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爱在心底绽放》之: 一场说来就来说走就的爱情

发表时间:2016-10-13 09:42:17 点击:5210 回复:1

苦荞茶VKYK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中国版《廊桥遗梦》爱情故事#

                                                                                                                      一

冯梦露把店铺里里外外全部打扫干净后又坐了一个多小时,仍然不见一个顾客光临,她重重叹了口气,扔下手机,索性闭目养神。两年前成都市政府为规范送仙桥古玩市场,修建起这座崭新的古玩城,冯梦露是第一批响应政府号召搬进去的商户,当初心想生意肯定会比以前更好,所以投资了30万对店面进行精装修,哪知道每个月营业额犹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两年下来竟亏损20多万,把过去几年赚得钱几乎都赔进去了。

冯梦露也产生过转让店铺退出古玩界的想法,不过眼见市场其他商家尽管生意都不大好,但真正打烊转让的还是少数,她犹豫再三,最后仍然决定坚持下去。

冯梦露坚守的原因还有一个:她那法律意义上的“老公”常年在缅甸,难得回家一趟。两人的分工是:老公负责采购玉石珠宝,她负责销售,利润对半分,说是夫妻更像生意合作伙伴。这样的夫妻有什么意思呢?——冯梦露常常自言自语,但抱怨归抱怨,离婚二字两人谁都不愿说出口,毕竟还有个亲生女儿远在英国读书,她是维系这桩婚姻的基础。

约翰经常到古玩城转悠,是这里的常客了,他不算买家,难得买上一件古玩,却是这方面的行家,在成都知道他的人很少,在香港乃至整个亚洲古玩界名气却大得惊人。约翰四岁时跟随父母来到香港,直到十八岁才回到美国,大学毕业后又返回香港,考取了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著名考古专家申树德的研究生,尽得其真传。因此,约翰虽然不是中国人,但骨子里已经完全中国化,如果不是标准的美国人外貌,与一般中国人没有什么两样。

约翰到四川大学任教纯属意外,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会离开北京到成都来,在此之前成都只是他脑海里一个遥远的地域名,那里有大熊猫、都江堰、九寨沟、峨眉山,仅此而已。为什么来到成都?学校师生都知道他热爱中国文化,尤其喜爱大熊猫,专为看望祂们而来,真正原因只有约翰自己清楚:他有双重身份,大学老师仅是掩饰,另外一个身份是文物鉴定师,负责为美国一家跨国企业提供中国古代文物原型,他们拿到后加以仿制并出售。因为这种业务见不得光,如果拿到国际拍卖会上冒充正品遭到受害人报警还会被警方通缉,所以约翰一直比较低调,从未对别人泄露过另一层身份。

 

约翰来到成都任教已经一年多,闲暇时除了偶尔到郊外农田里的鱼塘垂钓之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泡在古玩市场。也曾经去过冯梦露的店铺,那里与其他商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印象浅薄,然而命运之神作弄,偏偏让他俩结缘。

缘分始于一件小事,这种事情在古玩市场司空见惯,冯梦露也遇到过,只不过这次遭遇受骗损失金额较大,而且凑巧被约翰撞见了。

事情经过如下:

某个秋日中午,和往常一样,冯梦露打扫完店面又闲坐了两个多小时,仍然不见一个顾客上门,正在闲极无聊时,来了两个身穿红色僧衣的喇嘛。成都是川藏交通枢纽也是西南政治文化中心,西藏、甘孜、阿坝三个区域都有政府办事处,因此传承藏传佛教的喇嘛在成都并不少见,尤其城西南的浆洗街、肖家河、高升桥等地段更为集中。藏族百姓信奉佛教也喜欢佩戴佛珠、玉石等饰品,因此有不少人到送仙桥古玩市场进行买卖,喇嘛不会设摊售卖但可以购买。

冯梦露以为两个喇嘛想买饰品,忙起身招呼并取出几种不同款式的佛珠给他们看。两人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相互用藏语叽里咕噜谈论着,看样子不大感兴趣,冯梦露久经沙场,已经看出他们没有购买意向,心里涌起一阵失望。这时候其中一个喇嘛忽然问道:“我们有一幅唐卡,老板您想看看吗?”冯梦露一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唐卡?喇嘛想卖唐卡?有没有搞错?!按照一般常识,寺庙管理非常严格不允许僧侣私下做货物交易,这两个喇嘛怎么会拿唐卡来卖?

