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听说过童养媳,你们知道童养女婿吗?

发表时间:2016-10-18 17:49:28 点击:12788 回复:57

秋之却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叫徐少东,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而且家里很穷,上面还有三个兄弟和两个姐姐,后面又有了我,这让原本的家庭更加苦不堪言。
直到那一年,家里来了几个不速之客,点名道姓要找我,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想要买我走,买我做什么,他们没有说。
他们说能出两千块钱,八九十年代那会,两千块钱已经很多了,那时候送养小孩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毕竟家里养不起。父母本来不想送掉我的,跟他们说能不能换其他孩子,他们说不行,一定要我,父母没有办法,只好把我送了,因为那会两千块足够一大家人生活很久了。
那时候我还小,什么不知道,他们带我走的时候,我硬是不肯,哭着喊着要爸妈,可是最终还是强行将我拉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买我是为了给他们家做女婿,他们家不仅有钱还非常迷信,因为他们女儿周可涵从小就体弱多病,听什么破道士说要找个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刚好我就是那天出生的,他家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我的。
本来这样的迷信事情都是半信半疑的,可谁知道,自从把我买回来和周可涵一起之后,周可涵的病居然就真的好了,这让他们一家人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虽然是他们家的童女婿,可是他们一家人都非常厌恶我,那会儿我还小,不知道为什么,长大后才知道他们是嫌我是农村出身的,一股子乡巴佬的气息,养着我无非是为了他们女儿,这让我从此自卑了起来。
我那会儿还小,虽然哭闹着死活不肯跟他们走,但毕竟还是孩子心性,他们买了好多吃的给我,我一看就立马就不哭了,家里穷,别说零食,就是吃饭有时候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过着。
我坐在他们的车里,一路上不停的吃着他们买的零食,没办法,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却没有发现他们看向我的眼光充满了厌恶,不过就算我发现了,我也不懂,以那种年纪的智商,可想而知。
他们家住在市区,那时候全国改革开放,市区一片欣欣向荣,那时候的我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土包子进城,身上有吃的,看着外面跟农村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被他们带走的不情愿,已经尽数抛之脑后,反而有些庆幸,想着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进入他们家门后,我第一次见到了周可涵,她比我大两岁,长得很漂亮,很可爱,只是脸色不是很好,还带有一丝苍白,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女孩,一时间手足无措,满脸通红。
可是周可涵看到我的第一句话,让我深深的低下了头,满脸通红变成了惨白色。
“爸爸,妈妈,哪里捡来的乞丐啊?恶心死了。”周可涵脆生的问道,一边还用手在鼻前扇着,一脸恶心的表情。
“额,这个是爸爸妈妈找来的保姆。”周宏看了我一眼,也是一脸嫌弃,摸了摸周可涵的头说道。
“脏死了,怎么有那么小的保姆?”
“好了,涵涵,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周可涵的妈妈李莉说。
周可涵不满的哼了一句,噘着嘴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头深埋的在胸前,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滴落在洁白的瓷砖上。
“好了,先去洗洗,一身的臭味,别把地板弄脏了,一进门家里的空气都臭死了,真是的。”李莉看都不看我,自顾走了。
那时候他家里居然有浴缸,我躺在浴缸里单纯的想着,虽然他们不怎么喜欢我,但为了过好日子,怎么样都得忍着,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所谓的结婚仪式只是走个过程,写了下我和周可涵的生辰八字,然后我算是真正的成为了周宏口中的保姆了。
虽然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但之前的家里穷,所以家务活还是会做的很多,每天的家务很简单,我经常一个人坐在那么大的房子里,时常想着一辈子都能过着这样的生活,那真是太幸福了,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我发现他们一家人简直就是变态,恶魔。
经常一些繁琐小事就对我打骂,每次都是遍体鳞伤。
发表时间:2016-10-18 17:49:2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8日 17:49:44
    但我不敢还口,也不敢还手,否则他们就打的更凶更狠,我知道他们想弄死我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有简单。我只有独自一人躲在角落舔着伤口,我恨他们一家,我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我想过逃跑,但不知道去哪里,跑出去有可能就要饿死冻死,我穷怕了,现在虽然经常被打,但却衣食无忧,尽管住的是杂物间,吃的比狗还差,活着比狗都不如。
    机会终于来了。

  • 2016年10月18日 17:49:57
    这年我十八岁了,周可涵大我两岁,长得亭亭玉立,非常漂亮,而且很喜欢打扮,估计是学着她妈妈,她们常打扮的很时尚,我经常眼光都停留在她们母女身上,但被发现了就少不了一巴掌。
    今天周可涵好像没有课,在房间打扮了很久,出来的时候穿着一款超短连衣裙,很时尚很漂亮,我看得有些呆,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看什么看?土包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周可涵走过来冲着我就是一巴掌。
    我咬牙不敢出声,低着头,但眼睛却是盯着眼前周可涵的修长美腿,很白,人漂亮连腿都很好看。

