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都市职业女性爱情三部曲 《爱在心底绽放》之: 你的眷恋.我的守望

发表时间:2016-10-09 16:56:50 点击:18710 回复:2

苦荞茶VKYK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一 缘起

今天是阿丁转行做新工作的第一天,按照陶总指示,店长隋红让阿丁先跟着老师傅林姐学习两个月。算是实习期吧,如果确实不行也不能留下,这是陶总的原话。

阿丁一早就来到店里,比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倒不是想挣表现,这是他常年养成的习惯:不上班的时候7点起床,上班必须6点起床。洗漱、刮胡须半小时,煲汤、做早点、吃早餐一个小时,熨烫衣裤半小时,然后出门开始新的一天工作。

阿丁是福建三明人,那里终年炎热,没有春秋和冬季,只有初夏、仲夏,天亮得早黑得晚,所以人们普遍早起晚睡。对于阿丁来说晚上12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在他拜师学艺三年正式成为一个理发师之前,曾干过不少工作,大多是一些靠出卖力气为生的小工,比如在建筑工地上做杂活,帮小餐馆送外卖,开黑三轮拉客等,那时候哪有什么时间观念,满脑子都想着如何挣钱,睡觉吃饭都不当回事。自从干上理发师后生活有了规律,渐渐活得像个人样。

阿丁把店里打扫干净又坐了一会儿其他同事才姗姗而来,除了林姐表露出一丝诧异,隋红和业务员小庞都面无表情,或许已经习以为常吧,新人来了做做表现理所当然。

林姐比阿丁大几岁,长得娇小瘦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她用四川普通话给阿丁做过一番示范后就忙自己的事去了,让阿丁照葫芦画瓢,做完给她检查。阿丁没有多问,对服装定做本来是外行,打版师更是头一回尝试,即使有疑问也说不清楚,不如埋头慢慢学,边学边问。

阳春三月的蓉城阳光和熙清风吹拂,阿丁到成都不过一年,但已经从心里喜欢上这座城市,闲适舒缓的慢生活比较适合他的性情。阿丁时不时抬头望望橱窗外的风景,心情像这好天气一般舒畅,手上动作不由得加快许多。

 

二 偶遇

当阿丁再次抬起头打算放松一下时,眼光突然被吸引到街对面。在一家水果店门口站着两个年轻女人,一个正与老板攀谈,另一个玩着手机,阿丁看得是那个拿手机的女人。

春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向地面,映在女人身上,反射出白色光晕。让阿丁惊叹的是她身体曲线:窈窕修长凹凸有致,各部分比例协调,完全吻合黄金分割点。根据阿丁的推测,这个女人身高应该在1.65米—1.70米之间,不会低于1.65米,也不会超过1.70米;年龄介于30—35岁,已婚。

阿丁首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给她做发型,什么风格适合呢?稍加烫染的齐耳短发?自然垂肩的直发?半边长半边短的波浪发?无论什么发型,只要脸庞不太大,最好是瓜子脸那种类型,都挺好看。阿丁接着想到另一个问题:身材这么好穿戴怎样搭配才好看呢?传统中式?韩式?欧式?还是混搭?不管哪种款式,可以肯定一点,裙装最美丽,可以把身段衬托得更加完美无缺。

阿丁正在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冷不丁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白丁,我交待的事做完啦?拿来我看看!”阿丁浑身一哆嗦,回头一看,是林姐,忙回答:“还没呢,快了,再等一会儿。”林姐微微一笑不再询问,继续忙去了。 阿丁有些慌乱脸红心跳,像做错事的小孩,望着林姐离开的背影,楞了片刻,赶紧低下头又开始裁剪布料。

 

三 邂逅

“哎哟,好久没见了,怎么,这段时间很忙吗?”“是啊,学校的事太多啦,整天忙得团团转,哪有闲功夫做衣服呀!”“呵呵,忙是好事嘛!请进,快请进,罗姐您是我们店的贵客哦!”——阿丁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门口,见店长热情地迎进两位女顾客,正是街对面那两个女人。

