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梦到惨死的邻家姐姐竟然半夜......

发表时间:2016-10-16 13:48:44 点击:9555 回复:53

X毁一生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那是我不愿意回忆起的一场噩梦。
十年了,我本应该忘却当年的种种,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不得不回忆起来儿时的一场经历。
那是我五年级的时候了,十岁?还是十几岁?岁数记得不是太清楚了。那时,我有一个很好的玩伴,名字叫林欣然,她是个女孩儿,但那个时候完全看不出来,头发比我都短,那时发育的也不怎么样,整个就是个假小子,而且整天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玩。
那些年家里过的不是很好,连有线电视都没有,一个黑白色的电视机只能收到一个地方台,所以我基本上每天放学亦或者是周六周日,都会在林欣然家里看节目。
当时我们年纪都小,双方父母也不会干涉,哪像现在,五年级的孩子基本上都会自己撸了。
那时候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想法,更何况林欣然就是个假小子,一起光腚下河洗澡都不会有什么想法,其实也怪她发育的太晚吧。
而就在某一天,林欣然的家里发生了突如其来的悲剧,她的姐姐死了。
姐姐名叫林诺,说实话,我对林欣然的这个姐姐印象太不好了,她脾气总是很大,用现在的话说,很傲娇。每一次看到她,我都会想到我们班里当时的女班主任,简直就是一个脾性,而且她总是会训斥我和林欣然,让我们不要在一起玩。
说什么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要整天做一些男孩子才会做的事情,甚至好多次我去找林欣然的时候,她姐姐都会拦着,明明在家却说出去了。
这个林诺姐姐,给我的感觉除了凶,不好相处之外,还很神秘,一种我说不出来的神秘,我不知道那是气质,还是什么。
那一天,林诺死了,而且临死的前几天,林诺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这件事我是后来听林欣然说的。
一天晚上,她的姐姐拉着林欣然,悄悄的告诉她,她的一个朋友死了,临死前交给她一副他生前带过的眼镜,只要带上那个眼镜,她就能看到那个朋友死后所看到的世界。并且林诺还让林欣然也带上,可林欣然戴上之后,却说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她的姐姐更加神叨了,甚至可以用癫狂来形容,整天嘴里絮叨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之类的话。
直到七天之后,她的姐姐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死得十分安详,临死前,还带着那副眼镜。
不久后,父母带着我去参加林家的葬礼,由于双方父母也都认识,林欣然的母亲还是我父亲厂里的主任。
当时候小,而且死的也不是自家的亲人,甚至我很讨厌林欣然的姐姐,所以并没有觉得伤心,只是跟在父母的后面,在林家的灵堂上候着,直到我看到小伙伴林欣然在一旁潸然泪下,才觉得有些伤心了。
灵堂上,让我记忆犹新的便是那口黑色的棺材,以及棺材两边的栩栩如生的纸人,还有就是那张黑白色的遗照。
当时我跟在母亲身边,四下打量,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灵堂上那张遗照里的眼睛在盯着我看。我很紧张,觉得是不是我的错觉,然后我尝试着跑到另外一边,想要看看那双眼睛是不是还盯着我。
因为我有个学摄影的表哥,跟我讲过对焦点的问题,所以我天真的认为,这是不是对焦点的问题。
于是我变换不同的地方,可我发现,那双眼睛……始终在盯着我。
发表时间:2016-10-16 13:48:44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6日 13:49:02
    甚至,我跑到了一个角落里面,那遗照里面的眼睛,简直是以斜视的角度看着我,眼中全都是眼白,分外恐怖。
    我害怕极了,赶紧跑到了母亲的身边,告诉母亲林诺姐姐的照片在看我。我记得当时母亲还拧了我一下,让我不要瞎说,但这是真的,她真的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朝着那张遗照看,但越是这样,越是忍不住想再看一眼。结果,我还是没有忍住,又看了一眼,但是这一次,我看到那张遗照前,站着一个小男孩儿。

  • 2016年10月16日 13:49:24
    遗照是摆在供桌上的,而供桌的前面,站着一个小男孩儿,抬头望着供桌上的遗照,我看到的是那个小男孩的侧后面,看不见脸,只能看到他的额骨上下浮动,应该是在说话。
    他在跟谁说话?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张遗照,遗照里面,林诺面无表情,但她的嘴巴竟然也一开一合的,像是也在说话,好像是在和供桌前的小男孩交谈着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已经吓得我不能自理,我吃惊的看着他们,而且看向那个小男孩的背影,我觉得这个身影很熟悉,但又说不清楚是在哪里见过。

  • 2016年10月16日 13:49:34
    突然,遗照中,林欣然的姐姐似乎知道我在看着她,遗照里的脸猛地朝着转了过来,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凝眉瞪眼,像是在生气。
    与此同时,我看到供桌前的小男孩儿也转过来,看着我,那张脸……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难怪我觉得那个小男孩儿的背影这么熟悉,因为那个小男孩儿就是我!
    此刻,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同样看着我,一脸阴森的表情,并且咧嘴一笑,那是一种十分渗人的阴森笑容。
    而且隐约中,我听到了林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回家!回家去!”