  • 2016年10月18日 17:50:08
    “还看?别做梦了,虽然我们结过婚,但我是不会承认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整天就跟一只苍蝇一样,看着恶心。”说着反手又给了我一巴掌,满脸都是厌恶之色。然后摇曳着走出家门。
    我看着周可涵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千万别栽在我的手里,否则一定会让你后悔。”这些年的非人生活使我心性都有些扭曲了。
    今天晚上,周可涵带了两名女同学回来,我以前见过几次,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周可涵叫她们乐乐和小琪,看她们的装扮应该也是有钱人家的那种,不过,每次她们看向我的眼神,和周可涵一样,看着一条狗一样。

  • 2016年10月18日 17:50:18
    周宏和李莉很晚都没有回来,家里只有我跟周可涵及她的两个同学。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有点尿急,就起来去上厕所,去厕所要经过周可涵的房间,可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周可涵房里的灯还在亮着,只是灯光不怎么亮,估计是开着小夜灯,这会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寻思着,她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平时十点之前都是准时休息的。
    我准备去一探究竟,就蹑手蹑脚的走到她的门口,令我意外的是,房间门居然都没关严实,还有一条缝隙,我不敢推门,怕门会发出响声,就侧着脸把耳朵贴在门缝上。

  • 2016年10月18日 17:50:23
    在巨大的好奇心驱使下,我轻轻的将门往里面推开了一点点,眼前的一切令我目瞪口呆,我不知道她们在做什么。
    额?
    怎么只有两个人?
    可没等我想明白,突然房门猛的被拉开,吓了我一大跳,扑入眼帘的赫然是周可涵,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立马想转身就逃,只是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周可涵拉进了房间里。

  • 2016年10月19日 20:43:07
    我是被揪着头发拉进房间的,疼的我龇牙咧嘴,面对着房间里的情景,我却无福消受,心里直想着这次完蛋了,告我个强迫未遂那我这辈子可就完了。
    “啪!”
    我正摸着头发胡思乱想,周可涵给了我一巴掌,这巴掌力量之大,史无前例,我顿时头冒金星,感觉半边脸都迅速膨胀起来。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房间的大灯已经开了,眼前正站着满脸怒容似又娇羞的周可涵三人。
    这时她们已经穿好了衣服,可是此刻面对此景,我只有从头到脚的寒气往身上窜。

  • 2016年10月19日 20:43:19
    “好啊!这个死变态,竟敢看我们,涵涵,抓他进警察局,关他一辈子。”乐乐走过来踹了我一脚,我不自觉的倒退了几步。
    “哼!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先找几个人将他打残,再送进监狱。”那名叫小琪的更狠,我不就是看了一眼而已吗?还没有看清楚呢,就要打残我送我进监狱,窝草尼玛的,你们自己做那种事,还怪我了?我心里只有恨骂着,可却不敢开口,我怕她们真的那样做。
    “恶心死了,被这样的垃圾偷看了,想不到长得还行,居然这样龌蹉。”乐乐说道。

  • 2016年10月19日 20:43:27
    “就是啊,涵涵,就按我们说的做,留着这个垃圾在家里,早晚是个祸害,估计他都不知道偷看你多少遍了,指不定以后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呢。”小琪这个人不仅心狠,脑洞他妈的也大,直接什么帽子都扣上来了。
    “你!我没有!”我涨红着脸对着她们说道,如果不解释下,那这个偷窥的黑锅我背定了,只是从小到大形成的自卑心理,让我本想大声回应的话变成了有气无力。
    周可涵到现在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我,满脸的愤怒,脸上时而闪过晕红,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只要稍微偷看她一下,至少是一个巴掌的,而今天居然是光着身子,虽然我没有看到,但她到现在都无动于衷,不知道在想什么。
  • 2016年10月19日 20:43:37
    哟!还敢顶嘴了,看你这怂样,就算做了你敢承认吗?”小琪哼道。
    我没有敢再说话,因为再说都是徒劳的,只是周可涵的心思没法猜透,毕竟是在她家里发生的事情,决定权还是在她手里的,我微微看了她一眼,便低下头,有种听天由命的意思。
    “好了,看他这个样子,想来也没其他什么胆量,刚才的事应该不是有意的,而且灯也没有开,没看见什么吧。”
    就在我等着快要为自己的命运而悲哀的时候,周可涵终于说话了,她居然在为我开脱?我没有听错吧?我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周可涵的话还是让我得以死掉的心迅速活了过来。

