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某医学男同学深夜死在解剖室女尸旁,身上还带有白色液体

发表时间:2016-10-14 15:49:51 点击:38758 回复:96

玉宇青檬 联盟:【灌水先锋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男神深夜死在女尸旁,身上带着白色液体#

  黑压压的实验楼走廊里凉风阵阵,我一边哆嗦着一边爬着楼梯,朝着三楼的解剖室走去。   实验楼里的窗户应该都已经关上了,可是还是有着一阵一阵的冷风从我的后脖领子吹进来,弄得我全身不停的发抖。   黑乎乎的走廊里看不到尽头,这里是我们玉江医学院的实验楼,就是白天里都没有人敢单独进来,而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岳一唯约我在这里见面。   虽然害怕,但是更多的是兴奋。   我来到了三楼,远远的看见走廊尽头里的解剖室还亮着灯,虽然我也无法理解岳一唯为什么会约我来解剖室,但是只要是他,约我去地狱我都会去。   我加快了脚步,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约我来这里的目的,在距离解剖室还有几米的距离时,我居然听见了解剖室里面传来了男女亲热缠绵的声音。
发表时间:2016-10-14 15:49:5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4日 15:50:24
      我不是听错了吧?现在可是午夜十二点,哪个胆大的小情侣会来解剖室亲热?这口味也太重了!   我偷偷的来到了解剖室的门口,远远的看见了一个男人背对着我抱着一个女人正在快速的律动着,两个人居然都一丝不挂。   女人只露出了两条细长的腿,而男人光洁的整个背部则对着我,这画面弄得我这个连岛国动作片都没有看过的纯情少女脸红心跳不已。   就在这时候,那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缓缓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阳光帅气的脸庞,精致完美的五官,纯净高贵的气质,他居然是岳一唯!   我的男神岳一唯!   居然午夜在解剖室里面与女人亲热?   还约我来观战?
  • 2016年10月14日 15:51:26
      我顿时震惊无比,嘴巴张的老大,而岳一唯看见我时居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心中狂跳不已,同时对那个女人充满了好奇,我真的很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高冷男神屈尊降贵的跟她午夜啪啪啪!   我鬼使神差的越过了岳一唯的脸看向了那个女人,在看见她的面容时,我差一点吓尿了,因为那个女人居然就是我!   “啊!”我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发现原来这不过是我的一场梦,我此刻正在春天旅店的前台里坐着,今天因为一直没有什么客人,旅店的老板娘也就是我二婶就出去打麻将了,旅店内只有我一个服务员,所以我就偷懒的睡着了。   我用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心中却跳个不停,刚才的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以至于每一个画面都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子中。
  • 2016年10月14日 15:51:50
      可是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居然梦见我和岳一唯在学校解剖室里亲热!
    我一想到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就忍不住的全身出汗,或许是我太想男人了?
    这时候,我听见了开旅店门的声音,正好将我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看样子是有客人上门了。
    “你好,住店吗?”我立刻热情的主动询问,可是一抬头我的脸顿时就更红了,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岳一唯,我们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
    岳一唯背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就像是要来旅店长住一般,这让我不免有些好奇,他不是应该住在学校的宿舍吗?
    “来一间安静一些的房间。”岳一唯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看着我的眼神也很冷漠,似乎并不知道我是他的学妹。
  • 2016年10月14日 15:52:20
      “好的,那就走廊尽头里的114房间吧,绝对没有人打扰。”我压抑着狂跳的心脏,冲着他笑了笑,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我做完了登记手续之后,便拿着钥匙给他带路,此刻我距离他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我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刚刚还在梦里与他啪啪啪,转眼间他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真的是紧张得不行。
    而近距离下看岳一唯,我觉得他长得可真帅啊!简直都帅出了银河系。
  • 2016年10月14日 15:52:40
      以前在学校里看见他的时候都是远远的,要不就是举行各种活动,要不就是打篮球,每次都是阳光帅气的样子,可是今天我发现了他冷峻的一面,他的眉眼间很是清冷,跟往日里的模样很是不同。
    “啊......啊哦......”经过其他房间的时候,里面传来了男女缠绵的声音,尽管是大白天在旅店里也经常发生这种事,我有些脸红的看了看岳一唯,他依然面无表情。
    “这里就是114了。”终于走到了114房间的门口,我将门打开,扑面而来一股洗洁精的味道,因为我今天刚刚将这间房间打扫过。
    “谢谢。”岳一唯接过了钥匙,就走了进去,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关上了门。
    “我......”我本来还想跟他介绍一下我自己,说我是跟他一个学校的学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冷漠。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一系列事情。
  • 2016年10月14日 15:53:00
      岳一唯从进去114房间后就一直没有出来,甚至晚上都没有出去吃饭,我不免有些担心,甚至都想自掏腰包给他买一些吃的送过去,后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第二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起的很早,这个时间我二叔二婶都没有起床呢,我将走廊的地擦了一遍之后就坐进了前台里。
    “小妹,114房间住着什么人啊?昨天晚上叫了一宿,像杀猪似的,那男的真厉害!”这时候,一个退房的客人走了过来跟我吐槽起来,我看了一眼他的门卡,是113房间。
    “114房间?不能吧?里面只住着一个男人啊?你是不是听错了?”我有些诧异的说道,同时也并没有往心里去,毕竟旅店里这种事太多了,分不清楚是哪个房间也很正常。
    “没听错,我绝对没听错,我还很清晰的听见那女人一直叫着什么‘学长’‘学长’的......”113客人发着誓,退房离开了。
  • 2016年10月14日 15:53:20
      尽管我认为是113房间的客人听错了,可是心中还是有些犯嘀咕,同时我也十分好奇岳一唯在那个房间里究竟是怎么度过的?他甚至连壶热水都没有要过。
    “对了,热水!”我灵机一动,准备用送热水的名义敲门看看,顺便关心一下他,或许一来二去还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我打好了一壶热水,喜滋滋的来到了114的房间门口,怀着紧张的心情敲了敲房门。
    “什么事?”不一会,里面传来了岳一唯的声音,我心跳加速起来。
    “你好,我是旅店的服务员,来给您送热水来了。”我对着门大声说道。
    我说完这番话之后,房间里便是一片寂静,静得我自己都怕,过了大约足足两分钟,114的房门才打开。
  • 2016年10月14日 15:53:37
      我吓了一跳,因为岳一唯此刻双眼红通通的很吓人,而且屋子里飘出来一股非常让人作呕的气味,我强忍住才没有捂住口鼻。
    一米八四的岳一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双眼中没有任何的温度,他将我手中的热水接过去,连句谢谢都没有就关上了房门。
    我愣了,同时心中十分的诧异,这一晚上岳一唯究竟在房间里做什么了?怎么会有那么难闻的气味?不会是厕所堵了吧?