  • 2016年10月16日 13:49:46
    那时候我虽然算是个小男子汉,但我小时候胆子很小,当时就吓得一个劲儿的拉我母亲,紧紧的攥着母亲的胳膊,说:“林诺姐姐赶我们走,让我们离开。”
    但是,别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不见遗照的变化,也看不见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最后没办法,父母只能带着我离开了林欣然家。
    回到家后,我就觉得自己很疲惫,尤其是感觉双腿,就像是坠着什么重物一样,每走一步都感觉特别的累,最后我爬上床去睡觉了。

  • 2016年10月16日 13:49:57
    就在当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是被人抱着的,那时我早已经是自己一个房间睡了,家里那时候没有拆迁,还是个小院子,我自己一个人在西屋睡觉。
    那天晚上,我感觉有人搂着我睡觉,睡梦中,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衣衫半露,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个女人的头发很长,皮肤很白,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看不见脸,只记得有一条大白腿是缠绕在我身上的,那条腿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藤蔓一样。
    但是睡梦中,我感觉不到害怕,这个红衣服的女人并不知道是谁,她仿佛一直在我耳边说话,但我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说了一大堆。

  • 2016年10月16日 13:50:07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更是感觉到疲惫,当我坐起来的时候,我再一次吓得头皮发炸,拼命的呼喊母亲。父母闯进了我的房间,问我怎么了,我则是吓得指着自己的床尾,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在我的床尾,摆放着一个相框,一张黑白色的相框,相框的顶端,还镶嵌着一朵黑色的花和黑色的绸缎,而相框里面,正是林诺,正对着我,那一双没有生气的眼睛依旧在盯着我。
    那是林诺的遗照!
    我吓得茫然无措,父母也看到了,父亲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拿过那张遗照狠狠的摔在地上,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吓得颤颤巍巍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早晨一觉醒来,那张遗照就出现在床尾了。

  • 2016年10月16日 13:50:18
    那一天是星期一,但是我没有去上学,一直待在家里,母亲也没有去上班,在家里照顾我。
    这一天,我身体更加虚弱了,开始发高烧,去诊所里打了退烧针。很多人会觉得为什么人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发高烧,以前不懂,现在想来,应该是当时阳气太弱吧,阳气弱,就意味着身子虚,身子一虚,自然就很容易发病了。
    反正当时我记得,我烧了很久,当天晚上也就吃了很少的东西,然后很早的就睡了。当时我记得父亲就睡在我的房间,他打算晚上要陪着我,在我的床旁边打了地铺。
    而当夜晚降临的时候,睡梦中,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又出现了,她躺在我的床上,几乎是把我搂进怀里的,我能感觉到她的胸部软软的,但却很冰凉,一条雪白细腻长腿,像藤蔓一样缠在我的身上,让我不能动弹。

  • 2016年10月16日 13:50:28
    梦中我不知道害怕,但我却能看到父亲睡在床下,我想要去呼唤父亲,但却张不开嘴,那个红衣服的女人趴在我的身边,嘴里一直不停的说着话,这些话像是魔咒一样不停的灌输到我的耳朵里。
    第三天醒来,那张遗照再次出现了,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哭,而是爬下床摇醒了父亲。父亲醒来后,也看到了那张遗照,顿时火冒三丈,嘴里面骂骂咧咧的,他第一天明明把这张遗照扔到了几公里以外的河沟里,而且都摔碎了,没想到又出现了。父亲冲上去把遗照拿起来狠狠的摔在墙上,然后指着遗照破口大骂,大概意思是说什么不要缠着孩子,有本事来找我之类的话。
    当时觉得很感动,现在想起来,老爹这句话好内涵哦。

  • 2016年10月16日 13:50:38
    这一天,父母都没有去上班,估计他们都意识到了不对劲儿,而且去通知了林欣然的父母。当天,林欣然的爸妈来了,他和我的父母在客厅里谈了很久。
    林欣然也来了,一直在我房间陪着我说话。
    直到最后林欣然的爸妈进来了,问我这两天的事情,我如实交待了,当时林欣然母亲的眼圈红红的,林欣然的父亲则是叹了口气,说什么“造孽啊”之类的。
    最后林欣然的父亲出去打电话了,就在当天下午,来了一个打扮很朴素的老太太,身边跟着一条老黄狗,那老黄狗很肥,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我记得当时我家的大黑狗看到这条大黄狗的时候,吓得颤颤巍巍的,都不敢出声,缩在狗窝里面打哆嗦。

