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我以谎得情招惹上一个男人,从此便被卷入一场纷争!

发表时间:2016-09-30 09:27:25 点击:4645 回复:46

秋之却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从包厢中抽身,我急忙冲向了洗手台,吐了个天昏地暗。
今天孙总有份合同要签,便带了我过来在饭局上替她挡酒,孙总一向都很栽培我,我免不了要为她尽心。
我看向镜中面色发白的女人,想着等会儿又要被灌上一通,不由苦笑,忽见镜中有两个人影闪动,我顿时吓了一跳。
回头看去,我这才注意到,洗手台边上有两个身影正抱在一起吻得难分难解,女人背部大片的皮肤都裸露在了空气中。
原来是对野鸳鸯,我不以为意的正准备移开视线,忽见那个男人偏了偏头,正好让我看清楚了他的容貌,我顿时心下一悸,连忙低头胡乱的洗了个脸,也来不及擦便朝走了出去。
“陈曦。”
身后的叫唤让我浑身一僵,我忍住回头的欲望,步伐加快了些。
忽然我的手臂被人用力拉住,熟悉的面容近在咫尺,避无可避。
这样一靠近,我清晰的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酒气,他认真的看向我,一双眼睛格外显得格外清亮,“陈曦,你来找我了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执拗,看起来像是在撒酒疯。
我看了他一眼,相比以前,他似乎变得更成熟了一点。
角落里那个女人走了过来,我瞥着她,面无表情。
她瞧见我的时候神色一惊,顿时急忙上前两步去掰林昭握住我的手,嘴里还念着:“林昭,你认错人了,她不是陈曦。”
我听着她的话,顿觉好笑,她这谎话说的可真没有底气。
可是偏偏林昭就是用力捏着我不放开,她便冷冷的朝着我看来,“这位小姐,我的未婚夫喝醉了,把你认成了他那个贪慕虚荣的前女友,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他们已经订婚了。
我淡笑的看着江蕊,“没有关系,反正只有没用的女人才会让自己的男人对前女友念念不忘,我不会怪你的。”
我抬眼直视着他,“你认错人了。”
“不,你就是陈曦。”林昭大着舌头盯着我,手却是放松了力道。
我趁机用力挣脱,不想再看他们一眼,转身便大步离开。
没有想到三年之后,我跟林昭和江蕊会是这般相遇,一个是我前男友,一个是我前闺蜜,看到他们我就想到了曾经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走到包厢门口,孙总朝着我走来。
“陈曦,我有事要先走了,这合同就交给你签了。”
孙总说完便直接把合同往我怀里一塞,拿着包就走了。
我顿觉无奈,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轮着一番劝酒之后,我便笑着对王总说:“您看我们这也吃的差不多了,不如就把合同签了吧?”
“咱们这交杯酒还没有喝,怎么能算差不多呢。”
王总笑着又硬塞给我一杯酒,把他的手绕过我的手背,做成交杯的姿势出来,显然是非要我喝下这杯酒。
“对呀,陈助理,快来喝一个,喝完再谈正事。”
一阵哄笑声起,王总带来的几个手下都在催促着我喝酒。
我很反感喝下这杯酒,只是眼下我又不好驳王总的面子,我只好敛下情绪,轻笑开口:“王总,这酒我要喝了的话,合同可就一定得签了。”
“那当然了。”王总笑呵呵的应了声。
得到他的肯定答复,我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水,将合同放在王总面前,“王总,签约吧。”
“行,我说话算数。”
王总拿过一只钢笔,坐在了沙发上,将合约翻到最后一页,忽然看向了我,“陈助理,怎么合同瞧着有问题?”
发表时间:2016-09-30 09:27:2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9月30日 09:27:51
    合同我已经检察了很多遍,怎么会有问题?
    我弯腰去查看合同,此刻王总却猛然将我一下子按在了沙发上。
    “你做什么!”我被他压制住,便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不想根本挣脱不开。
    “陈助理,咱们喝了交杯酒,现在当然得洞房了,你这点规矩都不懂?”王总伸手拍了拍我的脸,语气带笑,“你乖乖的听话一点,我还能好好宠宠你。”
    我顿时心里十分恐惧,可是却根本难以逃脱,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无用的,我心底的绝望一阵阵的在蔓延。

