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我妈做了小三,我竟和继父女儿……

发表时间:2016-10-11 16:53:04 点击:54046 回复:101

看书网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老家拆迁的时候,我家里分了两套房和三十万,我爸立即辞了工作在家游手好闲,不过没多久他就染上了赌博。

很快我家就被他输的只剩住的房子,脾气也越来越差,输钱就喝酒,喝醉了就拿我跟我妈撒气,拳打脚踢。

我妈每次都护着我,我才能不挨打,但我妈每次都被我爸打的头破血流。

在我七岁那年,我妈实在受不了我爸的,跟别人私奔了。

我爱我妈,因为以前都是她护着我不挨打。

我恨我妈,因为她自己一个人走了,丢下了我。

那以后,我爸喝得烂醉回来,经常用皮带抽的我半死,我对他更害怕了,知道他出去喝醉就吓得发抖。

我家对门住了个女大学生,她叫程雪,刚考上大学不久,人长得很漂亮,我叫她雪姐。

有一次雪姐正好撞见我爸喝醉了在打我,就把救了下来,用云南白药给我擦伤口,问我痛不痛,说以后我爸要是打我就来找她。

从那以后我爸喝醉酒,我就躲到雪姐那边去,雪姐就会保护我,在我前面说我爸,我爸不敢得罪城里人,只能干瞪眼,然后离开,从那以后他都也没有打过我,雪姐就像我的守护女神。

雪姐疼我,不仅护着我,还经常让我去她家吃饭,给我洗衣服,有时候还让我跟她一起睡。

她抱着我,我特别有安全感,雪姐身上很香、很软,我最喜欢往她怀里蹭,雪姐总会脸红红的让我别动,我问她怎么了,她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我是小调皮。

发表时间:2016-10-11 16:53:04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4日 11:12:53
    有人看吗
  • 2016年10月14日 11:17:10
    直到有一天夜里下暴雨,我爸很晚才回来,满身的酒气,身上还挂着伤,见到我就骂骂咧咧,说我是贱、人生的,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 2016年10月14日 11:31:35

    我吓得赶紧去敲雪姐的门,雪姐穿了一件睡裙就出来了,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指着我爸骂他不是男人,喝醉了就拿小孩子撒气。

    谁知道我爸一听,表情狰狞无比,一把揪住雪姐的头发将她往屋子里推,还伸手去打雪姐,我彻底吓住了。

    “贱女人,让你们他妈的装清高。”我爸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打雪姐,将雪姐狠狠地按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跟发疯的禽、兽一样去扯雪姐的衣服,雪姐惊恐的尖叫,一边用双手去推我爸。

  • 2016年10月14日 11:33:59
    我是不是很懦弱?胆小?
  • 2016年10月14日 11:34:42
    我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被老爸吓破胆了?
  • 2016年10月14日 11:42:17
    不过并没有任何作用,我爸狠狠扇了雪姐两个耳光,雪姐顿时蒙了,躺在沙发上不再反抗,外面闪电照亮了屋里的一切,我看的呆住了,雪姐满眼泪水的向我求助。   “不要啊,放过我吧,小志快来帮姐姐一下,你爸疯了……”雪姐求我,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 2016年10月14日 11:45:10
    这一段的回忆,可能忘不了了,
  • 2016年10月14日 11:47:33

    我有点胆怯的看着我爸,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努力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苍白的字眼,“爸”。

