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我叔叔为了赚钱,跟一个女人直播爷爷的葬礼!!!

发表时间:2016-10-13 12:16:49 点击:5877 回复:52

秋之却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最近网上频繁爆美女主播大尺度被封的新闻,有些人为了红,什么事情都敢干,直播也是层出不穷,甚至还在直播造人运动,本来跟我们家这种山沟沟没啥关系,但是因为我叔叔的荒唐行为,让我们家生活彻底乱了。
这件事还得从我二爷爷的葬礼说起来,那天,我接到我爸电话说二爷爷走了,我接到电话心里挺难受的,我二爷爷对我挺好的,每次去二爷爷那边,他都会给我塞好吃的,把我当亲孙子一样看待。
等我赶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到了灵堂的时候,灵堂上就三个人,我爸跟我三叔,我三叔就是二爷爷的儿子,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长得挺勾人的,之前我也没见过,估计那个女的是我三叔新谈的女人。
我爸给我拿了一件丧服,我刚刚跪下来,就感觉不对劲,老感觉有人盯着我看,看的我身上发憷,灵堂本来就挺阴森的,我四处的看了几眼,这才看到了一台摄像机在拍摄,挺瘆人的。
我就纳闷了,村里的人结婚都很少录像,更别提白事了,我用手指了指那边摄像机,我爸给我使了个眼色,给我打了一个回去的手势,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情,我磕了三个头,又跟三叔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刚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就问我妈灵堂的事情,我知道我三叔跟我二爷爷矛盾一直很深,之前都断绝父子关系了,我妈就叹气的说道,“造孽啊,造孽啊!”
我妈就把这事情说出来,原来我三叔这次答应回来操办丧事,前提就是必须要全程录像,还要传上网上,我妈解释好大一会,我才明白怎么回事。
我三叔都快四十了,还整天游手好闲,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估计这次缺钱了,就想学着网上的那些红人,直播赚钱。
我妈叹气的说着,你三叔掉钱眼里了,让你二爷爷走都走不安生,会遭报应的。
我也没说啥,毕竟我三叔向来都是我行我素,而且他们爷俩一直都不合,也就忍这么两三天,下葬了就好了。
大概半夜的时候,我妈急忙敲我的门,然后喊道着,“文琛,快点,灵堂出事情了。”
我立刻爬起来了,匆匆的开门,然后跟着我们就朝着灵堂赶去了,等我到灵堂的时候,本来冷清的灵堂多了几个人,都是我们本家的人,不过气氛异常的沉闷,我进去后,才看到了棺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二爷爷的遗体竟然不见了。
我爸脸色阴沉着,屋内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五爷爷也匆匆的赶过来了,我爷爷那辈一共兄弟五个,其他三个爷爷走得早,如今就剩下五爷爷一个老辈了,二爷爷尸体丢了,五爷爷肯定睡不着了,毕竟是亲兄弟。
我五爷爷一进门,就直接举起拐杖朝着我三叔那边指去,“是不是你干的?”
我听到五爷爷这话,心中不由的一怔,难道是三叔因为仇恨,就把二爷爷的遗体给藏起来了吗?
感觉也不像啊,毕竟再怎么说,也是父子。
我三叔摇了摇头,我爸就颤抖的说道,“不可能,我跟老三一起守灵的,要是他干的,我肯定知道,这么大动静,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会不会是二叔诈尸了?”
农村有时候挺迷信,我爸也没读过什么书,想当然就想到了诈尸,我五爷爷从小就胆大,听我爷爷说,当年我五爷爷还是红小兵,专门干破四旧的事情,所以我爸说这个,我五爷爷顿时就骂了一句,“亏你还是文琛他爸,白白培养一个大学生了,肯定是有人想整二哥,都站着干嘛,全部给我去找。”
我五爷爷发话了,家里面人都拿着手电筒,提着老式油灯就出去了,那时候,已经到十一月了,外面的温度很低,风刮的像刀子一般,打在人的脸上,疼的要命,我们就到处找了,足足找了半个小时,也没什么线索。
最后我爸望着后面的山,然后狠狠心说道,“男的都跟我上山看看,女的先回灵堂。”
发表时间:2016-10-13 12:16:49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3日 18:54:07
    五爷爷就告诉我爸老辈人用的土办法,让我三叔捏了一个泥手指,又让我三叔放点自己的血滴到泥手指内,血浓于水,也就是形式上的全尸了。
    我三叔开始还不愿意,我爸差点拿扁担砸了,我三叔才答应。
    手指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我们老家这边是三天下葬,虽然镇上都提倡火葬,不过我们家这边风俗,都是土葬,因为是偏远地区,也没多少人管。
    这次我二爷爷要跟我二奶奶合葬,这几天事情已经够多了,我爸怕再出什么意外,就商量着,明天一大早亲自去请风水先生回来。

  • 2016年10月13日 18:54:16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我脖颈的吻痕,我隐隐担忧起来了,我下意识的看着棺材上的摄像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摄像机已经被拿掉了,而且林晓柔好像也不见了,难道昨晚被我三叔骚扰后,她就离开了?
    不过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躲在了暗处,伺机而动?
    我下意识的转身朝着后面看去,外面都是村里面的看热闹的人,我扫了一圈,突然看到一个奇怪的人,手里面拿着一把黑伞,远远的望着这边,雨伞遮住了脸,我看不清她的面庞,只知道是女人。
    我有点奇怪了,因为外面又没下雨,而且又不是夏天,外面又不热,根本不需要遮阳,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难道是林晓柔?