  • 2016年09月30日 09:28:11
    忽然门口传来震天一响,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进来,此刻我深陷在沙发里,看不到来人是谁,只是感觉到压制我手脚的力道在渐渐放松。
    我趁机用力的想趁机逃跑,反被王总察觉,他抬手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小贱人,别想跑。”
    我顿时被他扇的眼冒金花,头脑眩晕。
    迷蒙中看到王总猛然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指着门口怒吼,“你是谁?竟敢跑到我这里撒野,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识相的都给我滚远点。”

  • 2016年09月30日 09:28:27
    我连忙趁机大叫,“救救我,救救……唔”
    忽然王总的一只大手捂上了我的嘴。
    “你们对她怎么了!”
    顿时一声怒吼想起,我听出这声音是林昭的,心里涌过一阵暖流,在我最绝望的时刻,他的出现如同天神。
    “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卷头打进肉里的钝响声,林昭像是跟王总带来的几个手下扭打在了一起,而王总此刻也顾不上来钳制住我,反而也走下沙发加入战局。

  • 2016年09月30日 09:28:45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循声朝着打斗处望去,却正好对上了林昭看过来的视线,他的眼睛像是充血了般通红,他定定的看向我,一时没有动作。
    此刻,我看到他背后的男人正准备偷袭他,我连忙大声提醒,“小心!”
    林昭顿时急忙转身,反手便给了来人一拳,一番打斗下赖,林昭三两下就把占了上风,把那些人都打趴在了地上哀声叫唤。
    而林昭正朝着我一步步的走过来。
    我感觉肩上凉意,这才注意到我的衣服被撕扯的不成样子,我连忙低头整理,可是衣领已经被完全拉开,我只能揪着衣领,试图遮掩。

  • 2016年09月30日 09:29:10
    忽然一件外套甩在了我的身上,我抬头看到林昭正侧着身,一双眼睛看向了门口。
    我默默的将外套穿在了身上,只感觉外套湿了一大片,再看林昭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打捞上来的,全身都湿透了,此刻,他的发梢还在不断的往下滴着水。
    “林昭,谢谢你。”我的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里一阵后怕。
    “陈曦,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林昭的声音像是带着痛,他俯身用力捏着我的肩膀,满脸怒气。

  • 2016年09月30日 09:29:46
    “我只是过来签合同的……”我也觉得委屈。
    林昭看了我半晌,放松了对我肩膀的禁锢,伸手拉着我走下沙发,我看向我们相握的双手上,心里一时恍惚。
    等回过神来,我看到林昭手上正拿着桌上的合同,偏头问我:“齐成公司?”
    我待说话,却看到了门口出现的江蕊,此刻她正冷冷的看向我,眼神像淬了毒一般。
    江蕊走了进来,不留痕迹的冲开了我跟林昭相握的手,笑吟吟的看着我,“陈曦,林昭醉酒的时候非说看到了你,冲了半天冷水这才醒酒,撞开一间间包厢来找你,可真费心思。”


  • 2016年09月30日 09:29:54
    怪不得林昭的身上都是水,想不到竟然是这个原因,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他这么用心又能怎样?
    “对了陈曦,我跟林昭已经订婚了,婚礼就在年底举行,咱们这么多年同学,你会来参加的,对吧?”江蕊的话里带着甜蜜。
    我看向了林昭,他并没有否认江蕊的这句话,反而低头朝着她看。
    我呆愣的看着他们,心里艰涩,没有说话。
    林昭率先走出了鸿声,江蕊挽着我的手臂紧随其后。
  • 2016年09月30日 19:47:34
    那么多年来,江蕊总是表现的温柔善良,我们曾经是闺蜜,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了她的真面目,可是为时已晚,她已经夺走了林昭。
    “陈曦,你这招苦肉计玩的真好。”江蕊在我耳边轻声开口。
    “你说什么?”
    “先是在洗手间对林昭故意装不认识,又被林昭从男人的身下得到解救,惹得他的怜惜,后面呢,你又要干什么?”
    我明白江蕊是误会了,但我却并不准备对她解释,“我要做什么跟你无关吧。”
    江蕊忽然伸手抚上了我的脸,“陈曦,你说你要没了这张漂亮的脸蛋,林昭还会再看你一眼吗?”