“你们有唐卡?要卖?”冯梦露楞了几分钟后反问道。“嘘,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听到了!”年龄大一些的喇嘛连忙叮嘱,两人神情紧张,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们的神态反倒让冯梦露放下心来,看来这两个喇嘛身份不假。

年轻喇嘛从怀里掏出一根长形物品,外面用红布包裹。他小心翼翼拆开红布,露出一条木轴,放在玻璃柜台上,冯梦露打开一看,确实是唐卡。对唐卡她并不熟悉却也不是一无所知,唐卡系藏文音译,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在松赞干布时期兴起,用彩缎装裱而成,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浓郁的宗教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历来被藏族人民视为珍宝。唐卡历史悠久,从公元7世纪有文字记载至今已经有1300年多的历史,从地域上形成三大主流画派:卫藏地区(西藏自治区)的勉唐画派,康巴地区(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为中心、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噶玛噶孜画派,安多地区(青海地区)的热贡画派。

古玩市场有不少唐卡出售,冯梦露多少知道一些,这幅唐卡由于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但棋格式布局、大红色彩仍然彰显出宗教的恢弘大气。

   “我这儿从未卖过唐卡,不敢接,抱歉!”冯梦露思量半响后回答。两个喇嘛有些失望,踌躇片刻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又返回来,年长喇嘛带着恳求地语气对冯梦露说:“实不相瞒,这幅画是我们从庙里偷出来的,他阿妈病了就住在省医院,缺钱治病,如果不治活不成,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说完望了同伴一眼,年轻喇嘛赶紧点头,眼眶里泪光点点。冯梦露心里一动,这种经历似曾相识,是啊,几年前她母亲最后时光不也是在省医院度过的吗?重病住院治疗需要多少钱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老板您看这样可以吗?唐卡先寄放在您这儿,卖了再给钱,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到时候请通知我们。”年长喇嘛再次恳求道。冯梦露的同情心终于战胜胆怯,她想了想又问:“你们打算卖多少钱?”“这幅画很珍贵,是我们寺里的镇寺之宝,具体值多少钱我们也不清楚。这样吧,他母亲做手术需要五十万,就卖六十万,多余的十万作为酬劳,您看行吗?”年长喇嘛试探着问。如果这幅唐卡属于真品,五十万简直是白菜价,冯梦露不再犹豫,点头同意。

 

唐卡悬挂在冯梦露古玩店最醒目的地方,进门购物的顾客一眼便可以看见,但仅仅看看而已,无人问价。冯梦露也没有在意,她并非专卖藏地饰品,反正这幅画没有付钱,卖不卖得出去无所谓。

一天傍晚,冯梦露刚要关门打烊,进来几个年轻人,穿着打扮和一般人差不多,但明眼人不难看出他们是藏胞。

几个人站在柜台前边看边议论,突然有一个人指着那幅唐卡喊道:“这不是吐蕃时期的唐卡吗?怎么会在这儿?”“洛桑,你看错了吧?吐蕃时期的唐卡还有多少,恐怕全藏区都找不出几幅了!”另一个人发出疑问。“我不会看错,不信明天我们把陈教授请来鉴定,他是省级专家,总不会搞错吧?”这个人不服气反驳道。“好啊,好啊,那我们明天一块儿来!”其它人纷纷附和。等这些藏胞走后冯梦露盯着唐卡看了很久,一团疑云在脑海里飘来飘去:吐蕃时期的唐卡,是真的吗?那可是12世纪的作品,价值连城啊!