  • 2016年10月13日 18:54:26
    想到这里,我就朝着外面走去,我怕打草惊蛇,并不敢跑,谁知道那女人似乎也感觉到我在看她,急忙转身就离开了,我急忙追出去了,可是出了大门口后,她却不见踪迹了,我顿时急了,我朝着旁边的大叔问道,“大河叔,你刚才看到你旁边打伞的人,朝哪个方向去了?”
    “没有啊,我旁边没人啊,一直就我一个人。”大河叔摇了摇头说道,片刻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该不会你看到二大爷的魂了吧,哎呦,我的亲娘啊,他刚才就在我旁边,难怪刚才好凉,是二大爷魂魄大白天打伞出来,他这是不放心自己的身体啊,二大爷,以后别出来了,打伞也不保险啊,万一魂魄被太阳烧了,就不能投胎了,真是造孽啊!”

  • 2016年10月13日 18:54:35
    大河叔看起来胡言乱语,但是却如同重锤一般敲打在我的心上,林晓柔打伞是怕被太阳照到魂魄上。
    我也不听大河叔说啥了,失魂落魄的回去了。二爷爷手指用泥的替代后,也没啥事情,不过我心里总是不踏实,简单的吃了一点,也没有回家,就跑到了二爷爷家的偏房休息一会。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就听到哗啦啦的响声,好像是外面下雨的声音,紧接着,我就听到轻微的咔嚓开门声,黑暗中好像有人进来一般,我想起床看看是谁,但是怎么都睁不开眼,那种感觉简直太难受了,有点像鬼压床。

  • 2016年10月13日 18:54:45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我身上乱摸,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分钟后,急的我浑身冒冷汗,我就感觉到嘴巴难受要命,好像溺水一般,憋得我喘不过来气,好像是最后找不到东西,那人又从我的房间内离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传闻传来几声狗叫,我瞬间就惊醒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朝着门口看,外面天已经黑了,门口空无一人,我打开灯准备起来,等我朝着地面一看,就看到地面上有两排黄泥脚印,我有些呆住了。
    因为最近村里面没下雨,脚上有泥巴的话,应该就是后山上的,我下山的时候,特意处理一下脚上的泥巴,我仔细的盯着脚印看了几眼,我的心不由紧张了,因为是女士高跟鞋留下的,农村都穿那种帆布鞋,我们家根本就没人穿高跟。

  • 2016年10月13日 18:54:55
    我立刻就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林晓柔。
    这脚印在我睡得地方比较密集,也就是说,刚才是林晓柔在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摸进来,想从我身上偷什么东西。
    可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偷的呢?
    突然我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她是来偷我二爷爷手指的!
    想到这里,我浑身冒出冷汗,急忙穿上鞋,顺着脚印追过去,我想看看,林晓柔到底想要干什么?
    等我刚刚追出去的时候,我就看到她手里面提着摄像机,从后院小门出去了,我想都没有想,拔腿就追,等我追出去后,林晓柔已经骑着自行车朝着后山那边去了,已经天黑了,一个女人朝着后山去,她想干嘛?

  • 2016年10月13日 18:55:07
    难道是去我二奶奶坟前?
    我一时间犹豫起来了,这林晓柔不简单,她去我二奶奶那边肯定有目的。
    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二奶奶,但是二爷爷把我当亲孙子一样,所以不管林晓柔想干什么,我都要拦住她,而且我也想问,昨晚的梦,还有我脖子上的吻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狠狠心,抄了一个镰刀,就在后面小跑的跟着,远远的看到她把自行车停在山下,然后徒步上去了,很快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 2016年10月13日 18:55:16
    我一个人朝着那边跑去,因为天黑,我又忘记带手电筒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后山走,特别是到了那片乱坟岗的时候,我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我憋了一口气,也不管不顾了,撒开脚丫就朝着前面跑,最后就到了我二奶奶坟前,等我到的时候,我就看到我二奶奶坟前插了好多火把,但是奇怪的是人却不见了,我跑过去,想找林晓柔,就看到地面上一堆衣服。
    一个人在坟前,那感觉真的是太恐怖了,我甚至感觉后面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我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 2016年10月13日 18:55:21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缓缓的转身过去,直接把我吓得一哆嗦,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晓柔站在我的身后,而且一丝不挂,火光照耀在她的洁白的身体上,特别是胸部,看的我差点流鼻血。
    我本来想质疑她的,但是她脸色潮红,竟然直接抱过来了,紧紧搂着我。
    我一瞬间懵逼了,嘴巴又再次堵在我的嘴唇上,那温柔又冰冷的唇,一下子让我想到了昨晚的梦,我在情爱方面就是雏鸟,哪里禁得起,瞬间脑袋一片空白,身体起了反应,林晓柔竟然开始解我衣服,我本能的想要拒绝,但是身躯却不由自主的想要侵占……
  • 2016年10月13日 18:56:03
    那柔软的身躯包围着我,特别是一丝不挂,我瞬间就懵逼了,这什么情况,要被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哎,他二奶奶,这还是孩子,你又何必呢?”
    我心中猛然一颤,因为这是五爷爷声音。
    我听到五爷爷的声音,整个人懵了,五爷爷怎么会在这里,之前二爷爷特别交代我,千万不能让五爷爷知道,难道他早就洞察这一切,一直在后面跟着我?
    可是五爷爷的身体,别说爬山了,就连走路都困难,他怎么跟过来的?