  • 2016年10月16日 13:50:48
    那是一条很酷的大黄狗,眼神也总是酷酷的。
    当时林欣然的父亲很尊敬这老太太,并且对我父母说,林诺生前,找这老太太来看过,可惜当老太太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林诺已经死在了自己的床上。当时他们悲伤过度,都忘记了老太太是什么时候走的,隐约中记得她在房间的小本子上写了一串电话号,当时并非人人都有手机,那是一个座机号。
    看样子,当时那老太太,就已经知道这件事还没结束,所以留下了找到自己的线索。

  • 2016年10月16日 13:50:53
    听林欣然父亲这么一说,我爸妈也对老太太十分尊重,只是我当时我并不是太懂,只觉得这老太太是来给我看病的,可能是什么民间神医,在我心中的形象当时挺高大上的。
    那老太太看了看我,询问了我一些事情,然后在我的家里四下看了看,连角落里也不放过。
    最后,那老太太和我单独留在房间里,不让父母进来,然后,她告诉我,接下来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叫,也不要害怕,以后这件事儿更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爸妈,否则,会伤害到我爸妈的性命。

  • 2016年10月17日 11:29:48
    我点头同意了,然后那老太太取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有一些液体,她告诉我那是她养的大黄狗留下来的眼泪,和一些其他材料一起炼制的。然后老太太取出一根细小的毛笔,那毛笔的笔杆上还画着红色的咒文,跟鬼画符一样。
    老太太用毛笔沾了一点小瓶子中的液体,然后在我的眼皮上涂抹了一下。
    最后,老太太压低了声音,让我看自己的脚下。
    我低头一看,立刻吓得魂飞天外,地上竟然趴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头发很长,看不清楚脸,她的双手抓住了我的两条腿,难怪我这两天走路的时候,总感觉双腿沉沉的,像是托着什么东西一样。

  • 2016年10月17日 11:29:58
    当时我吓得立刻就想叫出来,但老太太却突然伸手抚摸着我的后背,我顿时发现自己仿佛不再那么害怕了,内心突然平静了下来,暗道好神奇。
    即便当时还小,也知道,这可能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鬼”,可现在是大白天啊,大白天就出现这种东西,这跟的电影里说的不一样。
    然后,老太太伸手在我的眼皮上一抹,并且让我闭上眼睛,无论如何都不能睁开,如果我不听话,她就不再管我了。
    我乖乖地闭上眼睛,但是我能感觉到在我的眼前仿佛有影子晃动,而且不止一个影子,最后仿佛有两个影子在晃动,很快,但我不敢睁开眼睛去看。

  • 2016年10月17日 11:30:10
    最后,我听到老太太让我睁开眼睛,我睁开眼睛之后,老太太依然站在我身边。我低头去看,却看不见地上趴着的红衣服的女人了,双腿也没有被坠着的感觉了,也不知道那老太太做了什么。
    最后,老太太也出去打了个电话,大概是傍晚时分,有人给老太太送来了一件东西,那是一套寿衣,一套黑色的寿衣,黑的让人发慌,虽然当时我年纪很小,但也知道那是死人穿的衣服。
    结果,这老太太让我今晚穿着它睡觉。
    我害怕极了,父母也比较担心,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当晚让我穿着这件比较大的黑色寿衣睡觉,说实话,很舒服。而父母在这天晚上全都陪在我的房间,一直陪我到很晚他们才就地打地铺睡觉。

  • 2016年10月17日 11:30:20
    说来也奇怪,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别踏实,没有梦见穿红衣服的女人,第二天一觉醒来,也没有觉得虚弱,反而是恢复了不少的力气,床尾处那张遗照也没有出现,仿佛恢复正常了一样。
    父母都很高兴,而一大早,那位老太太就登门拜访了,询问昨晚上怎么样。父母自然是千恩万谢,但当时老太太说这一切并没有结束,然后看着我,当时我记得她说了一句话,道:“这孩子很特别,他的身上多了一魂一魄,这一魂一魄必须送走,不然今后麻烦会更大。”
    最后,老太太和父母进入了房间,商谈了很久,而大黄狗则是蹲在了我的房门口晒太阳,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大黄狗的目光很酷,我家的大黑狗一看见它就害怕,明明大黑子和邻居家的几条狗干架的时候很凶的。

