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弥度街疑案

发表时间:2016-10-16 10:14:41 点击:31625 回复:23

午夜浮尸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

【自序】

你所看到的,即是我想告知于你的……

你所感知到的,亦是我曾感知并一如我所期望的:你——也能如我所知……


发表时间:2016-10-16 10:14:4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6日 10:30:37
    体检过了?
  • 2016年10月16日 10:32:28
    引子

    CD市!夜幕尚未褪尽,铅灰色的朝雾早已弥漫着拥堵住了这座城市。寒冷潮湿的雾气飘飘荡荡,哆嗦着叩寻着每一扇窗户,她像是宿醉晨归的饮者,在四处找寻可能存在过的家。即便再过上许多年,这里的人们终究也无法摆脱这冬日的雾霾,更无法摆脱她带来的阴冷和刺骨的寒意。

    这是2083年晚冬的一个清晨,东门外远郊一户普通的人家。早起的年轻女人睡眼惺忪,疲倦仿佛是永远挣脱不了的枷锁,紧紧地缠绕着她。时钟刚刚指向6:30,她狠狠地又打了一个哈欠,挠着头看了看窗外混沌的世界,满眼的铅灰色已经引发了她心中的不快。厨房里的家务机器人“滋啦滋啦——”地正在忙碌。两个还不到5岁的孩子已经梳洗完毕,乖乖地在餐桌前坐着,两眼紧盯着圆形的全息电视,等待着他们的早餐。

    “你怎么不能早点起来呢?”站在窗边的女人不满地对浴室里的男人抱怨起来,“为什么总是我起的那么早,你完全可以早点起来啊,让我也能多睡一会儿。”
    同样年轻的男人红着两眼,含着满嘴的牙膏泡沫回答道:“又没有多少事情,不是有‘小芬’在做吗?”说完“呸”的一声,把嘴里的泡沫吐掉了一些在面池里,然后用手捧着水喉里的水“呼噜噜——”地漱了一口水。

    “呵,就这东西?”她冷笑了一声,走到浴室门口不满地说:“也就能煮个面、煎个鸡蛋,连个地都不会扫……”

    男人没答话,垂着头望着洗面台上泡白了的肥皂,两只棕色的小果蝇像是被粘住了,正搓着手脚挣扎着想要摆脱困境……他用浸满冷水的毛巾捂住了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声不语。

    “我在和你说话呢,”女人走过来用手背敲着门,“我同事小春家里进口的那种就挺好的,能做12个国家的菜,会包饺子会烙饼,还能和洗衣机、电冰箱兼容……”
  • 2016年10月16日 10:33:45
    “叮!”厨房里响了一声,“小芬”按着程序一边念叨着,“预定早餐程序已经结束……”一边走出厨房,把热好的面包和牛奶端上了餐桌。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嘈杂地响成了一片。女人歪过头,往餐厅望了一眼,两个小孩子仍然死盯着电视,她不满地吼了一声,“赶快吃,都几点了,要迟到了啊!”两个孩子边抓起面包边嚷嚷着,“翻,翻,虫虫爬,妈妈,看虫虫……”

    “‘小芬’,给他们换到29频道,”女人边说着边转过头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哎!你说话啊,到底行不行?”

    厨房里的机器人带着电子口音嘟囔着:“执行随机程序2,更换到29频道‘儿童世界’……”说着,脑门上的红外灯闪了一下,电视里传来了欢快的歌声——“青虫卫士拯救菜园,前进吧!前进……”两个孩子高兴地跟着电视叽叽嘎嘎地大笑起来。

    男人刚剃完了胡子,关上了镜柜的门,一只麻头苍蝇“嗡”地一声飞走了。他望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叹了一口气说:“唉!再等等好吗?咱们的房贷还早着呢,车也该换了,就这个‘小芬’都还有3年多的按揭款呢。”说着转过身,看着女人说:“咱们家反正也不大,卫生就自己搞吧,你稍微勤快点就没那么脏了。”说着,他耸了耸鼻子,想是要缓解一下气氛,鼻子朝着天空使劲嗅了嗅,笑着对女人说:“你闻,咱们家好臭……”
  • 2016年10月16日 10:34:29
    “我勤快点?”年轻女人几乎是在咆哮,她把墙壁上的开关“啪啪——”地按了几下——风机并未启动。她停下来懊恼地大声说:“我天天都在收拾!全靠我一个人?我不用上班了啊?……”