  • 2016年10月13日 18:56:18
    还有五爷爷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二奶奶想要害我?
    一时间许多疑问萦绕在我的心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倒是五爷爷那句话过后,这光溜溜的林晓柔倒是晕倒过去了。
    五爷爷拿着拐杖从黑暗中走出来了,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但是走过来的那一刹,我却感觉到了压力,我颤抖的望着五爷爷,紧张的说道,“五爷爷,你怎么来了?”
    “哦,来看看二嫂,想跟二嫂说说话,行了,你背着这女娃下山吧!”

  • 2016年10月13日 18:57:11
    说完,五爷爷用拐杖指了指衣服,我立刻手忙脚乱的准备给她穿衣服,毕竟是一个赤裸的女人,这么裸着,也不太好,而且看到赤裸裸的林晓柔,身体要说没感觉也是扯淡。
    我刚刚准备给她穿衣服的时候,五爷爷接下来的一句话,把我给吓到,“下山后让她自己穿,把这个东西拴在她脚底下,路过乱坟岗的时候,别回头!”
    说完,五爷爷递给我一件东西,我仔细的看了下,吓得我哆嗦起来了,竟然是两张黄纸,就是烧纸用的纸钱,我也不敢多问,就把两张黄纸绑在了林晓柔的身体上。
  • 2016年10月13日 18:57:26
    林晓柔身躯蜷缩着,背她倒是没问题,关键是这不穿衣服的女人,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
    “快点走!”
    五爷爷催促着我,我狠狠心,就把她背在身上,林晓柔胸特别大,压在我的身上,竟然传来冰凉的感觉了,感觉像两个冰锥,冰冷而又坚硬,我心道,女人的胸部不都是柔软的吗?
    难道林晓柔真的是鬼?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紧张起来了。
    我背上她,五爷爷就让我离开,五爷爷今晚挺反常的,感觉很怪,我也不敢多问,我就说了一句,“五爷爷,夜晚天气凉,你看看二奶奶就回去吧!”

  • 2016年10月13日 18:57:37
    我五爷爷也没说话,只是朝着我挥了挥手,我就背着这个女的回去了,刚刚拐过弯到乱坟岗那片的地方,我竟然看到有几堆火,而旁边还有烧焦的纸钱味道,昏暗的火光,照着四周,我就看到那些腐烂的棺材,在摇曳的火光内,若隐若现,简直太恐怖了。
    不知道怎么的,我脑海里想到了五爷爷那句话,不能回头,联想到眼前的景象,我的心中乱跳起来,难道是五爷爷怕我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农村有不少忌讳,就是夜晚出门的时候,有人叫你名字,千万不能回头,小时候,我挺相信这些东西,后来慢慢才不怎么信,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多多少少信了,这世界真的有鬼存在。

  • 2016年10月13日 18:57:55
    我深吸了一口气,仔细的看着下山的路,然后鼓足勇气,一股脑朝前冲去,总算是冲出了乱坟岗,等到了山下的时候,我都快累瘫了,我把林晓柔放在草地上,我自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大口喘气,刚才连续爬山又下山,体力消耗太大了。
    我喘了几口气,这才想起来林晓柔还没醒来,而且还她没穿衣服,我下意识的转过身来,月光下的林晓柔,肌肤雪白,特别是胸部,非常挺拔,我刚刚想继续看,突然发现她大长腿动了一下,紧接着,她突然坐起来了,吓得我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一来是恐惧,二来是心虚。
    她看到我两个眼睛盯着胸部看,推了我一把,我这才尴尬转过身躯,把衣服全部都抛给她了,本来我是想质问她的,但是刚才被人抓个现行,哪里还有底气?

  • 2016年10月13日 18:58:34
    我就在背对着她一个劲的道歉,说的我口干舌燥,林晓柔愣是没说话,我下意识转身一看,人早就不见了,地面上倒是留下两张黄纸,我拿着黄纸,幸好自行车还在,我骑上自行车回家了。
    等到家的时候,家里并没有人,我妈估计在灵堂那边帮忙,我把黄纸拿出来了,准备丢掉算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黄纸上面竟然还有两个秀丽的小字,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心中不由的紧张起来了,因为上面写着,勿烧!
    这字体一看就是女人写的,接触到黄纸的女人,就只有林晓柔一个人了,难道林晓柔告诉我,不要用火烧掉这个黄纸吗?

