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原创超长篇武侠悬疑小说《云岳英雄传》连载开始啦

发表时间:2016-10-03 11:31:58 点击:10307 回复:1

易冀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引子

       “那一晚,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夫人可知是何人与将军相约?” 三十万禁军副都统黄擎苍吹了吹碗里的茶,缓缓问道。

       “云中没有说,但江湖传闻,是顾松。”

       “哦?碧海潮生剑 顾松!是他!” 黄擎苍惊讶道。大小战役参与无数,每次都作为打头先锋,砍下人头不计其数的他,从未如此紧张过。

        “怎么江湖上还有第二个顾松吗?”张夫人不疾不徐地道,语气中却丝毫无紧张关切的样子,似乎失踪者并不是她的夫君,却只是一个素未蒙面毫无交情者。

        “我早该猜到,当今世上能让将军如此重视的人,除了顾松,当无第二人。多谢夫人,在下就此别过,倘若夫人有将军的讯息,还烦劳转告。” 黄擎苍似乎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起身准备告辞,举手作揖。

         “烦劳将军一行,酒水招呼不周,还望见谅,如有讯息,自当转告。将军慢行。”张夫人起身送他出门。

         “告辞了。”黄擎苍雷厉风行的性格,自当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当即离开了都统府。

         江湖传闻,青岳剑顾松自蚌埠龙子庄内一战击败当世七大高手,江湖上再无敌手。

         江湖传闻,那天下着小雨,天灰蒙蒙的,空气中氤氲着杀气。龙子庄庄主龙宇绰号金爪龙,三十年功力的龙爪手外功,徒臂可摧金断玉。江湖有传言,再坚韧的兵器,遇上了龙庄主,也变成了破铜烂铁,经不起一爪。 只见龙宇身着红袍金袖,体形瘦削,却似一般将外家横练功夫练到家的模样。脸型也似身材一般瘦削,莫说面无四两肉,恐怕就连一两都没有。龙宇的眼睛不大,也很难从这对眼中看出他在想什么,一抹小胡须,与他瘦削的身材,瘦削的脸庞配的刚刚好。

        跟他在一起的其余六位高手,有丐帮的八袋长老刘长深,姑苏君子剑郭辛,昆仑派江泰衡,徐若愚,还有两位福建凌云镖局的高手谢一,谢二两兄弟。

        “许久不见,看来刘长老的鬼头刀使得越来越纯熟了,哈哈哈。”说话者是姑苏君子剑郭辛,但见他四十多岁的样貌,两鬓微霜,与龙宇相反的大得有些失神的双眸,虽然有了一定年纪,却仍然可以看出年青时俊俏的样貌。身材高大且看似孔武有力,腰间悬挂一柄宝剑,配藏青色剑穗,不必说,这自是江湖闻名的君子剑了。传闻君子剑与淑女剑乃是一对名剑,削铁如泥,乃是唐朝时出自姑苏冶炼名匠烩武之手,辗转数百年流于郭辛之手。关于君子剑的传闻,一说此乃祥瑞之剑,获此剑者倘若撞上拥有淑女剑者,两者必有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流传,同时也可称霸武林;又一说此乃受诅咒之剑,倘若十年内未为君子剑找到淑女剑,其主自当命不久矣,这样数来,现如今正是郭辛被称为君子剑的第十个年头。

        “哈哈哈,郭兄谬赞了,论兵器,自当首推福建谢家兄弟,他二人的焱云剑法已臻化境。我可听福建的丐帮弟子们称,福建镖局首推凌云镖局,从来没有送不到的镖。这自当归功于两位谢老弟高超的剑法。”刘长深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皮肤黝黑的老者,然眼中散发出的精光,自然可以看出,内功绝对不弱,左手托一把硕大的鬼头刀,笑道。这把鬼头刀比一般鬼头刀要大上一倍有余,使这样一把刀,自然不可能只靠蛮力。

        “那自然,两位谢兄的本领我可是早有耳闻,还听闻两位谢兄恩怨分明得很,倘若遇上劫道的,必定是一个活口都不留,而且听说两位一定深入调查到劫匪的所有底细,连他们的亲眷也是一个不放过,当真是赶净杀绝,难怪江湖传言,焱云剑下,寸草不生,当真是好手段。”昆仑江泰衡是昆仑派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剑走轻灵,性格也是轻佻的很,嘴上丝毫不留情面,倒也是个真性情的好汉。 

