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江湖四门》一言一语一江湖,一代江湖一代人

发表时间:2016-10-15 15:14:49 点击:7316 回复:17

智清子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江湖四门》一言一语一江湖一代江湖一代人#

小时候就听爷爷说我们家族是从 山西 那个叫 平遥 的小县城迁移过来的,那时候印象中只是知道一个地名的概念。

后来2009年初在中央电视台看到一部叫‘世界文化遗产在中国’的纪录片,才了解到山西平遥,才有了具体的形象概念。后来我在网上订购了一套这部纪录片,带回去给年过的九十的爷爷看。

爷爷虽然已经九十了,可是眼不花耳不聋,聚精会神的看完纪录片,激动的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说很想回去看看,老人家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回去看是不可能的,嘱咐我一定要回去看看。

我答应爷爷放长假一定回去看看,可是不久我就被派到国外学习一年,这件事情也就搁置了起来,2010年回来后因为工作关系也没有去成,等到2011年五一长假的时候我决定去一趟平遥,

遗憾的是爷爷在2010年年底去世了,老人家走的时候还一直祝福我一定要回去看看。我和家人说了我的计划决定一个人去,为什么决定一个人去呢。

因为爷爷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一封信,和一枚印章,信上嘱咐我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去。谁也不要带,去了平遥以后找到一个叫 双林寺 的寺庙,把那枚印章交给寺院住持。我想就当是替爷爷还愿吧。印章是一个泛着红光的石头雕刻而成的,整个呈现出一轮弯月的形状,上面刻着一个篆体的‘彩’字,

我上网查了一下, 平遥古城 于山 西中部,是一座具有27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2007年与同为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 四川 阆中、 云南 丽江 安徽 歙县并称为“保存最为完好的四大古城”,也是目前我国唯一以整座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获得成功的古县城,整座古城完整保留了明清时代的风格。

我查了平遥县境内的所有寺庙,都没有找到中都寺,只有一做叫双林寺的寺庙,以前叫中都寺,不过,现在双林寺是 旅游 景点,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和尚存在,我想要是没有和尚住持,那我就把印章送到当地的文物保护单位。

我好不容易连求带哄的安抚好我女朋友不跟我去平遥,在网上定了一张飞往 太原 的机票。

我没有想到北方的五月气候还是那样的冷,刚刚下了飞机不禁的直打哆嗦,左右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要去平遥需要到太原汽车站坐长途车,我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在平遥汽车站下了车,看着不远处雄伟的古城墙,一股苍凉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

汽车站外有很多的人力三轮车,从我走出车站大厅,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就一直跟在我后面,一个劲的介绍着搭揽着生意,经过一阵讨价还价,汉子答应20块钱把我送到我定的酒店,顺便带我从城墙根绕半圈。

汉子很健淡直爽,一路上滔滔不绝的给我介绍着平遥的各种民俗文化和经典小 ,我想到这次来的目的,随口问道,你知道双林寺吗,很是巧,汉子说他正是双林寺邻村的,从小就在双林寺玩大的。我一听感到意外的惊喜,赶紧打听着双林寺的情况。

汉子说双林寺现在也有住持,不过是个90多岁的老住持了,里面有几个香火僧,不过因为有当地文物保护单位在里面驻扎,这些和尚很少出来的,那个老住持更是有差不多十几二十年没有见他出来了,有什么事情都是他的一个徒弟来主持的,汉子也是二十多岁的时候见过哪个老住持,后来就没有见过老住持出来。