  • 2016年10月13日 18:58:47
    林晓柔在山下没有害我,估计这会也不会害我,我自然不敢烧掉这黄纸了,我把这黄纸收好之后,简单洗个澡后,就到床上睡觉了,以至于我妈后来回来我也不知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妈叫我起来准备去埋葬我二爷爷了,我爸大早上就去接风水先生了,毕竟这种合葬的事情是大事情,需要风水先生来帮忙看看。
    早上八九点的时候,那个风水先生被请来了,我爸管他叫陆先生,我爸临来的时候,把事情前后跟陆先生说了,陆先生也把这一切归结于我三叔直播的事情,我们家人就开始抬棺到后山了。

  • 2016年10月13日 18:59:03
    折腾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了,就到了后山那边,陆先生让我们家在我二奶奶的坟上面撑起大黑伞,说,中午开棺阳气最盛,如果不遮挡的话,我二奶奶的魂魄恐怕会出事。
    农村哪有那么大的黑伞,最后我们家就简单的搭了一个黑大棚,正午阳光最毒辣的时候,陆先生就开始摆设香炉,然后做法事了,等弄好之后,家里面的人就开始挖坟了,开始的时候挺顺利的。
    大概挖了半个小时后,出事情了,先是陆先生烧的香断了,本来我以为是香的质量不好,陆先生把断掉的香刚刚换上,这边已经就挖到了棺材,棺材刚刚把上面的那层土弄掉后,挖棺材的人,瞬间吓得哆嗦起来了,喊道着,“陆先生,快看。”

  • 2016年10月13日 18:59:19
    我顺势看了一眼,吓得一声冷汗,因为挖出来一口鲜红的棺材,而棺材上面还缠绕做许多黑线,上面还钉了许多铁钉,看起来非常诡异。
    这瞬间就吓到了挖坟的人,棺材谁都见过,但是这样的棺材,还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虽然是大白天,但是还是挺瘆人的。
    看热闹的人就议论起来了,“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种棺材,怕是李家要遇事情了。”
    “是啊,祖坟可是动不得啊,李家非要出大事情了。”
    周围村民的议论,让我的心惶恐不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二奶奶的棺材怎么变成这般摸样了?

  • 2016年10月13日 19:00:26
    陆先生立刻让我们全部后退,他手里面拿着一把木剑,朝着空中洒了几张黄纸,就跳了下去,我紧张的探做脑袋望着里面,就看到陆先生用手摸了摸棺材后,然后把手对着我们,我立刻傻眼了,陆先生手中全部都是血。
    这会棺材上面的血腥味道才飘上来,臭的要命,我立刻就捏住了鼻子,朝着陆先生望去。
    陆先生也是脸色苍白,很快就爬上来了,找了旁边的水洗了下手,然后就说道,“你们李家可得罪过什么人?”
    “好像没有吧!”
    我爸仔细的想了想,我们家平日里在村子里面人缘还是挺好的,也没啥仇家,
  • 2016年10月13日 19:01:18
    陆先生就纳闷起来了,诧异的说道,“没仇家,人家干嘛花这么大力气做这个局,来整你们家?”
    陆先生的话瞬间吓到了我爸,我爸颤抖的询问道,“陆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个没有?黑狗血,墨线,铁钉,人家偷偷的挖了你们家坟,动了你们家祖坟,把坟墓里面棺材整成这样,让你家二娘死的都不安心,这还叫没仇家?”
    陆先生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三叔瞬间就跪了下来,悲怆的哭起来了,大声的嚎着,“娘,娘,是谁想要害你,我杀了他!”

  • 2016年10月13日 19:01:37
    我们一家人都吓傻眼了,我知道黑狗血是用来对付鬼魂的,那些人用黑狗血,肯定是想对付二奶奶的。
    陆先生继续说道,“祖坟这个东西,连陆某都不敢乱动,葬经中有一句话,阴阳相见,福禄永贞,祖坟一旦动错了,轻则家里人生大病,重则家里死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二叔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走了,而你三弟是墓主人的儿子,也必定有大劫,而你们整个李家都会受到牵连。”陆先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陆先生的话彻底把我们都吓到了,特别是那晚上我二爷爷跪在二奶奶面前的情形,浮现了我心头。

