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揭秘守夜禁忌,千万不要以为守夜就是很轻松的工作!

发表时间:2016-10-08 15:52:31 点击:15778 回复:41

hy无良书生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守夜人##


我叫周羽,来自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是个名副其实的打工仔,已经在城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但终究还是一事无成。

 

由于我所在的那个工厂经营不善,最终倒闭,我也不得不另谋出路。

 

虽然这个城市不小,但对于没有一技傍身的我来说,要想找到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走街串巷几天下来,我还是一无所获。

 

这天,我正朝着一处建筑工地过去,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事干,正巧就看到一个人在工地的铁皮大门上贴出了一则招聘广告,于是我立马就跑了过去看了起来。

 

招聘:今因需要,特招聘男性守夜保安一名,要求身体健康身强力壮,年龄在十八周岁到五十周岁之间。待遇从优。联系人:郑海。电话:186……

 

保安?我现在正愁找不到工作,没想到就碰到了这种好事儿!

发表时间:2016-10-08 15:52:3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0日 02:32:03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0日 03:22:2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0日 10:31:00
      二话不说,我立马掏出手机照着广告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郑老板竟然这么负责,天都快黑了他还守在工地里。于是我照着电话上的指示直接走进了工地,朝着一座简易的工棚走了过去。   磕磕磕。   “郑老板在吗?”   “请进!”   “郑老板您好,我是刚才给您打电话的周羽。”
  • 2016年10月10日 10:33:06
      见我到来,那郑老板直接把我让进了屋,又是给我倒水又是给我上烟的,好不热情!搞得好像是我在聘用他一样!

    虽然这郑老板看上去十分的热情,而且说话也相当的得体,但在他的眼眸之中,我却看到了那种独属于商人的精明,这让我有一种如坐针毡的奇怪感觉,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掉进了他的圈套里。

    “我们这儿呢,原本有两个守夜的保安,但一个请假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另外一个前两天辞职了,所以现在急需一个保安来守夜。守夜的保安,每天下午六点交班,第二天早上八点下班,管吃住,月薪六千,你看怎么样?”
  • 2016年10月10日 10:33:21

    一听到月薪六千,我的眼睛都直了,还管吃住!我二话不说立马点头应允了下来。

     

    见我答应得爽快,郑老板又给我递了根烟,然后直接把合同推到了我的面前。

     

    但当我刚刚拿起笔准备签字的时候,他却忽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在签合同之前,我还有两件事要提醒你。”

     

    一听到郑老板还有要求,我立马正襟危坐的聆听起郑老板的训话,生怕这到嘴的鸭子飞了。

     

    见我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郑老板却微微一笑示意我不用那么紧张,随后才开口道:“第一,晚上十二点以后不管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敲门,都不能打开大门。”

  • 2016年10月10日 10:33:33

    听了这话,我立即联想到了前不久新闻上报道的施工工地油罐车午夜两点被抢的事情,赶忙点头答应。

     

    “第二,无论在进哪个屋子之前,务必都要先敲门。”

     

    这第二点听上去和保安规章没什么关联,但却是做人最基本的礼仪。虽然不明白郑老板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为了那白花花的银子,我也没多想,立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好,既然这样,你把这合同签了,今晚就开始上班,怎么样?”

  • 2016年10月10日 13:20:39

    一个月六千,我一想到就激动,又哪里还会在意这点要求,当下就签好了字,打了辆车回到出租屋抱来了被褥。

     

    在回到那处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

     

    看我来了,郑海这才钻进了他那辆私家车里准备离开。但临了的时候,他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嘱咐我一定要记住那两件事。

     

    “忘不了!”

     

    我心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当下便挥手告别了郑海进入了值班亭。

  • 2016年10月10日 13:21:04

    吃过晚饭,我就直接躺到了值班亭里的床铺上。这里有全套的监控设备,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整个工地的情况。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半夜,我被隔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所吵醒,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午夜二点半。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迷迷糊糊的抱怨着,翻了个身正打算继续睡的时候,却突然一个激灵惊坐了起来!

     

    不对!我明明记得我锁门的时候工地上的人都走光了,难不成是贼?

     

    心中如是想着,我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钢管,蹑手蹑脚的出了值班亭就朝着隔壁的房门摸了过去。

     

    刚到那房门口,里面那奇怪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但我敢确定,那声音就是来自这里面!