    我心中浮想联翩,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了我二婶咒骂我二叔的声音,这是他们两口子每天早上必然发生的事情。
    “二婶,我去上学了!”我一看时钟,已经七点钟了,我得去学校了,可是岳一唯难道不需要去上学吗?还是已经请假了?我非常疑惑的离开了春天旅店。
    春天旅店距离玉江医学院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当初我二叔二婶也是看好这里是学校附近才在这里开的旅馆,所以我走了不到十分钟就进入了校园。
    一进入校园,我就觉得今天的校园里似乎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气氛,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
  • 2016年10月14日 15:53:57
      远远的看见了同班好友冯晴的背影,我连忙快步追了上去,直接拍住了她的肩膀,“冯晴,早啊!”
    冯晴缓缓的转过身子,我看见她居然泪流满面,顿时我也有些慌了,“冯晴,你怎么了?是不是跟唐卡吵架了?不哭不哭,我帮你去骂唐卡!”
    唐卡是我们学校附近的小混混,也是冯晴的男朋友,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半年多了,三天两头的吵架分手又和好。
    听我这么一说,冯晴哭得更大声了,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呜呜呜......舒舒,你不知道吗?一唯学长他......他死了......”
    我在听见冯晴说岳一唯死了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声,不过我的第一反应还是开玩笑,冯晴一定是在逗我。
    “冯晴,别开这种玩笑,我今天早上还见到......”
  • 2016年10月14日 15:54:22
      我话都没说完,冯晴就打断了我的话,她使劲的抓住了我的双手,眼睛瞪得老大,“我没骗你,学校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说是今天早上发现一唯学长在实验楼三楼的解剖室里死了,发现的时候他什么也没穿,地上还发现了他的......液体......” “液体?”我重复着冯晴的话,因为是学医的,所以我立马明白了她的所指,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分明就跟我昨天做的梦一模一样! 我认真的看着冯晴的双眼,确定她不是逗我玩的,这下子我的心也狂跳不安起来,“冯晴,解剖室里除了一唯学长之外还有别人吗?为什么会发现他的液体?” “没有发现别人,只是在操作台上面发现了一个解剖了一半的女尸,所以大家都猜测是学长有特俗癖好,对着尸体打飞机......”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朝着学校门口跑去,“我回旅店一趟,你帮我请个假!” 今天早上我还在旅店的114房间里见过岳一唯呢,他绝对不可能昨晚就死在了解剖室里,我现在就回去找他!
  • 2016年10月14日 19:36:54
    楼主写的不错。加油
  • 2017年01月14日 13:34:25
    我气喘吁吁的跑回了旅店,一进门就看见了二婶正在前台里算账,看见我这个时候回来她也有些诧异。   “舒舒,你怎么回来了?”   “二婶,114房间的客人退房了吗?”我此刻全身都已经湿透了,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吓的。   “114房间?我看看登记册......”二婶说着拿出了登记册翻看了起来,我也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   “这114房间是空的啊,没有人住啊!”二婶终于抬起头说道。
  • 2017年01月14日 13:34:33
      “怎么可能?我昨天明明......”我惊得不行,一把将登记册夺了过来翻到了昨晚的位置,果然昨天晚上没有任何一个客人登记,可是我明明......   到了这一刻,我已经吓得不行了,只觉得身上的衣服冰凉的黏在身上,让我一阵一阵的打着寒颤。   “舒舒你没事吧?是不是病了?”二婶也被我的样子吓坏了,连忙问道。   我不顾二婶的诧异,直接朝着走廊尽头的114房间走去,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房间门口,可是我即将推开门的时候,反而没有了勇气。   我生怕推开了门,岳一唯正用他那双红通通的眼睛看着我,那我应该怎么办?
  • 2017年01月14日 13:34:43
      我思前想后,十分纠结,额头上面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滴落在地上,过了很久我才终于鼓足了勇气推开了房门,结果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偷偷松了一口气,进入了房间,这里一切都很干净,就是我之前清扫过的模样,看见这个房间之后我才相信昨天晚上岳一唯确实没有住过这里,难不成那一切也是我做的梦?   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我也不确定那一切是真实的还是做梦,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一股恶心恶臭的味道,就跟今天早上我在这个房间里闻到的一模一样!   “我是来找你的!”
  • 2017年01月14日 13:34:55
      “谁?”我惊得回过头,可是房间里除了那股味道什么人也没有,刚才我明明听见一个人在我的耳边说话,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岳一唯的声音!   我赶紧离开了114房间,重新回到了前台里,二婶看我这吓人的样子都没敢说话,我暂时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我真的需要静静。   我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到了下午,二叔从外面回来了,他一进屋就神秘兮兮的对着二婶和我说道:“我听说玉江医学院里今天死个人,还是那个长的挺俊的学生会主席。”
  • 2017年01月14日 13:35:08
      “就是那个岳一唯?”二婶立刻问道,我一听见“岳一唯”三个字,我的脑神经都跳了一下。   “好像就是他,真是可惜啊,年轻有为的......”二叔忍不住哀叹。   “是啊,那么帅的小伙子,真可惜啊。”二婶也连声点头。
  • 2017年01月14日 13:35:18
      岳一唯不仅是我们学校的校草,还是学生会主席,因为其发表的医学论文见解很是独到,所以在医学界引起了一些轰动。可以说岳一唯在整个玉江市都小有名气,甚至听说连市长千金都邀请他参加过生日派对,还有人说市长千金是他女朋友的。   “舒舒,岳一唯是你们学校的,是真的吗?”二婶用胳膊肘碰了碰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到了这一刻我才真的接受了岳一唯真的死了这件事,只是心中太多的疑惑了。   接下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来旅店住宿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很快就将旅店里的所有住房都住满了,这可给二婶乐坏了,坐在前台里就开始数钱。   这时候,住在114房间里的客人气冲冲的走到了前台前,大声说道:“老板娘,我要换房!”