第二天下午这伙人果然又来了,簇拥着那位陈教授,一进门就大喊大叫,像在开学术研讨会。这个陈教授倒很懂礼貌,对冯梦露和颜悦色说:“你好!我是西南民族大学的老师,可以把唐卡取下来看看吗?”冯梦露点点头,取下唐卡递给他。陈教授戴上老花镜捧着唐卡看了又看,又拿到门外仔细端详很长时间,然后才还给冯梦露。“教授,这幅唐卡真是吐蕃时期的吗?”昨天那个藏胞迫不及待发问,其他藏族学生也跟着追问,陈教授表情复杂,满脸凝重,似乎有难言之隐。“教授如果看出什么问题尽管说,我本来就是受人之托,不存在损失。”冯梦露也急于想知道答案,所以有意打消他的顾虑。“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实话实说了!这幅唐卡的确是12世纪藏地作品,画面构图呈现竖条,人物主尊造型挺拔,莲花瓣平板,装饰带有印度特点,菩萨的姿态是典型的帕拉风格。”陈教授一字一句说道,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倾听,唯恐遗漏掉一个字。“教授知道这幅画的名字吗?”冯梦露抛出最关心的问题,如果一幅画连画名都不知道怎么卖呢?“这幅画名叫贡塘喇嘛相像,贡塘喇嘛相生于公元1123年,死于1194年,这幅近乎写生画的绎丝唐卡属于宋朝末年作品。同学们,我曾经给你们讲过,噶举派分四大派八小派,其中四大派里有蔡巴噶举、拔绒噶举、帕竹噶举、噶玛噶举,贡塘喇嘛又叫向蔡巴,就是蔡巴噶举的创始人,由于居住在贡塘寺所以得名贡塘喇嘛。”陈教授似乎又回到课堂上授课,侃侃而谈。“教授,您能够确定这幅画是真品吗?”冯梦露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她看出陈教授的难处,干脆一语道破。陈教授沉默下来没有回答,又欣赏了一会儿那幅唐卡,临走前流下一句话:“世上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也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两幅画,假如是真品请倍加珍惜,让有缘人得到它。”

 

一周过去了唐卡没有卖出去也不见两个红衣喇嘛出现,冯梦露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并非担心唐卡卖不出去而是为年轻喇嘛的母亲担忧,她清楚大医院的制度,没有足够的费用绝不会做手术,甚至连能否继续住院都成问题。她希望早点卖掉唐卡,把这笔钱交给两个喇嘛,完成那个藏族女人的手术。

秋季是旅游旺季,到成都旅游的人日渐增多,古玩市场的生意也逐渐好转,冯梦露开始忙碌起来,每天要接待几十拨游客。

两个喇嘛又来了,神色慌乱步履匆忙。他们看冯梦露很忙没有去打扰,知趣地坐在门口木凳上等候。冯梦露也看见他们了,也没有出去打招呼,等中午游客走得差不多才从柜台内走出来,把他们请进店里。

“喏,还没有卖出去呢!”冯梦露指着唐卡对他俩说。“嗯,我们看到了,谢谢您!唉,怎么办呢?医院已经催过几次了,如果再不交钱就让我们把他阿妈抬走,怎么办呢?我们真没办法了!”年长喇嘛唉声叹气回答,一旁的年轻喇嘛也愁眉苦脸。冯梦露想安慰他们或者建议他们去找亲朋借钱,但明白无济于事,说这些话不如不说。一时间三个人都陷入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年轻喇嘛抬起头,用哽咽地语音对冯梦露轻声说:“现在只有姐姐您可以帮我了!如果姐姐愿意帮忙,我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您!”冯梦露一惊,反问一句:“怎么帮?”“您如果同意买下来,我们就40万卖给您!”年长喇嘛也答上腔,满脸期待。冯梦露吃惊不小,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她没有回答,内心极度纠葛,情感的天平在利益和怜悯两边摇摆。最后冯梦露答复是:给她三天时间做调查鉴定,三天后再来。

余下的时间可把冯梦露累坏了,她走遍成都各高校图书馆翻阅查找资料,又托人找专业人士咨询,结果是真品与赝品概率各一半,也即是意味着她要下一场赌注,赢了可以把这几年的亏损赚一部分回来,输了血本无归。