我听了心里一动,老住持90岁了,和我爷爷年龄差不多,难道我爷爷和这位老住持认识?可是以前也没有听说过爷爷说起过啊。
发表时间:2016-10-15 15:14:49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5日 15:15:36
    汉子拉着我从古城北门绕到古城西门,在西门口汉子问我,是自己进去溜达边逛边去酒店呢,还是把我直接拉过去呢,汉子说一般游客都是在西门溜达着进去一边观赏一边,我问了一下我要去的酒店还有多远,汉子说,不远进去三百多米就到了就在路边,有很大的广告牌。   我想了一下那就下来溜达溜达吧顺便看看风俗。付给汉子车钱,汉子问我什么时候要去双林寺,他可以在过来拉我可以在双林寺外等我游览完,再把我拉回来,只需要五十块钱。   看着朴实的汉子,我想他是双林寺邻村的,说不定有些事情上他可以帮我一些忙,于是就约定好,明天上午在西门口等我,互相留了个电话一遍联系,汉子笑呵呵的走了。   入住酒店后,洗个澡,躺到酒店特色的炕床上,给女朋友打个电话通知我已经安全到了,电话中和女朋友腻歪了一会,觉得有点犯困,便长话短说的挂掉电话,躺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醒来后天已经很黑了,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便整理好东西来到了酒店大堂,询问了一会酒店服务员,服务员介绍说古城的夜景也很漂亮,这个时候正是热闹的时候,建议我出去看看,听了服务员的建议,询问了一下简单的路线。   我出了酒店,沿着古城的西大街一路东行,向服务员所说的古城最有名的明清一条街走去。沿途的充满当地民俗的各类商铺,让我逛得流连忘返,等到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一路步行浏览的时候不觉得累,等到我回到酒店的时候才发现两条腿如同灌铅,既胀又酸,倒到炕床上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起来,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赶紧洗漱一番,便出了酒店,看到古城内路边还有买早餐的小摊,便在路边的小摊上吃了点当地的风味小吃,吃好东西,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翻出汉子的电话号码,给汉子打个电话,要他半个小时候过来酒店门口接我,汉子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满口答应答应一会就到酒店门口。   我回酒店刚刚收拾好随身带的行李,汉子就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到酒店门口了。双林寺在平遥古城西南方向五六公里外一个叫桥头村的地方,虽然是人力车,一路上和汉子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有多慢,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桥头村。   远远就看见在村头有一座雄伟的建筑,不过从外表来看不怎么像是寺院反而像是一座古城堡,汉子说我们看到的是寺庙的后面,后面就是一座城堡,寺庙就依靠在城堡前面,以前是前寺后堡中间是有一条小路隔开的,后来寺庙扩建,就把小路给堵了把后面的城堡给圈了进来,形成了一体,我们只有绕过古堡才可以看到寺庙全貌。   在寺庙门口汉子把我放下和我说一般在里面转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全部转完,他就在对面的小卖部等我,我出来可以去对面小卖部叫他。我跟汉子说记住了,汉子憨厚的笑笑登着车走了。
  • 2016年10月15日 15:17:18
    在售票口买了票,买票的小姑娘问我是否需要导游,很便宜就十块钱,我想我还要办的事情,叫一个导游也许可以方便点,便叫了一名。和全国各地所有的导游一样,小姑娘滔滔不绝的给我介绍着双林寺的历史,和一些古老的典故,文物古迹的来历。

    从前院的释迦殿、罗汉殿、武圣殿、土地殿、阎罗殿和天王殿到中院的大雄宝殿和两厢的千佛殿、菩萨殿;再到后院的娘娘殿和贞义祠,小姑娘滔滔不绝的背诵着千篇一律的台词。


    逛完最后的贞义祠,小姑娘说“先生,双林寺的景点,就是这些,已经给您介绍完了,要是您觉得不尽兴,还想自己逛逛,可以自己随着来的路漫漫的往回走,再到处看看,我就不陪您了,我先回去了。”


    “姑娘,你等一下”我拦住转身要走的小姑娘。
  • 2016年10月15日 15:17:57
    “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小姑娘听到我叫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我问道。


    “嗯,我问一下,这座双林寺的主持,在哪里,我想见见主持。”

    “主持啊,老住持,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我也没有见过,不过听说主持在后面的堡子里闭关修行”小姑娘看看我,又问了一句“您找主持有事情吗?”


    “嗯,是有点私事,那这个寺庙除了你们旅游局的人,寺里还有其他人做主吗?”


    “嗯...你可以去找静贤师傅,他是寺院的执事。”小姑娘沉思一下说。


    “哦,静贤师傅..那静贤师傅在哪里?”