  • 2017年01月14日 13:35:30
      “怎么了?”我和二婶一起疑惑的问道。   “那房间里太臭了,我要换房,你们要是不给我换的话我找人砸了你们的店!”客人十分生气的将前台拍的啪啪响。   二婶看了我一眼,又不敢得罪客人,最后陪着笑脸说道:“那这样吧,我侄女住在103房间,你跟她换一下,让她住在114吧。”   二婶这番话一出口,我顿时惊得汗都出来了。
  • 2017年01月14日 14:19:14
      我因为家里不富裕所以都是寄住在二叔二婶开的旅店里的,平时用在旅店打工的钱来交住宿费,二婶平时给我安排住在103房间,是整个旅店里最小的一个房间,可是现在却让我搬去114住!
    “二婶,我......”我刚要开口拒绝,二婶就打断了我的话,“就这么定了,哪个房间不是住,舒舒你快去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赶紧给客人腾出来地方。”说着,还一个劲的冲着我使眼色。
    寄人篱下就是这样的,我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忍了,只是一想到让我去住114,顿时觉得双腿都软了。
    “这还差不多!”客人这才缓和了一些,也是骂骂唧唧的走了。
  • 2017年01月14日 14:19:40
      我是万般不情愿的将我的东西收拾到了114,虽然这间房间很干净,也比我住的103大不少,但是我就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那股子恶心恶臭的味道真的是让我无法忍受。
    到了晚上,我已经将地板来回擦了三遍了,就是磨磨蹭蹭的不肯回房。
    “舒舒,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得上学,赶紧回去睡觉吧。”今天客人多,二婶也很高兴,对我的态度也很温和。
    “我不困,二婶。”我是实在不想回那个房间。
    “困不困也得睡了,赶紧回去吧,明天早上二婶给你买油条豆浆吃。”看表情就知道二婶今天挣了不少钱。
    觉终归还是得睡的,我只好回到了114房间,一关上房门我就觉得整个房间里太过安静了,简直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我记得旅店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的。
    我躺在床上拿出了一本书看,可是那股子恶臭的味道一阵一阵的袭来,让我一点看书的心情都没有。
    “这味道到底从哪来的?”我突然坐了起来,准备今天跟这个气味死啃到底,非要把它找出来不可。
  • 2017年01月14日 14:20:00
      我专门去闻了马桶,绝对不是马桶里发出的味道,又在房间里四处闻了一边,最后将气味锁定在了床底下。
    不过看床底下还真的需要勇气,毕竟我以前没少听说旅店床底下有尸体这类传说,我站在床边足足有五分钟,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拿出了手电,趴在了地上。
    好在床底下并没有尸体,而是有一个黑色的旅行包,这不是岳一唯背的那个吗?
    我连忙将旅行包从床底下拽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将其打开,里面居然是一条洁白的婚纱!甚至还有一双白色镶钻的高跟鞋,而尺码正是我的尺码!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看着旅行包里的婚纱和高跟鞋久久说不出话来。
  • 2017年01月14日 14:20:17
      我想了想还是将旅行包装好,准备明天拿出去丢掉算了。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子臭味突然就没了,但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我脑中就浮现着我昨天做梦的那个画面,画面里我和岳一唯赤身果体的抱在一起律动着,就跟真的一模一样。
    不知道这个画面在我的脑中过了多少遍之后,我才睡着。
    睡着之后,我再一次来到了学校的实验室里,鬼使神差的我就朝着三楼的解剖室走去,这一次还跟上次一样还未走近我就听见了男女亲热缠绵的声音,女人还一直娇声叫着“学长”“学长”,仔细一听这声音分明就是我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太过淫荡了,我发誓我可是从来没有这般叫过。
  • 2017年01月14日 14:20:31
      我走进了解剖室,看见岳一唯依然光着身子背对着我抱着一个女人,靠着墙在律动着,场面十分香艳。   我快速的看了一下周围,看见在解剖室内的操作台上,果然有一个解剖到了一半的女尸,胸腔已经被打开,此刻正大敞四开的向我展示着她的心脏和肺。   我因为是学护士专业的,所以对尸体也并不陌生,我朝着她的脸上看去,发现她居然也正在看着我,眼珠子还动了一下。
  • 2017年01月14日 14:20:51
      我吓得一身冷汗,这时候岳一唯缓缓转过了头,一脸邪魅的看着我,他的眼神就跟我在旅店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冷漠而又神秘。
    我试图去看清楚那女人的容貌,可是却怎么也看不见她的脸,这时候岳一唯突然对着我魅惑一笑,开了口,“我是来找你的!”
    “啊!”的一声,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又是一场梦,我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全部湿透了。
  • 2017年01月14日 14:21:09
      怎么又做了这种诡异的梦?我醒来之后还心有余悸,因为梦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
    我准备起床,却发现身体十分疲倦,就像是昨天跑了一夜的操场一般,我用手捏了捏双腿,无意中却发现了床上有一处潮湿,顿时心中一紧,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
    我掀开了床单,看见洁白的床单上面有一摊乳白色的液体,绝对不是大姨妈,而是?
    我用手沾了一点放在鼻边闻了闻,味道怪怪的,难道是?突然我脑中闪过了一个诡异而又色情的想法,这不会就是男人的......液体吧?
  • 2017年01月14日 14:21:24
      可是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哪里来的这种液体?难不成是岳一唯的?
    可是那不是做梦吗?我已经被这件事弄得神神叨叨起来,刚要下床却觉得下身一阵疼痛,我用手一摸,觉得裤子上面有血,去卫生间一看内裤上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红色血迹,我十分肯定这不是大姨妈,难道是落红?