    “滚进房间去,不然老子打死你!”我爸粗、暴的对我吼了一声,我吓得浑身一抖,在雪姐绝望的眼神中往房间走去。

  • 2016年10月14日 11:53:43
    吃饭去下午再更
  • 2016年10月14日 13:27:16
    开更了 ,我需要你们的围观
  • 2016年10月14日 13:43:59
    “小志,你别走,快帮姐姐一下,姐求你了,雪姐不能对不起男朋友。”雪姐在求我,我点点头,可是一想起我爸的恐怖我就迈不动脚步。   看着我懦弱的模样,雪姐心彻底凉了,又去哀求我爸,拼命的捶打着他,我爸嘴里骂骂咧咧,又是两个耳光,将雪姐扇蒙了,双手垂落不再反抗。
  • 2016年10月14日 13:49:22
    我害怕的躲在房间里,外面雷声轰鸣,却掩盖不住客厅传来雪姐的惨叫,撕心裂肺,脑海中浮现出雪姐绝望的眼神,我害怕的哭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种事意味着什么,以为我爸发酒疯,在打雪姐。   终于,外面的惨叫声终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我爸已经不在了,雪姐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 2016年10月14日 14:00:20

    我害怕的走了过去,跟雪姐说对不起,雪姐转过头,眸子里面满是怨恨的看着我,猛地将我推倒在地,冲我大吼,“滚,你给我滚!”

    我低着头流泪,不断地跟雪姐说对不起,可是雪姐一言不发的起身,一件衣服也没有穿,将我推了出去。

    我回到家,我爸已经倒在客厅呼呼大睡起来,我小心翼翼的躲进房间,死活想不通为什么雪姐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 2016年10月14日 14:17:21

    第二天中午外面一阵嘈杂声将我惊醒,我冲出来看到我爸被几个警察死死地按住,我一下子慌了去推那些警察,我爸冲着我大吼,“小志,别过来,这次我错了,我对不起你雪姐。”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我爸被带走了之后我去敲雪姐的门,可是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开门,过了两天,对门搬来了新的租户……

  • 2016年10月14日 14:20:24

    县城就那么大,我爸强、奸雪姐这事就闹得沸沸扬扬,小区里的孩子都被告诫不许跟我走的近,尤其是女生,对我如避蛇蝎,还说我爸是畜生,我是畜生的儿子,我不懂,可也知道这是在骂我,我觉得好委屈。

  • 2016年10月14日 14:30:31
    后来,我妈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接我,跟我妈同居的男人叫林刚,我叫他林叔,早些年离异了带了个女儿,长得特别漂亮,叫林诗诗,跟我一般大小,刚进门的时候,林叔拉着林诗诗的小手笑嘻嘻的说:“来,诗诗,这是阿姨的儿子杨志,以后要叫他哥哥。”   林诗诗瞥了我一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大声道:“他就是强、奸犯的儿子啊,真恶心。”
  • 2016年10月14日 14:49:48

    林叔骂诗诗不懂事,林诗诗却扬着小脸很不服气,义正言辞的说本来就是,还让我不许靠近她,觉得我脏,诗诗过生日的时候,我帮诗诗点蜡烛,诗诗立马哭了起来说我弄脏了蛋糕,让我滚,自那以后我对诗诗都是能躲就躲。

    林叔叔虽然表面护着我,说林诗诗不懂事,实际上心里根本瞧不起我,每次跟我妈出去都会把诗诗带着,从来不让她单独跟我相处,因为我是强、奸犯的儿子。

  • 2016年10月14日 14:58:13

    我觉得特委屈,我已经努力躲着他们了,可是他们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

    上了学之后,我渐渐明白什么是强、奸,也明白那晚我爸对雪姐所造成的伤害,心里对雪姐无比愧疚,当同学在背后议论我的时候,我感觉好羞愧,按照他们的话说,我身体里流着畜生的血液,肮脏的很。

    久而久之,我整个人都变得自闭,尤其对女生,我不敢跟她们交流,我怕她们知道我是强、奸犯的儿子会嘲笑我。

  • 2016年10月14日 15:09:37

    上初中那会,我接触到了网络,周末的时候经常跟同桌出去包夜打游戏,到了半夜就会上一些网站看片,自那以后我的思想就渐渐发生变化,看到女生,脑海里面总会想对方不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渐渐地,我看着诗诗的时候也会出现这个念头,女生发育的总比男生早一点,初三的时候诗诗的胸部已经鼓鼓的了,再加上雪白的皮肤和一米六五的个头,在学校是公认的校花。