  • 2016年10月19日 20:43:48
    “就这样放过他?涵涵,这可不像你啊?”小琪一脸惊奇的表情,乐乐看向周可涵的表情和小琪一样。
    “那你们说怎么办?把他送警察局,然后说他偷看我们?”周可涵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哼!既然这样,那也不能太便宜了他,得收拾一下。”
    “就是!”
    “那随便你们。”周可涵无奈的说道,她觉得这个事情还真是不好处理。
    有了周可涵这句话,面对着乐乐和小琪两个心思狠毒的女人,我的下场可想而知。

  • 2016年10月19日 20:44:15
    我被她们反手绑在椅子上,就是一顿打,最后打的我直求饶,连想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她们打的没有力气才停下,到天亮了她们才把我松开,警告我不要乱说话,否则叫我生不如死,之后扬长而去。
    之后养伤的日子像往常一样无聊,我怎么受伤的也无人过问,因为他们都习以为常,只要做好分内的事。
    我没有去上过学,但我知识懂得却不少,因为他们家有大量的书籍,我只要有时间就会去看。
    在他们家待的越久,我就越感觉周可涵一家人生活混乱。
          周宏经常趁周可涵和李莉不在家的时候,带别的女人回来回来。只是那时候不懂,还被周宏警告过,所以不敢说。

  • 2016年10月19日 20:44:23
    被乐乐和小琪打完后的一个星期,周宏又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我发现他隔断时间带回来的女人不同,回来后像往常一样恶狠狠的瞪我一眼,我连忙低头,不敢看他们,直到他把那女人带进房间了我才动身。
    我摸了摸后背出了一身汗,我暗骂了自己一声怂包,妈的,都是被他从小打出来的阴影。看向周宏的房门,我低声骂了句王八蛋。
    我在客厅一边打扫着一边想着如何将周宏搞外遇的把柄给弄到,想来想去,最后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妈蛋,用手机录音啊!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一阵欣喜,这会终于有机会报仇了,我要让他们家四分五裂。
    这次是没有机会了,得等下次,周宏带女人回家还是有一定规律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4:31
    他们在房里待了很久才出来,比以往要久很多,看着周宏和那妖娆的女人离去的背影,我恍然大悟,难怪今天带的那个女人漂亮许多。
    今天晚上李莉回来的比较早,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复古短旗袍,李莉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像她们有钱的家里,各种生活都过的很好,人也肯定年轻化许多,不像乡下人要天天操劳,脸朝黄土背朝天。
    “去做饭,今晚我在家吃。”李莉脱了高跟鞋,双脚放在茶几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说道。
    “是,您稍等,马上就好。”我有些高兴的走进厨房,因为今天可以多看下李莉的美腿,虽然有可能被打,但都过来了,也不觉得什么。

  • 2016年10月19日 20:44:39
    半个小时不到,我就做好了几道精致的小菜,我对自己的厨艺还是非常满意的,看他们一家人吃我做过的饭菜的时候的表情就知道,如果难吃的话,不用我多说后果了。
    今晚李莉竟然吃饭喝起了红酒,在我印象中,她晚上是从来不喝酒的。
    看着她慢慢的喝完一杯又一杯,我站在李莉的旁边不停地给她倒酒,不一会儿她就有些醉了。
    我正准备再给她倒酒的时候,突然李莉猛地用手架住我的脖子,我吓了一跳,差点将酒瓶里的酒给倒她身上。

  • 2016年10月19日 20:44:44
    可是我想错了,她竟扶着我的脖子站起来,她醉了。
    “为什么这样对我?”
    李莉突然迷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一愣,说我?不过我很快否认了,难道是周宏外语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啪嗒。”
    门外传来一声开锁的声音。
    我脑袋一晕,完蛋了,李莉还靠在我身上呢!
  • 2016年10月19日 20:44:59
    不过还好我反应及时,在大门即将打开的那一刹那,我快速的将李莉给推到在沙发上,然后以百米世界纪录的冲刺速度跑到餐桌边,装作收拾碗筷。
    做完这些我心脏都跳到脖子上了,终于门被打开了,我眼角瞟了一眼,回来的是周可涵,换完鞋子后,周可涵看了一眼已经醉倒在沙发上的李莉,“我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伯……你妈妈六点左右的时候就回来了,然后吃饭的时候就喝醉了。”我看着已经睡过去的李莉,心也慢慢地放回了肚子里,好险!
    周可涵看着睡姿有些暴露的李莉,狐疑的看着我,“你这个败类,你没做什么吧?说,偷看没?”