    可能是受到了年轻女人高声叫嚷的影响,餐桌边的两个孩子开始委屈地呜咽,“妈妈,虫……虫虫……”。年轻女人埋怨地瞪了男人一眼,对着厨房大喊:“‘小芬’——换到29频道去,29频道……”。

    “执行随机程序3,更换到29频道‘儿童世界’……”机器人嘟囔着。

    电视里传来高亢的打斗声。

    “你一天到晚又在忙些什么?”女人转过脸继续对男人说:“你是嫌弃我们了吗?你说谁臭?你……你太过份了……”

    “虫……妈妈,看……虫虫……”餐桌前两个孩子并没有止住哭泣,含着食物的低声嗫嚅已经变成了尖叫:

    “虫……啊!虫……哇!……”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家还不是全靠我……”年轻的男人略微显得有些不耐烦,他不想再一次陷入这种无休止的,日复一日地争吵。

    “好好,全靠你……”女人涨红着脸边说边再一次地转过头喊道:“‘小芬’,你把电视换到29频道……”。

    “哇啊!……哇……”孩子们发出了撕裂般地哭喊。

    “‘小——芬’!”女人已经完全愤怒了,她转身奔向餐厅,眼角闪烁着泪光。这时候,厨房里名叫“小芬”的机器人脑门上正闪着绿光也在高声嚷嚷,“等待您的指令——亮家宝电器是本世纪电器潮流领导者……”

    因为地面有点滑,年轻女人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她用手背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顺手抄起过厅旁的一根木凳子。“哔哔哔哔,哔哔哔哔……”电子闹钟刚好开始高声地报时。

    “小芬”机器人仍在厨房里自顾自的自言自语着,“您还有38期的贷款尚未结清……”

    电视里传来了胜利的欢呼声。

    年轻的女人提着凳子冲进了餐厅,两个年幼的孩子正哭的撕心裂肺,可她的怒火却在进门的一瞬间就被平息住了。

    餐厅的桌子中间,爬满了蠕动着的白蛆。桌子正对着的屋顶天花的风口里,白色肥大的蛆虫伴随着令人窒息的恶臭正源源不断地跌落下来,湿漉漉地摔打在餐桌上的盘子里,发出“吧啦吧啦——”的闷响声。

    凳子从她的手里慢慢地滑落下来,她先是惊恐地捂住了嘴,然后开始剧烈地呕吐,紧接着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 2016年10月16日 10:40:05
    第一章:弥度街
    1.
    警官王一凡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30了。朝雾刚刚散去,他走过还湿润着的人行道,把工作证交给了外围执勤的一个胖警员,胖警员向他微微一笑,朝他嘴里叼着的香烟努了努嘴,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扫描并确认了身份以后,电子警戒围栏“砰”地一声打开了。在围栏关闭前,他抬头看了一眼钉在右侧门楣上的门牌——“弥度街32号”。中蓝色的底子上,本该是白色的字体因为年代久远略微有些发黄。这时候,天空微微放晴,一架私人电动飞机悄无声息地穿出低矮的云层——又赶忙钻了回去。

    “咳咳……”因为香烟的刺激,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走进了大门。

    这是一梯两户的老楼房,老旧的电梯嘎嘎吱吱地摇晃着停在了14楼,出电梯左侧这一户1401就是案发现场。右侧1402这户没有人住,现在已经被刑侦科的警员们临时借来做了现场办公室。

    整个现场规制的井井有条,1401的大门上已经装上了屏蔽门,外装的透明屏蔽门关得紧紧的。王一凡看了一眼手表,觉得自己还是来早了。

    正想着,1402的门开了。一个20来岁身着棕色警服的瘦高个子探出头来,看见了王一凡,赶忙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他是刑侦二科的警官徐明,是王一凡的助手。徐明走出门,反手又赶紧把背后的门半掩上,指了指背后的门说:“老师,我帮你把字都签啦!”王一凡点了点头,取下嘴里叼着的烟小声地问道:

    “他们都来了?”

    “法医组的还没到。”

    “现场的情况怎么样?”