冯梦露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丈夫,他十之八九不会赞同,婚姻本来已经名存实亡,何必又增添烦恼?思来想去冯梦露决定赌一把买下唐卡,三天后红衣喇嘛如约而来取走40万现金。

 

约翰就在这时候来到冯梦露的店铺并见到唐卡。起初他很惊讶,从考古学角度来讲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吐蕃时期遗留下来的绘画作品屈指可数,大多流传到国外,其珍稀程度不亚于先秦以前的文物。随后疑惑充溢整个身心,一幅吐蕃时期的真品怎么可能出现在西南一隅的古玩市场?难道从藏地流出?或者来自国外私人藏家?前者的可能性较大,如果是国外藏家一般资金雄厚,不到砸锅卖铁的地步不会转手卖出,即使要出让也是委托给国际知名大拍卖行进行拍卖。假如真是从西藏等地流出,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盗卖品,通过非法途径得到然后偷偷拿到市场上贱卖。

约翰越想越兴奋,上帝保佑,他终于遇到千载难逢地机会了!作为文物鉴定师,他有责任为公司提供珍贵文物,越稀有价值越高,把这种文物拿到国外加以复制,然后以真品身份拍卖,将获利不菲,而真品私下通过黑市再出售,利润仍然巨大。

冯梦露见有老外进来忙上前热情招呼:“Hello what can I help you(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她英语水平很一般,只会说这一句。“你好!生意好吗?”约翰反倒用流利的中文回答。冯梦露微微一愣,这个老外中文说得如此顺溜,大大出乎她意外。“谢谢!还不错!请随便看吧!有喜欢的玩意儿说一声!”冯梦露微笑着说道。“好的,谢谢!您可以把墙上那幅唐卡取下来拿给我看看吗?”约翰指着唐卡问。冯梦露又楞了几秒钟,进门就要求看唐卡这还是第一个,不过很快释然,转身从墙上取下唐卡递给约翰。

约翰看得很仔细,这幅画无论从材料、质地,还是技法、画风都完全符合藏地吐蕃时期的风格,说毫无破绽并不为过。“老板,您这幅画打算卖多少钱?”约翰盯着冯梦露问道,他想通过她的表情判断出回答真假,如果冯梦露答复低于200万,则赝品可能性较大;反之,如果冯梦露答复高于200万,则真品可能性较大。因为文物也是商品,只要是商品就有其市场价值,背离市场价值越远伪造的几率越高。

“有诚意的话,50万卖给您。”冯梦露老老实实报价,并没有因喇嘛少了10万而多报价,一幅唐卡赚10万对她来说已经足够。约翰睁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吐蕃时期的作品才卖50万人民币?即使有人要卖50万美金他也不会惊讶,拿到国际拍卖市场上最少要加一个零。怀着偌大的疑问,约翰离开了古玩城。

 

约翰一直惦记着这幅唐卡,以至于上课走神说错话,这件事像一块巨石压在他心头,非搬走不可。经过再三考虑,约翰决定说服冯梦露和他专程去北京一趟,找权威专家做真伪鉴定。

冯梦露听约翰说明来意第一个反应是:这个美国人是不是有病?如果怀疑唐卡是赝品不买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她不知道约翰的真实想法,其实要鉴定真伪很简单,美国有一套特殊设备,可以通过检测文物原材料组成成分来辨别,比如青铜制品、陶罐制品,用放射性元素即可确定其生产于哪个年代,仿制品则一目了然。唐卡属于纤维制品,必须取样检测,这样势必会对藏品造成一定程度损坏,正因为如此约翰才不愿意冒险购买带回国做鉴定,能够通过权威专家得到答案最好。

面对冯梦露的疑问,约翰费尽口舌,最后不得不做出承诺:除往返北京费用全包外,如果鉴定结果证实是真品,以60万价格成交,多余的10万作为对冯梦露关门歇业的补偿;如果鉴定结果证实是赝品,10万补偿金照付。如此优厚的条件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冯梦露只得同意,第二天便关上店门与约翰一道飞往北京。