  • 2016年10月17日 11:30:28
    不久之后,老太太再次进来了,从我的身上脱下了那件黑色的寿衣,并且用老式的毛笔,沾着一点红色的颜料,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朱砂,然后老太太在寿衣的背面,写了一段字,我看到了,那是我的名字,苏子辰,和出生年月,那是我的生辰八字。
    最后,当天中午十二点整,那老太太就在我们的院子里,用一个铁盆,当场将这寿衣烧掉了。
    寿衣燃烧起来,火势很大,火苗冲起了老高,而且空气中,我闻到了一种燃烧过后的淡淡香味,这种香味不是香水的味道,是我说不清楚的一股香味,很好闻。
    最后,我在火焰中,竟然看到了一张脸,那张脸,和我长得一样,我感觉像是在照镜子一样,那张脸对着我很阴森的咬牙切齿,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样。

  • 2016年10月17日 11:30:36
    即便是中十二点,烈阳高照,但我却感觉到了分外的寒冷,像是坠入到了冰窖中一样,冷的发寒。
    “汪汪汪!”
    突然,趴在门口懒洋洋的大黄狗起身,对着那火势熊熊的火苗叫了起来,然后火苗里面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也消失不见了。
    最后,寿衣被烧成了灰烬,那老太太把这些灰烬收走了,离开了我家。
    从那之后,我的生活恢复了平静,没有再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那个老太太也没有再出现我的生活中。而我和林欣然的关系也慢慢疏远了,毕竟岁数大了,有羞有臊了。
    最后,上初中之后,听说林欣然搬走了,不在这个小城镇居住了。

  • 2016年10月17日 11:30:56
    再往后,父母由于工作的原因,也去了外地的城市了,而我,则是被送到了千里之外S开头的一个城市的叔叔家。
    我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上了高中之后就住校了,但可惜成绩不理想,就在当地的一所职校就读,结果也没有上完,好在毕业证很顺利的拿到了,不过也没什么卵用,我经历了半年的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日子。
    直到不久前,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去城郊外的一个地方工作,收入不错,但这不是一项普通的工作,因为是在一所火葬场工作。
    火葬场,顾名思义,那就是专烧死人的地方,我要在那里做的工作,就是类似于保安一样的活儿,其实说白了就是在火葬场做做散货,什么都管,也负责往炼尸炉里搬运尸体,也负责骨灰房的数目统计,反正就是哪边人数不够哪边凑。
  • 2016年10月17日 11:31:05
    因为这座城郊的火葬场经常面临人数不够的危险,因为火葬场和殡仪馆一样,是最不干净的地方,少有人愿意来这里上班。
    我来这边工作,也是因为那个朋友的爷爷是这座火葬场的负责人,安排我到这里来工作,收入也不是很低,每个月大概五千多的样子,像我这样的普通文凭,又是刚毕业,算是不菲的收入了,至少比厂里面打工要强得多。
    我朋友的那个爷爷是火葬场的负责人,收入自然不低,光是给人办火化证的钱一个月就不知道挣多少。
    附近有很多村子,有些村子依然保留着土葬传统,但政府推崇火化,一些村里的人不想让自己的亲人火葬,但又不能没有火化证给政府一个交代,所以就花点钱,托人办理火化证,而我朋友的爷爷就是负责这一块的。

  • 2016年10月17日 11:31:23
    我在这所火葬场里工作了大概两个月了,包吃包住,晚上和一个三十几岁的大哥住在宿舍里面,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就在火葬场的不远处。
    但是就在这一天,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而正是这件事情,才让我勾起了儿时的那段回忆。
    这一天,附近有个村子的人送尸体过来火化,一辆小货车拉着一口棺材进来。
    送尸体来火化,用什么方式的都有,讲究一些的人家,直接运一口棺材进来,尸体被火化之后,取了骨灰,直接放在棺材里,再运回去。
    今天火葬场的人手不够,我被叫过去帮忙搬运尸体,爬上了车,在另外一位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掀开了棺材盖,尸体平稳的放在里面,盖着一层白布,本来我们是不应该掀开这层白布的,村里人都讲究,规矩也多。

  • 2016年10月17日 11:31:33
    但是,就在我们准备把尸体从棺材中搬运到滑轮担架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这尸体竟然很轻很轻,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我和那位火葬场的工作人员都是脸色一变,尸体一般都很重,没有理由这么轻啊。
    那位工作人员眉头紧皱,他伸手掀开了一角那白色的布单,露出来的是一张苍白的面孔。
    我并不害怕,因为在这里工作了两个月的时间了,我看到了不少尸体了,也接触了很多。但今天,看到这张脸,我不禁神色一震,那是一张苍白到极点的脸,就像是白纸一样。
    很快的,我震惊了,因为白布单被掀开,里面躺着的根本就是一具纸人,而不是尸体。

