在我耳边叹气。

    “老婆,我错了。”

    那点怒火和怨气随着他的道歉一点点消失,我身体发软,将脸埋在他胸口,眼眶发热几乎流泪。

    很多时候,我要的只不过就是他懂我,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抱抱我哄哄我。

  • 2016年09月23日 17:07:39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李玉当着公婆和程翔的面可怜巴巴跟我道歉,说不应该找我借睡衣惹我生气的。

    婆婆是个要面子的人,将碗筷重重朝桌上一放问我怎么回事。

    我看了一眼李玉那副小白兔被吓坏的样子,无言以对,程翔连忙说起撮合李玉和小周的事给圆过去了。

  • 2016年09月23日 17:07:56

    婆婆冷冷看着我说:“秦深你是程家的媳妇,代表程家的脸面,别像个乡村野夫为了点小东西就给程家丢脸!一会你跟翔陪你妹妹买两套衣服回来,下午我要带她去见小周他母子。”

  • 2016年09月23日 17:08:08

    04 昔日情敌

    程翔不太高兴的牵着我下楼到车库,绕过车头钻进驾驶座,我正打来副座要上去,李玉急急忙忙跑上来拽住我的手腕。

    “姐,你让我坐前面呗,我坐后面晕车。”

    我看了眼程翔,程翔眼底闪过一丝烦躁,我就想啊,就算李玉心里有什么小九九,程翔也不会理李玉,所以就让李玉坐在副座了,我去了后座。

  • 2016年09月23日 17:08:23

    一路上李玉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我跟程翔都没怎么搭理她,她一个人说的很有劲,我倒是佩服她这无厘头的热情劲儿。

    到了步行街,程翔去停车,李玉牵着我的手显得挺激动。

    “姐,我介绍我一个朋友给你认识。”

    我没多想,点头说好。

    坐在副座了,我去了后座。
  • 2016年09月23日 17:08:35

    她踮着脚在人群中张望,看到了她朋友便招起手。我有近视眼,人在十米外便看不清楚,只看见一身修身长款黑风衣的女人走过来。

    “姐,我给你介绍,这是我朋友周妮。”

    周妮已经走到我面前,我一惊,不可思议看着她,丧失了语言能力。

  • 2016年09月23日 17:08:54

    这时,程翔停好车回来了,一脸错愕。

    李玉像不知道一切的挽住周妮和我,往事如洪水扑过来,大学里我跟周妮是室友也是朋友,一直到大三那场车祸我才看清她的真面目,她做着我最贴心的朋友,却背着我追求程翔。

  • 2016年09月23日 21:49:48

    我们被人从出租车拉出来后,我左胳膊又黑又肿,在流血。我知道我怀着孩子,本来要先去医院的,但是周妮扶着我跟我说不能走,要等警察来盘问好了再去医院,不然对方不会赔钱的。

    出租车司机是个妇女,被人弄出来后就坐在地上一个劲朝那奔驰司机骂娘要钱。

  • 2016年09月23日 21:50:05

    那场车祸让我失去了宝宝,左胳膊留下伤疤,而周妮因为压在我身上,太幸运,一点伤都没有。

    我一开始并没有怪她,觉得一切都是天意,又觉得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保了我一命。

    直到后来我不小心偷听到周妮跟几个女生说车祸的事,满口的轻蔑嫌弃。

  • 2016年09月23日 21:50:21

    她说我一乡巴佬怎么配得到程翔,老天爷长眼让我失去了孩子,程翔一定会甩了我的。

    她还说出租车倒的那一刻,她恨不得压死我算了,免得我继续祸害程翔。

    那几个女生都是喜欢程翔的,听了周妮的话显得很兴奋,在那贼笑着咒骂我。

  • 2016年09月23日 21:51:23

    那一刻,我怒火攻心,冲上去一巴掌甩在周妮。那一巴掌也让周妮卸下了伪装,对我各种嘲讽毒骂,叫着那几个女生厮打我。后来程翔赶来了,踹了周妮和那几个女生,给她们赶跑了。

    程翔从李玉手里拉回我搂在身边,冷冷开口:“李玉,你跟她怎么是朋友?”