  • 2016年09月30日 19:47:51
    “江蕊,如果林昭的心在你的身上的话,你根本不用忌惮我。”
    江蕊顿时神色微变,朝我冷笑。
    林昭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江蕊温柔的看着我,“陈曦,一起走吧。”
    我看到江蕊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不用了,我打车就可以了。”
    “小蕊,上车。”林昭忽然出声。
    江蕊路过我身边时,瞥了我一眼,“林昭的心迟早装的都是我一个人。”
    林昭走的时候并没有跟我再见,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吧。

  • 2016年09月30日 19:48:07
    不用再见,因为再也不必见。
    再回公司的时候,同事们跟我说王总跟孙总的合作谈崩了,甚至王总还恶人先告状的说我找人去打他。
    孙总把我叫进办公室一通责骂之后,便要我下班和她一起去医院给王总赔罪。
    孙总一向都对我照顾有加,我只好点头同意。
    孙总顺手把手中的车钥匙递给我,“你去停车场把我车上的文件拿上来。”
    到了负一楼,我在孙总的车上拿过文件夹,等着电梯下来。
    我忽然感觉身后有脚步声逼近,我来没有来得及回头,便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口鼻,被人压制住双手拖到了一旁。

  • 2016年09月30日 19:48:20
    我顿时惶然大惊,不由自主的挣扎,忽然腰间被顶上一个尖锐的东西。
    “再乱动我就捅你一刀。”威胁声在我耳边想起。
    我略微低头,看到腰间抵着明晃晃的刀片,一时悚然,不敢再随便动作,只能随着他的步伐走。
    那人将我拖到一个拐角,把刀拿在手中,正面看着我。
    “小美女,别怪我手狠,谁让你得罪了人。”
    他话一说完,便拿着刀直直的朝着我的脸刺来,我本能的伸手一挡,刀锋一下子在我手臂划出一道伤口,那人一时愣住,我趁机将手中的文件夹狠狠的丟向他的脸,推开他跑了出去。

  • 2016年09月30日 19:48:34
    “有没有人啊,救命……”
    我急忙沿着停车场的主线道边跑边叫,可是停车场一片寂静无声,根本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而我身后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回响声像是踩在我的心上,我忍不住的回头,看到那人正手持尖刀,一步步的追着我跑。
    我顿时心慌不已,此刻,恰好主线道中开进来一辆宝蓝色的跑车,我连忙高声张着双手大喊:“救命啊,救命……”
    可是那辆车的行驶速度太快,车身在我面前只是一晃而过,便径直的朝着停车场内部开去。
    我失望不已,肩膀忽被人狠狠制住,根本难以动弹。
    那人掏出绳索将我的手从背后捆绑了起来,我仰躺在了地上,站不起来。

  • 2016年09月30日 19:48:46
    “跑啊,你再跑。”他俯下身子半蹲在我面前,忽而冷笑了一声,将刀直冲冲的对着我的脸划了下来。
    我感觉到凌厉的刀风扑面而来,害怕的闭上了双眼。
    忽然‘铛’的一声响起,那人低嚷了一声,我听到了刀锋划过地面的沉闷钝响。
    睁眼一看,我身前那人正捂着手腕,朝着后侧方望去。
    而那里,站在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男人,他淡淡的看向我们,手上把玩着一颗白色珠子,神色不辨喜怒。
    “放开她。”
    那男人平静开口,随即一步步的朝着我这里走来,步伐不紧不慢,神色却果敢坚毅,显得很有气势。

  • 2016年09月30日 19:48:47
    “跑啊,你再跑。”他俯下身子半蹲在我面前,忽而冷笑了一声,将刀直冲冲的对着我的脸划了下来。
    我感觉到凌厉的刀风扑面而来,害怕的闭上了双眼。
    忽然‘铛’的一声响起,那人低嚷了一声,我听到了刀锋划过地面的沉闷钝响。
    睁眼一看,我身前那人正捂着手腕,朝着后侧方望去。
    而那里,站在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男人,他淡淡的看向我们,手上把玩着一颗白色珠子,神色不辨喜怒。
    “放开她。”
    那男人平静开口,随即一步步的朝着我这里走来,步伐不紧不慢,神色却果敢坚毅,显得很有气势。