  • 2016年10月19日 20:45:16
    我心咯噔了一下,强做镇定的说道,“我没,你妈妈也就刚睡没多久,然后你就回来了。”靠,我还好没吓得结巴,否则就暴露了。
    “哼!刚睡?是不是我没回来,你就准备怎么样了吧,可别忘了你前段时间做的事。”周可涵寒声道。
    “我,我冤枉,在怎么说你妈也是我妈,我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我几乎哀求着说出来,可是声音越来越低。
    “啪!”
    周可涵走过甩给我一个耳光,“闭嘴!你有什么资格?你只是被我爸妈买来的杂碎,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给我记住了!”周可涵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被她骂了句杂碎,我愤怒的想还给她一个耳光,可是看着她几欲杀人目光,我立马怂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45:26
    “怎么?你还敢打我?”
    难道被买来的就没有尊严了吗?我心中怒吼着,我多少次想要爆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他们一家人似乎知道我会这么做,如今我十八岁了,可却没有身份证,我就是一个黑户,我能跑吗?跑出去等着被抓,被饿死吗?我一次次的忍受着。
    周可涵看着我没有说话,哼了一句,去了她妈妈房间拿了一件外套,将她妈妈盖好,然后去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大早,李莉醉酒已经醒了,昨晚我一直担心她会不会记得我们之间的事,可是看着她像平时一样,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是醉的不轻,否则昨晚都那样了,不可能什么都记不到,只是我没有发现,在我转身的做事的一瞬间,李莉看向我的表情比平时还冷。

  • 2016年10月19日 20:45:36
    吃完早饭周可涵和李莉一起出了门,我收拾好碗筷之后,想着为得到周宏出轨的证据做准备,找了几部手机才找了一部稍微能用的,试了下录音功能还能用,将电冲好后,估算着他带女人回家的大概时间,将手机藏好以备用。
    今天似乎老天都要帮我了,下午的时候,周宏竟然又带了之前那个女人回来,这才隔一天,估计是那女人实在是漂亮,周宏可能饥渴难耐。
    周宏进门不用多说,我已经一股脑的直点头,示意不会乱说,我心下却是暗呼大好时机错过了,手机还没放到他房间。
    可我没有想到周宏这次居然没有带着那女人直接去房间,而是先去了后院,我大喜,看来老天爷开始帮我了,将藏好的手机拿出来将录音功能打开,我悄悄地的将手机藏进了周宏的房间的床下,做完这一切,我忍不住摸了把虚汗,希望这次可以一举成功。

  • 2016年10月19日 20:45:49
    没有令我失望,一个小时后,周宏搂着那女人亲亲我我的走进了房间,不久里面就隐约传来令人亢奋的声音。足足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出来,周宏可他妈的真会玩。
    待他们走后,我迫不及待的将手机从床底拿出来,按了下播放键,不时就有各种断断续续的声音出来,还有周宏和那女人的不时说着的让人喷血的情话。
    “靠!”我骂了一句,听得我都热血沸腾了。
    但我却忍不住大笑起来,周宏,周可涵,李莉,这次非叫你们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不成,我恨恨的想到。

  • 2016年10月19日 20:45:59
    我琢磨着这证据怎么才能给李莉或者周可涵听到,而不被他们发现是我做的,直接放家里肯定是不行的,第一怀疑对象百分百是我,还没看到他们妻离子散,可能就被他们打死了。
    最后我想到只有寄快递了,我将手机外壳搞的面目全非,以防他们认出手机是自己家里流出的,在包裹里我还写了一张纸条写着,“打开录音,有你想要的。”
    之后的几天,我焦急的等待着这个快递出现,都好几天了,同城都这么久,我都以为快递给弄丢了呢,在第四天的下午,我盼望已久的那个快递终于出现在了我眼前,我忍着激动,对快递哥说了句谢谢,然后将快递拿到今天刚好在家的李莉的面前,因为我收货人的名字就是李莉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6:11
    “您的快递。”我将快递递给李莉,李莉狐疑的看着我手上的快递,似乎想着这几天自己没买过什么东西,不过还是接了快递,看着李莉拆开包裹,我顿时心都在颤抖了。
    我装作去做家务,可我的心思全部都在哪部手机上面,李莉看见这个手机和包裹里的一张纸条表情更加疑惑了,但是还是按着我写的纸条上面的提示,点开了录音。
    手机声音开的很大,顿时手机里传出满是令人脸红的声音,我看到李莉脸色瞬间通红,不过她没有立刻关掉,似乎听出了是谁的声音。

  • 2016年10月19日 20:46:13
    “您的快递。”我将快递递给李莉,李莉狐疑的看着我手上的快递,似乎想着这几天自己没买过什么东西,不过还是接了快递,看着李莉拆开包裹,我顿时心都在颤抖了。
    我装作去做家务,可我的心思全部都在哪部手机上面,李莉看见这个手机和包裹里的一张纸条表情更加疑惑了,但是还是按着我写的纸条上面的提示,点开了录音。
    手机声音开的很大,顿时手机里传出满是令人脸红的声音,我看到李莉脸色瞬间通红,不过她没有立刻关掉,似乎听出了是谁的声音。