    “那你跟我来吧,静贤师傅住在中院的东厢房,我带你去”小姑娘做个标准的请姿势。


    随着小姑娘来到中院东厢房,小姑娘过去叫门,从厢房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和尚,小姑娘用方言和大和尚唧唧咕咕说了一会,过来对我说“先生,这就是静贤师傅,你们聊我先走了”


    “好的,谢谢你”我朝小姑娘道声谢。
  • 2016年10月15日 15:18:57
    走到静贤师傅跟前,双手合十作个揖“静贤大师傅,您好。”


    “施主有礼了,请到厢房叙话”静贤师傅把我让进厢房。


    “不知道施主,找贫僧有何事情”进了厢房,分宾主落座,静贤师傅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见一下贵寺的主持方丈大和尚。”


    “哦..”静贤师傅看看我停顿一下婉言拒绝道“方丈大师傅,已经闭关二十年了,早已不见外客,这个恐怕施主要失望了”


    “哦..那贵寺现在谁在主持日常事务”我其实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


    “一般佛事,都由贫僧来打理,不知道施主找方丈大师傅,有何事情?要是一般的善事,贫僧就可以做主”静贤师傅沉思了一下说。



    我明白静贤师傅的意思,他是以为我是来还愿。我想了一下,既然方丈大师傅闭关不出,那我是肯定不会见到大师傅了,既然静贤师傅是寺院的执事,那他肯定可以见到大师傅,那我把印章交给他让他转交给方丈大师傅也一样,想到这里,我开口说“静贤师傅,是这样的,我这次来贵寺是为了了却我爷爷的一桩心愿的.......”


    静贤师傅听完了我的叙述,有些惊讶的张张嘴巴“那..那这枚印章,施主可否带来?”


    “带来了”我从包包里拿出印章交给静贤师傅。


    “哦..”静贤师傅双手接过印章,仔细的端详翻看着。


    静贤师傅翻来覆去的端详了一番,把印章放下说道“施主,怎么称呼”

    “我姓郭叫郭瓒”


    “哦,郭施主,这枚印章先暂寄在贫僧这里,再过几天,方丈大师傅闭关修行完毕,我转交给大师傅,你看这样可好”静贤师傅看着我说。


    我暗想虽然爷爷嘱咐要我交给方丈大师傅,可是方丈大师傅在闭关修行,我也见不到啊,既然见不到方丈大师傅,那让静贤师傅转交也是一样的,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不过.....

    我心里有了个主意说道:“嗯,可以,既然方丈大师傅闭关修行,那我也不好打搅大师傅,那就有劳静贤师傅您转交一下吧,不过您可否给我写一张接受的凭证,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我想回去,在我爷爷坟前给他老人家,烧个凭证,让老人家九泉之下知道他的孙儿,为他了却了这段心愿,让老人家得以安心”


    “好的,郭施主,好孝心,贫僧这就给你写一份,纳函”静贤师傅答应着起身,走到书桌拿出纸笔。


    我见静贤师傅居然用的是毛笔,不由的起身过去看静贤师傅动笔。静贤师傅提笔稍微思索一下,蘸满墨汁,刷刷几下,挥笔如风的写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今收到温州平遥籍郭瓒先生古印章一枚,按郭先生意愿,交付于平遥双林寺主持智风大和尚,暂由双林寺执事僧静贤代收,后交付与智风大和尚。”


    静贤师傅,发下笔,转身从书桌下面拿出一枚印章盖在了写好的纸张上。看看写好的回执,我慢慢收好笑道“静贤师傅,写的一手好字,现在写毛笔字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呵呵,施主褒奖了”静贤师傅作个揖。