    我跟诗诗一个班,同桌吴杰上课的时候总会指着诗诗说,你看那身材,真他妈正点,要是我马子,我天天去她家。

  • 2016年10月14日 15:24:53

    我总是笑着说你真色,因为我妈跟林叔是非法同居,诗诗一直认为是我妈拆散了她的家庭,何况我爸还是个强、奸犯,对我又厌恶又恨,威胁我在学校不许表现出我认识她,否则就把我赶出去。

    被吴杰这么一说,我就会去注意诗诗的胸,还有下面,诗诗洗完澡之后总是会穿一条白色的小热裤,从后面看起来特别翘,每次我都会死死地盯着,口干舌燥。

  • 2016年10月14日 15:25:23

    有一次我看的太投入了,脑子里面都是一些龌龊的画面,以至于诗诗回头我都没有发现,目光依旧直勾勾的,诗诗脸色一下子绯红,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杨志,你变、态,我要告诉我爸你偷看我。”

    我慌了,我怕林叔,虽然说林叔平时对我还不错,可我感觉他这个人特别假,就是做给我妈看的,如果他知道我偷看诗诗,肯定会把我赶出去的。

  • 2016年10月14日 15:25:43

    我咬咬牙,死活不承认自己在偷看诗诗,鼓着嘴道:“我没偷看,我在发呆。”

    诗诗鄙视的看着我,厌恶道,“杨志,你少不承认,你跟你爸一样变、态,你爸是强、奸犯,你以后肯定也是,我要我爸把你赶出去。”

    我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她说的太过分了,红着脸争辩道:“我不是变、态,也不许你这样说我爸。”

    “我就说,你爸是变、态的强、奸犯,你妈是下贱的小三,你是变、态和贱、货生下来的野种!”诗诗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气的发抖,这时候林叔跟我妈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妈脸上红通通的,林叔脸色也不好看,看了看我跟诗诗,上前甩了诗诗一个巴掌。

  • 2016年10月14日 15:31:09

    诗诗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指着我们啜泣道:“你们都欺负我,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说完哭着跑了出去,林叔去追,可是没追到,我可以感觉到林叔看我的眼神很厌恶,我怕他赶我走,心虚的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诗诗跟往常一样来学校上课,可是脸上却很疲惫,我心里一阵后悔,如果不是我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我知道诗诗脾气倔,不给她台阶下可能真的会不回家,想了想我决定去劝劝她。

  • 2016年10月14日 15:45:46

    “诗诗,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林叔会动手打你,其实林叔最疼你了。”我忐忑的说道,觉得很对不起诗诗。

    啪!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诗诗竟然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巴掌,指着我的鼻子吼道:“杨志,少在这里猫哭耗子,我跟你没完!”

    这一吼,全班人都错愕的看着我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心虚的回到了座位上,吴杰好奇的问我怎么会得罪校花的,我没有回答。

    被林诗诗当众打了一个巴掌,我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趴在座位上不说话,上课的时候,训导主任走进来告诉我们原先的班主任出国深造了,给我们班换了一个班主任。

    我心情不好,没心情理会这些,这时候吴杰却激动得推我,“草草草,杨志快看,新来的班主任真特么靓。”

  • 2016年10月14日 15:51:25

    我没理他,他又推我,我还是没理她,不就是换班主任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最讨厌班主任了。

    这时候新来的班主任开口了,声音轻柔好听,让我还有点熟悉,一时间却有点想不起来,“同学们好,因为曲老师出国深造,以后就由我来做大家的班主任,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雪,禾木旁的程,雪花的雪。”

    听完,我猛地抬起头,看到讲台上那熟悉而陌生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新来的班主任居然是多年不见的雪姐!