  • 2016年10月13日 19:01:49
    我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那晚,二爷爷不是想二奶奶了,而是怪自己没有本事保护二奶奶,后来他来我的时候,告诉我,救救三叔,也是因为这事情。
    “陆先生,可有什么解决办法?多少钱,我们都出。”
    我爸紧张起来了,这是关乎到我们整个家族的大事情,我爸颤抖的问道。
    “哎,这煞气已经起了,恐怕你家二娘已变了,我虽然是懂一点,不过也就是半吊子风水先生,你们家的情况很复杂,我陆某人虽然想帮忙,奈何道行浅,这事情,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 2016年10月13日 19:02:06
    陆先生直接就拒绝了,这下让我们家更加犯难了,现在二爷爷没下葬就算了,二奶奶的棺材也被挖出来,如果在重新填土盖上,显然不行。
    “陆先生,这棺材已经挖出来一半,你给支个招啊,我请人之前,不能让我二娘出事情。”我爸也是着急了,这一次就连我三叔都跟着紧张了,过来询问着,陆先生犹豫了一下就说道,“也罢,这棺材是我让挖的,之前是我眼拙,没看出来祖坟中的道道,我给你们支个招,能顶七天的时间,请你们一定要在这七天内请到人。”
    陆先生准备帮忙了,我们立刻就激动起来了,陆先生就吩咐我爸,先把棺材给抬上来,都放在二爷爷家的灵堂上,等请到高人后,在一起合葬。

  • 2016年10月13日 19:02:20
    我们家就开始挖起来了,这迁坟需要格外的小心,因为里面有棺材,稍不注意的话,铲子就会伤到棺材,所以挖的很慢,转眼就过去半个小时了,天空也渐渐的阴沉下来,好像是要下雨一样。
    陆先生朝着天空看了看,然后就说道,“大家动作快点,这是要变天了,趁还有点太阳,把棺材给抬上来。”
    这挖坟的人都是我们本家的人,虽然心里都发憷,但是还是咬着牙挖做,我二奶奶棺材外面的土都被挖出来了,我爸把绳索给栓起来了,这边人已经齐了,陆先生就喊了一句,“一二三,抬!”
    这个抬字说完,我几个叔叔跟我爸一起用力,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四叔那边竟然没抬,整个棺材朝着我四叔那边倾斜了,气的我爸喊道着,“老四,你怎么回事?早上没吃饭啊!”

  • 2016年10月13日 19:02:30
    但是让我们惊悚的是,我四叔呆呆的愣在那边,整个身躯一动不动,目光也呆滞,我四娘立刻吓得哭起来了,喊了一声,“当家的,你怎么了?大哥,你快看看,我男人这是怎么了?”
    “糟了!”
    陆先生顿时就紧张起来了,朝着那边看去,我爸放下扁担就准备过去,陆先生急忙摆了摆手,不让任何人靠近,嘴里面还喃喃的念道,“这大白天就中煞气不应该啊,李家婶子,你们昨晚是不是行房了?”
    这问题问的我四娘羞的脸红,我四娘本来就有点不善言谈,这么多人看着,而且还有小辈,不过这关乎到我四叔的命,我四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陆先生就说道,“快,快点回去弄两个大公鸡来,要鸡冠很红的那种。”

  • 2016年10月13日 19:02:43
    家里就有人打电话回去了,这边也因为四叔的问题停了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谁都知道怎么了,村里面的人断断续续都离开了,谁家都不愿意沾上这种事情。
    我爸就问陆先生,“陆先生,老四这是怎么了?”
    “这坟地里面阴气本来就重,又被人施了手段,你四弟昨晚行房,阳气虚,阴气正好入体了,不过没大事情,等大公鸡来了,我帮你四弟驱走阴气,休养几天就无碍了,倒是你家二娘的棺材,一定要早处理啊!”
    陆先生忧心忡忡的说道。

  • 2016年10月13日 19:02:58
    过一会,我们本家的人就把两个大公鸡给提来了,陆先生让人把大公鸡杀掉了,取了一碗鲜血,又拿出了一张符纸,嘴里面念叨什么东西,最后把扫过的纸放入鸡血中。
    以前我从电视中看到这东西,第一印象就是骗子,但是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我已经渐渐的改变了看法,几千年的东西,不是一两句封建迷信,就能全盘否定的。
    陆先生用鸡血在我四叔的眉心上面揉了几下,紧接着,又在太阳穴那边点了几次,嘴里面不知道念啥,我四叔整个身躯一软,陆先生顺势让人抬上去了,那一刻,我知道陆先生是有本事的。
    能让这么有本事人,都感觉到对付不了,我知道我们家遇到大事情了。

  • 2016年10月13日 19:03:21
    后面倒是一帆风顺,我二爷爷跟我二奶奶的棺材又被抬回来了,这下村里人都议论开了,都在说我们家闹鬼的事情。
    等到家的时候,外面开始下起雨了,而陆先生也没有闲着,又在灵堂面布阵,又是拉红线,最后在房间的香炉上插上三炷香,叮嘱道,“记住,这七天的时间内,香不可烧完,断了就换,记住香如果没有续上,则必有大难!”
    这秋雨下过之后,空气凉飕飕的,而且天色已晚,陆先生交代了几句,就准备回去了,不过途径我的身边时候,突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说道,“等那个高人来了,你让他帮你看下伤。”
    说完,陆先生就走了,我听到后,先是一怔,我身上哪里有伤?

