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我的太奶奶和蚓福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06 14:15:46 点击:2837 回复:0

陈情以乔木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晚上,我路过一个深深的小巷,转头看见一只肥壮的老猫,毛发有点脏,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我也索性就望着它。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一只猫。

不知过了多久,我打破了僵局,我蹲下来,慢慢靠近它,企图抚摸它。老猫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回头就跑,没多久就不见了身影。

“可能,这只是一只老猫”我悄悄的躲在小巷的阴影里,心生感慨,小巷安静如初。

那只老猫使我想起了一个人,我的奶奶。我小时候,奶奶白发胜过黑发,满脸皱纹,还有一把蒲扇和两套又破又旧的衣服,高血压像一座大山,压的她喘不过气,尽显一副沧桑的模样。

我的母亲是个外乡人,所以在老一辈的眼中,我是不受待见的,即使是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我也是扮演受欺负的角色。这样的童年对我来说是痛苦的,换成其他人,也不愿承受这段记忆。

我一直无法忘却我的奶奶,因为对我而言她是一个例外,她是所有亲人中最疼爱我的一个,甚至胜过了我的父母。

童年的那段时间,每当我遭受到不公,我会哭着回去找她,她也会给我做一顿好吃的,我依旧记得奶奶的炒韭菜,很香很好吃。

那是一段最纯真的时光,奶奶身体不好,却总是负责我一整天的吃喝拉撒,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闷热使我无法呼吸,蚊虫让我抓狂不已的时候,她总是轻摇蒲扇,而我总是安然入睡。

到了工作的年龄,我不再由她照顾,也渐渐生疏了她,我只记得她苦着身体无声的照顾着我的情形。

有一次春节回家探望她时,不知道哪里多出了一只肥壮却脏兮兮的白猫。我问奶奶哪里来的猫,她头一晃,差点摔了个跟头,她笑着说是猫自己来的,她就给猫做了个窝,弄了点食物,猫就这样住了下来,对于她老人家,平常也算是有了一个伴儿。

我望着她,她瘦了许多,步履蹒跚,面色泛红,不改往日沧桑模样。相比之下,那只猫显的雍容华贵,太阳一升,懒洋洋的躺在她脚边。猫啊,猫啊,你可知你比她幸福。

我搀着奶奶回到房间,房间的摆设依旧没变,那么朴素、真实。我从包里拿出那份久违的礼物,送到奶奶面前,“奶奶,我已经长大了,一直受着您的照顾,却不懂得关心您,我知道您的病痛,四处打听,特意买了这份能降压的礼物送给您,希望您的身体能够好一点。”

奶奶咳嗽了两声,收下了。

一年以后,我回到奶奶家中,一切像往常一样,只是奶奶好像变了,她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奶奶,她变的更年轻了,和我说话的时候谈笑风生,目光炯炯有神。

我感到害怕,突如其来的害怕,我面前的这个奶奶俨然一副青春少女模样,我苦思良久。

不知不觉间,一声猫叫惊醒了我,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只老猫,我不禁潸然泪下,感谢蚓福地龙片改变了我的奶奶。

发表时间:2016-10-06 14:15:46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