    “技侦四科的8:00不到东西就放进去了,就等着您呢,”小徐微笑着说:“您来的刚好,我跟他们说您昨天没休息好,头疼得厉害,去吃早点了。”

    “嗯,好!”王一凡觉得放心了,说着又吸了一口香烟,闷了好一会儿才吐了出来,烟雾混合着湿冷的空气,蒸腾出了很大一片烟雾。

    “检察院这帮家伙,就是死讨厌,”小徐压低了声音,“一帮子死脑筋……”

    “呵呵!”王一凡苦笑了一声,打断了小徐说:“法医组大概什么时候到?”

    “半个小时吧。”小徐说着往1402看了一眼说:“案件信息您收到了吗?”

    “我在路上已经看了。”

    “是楼栋管理员报的案,之前几天已经有住户反映,楼道里有怪味儿……”徐明还没说完,王一凡点了点头问道:“四科看了怎么说?”

    “四科的机器人进去看了,扫描信息和初步探查显示,现场就死者一个人,在厨房的位置。按相关规定评定的是2类——1等……非紧急。”

    “那咱们先等等法医组的,2类的反正不着急。”

    “老师您要不要先进去打个招呼?”徐明说着摘下帽子,用手把前额的头发往上推了推,又把帽子重新戴好。

    “算了,里面不自在,我还是在外面先呆一会儿吧。”他说着走过了消防门,直接坐到了消防楼梯的水泥台阶上。

    “行,有事儿我喊您。”小徐伸手把帽檐往下压了压,消瘦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
  • 2016年10月16日 10:44:52
    “那我……”他指了指1402的大门。

    “你去吧,”王一凡挥了挥手说:“去吧,我呆一会儿再进来。”

    徐明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慢慢地掩上了1402的大门。

    王一凡坐在台阶上,从外套口袋里摸索着掏出一根烟来,就着手上的烟头,“吱吱——”嘬了两口把烟点着了,手里端着烟头四下里望了一下,想了一想,从兜里把烟盒摸了出来,把烟头掐灭了,包在烟盒里揣进了口袋。楼梯间里寒气有点重,他把外套紧裹了两下,觉得暖和了一点,这时候才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气混合了寒冷的空气,从鼻腔里一直向上,这让他觉得很舒服。王一凡喜欢在冬天里抽烟的感觉,寒冷的烟雾可以让他的思路变得敏捷,而且——还能缓解令他烦恼不已的头疼。

    小徐没有说错,王一凡现在头部两侧正在跳动着疼痛,他都能跟着这跳动,清楚地数出自己的脉搏。他又使劲地吸了一口烟,这一次故意把烟咬得不是太紧,这样可以顺带着吸进更多的寒冷空气,冷空气可以让跳动的脉搏缓和下来,哪怕只是暂时的。

    至于1401大门里面所发生的“不幸”,王一凡并不是太过担心。现在已经是2083年了,最近30年里人类科技飞跃式的发展,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活的改善,更多的是改变……

    30年前,刚刚从大危机中解脱出来的共和国,就已经开始在全国推行新的身份证制度。所有共和国的公民都在后背——脊椎的第7和第8胸椎之间的位置里,植入了米粒大小的被动式复合芯片,芯片内存储的编码就是个人的基因编组序列号。从此以后,共和国所有的公民从出生直到死去,就像是超市里带条形码的“货物”,无论到了哪里、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呆了多长时间,都会被无处不在的复式扫描机——“天眼”,记录下来。个人的信用记录、经济往来、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和这个芯片联系在了一起。无处不在的“天眼”默默的昼夜不停地扫描着行色匆匆的人流,一旦扫描到没有身份码的行人“天眼”马上就会报警,谁都无法逃过或是欺骗它的“眼睛”。抗议的浪潮只持续了短短的几年,个人隐私的重要性最终还是输给了犯罪率的急剧下降所带给人们的安全感。

    在这个时代,经济犯罪几乎已经绝迹了,刑事犯罪等同于“自杀式攻击”。因此,检察院都只能陪着警察局处理些不大不小的鸡毛蒜皮的案件,而因为复式扫描机的存在,“罪犯”们根本无处遁形。

    同样的——“没有”了犯罪,那还需要警察做什么呢?犯罪率接近于“零”,公民个人素质“被迫”的提高反而成为了轻罪重判的另一道“促进剂”。街头争吵、不遵守交通秩序、插队、乱扔垃圾、“非法”围观……都会被计入“不良信用记录”——罚款扣分。街头斗殴的起刑就是——1年。并且,罚款之重,令人刻骨铭心!警务经费也因此被大量削减,经费的消减也就意味着大量的——失业。