  • 2017年01月14日 14:58:20
    没了?太监了啊? [来自-社区悦读]
  • 2017年01月14日 18:36:04
    这个稍纵即逝的念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能够吧,不行,还是得相信科学,我是无神论者……这样念叨着来安慰自己阵阵发颤的小心脏。
    “舒舒,赶紧起床了!吃了早饭好上学!”二婶敲门喊道。
    “诶,起来了,马上就来。”我麻利地换上一条干净的裤子,套上鞋。弯腰的时候看到墙角的那个黑色的旅行包,还静静地窝在那儿,昨晚被吓着了都不敢把它放近了。今天还是把它拿出去扔掉吧,这玩意儿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东西……
  • 2017年01月14日 18:36:28
    我深吸一口气,过去拎起来,咦,怎么变轻了?!我又掂掂,确实轻了,我打开包包,里边什么也没有!
    我把包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什么都没有!里边的婚纱和鞋呢!我心慌得蹦蹦直跳,昨晚明明就在呢,我还看了鞋是我的码啊。我捂住胸口,有点喘不上气。
    “二婶,你昨晚来我房间了吗?”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没有啊,昨晚忙完都多大半夜了啊,怎么了?”二婶皱起了眉,“屋里丢东西了?”
    “没有没有,就是窗子开了,我还以为你帮我打开的呢。”我笑笑。
  • 2017年01月14日 18:36:56
      “哦,大概是你没关严吧,昨晚风挺大的。”二婶给我夹了一根油条,“今天早点回来,给你表弟补习补习物理。”
    昨天忙到半夜,本来就没有睡够,还做了大半夜光怪陆离的梦,现在我真是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了。那个黑色的旅行包现在就在我背后的书包里,简直像是千斤重,压得我都喘不过气,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跨过一条街就到了街对面的学校。
    学校前面的大空地里停了两辆警车,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在警车边交谈。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岳一唯的死,现在学校里就这个大事了,不过,为什么有警察,难道……
    “喂,舒舒!”冯晴从背后拍一下我的肩,“你昨天怎么了,也没来上课?”
  • 2017年01月14日 18:37:24
      “啊!”我被吓得一哆嗦,“你吓死我了!”
    冯晴上来挽着我胳膊,“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诺——”我抬抬下巴示意那边的警车,“怎么还来警察了呢?是岳一唯那件事吗?”
  • 2017年01月14日 18:37:51
      “是啊,昨天就来了,封锁了现场,勘察了一天了,说是他杀。”冯晴看着那边的警车,也有点出神。“学校和警察局都很重视这个案子呢,也是,岳唯一那么优秀,那么有作为,就这么没了,确实是学校一大损失啊!不过,就冲男神跟市长千金那点交情,警察厅也会很重视吧……”冯晴继续感叹道。
    “晴晴,我昨天……”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把我那奇怪的反复的梦告诉她,不说憋在我心里难受,可要是说吧,这个,也太难开口描述了吧……
    “哎呀,快上课了!快点走,这节课要点名!”冯晴不由分说地就拉上我往教学楼跑。
  • 2017年01月14日 18:38:12
      一整天还是恍恍惚惚,我根本就定不下心里,今天三节课,我就这样呆坐了三节课,搂在怀里的书包里还有那个黑色旅行包,现在学校里有警察,我不敢把这个扔在学校周围,要是警察查出来是我扔的,难保不会给叔叔婶婶的店带来什么麻烦,到时候就算我没什么嫌疑,以后再继续住下去怕是没什么好眼色了。   唉,叹口气,我又背着这个包回了住处。晚上婶婶没让我帮忙,说是专心给我那放荡不羁的表弟李想补习。表弟不喜欢学习,我也不想讲课,早早结束了就回了屋。 还是住114,103的客人没有退房,今晚我还得在这儿住。
  • 2017年01月14日 18:38:47
    “我是无神论者,要相信科学……”我念叨着,最后还是留了盏床头灯。   又是黑黑的楼梯间,有点刺鼻的福尔马林的味道,这次我甚至能清楚地明白这就是那个奇怪的梦!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有意识,但是我的意识就像浮在空中一样,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楼梯上的自己一步一步朝三楼的解剖室走去。   “学长……啊,学长……”解剖室门被推开,令人面红耳赤的香艳画面呈现在眼前。不管看了几次,一想到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样子,用着自己的声音喘息,和已经死去的岳一唯做这样的事,我的打心底是抗拒的……
  • 2017年01月14日 18:38:59
    等等,这个梦境好像和之前有点不一样,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解剖室里,努力让自己忽视墙角那边那节奏性的有力的撞击,那似乎欲仙欲死的娇喘。我原地转身,环视一圈……等等……这个梦在一点一点完善! 我还记得第一次梦到是在前天晚上,那次梦里虽然清楚是在解剖室,但是只有墙角两个人,岳一唯和“我”,第二天就得到岳一唯死掉的消息; 第二次是昨天,梦里有那两个人,还有另一个解剖台,一个胸腔大开的女,眼珠还转动着看我;
  • 2017年01月14日 18:39:08
    第三次是今天,墙角的人,解剖台上的女人,解剖室里还摆放着几台解剖台,格局就跟我们学校教室的一样,边上还有几排架子,整齐放着几排装了泡在有些浑浊的福尔马林的肢体标本,这个梦,自己在一点点完善! 突然,解剖台上的胸腔大开的女人突然把手直直举起来,存放有点久的手变得干瘪,呈黑色,像是一只爪子。 这女人又撑着手坐起来,胸腔肚子里的脏器顺着就“哗啦”一下流了一地,可是女人根本不去在意,她直直盯着我,我甚至还觉得她的唇角上翘着,在笑!
  • 2017年01月14日 18:39:29
    恐惧占据了我的全身,我想跑,但是双腿都不听我的使唤,我想尖叫,但是嘴都张不开!   墙角边上的那个“我”尖利地叫了一声,抓着岳一唯头发的双手舒张开,又握紧,而岳一唯快速耸动几下,狠狠往前一顶,就停下来。他缓缓转过头来,额边还有激烈运动之后流下的汗滴,他眨眨眼,挑起一边唇角露出一个坏笑。   “我是来找你的。”岳一唯说。
  • 2017年01月14日 18:43:04
      一股电流从尾椎上窜起来,冲过全身一直到天灵盖,他是来找我的,岳一唯说他是来找我的?!
