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金马奖影后带着私生女登上颁奖台,孩子他爹居然是…

发表时间:2016-10-14 11:04:33 点击:230 回复:0

so漫画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飘雪迷离的圣诞夜……
          一个女孩穿着淡青色的樽领毛衣,白色的运动服,骑着自行车快飞地在飘雪中穿行,一滴血点在雪地里,如此的鲜红……
          她赶紧伸出一只小手,轻按住鼻腔处,阻止让鲜血再滴出来,脑海里又回忆起刚才医生对自己的嘱咐……“最近的免疫力越来越低,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千万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受伤……”
          “我会死吗?如果我死了,我弟弟怎么办?他才三岁……我爸妈都丢下我们走了……”她幽幽地问医生……
          医生腑头没作声……
          夏雪想起刚才在医院的一切,她的心里一酸,眼眸中泛着晶莹泪光,茫然地看着这个圣诞夜的的七色彩灯,来往的圣诞老人,还有相依偎在一起捧着鲜花的甜蜜情侣,她幽幽哽咽地说:“没事的,或许检查结果,我没事呢?或许我能好好地活着……”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夏雪赶紧将车停在马路旁,迎着细雪,掏出手机,一边听一边用纸巾控住自己的鼻腔,努力地张开嘴巴,呼着冷气说……“喂……”
          “怎么还没有到?”一阵轻柔的话,今夜却很冷很冷地传来……
          夏雪直接抱歉地说:“对不起,瑾柔……我马上就到……你等我哈……”
          “嗯……快来……明明说好了,陪我一起过圣诞节的……”对方有了点勉强笑意说。
          “马上!”夏雪立即将电话给挂断了,就踏起自行车,快步地往着西餐厅骑去!
          西餐厅内!
          有个女孩穿着白色的洋装,外披着雪白的皮草,理着乖巧的直发,坐在落地窗的位置,眼神凌乱地颤抖着一丝冷与愤怒……
          “瑾柔?”夏雪开心地走进西餐厅,边坐下来边松下点着细雪的毛巾,然后哗的一声,看着好朋友今夜的打扮,她惊讶地说:“你今天好美啊……”
          瑾柔深深地看着夏雪美丽得如同天空中一点晶莹的雪,她微扬笑意说:“你最美……从小到大,我们走在一起,别人都赞你美……赞我家有钱……”
          “什么话?”夏雪故意瞪了好朋友一眼,然后和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向来个性爽郎的她今夜没有发现好朋友的眸光好可怕……
          瑾柔再深深地看着夏雪问:“医生报告怎么说?没事吧?可以活得很久吧?”
          夏雪的眼神有点暗然……她努力地扯了扯点笑意,没敢说话,只是随便地翻着菜单……
          瑾柔突然咬紧牙根,看着夏雪那模样,她一咬下唇,假意地安慰说:“没事的!可能会活下来哩?你要抱持希望!如果你真的有事?我会好好地帮你照顾弟弟,给他找家好一点的孤儿院”
          夏雪突然抬起头,看着好朋友今夜像变了个人似的,她不解地合上菜单,笑说:“喂!你今晚怎么了?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报告不是没出来吗?”
          瑾柔的眼敛一低……
          夏雪幽幽地伸出手,轻握着好朋友的手,强撑着俏皮的笑容,故意咕哝地说:“哎呀,你是不是太担心了?我没事啊……”
          瑾柔勉强一笑……低下头,不动声息地说:“我刚才好像掉了一个戒指在洗手间,你帮我找一找……”
          “啊?我赶紧去看看!”夏雪一听,便立即放下餐本,往洗手间走去,从小到大都这样,夏雪一直都像妹妹般地照顾瑾柔。
          瑾柔一咬下唇,眼眸中溢满可怕泪水地转过头,看着好朋友走进了西餐厅的回廓,她的脸色突然阴冷冷地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她看紧面前那杯温热咖啡,狠狠地说:“反正……你不是都要死吗?就成全我这一回吧……”