“最近有什么新款吗?”那个被称为罗姐的女人问。“有啊,罗姐您运气一向很好,昨天才从公司总部拿来一批样衣,据说是今春香港的最新款式,和巴黎同步上市,您稍坐几分钟,我马上去取。”隋红忙不迭回答,说完转身向里面小库房走去。“罗姐,你们请坐,我去泡茶。”林姐也放下手上工作走过来打招呼,小庞则手忙脚乱地找茶盅和茶杯。罗姐大大咧咧一屁股坐进沙发里,笑着对身边的女伴说:“我是这儿的常客了,来,一起坐,随便些,等会儿一块儿试衣服。”那个身材好的女人并没有落座而是东张西望四处打量,欣赏店里各种款式的服饰。“小斐,我知道你英语很好,这家公司服饰品牌是三个英文字母缩写,你猜猜看是什么意思?”罗姐打趣道。“好啊,说来听听!”女伴也微笑作答。“BOW,猜得出来吗?”“BOW?B?O?W?——Beauty of a woman?美丽女人,是这个意思吗?”“哇,你太厉害了!确实是这三个英文字母的缩写!”“哪里啊,我瞎猜得!”两人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阿丁听得真切,心里不禁暗生钦佩:能够这么快就得出准确结论,真不简单啊!

过了一会儿隋红走出来,罗姐腾地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乐颠颠跟她试衣服去了,女伴不愿去,独自留在原地。“师傅,你的眼镜怎么没有镜片呀?”——阿丁抬起头,是那个女人在问他。阿丁一刹那间有些感动,在店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没人注意到他戴着一副没有镜片的眼镜,这个顾客才进店不久却发现了。

“嗯,是的,我戴的眼镜一直没有镜片。”不知道为什么,阿丁感到莫名紧张,手心竟沁出汗了。“真的啊?好奇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戴没有镜片的眼镜呢!”女人脸上写满惊奇,眼珠一动不动盯着阿丁。是瓜子脸!阿丁心里一阵欣喜,好像找到正确答案。

 

四 结缘

从那天以后一连几个月阿丁没有再见过这个女人,倒是那个罗姐时不时会来店里定做衣裤。从她们闲聊中阿丁得知了一些两个女人的情况:罗姐是成都一家著名小学的校长助理,上次陪同她来得那个女人是学校同事,从事音乐教学工作。全校只有一个这样的老师,课程排得很满,课余还要到两家艺术学校兼职,所以很忙,根本没有时间闲逛。

阿丁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后来不仅见到而且还为她制作衣服。

那是半年后的一天,阿丁已经顺利经过试用期,成为正式员工,因为公司有规定:一家店只能有一名打版师,所以林姐被调到其它店,留下阿丁负责为所有到店定做的顾客制版。

那天正好是国庆节最后一天,店里轮到阿丁值班,只有这种情形下他才会接待顾客与她们进行简单沟通交流。到晚上9点下班时阿丁已经接待了5名顾客,累得精疲力竭,平时难得说一句话,这一天说得话抵得上两个月总和了。

阿丁正打算关上店门,门外伸过一只手臂轻轻按住玻璃门,阿丁往外一看:竟是那个小学音乐老师!女教师冲他嫣然一笑,阿丁忙拉开半掩着的玻璃门,请她进去。

“很抱歉,这么晚还来麻烦你!”女教师和颜悦色对阿丁表示歉意,声音低沉悦耳,像清风拂过水面,令人心旷神怡。阿丁注意到她的普通话发音很标准,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没关系,您请坐,我去倒杯水。”阿丁边说边去找水杯。“不用了,我只有十分钟时间,学校有个学生生病住院,我还得去趟医院。”女教师神情急迫。阿丁有些好奇,通常顾客来定做衣服都要耽误大半天,女人天性爱美,尤其那些自诩长得漂亮的女性更不会随随便便。“您需要做什么款式的衣服?”阿丁问道,这是规定用语,对每个顾客都一样。“是这样,上个月学校接到通知,说教育部要在北京举办一场涉外音乐会,级别很高,原来名单上没有我,昨天才决定派我去。演出服装倒不缺,但这次有几十个外国教育专家观看,我想如果穿上能够表现中国特色的服饰,不是锦上添花吗?”女教师一脸认真,眼神里充满希翼。阿丁想了想,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十分困难,因为公司的长项就是仿制欧美新款服饰,可以轻而易举做到和巴黎、香港同步上市,唯独缺乏中式原创,这个顾客的要求看似不高,实际上正好击中公司软肋。

