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权贵们的阴谋:特朗普竞选总统,又一场“英国退欧”!

发表时间:2016-10-07 11:56:18 点击:5570 回复:1

聚焦全球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每个人都在做着各种假设,在首场辩论之后,美国媒体一边倒地转向了希拉里,对特朗普的描述也越来越妖魔化。但是一位金融博主Brandon Smith在近期却给出了不一样的论调,他认为2016年将以一场经济动荡收尾,而特朗普的竞选将是又一场“英国退欧”,特朗普最终将成为少数极权的工具成功入主白宫。



在Brandon Smith看来,现实中人们永远都无法去掩盖一场经济的崩溃。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总会在某个地方着陆。如今全球主义者已经为一场经济危机创造好了条件,只等着在特定的时间伺机而发,而且为了给经济集权化和单一全球货币体系创造一个存在的理由,这些“上层人物”往往需要一场经济危机。

政治和经济事件往往就如风中之烛,摇曳不定。根据主流情绪,你以为你今天所认知的事物在明天就有可能发生转变。有时候这是一种纯粹的偶然,但很多时候这是由某种权利所主导。当洞察未来趋势,全球主义者玩的是长线游戏,而短线游戏在他们看来其存在的意义就是服务于长线游戏。

何为长线游戏?很多全球主义者已经在众多主流媒体中公开承认了其目标,但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是《经济学人》在1988年1月发表的一刊主题。该刊物大胆宣称,投资者在2018年将面对一个全球性的统一货币。

文章中提到,“一些”国家经济主权的牺牲,美元世界货币储蓄地位的终结,以及IMF货币篮子特别提款权(SDR)的崛起,将成为单一全球货币形成的重要“桥梁”。而这些改变的达成,你就需要世界上的某些地区作出一些牺牲,比如发生严重的金融动荡。这不仅仅具有数学必然性,而且一场危机往往是权贵阶层塑造公众群体心理的一个有用工具。

说得更清楚一些,长线游戏就是经济和地缘政治管理的集权化,虽然只掌握在少数几个金融精英和政要精英手中,但其管理完全公开透明,而非窗帘后面的拉绳,也并非影子政府。少数上层人物的公开管理已经被人们所接受,甚至是受人所托。

市场上围绕着经济状况和当前美国总统竞选结果的猜测有很多,但是他们都没有从长线考虑。第一个假设就是,全球主义者“正在对当前局势失去掌控能力”。

对此,我表示不赞同。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政治领导,以及表面上的经济指标,这些“上层人物”从没有比以往更具有控制力。

而在我看来,英国脱欧其实反倒被这些世界的上层人物所利用,成为了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替罪羊。

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全球央行以及各国政界人士都已经开始呼吁单一货币和财政措施来“阻止英国脱欧所带来的任何不良影响。”这也就是说,他们对“单一经济管理权”的公开请求已经开始。

那些金融精英不断在公开场合警告危机事件的来临,但这只会让大部分主流派,甚至是很多分析师摸不着头脑。对那些过度专注股票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一起似乎还挺好。当然,这些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除了每天的开盘和收盘,他们不会去试图看清更大的未来景象。

今年,7月和8月的美股表现就可以说非常怪异,在创下几天的新低之后,接下来又创下几天新高。这种疯狂而诡异的波动不应该被忽视。然而,媒体却对之一带而过,他们的注意力除了英国脱欧的“意外”之外,还有就是美股估值依然偏高。他们还主张英国退欧对市场几乎没有影响,其中完全忽视的一个事实,就是这类事件将有一个长期影响而非直接的短期后果。

过去两个月来美国的就业数据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当奥巴马一再拿出美国失业率跌破5%的数据“表功”,证明自己在复苏美国经济的道路上取得成功之时,媒体却忽视了一个事实,就是目前美国劳动力中失业人口数量空前,截至今年8月已经接近历史最高纪录,高达9440万人数。这几乎是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一,而且几乎有一半的美国适龄工作人口处于失业状态。

经济学家和媒体对此的传统解释就是美国社会人口结构的变化,大部分老龄从业者已经不再属于劳动力资源,但是,这是一个常年误导性说法,近年来随着美国就业市场的巨变,传统就业岗位需求出现了结构性缺乏,数以百万计的青壮年男子已经进入失业状态,虽然类似于服务员和调酒师的数量达到了历史性高点,但现在制造业工人数量要比2014年12月还低。

虽然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只是大萧条期间的一半,但失业数量却隐藏了一个巨大问题:在美国数以百万计的男人正处盛年,但他们却早早过上了“退休生活”,也就是说他们要么没有工作,要么就在找工作的的路上。

六分之一的青壮年男子没有工作,这比1940年的大萧条还要糟糕。

当大家还是质疑就业数据的真实性时,美国共党给出的解释是,这些人只是不想工作而已,所以就不在统计之内。

好于预期的就业报告,使大家有了种美国经济正在复苏的假象,而这也让市场继续悬浮于空中。不过,我断言,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表象下,隐藏的是一场巨型风暴。

摆在我们眼前的现实就是,人们永远都无法掩盖一场经济的崩溃。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总是会在某个地方着陆。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生产率现在处于37年来最低水平,尽管政府公开的数据声称就业已经完全恢复。但是,就目前而言,真正让这些青壮年男子回到工作岗位的希望很渺茫,同时,这也意味着美联储的政策正在加速阶级分化和贫富分化,直到政府的社保系统崩溃的那一天,这类被社会“遗漏”的人也还会不断增加,而等到体系真正崩溃的那天,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呢?