鉴定过程可谓艰难曲折,约翰动用所有关系找了能够找到的文物权威人士,最终在一位故宫博物院国家级鉴定专家手中一锤定音:这幅唐卡系赝品,制作于清朝末期,仿制水平一流,也是藏地高僧手笔,市场价值不超过1万元。

 

回到成都冯梦露就病倒了!一半是感冒发烧,一半是心病,眼看40万化成水,能不心痛?!约翰不善于言辞,不知道该如何抚慰这位中国女士,唯一能做得就是给钱和陪伴。冯梦露坚决不收约翰的10万元补偿金,尽管在商言商,但商人也有底线,不合理的钱不能作为收入。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此话不假,冯梦露以为只是普通感冒,随便买些感冒药吃了,没想到病情越来越严重,竟发展为急性肺炎需要住院治疗。冯梦露有几个好友,都忙于生意,仅能去医院看望而已,陪伴守护的工作自然而然交给了约翰。

陪同冯梦露的日子里,约翰由一个不谙风情的外国人逐渐转化为对女人呵护有加的中国男人,24小时无微不至地悉心照料,博得医生护士和其他病友的一致好评,都把他当做冯梦露的外籍老公。冯梦露也感觉到了,本想给大家解释又不好说出口,约翰为她端茶送水喂饭擦背,不是老公谁能做得到呢?感情是培养出来的,一场说来就来的爱情就这样在两个不同国籍不同种族的中年人之间萌发,悄悄等待开花那一刻。

出院那天,约翰把冯梦露送回家,刚进房门约翰就紧紧抱住冯梦露,动情亲吻,冯梦露象征性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静静享受这甜蜜地爱。

从那以后约翰几乎每天都会到冯梦露店铺里小坐一会儿,有时候还一起回家,约翰做西餐,冯梦露做成都小吃,吃得不亦乐乎,俨然是一对快乐地小夫妻。

 

快乐总是短暂的,约翰的聘用时间已经结束,公司总部认为西南缺乏上乘文物,让他把重点转向河北、山西一带,约翰按照指示应聘到河北一所综合性大学任教,他与冯梦露从此开始聚少离多。

冯梦露对约翰确实付出真情,在他身上不仅得到温暖地爱情,而且受益匪浅,以前只是把古玩当做一桩赚钱的生意来做,自从结识约翰后,才明白原来是一门学问,博大精深奥妙无穷,真正的文物不可复制也不应该买卖,它们属于全人类。

约翰到河北不久就遇到一件让他感到为难的事:公司总部命令他参与一个盗墓团伙共同作案,目标是位于邯郸的一处古墓,盗墓贼盗取文物后交给他鉴定。盗墓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违法行为,在中国更被视为严重违法,轻则判刑重则枪毙,约翰十分清楚这里面潜在的危险,然而总部不顾一切,甚至以绑架他的家人作为威胁,约翰没有选择只好答应。

这伙盗墓贼经验丰富,曾经与国际上好几家类似公司合作过,把大量中国文物盗卖到国外,邯郸古墓的重点是殉葬物品,据说墓主在汉朝做过高官。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盗墓团伙从古墓中顺利盗取了不少文物,约翰拿到密室里逐一仔细鉴别,其中有几件玉器确实罕见,价值在千万美元以上,约翰立即把这些文物拍照并通过网络传送给公司总部。总部很重视,立刻派专人前来,利用秘密渠道把文物带回美国,鉴定结果与约翰判断一致,约翰又为公司大赚一笔。

就在约翰即将返回美国喝庆功酒之时,一双冰冷的手铐出现在他面前:盗墓团伙被缉拿归案,约翰也随之浮出水面,他将面临中国法律的严惩。

 

不久以后冯梦露收到来自河北省第一监狱的一封来信,信里只有一行工整的中文:亲爱的梦露,我爱你!请忘记我!爱你的约翰。

一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冯梦露从终点又回到起点,像一场梦更像一阵风,飘忽不定无影无踪。人到中年才得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但注定不会持久,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冯梦露喃喃自语:“也许这就是命吧!”

 

发表时间:2016-10-13 09:42:1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