  • 2016年10月14日 16:06:04
    最后一次见到雪姐就是那个晚上,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雪姐那晚看着我不帮她的绝望眼神,沙哑的呻、吟,还有躺在沙发上的空洞眼神,以及赶我走的时候愤怒的眼神。
    这么多年来就像是烙印一样刻在我脑子里面,我以为雪姐搬走以后,我再也碰不上她了,或许她因为那件事早就离开了这个城市,没想到她一直都在!
    现在的雪姐比起当年更美了,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长发披肩,仿若熟得裂开口的水蜜桃,十分诱人。
    我死死的盯着雪姐,雪姐也发现了我,说话都顿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撇过头去,这一切落在我眼里,让我的心里凉了半截。
  • 2016年10月14日 16:33:57
    没人看不更了  想看的关注公众号“星空小说”回复1即可
  • 2016年10月14日 18:18:53
    太监啦  靠
  • 2016年10月15日 03:00:58
    我看了前两行,就不想看了。没意思,抄袭。
  • 2016年10月15日 08:27:31
    太监,你死哪去了
  • 2016年10月17日 10:13:18

    我心里苦笑,她一定很恨我吧,如果当时我可以坚强哪怕一点点,阻止我爸的暴行,现在或许是两个结局。

    吴杰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样子还以为我是看呆了,眉飞色舞的问我新来的班主任是不是很漂亮,我机械的点点头,他一下子来了精神,滔滔不绝,说那身材真好,她男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又想起来那晚的事情,仿若梦魇,猛地打断吴杰的话,命令他不许这么说,吴杰很不解的看着我,说杨志你疯了啊。

    我没疯,这点我可以确定,可是我不许吴杰用这种龌龊的念头去侮辱雪姐,下课的时候,我朝雪姐办公室走去,我想跟她说声对不起,更想知道这些年雪姐过得好不好。

    可是站在雪姐办公室门口,我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雪姐会不会怪我,将我骂一顿赶出来,就想到当年让我滚出去一样,又或者再一次失踪……

    “杨志,你恶不恶心啊,又在偷、窥。”林诗诗厌恶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我回过头看到她满是鄙夷的脸。

  • 2016年10月17日 10:14:08

    “我没有。”我摇摇头,心里却是一阵紧张,里面的雪姐肯定也听到了。

    “没有?你少狡辩,你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比你爸还恶心,敢做不敢当。”林诗诗冷冷的讽刺我,我想要跟她解释,可是刚靠近一点,林诗诗就嫌恶的后退,呵斥我离远点。

    我气的脸色通红,这时候雪姐打开门,再一次面对雪姐,我各种心情都涌现出来,复杂无比,心跳都快要跳出来了,不敢去看她。

    雪姐问我们怎么了,林诗诗鄙视的指着我,说我在办公室外面偷、窥,还说我平时就喜欢偷、窥,很不要脸。

    被她这么羞辱,我脸上火辣辣的,昨天晚上我的确是在偷看她,我一时间没有否认,雪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跟她对视。

    一见我心虚的样子,林诗诗更乐了,抓住我的小辫子对我大肆嘲讽,“程老师,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杨志心里特别变、态,脑子里面龌龊的很,他自己都默认了。”

    听着林诗诗的冷嘲热讽,我红着脸瞪了她一眼,让她别说了,可是林诗诗却偏偏说的更凶,大肆渲染我的恶心程度。

    我试图开口辩解,但是一看到雪姐那张熟悉的漂亮脸庞,我又开不了口了,只能低着脑袋被骂。

    “诗诗跟我进来一下。”雪姐点点头说道,林诗诗明显一愣,指了指我说我怎么办,很明显她想让雪姐恶狠狠地骂我一顿然后让我滚,我心里也觉得雪姐会这么做,可是她却当没听到一样。

    我愣在原地,林诗诗瞪了我一眼,厌恶道:“哼,这次算你运气好,你给我等着!”

    林诗诗的话被我当做耳旁风,我心里满满的都是雪姐,随即苦笑起来,雪姐这是在帮我,还是说她根本不愿意跟我多废话?