  • 2016年10月13日 19:03:38
    旋即我立刻就想到了脖子上的吻痕,难道是指的这个?我的心不由紧张起来了,难道林晓柔会来加害于我?
    眼下我们一家人只能想办法请高人来了,我爸跟我三叔都去外面请人了,而且在二奶奶跟二爷爷棺材被抬回来的时候,五爷爷到了灵堂一次,我本以为五爷爷会说什么,不过五爷爷只是烧了几张纸,就回去了,我们轮换着看守香炉,绝对不能让香炉熄灭。
    幸好我们本家人多,好几个轮流守夜,香炉倒是平安无事,我们小辈都被安排在白天守灵,一切平安无事,连续守了两天的时间,我爸那边一个人都没请到,这下可把家里的人急坏了,而且这几天没有好休息,我整个人精神很差,特别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不停的打瞌睡。

  • 2016年10月13日 19:03:48
    我妈心疼我,就让我先回去休息了,我回到家里面,打开了抽屉,看到二爷爷的干枯手指和那张照片,我的心难受要命,我低声的说道,“二爷爷,你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就听到一阵敲门声音,起初我以为我妈忘记带钥匙了,我立刻锁好了抽屉,急忙出去看了看,我顺着大门口缝隙一看,浑身不由的一怔,因为敲门的竟然是五爷爷。

  • 2016年10月13日 19:04:5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3日 12:17:07
    我妈本来不让我跟过去的,毕竟像我们家后面的这种深山老林,晚上出门本来就有许多禁忌,而且今晚事情这么邪,怕我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不过我倒是不怕,主要在外面呆时间长了,对这种鬼神的东西,也不怎么相信。
    再说了,我爸本来就是这一辈中最大的,我其他几个叔叔的儿子都跟去了,我妈也没在劝了,我们几个人就朝着山上走去了,我小声的问我爸,“爸,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你二奶奶坟前。”
    我爸轻声的说道。

  • 2016年10月13日 12:17:18
    我一听到大晚上去二奶奶坟前,浑身不由的起鸡皮疙瘩,难道我爸真的以为是诈尸了?我二爷爷想二奶奶了,才去的坟头?
    想想都怪瘆人的!
    后面的大山上,的确埋葬了不少坟头,有的坟头都几十年了,连墓碑都倒了,有些被雨水冲的,都裂开了,露出黝黑的棺材盖了,小时候,白天的时候,我都不敢来这一片,现在大晚上过来,真的挺阴森的。
    我硬着头皮朝前走,幸亏我们家人多,等我们到二奶奶坟前的时候,我整个头皮瞬间就炸开了,就看到我二爷爷孤零零的跪在我二奶奶的坟前,整个脑袋耷拉着,那一幕,我看的既心疼,又心慌。

  • 2016年10月13日 12:17:36
    我爸瞬间就火了,朝着我三叔吼道,“老三,这是你老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我三叔突然就冲过去了,瞬间就推我二爷爷,然后愤怒的咆哮,“你有什么资格跪在我妈面前,你是想让她原谅你吗?你不配,你不配!”
    周围的人立刻就把我三叔给拦住了,三叔的话让我们瞬间就陷入了恐惧中,我们不由哆嗦起来,如果不是三叔干的,难道真的是诈尸吗?
    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挺紧张的,我爸就拿着手电筒照在我二爷爷的身上,我更加奇怪了,因为人死了之后,身体就会变得坚硬无比,根本不像是人按在这里忏悔,倒像是自己跪下来的。

  • 2016年10月13日 12:18:00
    我有个堂弟也发现了,然后就说,“二爷爷这像是自己跪的啊?”
    他的一句话让我们所有的人都陷入恐惧中,要想让死人双手附地跪着,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二爷爷从棺材里面走出来,然后跪在这里。
    难道真的是二爷爷想要见二奶奶,诈尸出来的吗?
    这个时候,几家兄弟都看着我爸,毕竟我爸年长,我爸就说道,“也别管这么多了,先把二叔给抬回去,到时候跟二娘合葬,也让二叔走的安心了。”

  • 2016年10月13日 12:18:08
    我三叔立刻就说道,“不行,我不会让他跟我娘合葬的,谁敢弄,我李老三就跟谁拼了。”
    “老三,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情,自己老子死了,你弄个直播赚钱,平日里,你干的那些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要是敢在这事情胡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爸凶狠的呵斥我三叔,这才把我三叔给压下去。
    我们几个人把二爷爷给抬回去了,因为我还没有成家,沾这事情不吉利,我就被赶回去了,灵堂就剩下我爸跟几个叔叔了。
    回到家后,我喝了点水,可能是白天赶路太累了,加上刚才去山上跑了一圈,倒床就睡着了。

  • 2016年10月13日 12:18:14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吓得我的一大跳,竟然是我二爷爷,他站在我的面前,老泪纵横的说道,“文琛啊,救救你三叔啊,他太可怜了,把这东西拿着,等到我下葬了,偷偷埋葬,记住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老五。”
    说完,二爷爷递给我一张相片,我还没有来得及看相片,但是接下来一幕,直接把我吓尿了,他把手指放在嘴巴里面一咬,然后把半截手指递给了我……

  • 2016年10月13日 18:50:51
    我瞬间被吓醒了,醒来后,我这才发现是一场梦,不过刚才的梦境跟真的一样,特别是我二爷爷的表情。
    我告诫自己这只是一场噩梦,我顺手打开电灯,准备喝口水压压惊,可是手掌刚刚准备拿水杯的时候,我直接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眼了,因为在我的桌子上面放了一张照片,而照片上面是半截干枯的手指。
    我被吓懵了,这什么情况?
    难道刚才真的是我二爷爷来了,然后把手指咬下来,放在我床头了?
    二爷爷再次诈尸了?