  • 2016年10月17日 11:31:39
    这具纸人,和正常人一般大小,做的栩栩如生,就跟真人一样,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裙子,裙子下面,是雪白的小腿,连双脚都做得栩栩如生,还涂着红色的指甲盖。
    很难想象一具纸人可以做的这么逼真,这得废多大的力气才能完成啊。
    我当场惊住了,来不及感受这具纸人的做工精细,因为这具纸人的长相,像极了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让我回忆起了儿时那场噩梦的原因。
    这具女性纸人,长得像极了林诺,儿时死去的那位邻居姐姐。

  • 2016年10月17日 11:31:56
    “尼玛……这是要干剩么耶?”我呆呆的站在那里,震惊到已经忘记害怕了,都把老家话给挤兑出来了。
    而那位和我一起的工作人员,则是直接跳下了车,对着在车下面的死者家属呵斥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那死者的家属被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最后,那个工作人员拉着他们上了车,指着棺材里面说道:“里面怎么只是一具纸人?尸体呢?你们费那么大劲让我们给你们火葬一具纸人吗?”
    当场,那家人吓呆了,然后一男一女立刻哭了起来,那男的岁数不大,他是死者的老公,女的则是五十来岁的样子,是死者的婆婆。

  • 2016年10月17日 11:32:14
    他们也慌了,不知道为什么,来的时候明明将尸体安置在棺材中的,半路上也没有停车,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具纸人的。
    尸体呢?尸体去了哪里?
    他们这一闹,火葬场的许多工作人员也过了,我那位朋友的爷爷也过来,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后,不禁一个劲儿的皱眉,询问家属:“你们确定来的时候把尸体放进来了吗?中途没有离开过?”
    “确定,是我亲手操办的,怎么可能有假?”死者的老公说道。
    “中途没发生什么?”朋友的爷爷继续问。
    “没有,连车都没有停。”死者老公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2:30
    这下就奇怪了,一些人围在棺材旁边,仔细查看,最后确定里面只有一具纸人,尸体不见了。
    而此刻,我则是站在一边,脑子里百转千回,看着棺材中安安静静的躺着的那具纸人,这具之人长得太像死去的林诺了,天底下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我的心此刻冰冷到了极点,儿时的回忆全部涌上心头。
    最后,我摇了摇头,不可能是林诺,这一定是巧合了,或者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毕竟是儿时的事了,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楚,我连儿时的林欣然长什么样子都快忘记了,把林诺的样子记错,也很正常。
    而这具之人,之所以让我想到了林诺,肯定是因为她身上穿着的那件大红色的裙子,和当年梦中搂着我睡觉的女鬼太相似了,所以我才会觉得她长得像林诺。

  • 2016年10月17日 11:32:41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我自己安慰自己。
    “咦?这是什么?”这时候,负责检查棺材的人突然从里面取出了一物,那是一副眼镜,是在纸人的脖子下面的。
    眼镜!
    我心里一个机灵,不会那么巧吧,林诺当初的死,就是因为一副眼镜,而偏偏,此刻在这具长得酷似林诺的纸人下面,就有一副眼镜。
    如果是巧合,这也太巧了。
    最后,经过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和家属的商议,让他们暂时先回家找找看,是不是他们家里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棺材装车的时候做了手脚。

  • 2016年10月17日 11:32:57
    而这具纸人,则是被留在了火葬场,他们拉着一副空棺材走了。
    “那这纸人怎么办?”送走了那些人,有人不禁问道。
    “烧了她。”朋友的爷爷很干脆的说道。
    “烧了?这可能是个重要的线索呢?尸体失踪可能和这具纸人有关系。”和我同居的那位大哥说道,我一般都叫他四哥,因为他和厂里的几个员工是把兄弟,他正好排老四,他的那几个兄弟都叫他徐老四。
    我朋友的爷爷瞪了徐老四一眼,说道:“鸡毛线索啊,这指不定是他家里面得罪什么人了,给偷偷的换了一个纸人,就是来吓唬他们家的,烧了吧,留着它干啥,小苏,你扛到一边去烧掉。”
    最后,朋友的爷爷指了我一下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2:58
    而这具纸人,则是被留在了火葬场,他们拉着一副空棺材走了。
    “那这纸人怎么办?”送走了那些人,有人不禁问道。
    “烧了她。”朋友的爷爷很干脆的说道。
    “烧了?这可能是个重要的线索呢?尸体失踪可能和这具纸人有关系。”和我同居的那位大哥说道,我一般都叫他四哥,因为他和厂里的几个员工是把兄弟,他正好排老四,他的那几个兄弟都叫他徐老四。
    我朋友的爷爷瞪了徐老四一眼,说道:“鸡毛线索啊,这指不定是他家里面得罪什么人了,给偷偷的换了一个纸人,就是来吓唬他们家的,烧了吧,留着它干啥,小苏,你扛到一边去烧掉。”
    最后,朋友的爷爷指了我一下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3:09
    “我?”我愣了一下,说道:“我……我害怕。”
    “害怕啥呀,害怕她QJ你啊,烧了去。”朋友的爷爷呵斥道。
    我也不敢说什么,这老头儿平常总是一副很严厉的样子,没有人敢跟他顶嘴。
    最后,无奈之下,我只能把那具纸人抱起来,准备扛走烧掉。而这时候徐老四也走过来,拿着那副从纸人下面找出来的眼镜,说道:“一起烧了吧,我检查过了,这就是个普通的眼镜,没什么值得研究的。”
    “哦。”我点了点头,接过了那副眼镜。
    按道理说,这幅眼镜是个重要的线索,即便是有人捣鬼,可能是暗中捣鬼的人掉在里面。但当时死者的家属应该是伤心过度,把眼镜的事儿忘记了。