  • 2016年10月17日 10:14:28

    我失落的回到教室,林诗诗过了一会儿也回来了,一脸的开心,站在讲台上宣布下个星期天班主任要带我们班出去野炊,要报名的就去她那里报名。

    林诗诗是班长,刚刚宣布完这个消息,班上就沸腾了,吴杰这家伙不断嚷嚷,班费的事情都被他忽略了,跟他同桌三年,每一次他交班费都拖拖拉拉,这一次却跟赶着投胎一样。

    我转念一想,如果能够野炊的时候跟雪姐说声对不起,或许雪姐会原谅我也说不定,想到这里我也很积极的报名了。

    因为之前劝诗诗回来,诗诗还打了我一巴掌,我不敢再去跟她提这件事,晚上诗诗又没有回来,饭桌上我看到林叔的脸色越来越臭,拉的老长,晚饭又诗诗最爱的粉蒸肉,我刚要伸筷子,林叔就很不爽的扫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低下头,夹了一口青菜。

  • 2016年10月17日 10:14:4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7日 10:15:10

    这顿饭我吃的很压抑,林叔看了我不少次,虽然没开口,但是那种不爽是显而易见的,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妈的关系,林叔肯定会将我赶出去。

    “小志啊,待会妈拿两百块钱给你,你带给诗诗,她昨晚出去的急,饭钱忘拿了。”吃过饭我妈跟我说,又拍拍我的头,说劝劝诗诗。

    我妈的语气有点苦涩,我听了很不是滋味,我妈不想离开林叔,可是也不想失去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被赶走。

    我点点头答应下来,说我一定会去劝劝诗诗,至于我被诗诗当着全班人的面扇了一巴掌的事情,我只字未提!

  • 2016年10月17日 10:15:28

    第二天到了学校,我看到诗诗过来,我问她昨晚怎么又不回家,谁知道林诗诗猛地抬起手,我吓得往后躲,生怕她又打我,林诗诗鄙视的看着我,“杨志,你要是再敢靠近我,别怪我不客气。”

    我心里窝火,如果不是因为怕我妈难做,你以为我要靠近你啊,我想跟她解释我的意图,伸手去掏那两百块钱,林诗诗却很厌恶的呵斥我,让我滚。

    林诗诗小吼了一句,班上的人又盯着我看,我顿时心虚的离开了,心里将林诗诗骂了一遍,一想起她对我妈的恶劣态度,我就很不想将钱给她。

    不过我是不敢违背我妈的意思的,如果我不给,林叔知道了也会给我好看的,既然明的不行,那我就悄悄的塞到诗诗的包里。

    跑操的时候,同学们都离开了教室,我的机会来了,来到诗诗的座位上打开她的小书包,拉开她书包,把我妈拿给我的那两百塞了进去。

    “杨志,你在做什么?”可是当我将诗诗的书包放回原位的时候,诗诗的同桌张雨却从外面走了进来,瞥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林诗诗的书包。

    我说没什么然后就离开了,心里也踏实下来,不管怎么说我妈交代我的事情我也做了,希望诗诗看到钱以后能够消消气,每天晚上回去,我也就烧高香了。

  • 2016年10月17日 10:16:34

    跑完操,吴杰说热死了,就拉我去买冰激凌,一边吃一边回到了教室,回来之后我看到诗诗的位子上面围了好几个人,诗诗脸色难看的很,她的同桌正在跟她说着什么,我刚进去,诗诗的同桌就指了指我,嚷嚷道:“他回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我愣在那里,心底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诗诗阴沉着连走了过来,瞪着我冷冷道:“杨志,你跑操的时候动我书包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诗诗的同桌张雨都看到了,我点点头,想跟她解释我放了两百块给她。

    啪!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脸上就是一疼,林诗诗脸色冰冷的看着我,狠狠地甩了我一个巴掌,喝道:“恶心的东西,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了,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我怒了,又一次被林诗诗当众扇了巴掌,我听到有人在笑,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心里却窝火,冲着她吼,“你打我干嘛,我只是把你的生活费带给你,哪有拿你的手机。”

    我越想越气,我好心的带生活费给她,低三下四的去求她回去,我已经够卑躬屈膝了,她凭什么动不动就打我,我做错了什么?