     

    那房间的门,明显的是虚掩着的,过了几分钟没动静后,我试着轻轻推了一下。

     

    我只那么轻轻一推,那门竟然就缓缓的自己打开了。见状,我二话不说抄起钢管就冲进到了屋子。

     

    “什么人!”

  • 2016年10月10日 13:21:16

    本来我是打算一进门就大吼用以震慑对方的,但当我看到床上那个背对着我躺着的人影时,却不由得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对方穿着一件和我一样的保安服,明显也是工地上的保安,而且我突然的到来似乎是惊扰了他的好梦,此时他正侧着身子无言的望着站在门口的我。

     

    虽然天太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我也大致猜到了他此时的表情,一时间,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哈哈,那什么,我刚才听到房里有声音,以为是贼。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继续睡,我回去值班了。”

     

    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退出了房间,虽然那奇怪的声音没再响起过,但经这么一搅,我也是睡意全无,就那么睁着眼睛等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准时的打开了工地的大门。看着熙熙攘攘进入的施工工人,我忽然想起了隔壁还在睡觉的那位,于是直接走到他门前敲了敲门。

     

    “喂,起来了没有?八点了,该上班了!”

     

    “你干什么呢?”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工地上的一个老民工。

     

    “没什么,我叫另一个同事起床呢。”

     

    听了我的话,那老民工黝黑的脸上瞬间泛起了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在里面睡觉?胆子倒挺肥的,不知道这里面以前死过人,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 2016年10月10日 14:15:30

    什么?这房子里面以前死过人,而且很久没人住了?那我昨晚看到的人又是谁?

     

    一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立即炸锅了,二话不说直接推开门走进了屋里。

     

    整个屋子也就十余个平方,我进去之后全都一览无余,又哪里有什么人影!

     

    除了靠墙摆放的那铺床以外,旁边地上还放着些洗漱工具,但无论是从房间里的灰尘,还是从床上散发出的那刺鼻的霉味来看,都已经是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

     

    “不可能,不可能!难道我昨晚见到的是……难怪我一夜没睡都没见着有人出来!”

  • 2016年10月10日 17:40:41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立即傻了,趔趔趄趄的就退出了屋子。

     

    “干什么呢?还不去交班!”

     

    一个声音蓦的在背后响起,直接把我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原来是工地上的刘杰刘管事。

     

    见我面色不对,刘杰直接走了过来望了望房里,然后又望着我问道:“这房间是你来之前那个辞职了的保安住的,要是你想住,等他来把东西搬走后再说吧。”

     

    说着,刘杰就示意我到值班亭去交班。

  • 2016年10月10日 17:40:52

    但我心里,却始终惦记着刚才那老工人的话,于是直接拦住了刘杰,试探性的问到:“刘管事,我听说,那房子里曾经死过人?”

     

    “我们工地从买下地皮开始,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零事故的记录,是谁造的谣?”

     

    原本我还以为是管理阶层为了不影响以后的房价封锁了消息,但看刘杰那气愤的表情,又不像是在做假。

     

    难道是之前那老民工在骗我?但我和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骗我?

     