  • 2016年10月19日 20:46:22
    我头埋的很低,强忍着回头,自顾自的做的事情,但我能感觉到李莉的愤怒,我心中却是很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周宏!你给我死回来!”
    李莉从头到尾听完了录音,之后拨通了周宏的电话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话那头的周宏喊道。
    “老婆,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火气。”
    “立刻给我死回来,不然有你好看!”李莉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给我死回你的狗窝去,别在这里碍眼。”
    我正暗自偷笑,李莉突然冲着我吼道,吓得我差点将东西给打碎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46:32
    “是是。”我点头哈腰的连忙应答,我特么的是躺着也中枪啊,额,虽然事情是我搞出来的。
    不一会儿,周宏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我躲着房间里仔细听着。
    “啪!”
    周宏一回来,李莉就给了周宏一巴掌,周宏估计被这巴掌打得莫名其妙,但却不敢还手,只是吼道,“好好的,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看看你做的好事,不错啊,敢背着我偷偷的玩女人了。”
    “我哪有?”周宏被李莉的话吓了一跳,难道被老婆知道了,操,一定是徐少东那小杂种说出来的。
    “哪有?你自己听听。”李莉甩给周宏手机。
    周宏听完后,脸都绿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这录到自己做那事被老婆发现了给吓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6:48
    可周宏不傻,不会直接去承认的,周宏闹中急速的旋转着,顿时有了一计,嬉笑着对李莉说道,“老婆,你看只是段录音而已,声音确实有点像我啊,可是我完全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我对你的衷心,你是知道的,再说了,你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去找别的女人呢?”
    周宏这会嘴巴像摸了蜜一样哄着李莉,在房间里的我听着他的话,骂了一句老狐狸。
    被周宏这么一说,李莉似乎没有那么激动了,“哼!你少甜言蜜语,不是你做的事,这东西怎么会寄到家里来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7:01
    周宏脑筋一动,“老婆,肯定是公司的竞争对手搞的小把戏的,我们这段时间不是在竞争个项目,这个肯定是对方搞出来,想离合我们夫妻感情,从而使我们夫妻意见不合。”
    周宏越说越顺,“这可是一石二鸟啊,不仅离间了我们,在我们处理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好乘虚而入。”
    李莉被说动了,他们公司这顿时间确实是有这个事情的,按照自己老公的分析,完全有可能。
    “你说的不错,这个有可能。”

  • 2016年10月19日 20:47:10
    “对啊,肯定是这样的,老婆,我怎么可能背叛你呢?”
    “哼!这次虽然是这样,但你给我听好了,最好给我老实点。”李莉是个精明的女人,她现在不会完全相信周宏的话,这事总透露着一股猫腻。
    “你放心好了,老婆,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的。”
    我在房间里已经是目瞪口呆了,完全不敢相信,你妈了个逼的,老子精心策划的证据,就这样给破了。
    不过我没有灰心,至少让他们夫妻有了点隔阂了,“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们加倍奉还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7:27
    短时间内肯定不能有所动作了,否则会被他们发现,不过我也不着急,只要我还在这个家迟早都有机会的。没过几天周宏和李莉和好如初了,看来周宏没少哄着李莉,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什么。
    今天晚上周可涵回来的挺晚的,周宏和李莉也都在,估计是之前的原因,周宏这些天都回来的比较早。
    只是周可涵回来的时候,一句话没有说,就扑倒在李莉会里哭泣,头发乱糟糟的,还衣衫不整,周宏和李莉吓了一跳,连忙安慰的同时,询问着缘由。
    “呜呜……爸妈,我差点,差点就被强暴了。”哭了许久之后,周可涵才哽咽着说出实情。
    “什么?哪个混蛋干的?”周宏顿时怒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47:35
    我一听,不但没有怜悯,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看看吧,这就是报应,怎么就没有将她给办了呢,哪个混蛋这么没用,连个女人都治不了,我心中想到。
    “涵涵,怎么回事?”李莉也是满脸寒霜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是回家的路上被两个人给逮到的,晚上太黑,没有看清,我挣扎着才跑回来的。”周可涵说完又是止不住的哽咽起来。
    不清楚人是谁就算报警了,也无法抓到人,周宏和李莉都没有办法,这会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漂亮女儿的人身安全,一个大美人晚上走夜路却是不安全。

  • 2016年10月19日 20:47:44
    “早就跟你说过了,没事早点回家,现在倒好,出事了吧。”周宏心疼完女儿,但也不忘教训一下。
    周可涵被周宏这么一训,哭的更厉害了。
    “你还说,都这样了,谁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李莉蹬了周宏一眼。
    我这会正在修理着盆栽里的树枝,“徐少东,你过来!”忽然周宏叫了我一句,语气不容置疑。
    我一听赔笑着走过去,“老板,什么事?”
    “以后你就跟着涵涵一起上学放学,保护她的安全,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你别想好过,听到没有?”