    “还敢狡辩,不是你难道是鬼拿了啊,只有你一个人动了我的书包,你怎么这么恶心啊,偷东西。”林诗诗骂的很难听,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我,我气得不行,觉得想自己太冤枉了,明明是做好事却被误会,我动了林诗诗的包的确没错,可是他的手机我是真的没拿啊。

    “我没有,我真的没见到。”我解释,我说我自己只是拿了两百块生活费给她。

  • 2016年10月17日 10:25:30
    谁知道林诗诗脸上的厌恶之色更浓了,红着脸骂道:“少找借口,什么两百块,我一毛钱都没见到,你比你爸更恶心,你爸强、奸了女人至少还敢承认,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你就是个没胆的孬种,废物。”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道道惊呼声,开始议论起来,说杨志他爸是强、奸犯?
    我呆住了,感受着周围人鄙视的目光,心里的怒火跟火山一样即将喷发,难以抑制,一冲动狠狠地抬起手,想要给林诗诗一个巴掌。
    “你敢动我试试!”林诗诗冷冷的说道,我一下子顿住了,如果这一下子打下去,林诗诗肯定不会放过我,林叔要是知道我打林诗诗,肯定会将我赶出去。
    我不甘放下手,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两巴掌扇死她,可是我真的不能打,打下去我就完了。
    那种屈辱感涌上心头,看着面前身材比同龄人都要好的林诗诗,我心里生出了那种强烈的愿望,想要将所有她给我的羞辱一并还给她,甚至想到了那些小电影里面女主角被男演员捆绑起来抽的情节。
    但我知道,现在我不能,但早有一天,我一定可以,肯定可以!
    我紧紧的拽着拳头,一言不发。
  • 2016年10月17日 10:27:55

    人渣,你就不配做男人,脸皮跟你那不要脸的妈一样厚,都是贱、人!”林诗诗见我不敢动她,骂的更凶了,对我冷嘲热讽,再一次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拿过我手里的半个冰激凌狠狠地按在了我的脸上,刺骨的冷。

    我大脑一片轰鸣,天旋地转,眼泪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周围人的笑声让我无地自容。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连续扇了我两个耳光,将冰激凌按在我脸上,还侮辱我的父母,对我更是百般羞辱,可是我却不敢动她一根头发。

    我气得不行,拳头死死地捏着,手指甲掐进了手心都浑然不觉,林诗诗还在不断的骂我,可是我却无法解释。

    “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雪姐捧着两本书走了进来,看着我和林诗诗皱了皱眉。

    我不敢去看雪姐,我心里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雪姐,因为现在的我跟当年一样怂!

    “程老师,杨志偷翻我书包,把我手机偷走了,苹果5S几千块一个呢,张雨可以作证。”

    一见到雪姐,林诗诗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告状,那个叫张雨的女生也是点头,说亲眼看到我翻林诗诗的东西,手机肯定是我偷得。

  • 2016年10月17日 10:30:09
    想看的关注公众号“星空小说”回复1即可
  • 2016年10月17日 12:30:2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1日 09:48:09
    老司机们,我来更新了
  • 2016年10月21日 10:14:27
    我无地自容,林诗诗是班长,再加上是校花,说的话太有说服力了,何况刚才当中曝光了我父亲的事情,同学对我的看法也都改变了很多,不少人脸上的鄙视丝毫不加掩饰。

    雪姐听完,脸色有点别扭的问我是不是真的,我没有说话,林诗诗更加得意起来,就像是抓住了耗子的猫,大肆渲染起来我的猥琐程度,说我跟我爸一样骨子里面都留着变、态的血液,手机肯定是我偷的。