    想到这里,王一凡伸了个懒腰,左右活动了一下肩膀,其实是想要感受一下自己后背里的那个芯片——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好几十年了,自己“几乎”没有感觉到过它的存在。除了消费的时候,站进收费区橙色的扫描圈里的那一瞬间—— “嘟——”的一声,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就从后背“飞”走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有序,如此的完美,以至于谁都无法否认——这是一个幸福的时代!
  • 2016年10月16日 10:45:43
    2.
    手里的香烟已经自己灭掉了,王一凡照旧把烟蒂装进了口袋,四下吹了吹散落的烟灰。他刚吹完烟灰,电梯门就打开了。

    电梯里走出来的三个人,正是市警局的法医。领头的带着黑边眼镜的中年人,是王一凡的好朋友和老同学——法医陈旭东。他看见台阶上坐着的王一凡,抬手打了一个招呼。

    王一凡刚觉得头疼缓解了不少,赶忙站了起来,边笑着边迎了上去说:“你们迟到了,都在等你们呢!”

    “反正来了还不是傻坐着,”陈旭东顿了顿脚笑着说:“有啥关系,迟早都要失业,派我们来——也就是扫地的,来不来也没多大区别……”

    听见外面的响动,徐明又走了出来,王一凡赶紧让小徐安排法医组的警官进了1402,老陈紧紧拉着王一凡一起进了房间。 

    房间里原先的几个警官,并没有受到他们的干扰,各自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技侦四科的两个警员在进门左边背光靠墙的位置,把探测监视器架在设备箱上席地而坐,正在忙碌。后进来的两个法医助理靠着窗户边找了个地方,放下了自己带的设备,打开随身携带的箱子准备开始工作。

    警官徐明领着老陈进了靠左一个房间,房间里支着一张便携式的小桌子,后面坐着两个身着灰色检察官制服的人。王一凡隔着门往里望了一眼,两个人自己都不认识。

    徐明对一个年纪较大,长着一张花生脸的检察官介绍说:“这是市法医组的陈旭东警官,来给您报个道。”

    年长的检察官扶着桌子微微欠了欠身子,向陈旭东点了点头说:“你好!”。说着伸手接过旁边年轻一些的检察官递过来的表格,指了指最下面的空格,“请在这里签个字,一式三份……”说完,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黑色的金属箱子,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喷了几个字“市-检-执法记录仪”。

    “请靠前一些,”年长的检察官向陈旭东招了招手,陈旭东往桌子前凑了凑,“记录仪”上面红色的指示灯轻微地闪了几下。

    “你们迟到了……2小时31分钟……”年长的检察官看了看表,抬眼看了王一凡一眼,在表格上签上了字。长长的脸上挤出笑容说:“谢谢!可以开始了。”说着,把表格递给了年轻的检察官。

    陈旭东“呵呵”地干笑了一声,转身走出房间,满脸的不高兴。

    王一凡从兜里摸出一支烟递给他,他接过烟叼在嘴上,两手在衣兜里翻找打火机。王一凡见状,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火,递了过去——警官徐明从背后伸出手拦住了王一凡……

    “哦……”王一凡想起了不能吸烟的规定。

    他把打火机重新揣进衣兜,看了徐明一眼,对陈旭东说:“咱们可以开始了。”

    两名年轻的警官已经准备就绪,各自从箱子里抱出来一台直径四十公分左右圆滚滚的胖“机器人”。说是机器人,不如说是“六脚爬虫”,一接触到地面,它们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反复舒展活动着各自亮锃锃的金属长腿,尖利的爪子闪烁着寒光。一个警员打开了屏蔽门,把1401的大门推开一条缝,两台“爬虫”一前一后钻了进去。
  • 2016年10月16日 10:46:41
  • 2016年10月16日 10:47:36
    短暂的几分钟显得非常得漫长……

    “连上了吗?”徐明低头问坐在墙边的警员。

    “好了,都连上了。”操作中的警员点了点头。

    暗蓝色的监视屏幕上,正是刚刚钻进去的胖“爬虫”显示出来的视野。17毫米的广角镜头宽大而清晰。画面正中不远的地方也蹲着两只“驼”背的”“爬虫”,它们是先前技侦四科放进去的另外两只瘦“爬虫”,体型更小、更窄,正微微的泛着蓝光在等待指令。