“您什么时候去北京?”阿丁反问道。“11号上午的飞机,来得及吗?”“请您站在那边穿衣镜前面,喏,对了,就是那儿,站着别动!”女教师按照阿丁的安排走到店中央,阿丁打开所有电灯,把大厅照得雪亮。灯光照射下女教师的好身材暴露无遗,尽管她穿着一套极普通的西装套裙,但合体的裁剪仍然把身段完美无缺衬托出来。

阿丁走上前围着她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拿起卷尺为她量了肩宽、胸围、腰围、臀围和腿的长度,唯独没有量手臂。女教师注意到这点,等他量完后轻声问道:“师傅,怎么不见你量手臂长度呢?”“噢,这次不需要,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阿丁停顿片刻回答,他心里已经大致有谱了。

 

五 惊艳

10月11日上午8点,女教师按照与阿丁约定时间准时来到服装店取衣。阿丁忍住疲惫,装作神采奕奕地样子,从衣橱里取出一个大纸盒,外面用粉红色丝带捆了个十字结,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女教师没有打开盒子试穿,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中等个子长得黑黝黝的福建人有着一种信任感,或许是他那充满自信和睿智的眼神,让她心有所安。

抵达北京后女教师一直忙于陪同国际友人访问京城一流学校,有大学、中学,也有小学和幼稚园,竟没有机会试穿阿丁为她制作的演出服装,直到正式走上舞台那一刻。

女教师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纸盒,里面竟然还有一层纸袋,可见阿丁多么重视。撕开纸袋,一条美轮美奂的无袖旗袍呈现在面前:上半部分是粉白色,下半部分是嫩绿色,缀满用金色丝线织就的蜀锦图案。再仔细端详:粉白色部分是荷花的花瓣,嫩绿色部分是荷花的茎叶,连起来看就是一朵硕大的荷花。这个打版师怎么知道她适合穿旗袍,而且带有蜀锦图样的旗袍?女教师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满是疑惑和不安,这种顾虑一直伴随着她走上舞台。

由于外交需要,女教师演唱了一首好莱坞经典影片《魂断蓝桥》里面的主题曲:友谊地久天长,先用英语演唱,后用中文又唱了一遍。中央交响乐团担任伴奏,国家级指挥家亲自指挥演奏。

女教师的演唱是音乐会最后一个压轴节目,她站在舞台上,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犹如一朵含苞绽放的荷花。偌大的音乐厅鸦雀无声,人们都被她美妙歌声吸引,更为她精美服饰所倾倒。

女教师哪里知晓,阿丁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为什么阿丁能够在短短十分钟内迅速做出决定,应该做一条旗袍而不是其它服装?正因为他是一个有心人,自从见到女教师第一眼开始,他就认定只有旗袍最能够展示她的气质和身材,要体现中国特色,更非旗袍莫属,因为它是真正的国粹,和京剧一样,只有中国才有。那么为什么选择蜀锦呢?因为制作地点位于四川成都,而蜀锦作为中国“四大名绣”早就享誉中外,既能体现中国特色又能表达地域特点,岂不两全其美?至于荷花图案,源于阿丁的私心,他向来喜爱荷花,欣赏荷花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品质。就这样,旗袍、蜀锦、荷花,三种要素组成了这套演出服装。

只有三天时间,阿丁如何完成制作呢?次日刚上班,阿丁便急不可耐向店长隋红请假,要求放下手上所有工作,只做这一件事。隋红听了阿丁的请假理由眼珠都睁圆了!为顾客做衣服本来是工作需要,可阿丁在这么短时间内要完成一件高标准演出服装,简直匪夷所思!她觉得阿丁太草率,不该擅自决定接单,如果不能按时交货怎么办?责任该谁负?