    我很想跟雪姐解释,可是随着林诗诗和张雨的鼓动,周围的同学也都纷纷帮着林诗诗说话,有得还朝我吐口水,骂我是个肮脏的人,早点滚回去算了,没有资格留在学校里面。

    我听着,眼眶不禁一酸,有种大哭一场的冲动,摇着头说没有,我真的没有偷手机,可是别人立马讽刺我狡辩,有胆做没胆子承认。
  • 2016年10月21日 10:29:37
    众口铄金,我无力继续去解释,觉得特别委屈,我只是不想跟林诗诗起冲突将我妈给的两百块偷偷放到她书包里,谁知道居然惹出来这么多的事情,好不容易遇上了雪姐,我却被当成小偷,我已经无颜面对她了。

    “好了,这件事情老师会调查清楚,现在先上课。”就在我被吐口水的时候,雪姐一拍桌子,吼了一句,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继续造次。

    说完,雪姐就走到讲台上让我们开始上课,林诗诗不甘的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我回到座位上,同桌吴杰也用嫌弃的眼神看我,我心里一阵悲哀。

    我有一种被世人唾弃的感觉,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若非雪姐,我现在可能还在被批斗着。

    下课的时候,我来到雪姐的办公室,雪姐抬头看着我明显楞了一下,随即神色如常的问我有什么事,我支支吾吾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谢谢”两个字,但是雪姐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杨志,希望你搞清楚,我根本没有帮你的意思,只是不想影响我的讲课。”
  • 2016年10月21日 10:32:08
    冰冷的话语让我心里狠狠一颤,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自嘲一笑,原本打算对雪姐说的话也都生生的咽了回去,灰溜溜的离开了办公室。

    到了晚上,诗诗还是没有回来,饭桌上林叔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行了,吃了几口就丢下了碗筷,恶狠狠地瞪了我眼就去阳台抽烟了。

    我妈面色复杂的看着我,小声的问我诗诗怎么还没回来,我说我不知道,我妈问我有没有把钱给诗诗了,我说诗诗不肯要我就塞她包里了,至于后续的事情我不敢说,怕我妈担心。

    我妈最后说让我再去劝劝诗诗,就说她爸想她了,我沉重的点点头,有点喘不过气来,现在的我如果接近林诗诗,真不知道会被怎样羞辱……
  • 2016年10月21日 10:32:31
    可是我没有办法,因为我妈去洗碗的时候,林叔说要去买包烟,让我陪他一起去,我心里一沉,知道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林叔平时话都不愿意跟我说,怎么会无缘无语让我陪他去买烟。

    果然,刚出了门,林叔的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杨志,明天我女儿要是还不回来,你跟你妈都给我滚!”

    林叔的脸色很可怕,我吓得一哆嗦,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居然连我妈也要赶走,我唯唯诺诺的答应,林叔很不爽的看了我一眼,让我滚回去,看到我就来气。
  • 2016年10月21日 10:43:12
    有人在看么
  • 2016年10月21日 10:45:51
    我回到家,我妈也知道林叔肯定对我说了什么,就安慰我说林叔其实人还是好的,就是有点担心女儿的安全。

    我苦笑着点点头,至于林叔的话我根本不敢说,我妈是爱他的,我不想我妈伤心,只能忍着。

    第二天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找林诗诗,我还没说话,林诗诗就冷冷的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小偷,让我把手机还给她,我说我真没有偷她的手机。

    林诗诗破口大骂,说我恶心,偷了东西不敢承认,张雨也在一旁附和,我一下成了众矢之的,灰溜溜的逃回了位子上,张雨还在那边骂我,说的特别难听。

    我就猜到是这样的结局,林诗诗根本不听我的,我不禁害怕起来,难道我真的要被赶出去了么,还会连累到我妈,林叔有多虚伪多心狠,我太清楚了。

    我好几次想要去找林诗诗,可是林诗诗根本不听我解释,张雨也在一旁煽风点火,“诗诗别怕,杨志要是不把手机还给你,我们就告到教务处去。”
  • 2016年10月21日 12:13:18
    写得很好,继续
  • 2016年10月21日 13:15:45
    期待更新
  • [猫51] 匿名用户