 夏雪跑到西餐厅那光趟华丽的洗手间的左找右找,都没有找到那戒指,她焦急地想,这个家伙这么冒失,如果我出什么事,那谁来找照顾她啊……
          弟弟与瑾柔是自己这辈子最牵挂的人,一想到这里,夏雪的心里再一酸,鼻子又溢上一点腥气,她赶紧拿着纸巾,仰起头擦着鼻血,想着被瑾柔看见,她肯定会吓坏了,因为这个好朋友从小到大,都怕见血……
          夏雪擦完了鼻血,再低下头,准备洗手时,却发现洗手盆边上,摆放着一枚紫玉蝴蝶的发钗……
          “嗯?”夏雪奇怪地先洗过手,才拿起那枚翡翠蝴蝶发钗,放在灯光下,细看那润玉闪烁着莹莹如水般的光芒,一看就价值不菲……
          “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落在这里了?”夏雪好奇地转过身,故意提高声音问,可是洗手间的门全打开了,没有人在里面……
          夏雪呵的一声,笑着说……”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能丢掉……”她没有多想,就将玉蝴蝶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想着一会儿出去后,将它交给前台……可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仿佛自己脚上踏了什么东西,她奇怪地站停了脚步,往后一退,赫然地发现那钻石戒指就亮在自己的脚边……
          “原来你在这里……”夏雪认得这是瑾柔的戒指,她开心地捡起了那戒指,便往餐厅外走……
          “冒失鬼……你看,这是什么?”夏雪开心地走回座位,将戒指扬给瑾柔看……
          瑾柔只是淡淡地提起眼皮,看了一眼那戒指,才淡笑着说………“怎么要找这么久?以后不要这样了,丢了就丢了,没有什么好珍惜的……”
          “你怎么这样说话啊?”夏雪看着好朋友,笑着说……“自己的东西,当然就要好好珍藏啊……而且这戒指,还是你十八岁的成人礼物呢……”
          瑾柔笑了一下,才说:“这种形式的东西,要这么多讲究作什么?在我的眼里,除了世伟,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东西值得我珍惜……”
          “不管怎样……这可是你的戒指……戴上吧……不要一会儿又弄丢了……”夏雪二话不说,就拉过了瑾柔的纤纤玉手,将戒指给她戴上了……
          瑾柔立即从夏雪的手里一抽回来,只是看着她面前那杯咖啡说:“快喝了吧,都凉了……”
          “好!”夏雪微笑地捧起那杯咖啡,一口气喝干。
          瑾柔笑了,她微挑眉毛看着她幽幽地笑说:“你永远都这样,喝咖啡跟喝水一样,喝得那么快!你就不怕咽着?”
          夏雪笑着放下咖啡杯,再爽快地说:“怎么可能?”
          瑾柔不作声,自己也优雅地喝着咖啡……
          夏雪深深地凝视着瑾柔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啊?是不是你的那个恶心的后妈又欺负你了?”
          “没有……她给我介绍了一个男人……”瑾柔放下咖啡杯,然后看着夏雪笑着说。
          “啊?”夏雪吃惊地看着瑾柔说:“给你介绍一个男人?可你不是有世伟了吗?你们之间出什么事了?”
          瑾柔再盯紧夏雪那双眼,轻咬牙根,表情微激动颤抖起来……“我们之间很相爱,我们没事……”
          “那……”夏雪觉得自己越来越犯困,她重重地打了一个哈欠,才对着瑾柔说:“那你妈妈为什么要给你介绍男人啊?”
          瑾柔冷笑了一下,才神色凄冷哽咽地说:“因为她嫌世伟只是一个超商的小开,没有前途……所以……”她再捧起咖啡,小啜了一口,才眼泪滚落地说:“她把我介绍给三亚酒店连锁集团的老总了……”
          夏雪听着这句话,她一愣地说:“三亚酒店老总?那年纪……”
          “是!”瑾柔看着好朋友,幽幽地说:“将近六十岁了,才刚死了老婆没有几天,然后迫不及待地要娶新太太,我那恶心的后妈逮到这个机会攀龙附凤了……就把我献给那死老头……说好了今晚,我就要到酒店那里陪他……如果我不去,我妈就要把世伟的腿给打断!”
          夏雪听得心惊胆颤抖地说:“你不能去!!!绝对不能去!”
          “所以我没去!”瑾柔看着夏雪一字一字地说:“我不会让她得逞……会有人替我去”
          “谁?”夏雪看着瑾柔好奇地问。
          瑾柔看紧面前这个十多年的朋友说:“你!”
          “啊?”夏雪刚奇怪地应了声,便顿觉一阵昏眩,整个人就那样软趴在餐桌上。