“我认为你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难度太大!阿丁你知道吗?做一条上好的旗袍需要什么样的布料?在旗袍上绣图样又需要多少时间?旗袍裁剪还要经过十几道工序,不要说三天,即使三十天也不一定做得出来!”隋红接连抛出几个问题,似乎这样就可以把阿丁吓退。“我明白,但事在人为,隋姐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到!”阿丁目光坚定,没有半点退却的意思。“唉,既然你已经答应也没有退路了,听说陶总很喜欢穿旗袍,想必也有做旗袍的布料,我等会儿去找她问问。请假就不必了,我会申请把小林借调过来暂时应付三天,你放手去做吧!”

接下来的事情出奇顺利,陶总不仅拿出所有布料让隋红和阿丁挑选,还介绍他们去蜀锦博物馆找馆长寻求帮助。那位馆长是她的老友,热情接待他俩并立即安排人手协助,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全部织绣工作,还有一天可把阿丁和公司几位大牌打版师忙坏了!他们从早上8点拿到绣好的布料开始分工裁剪,直到最后缝制完毕,已是凌晨两点,女教师哪里知道这条华丽地旗袍背后凝结了制版师们一腔心血?!

 

六 专注

从这件事后阿丁与女教师相识了,女教师名叫屈雯,来自东北小城伊春,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目前离异单身。屈雯也知晓了阿丁的过去:福建三明人,高中文化,干得最长的职业是发型师,也离异单身。

两人毕竟是客主关系,阿丁有意与屈雯保持一定距离,以前在理发店曾经吃过这方面的亏,就是和女顾客走得太近而遭到误解,他不能再犯同样过错。屈雯倒不在意,东北女人天性爽朗,没有南方人那么细腻,每次到店里都会找阿丁聊几句。

有一回屈雯突然冒出一句:“阿丁,你做发型师蛮好的,怎么想起改行呢?”阿丁警觉地望望店内其他同事,见她们都在忙,好一会儿才小声回答:“也是机缘巧合,因为遇上陶总,她是我们店的VIP客户,一直找我做头发,是她建议我改行的。”“哦,是吗?可她怎么会觉得您适合做打版师呢?”屈雯仍然十分好奇。“嗯,也许是我家世代以裁缝为生吧!全家老小除了我之外都在服装厂上班,陶总认为我有裁剪天赋,不做打版师可惜了。”阿丁吞吞吐吐回答。“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本人喜爱这个职业吗?”屈雯继续问,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刚开始没多大感觉,现在好多了!”阿丁有些不好意思,促使他下决定改行的真正原因并没有说,那就是:陶总问他做发型师一年有多少收入?阿丁故意抬高了一点,说有10万,其实最多只有七、八万。陶总肯定地告诉他,干打版师如果做得好,一年拿十几万没问题,最优秀的可以达到二、三十万。闽粤两地人比较务实,崇尚经商致富,阿丁也不例外,一直梦想着自己当老板,假如有足够资金一定不会再给人打工,打版师的高收入对他自然充满诱惑。

说来奇怪,自从阿丁为屈雯制作那条旗袍后店里忽然之间多出不少定做旗袍的订单,而且点名要求阿丁制版,其中竟然包括陶总和那位罗姐,当然阿丁不可能知道她俩是好友。对制作要求也千奇百怪:有复古型、有仿古型、有中西混合型、有改良型、有时尚型,伴随着订单一大叠花花绿绿地图片摆在阿丁面前。“白丁啊,我看你以后就做这些旗袍都忙不过来咯!幸好陶总大发慈悲,同意咱们店格外增加一个打版师,不然其它订单咋办呀!”隋红笑着对阿丁讲,订单多了营业额上升大家奖金都会提高,她能不高兴吗?