    2016年10月21日 13:53:06
    太监,继续啊
  • 2016年10月21日 14:49:07

    我来更新了


  • 2016年10月21日 14:50:03
    我气得不行,如果不是因为张雨的一面之词我也不会背上小偷这么骂名,现在又来煽风点火,我恨不得抽烂她的嘴。

    最终还是忍住了,我近乎哀求的看着林诗诗,求她,不断道歉,求她今晚别在外面过夜了,林诗诗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说除非我把手机还给她,再跪在地上磕头认错,学狗叫,她就答应。

    我脸色一僵,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为了我妈我可以答应后面的要求,忍气吞声,但是五千块一个的苹果手机,我根本弄不到。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雪姐忽然来到班上,冲着林诗诗招招手,在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我一看顿时呆住了,居然是林叔!

    我心里涌出一丝不安,他肯定是为了林诗诗夜不归宿的事情来的,如果林诗诗把学校的事情告诉他,我就完蛋了,林叔最疼诗诗,我肯定会被赶出去的,搞不好我妈都会受到牵连。

    果然,还没下课,林叔就脸色铁青的冲进了教室,当着任课老师的面狠狠地扇了我一个巴掌,揪着我的耳朵往外拖。

    “小畜生,老子供你吃供你穿,长本事了,还学会偷东西,以后别读书了。”林叔边拖边骂,我耳朵疼得都要掉下来了,不断地求饶,但是林叔根本不理,直接把我拖到了办公室。

    林叔凶狠的样子吓住了不少人,林诗诗却幸灾乐祸的看着我,骂我活该,我捂着耳朵求饶,雪姐也对林叔进行阻拦,但是林叔却越来越疯,一脚踹在我小腹上面,疼得我蜷缩在地上。

    “够了,林先生,就算你是杨志的养父也不能这样打人,你这样是违法的知道么?”雪姐挡在我的身前,发了疯一样的推着林叔,指着他鼻子呵斥。

    我呆呆的看着这道挡在我身前的倩影,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眼眶酸涩,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前雪姐挡在我身前,将我从父亲的毒打之下救出来……

    “雪姐……”我带着哭腔喊了一声,雪姐身子一颤,没有说话。

    林叔脸色很不爽的看着雪姐,颐指气使道:“打他?我那是教育他,你自己问问他我刚才打他了吗?”

    说着,林叔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威胁的意味很浓,雪姐瞪了对方一眼,说道:“杨志你别怕,这里是学校,有老师替你做主。”

    我感激的点点头,雪姐替我擦干泪水,让我大胆一点别害怕,可是当我看到林叔的凶狠眼神时候,心里不禁一阵后怕,又想起来林叔说的话。

    如果我得罪了林叔,我肯定会被穿小鞋,赶出家门,甚至我妈都会受到牵连!

    我想说,可是我不敢,只能死死地捏着拳头,无力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老师,林叔是在教育我,为我好。”

    听完,雪姐帮我擦眼泪的手都猛地一颤,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底有浓浓的失望,僵在那里。

    林叔则得意的扫了一眼雪姐,像是斗胜的公鸡,讽刺道:“程老师,我说的没错吧,就你们这种教育方式,孩子迟早有一天要被你们放纵坏了。”

    说着,林叔又揪住我的耳朵,炫耀似得狠狠地抽了我一个耳光,嘴里骂骂咧咧,“这种小畜生,跟他老子一样就是坐牢的料,不好好教育,以后肯定是个祸害。”

    我疼得快哭了,嘴唇都被抽的裂开了,咸涩的鲜血在喉咙间滚动,半边脸的肿起来了,呼吸都有点困难起来,心里对雪姐有着浓浓的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