  • 2016年09月30日 19:49:03
    那人面色慌乱,顿时阴沉的看向了我,伸手拾起地上的尖刀,正抬手间,忽然有什么东西打在他的手腕间,他吃痛了一声,刀片又再次滑落在地。
    他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便急忙起身跑远了。
    我看向地上还在骨碌滚动的珠子,那个男人就是用它制住了歹徒的动作。
    我看向他,低声感激,“谢谢你。”
    “没事,刚刚开车的时候好像听到什么声响,这才下车过来看看。”
    男人俯身替我解开了手中的束缚,我这才得以解脱,从地上站了起来。

  • 2016年09月30日 19:49:14
    “你手流血了。”男人指着我的手臂,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我,“包扎一下吧。”
    “恩。”我接过手帕,略微包扎之后,便弯腰去捡地上的珠子。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东西。”我将珠子递给他。
    男人接过,不以为意的开口,“至少它脏的有价值,因为它救下了你。”
    这话说的动听,我不由得抬眼看他,正好对上了他漆黑如墨的双眼。
    “走吧,我送你去人多的地方,免得又遇上了危险。”男人对我淡淡一笑,便率先朝着停车场内部走去。

  • 2016年09月30日 19:49:29
    我心里一暖,又确实怕刚刚那个歹徒还在徘徊,连忙跟在他的身后。
    “先生,我只要上了电梯就可以了,大楼人多。”
    “那就送你到电梯口。”
    我并没有异议,跟在他身侧朝着电梯旁边走去,在拐角处蹲身拾捡掉落一地的文件。
    他蹲下身来帮我一起捡,把文件交给我时,伸手拿起我胸前的工作牌,“齐成文案助理,陈曦?”
    “恩,我叫陈曦,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墨。”陆墨微笑的看着我,“我想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2016年09月30日 19:49:50
    “如果我们再见面的话,我请你吃饭,算是报答你救了我。”
    我走进电梯里,笑着跟陆墨告别,刚一回到公司,我竟然看到了林昭正站在我的办公桌旁。
    “林昭,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还你的合同。”林昭将手中的合同放在我手里,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这上面写着齐成公司。”
    我顿时心里一时复杂,本来就不应该再牵扯的人,他实在是不必如此特意的跑上这一趟。
    “谢谢你,合同我收到了,你走吧。”
    “我为什么要走?齐成是我林家的产业,我哥让我过来历练下,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齐成的副总。”
    什么?我顿时心里无数惊雷炸起,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 2016年09月30日 19:50:42
    “你哥是林煜?”
    “恩。”
    原来林昭竟然是海天集团董事长林煜的弟弟,我跟林昭在学生时代谈了七年的恋爱,我过去只知道他的家境不错,也没有怎么打听。
    我顿时哑口无言,齐成是林昭家的地盘,我一个小小的员工,有什么资格发言让他走。
    我对他勉强笑了一下,便朝着孙总的办公室走去。
    “陈曦,我还有话跟你说。”林昭忽然伸手拉着我,恰巧他按住的部位就是伤口处,我顿时低叫了一声。

  • 2016年09月30日 19:53:33
    “我不信江蕊会说这样的话,就算说了,这也只是巧合,陈曦,你不能因为身上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就来怀疑别人。”
    我听林昭这话里有话,微笑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林昭却不再言语,在我的逼视下,这才开口,“就像你昨天差点被欺负,这跟小蕊根本毫无关系,有些事情本来就防不胜防,你不要想太多。”
    倒成了我想太多!
    我就不应该跟林昭说这件事,他一向都是盲目的偏袒江蕊的,在他心里,江蕊就是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根本容不得别人指责。