         “都是江湖上的兄弟们抬举罢了,我兄弟二人还得与在座诸位前辈多多学习才是。”说话的是谢一,上身着红色,下身淡青色长裤,黑色长靴上布满尘土,与一般剑客不同的是,他的右手光滑无比,然左手却布满厚厚的老茧。很容易看出,这是个惯于使左手剑的高手。 

        站在一边的谢二倚着墙壁把玩着手中的小匕首,似乎丝毫没有想要加入这个话题,匕首看起来长约四寸,较之寻常六寸匕首略短。匕首看起来虽小巧,然刀刃上的寒光较之上好的兵刃犹有过之而无不及,自非凡品。

        虽说谢一谢二乃是一母同胞,两人容貌,体形,性格确实大相迥异。哥哥身材较为矮小,体态略显丰润,不似镖师一类刀头舔血过活的人,倒似个风尘仆仆的商人。弟弟着一袭黑衫,脚蹬一双白靴,却白如雪,未染一丝污垢。但见谢二身材修长,手指也极度细长,脸上肌肤红润而白净,一副贵公子的样貌。任谁都无法想象此二人在江湖上混迹仅仅数年,已经杀人无算,留下了赫赫名声。或许是一路走南闯北的原因,二人言语中也丝毫没有福建口音,官话说得标准而漂亮。

       “两年前我与谢一兄弟于辽东苦寒之地相识,当时兄弟送镖时遇见响马的,他们人数众多,恐有四五十人,兄弟只携带五名镖师上路,为兄还为兄弟捏了一把汗,当时自不知原来你就是威震福建,广南地区的凌云镖局总镖头谢一,哈哈哈哈。”龙宇捋了捋那一撇小胡须,笑声洪亮。

        “那后来那帮响马是如何了?可曾捞得半分好处?”昆仑徐若愚瞪着铜铃般的双目,好奇道。

        “呵,好处。长白山下,金大马棒,与所部众及妻小一百单四人。皆丧命于谢兄弟一人之手。”龙宇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出来,似有回味当时情景之意。

        “哈哈哈,不必说,这个金大马棒做了半辈子响马,想必对于这次动手肠子都得毁青了。”刘长深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硕大的鬼头刀。

       “这恐怕就不得而知了,做了鬼,下辈子投胎可千万不要再做响马了,噢不,就算做响马也天天烧高香千万别再撞到谢兄这样的镖头了。”徐若愚名为大智若愚,然其相貌谈吐似乎却在反证或许他是大愚若愚才对。

        在场所有人哈哈大笑,谢一也不搭话,一笑置之,向左撇了一眼兄弟谢二,但见他专心看着手中匕首。他太了解弟弟了,虽小他六岁,然弟弟功夫与他在伯仲之间。不同在于,他生性喜爱交友,江湖上朋友也多,弟弟性格却十分内敛,但像今日这般却十分少见。他当即猜到一定是因为等一下的比试,兄弟心中紧张,以匕首来使自己专注。

       他一沉吟 ,是啊,一个月前收到龙子庄庄主龙宇的请柬,邀请自己与兄弟谢二前来龙子庄比试武艺。他与龙宇在辽东平了金大马棒的山寨后切磋比试武艺三百余招仍未分胜负,当下英雄相惜,乃与之结交。请柬中并未提及比武对象是何人,然请柬中有提到乃是不世出的绝世高手,自然技痒。是以,于今日方得知比武对手乃是当今武林,未尝一败的青岳剑顾松,不由心中一凛。江湖传闻,与此人交手者,从未有人可胜得一招半式,而所有败于其手者,皆被斩去左脚小趾而绝不损于第四趾,光是这手法,便可知此人对于剑术的精熟。隔靴袜而斩人脚趾而无伤其他,世上当真有此随心所欲,举重若轻的剑客?