    “等等,你为什么……”梦境里的我没有张开嘴,但是这确确实实是从那个我的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我必须得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反正……这也是个梦。
    “嘘……”岳一唯放开手里的那个“我”,任其像一具尸体一样,软软地从墙上滑落跌在一边,他转过身来,完全正面对着我,一根食指放在唇上,“不要说话,静静看着就好……”
  • 2017年01月14日 18:44:17
      岳一唯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充满了磁性,我不由得就噤了声。
    “对,就这样。”岳一唯低低笑了起来,面容美得令人窒息。

    我有些疑惑,但是突然,岳一唯精致的脸开始溃烂,从额角开始,皮肤起皱脱落,乌红色的血顺着流下来,面积渐渐变大,眼球悬在了眼眶外边,然后整个脸都没有了!身上的皮肤也开始冒出了血泡,粘腻的黄脓流出来,岳一唯充满野性的健美身材一点点被吞噬掉,全都啪啦掉在地上!

    【想尽快看后续的话,加v信欢阅读,回复实验室,就能获取完整后续了】

  • 2017年01月14日 18:45:22
      “这都是注定的,我的新娘。”在岳一唯彻底散成一摊骨架和脓水之前,他说道。
    这场面太震撼了,我惊得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醒了。

    床头灯的光有点强,我虚眯着眼,余光里似乎有个黑影一闪而过。瞌睡醒了一大半,我立马从床上撑起来,“谁!”昏黄的灯光一圈一圈地铺满这个房间,静得如同墓地……

    【想尽快看后续的话,加v信欢阅读,回复实验室,就能获取完整后续了】

  • 2017年01月14日 18:45:48
      我又打开了大吊灯,房间一下亮了起来,什么都没有,看来是我睡花眼了,我想。
    身上有点异样,我揭开被子,婚纱!我穿的是那一套婚纱!甚至,连那双高跟鞋都在我的脚上,衣服和鞋子的尺码全都刚刚好!好像这本来就是我的一样……

    才刚从那样的一个梦里醒来,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极度的恐惧让我全身开始战栗起来,我慌乱地想要把这衣服脱下来,挨着这婚纱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想尽快看后续的话,加v信欢阅读,回复实验室,就能获取完整后续了】

  • 2017年01月14日 18:45:59
    但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没法把这件极度贴合我身体的裙子给扒下来,我的嘴唇都在发抖,最后,我哭了。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纵使我是一个多么坚强的见过世面的人,但我还是个孩子,一连串的怪异事件足以压垮我,让我失了理智。   “喂,晴晴吗……”我打了冯晴的电话,我现在需要有个寄托。   “嗯?舒舒啊,怎么了?”冯晴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的。
  • 2017年01月18日 16:54:21
     “晴晴……”我哽咽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是凌晨两点半,窗外是漆黑的寂静的夜。   “诶?舒舒你在哭吗?怎么了?没事儿吧?”冯晴一下清醒过来,关切的声音让我冷静不少。   “我做噩梦了,是关于岳一唯的。”我说,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婚纱,又道:“我还见鬼了,特别真实,怎么办啊,晴晴我好怕……”
  • 2017年01月18日 16:54:37
      冯晴沉默了几秒,她从没见过我哭,这个坚强乐观的女孩似乎不会被任何东西打倒,现在这个样子,必是受了莫大的刺激。李舒舒低低抽泣的声音让人无端心疼起来,“舒舒你冷静一下,我马上过来。”
  • 2017年01月18日 16:55:16

    得到冯晴肯定的答复,我镇定了不少,擦掉眼泪之后,我又试着把衣服脱下来。
    这件婚纱很漂亮,抹胸设计,腰线收得很好,裙摆的剪裁也很特别,用的是非常柔软的纱,一层一层叠成雪白的完美的花苞样,零散地点缀着成色很好的珍珠和宝石。如果不是来历这么怪异,大多数女孩穿上这样一件婚纱裙,应该都会笑得很开心吧。
    我捡起床头的我本来的睡衣,去浴室冲了个澡。冰冷的水让我慢慢冷静下来,理智也慢慢回来。我把头发拨到肩后,关了淋浴的水。
  • 2017年01月18日 16:57:30
      “这都是注定的,我的新娘。”
    这是梦里的岳一唯对我说的,醒来还穿着那套昨天失踪了的婚纱,就这样被换完衣服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岳一唯出事前一晚就开始的那个至今没想明白的梦。可是我跟岳一唯并没有交集啊,一个是高高在上的,被众人崇拜的,优秀的风云人物,外貌和学业出类拔萃,虽然家世没有公开,但是看他平时的吃穿住行,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
  • 2017年01月18日 16:57:47
    像我这样,相貌平平,每年都在成绩大榜的中等起伏,拮据到还要在亲戚家的旅店里打工看脸色才能过下去的人,连对男神的幻想都没有,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再怎么想都是徒劳吧……
    而现在,他三番五次非正常地出现,他的包和包里的东西至今还在我的房里,谁拿过来的?那晚看见的人,是幻觉?如果不是人为的,那么……是什么做的?
    冯晴很快就出现了,她站在114的门口时还在喘气,她家离这儿有好远,看来是跑过来的。我把冯晴迎进屋来,四月的凌晨外边很冷,她一身的寒气。
  • 2017年01月18日 16:58:15
      “舒舒,你房里什么味儿啊?”冯晴皱着鼻子,“好难闻啊。”
    我有些愕然,因为我什么也没有闻到,“是像那种什么东西烂了的味道吗?”我想起昨天屋里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来着。
    “嗯呐,还有点像福尔马林的感觉……”冯晴说道。
  • 2017年01月18日 16:58:56
    “晴晴,有点事儿我想告诉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端了一杯水给冯晴,认真看着她。
    “事情是这样的,要从那个梦说起……”我一边回忆一边讲述着,因为梦境太过真实了,所以我说的也是惟妙惟肖。
    而冯晴也非常认真的看着我,时不时露出了跟我一样震惊得表情。
  • 2017年01月18日 16:59:16
      “就是这样,我吓得给你打电话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告诉谁……”我又喝了一口水,事情已经完完全全告诉了冯晴,她愣在那边好半天没有作出反应。
    “额……你是说……岳一唯的死有蹊跷,而现在,他化成了鬼怪缠上你了?”冯晴严肃着一张脸,“天天来梦里跟你……嗯……亲热?”
