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公公的生日

发表时间:2016-10-14 16:49:36 点击:1005 回复:0

云中凤凰1314 联盟:【疯人院】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为了和我划分界限,他连父亲过生日都不回家#

纠结了许久,今年公公生日,到底去,还是不去?按照常理当然要去,但鉴于现在和老公的尴尬关系,就有了一丝犹豫,但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决定去,把生日礼物早早的准备妥当,就打电话和小姑约好,到时在小镇车站不见不散。

但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在头一天,很久不回家的老公打电话说有事和我谈,我猜想他肯定还是来逼离婚的,这一年多他所做的事就这一件,而我始终坚持也就这一件。可没想到,他回家要谈的第一件事是阻止我去给公公做生日,听完后先是懵了,后来越想越生气、伤心,五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是一种什么感受。想到从2009他和那个女人的事被我发现,我所做的除了忍受、包容和劝解,就是比先前更多的关心、体贴和照顾,对于他的父母兄弟姊妹,更是从经济上补贴,帮小叔找工作,买穿买吃,能做的都做,甚至他去年搬出家与那个女人同居,我还一如继往的帮助照顾他的家人,还要怎么做才能使他生出些许怜悯,念及一下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呢?他的恐赫和要挟并没有吓住我,更坚定了我去给公公做生日的决心,那一天我们争吵的很凶,最后不欢而散。

一夜睡不着想了很多,第二天早早起来,收拾完毕,就给小姑子打了电话,小姑已经在小镇上买菜了,说好等我到了再联系。清晨的去老家小镇的班车人不太多,我找好坐位,茫然的扫视了一下车里行色匆匆的乘客,个个表情淡漠,只有对面坐位的一男一女正聊的起劲,我无心关注别人的闲话家常,思绪在车开车停中穿梭,看着上车的和下车的行人,想着人生也不过如此,每一站都有陪你同行的,但最终都会各奔东西。很快目的地小镇到了,小姑打来电话,会在车站等我,我心急火燎的下了车,想再给他侄儿买点东西,就直奔超市,看着水果还好,知道他们是不舍得买这些东西给孩子的,所以就选了几样,刚巧不远处看到小姑站在电动车旁,我叫了几声,边提着水果朝她走去,她接了水果放到车上,让我坐好就左拐右闪,穿行在人来车往的小镇街上。这是一个古镇,具有四百多年的历史,素有“小汉中”之美称。民风纯朴,人心思进,彩砖铺就的人行道上紫薇挺拔,一杆杆矗立的路灯流光溢彩,路两边摆摊设点的叫买声此起彼伏,虽是农忙季节,依然是一派市场繁荣的景象,小姑载着我很快走出了古镇小街,驶入了机耕路,平坦流直的水泥路四通八达,田野上刚刚收割的新稻茬还散发着清香,吸几口沁人心脾,愁烦忧思在这一刻,迅速瓦解,心稍稍舒缓,看着u型渠纵横交织,路两边不远处排列整齐的幢幢小楼院,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幽光,一幅新农村画面迎面扑来。

进入老公土生土长的村庄,看着这条走过无数次的小路,心中感慨万千,思绪翻涌,多少次带着欢声笑语,一家人行走在这条路上,而如今景依然,人却不再,想到这些泪水又不争气的溢满眼眶,但我知道,此时我不能哭,要强打精神,因为今天是公公的好日子,我无心破坏。小姑把我放到房前院场上,我抬头看到了正在修葺的屋顶上公公同几个工匠正在忙碌,公公此时也看到了我,我打了个招呼,旁边小叔子和媳妇迎了出来,招呼我进屋坐,不一会婆婆不知从什么地方也出来了,我进了屋,坐在常坐的床上,扫视一眼比较乱的房屋,这时小姑放好车也进来了,婆婆边让人给我泡茶,边同走进来的公公问我“下面条吃吗?”,我急忙说“吃过了”,他们不信,我再次强调“吃过了,你们忙你们的吧”。我拿出准备好的礼物递给公公说“爸爸,给你买的外套,祝你生日快乐!”公公客套的说“过年买了,现在又买,让你花钱了”,我说“应该的,平时都挺忙的,也没时间来看你们,略表心意”。公公收好礼物,坐在对面,抽起烟来,不一会,陆续又来了小姑的婆婆和女儿,打过招呼,我们又闲话家常,公公问起了儿子什么时候走的,我说“上个星期,本打算上星期天回来看你们,但他爸爸不让我们过来,我想反正这星期是你的生日,所以就没坚持来”“昨天他爸爸还回来警告我,让我别过来给你做生日,说你见了我会不开心……,我说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你会不开心呢??”公公听了忙说“他又给谁栽赃呀,我们见了你不知道有多开心呢,他怎么那样说呢?你不来我们才生气呢?”因为有外人在,我也不好明说原由,只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就把话题扯到其它事上,公公抽完烟又去忙了,我就同小姑子的婆婆聊着不着边际的家常理短。婆婆什么时候又走进来了,坐下来,开始了她的长遍诉苦,先从边房是怎么烧的?她跟小儿媳怎么打起来了,又怎么跟闹事的儿媳家人讲理的,又说到过去如何艰难养大这些孩子,说到动情处,泪水潸然而下,边擦着,边哽咽着,听着婆婆那不容易的半生,我的心更加沉重,为她也为自己哀叹,女人的命运为什么都这样多舛呢?婆婆如祥林嫂式的叙述被她妹妹的到来打断了,我们又开启了新一轮的闲聊。

在亲朋好友的帮忙下,三点多开饭了,因为有修房的工匠,又是这样的特殊日子,好客的公婆把工匠们也留下一同用餐,菜陆陆续续端上了桌,我也帮忙招呼客人入席,工匠和男客一桌,我们女客一桌,看着在农村还算丰盛的菜肴,耳边响起几个工匠不约而同的寻问公公“大儿子怎么没见?”我无法感受公公的心情,但我能体会那份失落,因为我是个母亲,而且是一个儿子不在身边的母亲,公公淡淡的重复着“人家工作忙”之类的话,工匠们还在纠緾着让大儿子来敬酒的话,婆婆这时发话了“他没回来,但有代表,儿媳回来了也一样”,那些人才住了口,看着大家都入座了,我举起手中的饮料说“各位都请举起酒杯,为爸爸的生日干杯,祝爸爸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此时的公公脸上才有了笑颜,我想我也不虚此行了,大家吃着喝着聊着,你敬我,我敬你,气氛还算融洽,很快就杯尽盘残了,我看着余兴未了的工匠和男客们,只好行使我的代表权力,敬大家一杯酒,一是感谢工匠们顶着酷暑尽心尽力的工作,二是希望工程收尾大家能再接再励的安全顺利完工。

这一天过的很快,表面沉静,笑厣如花的我,内心却波涛汹涌,有无尽的失落,也有难言伤痛,感觉很累,看看时间不早了,我怕赶不上班车,催促还没有想走意愿的小姑,该走了,但后面又来了一个村里的人,小姑说先送我去车站,这时小叔却抢着要送我,最后决定有小叔送我,恋恋不舍的公婆把我送到院中,婆婆还非要硬塞炸的小点给我,我不好再拒绝,只有拿着,我坐在小叔的车后,再回过头挥手时,我分明看到公婆眼中闪的泪花,我的心异常凝重,此一去也许没有机会再来这儿了,他们是否已感觉到了,而我却不敢深想。小叔载着我,边聊着家常,平稳顺利的把我送到车上,直等车开了,老实的小叔才肯离开,我看着小叔离去的背影,一丝惆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发表时间:2016-10-14 16:49:36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