    心里揣着这个疑问,我讪讪的跟着刘杰到值班亭里交了班。

  • 2016年10月10日 23:23:41
    等到刘杰离开保安亭后,我又趁机问了问白班的几个保安,但他们对于夜班的事,都是一问三不知。
    没办法,我只能跑到了附近的商铺买了几包好烟,然后回到了工地里。
    通过多方打听,我终于找到了打一开始就在工地里做事的木石工匠苗老。
    那是一个脸上布满了皱纹,眼神中带着一股刚毅的瘦小老人。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个小房间里做着木工。
    敲过门,介绍过自己以后,我微笑着走了进去给苗老上了一根烟,随后,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 2016年10月10日 23:24:03
    通过对话,我得知苗老并不是本地人,而是来自云南文山,是正宗的苗族。由于他的祖上传下了这木匠的手艺,所以就来到了城里打工赚钱。
    苗老这人很随和,跟我说话虽然会打扰到他的工作,但他却并不介意,还时不时冲我乐呵呵的笑。
    天南海北的扯了一大堆,看时机差不多了,我这才试探性的问到:“苗老啊,既然您在咱们工地呆了那么长时间,工地里发生了什么事,应该都瞒不过您老人家吧?”
    “这说的,工地老板是砌房子赚钱,又不是搞特务活动,有什么瞒不瞒的。”
    说着,苗老停下了手里的活,一副微笑的样子看着我。
    见状,我赶忙又上前给他递了根烟。
    给他点上后,我这才望着他的双眸缓缓的问到:“我听说,以前咱们工地死过人?就在值班亭隔壁的那个房间?”
    闻言,苗老不知是激动的还是被烟给呛到了,一个劲的咳嗽了起来。
    见状,我立马上前拍着苗老的背给他顺气,同时紧盯着他的眼神等着他的回答。
    良久,苗老才止住了咳嗽,一边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一边抹着呛出来的眼泪,“你小子,这事儿哪听来的?”
  • 2016年10月10日 23:24:24
    “嘿!有戏!”
    我心中一喜,立马赔笑着说道:“这不,在他们闲聊的时候,我偶尔听到的。”
    “是,工地上以前确实出过这么一档子事儿,而且确实就在值班亭隔壁的房间里,但那人没死,通过医院的抢救,后来听说又好了。怎么,你问这干什么?”
    “没,没什么,只不过是好奇而已。那,那人是出了什么事儿啊?”
    见苗老似乎有些不乐意,我立马将一包还没拆包的好烟塞到了苗老的手里,但苗老却在拆开抽出一根后,又把烟还给了我,同时意味深长的道:“年轻人,多听别人劝,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就行了。有些事儿,还是少管为好。”
    说完,苗老逐低下了头又开始忙起了手上的活计。
    苗老的话,听上去像是好心,但那话里,却似乎包含了另一层的意思。
  • 2016年10月10日 23:24:46
    莫非,是那件事情里还有什么蹊跷?
    心中如是想着,我道别了苗老,直接回到值班亭查阅起了工地上的花名册。
    花名册里记载了每个工人的详细资料,同时也有每个工人应聘和辞职的记录。通过查阅我发现,在我来之前,这里曾经有过两个守夜的保安。
    在我之前辞职的那个,叫李文远,年纪在二十出头,就在市内居住,辞职原因不明。而更早的那个,和我一样,也是外来人口,名叫梁家军,年纪为五十五岁,离职的原因,就如苗老说的,是脑溢血就医。
    现在的人,一上年纪就三高,出现个什么脑溢血的,也不足为奇。
    虽然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看了花名册上的记载后,我也大致的放下了心来。
    走出值班亭,我只觉得浑身轻松,不由得抬头深呼吸了起来。
    但就在我抬头的一瞬,忽然见到对面楼盘四楼的窗台上,竟然站着一个人,而且那人在我看到他后,赫然纵身一跃,直接就从四楼上跳了下来!
    嘭!
  • 2016年10月11日 11:51:39

    一声闷响传来,随后,那人落地的那堆建材后面立即被扬起了大片的灰尘。

     

    “不好!出事了!”

     

    我心里想着,朝着那人坠落的地方就跑了过去。

     

    但当我赶到那人坠落的地方时,却只看到了漫天的灰尘,别说是人影了,在那撒满了水泥灰的地面上,就连半个鞋印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昨晚没睡好,看花眼了?”

     

    望着那被扬起的灰尘,又看了看刚才那个人影跃下的窗口,我总觉得事情透着些古怪,于是干脆直接上到了四楼,打算到那个窗口去看个究竟。

     

  • 2016年10月12日 13:52:56

    当我上到四楼的时候,整个楼层都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我刚一走进那个人影跳楼的房间,那原本应该是窗台的位置出现的,却又是另一道门。

     

    “奇怪了,难道是我记错了?”

     

    我心里感到有些讶异,急忙朝着那门跑去。但当我刚一走进那条门的时候,却彻底懵逼了。因为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窗台,竟然不见了!而出现在那窗台位置上的,仍旧是一条门!

     

    “难道我遇到鬼打墙了?”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又记起了昨晚的事,不由得浑身发毛了起来。

  • 2016年10月12日 13:53:10

    以前在村里经常听老人们提起鬼打墙,而对付鬼打墙最好的办法,就是呆在原地不动,这样就不会消耗体力和精力,那鬼也就奈何不了你了。只要有人路过看到了你和你打招呼,那么你就算是得救了。

     

    虽然心里很是发麻,但我还是咬着牙站在了原地。现在的我,也只能寄希望尽早有人路过了。

     

    “爱情是你独特的味道,在我的心中微笑,别人懂不了,只有你知道……”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我下意识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很自然的低头滑动了屏幕接通了电话。

     

    然而,在我接通电话的那一刹,却冷不防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脚一软,身子立即朝前倾了出去,手机更是直接从四楼上掉了下去!