    画面先是左右上下地看了看,两台胖“爬虫”相互对视了一下,像是早有默契,一只胖“爬虫”踮着脚尖快速地往里面的房间爬去,尖利的爪子能让它尽量减少对现场的扰动。后面的这只,像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从门口开始它的工作,画面显示出它缓慢而有目地的在仔细审视着门厅里的每一个细节……

    技侦四科的警员按下了指令发射键。他们操作的这两台泛着蓝光的瘦“爬虫”,背上的“驼背”里背着激光搜索仪,属于“查勘”型机器人,和法医组“智侦”型的不一样,任务要简单很多,主要负责把现场完整的记录下来,肚子下面携带的“扫描吸尘器”可以把一些细微的证据按坐标收集起来。它们更像是两台四处爬动的“查勘工具箱”。

    法医陈旭东皱着眉头紧盯着画面,王一凡给他的烟还叼在嘴上。他弯下腰,伸出手点击着仪器,不停地切换着两台胖“爬虫”看到的画面,紧盯着画面像是在审视着什么……

    “把早先的画面调出来给我看看。”他把嘴上的烟取了下来,捏在手指间,对技侦四科的警官说,“就是死者位置那部分,调出来给我看看……”

    警员熟练地操作着回放的视频,定格的画面中是个远景,死者面朝上躺在地上,头部朝向厨房,脚伸在厨房和餐厅之间的门边,两只拖鞋散落在附近不远的地方。陈旭东指着画面里,一处墙角边的黑影说:

    “把这里放大一下。”

    画面一下放的很大,是一堆大大小小混合着白色蛆虫的棕色和黑色的蛹壳,有一些还是完整的。

    陈旭东直起腰来说:“行了。”说完把烟又重新咬在嘴里。

    “走吧,老王,”陈旭东扬了扬眉毛,拉着王一凡的胳膊,“咱们出去透口气。”

    王一凡跟着他走出1402,把身后的门掩好,掏出打火机“啪”的打着了火,陈旭东点着了烟,抽了一口说:

    “15天以上了……15到18天……”
  • 2016年10月16日 10:49:09
    哎,还没审核过吗?那我不是白发了?
  • 2016年10月16日 10:50:07
    “你的估计是……”王一凡问道。

    “这现在还说不清楚,这种情况现在太多了……”

    “哦?”

    “老龄社会了……我们遇见的多,孤零零的一个人悄莫声息的就走了,我们现在出的大差几乎都是这种情况。”陈旭东一边说着,两眼一边紧盯着王一凡。

    王一凡被他盯的发了毛,低声道:“你是在说我呢?”

    “嘿嘿!”陈旭东咧着嘴笑了起来,伸手从背着的挎包里拿出一摞印着大红囍字的请柬,悉悉索索地找了一下,抽出一张递给王一凡,“必须来啊!”

    “那还用说,我先恭喜你俩了。”王一凡说着,又摸出一根烟递给陈旭东。

    “别了,你这破烟太次了。”陈旭东把王一凡递过来的烟挡了回去,从挎包里掏出两盒精致的铝盒包装的香烟说:“拿着。”

    王一凡也不推脱,高兴地接了过来,抚摸着精致的烟盒说:“厉害啊,这得多少钱啊?你们涨工资了?”

    “切,涨个×啊?”陈旭东不屑地说:“不是靠着我宠物医院挣的外快,早他×饿死几百遍了——他×的给狗做个剖腹产就顶我半个多月的工资了。”

    “好好,真好。”

    “好什么呀,我都后悔死了。一凡,你后悔不后悔啊?”

    “不后悔。”王一凡把烟盒凑到鼻子底下使劲的闻着。 

    “你就是太实诚了,”陈旭东摇着头叹了口气,“唉!好好的医学院你退学了,跑去当警察。我真是服了你了……”

    “有多大区别?”王一凡把两盒烟仔细地揣好,依然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烟递给陈旭东。

    陈旭东接过烟摇摇头,从衣兜里掏出一盒已经打开过的铝盒烟,摸出一根递给王一凡,自己也拿了一根,同时把王一凡给自己的烟装了进去,认真地盖好了,塞进了王一凡的衣兜里,顺手把他的打火机掏了出来,给两个人的烟都点着了火。

    “你医学院毕业了还不是当警察?”王一凡笑着说:“而且,和我一样,迟早也得被机器人砸掉饭碗……”