    我见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也觉得不必再逗留,便向静贤师傅道别,静贤师傅一直把我送到寺庙外边,才作揖道别。道别静贤师傅,我到小买铺找到汉子,汉子见我已经出来,便拉着我往平遥古城里回,一路上依然的谈笑风生的和我聊着天。
  • 2016年10月15日 15:19:28
    汉子问我是否想去其他地方游玩一下,他有个侄女在当地一个小旅行社工作,旅行社有一个晋商大院两日游的活动,不要很多钱,可以在两天内带着游遍附近县市的各种晋商风格的旅游景点,既经济又实惠。我想想,反正已经来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再来,既然这样那就多转悠几个地方。便接纳了汉子的建议。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随着旅行团,游览了,太原,祁县,平遥,介休,灵石,等等不同市县的旅游景点,几天下来虽然累得够呛,不过对于从小在南方长大的我来说,体会了一把不同的民风习俗,也算是累有所值了。


    算算时间假期已经快要过去了,我决定五号回去,六号还可以陪女朋友一天。为了不耽误飞机,我四号下午就回到了太原,找了个宾馆住下。

    晚上快十点了,电话突然响了,我一看手机上显示着‘山西晋中’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汉子,我有些奇怪,怎么是山西的电话,是谁呢?我接起了电话“你好,哪位?”电话里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请问,你是郭瓒施主吗?”我一愣想了起来是静贤师傅


    “哦,我是,您是静贤师傅吧”


    “我是静贤”


    “静贤师傅找我什么事情,是那枚印章有什么问题吗?”


    “哦,不是,不是,是这样的我已经把施主交付贫僧的印章,交给了方丈大师傅,方丈大师傅,一见到印章,很是激动,非要见见你”


    “见我??可是我都准备回去了,机票都定好了,明天上午九点就走”我心里暗自思索,怎么这样,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等我要走了才说,不过既然印章已经到了老方丈手里了,这样我也放心了,不过见我是肯定没时间了,我刚才已经答应我女朋友明天晚上一起吃饭了


    “喂,喂?”电话里传来询问声打断我的思绪


    “哦,在,在,”“静贤师傅还是不用了,再说我现在也不在平遥,我现在已经到太原了”我再次拒绝道


    “郭施主,是这样的,方丈大师傅见到你送来的印章以后,因为激动导致昏厥,已经住进了医院,大师傅说一定要见你一面,说什么也要让我们把你拦住,郭施主和你说实话吧,大师傅的情况很是不好,施主你还是过来看看吧”


    “啊...这...这..好吧,你们在哪里”我没有想到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今天晚上肯定睡不了了,只有晚上过去,明天一早再坐车回来,唉,希望可以来得及,不会误了飞机。


    记下静贤师傅的地址,我退了房,出去一阵讨价,包了一辆出租车向平遥开去。
  • 2016年10月16日 22:15:48

    第一眼见到智风大师傅,我不由的一愣,因为他长得和我爷爷长得太像了,要不是我知道我爷爷去世了,我赫然会觉得面前的这位老人就是是我爷爷。



    静贤师傅把事情说的有点夸张了,实际上智风大师傅没有什么大碍,虽然是去了医院,可是也只是年龄大了,检查了一下,普通吊瓶水就可以了,等我到了平遥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双林寺。



    我接到电话又赶到双林寺,到了双林寺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一路上我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见了静贤师傅,不满的看向他,静贤师傅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也不解释只是合十的打个稽首说“方丈大师傅有请”边不再多一言,把我直接引到了方丈大师傅,所在的禅房中。


  • 2016年10月16日 22:16:39

    “阿弥陀佛,郭施主请坐”智风大师傅开口打断我的沉思。


    “哦,阿弥陀佛,大师好”我赶紧朝大师傅合十拜了一下,随后坐了下来



    “郭施主,你见了老衲的容貌,对你是否很熟悉”智风大师傅见我坐好开口问道



    “嗯,大师的容貌很像我的爷爷,莫非大师你...”



    “呵呵呵,你爷爷去的可安详?”智风大师傅没有回答我,反问一句。



    “嗯,很安详,老人是无疾而终,儿女都在跟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智风大师傅诵一声佛号边闭目嘴巴囔囔而动,好像在诵念经文。禅房里面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智风大师傅若有若无的诵经声。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智风大师停止诵经,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看我。“郭施主,你现在从事什么行业”我一愣怎么还要问我的职业,不过我也没有多想随口答道“我现在是公务员,在市规划局做宣传工作”我停顿了一下开口问道“大师,您和我爷爷....”



