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宝藏探险记1之二圣乾陵墓》

发表时间:2016-10-15 15:10:27 点击:16305 回复:29

Guns_6N8_Roses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喜欢探险宝藏的跟我一起打开探险之旅!#

    唐朝末年,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带领着四十万军队集结于咸阳乾县梁山西侧。
    “给我使劲的挖!黄王说了,谁要是发现了墓穴的入口,赏黄金千两!白银万两!都打起精神来!”一名看似军官头领的人高声喝道。
    “你说这真有这么多宝贝么?发现一个墓口就有这么多的封赏,我祖辈子也吃不完。”一个约莫着五十来岁的干瘪老兵低声对旁边的小兵询问着。“管那么多干嘛?黄王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算过数?这战乱的年代,我看除了黄王,其他那些个天王老子说的话也没他算数,踏踏实实的挖吧!别废话了。”小兵抬手一用力,又一锄头砸了下去。
    此时,众人已经在梁山上挖掘了半月有余,西侧已经被挖出了一条估量着怎么也有四十米进深长的巨型深沟。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之为的黄巢沟。
   “大王,都这么多天了,这山都快被咱们挖了一半儿了,连个小洞子都没发现,更别说墓穴入口了,咱们不可能一直这样耗下去吧。四十万大军...光是这饷粮,咱们也耗不起啊。”王帐内,一个类似黄巢身边的军师参谋躬身说道。
   “妈的,老子还就不信了!这李治和武媚娘还能跟老子捉迷藏?再挖!把这座山给老子夷为平地,老子非得让他俩曝尸一个月不可!让运粮官再往这里调集一个月的粮饷过来!”黄巢气急败坏的骂道。
发表时间:2016-10-15 15:10:27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5日 15:12:46
    “发现了!发现了!大家快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墓穴的入口?”两个士兵激动的四处呐喊着。千两黄金,万两白银仿佛已经在向他们招手。祖辈子都不用愁了,能不激动么?“瞎嚷嚷什么!让开!让开!”一个军士长骂骂咧咧的刨开拥挤的人群走了上去。“我的天呐,还真像是墓穴入口,你们在这里把守好!我得赶紧去禀报黄王!” 正在午睡的黄巢被一连串的大喝声一下子给惊醒了,差点滚下床榻。“鬼叫什么!信不信老子砍了你!” “大王息怒啊,属下...属下是来给大王送天大的好消息的...”军士长听闻要被砍头,吓得不轻,扑通一下就跪了。 “说!什么好消息,提不起老子的兴趣,立马就剁了你丢山里喂野兽!”黄巢打了一个大哈欠,不解气的说道。 “禀大王!墓穴入口发现了!就在西侧那边的...”小兵战战兢兢的回着话。“什么?发现了?快!快给老子备马!快!!”黄巢此刻十分激动的打断了小兵还未来得及邀功的话语。
  • 2016年10月15日 15:14:46
    一个大概三米直径的山洞口子出现在了黄巢的面前,这个洞口确实不像是天然的。但是肉眼可见,略微进去三米不到,就有一堵石门完全封死了洞口。这使得众人既高兴,又失落。“赶紧把这门卸了!大家都抓紧时间!”黄巢此时此刻已经感觉到宝藏近在咫尺,唾手可得。
        “这道门太坚实了,洞口又才这么小,就我们这些个小兵的力气根本派不上用场。照这么搞,就咱们这十几个人连敲带打,一个月也敲不下来...”一个健硕的年轻士兵发着牢骚。噗嗤一声!一股鲜血喷满了整道石门。“谁再牢骚满腹,扰乱军心!这就是下场!继续给我用力砸!”一个军士长手起刀落,对着刚才发牢骚的士兵脖颈上就是一刀!众兵士愣了几秒,敲击声比之前快了三倍有余。
        “大王!不好了!您快去看看...”一个将领行色匆匆的跑进王帐对着黄巢耳语说道。
  • 2016年10月15日 15:16:05
    石门被鲜血染了个通红,洞里洞外倒下一大片兵士。“怎么回事?”黄巢转过头问着身后的将领。“大王,您看门上的字。”顺势,将领右手指向石门方向..:.血祭出,闯墓者死无葬身之地!