  • 2016年10月17日 11:33:21
    想到了当年林诺的死,就是因为一副眼镜,那是林诺朋友的遗物,那个人死后把眼镜留给了林诺,而林诺貌似是通过那副眼镜,看到了人死后的世界,结果她自己因此而送掉了性命,不知道在眼镜中看到了什么。
    感觉就像是诅咒一样。
    这莫非是同一副眼镜吗?
    我看了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平面镜,连近视镜都算不上。
    “要不然我带带?”我想了想,然后赶紧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不管是不是同一副眼镜,这都是从棺材里扒出来的,太不祥了。
    我扛着纸人走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周围就我一个人,我诅咒着徐老四,这孙子,也不说陪我过来,肯定回去下毛片了,一天到晚抱着个笔记本,盯着某先锋。

  • 2016年10月17日 11:33:40
    “唉……”我叹了口气,再次盯着这具纸人。
    她长得太像林诺了,做工那么精细,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过做的这么精致的纸人。
    “你应该不会是林诺吧。”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取出打火机,弯腰蹲在纸人的裙子下面,打算将其点燃。
    看着纸人那雪白雪白的小脚,不得不佩服扎这具纸人的师傅的手艺,这技术也太好了,全都做得栩栩如生,不仔细看的话,还真以为这是一双女人的玉足呢。
    “额……话说,连脚都做得那么精致,裙子下面会不会做得更精致,要不然我掀开瞧瞧?”我不禁罪恶的想着。
    不过很快的抛却了这个念头,太万恶了,有特么啥可看的,更何况这东西这么邪乎,一想到她长得很像林诺,我立刻将这个想法甩到了九霄云外。

  • 2016年10月17日 11:33:53
    “啪!”
    “啪!”
    “啪!”
    我按着打火机,说来也奇怪了,打火机的火苗蹭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点不着。我摸了摸裙子,这裙子倒不是纸做的,而是真正的裙子,不过并不湿啊,又没有下雨,大太阳照着,可为什么就是点不着?
    突然,我感觉旁边有黑影动了一下,我一扭头,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还有纸人的影子,刚刚有黑影动了一下,是我自己的影子吗?
    而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呆呆的瞪大了眼睛,因为我看到地上,纸人的影子在动,它在慢慢的弯腰,就像是在低头看着身子下面的我一样……
    “卧槽!”
    我大叫一声,身体几乎是本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后迅速的往后退,并且抬头去看我面前的纸人。

  • 2016年10月17日 11:34:10
    但是此刻,纸人依旧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的,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一样。
    不对啊,刚才我明明看到纸人的影子在弯腰,那感觉,就像是在低头看着蹲在下面的我一样,那不可能是错觉,我看的真真切切。
    “曰了大黄和大黑了,怎么回事。”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后一咬牙,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不管是什么鬼,我得赶紧烧了她。
    “啪!”
    “啪!”
    我点着打火机,而后小心翼翼的盯着那纸人的影子。
    “呼!”
    终于,这一次点着了,而且火势异常的凶猛,刚才明明点不着,这会儿竟然一下子就烧起来了,差点烧到我额前的刘海。

  • 2016年10月17日 11:34:22
    我赶紧退开,大火熊熊燃烧起来,从下往上,很快就把这具纸人大半个身子给吞噬了,纸灰飞舞,而且空气中,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这股香味,是纸人燃烧后留下的,让我感觉十分的熟悉,像是在哪里闻到过一样。
    很快的,大火把整个纸人都给烧了,只有一张苍白的面孔在火焰中影影绰绰,恍惚中,我似是看到了火苗里面,那张苍白的纸人脸在笑……
    我浑身一个机灵,紧紧地咬着牙,不管是什么鬼,只要烧掉它就好了。
    很快的,那张脸也被大火吞噬了,燃烧成了灰。