  • 2016年10月19日 20:47:54
    “老板。我……”我还没有说完,倒是周可涵抢着先说,“爸,我不要这个土包子跟着我,你看他这个怂包样子能保护我吗?”
    我立马不高兴了,心下微怒,草,你不愿意我还不乐意了呢,一个公主病的人,伺候不起。
    “老板,可是家里的活?”我不愿意伺候周可涵,想用家务搪塞一下。
    “混蛋,是老子女儿重要还是家务重要?”周宏说着啪的扇了我一个耳光,尼玛的,又打老子,狗日的。
    “涵涵,听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总不想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吧。”李莉和周宏是一样的意见,要求我去保护周可涵。
    “那我也不想他跟着,在学校多丢人。”

  • 2016年10月19日 20:47:54
    “老板。我……”我还没有说完,倒是周可涵抢着先说,“爸,我不要这个土包子跟着我,你看他这个怂包样子能保护我吗?”
    我立马不高兴了,心下微怒,草,你不愿意我还不乐意了呢,一个公主病的人,伺候不起。
    “老板,可是家里的活?”我不愿意伺候周可涵,想用家务搪塞一下。
    “混蛋,是老子女儿重要还是家务重要?”周宏说着啪的扇了我一个耳光,尼玛的,又打老子,狗日的。
    “涵涵,听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总不想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吧。”李莉和周宏是一样的意见,要求我去保护周可涵。
    “那我也不想他跟着,在学校多丢人。”

  • 2016年10月19日 20:48:02
    “涵涵,听话,这次无论如何你必须听我和你爸的话。”李莉语气也是硬了起来。
    周可涵哼了一句,抹着眼泪跑进了房间。
    虽然周可涵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而且是个美女,走到哪都有人盯着,确实不太安全。
    “走开一点,别离我那么近,你聋了?”第二天早上,我终于有了人生的第二个职业—保护周可涵。只是我只要跟着近一点,就被她一顿臭骂,我远远的跟在后面,看着周可涵的背影,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我不是学生没有办法进学校,每天就只能在校门口无聊的等着,我也乐得清闲,不过经常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我直接无视。只是有些受不了的是,有几次差点被人当成尾随美女,图谋不轨的行为,还好我机智,一溜烟跑了然后再去学校。

  • 2016年10月19日 20:48:10
    大学的课程还是比较轻松的,有时候中午就能回去。这天放完学,我看见周可涵跟着两名女同学走出了,不过却不是往回家的方向,我心想,尼玛的,这才几天便忘了伤痛,这又想去哪里鬼混。
    我跑过去拦着周可涵,皱着眉头问道,“去哪里,你爸妈交代过了,没课程的时候,就回家。”
    “谁叫你跑过来的,我爱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周可涵见我拦着,顿时不高兴了。
    “涵涵,这是谁啊?怎么没有见过?”周可涵旁边一个女同学问道。
    “一个苍蝇而已,烦人。”
    “走开,别挡着道。”周可涵厌恶的对着我说。

  • 2016年10月19日 20:48:20
    “不行,你必须回去。”我坚持道,笑话,被周宏知道了,我又是少不了一顿打。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和涵涵只是去酒吧玩下,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你这人还不依不饶了。”周可涵另外一个女同学说。
    我白了白眼,没有理她,我只负责管好周可涵,其他人关我屁事。
    “要去,你们自己去,周可涵不能去。”
    “还反了你了,给我滚!”周可涵见我这样对她同学说话,顿时怒着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开,拉着她同学跑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48:28
    妈的,该死的婊子,我在原地站了一会,本来想着懒得理她,自己回去,但转念一想,回去也不好交代,不出事还好,万一出了个什么事情,那我不得少层皮,咬咬牙,我还是跟了上去。
    这会才下午五点多,酒吧根本没什么人,外面也没有什么人守着,要是有人见我穿成这样肯定是不会放我进去的,我躲在一个角落观察着周可涵那边。
    周可涵和她同学点了几瓶酒,没过一会儿,在酒吧别的房间出来几个男的,似乎和周可涵的两名同学认识,大家就一起喝起来。