    “喂,我没有在说笑啊,你认真点好不好!”我都要被她的结案陈词给气笑了,说了半天就只在意了这个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啊。”冯晴瞥了我一眼,“梦是很神秘的,它是精神世界在现实中的投射,如果这个事儿不一般的话,那么,这个梦一定有它对应的含义。”
    在冯晴“你是智障吗,居然怀疑我”的眼神里,我赶紧挥挥手打断她,“这个玄学的我是不太懂啦,那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冯晴嘟囔着倒在床上,“困死宝宝了。你把那个婚纱和旅行袋拿来我看看。”
  • 2017年01月18日 16:59:34
      我蹲下来把刚才收拾好的塞在床下的那些东西拽出来。
    冯晴也蹲下来,那件婚纱被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最后惊呼道:“哇,舒舒,这件婚纱是ENZOANIBLUE的!”
    “什么什么BLUE?”
    “哎呀,就是一个超贵超奢华的婚纱牌子。”
    “有多贵?”
    “说了你也买不起。”
    “那这双鞋呢?”
    “看不出来,应该是定制款……”冯晴两眼放光,“这些都是岳一唯给你的?”说完这句话,冯晴就感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紧闭了嘴,歉意地看着我。
    “晴晴……岳一唯已经死了。”我苦涩地笑笑表示没关系。
    “唉,真头疼,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冯晴把鞋扔回包里,扑到床上。
  • 2017年01月18日 16:59:52
    没有人看吗?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呢?
  • 2017年01月22日 16:07:41
    有人看啊,楼主快更啊
  • 2017年01月22日 17:34:24
  • 2017年01月23日 09:28:37
    在看啊
  • 2017年01月23日 15:11:33
      有人看的
  • 2017年01月23日 16:43:00
    快更呀
  • 阴风阵阵,死鬼老公求放过 ,,,这个是书名,叫我雷锋 
  • 2017年02月02日 21:52:17
    今天刚看很快就看完了,更太少
  • 2017年02月03日 11:32:22
    我把东西装好塞回床底下,在冯晴身边也躺下来。
    “诶,舒舒,要不我们……”冯晴突然支起身来,“我们去那个解剖室看看吧,是人是鬼,总要面对!”
    “现在?!”我被冯晴这个大胆的想法震到了,但是……却有点心动,要是能去看看,就能找到真相吧?
  • 2017年02月03日 11:33:10
    “可是现在外边这么黑,而且,我们对实验室那边的情况也不熟悉啊。”
    “嗯,也是,要不我们明天去吧,明天白天我们先去解剖实验室那边看看情况,晚上再偷偷摸进去!”冯晴说得起劲,“再叫上我男朋友,我们人多就不怕了。”
    “你男朋友?唐卡啊?他能来帮忙吗?”
    “我去跟他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唐卡不能不管的……”冯晴说着就要拿出手机给唐卡打电话。
  • 2017年02月03日 11:33:38
      “现在不是时候,你明天再跟他说吧。”我抱住冯晴,“晴晴,有你在真好,我现在觉得好多了,谢谢。”
    “哎呀,咱俩谁跟谁啊,别谢啊谢的。”冯晴拍拍我后背,“好了,现在睡了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一夜无梦。
  • 2017年02月03日 11:34:28
      天气不好,那厚重的乌云黑沉沉地堆积在天边,压抑得人心情也无端差了起来。
    校门口围了一堆人,有点吵闹。在街角的地方停了几辆黑色的宾利,零散有几个穿着黑西装戴着英超墨镜的保镖。
    “走,我们上去看看,谁这么大排场。”冯晴不由我拒绝地拉着我上前去,人太多了,根本就看不见里边。
    冯晴个子小,很容易就凑上去了,我跟上去,只看见一圈保镖结起人墙把人隔开,里边是一行校领导围着一个高挑靓丽的女人,看起来有点眼熟,我一时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儿见过。
    我在后边被人推搡得左摇右晃,身后不知道谁,一掌推在我背上,力度极大,我之久就扑在前边的人的背上。可是前边的同学也没有站稳,直接就摔倒了,我华丽丽地跟着也扑到了地上,保镖都没能拦住,众人一声惊呼……
  • 2017年02月03日 11:34:53
      “呀!你们挤什么啊挤!舒舒,你没事吧?赶紧起来!”冯晴尖叫着就要来扶我。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停在我的面前,露出的一块雪白的脚背来,顺着向上看,是一个戴着墨镜的冷艳的美女,黑色及肩长直发,香奈儿的套装把凹凸有致的身材紧紧包裹起来。
    冯晴把我扶起来,还给我拍身上的灰,保镖赶紧过来把我俩往后边推。
  • 2017年02月03日 11:35:10
      “等等,她刚才叫你什么?”美人纤细的手指指着我,声音很好听,虽然小,但是大家都安静下来了,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来自己的动作,专心去听美人说的话。
    还是系主任反应快,赶紧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在美人身边说道,“廖小姐,这两个女生是我校护理系的学生,平时没规矩惯了,若有冒犯,还请你多多包涵。”
    “你叫什么名字?”姓廖的美人摘下了墨镜,全然不顾在旁的系主任,上下打量着我。
    系主任一记眼刀杀过来,我赶紧应道:“你好,我叫李舒舒。”
    “李舒舒!你就是李舒舒?!”廖小姐不敢相信的样子,面有怒气又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戴上墨镜,一个潇洒的转身就离开了。
    廖小姐离开之后人群很快就散了,冯晴还搀着我站在原地。
    “舒舒啊,你认识市长千金吗?”
  • 2017年02月03日 11:35:21
      “不认识啊,刚才那个就是市长千金吗?怪不得那么眼熟……”   “也是,你一个穷学生上哪儿去认识市长千金啊。可是她刚才那个样子,明显是认识你的样子耶。”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市长千金来学校干嘛啊,难不成市长女儿和岳一唯的那个传闻是真的?”