  • 2016年09月30日 19:53:50
    我不想多说什么,甩开他的手便准备走进孙总的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我把文件递给孙总时仔细的看了她一眼,毕竟她刚吩咐我下停车场,马上就有人来害人,总归是过于巧合。
    但是孙总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我又觉得是我想太多,江蕊一心想要害我,找个人守着等我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当即便撇开了这个念头。
    临走前孙总嘱咐我说:“陈曦,公司来了个新副总,他点名要你去当秘书,你就去他那里吧,我话先跟你说了,林总就是过来历练下,你什么事都顺他的意就好。”

  • 2016年09月30日 19:53:51
    我不想多说什么,甩开他的手便准备走进孙总的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我把文件递给孙总时仔细的看了她一眼,毕竟她刚吩咐我下停车场,马上就有人来害人,总归是过于巧合。
    但是孙总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我又觉得是我想太多,江蕊一心想要害我,找个人守着等我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当即便撇开了这个念头。
    临走前孙总嘱咐我说:“陈曦,公司来了个新副总,他点名要你去当秘书,你就去他那里吧,我话先跟你说了,林总就是过来历练下,你什么事都顺他的意就好。”

  • 2016年09月30日 19:54:41
    我自然知道这个林总是谁,我真不明白林昭想要干什么。
    我敲了敲副总办公室的门,林昭开门看到是我,便一把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下。
    “我看到你的手受伤了,刚找人买了药上来。”林昭笑着将棉签蘸满碘酒,再轻轻的擦拭着我的伤口,用纱布一层层的裹绕。
    我看向他小心翼翼的举动,连忙一下子站了起来。
    “林昭,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实在难以忍受前男友的温情关怀,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再见面。

  • 2016年09月30日 19:54:56
    “我知道,陈曦,但是我想挽回你,三年来我每天都在想你。”林昭定定的看向我,又急忙解释,“三年前我们之所以会分手,是因为我误会了你跟廖原的关系,现在我知道了那只是一场误会,我很后悔。”
    “我跟廖原本来就清清白白。”我想起他曾经的指责,顿觉悲愤,“但是我可是真切看到你跟江蕊上床了!”
    林昭一下子哑口无言,过了片刻,才低着头轻声说:“我那时……那时是魔怔了,误把她看成了你,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她。”
    我冷笑一声,“在鸿声的洗手台里,你们不是在亲密吗?”
    “我那时喝醉了,但是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否则我又怎么会因为一个背影就认出了你……”

  • 2016年09月30日 19:55:21
    林昭伸手要拉我,我一下子打下他的手。
    “陈曦。”林昭猛然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我跟小蕊订婚只是因为商业选择,小蕊心里是明白我爱的人是你,何况她也支持我来齐成找你,你别误会我们?”
    我听林昭这番话更为气愤,本想发怒,却又笑了起来。
    “林昭,你真的相信江蕊真的愿意跟你表面做戏,实际上是来成全我们?”
    “我跟小蕊从小一起长大,她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你实在不应该对她带有偏见。”

  • 2016年09月30日 19:56:54
    “够了。”我简直难以再跟林昭谈论下去,“林昭,你知道我最讨厌的你身上的哪一点吗?就是你永远都那么那么的相信江蕊,却对我毫无信任可言。”
    我说完之后,便急忙的跑出了林昭的办公室,不想再跟他再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争论。
    呆在了洗手间好半天,回复好心情之后,我才回到办公区,坐在电脑前继续对看孙总之前交代的报表。
    而林昭也没有在我眼前晃,听同事说林昭就一直在办公室里没出来。
    下班的时候,我跟在孙总的背后。

  • 2016年09月30日 19:57:07
    “陈曦。”我身后传来熟悉的叫唤,林昭三两步走在我面前,“我们是吃饭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法国料理味道不错。”
    “我不去。”我看也不想看他一眼,只是兀自站在了孙总的身后。
    孙总对林昭打了个招呼。
    林昭点了下头,一双眼睛却朝着我盯着看。
    孙总笑着对我说:“陈曦,你要是有事的话,咱们下次去也行。”
    “我没事。”我看向林昭,语气淡淡的,“林总,我今天跟孙总还有安排,你可以不要打扰吗?”