        黄巢恼怒了!“他妈的,死人也跟我较劲?给我来人!继续砸门!”众将士面面相觑,没一个人敢前进一步。“谁敢抗命!斩!快!你们俩,先进去!”黄巢拔刀指向右手边的两个士兵。
        啊!!!一阵惨叫过后,刚进去的俩士兵不知道被什么外力一下子就给吹了出来,接着口吐鲜血,倒地身亡。
        眼见为实,黄巢此时也心惊胆战。“大王,我看不如从长计议吧?”身边的军师参谋看了黄巢进退两难的尴尬,赶紧解围道。
        “好吧。三军听令,全部撤退!来日再从长计议...”黄巢心有不甘的叹着气。
  • 2016年10月15日 15:18:01
    “后来怎么样了?他们有挖到宝藏么?”我呼啦着吞了一口面条,意犹未尽的问着父亲。
        “后来?后来这位黄王没多久就兵败自杀了,他就算还想继续去挖,也没机会了。”父亲抿了一口酒道。
        “那...后来这个乾陵还有人挖没?”我喝完最后一面口汤,打了个饱嗝继续问着父亲。“我说你小子今儿怎么对这个乾陵这么感兴趣?难不成...”父亲侧过头,面向着我发出疑问。
        父亲是个瞎子,今年六十有三。在昆明这个地界上,“问瞎子”这三个字可谓声名远扬。一说起瞎子和名声,多半人就该跟算命的联系在一起。不错,父亲就是个算命的,姓问,所以江湖人称:问瞎子。而我,是个孤儿。我叫阳远航,今年二十八岁,因为生在六月,所以大伙都叫我老六或者六爷。电视剧里很多孤儿被冬天抛弃,我恰恰相反,大热天被父亲捡到。父亲告诉我,为我算过卦,六月阳盛还被抛弃,命格太硬,他也不敢让我跟他姓。所以给我起姓为阳,定名远航。寓意上必须远远的航行,对大家都好。也不知道老头说的是真是假。
        “难不成什么嘛,您知道我从小对这些故事很感兴趣,再加上您老耳融目染的熏陶...”我赶紧打断父亲的话语澄清着。
        “哼!你这臭小子...”父亲又嘬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民国时期,军阀盗墓已经是家常便饭。国民党有一个叫孙连仲的将领带着一个师的兵也去炸过乾陵,设备更先进,最后付出了五百多条士兵的性命也以相同的结果失败告终...”
        “噢...”我若有所思。“老头,我还有点事,就不陪您了。瑶儿,记得给老头做黄焖鸡,今天他生日!”
        “知道我今天生日还往外跑?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假惺惺的了?”父亲笑着道。“瑶儿,你跟他去吧,你在我放心些。他命中带的东西,必须自己去化解才行,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是,师父。”瑶儿回复道。
  • 2016年10月15日 15:19:11
    忘了给介绍瑶儿了。女性,今年二十五岁,小我三岁。性格内敛沉稳,从小被父亲训练,身手十分了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亲她叫师父,我更不知道她的师父我为什么要叫父亲。就是这样。
        “就知道你要跟着我。不过也行,有你在,我事半功倍,出来吧。”我一边走出院子,一边说道。
        “六大爷,我这么大个美女,跟着你不让你丢人吧?”瑶儿一个中指快要竖到我鼻子上了。
        “不丢,不丢...别闹,严肃说个事儿。之前跟老头交流的你都听到了吧?我已经让李聪明打听很久了。老规矩,要去,就得都听我的,不听,赶紧回!”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成交!”瑶儿举起双手和我双双击掌。
        李聪明,本名李笑愚。我的世交哥们儿,跟我同岁。脑子不是一般的够用,胆子有点儿小,也还算仗义。会唇语,会天文历法之类的,反正都是他的家传。叫他聪明的原因并不是他脑子够用,而是他本名,笑别人愚笨,那就只有他聪明了。
        “还没出来?你怎么就这么墨迹呢?哥们儿都在等你了。你快点!”手机一响就知道是李聪明这个愣子在催促了。“来了来了,马上就到。”
  • 2016年10月15日 15:20:56
    有人看么?回复一下给楼楼一个更下去的动力吧.