  • 2016年10月12日 13:53:21

    没错,在我接通手机的那一瞬,竟然发现自己这个时候正站在了四楼的窗台上!要不是我眼明手快立即抱住了窗台,估计我的下场会和我的手机一样!

     

    颤颤巍巍从窗台上下来以后,我心里一阵的后怕。

     

    苗老不是说没死过人吗?那刚才发生在我身上的又是什么?以我们村里老一辈人的话来说,这明显的是有冤死鬼在找替身啊!

     

    一想到这里,我一刻也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跌跌撞撞的,几乎是一路从楼梯上滚到了一楼!

     

  • 2016年10月12日 13:53:33

    “你就像月亮绕着轨道,拥抱着地球闪耀……”

     

    那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我趔趄着朝着那声音就寻了过去。我一直喜欢听这首歌,但我从来都没有感觉这首歌像今天这么好听过。

     

    当我找到手机的时候,它正插在一包水泥里不停的震动着,我二话不说抓起手机就跑出了工地。

     

    “喂,周哥,干嘛呢?出来吃个饭?”

     

    当听到电话里传来大板那亲切的声音时,我几乎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 2016年10月12日 14:04:21

    大板,是我在城里认识的一富二代,也许是因为投缘,我莫名其妙的就跟他混到了一起。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一种上天注定的感觉。

     

    刚才要不是他那个及时的电话,估计现在,我可能就已经在去殡仪馆的路上了。

     

    “那什么,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

     

    “你没事吧?我怎么听着你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现在是没事,只是刚才差点就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仍是心有余悸,直接打了辆车朝着中山路就赶了过去。

     

    车还没走几步,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我直接一头就撞在了前座的靠背上!

  • 2016年10月12日 14:04:35

    鼻头一痛,一股热流直接就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唉,看样子,今天是免不了血光之灾啊……”

     

    望着手上的鼻血,我心里一阵的郁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邋遢的女人像是疯了一样猛的拍起了车窗,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女的怀里抱着个晕了过去的小女孩儿。

     

    见状,司机立即想发动汽车离开,而我却二话不说直接打开了车门让他们上车,然后让司机直接改道朝着最近的医院奔了过去。

     

  • 2016年10月12日 14:04:56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到了医院后,孩子被直接送到了急诊科,经大夫诊断,只不过是一般的中暑昏迷,打过针稍微休息下就没事了。也直到此时,方才拦车的那女子才恢复了镇定走了出来向我道歉。

     

    她一边低声低气的道着歉,一边递过来一张洗的发白的手绢。而我,也毫不客气的接过了手绢,把脸上和手上的血渍擦干净后就还给了她。

     

    “没关系,一点小事而已,你也是心急孩子。”

     

    见她心情似乎好点了,再安慰了几句后,我就直接离开了医院,再次打车赶到了我和大板约定的地方。

     

  • 2016年10月12日 14:05:07
    没人看吗。。。。。
  • 2016年10月12日 14:05:31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

     

    在我把工地上遇到的事儿告诉他后,大板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道:“你现在所在的那个工地,是不是叫槐山楼盘工地?”

     

    见了他的反应,我心里不由得更是发毛了起来,“是,那个楼盘是叫这名儿,是不是那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听了我的话,大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又缓缓的坐了下来,“事儿倒是没发生什么事儿,只不过……”

     

    说到这里,他像是在使劲的回忆着什么事,但他这个只不过,却已经把我的心给吊了起来。

     

    “你先别担心,我还不能确定你所在的工地是不是就是那块坟地,我舅在这方面人际广,我现在就回去问问他。”

  • 2016年10月12日 14:35:31

    说着,大板直接跑出了饭馆的包厢,但顷刻又折返了回来,“你先回工地上去等我消息,待会儿我问清楚那件事情后就去找你!”

     

    说完,大板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扬长而去。而我,则是因为他刚才的话和所作出的反应直接愣在了当场。

     

    “坟地……难怪我才来一天就遇到了这么多事儿,还差点把命给丢了……等等!工地上那么多人,为什么事儿都发生在了我身上?还是说,只发生在守夜的人身上?”