  • 2016年09月30日 19:57:19
    林昭的眼神像是受伤,神情失落。
    我便拉着孙总直接走开,等我把车看到了马路上,孙总忽然出声,“陈曦,你是不是跟林昭之前认识?”
    孙总刚刚看到了那一幕,我就算否认她也不会相信的,我顿时应了一声。
    孙总又说:“林昭一直追在我们的身后。”
    什么!我抬头看向后视镜,果真看到车后的人赫然就是林昭。
    我已经觉得话已经跟他说明白了,他这样纠缠我着实厌恶,便加快了车速行驶,过了几个拐弯,终于甩掉了身后的林昭,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 2016年09月30日 19:57:40
    到了同济医院下车,我刚停好车位,便看到林昭正迎面走来。
    “陈曦,你来医院做什么?”
    原来刚刚我并没有甩掉他,我顿时无言,不想搭理他什么。
    孙总却主动解释,“昨天陈曦得罪了个人,现在过来道歉的。”
    “昨天?”林昭顿时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就是签合同的那个人吧,他叫什么名字?”
    “叫王盛川。”孙总诧异问:“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当然知道,因为打他的人就是我。”林昭冷声说完这一句,便举步朝着医院走去,一副不肯罢休要寻仇的模样。

  • 2016年09月30日 19:58:03
    孙总扯着我的手,“陈曦,你去拦住林昭,王总在302病房”
    我连忙跑到了医院大厅,可是四处人来人往,我根本找不到林昭的身影,只好沿着电梯跑上三楼。
    站在302的门口,里面惨痛的叫喊声一阵阵的传来,我连忙推开了门。
    我看到林昭正狠狠的扳着王总的手臂,而王总惨叫的缩在床边上不住求饶。
    “啊,求你别再折了,我手要断了……”
    “林昭。”我在门口叫了他一声,冲上前去按住他的手,“你别打他了,我过来是要给他道歉的。”
    “你……你不就是昨晚的小贱人,好呀,你还敢……啊。”
    ‘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像是骨头扭碎的声音,王总也顾不上骂我了,抱着右手凄声叫了起来。

  • 2016年09月30日 19:59:01
    “你再敢骂她一句,扭断的就是你的左手。”
    林昭神情阴狠的看向床边的王总。
    王总顿时也不叫唤了,一双眼睛惊惧的朝着林昭看,神情憋屈。
    “这是怎么了?”
    孙总从门口走进来,又看向王总,“王总,您这是?”
    “好你个孙若霜,你不是说这个小贱……啊不,是陈助理是来给我赔不是的吗?现在我的手都被她给搞折了,这事情你可得给我说清楚。”王总冲着孙总大吼。

  • 2016年09月30日 19:59:39
    “不用说清楚,打折你的手的人是我林昭,我警告你,你要是以后再敢欺负陈曦,我饶不了你。”林昭神色狠厉的看向王总。
    王总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显然是被林昭打怕了,只是语气依旧不忿:“你谁啊,小小年纪,口气不小。”
    “王总,这位是我们林董事长的弟弟。”孙总在旁边介绍。
    “林煜的弟弟?”王总朝着孙总看来,待看到孙总点了下头之后,神情顿时就变得和善了起来,“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林昭,我跟你哥还有几分交情,这样算起来你也是我兄弟,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我来跟你撑腰。”

  • 2016年09月30日 19:59:58
    孙总顿时微微笑了一下,“那王总,这道歉……”
    “道什么歉。”王总佯装生气的看向孙总,“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昨天就是一场小打小闹,不打不相识嘛,哈哈。”
    王总兀自笑了起来。

    事情就这样大事化了,孙总留下来照看王总,而我跟着林昭走出了医院,一路无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林昭准备开车送我回家,我拒绝了,起身朝着马路一侧走去。
    “陈曦。”林昭叫住我。