  • 2017年02月03日 11:35:38
      “哎呀别管了,赶紧去教室吧,今天实验课,还没有准备器材呢!”
    今晚有个大计划,但是我现在却异常平静,我专心加药品,记录实验数据,冯晴倒是在一旁一边刷微博一边跟她男朋友聊天。
    “天呐,舒舒你看!”冯晴把手机举到我面前。
  • 2017年02月03日 11:35:54
      “市长千金男朋友意外死亡,睹物思人,千金黯然神伤。”配图是一张廖天真在岳一唯宿舍里的照片,她低垂着头,看起来很是忧郁。
    “是作秀吧……”冯晴撇着嘴,“这样高调坐实自己是岳一唯生前的女朋友有什么好处啊?唉,也不知道这女人在打什么算盘。”
    “晴晴,别管那些了。赶紧来记录数据。”我把本子塞到冯晴的手里,自己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了。
  • 2017年02月03日 11:36:04
      那个廖天真是市长的女儿,又是岳一唯的女朋友,可是今天早上她那认识我,而且似乎还对我不满的表情不能让我不在意。事情没有任何进展,疑惑更多了,今晚的事能顺利吗?   到了晚上,和冯晴约定的时间,我扯了个慌匆匆从二婶家的春天旅店跑出来,今晚的生意很好,走的时候明显二婶的脸色就塌了。   “我天,唐卡,你这是要干嘛去!”眼前这个小伙子一头招摇的红发,打扮得流里流气的,身上斜跨了一个半人高的帆布包。
  • 2017年02月04日 12:57:08
    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被带走,现在赶快来写下你的精彩回复吧
  • 2017年02月04日 13:25:39
    该条回复涉嫌违规不见鸟→_→
  • 2017年02月04日 13:59:02
    你看不见该条回复可能因为你还不够污
  • 2017年02月04日 14:30:26
    看别人的回复不如自己发条回复_(:з」∠)_
  • 2017年02月08日 12:59:17
    “哦,舒舒啊,我装备都带齐了,你放心吧。”唐卡反手拍了一下包包,里边叮铃咣啷一阵响。
    “天!亲爱的,你都带了什么!”冯晴这时也赶到了我们约定的地方。
    “什么都有啊,手电筒、攀岩绳、洛阳铲、还有粳米啊鸡毛什么的。”唐卡认真地炫耀。
  • 2017年02月08日 12:59:43
      “亲爱的,我们只是要去解剖实验室看看,不是去盗墓啊……”
    最后在冯晴的坚决要求下,唐卡把自己的大包藏在了路边的灌木丛里,只带了一柄手电。在我坚持下,唐卡戴上了帽子,把自己目标太过明显的红发藏起来。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封锁线明晃晃地在风里摇摆。我们不敢贸然从正门进入,万一被发现可就麻烦了,我和冯晴一致觉得应该从楼后边的窗子先翻进一楼的标本室,再上三楼的实验室。
  • 2017年02月08日 13:00:28
      唐卡在墙角蹲下,冯晴先踩着他的背翻进去,然后是我。
    “对不起了唐卡。”我不好意思道,“我要踩了。”
    “你赶紧来吧,这事儿值,太他妈刺激了!”唐卡低着头,闷声说道,声音里全是兴奋。
  • 2017年02月08日 13:00:59
      唐卡一跳下窗子就被正前面一个大罐子里泡着的一个畸形胎儿的标本唬得一愣,“草,这玩意儿是真的?吓老子一跳!”他手电照了照里边几排的架子的标本,“哇,这么多!”
    等到我们三个人全都进来了,冯晴把窗子关上再说继续往上。“你把窗子关了干嘛?”唐卡有些疑惑。
  • 2017年02月08日 13:04:32
      “你傻啊,外边有路灯,窗子玻璃会反光,要是不关就会留个大黑洞洞,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冯晴拍了唐卡脑袋一下,她总是这么细心。
    常年阴冷的解剖馆连墙壁都是冷的,我扶着墙往上走,墙缝里像是在往外渗着寒气,冻得我的手都有点不听使唤。冯晴和唐卡跟在我后边,我们三人的脚步声在狭长的黑暗的走廊里缓缓回荡。
    “啊……啊……”隐约传来一阵浪荡的呻吟,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就跟我梦里一模一样!今天,终于在现实里也发生了吗!
  • 2017年02月08日 13:04:53
      “晴晴,唐卡,你们听见了吗?”我转身想问问,可是,身后哪有冯晴和唐卡!
    我们三个人明明是一起往上走的啊,什么时候成了我一个人了?他们去哪儿了?
    “晴晴,唐卡,你们还没上来吗?”我小声朝黑洞洞的楼梯口喊道,但是什么回应都没有,楼下没有人,身后某个实验室传来的那阵娇喘声倒是越来越大。
    “啊……啊……学长……学长……”不用想就能知道里边的战况有多激烈。
  • 2017年02月08日 13:05:33
      接连被这个怪异的事情困扰太久了,在找到真相面前,恐惧已经变得麻木了。既然是让我一个人,那么好,我就自己来!这样想着,我握紧了手里的手电,一步一步找那个里边有人的解剖实验室。
    “啊……啊……”一阵急促尖利的声音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 2017年02月08日 13:05:50
      对,就是这儿,我一脚踹开虚掩着的大门。不同于黑暗的走廊,实验室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把里边照得如同白昼。墙角边没有像梦境一样有岳一唯和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最里边的那台解剖台前,站了一个人,穿了解剖用的手术服,背对着我,不锈钢的解剖台上摆了一具尸体,长长的头发耷拉在台边上,还有淡黄色的液体滴滴答答流下来,是具女尸。穿手术服的人在女尸胸腔的位置忙碌着,认真小心的样子得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岳一唯?”我轻声喊道。
    忙碌着的人停下来,慢慢转过身,他摘下手套,又摘了脸上的口罩,是岳一唯。这张常年出现在校园BBS首页、各种专业杂志的内页、甚至还在我的梦里几次出现的脸,我怎么会认不出。
    “你没死?”我皱着眉头,眼前的人面色红润,活动自如,健康得找不到一处瑕疵。
  • 2017年02月08日 13:06:07
      岳一唯并没有回答我,他修长的手指解开手术服的绳扣,开始脱掉手术服,而他的双眼,直直与我对视,专注,迷人。
    差点就要被这样深情的注视吸引进去了,还好我多少还保持一点理智,没忘了自己此行的最终目的。“你说话啊,混蛋,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心虚地用怒气来涨自己的气势,走到岳一唯的面前,今天一定要问出点什么来。
    岳一唯大概得有185吧,反正我160的个儿在他面前再多大的怒气都被压制了。“你说话!”沉默的岳一唯快要耗尽了我的耐心,他板着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我举起手想要打他,但是手刚扬起来,一下就被岳一唯捉住了,他的手冰冷,紧紧地握得我的手生疼。
  • 2017年02月08日 13:06:25
      “你放开!”我挣扎着,却甩不开他的钳制。
    下一秒,岳一唯用另外一只手把我揽过去,箍在怀里,唇上贴了一个柔软略带凉意的东西。
    岳一唯在吻我!