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欧洲银行业也正处在崩溃的边缘,各央行的经济刺激措施和降息政策只会给市场增加更多的风险,真正给与的提振作用则越来越少。从本质上说,股市正因为央行们的人为支持而停滞不前,而且投资者也正在对市场逐渐丧失信心。

从美国所谓官方经济数据以及3月之后的美股市场来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已经宣告了全球央行正在计划“无限期”支撑市场,或者至少要等到希拉里成功入主白宫为止。但这又是一个不幸的假设。

比如在我的印象中,英国退欧公投之前,大部分独立经济学家和自由分析师普遍认为,那些政要或是金融界的精英是“绝不允许”英国脱欧成功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权贵”拥有操控选票的能力。如果是这样的话(而且我多少同意这一说法),那么显然这些“权贵”是希望英国脱欧成功的。是不是有点细思极恐?

一直以来,我就在提醒这一次的美国总统竞选应该会是又一场“英国退欧”。看看特朗普飘忽不定的支持率就知道了。在他开始作为共和党阵营总统竞选人时,全世界都还把他当成一个满嘴跑火车的无知小丑,但看到其支持率的不断攀升,全世界的神经开始紧张起来。而且随着希拉里的邮件门和健康门事件爆出,特朗普成功获选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这两位候选人的各项民调结果也是各说不一,这是不是让你想到了英国退欧前的各种民调。

英国脱欧的结果应该是预先决定好的,比如像索罗斯这样一些金融精英就对公投结果做出了成功的投注,这也是为什么在公投期间,国际清算银行秘密聚集世界各国央行行长就此事进行紧急讨论。

我认为美国总统大选也是被预先设定好的,特朗普将最终获选。有些人可能会被这一观念搞糊涂了。

其实在特朗普参加竞选以来,全球主义者以及主流学者都将其与英国脱欧公投作对比,他们称之为民粹主义上升的一个“危险”趋势。

而围绕英国脱欧的宣传也是如此,认为公投结果将导致一场全球经济危机,而且现在无论是央行还是政客,只要哪里出现了问题,他们都试图将其归结于英国脱欧。

围绕特朗普的反对性宣传也是如此,特朗普并不适合领导美国,他的经济政策将最终导致全球金融产业的破产。

特朗普和英国退欧公投的一个最大联系就是——两者都受到了反全球主义保守运动的支持。

我想,可能还有一场更广泛的经济危机正在路上,而且这些上层人士正计划将英国退欧和特朗普作为这一危机的替罪羊。

一直以来我都在重申一个观点就是,全球主义者为了给集中化的经济权威和单一的全球货币体系创造一个理由,他们往往需要一场经济崩溃。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英国退欧之后,他们一直在呼吁一个“协调一致的全球央行政策”,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股市处于历史高位时还在不断警告金融危机。

而希拉里一直都在捍卫“全球主义者”的观点,如果她当选,而经济继续低迷,那全球主义将会受到指责。

但如果特朗普成功竞选总统,他也不一定会有实权,而一旦经济陷入泥潭,那保守派,也就是全球主义者的主要敌人,将会承担大部分指责。

而且,如今全球主义者已经为一场经济危机创造好了条件,只等着在特定的时间伺机而发。他们要么支持表面上看似保守派的运动和候选人,或者干脆地拒绝与他们进行任何干涉。这样做正是便于全球主义者将任何危机和市场的崩溃归咎于保守运动。

这不仅仅可以丑化保守派,而且可以丑化整个保守理念。他们的解决方案就是,为了社会更广泛的利益,消除保守主义的所有元素。

这是长线游戏的一部分。

正如我在英国退欧公投后所指出的,我相信英国退欧是“一、二组合拳”的一部分,而第二拳还在等待出击。我的观点似乎被那些一直在提醒投资者市场风险,并建议撤离资金的金融精英所证明。显然,他们知道一些很多其他金融主流所不知道的东西。

随着经济观点转为消极,而且公众也开始寻求答案的时候,这就让这些精英被设定为“先知”,而非罪犯。

与此同时,我认为在竞选结果出来前,会出现一个温和的衰退。而且市场将会出现一些言论,将之归结于特朗普选票在民调中的上升。媒体会出现一些叙述,比如特朗普正在将市场推向悬崖边缘。

很多人声称,在美国竞选结果出来之前,美联储是不会加息的。我认为美联储很可能会在12月加息,这是每次进入大衰退前他们的一贯举动,即使那时候特朗普已经入主白宫。

有些人会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他们会认为特朗普是不可能获选的,只要看看媒体如何妖魔化他就知道了。但是,这也跟英国脱欧公投之前一样,而最终他们的判断是错误的。我认为这一次竞选就像是脱欧公投前一样,全球主义者先是给出令人悲观和沮丧的调子,但并不会去阻止这场运动。所以他们也不会阻止特朗普进入白宫,他们可能打着让特朗普和保守党派成为危机替罪羊的小九九。

在我看来特朗普的获选能更好的服务于全球主义者的长线游戏。

首先,这些上层人物需要一个国际性金融危机,以鼓动大众支持单一的央行政策和权威。他们可以将危机怪罪于特朗普和英国退欧,从而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其次,这些权贵们需要彻底消除保守主义理念,因为这是全球主义的最大敌人。第三,这些精英们需要杀掉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比如就连沙特大量抛售美债、其他各国通过倾倒美元资产来抗议特朗普的孤立主义,这些都可以归咎于特朗普。10月,中国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这也意味着美元脱离储备货币的进程已经进入第二阶段。

所以,如果特朗普当了美国总统,这将为那些少数权贵打开更多方便之门。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10-07 11:56:18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