     

  • 2016年10月12日 14:35:48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大板早已经开着车跑没影了。不得已,我只能担惊受怕的回到了工地里等他的消息。

     

    不知不觉,一天时间就过去了,直到夜幕降临,我交了班,还没见大板回来,打他电话也没人接。

     

    是夜九点,正在我一筹莫展不知道今晚该怎么过的时候,一个老民工却去而复返的回到了工地,而且直接朝着值班亭就走了过来。

     

    “你是守夜的小周是吧,我是这工地上的工人,大家都叫我老刘,有人托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那人直接把一个油布包递到了我的手里。

  • 2016年10月12日 15:24:54

    接过油布包,我好奇的打了开来。里面包着的,是一只雕工极为精细的小木牛,还穿着一根红绳。

     

    “这是什么?看起来倒是蛮舒服的。”

     

    见了那小木牛,老刘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道:“我也不知道,老张头只说让你戴在手腕上千万别离身。”

  • 2016年10月12日 15:36:11

    白天我在查看工地花名册的时候注意过,工地上姓张的就一个,就是早上告诉我工地上死过人的那老头儿。

     

    “把这戴在手上千万别离身?”我有些疑惑的望着老刘。

     

    老刘见我怀疑,立马正色道:“你可千万别不信,老张说你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要不是你今天捎了他孙女一程,指不定这件事情他还不想管呢!”

     

    一听这话,我心里立即相信了对方,二话不说就把那小木牛戴在了手腕上。

     

    又随便聊了几句之后,老刘逐告辞离开。

     

    “老张只不过是工地上一个管吊塔的,他要有那本事,怎么还来这工地上打工?”我躺在值班亭的床上看着手腕上的小木牛,心里总感觉还是有些不踏实。

     

  • 2016年10月13日 09:36:04

    也许是因为昨晚就没睡好,今天又奔波了一天,不知不觉我就睡了过去。

     

    当墙上的电子挂钟响起十二点的报时时,我本想起来去上个厕所。但当我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根本动不了!

     

    “鬼压床!?”

     

    在我心里泛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冷汗瞬间浸湿了我的后背。

     

    接着,隔壁房间又开始响起了那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那声音似乎还在移动,一直移动到了值班亭的大门口!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蓦然响起,值班亭里的气温骤然下降,我只感觉自己像是突然掉进了冰窟里!

  • 2016年10月13日 09:36:20

    随后,值班亭的大门被缓缓的推开,一个黑色的人影直接就出现在了值班亭的大门外!

     

    然,在那黑影进入值班亭的瞬间,一道刺眼的光芒突然从我的身上发出,随后,我的手腕处便传来了一阵灼烧般的刺痛,我也瞬间惊坐了起来!

     

    在我坐起来的那一刹,门外那个黑影直接就凭空消失了,大门也缓缓的合上,值班亭里的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我心有余悸的端详起了手腕上那仍有余温的木牛。

  • 2016年10月13日 09:36:32

    没想到只是顺手做的一件好事,到头来却救了我一命。

     

    接下来一夜无事,我也难得的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准时的打开了工地的大门,还买了两包好烟揣在兜里等候着张老的到来。

     

    工人们陆续进入了工地,直到快八点半的时候,张老才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匆匆的朝着工地跑来。

     

    张老一来,我立即就拉住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就把烟塞到了他手里,还对他表示了一番感谢。

     

    见我又是塞烟又是感谢的,张老一时竟然愣在了那里,末了才道:“你干啥呢这是?我啥时候救你命了?”

  • 2016年10月13日 09:38:17

    闻言,我立即把手腕上那木牛露了出来,“这不是您昨晚托工地上刘老给我捎来的吗?”

     

    一见到那木牛,张老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摇着头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道:“咱们工地上有姓刘的吗?”

     

    说着,张老就要离开,但却忽然止步回头给我补了一刀,“那什么,昨天早上的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值班亭隔壁那屋确实出过一档子事儿,但却没死人,我昨天只是看你是新来的,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 2016年10月13日 09:38:31

    说完,老张一边啃着手里的包子一边头也不回的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只留下我跟个傻子一样的愣在了原地。

     

    “干什么呢?怎么每次交班都要催的?”

     

    刘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愣愣的问道:“咱们工地有姓刘的老同志吗?”

     

    “值班亭里不是有工地的花名册吗?自己不会去查呀?”