  • 2016年09月23日 21:51:54

    李玉一脸茫然,“姐夫怎么了啊?我们都认识好几年了,是通过我我前夫认识的,她人很好的。”

    很好的么?伪装好了的确很好。

    周妮朝我优雅一笑,单手理了理一头红色大波浪,她比以前好看有气质了,像个都市白领。

    而我,穿着打扮虽不比她差,但少了她那份动人和自信。

  • 2016年09月24日 12:12:46

    “原来你们就是玉子的姐姐跟姐夫啊,真是有缘。”周妮朝我伸出手。

    我愣了愣,没去跟她握手。

    她耸了耸肩,“秦深你还不能释怀啊?那都是年少轻狂的一些事,车祸又不是我让它发生的。”她眸光朝我和程翔身边一扫,“哟,你们还没孩子么?”

  • 2016年09月24日 12:12:58

    我心口一抽,知道周妮是故意这么问的,她既然是李玉的朋友,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能怀孕。

    李玉慌张地看了看我,拽了下周妮说:“姐,姐夫,阿姨不是让你们给我买衣服的么?”

    我很想带着程翔离开,可是婆婆交代了,不能不做。于是到附近一个商场快速帮李玉挑了两套清新淑女的服装,结完账就拽着程翔走了,李玉跟周妮继续去逛了。

  • 2016年09月24日 12:13:14

    下午三点,李玉回来了,还带着周妮。

    我婆婆不喜欢我们随随便便带人来家里,但是周妮很会做人,一进门就首先给婆婆送了一个玉镯礼物,说是去云南旅游买了好几个,自己戴不完。

  • 2016年09月24日 12:13:26

    婆婆愣了愣,还没说完,周妮就笑着把玉镯给她戴上去了。

    我看的眼睛疼,“妈,你要喜欢镯子,我跟程翔给您买!”

    婆婆是聪明人,哪里不知道我的意思,这别人的东西就不应该要!可她倒好,扭头瞪了我一眼说我没规矩。

  • 2016年09月24日 12:13:40

    李玉笑呵呵朝我说:“姐,没事的了。周妮刚刚把事情跟我说了一遍,车祸的事是意外,姐夫本来就帅气迷人,那时候你们又没结婚,所以她就惦记了一段日子。不过她现在都有老公了,还是个开厂子的老板呢!”

    李玉的话说的特别好,说的我婆婆很激动,顿时站起来拉着周妮坐下,亲自跑去茶水间泡茶了。

  • 2016年09月24日 12:13:52

    她老人家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愿意落下,恨不得认识所有老板老板娘,好帮酒店拉生意。

    周妮挨着我坐着,突然挺忧愁的说:“秦深,大四的时候你都不理我了,我很难过,后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道歉的,一直没机会。”

    “呵,不必了。”

  • 2016年09月24日 12:14:05

    “秦深,听李玉说你一直没怀上孩子,我真的很为难过,我有认识这方面的专家给你介绍介绍吧?”

    她一副好心人的模样,我受不了的瞪她:“你别以为我还跟以前一样傻!”

    “我没有,我一直很怀念我们的友谊,自从跟你闹僵了,再也没有人像你那么贴心,我……”

  • 2016年09月24日 12:14:17

    我霍地站起来,坐到程翔另一边,李玉连忙绕到周妮和程翔中间坐着,充当和事老说尽了好话。

    婆婆端着三杯热红茶过来,首先给程翔,再是周妮、李玉,她自己不喜欢喝红茶,但是知道我喜欢喝的,红茶叶都是我买的,却故意没给我泡一杯。

  • 2016年09月24日 12:14:34

    程翔朝婆婆盯了几秒钟,将他那杯刚送到我手里,婆婆便说:“喝什么喝!喝再多红茶也怀不了孩子,浪费!”

    周妮噗了声,连忙装模作样咳嗽了几声说嗓子不舒服,婆婆连声让她喝点红茶润润喉。

    润个屁的喉!我很想打翻她手里那杯红茶,或者直接朝她脸上泼过去,她明明是笑话我!

  • 2016年09月24日 12:14:51

    之后,婆婆拉着周妮聊了大半个小时,我身心俱冷,根本听不见她们聊的是什么,倒是听见不少笑声,到最后程翔也来了兴趣,朝周妮问了几句,我受不了的在他大腿上掐了把,他啊的一声疑惑地看我。

    我站起来冲进卧室,心想程翔会立马跟进来的,他也的确是立马跟上来了,只不过走到卧室就被婆婆给叫住了。

    “翔翔啊,你去楼下超市买点瓜果回来。”

  • 2016年09月24日 12:15:10

    我坐在床上冷冷看着门口挣扎的程翔,他要去不去的话,一会婆婆又得朝我阴阳怪气,我真的感觉累,朝他摆手示意他去吧。

    程翔一走,周妮像个参观者走进卧室,我防备的盯着她。

    “秦深,你命真好,能嫁给条件这么好的程翔,听说他家酒店每天毛收入都上万。”

    不用想,也是李玉告诉她的,她俩逛街不知道说了多少程翔和我的事。

  • 2016年09月24日 12:15:24

    “你也不错,不是嫁给了开厂子老板吗?”