       大家哄笑过后却不再言语,似乎各自都在寻思接下来一战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神情却各自悲凉。龙宇转身向门外,眼神凝视远方,似乎在寻觅一些什么,君子剑郭辛坐了下来,双眸中却也透着愁苦。刘长深与昆仑派的两位高手有一句没一句得交谈着,时不时传来一些笑声,却丝毫听不出愉悦,谢一看着谢二,而谢二却依然在把玩他的匕首,从没停下过,看样子也并不打算停下。

       这时,龙子庄的大门打开了。

        龙宇不自觉向后退了一小步,刘长深右手接过鬼头刀,君子剑郭辛倏地站起,谢二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所有人一同凝视着大门打开的地方。

        大门缓缓被打开,来者一身青袍,须发皆灰,五官看起来却十分模糊,有传闻道,内功登封造极者,气之所至,寻常人则无法窥探,或许这是真的,但见他手执一柄长剑,深黑色的剑鞘有着岩石的纹路与质感,上面辅有镶嵌着数颗碧绿色的翡翠,颜色虽深沉却耀眼,几个翡翠镶嵌摆列的位置构成了类似山峰的形状。此人看起来也已过天命之年,步履却极稳健。

       不必说,此人便是顾松,那口宝剑,便是江湖中闻名遐迩的青岳剑。

       “青岳剑顾松老兄大驾光临,恕在下有失远迎,快请快请。” 龙庄主大步走出庭院,双手抱拳道。

       “哈哈哈,龙庄主有礼了,阁下庭院甚广,此番叨扰,还望恕罪。”顾松还礼道。

       “快快有请。”龙宇领着顾松进入内堂,将诸位高手一一引荐,“这位是享誉姑苏的君子剑郭辛郭兄,这位是丐帮八袋长老吴长深吴老兄,福建凌云镖局两位总镖头谢一谢二兄弟,还有这两位当今武林新一代的高手江泰衡,徐若愚,而这位,则是名声响彻武林的青岳剑顾松顾兄。”大家互相抱拳行礼,众人打量顾松,身材颀长,双臂及膝,眼目炯炯有神,一对剑眉不怒而威,面部的须发也甚是浓密,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此人看上去则有些像是长着灰色毛发的猿猴。

       “早听闻顾兄大名,如雷贯耳,此番相见,真是三生有幸。”君子剑郭辛率先发话。

       “诸位,顾某此番前来只为比试武艺,敢问我们何时可以开始。”顾松也不接话,直入今日来此的目的。郭辛脸上露出一丝自讨没趣的尴尬笑容,不再言语。

        “诸位来到蔽庄,龙某自当先尽地主之谊,我等为诸位备好水酒小菜作为洗尘之用,咱们吃饱了再战岂不快哉,哈哈哈哈。”龙宇匆忙走出尝试化解此时的僵局。

        “不必了,顾某来此并非为龙庄主的美酒佳肴,倘若诸位欲先饱口腹之欲,顾某自当改日再来叨扰,恕在下告辞了。”顾松甩出一副不屑的神情转身欲离开。

         “好一个青岳剑客!如此不识礼数,这可是在人家的庄子上,岂容你如此撒野,我徐若愚今日就替龙庄主来教训教训你!”昆仑派徐若愚生性冲动,左手提着剑就冲着顾松去了,挥舞右臂,直击顾松后颈,动作甚是流畅。这一击原本也是出其不意,贯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取顾松命门。

        眼见右爪即将触碰到顾松脖颈之时,顾松向右轻迈一步,当即避开徐若愚之攻势,乘势转身拔剑,轻抖手腕,倏一声剑起,但见青岳剑出鞘,由下而上,干净利落的挥斩,但见青岳剑剑身通体翠绿色,犹如最上好的祖母绿翡翠颜色,翠绿色的光芒闪过,一道血光跟着喷薄而出,随着鲜血一起的,还有一条手臂,那是一条右臂,那是徐若愚的右臂。

        顾松归剑回鞘,定定的立在原地,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徐若愚痛苦地蜷缩在地上,脸上满是狰狞的表情,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仅仅一招,便失去了自己的一条手臂,不敢相信自己将再也无法使剑。不知道此时他极度扭曲的神情,是因为断臂后的剧痛还是那一瞬间的恐惧亦或是联想到以后不能再使剑的绝望。

       徐若愚三十出头的年龄,在昆仑派学艺十余年,在同门师兄弟中仅不敌师兄江泰衡,闯荡江湖十数载,败绩亦屈指可数,一招而败当真是在他高傲的自尊心上给予了一记重击。

       与徐若愚同样惊恐的还有在座的所有人,包括龙宇,刘长深一众在内的所有人。没有人料到徐若愚在顾松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也没有人料到顾松会真的痛下杀手,要了徐若愚的一条胳膊,还是用剑的那条胳膊。众人皆觉眩晕,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是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


发表时间:2016-10-03 11:31:5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