怎么完成这些订单呢?这下轮到阿丁发愁了!他想了很久,决定向屈雯求助。屈雯没有让他失望,开出一张单子,上面罗列了几十本书籍,分为三大类别:服装历史、工艺、布料,旗袍历史、工艺、用料,消费心理学。“阿丁,你该给自己充电了!”屈雯说得很认真,阿丁点点头,他明白屈雯的意思,优秀打版师仅凭一双巧手是不行的,肚子里面没墨水,不可能做出好作品。

阿丁从此埋头于工作与书海中,边学边尝试,一条旗袍要用上百个小时来琢磨。有些顾客着急催促,阿丁总是回复:不要急,慢工出细活,我要保证你穿得旗袍最美丽!

做好的旗袍陆续从阿丁手中产生,每一条都与众不同,与顾客的身体完美结合。对那些中年发体的顾客阿丁略微放宽了肩围和腰围,让她们的曲线趋于协调,而年轻顾客也没有紧促之感,展现线条的同时能够活动自如。

凭借勤奋努力不到两年阿丁已经成为公司一流打版师,精湛地制作水平蜚声业内外。

 

七 眷恋

屈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去服装店,阿丁以为她忙于工作也没在意,直到无意间听到罗姐和隋红的对话才知道屈雯生病了。那天罗姐来取衣服,神色有些异样,隋红关切问候,罗姐轻轻叹口气说:“人呐真说不清楚,病来如山倒,这话一点都不假!”“罗姐,怎么好好的说这种话呀?”隋红打趣道。“唉,可不是吗?你看那小雯,平日里活蹦乱跳的,精力比哪个都旺盛,还不是说病就病了!”罗姐说完又叹了口气。“什么?!屈老师病了?严重不?”隋红急切问,她与屈雯关系也不错,当然着急。“是乳腺癌,医生说好在发现得早,及时治疗应该没事。”罗姐回答。

从那一刻开始阿丁就坐立不安,心里七上八下没有着落,他很想去医院看望屈雯又有所顾虑,不去看望又胡思乱想,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日子在纠结中一天天过去,不想到屈雯竟出现在他面前,只不过人憔悴不少也瘦了不少,像一片在狂风中飘零的落叶。

屈雯把阿丁悄悄叫到店门外,对他说:“阿丁,以后我不会再来做衣服了。”“哦,好吧,你病好了吗?”阿丁小心翼翼问,生怕惹她不悦。“好些了,谢谢!”屈雯勉强笑笑,眼角露出一丝鱼尾纹,以前从没见过。阿丁下意识瞥了一眼她的胸部,那里分外扁平,如同被割草机碾过似的,阿丁心里一阵悸动,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两周后的一个下午,阿丁出现在屈雯任教的小学校门口,请门卫帮忙找屈雯。过了好一会儿屈雯才走出来,看见他面露诧异。阿丁递上一个大纸盒,对她说:“我觉得你穿旗袍挺好看,这是特地给你做得。”屈雯想说感谢却说不出口,望着阿丁,嘴张了张,脸上又露出那种勉强地笑意。

第二天晚上快下班时,阿丁再次看见屈雯,她来了,穿着那条旗袍。曲线依然优美,胸部犹如波浪掠过,在空中划过一条动人心魄的弧线,店里所有人都用欣赏的目光注视着她,包括阿丁在内。阿丁为自己感到自豪:他在旗袍内衬塞入的海绵厚薄恰到好处,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八 绽放

“六一”儿童节前夕阿丁突然接到罗姐邀请,希望他去观看一台联欢会,地点在城西浣花溪公园。阿丁向店长请示,隋红抿嘴笑一笑回答:“去吧,看完快点回来,店里事儿多呢!”于是阿丁如约前往。