  • 2016年10月13日 18:51:06
    我头皮瞬间就炸开了,整个浑身都哆嗦着,后背不由的冒冷汗,心也扑通扑通的乱跳着,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我本想叫我妈过来看看,但是话到嘴边被我给咽下了,一来是,我不想把我妈吓到,二来就是,二爷爷特意交代的话,千万别告诉其他人。
    我看着手指好久,最后还是狠狠心拿过来,二爷爷把我当亲孙子一样看待,肯定不会害我的,我把手指放在一边,我朝着相片上一看,等我看到相片,我瞬间傻眼了,因为相片上的女人,竟然就是三叔带回来的女人。
    难道是这个女人想害我三叔?

  • 2016年10月13日 18:51:18
    如果是这个女人想害我三叔,可是这事情为什么又不让我跟别人说,特别是我五爷爷呢?
    难道是五爷爷想害三叔?
    这也说不通啊!
    一时间,所有的疑惑在我心中盘旋,我现在脑袋乱的要命,我拼命的喝了两口水,让自己平复下来,脑海里回想着刚才二爷爷的话,他是让我救救三叔,现在三叔可能就跟那个女人睡在一起,我三叔虽然混蛋,但是我不能不管。
    想到这里,我穿好衣服偷偷的溜出去了,外面黑漆漆的,下半夜凉风嗖嗖,村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双腿有点哆嗦着,我就一路小跑,就到了我二爷爷家前面,灵堂内果然就剩下我爸一个人了,我急忙就绕到院子后面,就看到其中一个房间灯还在亮着。

  • 2016年10月13日 18:51:34
    我顺势就朝着里面望去,顿时就脸红了,因为里面的女人脱得一丝不挂,估计她以为这么晚,没人过来,就没拉窗帘,我看到里她皮肤白皙细腻,胸也大,简直太勾人了,我虽然知道偷窥不好,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个眼睛却忍不住看着。
    我下意识的朝着这女人后面看去,这看过去不要紧,差点没有把我给吓死了,她的身后竟然没有影子,老辈的人常说,鬼是没有影子的,难道这女人是鬼?
    如果是鬼的话,之前的二爷爷诈尸就能解释通顺了,二爷爷一定是知道这女人是鬼,然后才诈尸,后面给我托梦,让我救三叔的。
    我的心不由的忐忑起来了,我生怕这个女人看到我,立刻蹲下来盘算该怎么办?

  • 2016年10月13日 18:51:45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时候,我就听到嘎吱一声,紧接着,就传来我三叔的声音,“林晓柔,今晚你也看到了,老头子那边出事了,直播取消了,钱,到时候我会退一半给你。”
    “李丰三,你什么意思?不让我录完,也敢收我钱,你要是敢违约,赔我两倍钱。”瞬间,这个林晓柔就跟我三叔吵起来了,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我三叔跟这女人就是合作关系。
    我三叔一看林晓柔不答应,立刻就火了,骂道,“妈的,给你钱就算不错了,还让我赔偿,老子今晚办了你,看你还敢不敢跟我横了。”

  • 2016年10月13日 18:51:57
    我三叔本来就浑,还真没什么事情他不敢干的,我急忙站起来,朝着里面看去,这个时候,那个漂亮的女人已经被我三叔按在床上了,还有那女人叫声,不过被我三叔一把捂住嘴巴了,紧接着,我就听到刺啦一声,这女人刚刚换上睡衣,这女人的衣服就被撕扯看来,胸前露出一片雪白。
    我心想,要坏事啊,因为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鬼,如果她不是鬼,这女人就被我三叔糟蹋了,那真是造孽啊!
    如果是鬼的话,我三叔要是侵犯了她,岂不是?
    说实话,他要不是我三叔,我都懒得管这种人渣,不过现在不管什么,都不能让我三叔得逞。

  • 2016年10月13日 18:52:14
    我急忙朝着地面看了看,就看到了一块碎砖头,我灵机一动,直接抄起了砖头就朝着窗户上砸去,就听到咔嚓一声,砖头连同玻璃渣子全部都到房间了。
    我拔腿就朝着旁边跑,这大晚上的,这动静还是蛮大的,惊动了前院守灵的父亲,就听到我爸喊道,“老三,老三。”
    我三叔虽然浑,但是还是怕我爸,我就听到我三叔声音,“我马上去。”
    我一看三叔去灵堂了,也不敢留在这边,立刻就跑回去了,回去后,我累的气喘吁吁的,难道这算是救了我三叔了?
    我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要是如此的话,我二爷爷干嘛不直接找林晓柔,绕这么一大圈,来找到我?