  • 2016年10月15日 15:36:31
     李笑愚家祖传阴阳天文历法,也是药材世家。父母均在日本拓展药材事业,他从小基本是他爷爷带大的。他爷爷是个聋子,人称李聋子,全名李年鹤。和我父亲一样,属于半残人士。所以练就了唇语术,李聪明从小的耳融目染也就学会这特殊本事。若按辈分来算的话,他应该叫我叔。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爹我妈赚日元,我骄傲,我自豪!
        “磨磨蹭蹭的!约定的时间都超半个小时了...”刚到他家,叨逼叨的嘴巴就开始说个不停。
        “行了行了,咱们开始说正事儿行不?”瑶儿不胜其烦的打断他的话。
        “哟,瑶儿妹妹,你干嘛老是向着我们六爷啊?弄的我每次都醋意满满...”李聪明阴阳怪气的回答着瑶儿。我真TM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当真喜欢上了瑶儿。
        “再叨逼叨,老子走了啊,到时候你一个人慢慢玩耍!”我只有这样逮住他的小尾巴,才能让他正经。
        “行,你是我哥,说正事。”极速疗效!“该弄明白的,我都弄明白了,不该弄明白的,我也都尽量了。这是资料,貌似我懂的你都懂,你不懂的...也别问我了,因为估计我多半也不懂。”
        看了一会儿,我合上手中的资料。“不错嘛,花了不少时间和金钱吧?”“那是!我李笑愚是什么人...”这狗改不了吃屎的怪毛病又开始了。
  • 2016年10月15日 15:37:06
    “什么时候出发?就咱三?你那贴身保镖呢?”瑶儿又一次打断他。
        “额。抱歉,瑶儿妹妹,老毛病...我让阿磊去购买这次出行的必需品去了。”李聪明这次倒是很识时务。
        “明天早上吧,瑶儿晚上定四张火车票。我这次想沿途看看风景什么的,不想飞了,飞机不安全。”我说道。“我再重复一次,各自准备好自己需要带上的东西,不要丢三落四。还有,我们的宗旨是...”
        “只探险,不偷盗,拿开销!”瑶儿和李聪明这次倒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一边点头,一边打着OK的手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2016年10月15日 15:37:44
    次日清晨,我背上自己的工具包和瑶儿刚准备出门。父亲叫住了我。“远航,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落下没?”
        我回过头看着父亲,接着翻开背包略微查看了一下,又抬头看向父亲摇了摇头。
        “这两个盒子你拿着,不到紧要关头不要打开。第一个盒子里的东西,我啄么着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人也知道,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人心不坏。万事诸多小心,自己的选择,父亲不为难你,去吧。”父亲给我的感觉总是这么踏实、平稳。我点过头,然后和瑶儿一同去往火车站。
        “六爷,老规矩?”我怎么就TM一直适应不了李聪明这邪恶的眼神儿呢?
        “老不老规矩都无所谓,不过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你TM以后能不能改掉除了你叨逼叨的这个臭毛病,还有你这死太监一样的眼神?每次一出现,我都浑身不自在!”我打了个冷颤瞥了他一眼。
        “好好好!瑶儿妹妹,你买马?”李聪明侧过头向瑶儿问道。
        “我干嘛要买马?斗个地主需要300的智商?”瑶儿没好气回着。
        “阿磊买马!扑克拿出来!”被我和瑶儿没好脸色看,李聪明只有撒气给无辜的阿磊。
  • 2016年10月15日 15:38:08
     阿磊。本名郑磊,三十岁,李聪明的贴身保镖。一身散打功夫确实牛气,不知道在那里练就的。话语不是特别多,但也不是那么呆板。听说是李聪明的远房亲戚,对李聪明十分忠心,言听计从。
        阿磊赶忙从兜里拿出了一幅未开过的扑克牌放桌上,望着我和瑶儿双手一摊,做了一个很无辜的表情,我和瑶儿向他点头表示了同情。接着开始血战...
