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厉害了,诺文奖竟污到为吸过毒的歌手加冕?

发表时间:2016-10-14 14:34:00 点击:124989 回复:18

墨黑纸白 联盟:【新青年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厉害了,诺文奖竟污到为吸过毒的歌手加冕?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一部分国人经常说,诺贝尔奖是带着有色眼镜或者传达西方观念的思想奢侈品,言下之意,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诺贝尔奖,我们也很努力的用金钱将孔子奖推向世界,我想应该不会有外国人认为我们的奖有没有带着什么眼镜或者是否传达了东方观念,毕竟有大把的钱可以领,还是很赚的一件事。

    我们对诺贝尔奖的态度,正恰似,曾吸过毒的美帝民谣歌手这两天竟获诺文奖?吸毒的中国民谣歌手也必须这两天进入了监狱。这个反击还是很到位的,至少要比人们去夸赞诺贝尔奖再一次玩跨界和不拘小格颁奖要正能量的多。当然,我还是相信这纯属偶然,绝对偶然,但这两件事,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值得我们挖掘,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争论和思维意识的扩散。

    对于这位包裹着“抗议型歌手”外衣的歌手而言,他似乎更适合诺贝尔和评奖,但恰恰正是给了诺贝尔文学奖,才让文学情结千年之久的中国人感到诧异,当然我们还有一个很类似的歌手——崔健,论批判,崔健或许没有鲍勃·迪伦的情怀高,但能够在中国的80年代创作出批判摇滚乐并且被大多数中国人认可,也是有获诺文奖的潜质?所以诺文奖这次的跨界才能赚足了中国人的眼球。当然,我们的宝岛上也有这么一个歌手——郑智化,我一度怀疑这是他的艺名,当然他的歌很对得起他的名字,虽然宝岛早已不再是一个强人统治下的岛,但他的歌在大陆依然会被清醒的人们所追捧。

    作为一名90后,从小出生在流行乐的包裹之下,也聆听过老狼这样的校园民谣歌声,但从未听说过这位获得诺文奖的美帝民谣歌手,反而有很多媒体说,这位民谣歌手很被中国人追捧,或许前辈们的世界我是不懂的,但我却很关心前辈们是如何追捧这位美帝民谣歌手的?于是我翻到了这样一段文字记述:“2011年时,鲍勃·迪伦曾与北京有过一夜之缘,他的演唱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唱,崔健等人均到现场,有媒体用了“朝拜”这个词。”

    这段记述又进一步描述说:“在那场演唱会上,舞台布景只是一道简单的投影幕布,幕布上打着一幅简单、怪异但却具有标志性的图案,整场演出鲍勃·迪伦连一句hello都没有说,老头儿很酷地从头唱到尾,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据说是因为这场演出删掉了一两首他想唱的歌,并要求他不能在现场有什么不适宜的话说出口。谁知道呐。但没人在乎鲍勃·迪伦要不要说话,说什么话,现场观众只要听他用那沧桑的嗓子唱就足够了。70岁的老鲍勃唱满全场声音,仍然没有丝毫疲累,这种老而弥坚,本身就是让人崇拜的力量。”

    我看了这段记述也是颇为惊讶,我们的流行乐为什么一直不能让人感到有深度存在?能够提起来的也就是郑智化、崔健算两个另类,也许是黄家驹过早去世的缘故?周杰伦等创作型歌手的歌虽然一直努力创造中国风的盛况,但还是显得太过单薄,许嵩倒是创作过一曲《拆东墙》,但这样的歌,其实不被中国人所喜欢,谁的家被强拆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所以,这位美帝民谣歌手来到中国一言不发,唱完就走,看上去是他极为傲娇的范儿,或许这种傲娇确实讲述了一些无奈?无论是他是不是被要求了什么,还是中国的观众们无所谓他会说什么,我们对音乐或者对内涵音乐创作者的崇拜,也只是很表象的一种崇拜,情怀这种东西对我们很重要吗?

    就批判或者向往民主以及和平而言,我们离诺贝尔文学奖确实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即便莫言得了奖,谁又在乎他对那个年代的批判作品呢?得了奖就好,我们前些年对文学奖年复一年的失望,只是没有得奖而已,并不关乎于文字的内容应该是什么样的,毕竟每年坐下来能够认认真真看几本书的人是少数的,大家还要忙着在无产的边缘努力填饱肚子,内容获奖不获奖还有什么意义吗?嗨皮领奖就好。

    我们缺乏自我批判,以及自我批判的环境,但决然不缺乏对外国批判,以及积极要求对外国批判的环境,这样真的好吗?美帝的媒体很喜欢唱衰美帝的郑虎,日本的媒体也整天哭着喊着失去的二十年,但我们时时刻刻被他们所影响着,美帝的科技,贯穿着我们现代社会还有蛋糕可以分的领域,日本的AV依然赚着大部分中国光棍们的眼球,当然还奉送一枚苍老师,当然这是人家放在你眼前的劣质东西,不让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官媒2000年左右还在发文嘲笑《日本政府口出狂言“50年内要拿30个诺贝尔奖” 》,而日本从口出狂言那年开始打破2016年,十七年间收获了十七枚自然科学奖,不要说一个奖有什么用,我们没必要无视这些奖背后所创造的经济、人文以及对一个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

    他们在批判他们的郑虎,他们的国家却在日益进步,我们也在批判他们的郑虎,但我们的国家却步入了经济停滞期,并且面临着就业难,养老难以及种种社会问题的包裹,我想偶尔学习一下自我批判,或许会让我们更好的走出困境,以前还常常可以听到韬光养晦这个词,现在我们在国家上那可是有名的金主,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我们的掌门人才对,颁给奥黑子有什么用?他有动不动就世界各国派钱的本领?可笑。