  • 2016年10月13日 18:52:38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头绪,躺下来睡觉了。
    迷迷糊糊中,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林晓柔光溜溜的站在我的前面,一个劲的朝着我笑,梦中笑的挺美,感谢我救命之恩,说要报答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一个冰冷中又带着几分柔软的嘴唇吻到我的嘴巴上……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周围并没有人,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也幸亏是一场春梦,估计是我昨晚看到赤裸的林晓柔,潜意识做的梦,不过想到林晓柔可能是鬼,我浑身就不由起了鸡皮疙瘩。
    我刚刚换好内裤,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我就听到我妈喊道着,“文琛啊,快点起来,你们昨晚抬你二爷爷遗体的时候,手指好像被弄掉了,大家都在找,我们也快点过去。”

  • 2016年10月13日 18:52:47
    我妈声音很急。
    我顿时苦笑起来了,手指哪里需要找啊?分明就在我的桌子上面放着,但是我不能说,对谁都不能说,我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照片跟手指都锁入我的抽屉内,然后匆匆起来,起来的时候,就是腰稍微有点酸,我也没在意,刷牙洗脸后就赶过去了。
    等我找到我爸他们的时候,他们急的满头大汗,在农村,老人下葬那是天大的事情,不能出一点意外,民间更有这种传闻,如果遗体不是全尸,可能下辈子投胎转世就是残疾人。
    二爷爷手指丢了,还有昨晚的事情,我爸心情特别不好,大声的嚷嚷着,“快点去找啊!”

  • 2016年10月13日 18:53:08
    我们李家也算是村上的大户人家,几乎所有李家的人,都出去找了,而我们这些男人就沿着昨晚的山路,朝着我二奶奶坟前找去,我爸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嘴里面一直在自责着。
    从早上一直找到晌午,结果可想而知,最后我爸就让人别找了,他一个人跪在了我二爷爷的棺材前,一如那晚我二爷爷跪在二奶奶坟前一样,孤立无助,我跟着也跪了下来,泪如雨下,我爸哽咽的说道,“二叔,是我对不起你,没给你守好灵堂。”
    说完,我爸狠狠的朝着地面上磕去,他这是想赎罪,为自己的过错赎罪,我整个心内疚无比,我真想冲上去告诉我爸,别找了,手指在我那边,这不是你的错。

  • 2016年10月13日 18:53:18
    但是我不能,我忍着痛苦,眼中含着泪水,脑海里想着我二爷爷跟我说的话,以及他的眼泪,我的泪水情不自禁的留下来,我朝着我三叔望去,我三叔脸上没有任何伤心,好像这事情跟他没关系。
    我看到我三叔这样子,我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二爷爷为了救他,做出多大的牺牲,可是他哪里有半点当儿子的样子?
    我爸头都磕破了,我妈就拉着我爸让他别磕了,我爸性格就拗,他把这一切都归结自己的错,根本不听别人劝,一个劲说对不起二爷爷。

  • 2016年10月13日 18:53:24
    我难受的要命,更心疼我爸,想说却不能说的感觉快要让我崩溃了,我爬起来就朝着村上的卫生所跑去,想要给我父亲买点酒精跟纱布,我刚刚进去,对面的大夫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脖颈伤了?”
    说完,他就指了指我的脖颈,我有点诧异,然后朝镜子那边照了一下,发现有点淤青,我又把衬衫纽扣解开,仔细的看了一眼,顿时就吓得我一声冷汗,因为脖颈那个地方竟然是唇印……
    唇印?难道昨晚上的春梦是真的?
    就在我犹豫之时,我又发现了一个让我坠落冰窟的东西!

  • 2016年10月13日 18:53:46
    那是一根长长的女人头发,就缠在我的脖颈上,我本以为就是一场春梦,但是这唇印这长发,如此醒目,都在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身体不由的朝着后面退了两步,这事情太恐怖了,我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来气了,大夫立刻就说道,“李文琛,你怎么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急忙扣上纽扣,摆了摆手,这事情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简单的说了下来意,那个大夫立刻就给我拿了一些酒精棉花之类,我付了钱之后,匆匆的就朝着二爷爷家跑去。

  • 2016年10月13日 18:53:57
    这两天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我真希望早点过去,等二爷爷下葬后,我把那半截手指烧掉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到的时候,村上的人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过去的?
    有人就说我三叔搞直播视频,引来的报应,还有人说,就是我三叔干的,我三叔不想让自己老子下葬。
    反正一时间,我们家成了全村人的焦点,我进去之后,把药递给了我妈,我爸还执拗着,跟老牛一样,可能这就是种地人的性格,不知道拐弯。
    最后这事情又惊动了五爷爷,还是他老人家出来主持大局,他让人把我爸搀扶起来了,我爸自然不敢忤逆我五爷爷了,我妈简单帮我爸处理下伤口。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