    “嘿!嘿嘿……咳,咳咳……”陈旭东笑的呛了一口烟,眼泪都跟着出来了。

    两人正说着,一个法医助理走出1402朝陈旭东喊:“陈警官,您来看看……”陈旭东赶紧把烟递给王一凡,快步走了进去。王一凡也不敢怠慢,把两只烟都掐灭了,揣进兜里跟着进了房间。
  • 2016年10月16日 15:14:04

     

     设备监视器里,门口的那只胖“爬虫”像是出了故障,始终在门厅和客厅之间转悠,它一直顺着墙边小步地溜达,进了门厅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当要转回客厅的时候,速度立刻慢了下来,画面也跟着变得缓慢起来,显示出它对客厅特别感兴趣一样,转过了客厅,它又加快了速度。

     

    “已经是第六圈了,要不要重启一下?”法医助理望着陈旭东。

     

    “预计二侦完成时间是什么时候?”陈旭东并没有答话,盯着画面反问了一句。

     

    “不出意外,二侦预计完成时间预计是——6个小时。”

     

    “6个小时?”陈旭东看了看监视器上的时间,自言自语道:“现在是早上11:50,那差不多是——下午6:00?”

     

     “机器就是不靠谱啊,什么破烂玩意儿……”陈旭东弯着腰,用手指敲着仪器喃喃自语着。说着,他把画面切换到了平面模式,仔细地研读着机器人行走过的轨迹——面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奇怪啊!?”陈旭东看着画面上弯曲的红色轨迹线,又看了看图框边显示的数值,心里疑惑的说:“怎么会这样……”

  • 2016年10月16日 19:31:37
    文字有文字的好,图画有图画的好。这些图画都是文字出现的时候,在我脑子里产生出来的画面。我觉得应该把它也记录下来,就像把大脑里某一瞬间出现的场景“拍摄”下来。等等过上一些时间再来看看,也许或更有意思。虽然会很麻烦,但是确实好玩……就是这样!
  • 2016年10月17日 10:06:46

     

    3.

    “老王,你来看看。”陈旭东说着,往旁边让了让。

     

    王一凡看着监视器,因为生物显影剂的原因,通过机器人“眼睛”所看到的画面里四处闪烁着魅人的紫蓝色斑点,“出了故障”的这台机器人,正在固执地绕着室内的墙边转圈。他把前后的数据值仔细的看了一遍。

     

    “先不用重启……”王一凡肯定的说:

     

    “不用!”

     

    “哒,哒哒——”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警官徐明快步走过去拉开了大门,门口站着一个身着绿色旧军装头发花白,年龄看起来已近花甲的老者,手里提着一个蓝布袋子。

     

    “会不会打扰你们了?”他的右腿好像不太方便,微跛着走进了房间,看见室内忙碌着的警官们,面色显得有些局促。

     

    “您客气了,您老慢着点。”徐明赶紧扶着老人进了门,然后向王一凡介绍说:“老师,这位就是报案的楼栋管理员。”

     

    “您好,”王一凡伸出手和老人紧紧地握了一下,老人的手强健而有力。

     

     “我叫王一凡,是这里的负责人,”他接着说:“小徐都和我说了,非常谢谢您。”

     

     “别,没什么……这是所有住户的登记资料。”老人拍了拍手里提着的蓝布口袋。

     

    徐明赶紧接了过来,提在手上对王一凡说:

     

    “住户信息,我都已经调出来了。”

     

    “他们确认了吗?”王一帆回过头去看了看检察官所在的房间。

     

    “都确认过了。”

     

    “住户登记资料,徐警官也已经拷贝走了,”老人接着说:“我平时也都还记着些小事情,哪家哪户小修小补,哪家反馈了些什么意见,包括访客登记。”

  • 2016年10月17日 17:37:10

    “太谢谢了!”王一凡说。

     

    “不一定有用,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东西,我还没来得急整理。”

     

    “没关系,我们会认真研究的。”

     

    “要是有什么,你们就来找我。”

     

    “那是肯定的,我们有不清楚的地方就给您电话”

     

    “好好,我随时都在……”

     

    徐明已经整理好了资料单,“……来,请您在这里签个字。”徐明把老人交过来的蓝布袋用物证袋封装好,请老人在资料单上签了字,送进了检察官所在的房间。

     

    “您喝点水吧。”王一凡接过一名警员递过来的两瓶水,是本地产的“检江牌”——他递了一瓶给老人。

     