    我还没有说完,智风大师傅抬手制止了我的话开口说道“孩子,我们是一家人,你爷爷和我是孪生兄弟,你爷爷叫郭云,我俗家的名字叫郭风..”



    “啊...您...您...”虽然我隐隐约约早有些猜到了,可是听到智风大师傅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据我所知,我爷爷从来没有说过他还有一个孪生哥哥,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哥哥来了。


    智风大师傅看出了我的疑惑,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你没有听过你爷爷说起过我?”


    “是啊,我是从来没有听我也说过这是怎么回事呢?大..大...”我突然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的老人,是叫他大师呢,还是叫他大爷爷呢。



    “其实你爷爷不是不告诉你,而是他不知道了他还有我这样一个大哥”


    “什么??不知道??”



  • 2016年10月16日 22:17:06

    我有些迷糊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呢?突然脑中一闪,我说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你们从小就被分开了,从来没有彼此见过面。”



    “不是,我们从小是生活在一起的,直到十岁以后才分开的”智风大师傅纠正了我的观点。



    “那我就不懂了,既然十岁以后才分开,十岁的孩童已经不会忘记事情了,我爷爷怎么会不知道您呢?”我听得越来越湖糊涂了。



    智风大师傅看出我的疑惑说道“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嗯..”我起身坐到智风大师傅跟前,这时候智风大师傅,从怀里一掏,展开手“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一看,智风大师傅手里赫然是一对印章,一个泛着红色光芒的是我爷爷留下的那枚印章,还有一枚印章样式和红色印章一样,不同的是泛着一种奇特的青色光芒,我伸手的拿起那枚青色的印章仔细的翻看着,只见印章也是被雕刻成月牙形状,看上面也是篆刻一个‘彩’字。



    “这是??”我抬头看看智风大师傅“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不过故事有点长,你愿意听吗?”



    “嗯,愿意”我有种感觉,智风大师傅所要说的故事肯定和我有莫大的关系。



    智风大师傅满意的看着我笑笑,低头稍微沉思了一下说“嗯..这个故事的开始就是在这个双林寺,那是一百多年前........。”


  • 2016年10月16日 22:17:49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八,平遥城内‘协同昌’票号总柜,大掌柜李本斋在厢房中渡来渡去,手里拿着刚刚收到的京城分号来的急函,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信函上写道:



    “近日京师,匪患猖獗,官府亦不能制,京师,工商各业皆受其害,祁,太,各大商号皆已闭门谢客,余问,本号是否随流,谢客几日”



    从年初就听从京师回家省亲的分号掌柜,说过传闻京城郊外,天津卫,等地有小股义和拳匪,闹腾猖獗。没想到就着短短几月,就已经闹到京师天子脚下。



    李本斋思绪片刻,叫道“毛六,毛六....”



    “大掌柜,有何吩咐”毛六答应一声,掀开帘子,进了厢房。



    “你去备车,去一趟东家家。”


    “大掌柜,今天是四月初八,撞神仙的日子,双林寺赶庙会,东家一家都去了双林寺烧香许愿去了,是马房的四楞子赶大车去的”毛六提醒道。



    “哦,忘记了,忘记了”李本斋想了了起来“那走,我们也去双林寺,你去备车吧”毛六答应着退出去备车。



  • 2016年10月16日 22:18:29

    四月初八,传说是佛祖显世的降生之日。(佛祖即释迦牟尼,释迦牟尼原本就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的太子),后来演变为古代的浴佛节,亦称洗佛节、佛诞节和龙华会。



    民间也在这一天有放生和吃结缘豆的习俗。在浴佛节前后,还有民间的拜观音求子,以及拜药王活动。



    每年的四月初八双林寺都要举行庞大的礼佛活动,久而久之就在当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庙会,每年的这一天从四村八乡赶来朝拜祈福的百姓不胜枚举,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好不热闹,把双林寺四周包围着密密麻麻。