        “哎,天都快黑了。休息下吧,我抓扑克手都快抓麻木了。”瑶儿伸了个懒腰说。
        “随便吧,我也想休息一下,该吃晚饭了,叫东西吃吧。”我接着说道。
        “我靠!不是吧!你俩赢了我钱就不玩了啊!再抓两把!”李聪明表现出很不甘心的样子。
        “老表,我也饿了...还有...我买马也赢了你的钱...要不我还给你吧...”阿磊小心翼翼的看向李聪明。
        “你们三!!!!行!我认栽!吃饭!”李聪明鼻孔里分明就冒了出两团火气。
        “谢谢老板!”三人不约而同的答复着他。
  • 2016年10月15日 15:39:42
    晚饭过后,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吸烟区。
        “哥们儿有火么,忘带了,借一个。”一个身形显瘦,但是看起来很精神的伙子跟我说道。
        我顺势把打火机递给了他。谁知道接下来他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是费解!“那个...不好意思,我烟落包里了...能给我一支...算了,不好意思啊。”
        “喏。玉溪,不知道对不对你味口。”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谢了,云南人,云南的烟都对味口。哥们儿怎么称呼?听口音,你是昆明人吧?”这位“自来熟”问着我道。
        “你也是昆明人吧。阳远航。您怎么称呼?”我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韩擎宇。”自来熟一边点着烟,一边回答。“哥们儿,你的火机。”
        “出来旅游?”我接过火机,顺势揣兜里。
        “算是吧,你呢?”韩擎宇反问我道。
        “也算是吧...”我俩此时大眼瞪小眼...“我抽完了,要是没带烟,等下在那边坐儿来找我。”我指了指自己座位的方向。
        “...不用客气。谢了,哥们儿。”韩擎宇有点尴尬的抓了两把头。
  • 2016年10月15日 15:40:36
    刚一屁股坐下,此时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干嘛?我身上有虱子?什么眼神?”我怎么就感觉这么不自在呢?
        “刚才我看到你在里面和有个男的挺暧昧的啊!六爷...你什么时候好上这一口了?整天这么大一美女就在你身边...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我想有机会...貌似都没机率...苍天呐,大地啊...”李聪明又开始念经了...
        看了一眼瑶儿,转过头又看了一眼阿磊。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了一种东西...“不说了,我靠一会儿。”懒得搭理!
        凌晨两点多,我被李聪明轻轻摇醒。“信不信我揍你丫的!”
        “不是,六爷,我有正事儿跟你说!”这次李聪明看着不像吊儿郎当的。
        “说!”我没好气的低声怒吼道。
        “之前吸烟区跟你一起的那个伙子,你还记得不?”李聪明跟我耳语道。
        “你TM怎么这么啰嗦!有屁快放!再说废话老子削你!”
        “他就在我们斜对面,刚才我不经意看到他和他对面的一个女的说话,谈论的事情和我们这次要去做的居然差不多。至于目的是什么,还没有讲!”李聪明这句话完全把我弄清醒了。
  • 2016年10月15日 15:43:08
    “盯好了!看看他们还会说什么。你别穿帮了,你那邪恶的眼神无形中会出卖你!”我特意交待了他一句。
        “放心吧。你先休息一下,免得明早没精神。我准备在他们没睡之前,死死的盯住!”办正事,我还是很相信李聪明的毅力。
        
        另一旁的韩擎宇此时已经发现斜对面有人不自然的在瞄着他。
        “慕青,我感觉斜对面有人不正常的在盯着我,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否会之前我父亲提及过的唇语术。如果会的话,我相信我们的对话已经被暴露。在不知道对方来头和目的情况下,见机行事吧,说话就用短信息算了。”名叫慕青的女孩迅速看完信息向韩擎宇点头示意...
        “希望这次能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不然就前功尽弃了。”慕青回复者韩擎宇的信息。
  • 2016年10月15日 15:44:11
    火车依旧在哐珰哐珰的行驶着。早上七点,睁开眼看着还在熟睡的瑶儿,顺带帮她盖了盖快要掉落下去的外衣。而那位信誓旦旦要盯死韩擎宇的李聪明...跟死猪没什么两样。
        “六爷,他确实盯到后半夜都快天亮了,他还跟我说,最后两小时那变没有一点儿动静。只是偶尔看看手机,玩玩电话。差不多应该没什么可以盯的了。他才睡去。”阿磊看我醒了赶紧对我说。
        “嗯,我知道了。阿磊你也休息一下吧,还有那么些时间才到咸阳。恢复点精力。”我对阿磊点头示意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斜对面已经发现被李聪明盯上了。至于唇语术,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后半夜不睡觉,偶尔看手机的话...多半应该被发现了。MD,对面道行不浅啊!我得找机会试探试探才行,否则紧要关头要真是被人给盘算了,后果不言而喻!