三亚酒店总统套房!
          瑾柔将已经昏迷过去的夏雪给扔在床上,然后便阴冷地透过床前那点橘子黄色的灯光,看着她,无情而残忍地说:“你反正都要死了……难道就不能救我一次?我今晚就要和世伟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会很幸福的……对不起了,夏雪……你的人生本来就贱像垃圾一样……你就成全我们吧……”
          瑾柔话一说完,就发狠地将夏雪整个人的衣服全扒光了,再用金丝被褥,盖住她那曼妙诱人的胴体……
          手机突然在这个奢华的房间响了起来……
          瑾柔快速地听着电话……“喂……事情搞定了,我马上过来……嗯……我爱你……”
          瑾柔这时候才脸色苍白颤抖不安地拿着手机,快步地离开房间,她边拿着电话,边拉上房门,却因为在拉上房门时,被落在地上的一只玉蝴蝶卡住了,门没有关上……
          瑾柔快步地往前走,没有再往后看……
        
          细雪飘飘。
          奢华总统套房的超大龙床上,有个轻微的干渴声音,在轻挣扎叫着……“水……”她边无力地辗转着身体,那美妙胴体,随着那金丝被褥,轻轻地划落……
          落地窗前,有个凛然的身影……他微转英伟完美侧脸,看向床上的人,森冷的星眸,透着一丝寒光,手里捏着那玉蝴蝶发夹,轻旋转……
          “水……”夏雪咽着干渴的喉间,茫然地透着幽暗的空间,看向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再叫……“我好口渴……”
          他缓缓地转过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才慢慢地来到她的面前,拿起一整瓶威士忌,无声地递给她……
          夏雪就那样赤裸着身体,急忙地接过了那瓶威士忌,拨开瓶子,就干渴地往喉里灌……
          她的整个身体因那可怕的“迷药”效果,而燃烧得可怕,燥热得如同要死了般地喝着那威士忌,辛辣的感觉更刺激着她越喝越勇,那酒液点点地沿着美人骨往下流……
          他冷幽幽地继续盯着她喝得差不多了,便命令说:“起来……”
          夏雪茫然迷糊地看着面前人,一点意识也没有地扔掉那酒瓶子,害怕地爬下床……“这是那里……这是那里……我要回家……”
          他稍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迷糊的女孩,赤-裸着身体,就要软弱无力地走出门外,他冷冷地就在她手握门把时,走出门外时,却在身后拥紧的纤腰,缓而有力地说:“你就这样出去?一丝不挂?”
          “你说什么?”夏雪下意识地转过身燥热就要推开他,可是双手却撑在他结实的胸膛前,就近抬头,看着他那完美的脸庞,她的脸再一红,却害怕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他扯过一丝冷笑地说:“我是谁?你把玉蝴蝶放在门口,还问我是谁?”
          “啊?”夏雪茫然地看着他问:“什么玉蝴蝶?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雪边糊乱地说话,边想让自己恢复意识地想一些事,可是因为迷药力太猛,她才刚站稳的身子,又软在他的身上,脸微靠在他的胸膛前,轻喘着温热的气体,仿佛在挑逗他的身体般…
          他冷冷地站在原地,感觉面前的女孩身体散发一股处-子的清香……“想要走,为什么还要留下来?这出戏,你演得太过了……”

          “什么?”夏雪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戏?我什么也不知道,你放开我……”她刚把话说完,就要用力地推开他,可突然自己的细软双手,被人用力地一握,她轻叫一声,自己整个人被他按在门上,然后自己的唇片被他的性感薄唇猛力地覆盖……
          “唔…………”夏雪扭动着身体,反抗着,可无奈他的舌尖如同注了魔力般,在自己的唇内吸吮着,上一分钟柔软,下一分钟强势……
          夏雪的脸一红,被面前的他这样的吻给挑-逗得身体起了一种莫名的燥热,她拼尽意识地推开他………“你要干什么?”

发表时间:2016-10-14 11:04:33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