  • 2016年10月19日 20:48:38
    没多久我看着周可涵去了卫生间,应该是去上厕所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周可涵刚走,我就看见那几个男的中的一个从兜里掏出一包药粉倒进了周可涵的杯子里。
    我暗呼了一声糟糕,这女人真不让人省心,说了不要过来,妥妥的阴谋啊。我立马坐不住了,找了时机,偷偷的跑进了女厕所,周可涵正好在洗手,进有人冲进来吓了一大跳,不过一见是我,就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你有完没完,追到这里来了。”
    我没时间跟她解释,“快跟我走,那几个男的在你杯子里下了药,你那同学是故意引你来的。”
    “你抽什么疯?好啊,想让我跟你回去,竟然什么理由都编的出来,我同学没你那么龌龊,偷看别人。”
    周可涵一点也不相信我,还说我冤枉她同学,我真是日了狗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 2016年10月19日 20:48:52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急道。
    “滚开!”周可涵推开我,走了出去。
    我真他妈的想就此离开,不想管这该死的女人了,不过想想,最起码周可涵是我老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比较在意的,尼玛的,看看谁敢动我的女人。
    我继续躲在那个不易察觉的角落,不出所料,周可涵没喝多久就有点迷糊了,她想站起来,可晃荡了下就倒在了沙发上晕了过去。
    “这次你们两个做的不错,价钱会多给你们的。”我听着其中一个男的对周可涵那两个同学说道。
    在那两女的离开之后,有两个男的将周可涵抬进了一个包间,然后刚才说话的那个男的也进去了,之后抬周可涵进去的那两个人就出来了,和其他一个去了别的房间。

  • 2016年10月19日 20:48:58
    我躲在那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该怎么办?我嘴里不停重复着。
    操你妈的,王八犊子,敢动我老婆,我一狠心,在桌子上抄起一个酒瓶,悄悄地打开包间门,我开门很轻,没有惊动里面那男的,我看见周可涵衣衫凌乱,已经毫无知觉了。
    这会男的正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我在他脱T恤包着头的时候,冲过去对着他的头就是一酒瓶,嘴里骂了句操你妈,动我老婆,我那一下用的力道,连自己的都害怕,我怕他被打死了,那男的闷哼了一声没了反应,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抱起周可涵猛地的冲出了酒吧,这小妮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沉,我不忘想着。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跑出去没多久,酒瓶就冲出了几个男人,四周看了眼,最终还是返回了酒吧。
  • 2016年10月19日 20:49:17
    我牟足了劲的狂奔,完全忘记手中还抱着一个大美人,还好现在是傍晚时间,路上行人不是很多,跑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直累得气喘吁吁,稍微停顿了下,我看着昏迷被我抱在怀里的周可涵,脸上宁静而绝美,这一刻我似乎忘记了她以前对我的总总待遇。
    没有办法,无地方可去,我抱着周可涵只好往家里去,祈祷着周宏和李莉别那么早回来。我有些心惊胆战的打开房门,还好他们还没回来,我情不自禁的呼出一口气。
    将周可涵抱进房间,盖好被子,我就像一位疼爱自己的妻子的男子,以前总是对周可涵想入非非,但现在看着她甜美而可爱的脸庞,我却提不起任何兴趣,我不时的想,如果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那该有多好。

  • 2016年10月19日 20:49:38
    周宏和李莉没过久也回来了,我撒了个慌,说周可涵今天回来就特别困的样子,现在已经休息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被我打的那个人一定会查出是我干的,毕竟那时候周可涵的那两个女同学见过我,我心中很害怕,偷袭那会的豪情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明天面对周可涵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第二天大早,周可涵偷偷的质问我,她怕她爸妈知道昨天的事情。看着她的表情,对于昨天被下迷药的事情她还是有些庆幸和害怕的。
    “是,是一个男的。”我本来想说是我,但转念一想,以她的对我的偏见,有可能我就算说了,她也不会相信的。

  • 2016年10月19日 20:49:49
    果然如我所料,“我就说嘛,肯定不是你这个怂包废物了。”周可涵确实是不相信是我救她出来,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只会低三下四的废物。
    我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心里很是失望,再说已经没有必要了,只会得到讽刺。
    在学校外面没有呆多久,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如此之快的就找到了我。
    “强哥,昨天肯定是这个小子打你的。”我看着昨天在周可涵旁的同学对着一个头包着白纱布的青年,指着我说道。
    这会已经有三个人将我围了起来,“王八犊子,挺会下阴招的啊。”
    我只能装傻充愣,“这位大哥,您这是怎么回事?”我对着这名叫强哥的低头哈腰的疑问道。