  • 2016年10月17日 11:34:34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盘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是林诺回来了,她消失了十年,为什么又突然出现了,明明当初她已经被那个老太太送走了或者是消灭了才对,莫非她真的从阴间爬上来了?
    “眼镜!”
    我突然一看手中,是那副眼镜,刚才忘了一起烧掉了。
    我端详着这幅眼镜,想着是不是和当年的那副眼镜是同一副,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把它带上,我怕戴上这幅眼镜,会有更加不好的事情发生。

  • 2016年10月17日 11:34:40
    “先留着吧,或许真的会有用。”我想着,没有将其掰断,而是贴身放在了口袋里面。
    站起身来,我准备离开。
    再次朝着那堆灰烬看了一眼,确定纸人已经彻底烧干净了,这才放下心来准备走。
    然而就在这时,我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旁边的地上,不对!
    影子!
    影子还在那里,我明明已经把纸人全部烧掉了,可是,纸人的影子依然留在地上,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 2016年10月17日 11:35:07
    “尼玛的,这是闹什么鬼!”我感觉浑身血都凉了,没时间去管这是怎么回事,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的迈开了步伐,疯了似的朝着门卫的地方跑去。
    我一口气跑了回来,打开门,徐老四果然抱着电脑在下片儿呢,看到我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不禁问道:“干啥了你?脸色那么难看。”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对徐老四怎么解释,告诉他我撞鬼了?但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这种事情,连我自己都是稀里糊涂的。
    “大白天的你撞鬼了你。”徐老四白了我一眼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5:17
    “被你猜着了,我特么好像真的撞鬼了。”我说道。
    徐老四却是瞪了我一眼,道:“看片儿呢,别破坏气氛啊。”
    “是真的,我刚才烧纸人的时候,看到纸人的影子在动。”我坦言,这种事情,多一个人知道,我心里多一份安全感。
    果然,徐老四一听,脸色骤然变了一下,然后怪异的看了一眼我,道:“那个……是不是风吹了一下,所以你看到纸人的影子动了。”
    “别废话。”我深吸一口气,道:“可我已经把纸人烧了,烧成灰了,它的影子却还在,这个你怎么解释?”

  • 2016年10月17日 11:35:35
    “卧槽,不会吧,这么邪乎?”徐老四一下子把电脑合上了,脸色变得比刚才更难看:“走,带我看看去。”
    我没啰嗦,带着徐老四去了刚才烧纸人的地方,但结果来到这里一看,地上根本就没什么影子。不光是没有影子,连刚才烧纸人留下的一堆灰烬都没有了。
    “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影子不在了,而且烧纸人的灰也没了,有人收拾了吗?还是说被风吹走了?可现在根本没有风啊。
    徐老四看了看我,见我脸色难堪,貌似没有在开玩笑,不然还以为是在逗他呢。
    “子辰,要不你先回宿舍吧,不管是不是你的错觉,我都给金老爷子说一声。”徐老四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5:44
    金老爷子,就是我那位朋友的爷爷。
    “恩。”我点了点头,现在鸡毛线索都没有了,只能这样了。
    “你也别想太多,民间不是都传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吗?你要么就是看错了,要么就是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是不是撸多了。”徐老四安慰道。
    “滚蛋!”我说道。
    当天下午,我没有在火葬场待着,回到了宿舍,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中。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我确信,我肯定撞鬼了。
    而这件事,都和我儿时的那段往事有关,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下午,我一直待在宿舍里,哪都没去。

  • 2016年10月17日 11:36:27
    晚上徐老四回来了,带来点酒菜,我们随便吃了点喝了点,我问徐老四有没有问金老爷子。他说问过了,当时金老爷子听完脸色也不好看。
    如果是对其他人说,肯定不相信,但金老爷子在火葬场干了一辈子了,什么事儿没遇到过。但是金老爷子并未对徐老四说什么,只是让徐老四告诉我,这两天先不要上班了,好好休息一下,另外提前给我开了一个月工资,让徐老四帮我带了回来,说有时间出去玩一圈,放松放松心情。
    当天晚上,我喝了点酒,然后就去睡觉了。
    晚上,可能是我总琢磨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梦中,我仿佛回到了儿时的童年时光,梦见了林欣然,梦见了小时候的街道,房屋,池塘,还梦到了林诺。