    “谢谢,不用了。”老人推托着,挪动着身体退后了一步。

  • 2016年10月17日 17:38:41

    看到王一凡盯着他的右腿看了一眼,老人伸手敲着右边的大腿发出“咚咚——”的钝响声。

        

      “53年,扔在克什米尔了。”老人微笑着说。

         

     “啊!您是哪个部队的?”王一凡不由得肃然起敬。

         

      “19军,803机甲旅的。”

         

      “哎呀!我们局长也是19军下来的。”

          

     “那不容易,老19能活到今天的都是这个,”说着老人扬了扬左手的大拇指,“真的不容易……”

           

     “您为什么不……”

         

       察觉到了王一凡眼中的疑问,老人打断了王一凡说:“这个是喜××雅雪松,是做棺材用的……我运气还好,只做了条腿……不错了,还给我安排了工作。我一个老头子用那么高级的腿做什么?这个木头比什么的都好……。”

     

    “您等等……”王一凡转身想去端把椅子过来。

     

    “别,不用了,先说正事。”老人一下把他拉住了,朝王一凡摆了摆手,紧接着说道:

     

    “1401这家是去年新年前不久才搬过来的,是租住户。”

     

    “1401的原住户是谁……”

     

    “1401和1402差不多,都是无主的人家,现在是政府在委托管理。1402空着的时间就更长了,所以咱们还能借用一下……”

  • 2016年10月17日 17:39:45

    “哦,是这样。”王一凡点了点头。

     

    “这附近一大片都是老社区了,这条弥度街也有好几十年了,可能比我岁数都还大。”

     

    “您和他熟吗?”王一凡指了指门外。

     

    “好像是……姓杨……”老人仰起头,回忆了一下很肯定的说:

     

    “53岁,29年的,”他顿了一下说,“29年1月的。”

     

    “您的记性真是不错。”王一凡说。

     

    “不是!”老人摇着头说:“我也是29年的,他比我大2个月,是我给他登记的,所以记得很清楚。”

     

    “原来是这样。”王一凡点了点头。

     

    “挺可惜的……”老人两眼望着窗外。

  • 2016年10月17日 17:45:53


     “……”

    王一凡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缕微弱的阳光,从云缝之间的薄雾里勉强地伸了出来,刚好洒了一些在窗框上。虽说是阳光,可是被照射着的地方也只是比其他地方稍微明亮了一点,而且很明显没有什么温度。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新风机坏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老人从短暂的思绪中恢复了回来,遗憾地说。

     

    “也许只是个意外吧!”

     

    “是啊!退休了嘛,又总是一个人……”

     

     “那么,平时有谁来找过他吗?”王一凡问道。

     

     “您是说……”


    “亲戚……朋友,或是……同事?”

     

    “没有,”老人摇摇头说:“我在门卫负责登记,没有印象,他也几乎不出门,除了偶尔上街买点东西……”

     

    “那么,您一般晚上值班是到什么时间呢?”

     

    “一般就是晚上11:00吧。”

     

    “下班以后呢……”

     

    “我下班以后,就住在一楼的门卫室里。大家进出就靠密码和对讲系统了。”

     

    “噢……是这样,我明白了。”

     

    王一凡一边交谈,一边在默默地思考着——他还在回想刚才显示器上机器人走过的轨迹,凭经验机器人报出来的数据非常特别,似乎是哪里有点不对。尽管有疑问,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款机器人是不会出错的,毕竟是凝聚了当今最高的智能科技。

     

    “那……会不会有访客,但是没有登记到的情况……”王一凡接着问道。

          

                      “肯定有。”老人低声地说。

         

                        “……”

         

                        “就算有,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天眼’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哪怕只是——路过的人。”

  • 2016年10月18日 22:41:17
    第二章 画像
    1.

    守门的老人已经离开了很久,王一凡还在回想老人说的那句话——“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怔怔地眺望着窗外楼下的街道,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才有车辆疾驰而过。他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心中一片空白。

    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颠倒了,自己努力挥洒着青春想去实现的梦想,穷尽半生所追求的事业,这一切的努力——仅仅只是成为了这个时代里一个无关轻重的见证者。而就在此时,计算机正引领着“机器们”,在默默地把这位“不幸者”在人世间曾经遗留在世的一切痕迹:工作、生活、疾病、爱情 ,哪怕只是一个——路过的人,全部都搜寻出来,然后仔细地梳理后归类。等不到今天结束,一份详尽的报告就会扔在办公桌上。“不幸者”人生旅程当中所有的关联点,有疑问的地方,计算机都会认真地筛选出来,并加以批注。自己只需要阅读一遍,甚至看都不用看,只需要签个字就可以了。