  • 2016年09月30日 20:03:46
    “好。”我快速的在拨号键盘里按出了我的电话号码,按完拨打之后,将手机还给了他。
    陆墨接过手机的时候,不小心触碰了下我的手指,他立刻快速的离开,并没有做出一秒的停留,他的行为显得十分绅士涵养,不知怎的,我蓦然就想到了七年前,记得我和林昭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我们也是因为传递东西不小心触碰到了手,那个时候林昭脸色微红的看向我,顺势便将我的手指紧紧攥住,之后便再也没有放开过……
    “陈曦。”
    忽然一声熟悉的叫喊打断了我的回忆,而这赫然就是林昭的声音,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不知何时,他早已经大步的走在了我的身边,面带敌意的看像陆墨,我看向他的神情,恍惚间仿佛就看见了当年校园里为我争风吃醋的少年。

  • 2016年09月30日 20:04:00
    “你是谁?”
    林昭对着陆墨说话的语气不善。
    陆墨脸上带着礼节性的笑意,率先朝着林昭伸出了手。
    “我是晟远集团的陆墨。”
    我顿时惊异不已,近来晟远集团发展迅猛,跟海天集团并驾齐驱,是业界两大龙头,而晟远的总经理就叫做陆墨。
    “原来你就是陆墨,我常听我哥提起你,我叫林昭。”
    林昭握住陆墨的手几秒之后放开,随即便拉着我走到了另一边。

  • 2016年09月30日 20:04:13
    “陈曦,你跟他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之前见过一面……”
    林昭忽然打断了我的话,“只是见过一面就公然牵手,陈曦,你怎么变得这么随便。”
    “我随便?林昭,我只是拿了下他的手机留个号码而已,手指触碰了一下也能叫作牵手吗?”
    “你没事留电话给他做什么?”
    我听着林昭的语气更像是质问。
    “跟你有关系吗?我凭什么跟你解释,你爱怎么想怎么想。”
    我觉得没有必要跟林昭多说,他让我看到了一种男人身上的劣根性,明明已经分手了,他却依旧对我存在着占有欲。

  • 2016年09月30日 20:04:23
    可林昭却冷冷的看向了我,“你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
    林昭的这种不肯罢休的态度让十分气愤,他以前就是这样,只要看到我跟别的男人稍微有些亲密,便不依不饶的要我给他解释清楚,以前他是我的男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早已分手,他却依旧如此对待我,着实让我不快,我正准备开口同他争辩,不想看到了江蕊正朝着我们走近。
    “林昭,陈曦,原来你们在这里,找了你们好久,我最近得了一瓶味道醇正的红酒,一起去品尝下吧。”
    江蕊语气轻柔的说完之后,便走在我跟林昭的中间,两只手各自挽着我们的手臂,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

  • 2016年09月30日 20:04:36
    我并不想跟着江蕊去,便不由自主的朝着林昭看,而林昭对上我的目光之后,竟然冷淡的移开了视线,我看着他余怒未消的样子,显然他还是在生气。
    我一时无言,只好穿过庭院,跟着江蕊走到了室内。
    江蕊拿出一瓶包装精美的红酒出来,并把开酒器和红酒都交给林昭。
    等酒塞被打开之后,江蕊起身倒了三杯酒,各自的递给了我们。
    “干杯。”江蕊同我们的玻璃杯沿都轻碰了一下,率先喝完杯中酒。
    我看林昭也喝下去了,只好低头略微抿了一口。

  • 2016年09月30日 20:04:45
    “林昭,我妈说你来了的话,就去找她一下。”江蕊轻声的开口,又面带难色,“是关于我们之间的事。”
    林昭点了下头,放下酒杯,郑重的看向了我,“陈曦,我们不要再吵架了,今天晚上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林昭走的时候看起来心情很好,我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房间里只剩我和江蕊,我丝毫不敢对她掉以轻心。
    江蕊忽然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陈曦,你知道林昭跟我妈要说些什么吗?他要说……”
    我渐渐的听不清江蕊在说些什么,只能迷蒙看到江蕊的嘴唇一开一闭,一阵晕眩感袭来,我只觉得自己意识渐渐的溃散开来,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