  • 2016年10月19日 20:49:59
    “怎么回事?操你妈的!还敢装傻。”强哥伸手拍了拍了我的脸。
    “你小子可以啊!”强哥突然踹了我一脚,“给我打!”
    我没想到他会踹我,哎呀了一声,我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其他三人一拥而上对着我就是拳打脚踢,我无法反抗,只能抱着头,这些人打我可不像周可涵家里人打我那样有顾忌,处处往要害打。
    我被打的满地求饶,脑袋嗡嗡作响,看东西都出现了重影,不知道打了多久,我被打的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强哥蹲下来,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提起来,“小子,给我听好了。”我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求,求你别,别打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50:09
    “小子,我知道你跟周可涵的关系不浅,这样,我给你一次机会,将周可涵骗到之前的那个酒吧来就行,否则今儿个我就废了你。”强哥冷笑着说道。
    我脑子都没有办法想事情了,听着强哥说会放过我,也不管什么事情,先答应了再说。
    强哥他们终于走了,我仰面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办法短时间站起来,整个脸都浮肿了,我愣愣的看着天空,这个社会人心是如此的冷漠,没有任何人过来看一下。
    躺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身上恢复了一些力气,强忍着疼痛站起来,眼睛肿的都看不清路了,我蹒跚着向家里走去,周可涵我管不了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50:18
    找到备用的一些药品擦拭着全身,疼得我嘴唇都直哆嗦,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身体恢复了不少,脸上还有些浮肿,我刚出房间门周可涵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好你个废物,昨天居然擅自离手,爸妈我不要他跟着我了。”周可涵似乎找到让我离开她身边的证据。你怎么能这样?我可都是为了你啊!我心中悲凉的想到。
    “小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看看你这个死样子。”周宏说道,他们一家人是不会关心一下啊,不会问我受伤的缘由。
    我只好回到说,昨天有些事情,所以就先离开了。
    “继续给我跟着涵涵,不要再给我搞些花花肠子。”
    “爸,你,哼!”周可涵一甩头,走了出去,我只好无奈的跟着。

  • 2016年10月19日 20:50:27
    我这会心中又将周可涵给恨透了,一切都是为了你,否则我也不会被挨打,我帮你还这样对我。我想着这次一定要让她吃亏,想到强哥交代的事情,我心下有了主意,待周可涵进了学校,我就去了强哥说的那个酒吧。
    在一个人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包厢,“强哥。”我赔笑着喊道。
    “哟!小子是你啊,这么快就搞定了?”强哥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正在吞云吐雾。
    “这,这个还没有。”
    “没有?那你跑过来找打不成?”强哥冷笑道。
    我连忙摆手,“不不,当然不是了,我过来是想跟强哥说下搞定周可涵的事情。”

  • 2016年10月19日 20:50:36
    强哥一听来了兴趣,“哦,说来看看。”看来强哥对周可涵的美色是垂涎已久了。
    “周可涵以为上次的事情已经起了疑心,我还将她带过来,她肯定不肯的,不过她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废弃的工厂,到时候强哥您可以从路上下手,而且到时候我还可以给强哥把风呢。”我一口气说出来,人都轻松不少,我这次一定要给这个女人一次教训。
    强哥听后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错,好小子,如果这次成功了,我可以给你一点报酬,就当是给的医疗费,以后需要可以来找我强哥。”
    我大喜,“多谢强哥!”心中不免想到,这次不仅收拾了周可涵,还能找到个靠山。

  • 2016年10月19日 20:50:46
    “恩,去吧,我会派人盯着,你只要跟平常一样就行。”强哥挥了挥手。
    今天周可涵课程应该比较多,到下课了才出来,她很老实的往家的方向走,前几天发生的事她还是很后怕的,那两个女同学对她们质问了一顿,就绝交了。
    我一如既往的跟在后面,只不过在我和周可涵的中间的那段距离,还有两个男子跟着,应该是强哥的手下。
    走到废弃工厂的时候,那两个男子趁着没有路人的时候,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袋子,快步追上周可涵,一把将周可涵的头套住,然后两人抓着周可涵就往工厂里拖。

  • 2016年10月19日 20:50:56
    周可涵嘴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也快步的走上前去,强哥居然已经在工厂里等着了,那两人将周可涵绑好。
    强哥示意我们走开,那两人瞪了我一眼,“没你的事了,还不快滚!”
    我赔笑了一下,慢慢的走出工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脑中不停的浮现着,强哥对周可涵强暴的画面,我越想越烦躁,越想越憋屈,在厂门口不停的徘徊。
    “强哥不好了,有巡警来了。”我急忙冲进工厂,不等那两人拦住我,我就冲了进去。


  • 2016年10月19日 20:51:01
    正准备提枪上阵的强哥被我这么一喊,顿时痿了,“你说什么?”强哥怒道。
    “外面有巡警啊,好像是冲这里来的。”我装作很急的样子。
    “操你妈的,尽坏老子好事。”强哥说着挥手给了我一巴掌。
    不过强哥似乎没有怀疑我的话,他相信我没有胆量再骗他了。连忙提起裤子招呼走进来的两个手下从后门逃走了。
    看着他们走了,我一抹汗水,差点虚脱了,可没等我好好放松下。
    “徐少东!你这个王八蛋!”
  • 2016年10月19日 20:51:18
    因为篇幅和精力有限,喜欢本故事的朋友, 关注微口信:信你的邪,只需要回复帖子名或故事中的人名就可以看更多后续内容哦。
  • 2016年10月19日 23:34:25
    感觉这样没素质的父母就不会教出什么好的小孩 尊重每个人的自尊 特别是 弱势的人
  • 2016年10月20日 10:22:41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0日 10:56:11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0日 14:40:18
    YY文, 拼E族
  • 2016年10月20日 17:11:40
    二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