  • 2016年10月17日 11:36:37
    林诺穿着一件红裙子,手里端着一副眼镜,笑盈盈的望着我,说道:“子辰,带上它,快带上它,你会看到你想要的东西”
    “不,我不带。”我转身就跑,一直想要跑回家。
    但是,我看到林诺再次出现在我的前面,站着熟悉的小巷子口,挥舞着眼镜:“子辰,快带上它,来不及了,他在追你,只要带上它就没事了。”
    我不管不顾,低着头往前跑,结果跑到了家门口,打开房门,结果门内出来的依然是林诺,这一次,林诺不再是笑盈盈的,而是一脸怒色,咬着牙,挥动着手里的眼镜:“快带上它,真的来不及了,不然你会死的!”
    “啊!!”
    我大叫着,连家都不敢回了,迈开双腿就跑。

  • 2016年10月17日 11:36:48
    结果,不知为何,我跑到了熟悉的火葬场前,这里距离老家明明上千里之遥,我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我想迈步进去,却突然感觉到双腿很沉,感觉像是托着什么东西一样。
    我低头一看,只见林诺披头散发的趴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攥住了我的两只脚,就如同儿时的那一幕一模一样。
    “放开我!林诺,你个死鬼为什么又来缠着我,你十年前不是就消失了吗!”我大叫着,恐慌到了极点。
    林诺抬起了头,长发遮住了脸,只能透过头发丝看到一只黑洞洞的眼睛,她开口说道:“子辰,记住,这个月的十五号,你要遭雷劈!”
    说完,我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意识沉入到了黑暗当中,但我却知道自己在做梦,这种感觉很奇怪,明知道是梦,就是醒不过来。只是梦中,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什么都没有,像是坠入了地狱一样。

  • 2016年10月17日 11:36:58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子辰,苏子辰,你大爷的快醒醒。”
    那是徐老四的声音。
    我睁开了眼睛,天色大亮,只见徐老四一脸急切的站在我面前,我不禁问道:“四哥,怎么了你,不是说我暂时不用上班吗?”
    “操,你昨晚上到底做什么了?”徐老四脸色苍白的问我。
    “昨天晚上?喝完酒就睡了啊。”我纳闷儿道。
    “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徐老四指着我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7:17
    我下意识的往身上一看,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掀开了,应该是徐老四叫醒我的时候做的。但关键是,我记得昨晚上我是脱光了只穿着小内内睡的,怎么现在衣服穿在身上,而且是一套黑色的衣服,上衣和裤子都是黑色的,这颜色让人觉得很不详,貌似不是平常的黑色,黑的让人发慌。
    “卧槽!”
    我陡然一个机灵,终于意识到徐老四为什么这么惊讶,也意识到了我身上穿的是什么!
    那是一件……寿衣!
    这是死人穿的衣服,此刻却莫名其妙的穿在我身上,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我脱了衣服睡的。
    “赶紧脱了!”黄老四说道。

  • 2016年10月17日 11:37:28
    我吓得呆滞了几秒钟,而后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将身上这身黑色的寿衣脱了个精光,狠狠的扔在地上。
    这一刻,我的心中有疑惑,有恐惧,有气愤,一瞬间清醒了。
    这寿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穿在我身上,难道说半夜有人偷偷进来?那也不可能啊,虽然我睡觉不喜欢反锁门,但有人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换衣服不可能不知道,我的睡眠向来不会太深,这么大的动静肯定能醒过来。
    徐老四坐在床上,看着我,说:“子辰,你老老实实的回答,你昨晚到底干什么了,穿这种东西,你不活了!”
    “我……我真不知道。”我摇摇头,完全摸不着头脑。

  • 2016年10月17日 11:37:33
    等等!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这件黑色的寿衣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啊。
    我捡起来一看,这件寿衣,和小时候那老太太给我穿的寿衣一模一样。
    我翻开了寿衣里面那一面儿,果不其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生辰八字,而且,和当初那老太太写得一模一样。
    十年前,那件我穿了一夜的寿衣,如今再次神秘的穿在我身上。
    但是,我觉得这不可能是同一件,因为当初我亲眼看到那老太太将那件寿衣烧掉了。

  • 2016年10月17日 11:38:4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7日 17:02:29
    靠 又这样
  • 2016年10月17日 19:12:44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7日 23:33:23
    猫扑给众位写手提供了免费发文推广的空间,只要写手愿意可以一直更新下去,并且只要在规则内更新即会获得置顶或推荐的机会!可惜楼主没有耐心保持更新, 读者还没看到精彩部分,文章只发了几十楼即弃楼了,这样的文章是吸引不了读者的,实在可惜!
  • 2016年10月18日 15:55:32
    写的挺好呀 哎
  • 2016年10月18日 16:54:46
    写吧!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