     

    见刘杰似乎有些恼怒,我只好讪讪的先到值班亭里交了班,随后便翻阅起了花名册。

     

    但当我翻阅完花名册后,却感觉脑袋都要炸了。就像张老说的一样,工地上确实没有姓刘的工人。

  • 2016年10月13日 09:44:54

    最起先,张老告诉我隔壁房间死过人,但刘杰和苗老却众口一词说没那回事儿。但后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却证明隔壁房间确实不干净。要不是那所谓的刘老给我带来了那木牛,估计我现在已经被那东西给害了!然而,张老却又告诉我,他只不过是在跟我开玩笑!

     

    隔壁房间究竟死过人没有?那不干净的东西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二话不说直接出了工地打了辆车,朝着李文远家的方向就奔了出去。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也唯有把希望寄托在那辞职原因不明的李文远身上了。

  • 2016年10月13日 12:05:09

    来到城郊,我下车后随便买了点水果就朝着李文远家走去。但当我按照记载上的地址找到李文远家时,却发现他家的大门是锁着的,而且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冥钱。

     

    见状,我心里陡然冒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直接朝着坐在附近一棵树下纳凉的一位老爷爷走了过去。

     

    “老大爷,跟您打听个事儿啊!”

     

    乡下人最忌的就是提起别人家的白事,认为那不吉利,所以我直接把之前买的烟拆了一包,给老人点了一根。

     

    抽着手中的蓝嘴芙蓉王,那老大爷逐笑眯眯的望了望我,“什么事,你说。”

  • 2016年10月13日 13:33:13

    见状,我赶忙趁热打铁的问道:“这家里住的人是叫李文远吧?他们家出了什么事啊?”

     

    闻言,那老人吧唧着嘴,望了望李文远家的宅子,又望了望我手里的烟,那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虽然有些心疼,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把一整盒烟都塞到了老人手里。

     

    打开烟盖闻了闻,那老人这才满意的把烟揣进了兜里,“李文远哪,打一回来的时候就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不,前天早上就死了!他这一死啊,他老子受不了打击,一气之下也进了医院。”

  • 2016年10月13日 13:33:24

    “死了?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好好的就死了呢?”

     

    “脑溢血呗,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七窍流血断了气了!”

     

    又是脑溢血?这不是跟之前那个梁家军一样吗?而且他才离开工地没几天!难道说,那工地上早就存在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了大板说的话,要是那里原本就是一处坟地的话,那就解释得通了。但为什么这些事就偏偏只发生在守夜的保安身上呢?

     

  • 2016年10月13日 13:34:00

    带着这个疑问,我匆匆告别了老人打算先联系上大板再说。

    然而,我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了那老人幽幽的声音,“手上的东西虽然能暂时救命,但久了也会给你带来灾祸。”

    闻言,我立即就是一惊,但当我转过身时,那树下却哪里还有那老人的影子。

    上班比较忙,转载时间有限,喜欢看的可以百度搜索羽书网,进去之后搜书名《守夜人》即可。

  • 2016年10月18日 14:23:24

    不会吧!大白天的都能见鬼?

     

    我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发毛,但那老人,却像是根本就没存在过一样,就连他刚才坐在那地方的草,都没有被压过的痕迹!

     

    “小兄弟,跟你打听个事儿。”

     

    一个声音冷不丁在背后响起,我瞬间被吓了一大跳!

     

    当我转过身时,才看到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正站在了我身后。

     

    这两个人看上去像是那种成功人士,穿着打扮都很是讲究。

     

    见到我神色不对,站在后面那个年长一些的人逐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我,眼中带着一种不知名的光彩。而之前吓到我的那个年轻人,则是一脸歉意的向我道着歉。

     

    “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冒犯了。”

     

    说着,那年轻人立即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好烟给我上了一支,随后才接着道:“那个,我们是保险公司的,想请问您一下,您知不知道李文远家发生了什么事?”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本来就是无心之失,再加上他那般有诚意的道歉,我心里的火,也就熄了下去。

     

    “我也是来找李文远的,只不过听说他在两天前的早上被发现脑溢血死了。”

     

    听了我的话,那年轻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而他身后那个看上去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长者,则是一直在盯着我手腕上的木牛看。

     

    见状,我逐抬起了右手,望了望手腕上的木牛,又疑惑的望向了那长者。

     

    见自己似乎冒失了,那长者这才微笑着走上了前来要和我握手。

     

    然而,在我的手刚触及到他手的那一刹,我只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顺着我的手腕传到了身上,我整个身体都不由得一个趔趄朝前栽了出去。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