联欢会在诗歌大道举行,有市内十几所小学校师生参加,现场热闹非凡。阿丁走到诗歌大道,远远看见屈雯也在那儿,只不过坐在轮椅里,身上穿着那条荷花图案的旗袍。阿丁快步走近她,轻声问道:“屈雯,你怎么也来了,身体不好就不要来嘛。”“噢,阿丁啊,你好!是罗姐请你来得吧?没啥,我撑得住!有大半年没有参加过学校活动了,同学们都很想我,所以我必须来。对不起,今天没有穿你专门制作的衣服,我不愿意让孩子们看到假象,尽管它很美丽,我希望留给他们的老师形象真实可亲。”阿丁默然不语,假如换作他人或许不会这么做,但屈雯一定会,否则就不是屈雯了。

第一个节目便是由屈雯带领学生表演童声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屈雯被罗姐推着缓缓进入舞台中央,三排学生早已站得整整齐齐等候在那里。待轮椅停下后屈雯猛然站起身,一步一步挪到学生面前大声对他们说:“同学们,尽情唱吧,把你们对生活的热爱唱出来!”现场所有师生全都起立鼓掌,为这位罹患重症的老师送去最诚挚地祝福。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红领巾迎着太阳,
     阳光洒在海面上,
     水中鱼儿望着我们,
     悄悄地听我们愉快歌唱。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做完了一天的功课,
     我们来尽情欢乐,
     我问你亲爱的伙伴,
     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歌声在诗歌大道上空回荡,余音缭绕久久不散,弥漫于公园每个角落,行人为之驻足,鸟儿为之停止鸣叫。阿丁内心涌起阵阵痛楚,他眼前仿佛出现一处夏日荷塘,大片大片的荷叶映衬下,一朵美丽的荷花亭亭玉立,向世人展示她最美身姿。

 


 

                        

发表时间:2016-10-09 16:56:50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0日 09:38:37

    九 守望

    阿丁再次见到屈雯时她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卧床不起,阿丁永远记得那天的情景。屈雯示意其他人到外面去,只留下阿丁,阿丁明白有话要对他讲。

    “阿丁,你可以先回答两个问题吗?这两个疑问我憋了很久,今天终于有机会问你。”“你问吧,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好的,第一个问题:你为啥一直戴没有镜片的眼睛呢?”“哦,这个嘛,是教我理发的师父让我这样做的,我不近视,为了让顾客看起来显得成熟稳重,所以戴没有镜片的眼镜。”“呵呵,真逗!好的,第二个问题:你喜欢过我吗?”“嗯,这个嘛,嗯,说心里话,喜欢过,但不敢说,你那么优秀,我怎么配得上?”“呵呵,好嘛,知道了,我好高兴,终于有人真正喜欢我了!”“阿丁,我有一个请求,满足我,好吗?”“好的,你说吧!”“我想学姚贝娜,把眼角膜捐给需要的人,你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吧!”“嗯,好的,我会做到的,你放心!”

    三天后屈雯病重不治撒手人寰,离开这个让她无限眷恋的世界。罗姐及学校其他领导成立治丧委员会,按照屈雯遗愿把她的骨灰安葬在与黄龙溪相邻的莲花公墓。阿丁把屈雯的眼角膜捐献给一位亟待救助的年轻女性,屈雯那光彩照人的眼瞳重新焕发神采,获得新生。

    阿丁不顾公司再三挽留毅然辞职返回福州,临行前陶总问他:“做得好好的为啥要放弃呢?”“人这一辈子不能只为钱,总要有些舍弃吧?”阿丁淡然一笑。“那你回去还做衣服吗?”陶总接着问。“不做了,屈雯走了,她把我这辈子该做的衣服都带走了!”阿丁若有所思回答,声音轻微,像空气中漂浮的尘埃。

     

    (谨以此文向姚贝娜女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 2016年10月10日 09:46:11
    姚贝娜女士是青年一代喜爱的歌手,尽管英年早逝但同哥哥张国荣一样,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本人以此部短篇小说向她致敬并倡议大家以她为榜样,弘扬正能量,为世界奉献自己爱心!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