        来到了洗手间,我用冷水使劲搓了两把脸,懵懂的睡意全然而去。将脸部擦拭干净过后,我走向吸烟区...
  • 2016年10月15日 15:45:01
        “哥们儿,早啊!”韩擎宇看来和我一样,也是个大烟客。
        “你也早,这么一大早就来抽烟,咱俩很相像嘛。”我话中有话的试探着。
        “哈哈,没别的爱好,就好这一口,抽我的吧。”韩擎宇说话间递给我一支云烟。
        “谢了,不过我习惯了玉溪,其他烟抽着都无味。不好意思。”我略带防范的说道。
        “这样啊,那行。”韩擎宇愣了一下。
        “韩兄,明人不说暗话。想必你知道我的来意,你去咸阳是否...”我直接挑明了问道。
        韩擎宇眉头皱了一下,心想道:想必这人已经发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只不过不知道他来意如何,身旁居然有一个会唇语术的奇人,另外两个估计也不是什么平凡之辈。如果不怀好意,就麻烦了。不说有麻烦,说也有麻烦,先试探一下再说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总之我不是什么盗墓的,反正就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确实有重要的私事不方便多说,还望远航兄谅解。如果远航兄相信我,来日回到昆明,我必然登门拜谢!”
  • 2016年10月15日 15:45:48
    “好吧,我看你也不像是非之人。如果真是这样,有机会碰面的话,我也许能帮你一二。”沉思了一会儿,我吸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蒂说道。  “那就多谢了!”韩擎宇感激的着点头。
        瑶儿已经醒了,我把昨晚到刚才的事情迅速的跟她和阿磊讲述了一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碰面了,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也让她们先有个戒心,接下来才好应付。
        吃过早饭,李聪明还在继续呼呼大睡。毕竟一个通宵的高度紧张,所以我们并没有打扰他休息。心中突然想到父亲给自己的两个盒子,到底在紧要关头有什么用,父亲难道去过乾陵地宫?不可能。亦或是能知道未来?越想我心中满是疑问。斜对面的韩擎宇和他同行的女的...越想思绪越乱,闭目养养神再说吧。
  • 2016年10月15日 15:46:46
    “你们吃饭干嘛不叫我,这一觉睡的我腰酸背痛的...”中午十二点,李聪明终于睡醒了。
        “看你睡的那么香,口水都掉一地。我们还以为你正梦着吃烤乳猪呢,谁敢打扰你的美梦?”瑶儿打趣的说道。
        “瑶儿,看来你还真了解我!我还真梦到吃烤乳猪了!心灵相通啊,干脆你喜欢我得了,别喜欢...”李聪明瞥了我一眼,还来劲了。
        “打住!聊天归聊天,玩笑归玩笑,不要把我扯进去,OK?”我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赶紧制止说道。“对了。聪明,我得跟你说说...”我接着把之前的事又给他交待了一遍。
        “知道了。你办事,我放心啊!你在我死不了,哈哈!”李聪明又开始不正经了。
  • 2016年10月15日 15:47:35
        咸阳,到了。
        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下午七点。这一趟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之旅,不快,也不慢。
        “刺激!我要寻求刺激!刺激!我来了!!!”刚下火车,李聪明就傻叉似的又喊又叫。
        “你就不怕旁边这么多人当你是煞笔?”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低声骂了一句。
        李聪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瑶儿又从他身边一晃:“你就不怕旁边这么多人当你精神病院出来的?”
        “你想说什么!”阿磊最后经过他旁边,他赶紧一只手指指着阿磊鼻子问道。
        “老表,该吃饭了。走吧!”阿磊小跑着跟了上来...
  • 2016年10月15日 15:48:33
    晚饭过后,我们坐车来到了乾县,住进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酒店。冲澡稍作休息后,我召集了大家:“我们还是再来计划一下,大家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或者是想法,都提出来商量商量....”