    老陈说的没错。终有一天,不仅仅是街上巡逻着的警员,自己、小徐、老陈,甚至是——敬爱的局长,都会换成机器“爬虫”。它们的脑门上会闪烁着蓝色的警灯,骄傲的在犯罪现场挥舞着它们闪亮的爪子。

    剧烈的头疼此时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王一凡觉得胸口很闷,仿佛有一块石头重重地堵在心口上。他伸手把窗户猛地推开,一股夹杂着潮气的寒风,“呼”的一下扑面而来……

    屋内忙碌着的人都被这股冷风激地缩起了脖子,搓手顿脚地咋呼着好冷好冷。徐明也朝这边望了一眼,王一凡觉得有点失礼,赶忙又把窗户关上了。

    “老师,您来看看。”徐明朝王一凡招了招手。

    电脑里传过来的是死者的户籍资料,表格里罗列着照片、简历、籍贯等等。

    王一凡大概地浏览了一下。死者名叫杨光明,籍贯在CD市简洋区,年龄53岁。但看照片里的样子却像是接近70岁的人,双垂的嘴角和微蹙的额头让他显得异常憔悴。履历显示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唯一让王一凡感兴趣的地方是他上的大学,是北方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只不过才上了不到两年就退学了。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的医学院难进也难出,中途打退堂鼓的人大有人在,自己——也算其中一员。

    看起来他的后半段人生相当的糟糕,总是处于失业和被救济之间,过了中年好像勉强稳定了下来。在履历里他的工作一直在几个幼儿园之间辗转,职务都是——杂工。到了2080年,他再一次的失业了,不过这一次却是他自己主动辞职的。
  • 2016年10月19日 16:11:2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1日 11:24:46

    王一凡反复又看了几遍,其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他看了看表——13:10。徐明见状对王一凡说:“老师,午饭还没送过来,要不……”

     

    王一凡现在一点都不饿,他摇摇头对徐明说:

     

    “第一次显影是几点完成的?”

     

    “8:50。”

     

    “那差不多,”王一凡说,“13:50吧,补第二次之前记得把字签了。”

     

     叮嘱完徐明,他走进了电梯,仔细地看了一会儿才在模糊不清的按键里找到了“1”,他轻轻地按了一下,黑色的按键上亮起了一个暗红色的“1”字……

     

    大街上和在楼上看到的情景一样冷清,长长的街道上稀稀落落的只有几个行人。楼栋之间的狭缝里,隐隐能看到灰色的天空,浓稠的云层在上面翻滚着。针尖一样的雨丝开始零星地撒落下来。

     

    路边值守的胖警员为了抵御寒冷正不停地跺着双脚,看见王一凡走了出来,憨厚地笑了一下。

     

    看着寒风中胖警员憨笑着的“娃娃脸”,王一凡心里有些怜惜,但是脸上没有露出丝毫表情。

     

    走出警戒线,他摸出烟盒,把里面先前掐灭的烟拿出来点着了,吸了一口。刺骨的寒风让他精神抖擞。他左右看了看,这是一条东西朝向带缓坡的街道,左面朝西,地势渐高。稍一迟疑凭着直觉他转向了右边,顺着朝东的街道走了下去。

     

    绵密的雨丝不一会儿就润湿了他灰白蓬松的头发,发梢跟随着冷风左右摇摆,呢绒外套上也笼罩上了一层亮晶晶的细小水珠。

     

    街道并不宽阔,人行道是用红砂石铺成的,一大张一大张铺就的错落有致。只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石板已经风化剥落的厉害,有些已经斑驳的透了底,一下雨就变成了小水洼。小坑隐藏在水面下,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陷阱,没走多远王一凡的皮鞋就湿透了。

     

    道路的两侧种植了一些杉树,高直挺拔的枝干上,还悬挂着一些枯黄的枝叶,现在浸湿了雨水,时不时地坠落在红砂石上。云层此时愈发得低矮,天色更加昏黄。一些店铺开了灯,在潮湿的地面上映照出了暖黄的倒影。

  • 2016年10月21日 21:39:48
    不能发图了?怎么回事?
  • 2016年10月22日 13:20:02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