    回到吸毒的问题上来,今天流行这样一个段子:“你知道吗?今天刚出的事,有个很有名的吸毒的民谣歌手……”“知道,被朝阳群众给举报了,抓了嘛。” “不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们对诺贝尔奖的印象又一次加黑了,怎么可以颁发给狂妄的日本人?怎么可以颁发给吸血鬼美国人?怎么可以颁发给曾经吸过毒的人?这不是诺贝尔奖,这是世界黑奖,我们伟大的民族,光荣、伟大及正确是不屑于这个奖的,这个思维最终将贯穿在每一个中国人的思维中,形成思想上的闭关锁国,西方国家玩的东西,百年前我们无所谓,百年后我们还是无所谓,我们就是如此的傲娇。

    宋冬野,一曲《董小姐》,还曾让小哥深夜中对一个女孩深情地喃唱过,我是否应该感到深深愧疚?我以前竟然唱过一个吸毒歌手的歌?这该是多么大的羞耻?匍匐在道德大棒之下,一辈子不得翻身,虽然也是吸毒的歌手自作孽,但我们的社会却难以有对人性最基本的尊重,在西方一个吸毒的人是他个人的违法行为,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监禁或者拘留,强制性戒毒,这是从社会人文出发,对每一个人的生命负责,但决然不是让这个人成为道德的反面靶子,也不会让这个人成为执法部门的成果标杆。

    我无意为吸毒的宋冬野洗白什么,更无疑为曾吸毒却获诺文奖的美帝民谣歌手称赞什么,只是从法律的角度出发来看,一个国家法律的设定,是为了让人们不去作奸犯科,同时让作奸犯科的人更好的认知社会,也更好的改正自我,在法律制裁下的自我觉醒后,继续为这个社会创造个人的贡献。如果鲍勃·迪伦在中国,早年吸毒被发现,估摸不必说什么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了,能好好的活着就不错了,我们曾经不是没有这样的事,而我们以前那些有情怀的大文豪们又没有吸毒,却也都在不该消亡的年纪,过早的消亡了,听说那时候诺文奖还在为某文豪提名?谁知道呢?

    于是,有评论人颇有意思的总结了一下西方的邪恶,如果在一个伟大的国度,奥巴马年轻时也曾吸过毒,他基本上就没有机会从政了,有过吸毒劣迹的青年怎么可以提拔为党政干部?乔布斯年轻时也吸过毒,社会主义社会怎么可以扶持有这样劣迹的企业家?总之西方太邪恶了,我们正能量爆棚的中国人,一定要鄙视这样的邪恶国家,我们必然会引领世界,当然世界首先是要认可我们的正能量。

    我本来不打算就美帝的民谣歌手写点什么,又会被啃骨头的五角钱追着乱咬,说我拿了美帝的美分,我倒是很想拿,但人家不给,这就有点尴尬了,五角钱们又可以得意洋洋的说:“你是不是傻?这里有钱你不来拿,非要写没钱还危险且没用的文字?”恩,出卖良知这种事,我是真做不来,还是留给尔等奴才们吧。之所以要写这篇文字,是我发现了一个很奇葩的问题,这个人的获奖作品,竟然有着迥然不同的汉语翻译,我们还是先一睹为快吧。

    度娘和谐版

    《答案在风中飘扬》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
    才能被称为真正的男人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
    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才能被永远禁止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座山要伫立多少年
    才能被冲刷入海
    一些人要存在多少年
    才能获得自由
    一个人要多少回转过头去
    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望见天空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才能听见人们的哭喊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民间流行版

    《答案在风中飘荡》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称得上男子汉?
    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片海,才能安歇在沙滩上?
    炮弹要飞多少次,才能将其永远禁止?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一座山峰要屹立多久,才能回归到大海?
    那些人还要生存多少年,才能最终获得自由?
    一个人可以回首多少次,只是假装他没有看到。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才能看见蓝天?
    一个人要倾听多少次,才能听到人们的呼喊?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他才知道,
    太多的人已经死亡?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禁知诺奖版

    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真正称作是一个人?
    一只白鸽要翱翔多少海洋才能安息在沙滩上?
    炮弹要飞行多少次才能永远被禁止?
    我的朋友,答案在随风飘荡。
    答案在随风飘荡。


    一座山要生存多少年才能被冲进海洋?
    一个民族要生存多久才能获得自由?
    一个人要扭多少次头还是假装看不见?
    我的朋友,答案在随风飘荡。
    答案在随风飘荡。


    一个人要抬多少次头才能看清天空?
    一个人要长多少耳朵才能听见人们哭泣?
    要死多少人才会知道太多的人已死去?
    我的朋友,答案在随风飘荡。
    答案在随风飘荡。

    从这三个翻译水准相差甚远的版本,到它们在中国流传的程度,依次由强到弱来看,我们其实可以知道的是,就算这哥们生活在中国,哪怕他不吸毒,他决然也是没有拿诺贝尔文学奖的资格的,因为他的文字首先会被扼杀在摇篮中,我们如此伟大的民族,岂能像最后一个版本一样,发出这样刁钻的诘问?要小骂,大帮忙,不要动不动就批判和探索。我们再看看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开创了新的诗性表达。”

    他们的伟大岂能和我们的伟大相媲美?奖是他们的,伟大是我们的,因为这个人的歌大多是六七十年代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的抗争歌曲,是对社会的思考和行动,也是对美帝郑虎掷地有声的批判。而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歌功颂德而已,不是我们没有获这个奖的伟岸文人,只是他们都早已被作了古。

    那么,让和谐来得再猛烈一些吧,我们离一个正常的现代化国家也随之又远了一些吧?

    2016—10—14落笔于墨辩閣
发表时间:2016-10-14 14:34:00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