        “这次出来,我爷爷已经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他老人家六爷你是知道的,跟问大爷一样,从来不会拦着我们。这次交待了我一些事情...当年我们的老祖宗,也就是李淳风,接到武则天的旨意后,沿渭水东行寻找宝地。在一天正午艳阳高照的时候,他见秦川大地上突兀出一座奇怪的石山。从南向北看,好像一位少妇裸睡在蓝天白云之下,这少妇五官齐全,一对乳房坚挺对称,连乳头、肚脐都也具备。更让他神奇的是,这少妇双腿稍稍分开,中间还有一淙清泉在终日流淌不息!李淳风大为吃惊,于是抓紧上山,以身影取子午,以碎石摆八卦,拔出发针在二鱼相交处扎入土中后,便下山回朝复命去了。而另一位接旨寻找宝地的星象家袁天罡同时也找到了宝地,方位和李淳风找到的宝地在一个方向。武则天听他二人说在同一方位选中吉地,派人再去复查。被派去的人来到梁山后,找到这块地方扒开浮土,惊得半天没站起来,原来李淳风的那根发针正扎在袁天罡那枚铜钱的钱眼里!这就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事情。”李聪明慢慢道完这个故事。“其实知道这个故事的除了我们李家的后代,还有多不胜数的人,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有一点确是众人都不知道的。”
  • 2016年10月15日 15:57:31
    “哪一点?快说!”瑶儿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是发针和铜钱相交的那一点!才是墓穴真正的入口所在!这是天大的秘密!当时李袁二人异口同声的向武则天禀明,墓穴必开于此点位,活着的除了他们三人知道,其他相干人等都已经变成了死人永远守口如瓶,至于李袁二人如何存活下来的,就不得而知了...”李聪明高深莫测的说道。
  • 2016年10月15日 15:57:57
    “那不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咱们就不用还要慢慢的去找寻墓穴入口了!”瑶儿激动的说着。
        “...刚才我不是已经说了?有一点...确实众人都不知道...年代久远,就算当初先人有记载,花草树木岩石等等有标记,但是上千年的日月更替,这个时代的我们去哪里找寻那渺小的一点?”李聪明失落的说道。
        “唉,那不是当白说吗...白白高兴一场。”阿磊让人吃惊的的居然也发话了。
        众人陷入一阵沉思...
  • 2016年10月15日 17:57:02
     不知道这算不算紧要关头?偌大的一座梁山,要找寻到那么一个丁点,跟大海捞针有什么分别?我想起了父亲给我的俩盒子,不知道这个时候能不能派上用场了,试试吧!我从包里拿出了俩盒子,没有理会他们三人的疑问。接着打开了标记为一的盒子,里面有张纸条,书道:亥子交替,东方紫微星现。于山顶破左手食指,滴童子血两滴。一滴东南风起,向西北匀步行走,风停步止。二滴西南风起,向东北匀步行走,风停步止。见双龙戏珠,聚紫薇星光,破之即口!
        “原来如此!好好休整一天!明晚亥时上山等候!”一拍大腿,我高兴的跳了起来!
        父亲不为人知的秘密到底有多少?我顿时发觉父亲的神秘感是那么的...还有那位李家后人李聋子...
  • 2016年10月15日 17:58:47
    第二夜亥时刚到,一行四人迅速爬到了梁山顶部。这帝王陵墓还别说,虽是夜晚,却繁星如澈。站在山顶,还真有种说不出的与众不同感。古人科技不发达,但智慧的结晶与毅力却是那么的高超。这么高大的一座山峰,能被一千多年前落后的劳动生产力硬是造成了一座气派的帝王陵!
       正在感慨之余,瑶儿说话了:“六爷,你看!紫微星!”我迅速朝着瑶儿手指的方向看了个过去。
       “大家紧跟我的脚步!”我没过多废话,毕竟我们早已经磨合出了太多的默契。看了看时间,正是亥子交替!
       东南风真的来了!我紧接着纸条上的步骤小心翼翼的进行着...停不一会儿,西南风也起了。正当西南风停,面前十步开外,一颗直径约二十厘米左右的石质圆珠在草丛里微微散发着光亮,时长不过三秒,已经足够让我记住了点位,我顺势一个跨步跳了过去。
       “远航兄?“石珠面前,我刚准备蹲下查探,对面突然出现了韩擎宇的身影,跟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女的。
       “韩兄居然也能找到这个点?”我很惊异的盯着对方问道。这时,我突然回想起父亲之前说过的话:第一个盒子里的东西,我啄么着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人也知道,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人心不坏...对了!他也是昆明人,难道说的就是他?