  • 2017年02月08日 13:06:46
      岳一唯一只手卡在我的脖子下边强迫我抬起头来,他低着头,就浅浅地在我的唇边轻轻吻着。我睁大了眼,岳一唯近乎完美的脸在我眼前无限放大,他的睫毛很长,又密,在轻轻地颤抖,像一只受惊的小鹿。那湿热的触感,还带有淡淡的薄荷的气味,从来没有真真与异性如此亲密接触的我不禁浑身颤抖。就像是有细小的电流一样,从唇开始,瞬间顺着每一根神经到达全身每一个角落。
    “唔……”我轻呼出声,岳一唯像是得到某个讯号一样,立马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他薄而性感的嘴唇吮住我的上唇,舌头长驱直入,撬开了我的牙齿,这个吻充满了攻击性的霸道。我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瘫软在岳一唯的怀里。我双目紧闭,呼吸困难,完全由岳一唯来主导着这个吻。他一只手揽着我的腰,另一只手落在我的臀上,揉捏着,抚摸着向上,划过小腹,直接握住了我的……
  • 2017年02月08日 13:07:07
      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太陌生了,我双手撑住他的胸膛想要离得远一点。岳一唯的身上也很凉,我右手的掌心能感觉到他胸腔下有力跳动着的心脏。
    岳一唯不满我的抗拒,他手臂收紧,两人更加过分地贴在一起。甚至,隔着层层布料,我明显感觉到岳一唯炙热的某处正用力抵着我……
    “你……放开……”我嘤咛着,声音都在颤抖。
  • 2017年02月08日 13:07:24
      “舒舒!你在哪儿!”这是冯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的,她在找我。
    岳一唯明显也听见了冯晴和唐卡的声音,他皱着眉头,凝视着我,两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岳一唯在我额头上浅浅一吻,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哗!”实验室的门被唐卡踹开,冯晴冲进来的时候我还呆呆站在门口。
  • 2017年02月08日 13:07:43
      “舒舒,你没事吧?”冯晴拍拍我的肩。
    我这才好像有了意识,眼前还是漆黑的教室,没有岳一唯,也没有女尸,唐卡拿只手电在旁边仔细看那些标本。“晴晴……”我都快要哭了,难道刚才的那些又都是幻觉吗?“你们去哪儿了?我一回头你们就不见了,吓死我了。”
    “我俩一直跟在你的后面啊,才刚上楼梯转角的地方你就没了影儿,我这才赶紧和唐卡进来找你嘛。”冯晴嗔怪道,“你跑那么快干嘛啊,说好了大家一起的。”
  • 2017年02月08日 13:08:03
      “对不起,下次不了……”我丧着脸,忍忍还是没把刚才发生的说出来,毕竟,唐卡还在这儿呢。
    “诶,你们快过来看。”唐卡在最里边的那台解剖台前朝我们招手。
  • 2017年02月08日 13:08:20
      地上是一圈粉笔画的人形,看来这就是岳一唯尸体发现的地方。可是,现在这儿已经被收拾得很干净了,我和冯晴细细翻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
    到春天旅店的时候都已经快一点了,二婶已经休息了,二叔在前台值班,但是他趴在柜台上睡得打呼噜。我矮着身子小心从柜台下边蹭过去,要是被发现在这个点才回来,应该会被二婶打电话向父母告状的。
    我现在住的是114号房,之前住的是全旅店最小的103,那个阴暗的在楼梯间旁边的小房间被二婶拿去租给一个凶横的男人了。
  • 2017年02月08日 13:08:39
      “咔吱、咔吱……”
    这是什么声音?已经上了楼梯的我又转身下来了,这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旁边的103号房传来的。我小心贴着墙凑过去,这间房的门很劣质,隔音效果很差,越靠近,里边的声音就越清晰。
    “咔吱、咔吱……”
  • 2017年02月08日 13:08:57
      像是……光滑的牙齿切断食物的声音……又像是……什么撕裂的声音……不会是闹耗子吧?耗子哪儿能整出这么大动静!也许是103的客人在吃东西呢,说起来,吃饼干不也是这个声音吗?
    我摇摇头,干嘛要去管别人的隐私啊,还是先回去睡吧。我直起身来,头一下撞到了身后的不锈钢的楼梯扶手,“梆……”清脆地回响在寂静的楼道和走廊里。
  • 2017年02月08日 13:09:14
      我捂着嘴,静立,103房间里的声音停止了,又隐约能听见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不好,要被人发现了!搞不好会被认为是偷窥客人的变态,我迈开腿,三步并作一步向楼上奔去。
    停在114的房门前,我捂着胸口先把气喘匀了再说,好险啊,差点就要被抓个现行了……视野边角里出现一个高大的黑影,一个男人背光朝我走来。还追上来了……我反手抓住房间门的把手,准备随时逃离。
    “你在干什么?”他说。
  • 2017年02月08日 13:10:10
    大家好!我叫广告,自从我来了猫扑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短小了
  • 2017年02月11日 14:35:14
    大家好!我叫广告,自从我来了猫扑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短小了
  • 2017年02月11日 14:54:53
    楼上说的对!楼下也别闲着!赶紧回复!
  • 2017年02月11日 15:15:20
    看别人的回复不如自己发条回复_(:з」∠)_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