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补梦】之空城

发表时间:2016-09-30 13:48:40 点击:170 回复:0

呼噜有度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是呓人,补梦为生#


推开窗,一轮红日刚好升到对面钟楼的广告牌后,广告上模特动人的面目已被侵蚀全无。

 

这座城里的所有钟表都停留在777点整,不再走动,包括那口大钟。

 

不同的巷口传来风声,相撞,这样的白日抵得过以往任何一个夜深人静。

 

我又在日历本上划下一个记号。

 

这已经是第七个月了。

 

 

 

七个月前,我发觉城里的人开始急剧减少,每过一晚上,人们都像是睡过去便不再醒来,我原以为是每个人都闭不出户,可现在看来全是凭空蒸发了。从早到晚,放眼望去,街上没有一个晃动的人影,不,没有一个活物。

 

以往每个周末,隔壁的艾曼都会提一篮新鲜的莓子,来敲我家的门,直到连续三周没有她的拜访,我站在家门口,抓住那个每天傍晚四点都会准时路过的行人,“我的邻居艾曼去哪里了?”他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径直离开。

 

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那是一种古怪的沉默,迎面碰到的人默不作声,偶尔出现的对白都是谜语。

 

商店开着门却没店主,整条街只有我一个人来回逛荡,隐约有一种兴奋。我不必再去小企业为我那坏脾气的上司卖命,我可以懒觉睡到自然醒再出门,去超市随手拿一些吃的,然后光明正大地走向出口。如果我想,甚至可以任意进出奢饰品店,将之前从未妄想拥有的一切揽入怀中。

 

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了。

用一种造物主的姿态游览着这个城市。

 

我看着自己阴暗潮湿的房子,决定搬家,将一些必需物品和纪念物品收拾进行李箱,走向了两个街区以外的富人区。那边有一栋三层独立别墅,白色灰泥墙与浅红屋瓦,古罗马时期内庭式与围柱式的标准结合,不仅自带泳池,还背靠小型高尔夫球场。以前每天上班路过时,都会看一个金发的女人,站在庭院小型的青铜雕塑喷水池旁边,吻别她的丈夫。

 

这曾是多少次梦寐以求的场景,我拖着行李,站在客厅里,面对着挑高大面的窗户,几人高的薄帘被风吹起遮过我的视线,浮现的却是家中常年没有日照的阴冷楼道上掀起一角的木板,潮湿黑暗的卫生间墙上的霉苔,以及满地的烟头,闪着红色的奄奄一息的火光。

 

 

 

每晚我都会出门散步,希望能遇见任何一个“人”。看到银行门口停着一辆运钞车,本应是有三五个持枪特种兵包围着,然而它现在就这样开着后车厢,安静地停在那里。打开里面一只只的箱子,将纸币抛起,雨一般落到自己身上,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也仅限于这样的快感,紧接着是失落。而令人欣喜的是,我在车前座里发现了一支枪,想必今后用得上,有了它,所有活物的命数都将掌控在我手里。

 

过了段时日,依旧没有人出来,商店里的大部分食物都开始过期,发霉。我只能依靠一些冰柜里保存着的罐头。偶尔去音像店买CD,带上试听的耳机,曾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人点了一首《Full Moon》,迄今一直单曲循环着。

 

我拿起GNR的《Use your illusion》和Bon jovi的《keep your faith》,走到柜台里面,模仿女人的嗓音“先生您好,一共80美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现金。”然后自己把钱放进收银柜,带上耳机开始播放,第一首是《Knockinon Heavens Door》,只有从人的声音中能得到些抚慰。

 

街边石缝里的荒草因无人修剪开始疯长,已经过了我的肩,像是走在一片丛林里。大街两旁所有建筑开始变灰,墙皮脱落掉漆,路标一个个倒下,整条街都颓然。灌木里突然闪过的动物的眼睛转瞬即逝的亮了一下,那是一只巨大的老鼠,没有人知道我有多想把它捉住,放在家中豢养。那是迄今我见过的唯一活物,我在街上疯狂地朝着它开枪,企图恐吓它,它的疯狂逃窜令我兴奋,直至枪腔里只剩一发子弹。

 

 每个清晨,一座城,只有一个人醒来。内心滋生着一种莫明的恐惧感,尤其是住在这个华实却又感觉空无一物的别墅里。

 

最终还是搬回了原来的住处。

 

我从家里翻出一只扩音器,背着包走过荒草丛生的大街,向四面大——如果你还清醒,如果你还活着,请来菲林大街7号,你并不孤独。然后进一栋又一栋楼房,敲一个又一个房间。我知道无济于事,但我还是坚持,这成了每天必做的事,因为我知道,只要有一个人,只要有一个人出现,我就可以被拯救。

 

路过展览馆,琴行,珠宝店,只是哑然失笑,再没有进去的欲望。拐弯路过一家服饰店,橱窗里站立着的模特给人一种恍惚的错觉,我隔着玻璃凝视她的眼睛。

 

动了!动了!

 

我端起身边一把椅子将橱窗玻璃砸碎,模特倒在了地上,挂在上面的衣物脱落,露出各个被衔接好的关节,这只是一具模特,我将它搬回了家。

 

整个城市停电了。

 

在暗中摸索火柴,等待光明的时间无比漫长。我手捏着火柴,火柴被擦亮,全世界只剩那团乍燃的焰火。一截光滑的蜡烛从暗处伸向它,通体洁白安静,像亲吻般缓缓接近那团焰火,照亮了对面一张没有表情和波动的脸。

 

黑暗中,只有我和模特儿面对面,古怪的沉默。

 

 

 

每当我在灌木丛生的街道上走着走着,就会情不自禁地跑起来,想挣脱什么,却又突然地转身,整个城市几乎也在一刹那间同时转过身去,同我一起空荡的转动,这巨大的自由的囚禁,没有一个人笔直地向我走来,将我箍紧。

 

又过了几个月,我开始不愿意再出门,尽管我知道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只是每天搬几个模特回家,房间里便热闹了几分。终于到前几日,我不愿再出去,和之前那些人一样,将窗门紧紧掩上。

 

早上起来时,感到内心某个巨大的黑洞不断扩散,在那里我踩着寂静和沉默不停地坠落,那里无穷凄凉,无比深邃,永无止境。

 

我慌了。

 

推开窗户,最后一次向外面空旷的城市呼喊——如果你还清醒,如果你还活着,请来菲林大街7号,你并不孤独。

 

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最后看了一眼这破败惨淡的城市,看血红的日轮从钟楼后面坠入大地,上帝抛弃了我,上帝唯独忘了把我带走。

 

把门窗锁好,拉上窗帘,不让任何一丝清冷的光透进来。整个房间只剩下我粗重并错乱的喘息,似乎一切都即将被填满。我从兜里取出用来防身的那支枪,将幽黑深邃的枪口对准饥渴已久的脑门。手用力攥紧,全世界就只剩下枪膛里那颗子弹。

 

在黑暗中扣下扳机的同时,我听见了敲门声。


发表时间:2016-09-30 13:48:40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