       “远航兄,相信兄弟我,咱们一同下去。目前真没时间解释太多的事情,好吗?”韩擎宇稍微有那么一点急切。
       之前我看此人也不像是非之人,再加上父亲对我说过的话...“一同下去吧,也好有个照应!”解下背包拿出特制铁锹,我用力一下就铲破了石珠...
       顿时珠破之处,地表缓缓裂开。大约一分钟不到,形成了一道刚好可以容纳人身进出的洞穴,接着六道身影相继依次进入了墓穴...
  • [扑24] 匿名用户

    2016年10月15日 22:09:42
    盗墓???
  • 2016年10月16日 12:30:53

       我走在最前面,拿着手电四处查看着这拥挤潮湿的甬道。走了快二十分钟,一直是平坦的路面,没有斜坡,证明我们一直在山顶上徘徊着。我转身问向韩擎宇:“韩兄,有什么高见?”“这应该是一个初始的扰乱性迷惑。说直白点,连障碍都算不上,更别说什么机关了。远航兄是在试探我吧?”韩擎宇笑了笑说道。
       “集体调头,回走一百三十七步,我沿途一直有敲左右洞壁。有一面是空的。”韩擎宇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我也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了。

  • 2016年10月16日 12:31:13
    “就是这里,阿磊,钻子试试!”回到了刚才标记的地方,我立马吩咐着阿磊,阿磊干练的拿出大电钻开始钻了起来。
       果真出现了另一个甬道,阿磊试探性的迈了一个步子进去。“是实地,可以进!”
       举着手电,我向甬道内照了进去,这个甬道比刚才的要大一倍,两侧和顶上都是青砖砌成。唯独脚下却是略带潮湿的土路。“还是我前面探路,韩兄,咱俩一起走,遇事好商量。”韩擎宇赞成的点了点头。
       这个甬道走了没多久,慢慢的出现了斜坡,看来我们是走对了。至少没有一直徘徊在山顶山。
       “小心!”走了没多一会儿。韩擎宇突然在身后拉了我一把。顿时我左脚下的土路塌陷出了一个大坑,肉眼可见足足有三米之深!坑内到处耸立着足有半米之高的尖锐石签。
  • 2016年10月16日 12:31:47
    “韩兄,你救了我一命!”我转过身向韩擎宇道谢着。
       “咱们称呼就不用这么客气了,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韩擎宇真诚的对我说道。
       “行,你叫我老六吧,他们都这么叫的。”“我觉得还是叫六爷合群一些!”韩擎宇笑着望了望瑶儿她们,大家都点了点头。
       “这位是?之前进来的匆忙,大家相互都介绍一下吧...”我一一介绍完李聪明等人,看了看韩擎宇身后的慕青说道。
       “这是慕青,算是我姐吧。我们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她...”韩擎宇话还没说完,只见慕青瞪了他一眼。“算了,咱们把这里的事处理完过后,出去再详谈,好么?”
  • 2016年10月17日 09:00:48
     既然难言之隐,我也不能打破砂锅问到底。刚才韩擎宇不救我的话,这个时候我也算是这乾陵最边缘的陪葬品了,再加上父亲说过的话。我现在敢肯定的是韩擎宇他们至少不会害我们。“嗯,大家继续前行,都格外小心些。”
       继续沿着甬道前行了半个小时,甬道内突然吹起了一阵自然风。“六爷,估计附近有天井。”韩擎宇在我身后说道。
       “嗯,我也这么认为,再继续向前走走看。”我回答道。
       “看似这么实在的墙壁,怎么感觉在吹风呢?瑶儿,你来看看。”李聪明侧着身子用手轻轻敲击着甬道右侧的青砖。左手招呼着旁边的瑶儿。
       韩擎宇和我对望了一眼,走了过去。
  • [猫29] 匿名用户

    2016年11月21日 14:29:53
    这点儿内容两分钟就看完了,速更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