    寺庙旁边空出的一大片空地上,两旁的道路上来来去去的人们,各种做小买卖生意人,什么“算卦相面的”“看风水的”“挑八字的”“打把卖艺的”“打弹子的”“砸石头的”“摔跤的”“演哑剧的”“走高跷场的”、“拔火罐的”“卖刀疮药的”“卖眼药的”“卖牙痛药的”“卖壮药的”“卖刀剪的”“卖针的”“卖梳篦的”“变戏法的”“耍杂技的”“唱大鼓书的”“卖猴子药的”“唱竹板书的”“修脚的”、“卖偏方的”“治花柳的”“耍猴儿的”七十二行的,行行都有,都在奋力叫嚷着,热闹非凡。



    嘈杂的现场不时穿插着各种声音,小孩的哭声,大人的叫骂声,大媳妇小姑娘被挤着的娇嗔声,变戏法跟前人们惊讶的唏嘘声,打把式卖艺跟前,人们的叫好声,熙熙攘攘的看似乱哄哄的,可是却各行各业互不干涉。



    在双林寺所在村子的后巷子口,一座高宅大院的后门前,不远处一颗歪脖子柳树上,趴着一个半大小子,一身衣服破破烂烂,上面蹭的全是泥土,脸上倒也干净,只是脑后的辫子,没有打理过,乱糟糟的上面铺着一层的灰尘,小子正在奋力的向上爬着,已经爬到了最高处。



    “坎儿哥,坎儿哥,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柳树下的一个胖胖的小子,朝上面嚷着。



    “你他妈别嚷,别让坎儿哥分心,这么高,摔下来就完了”小胖子一边的瘦瘦的小子说道“坎儿哥,小心点啊”瘦小子接着喊了一句。



    “你怎么就可以喊,为什么不许我喊,老是欺负我”小胖子不满的嘟囔着。



    “你说什么,东子,你他妈的想尝尝‘皮墩’的滋味吧”瘦小子听了扭过头恶狠狠的朝东子扬扬手腕。



    东子看看畏惧的往后退退,嘴巴上却不服的说道“贾六,你就知道欺负我,你等着,等坎儿哥下来,我告诉他......”


  • 2016年10月16日 22:18:54

    “你,他妈的的想死啊.”贾六听了往前迈了一步,抬起手作势要抓东子,东子别看胖,可是身手甚是敏捷,往后一闪,就退到了几步以外。


    “别闹了,小声点”树上的坎儿见树下两个人互相追赶,喊了一声。


    “妈的,待会收拾你”贾六抬头看看坎儿,扭头对东子威胁道。


    “哼..”东子一脸的不屑神情。


    “坎儿,看到爱梅了吗?”贾六双手合拢做喇叭状凑在嘴边喊道。


    “没有啊,院子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啊”坎儿说道“估计现在还没有到时间吧,以前这个时候她早就出来了啊。”


    “那你下来吧,坎儿哥,那么高”东子叫道。


    “没事,我想进去看看”坎儿在树上比划了一下觉得要是自己爬到柳树边上的那颗树枝,吊着荡一下完全可以,跳到院子里的柴房上。


    “啊,不要啊,坎儿哥,要是被张家的人看见了非要被他们打死的,你忘了,赵庄的四小子,就是被他家的人把腿打断的”贾六听了坎儿的话惊的目瞪口呆。


    “没事,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赶庙会啊,我来的时候看见他们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去庙里了,我估计爱梅今天,在前院,不在后院我去看看,把东西给了爱梅我就回来,你到前面给我看着点,有人就给我哨子。”

  • 2016年10月16日 22:24:14

    坎儿说完,把头上的脏兮兮的辫子,往脖子子上面绕了几圈掖好,把袖子往上揪揪,深吸一口气,一双不大的眼睛中突然闪出两道光芒,嗖嗖几下,爬到边上小树枝上,坎儿虽然个子不高,也瘦瘦的,可是小树枝还是承受不止分量慢慢的向下耷拉着,坎儿双手紧紧的抓住树枝,随着树枝上下的起伏悠着劲,悠了几下,把握好时机,一个跃起,整个人飞进了院子。