    周妮眼底划过一丝鄙夷,斜眼扫了我一眼,叹气道:“我哪里有你好命啊,程翔是年轻强壮帅气的男人,我家那位跟我爸一样大,还是个胖子,每天晚上自己硬不起来,老让我帮他折腾……”

  • 2016年09月24日 21:18:23

    05 私生子慕云初

    我愣愣看着周妮,想到昔日我们的友谊,虽然她有几分真诚我不知道,可我对她深情厚谊。

    现在看着她一脸鄙夷厌恶说自己老公,我觉得挺悲凉的。

    我问她瞧不起对方为什么嫁给他。

  • 2016年09月24日 21:18:42

    她胸腔震了下,笑得自嘲,“命不好,找不到相爱的男人,起码要找个有钱的啊!”

    我合了合眼,重新打量她。

    我觉得在婚姻里不能相爱是一件特别悲哀的事,“周妮,那你幸福吗?”

    “幸福?”

  • 2016年09月24日 21:18:56

    周妮耸耸肩,“还行吧,不愁吃穿,一帮穷亲戚特尊重我们一家,算是有点光荣。”

    光荣么?好像现在很多女孩子都这样,出卖身体和爱情嫁给权势,过的行尸走肉。

    “秦深你别一副可怜我的样子,我不可怜!”周妮皱眉盯着我,狠狠道。

    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原本不应该厌恶她的吗?怎么就可怜起来了。

  • 2016年09月24日 21:19:09

    “秦深你知道吗?我最不喜欢你拿这种眼神看我!你有什么资格可怜我,你这么久不怀孕,程翔爸妈对你一定不好吧?你更可怜!”

    周妮情绪有些失控,一脸狰狞朝我叫。

    我没跟她计较,心想她应该还有更可悲的事,不然不会像只炸毛的猫这样吼我。

    却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和李玉商量好的计划。

  • 2016年09月24日 21:20:17

    一个是妹妹,一个是昔日闺蜜,她们都很了解我。

    往往很了解你的人最能知道怎么样击垮你。

    而人一对别人生出怜悯,进而会放松对她们的警惕,我亦如此。

    周妮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脸蛋都被她搓红了,眼眶也红了,还含着泪水。

  • 2016年09月24日 21:20:35

    她有些哽咽道:“秦深抱歉,我失态了。”        

    她转身回到客厅,我在卧室坐着发呆,脑子里浮现出许多我们过去的回忆,除了那次车祸后,她真的给了我不少友谊的温暖。

    下午四点时,婆婆要带李玉去跟小周母子吃饭,周妮本来要走,被婆婆三言两语留下了,我和程翔送婆婆李玉到门口遇见小周母子。小周母子挺客套的,硬要拉着我和程翔一起去吃饭,顺带把周妮也叫上了。

  • 2016年09月24日 21:21:21

    七个人到一家西餐厅,是小周挑选的地方,吃饭的时候李玉苦着眉头挺不知所措的,我知道她没吃过西餐,不会用餐具,正要帮她解围,小周先一步跟她讲解起来,见她小心翼翼不敢动餐刀的,就自己切了半盘和她的换了。

    小周人虽然没程翔长得好看,也没程翔高,但一看就是个能过日子的人。

  • 2016年09月24日 21:21:34

    婆婆跟小周他妈聊的欢呼,不时朝小周和李玉笑呵呵看过去,小周母子俩对李玉很是满意。

    中途我去上洗手间,上完在洗手台洗手时,周妮走了进来,一脸真诚跟我道歉,还连忙扯过纸巾给我擦手。

    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想到大学时的我们,彼此经常给对方吹头发,其实和周妮断绝交往后,整个大四我都是孤独的,不敢深交朋友,不敢跟女同学走得太近,怕受伤。

  • 2016年09月24日 21:21:48

    周妮给我擦完手,牵着我的手低头说:“秦深,你还能给我一个机会么?你是我人生里一个大遗憾。”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缓缓将手抽出来,默了几秒钟道:“周妮,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想回到当初不太可能了。”

    “那从普通朋友做起?”周妮一脸期待看着我。

    我挤出个微笑,“以后再说吧。”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