  • 2016年09月30日 20:04:57
    恍惚中我好像躺在了一张松软的大床之上,我疲累的闭上了双眼。
    我是被一股邪热给燥醒的,迷糊的睁开眼睛,四处一片漆黑。
    我身上的温度很烫,四肢百骸都难受,只觉得热的人要发狂。
    我一把掀开了盖在我身上的被子,跌跌撞撞的摸索到了房间门走了出去,迎面而来一阵舒爽的风,我定睛一看,前头好像有个水波在粼粼发光。
    我不由自主的朝着前面走近,那个水波看起来格外清凉,对我有着无限的诱惑力。

  • 2016年09月30日 20:05:07
    忽然有一股力道制住我的前进,我迷糊之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呆愣的看向他,顿觉他抚在我肩膀的手格外炙热,肌肤相贴的地方使我的神经一阵舒缓,说不出来的畅快。
    我看向他,却又怎么都看不清他的面容,身体里的躁动不断袭来,我下意识的紧紧搂住了他,把唇凑在他的嘴边,胡乱的亲吻。
    感觉好像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可我无暇顾及,也分辨不了,我只是不断的拉扯着他的衣物,猛地身形不稳一脚踩空,我的身体顿时便失去了平衡,我本能的紧紧抓住我面前的这个人,却似乎也害得他跌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水花四溅,冰冷的水从四面八方灌进我咽喉,窒息的感觉如影随形,我胡乱的挥舞着手脚,心里十分恐惧。

  • 2016年09月30日 20:05:25
    直到一双手横在我的胸前,将我的头拖向了水面,我这才得以大口的呼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身体骤凉的温度反倒刺激着我的神志清醒,我睁开眼睛,这才看到了我此刻正倚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我呆呆的抬头看去,看清我面前的男人竟然是陆墨。
    “陆墨,你……我……我们怎么在一起?”我结结巴巴的开口,还弄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我看你神情不对,怕你出事,拉住你的时候一起掉落下了游泳池。”陆墨言简意核的解释完之后,又说:“陈曦,我们先上岸再说吧。”
    我不由得点了点头,任由他一步步的带着我朝着岸上走。
  • 2016年09月30日 20:05:41
    我的脑袋虽然很痛,却十分清醒,我正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猛然听到有人在愤怒的叫喊着我的名字。
    循声望去,我看到了林昭正站在游泳池边上,神色冷的看向我,厉声的朝我质问,“你跟他刚刚在做什么!”
    我一时被林昭给指责的弄得不明所以,迷蒙之间我才想起,我似乎是吻了陆墨的。
    “陈曦,你不是说你只是跟陆墨只见过一面。”林昭盯着我看,“见过一面就亲成那个样子,骗我你很得意是吗?”
    林昭定罪般的质问语气让我听得很不舒服,但是眼下我只想解释清楚这些事情,不希望他对我有所误会。

  • 2016年09月30日 20:05:57
    “是那杯红酒,江蕊拉着我们,给我倒的那杯红酒有问题。”
    “那瓶红酒我们三个人都喝过,怎么就你有问题。”
    林昭笑了一声,似乎在嘲笑着我的这个理由编排的多么的荒诞,他笑着笑着渐渐神色阴沉了下来,他看向我的眼神可怖,恨不得要将我剔骨削肉一般。
    这样被指责我也难受,可是为什么林昭总是那样的质疑我?我忽然也觉得很累。
    “陈曦,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来?”林昭的语气凛冽,“我来就是想要当着众人的面前解除和小蕊的婚约,我甚至都给你买了戒指准备向你求婚的,可你在做什么,你太令我失望了。”

  • 2016年09月30日 20:06:14
    林昭从口袋里掏出个盒子丢向了游泳池内,转身便决绝的离开。
    我呆愣的看着水面上漂浮的小礼盒,忍不住的伸手拿了过来。
    打开一看,一颗粉钻戒指闪闪发亮,粉钻的四周还有一个小小的花托,衬着戒指别样的小巧可爱,我忽然想起那天林昭将我堵在路上,问我是喜欢粉色还是紫色。
    难道当时他是在准备替我挑选戒指吗?
    我忽然心底一阵阵的抽痛,林昭是真的打算重新追求我的?
  • 2016年09月30日 20:06:27
    因为篇幅有限,喜欢本故事的朋友, 关注微口信:信你的邪,只需要回复帖子名或故事中的人名就可以看更多后续内容哦。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