    贾六和东子看到目瞪口呆,见坎儿已经进去了,对视一眼,贾六说“东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路口去,你听道我的哨子,你就给坎儿哥,打哨子,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你眼睛放亮点啊”东子答应着顺便嘱咐了一句。



    贾六四下看看便起身向路口跑去。



  • 2016年10月19日 01:19:06

    坎儿很准确的跳到院子里的柴房上,一个前翻滚卸掉下冲的力道,赶紧低头匍匐在房顶偷偷的四下看看,半天都没有见没有见有人过来,想是落下的震动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坎儿慢慢的顺着房檐溜了下来。



    这是大院的后院的一个偏院,东面柴房就是坎儿下来的柴房,西面有一溜棚子,看样子应该是马栏,前面是一个圆形的小门,坎儿四下望望侧身闪进了小门,小门背后是一条左右分开的小路,坎儿暗自思索,往那边走呢,奶奶的,怎么两条路?。


    稍稍停顿一下,坎儿走向左边的小路,小路两边的高墙,遮挡着阳光,小路显得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坎儿蹑手蹑脚,边走边不时的上下左右看着,快走到路头上的时候,突然听到外边一阵的哨子声,紧接着身后又传来一声急促尖利的哨子声。



    坎儿一听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他听出来前面一声是贾六的哨子声,后面一声是东子的声音。肯定有人来了。坎儿来不及思索,放开步子向小路尽头奔去。


    转过弯发现居然是一个死胡同,胡同尽头不知道为什么给用砖堵了起来,坎儿暗骂一声“倒霉”只好左右端详了一下,见尽头左边,边上有一个小院门,立即不假思索快走几步,钻进了小院门。



    小院子里面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东面有一排厢房,院子中间搭着一排架子,架子上面挂着两个沙包袋。旁边一个兵器架子上面插着,大刀,长枪,还有一个像是挑粪叉一样的兵器。边上,地下埋着一圈木桩,露出地面二尺有余。



    坎儿一见,心里不由革登一下,暗想,奶奶的,怎么转到护院拳师的院子里了,这不是自己往死路上跑吗?还好院子里没有人,要不然不死也得掉层皮。坎儿一边暗自庆幸着,一边慢慢的退着往外走,退出小院。扭头便快速朝来时的小路上奔去。


    快到到拐弯处慢下脚步,贴着墙慢慢的探出头去,快速的往外看了一眼,迅速缩回来,贴靠在墙上,急促的喘着粗气顿时觉得心跳骤然加快,额头渗出一丝的冷汗。原来对面一个大汉正哼着小曲,信步向这个方向走来。


    坎儿暗自咬咬牙,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暗骂一声该死,扭头往小院跑去,回到院子里。坎儿四下仔细的看看,院子里空空如也,连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也没有,心中一发急,跑到厢房前,贴在门上仔细听了一下,厢房里面静悄悄的,应该没有人。随即一拉门钻了进去。

  • 2016年10月19日 01:19:28

    进入厢房坎儿迅速打量了一下厢房内,里面十分简单,东面一溜土炕,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放着一摞书。靠墙有一组炕柜。房内没有任何的遮挡之处,坎儿急的溜溜直转圈。



    此时厢房外面已经可以听到的大汉哼着小曲声。就在坎儿团团乱转的时候,不经意的低头一看,坎儿心中一乐,嘿,天无绝人之路。坎儿一猫腰,蹭的钻了进去。各位看官,可知坎儿钻到了那里。



    原来,古时候北方的土炕打好以后,都会在边上留下一个专门用来放煤炭的,小煤窑子,面积不大,不过要是藏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只是里面一片漆黑,碰到哪里都是一摸一团煤黑。



    坎儿钻进小煤窑子里面,还好现在已经是初春时节了,里面的煤炭并不多,坎儿挤在里面倒也不怎么憋气,只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坎儿紧紧贴住窑壁,一动不敢动,闭着呼吸,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 2016年10月19日 01:19:52

     果然听到外边有人在吼问“王师傅,王师傅,在不在啊”随着话音听着脚步越来越近,门被打开,透过煤窑口坎儿看到一双踢死牛布鞋跨了进来。



    “咦,王师傅,去哪里了,不是说好给我拔罐子吗?人去哪儿了”大汉嘟囔了一句退了出去。



    坎儿听到大汉退了出去,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刚要探头看看,忽然房门一响,大汉转了回来,边走边说“这个王师傅,这么节省,这屋子这么冷都舍不得多烧点煤,我得加点煤。要不然待会给我拔罐子,还不冻死我啊。”



    煤窑子里面的坎儿一听,心里一紧,急得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瞬间一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眼见着大汉一步一步的朝着小煤窑子走来。



  • 2016年10月19日 01:20:19

    大汉的脚步停在了小煤窑口。叮叮当当几声铁盖子响声,大汉说道“嗨,我说怎么这么冷啊,这火都灭了,不行,这需要找点柴火引一下,要不然着不了了”大汉自言自语着,又走出了厢房。



    “呼...”坎儿像虚脱了一样,全身一软暗骂道“奶奶的,吓死老子了”转念一想“不行,我的赶快想办法出去,等会他找柴火回来,肯定要加煤,等到那时候,我想跑也跑不掉了,可是去哪里呢?”



    坎儿急得抓耳挠腮,可是又不敢就这样直接出去。因为还可以听到大汉在院子里找柴火的声音



    “奶奶的,这下可把小爷我困住了,算了,大不了挨顿揍,出去吧,我不信他能把我揍死,就算揍死我,奶奶的,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想到这里坎儿心中涌起一股豪气,不由得挥手往窑壁捶了一下,给自己鼓劲。微微起身就要准备出去,突然觉得不对,扭头看向刚才捶了一下的窑壁,怎么软软的?好像砸到人身上的感觉,坎儿从小就是打架打出来了,这拳头砸在人身上的感觉还是很熟悉的。



    坎儿刚才心里涌起的豪气立刻被莫名的恐惧给压了下来,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首先想到的就是有鬼。想到鬼,坎儿突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觉得不对劲,背上一阵阵的发凉,坎儿闭上眼睛,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可是还是壮着胆子伸手握紧拳头,朝刚才捶过的地方,再次使劲的砸了过去。


  • 2016年10月19日 01:21:30

    突然一只手抓住坎儿的手腕,坎儿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只手伸过来捂住自己的嘴巴,耳畔传来一声低低声音“你,砸一次还没有砸够啊,还要砸”

    坎儿听了一愣,会说话?声音还很好听,是个女鬼。


    女鬼说道“不要嚷,听见了没有”



    坎儿使劲的点点头,女鬼慢慢的放开捂着坎儿的嘴巴的手,坎儿嘴巴一松开,赶紧压低声音说道“女鬼奶奶,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是你老人家的栖身之地,小的实在是走投无路,才闯进来,惊扰了你老人家,你老人家多多包涵,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等我脱困出去,一定要给您老人家多多烧香,回去给您老人家立个牌位,我早中晚一日三拜,初一十五为你老人家吃斋积德,以后我有儿子了,也要教导他,天天给您烧香膜拜.....”



    “别说话了,再说我掐死你”女鬼听了恶狠狠说。



    坎儿一听立刻闭住嘴巴,心里嘀咕着“奶奶的,要不是你是女鬼,小爷才不怕你呢,等小爷我出去了,非要找个老和尚,找机会把你给收服了,看你还凶”



    这时候汉子已经捡了一些柴火进了屋,汉子一边哼唱着小曲一边打开灶火,往里面添加着柴火,一会儿时间柴火全部塞进了灶火,坎儿知道汉子,接下来要准备添煤了,不由的往后撤撤身子尽量的让自己往里面撤身子


    这时女鬼拍拍坎儿的肩膀示意坎儿往边上挤挤,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一晃女鬼就到了坎儿前面,坎儿躲在女鬼后面,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心里暗自奇怪哪里来的香味,怎么刚才没有发现过。



    就在纳闷时,突然眼前突然一亮,听到‘砰’的一声,只见一个人趴在了,煤窑口两眼直直的盯着自己......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