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日记狂想曲

发表时间:2016-10-19 01:30:54 点击:7120 回复:17

清流唐晨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今天开始写日记。
一直以来,都有每天要写日记的愿望,总在想将自己人生的点点滴滴——精彩的,平淡的;在乎的,无所谓的;开心的,愁苦的;喜欢的,厌恶的······都能够用文字记录下来,以此来作为自己曾来过这大千世界并在此生活了数十年的见证。先不去管他这数十年是如何度过或将要如何度过,等将来临了的时候,找出自己写下的这些,寻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片甘爽清凉的树荫,悠闲的斜靠在躺椅上,慢慢的翻阅那逝去的属于自己的传奇,回味看似漫长实则只能用匆匆来形容的生命旅途,那时一定是由衷感到欣慰的。因为这旅途由于多了自己的记录而显得那么完整。尽管这当中没有轰轰烈烈,尽管到头来发现一无所成,但其实过程里一点都不空虚,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大事也好,小情也罢,填塞着,充实着。而不会因为遗忘带来的失落,不能正确定义自己在这趟旅途里所扮演的角色和由此而产生的价值,在无法抑制的懊恼里长吁短叹。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10-19 01:30:54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9日 12:28:25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28:54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29:2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29:42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30:04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30:26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30:4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2:31:18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0日 01:01:53
      既然早存了这个念头,却为何又迟迟不付诸行动?而是等到今日才战战兢兢极不自信的下了决心。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通过归纳总结,最最紧要的还是因为时间对于我来说真是应了那句话——“一寸光阴一寸金”。物以希为贵,时间也是,我的时间比金子还贵,还要难得到,当然这里指的是空余下来的时间。每天工作的时间达到了全天二十四小时的一半,有时甚至要超过的。下班之后,已是深夜,许多人这个时候已是沉醉于梦乡了,而我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疲惫,哪还打得起精神,提得起兴趣,在纸上写下些零零碎碎的闲话。赶紧洗洗,关灯上床睡觉才是正经。若是耽误了睡眠,可不是闹着玩的,到得第二天,准是萎靡不振的像极了一棵被烈日晒蔫了,晒得焦黄的野草。虽然如此,我还是三思了又三思,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被时间给打败了,没有,就像挤牙膏一样的挤呗。没有时间不是最可怕的,留下终身遗憾才最令人恐惧,最令人悔恨。就这样,我犹犹豫豫,徘徘徊徊的来了。说实话,我的心是不够坚定的,因为形势太严峻了。我希望往后的日子里,我能够坚持下来。那阻碍着我的不自信,也能在不断的前進前進中,慢慢的消磨掉,直到踪迹全无。更希望,渐渐的,我的时间会越来越多,而我仍然像守住金子一样,珍惜他的每一分每一秒
  • 2016年10月21日 00:24:50
    很久以前,记得还是作为一个小学生的时候,曾有过一段长时间写日记的经历。不过那时完全是出于被动,只是在完成老师留下的一项课外任务,而且个人认为这项任务的艰巨性绝不亚于电视里小鬼子要想战胜八路军。老师对这项任务的重视程度,可以说是用政治标准来衡量的,每天必做检查,如果没写,那就乖乖的站到黑板上去,先说原因,再做检讨,然后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来一场激烈的批斗,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在高压的白色恐怖下,我除了胆战心惊,就剩小心翼翼了。如果旧社会真有压在劳苦大众头上的三座大山的话,那这就是第四座了。为了不被老师揪了辫子,我哪敢有丝毫的懈怠,放学之后,哪也不去,直接奔回家中,关起门来,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研究该怎么写。如此一来,竟一次也没站过讲台,总算是功夫没有白费,还有了意外的收获,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写作能力大有长進,作文考试常常能得全班第一,多达十数篇的文章评了特别优秀,被老师在班上当众朗诵。我记得我那时是倍感震惊的,因为做梦也想不到,就我这水平,还能做成这样不可置信的结果。表扬是一个一个接踵而至,奖状递到我手里的那一刹那,我的心直如含了蜜一般,甜丝丝,美滋滋的。
  • 2016年10月22日 00:43:59
    可惜好景不长,正当我自我感觉良好,有些春风得意的时候,却迎来了该死的小学毕业。至于告别熟悉的学校,熟悉的教室,熟悉的老师,熟悉的同学时那种难舍的哀恸,在此就不去赘述了,相信每个人都会有深深的体会。我想说的是,小学毕业后,我入读镇上的中学,因为离家远,就寄宿在学校里。中学不比小学,小学只有语数两门课程,而中学杂七杂八的竟然有十几门课程之多,学习任务骤然变得异常紧张与繁重,压力山大。形势急转之下,再不能如先前那般清闲,虽然此前一直认为小学生活里是一点都不够清闲的,但相较于中学,就仿如突然自云霄直坠入地下,前一秒还在天堂,后一秒就下地狱了。我的日记终结了,因为所有的时间我不再有权利去自由支配,这里的老师为我们做了精心的谋划和安排。我本以为写日记仍然会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学习任务,但显然我错了,在老师们的眼里,你写不写日记,对他们来说,就像走在路上,遇见死了一只蚂蚁一样漠不关心,他们整天声嘶力竭强调的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你日记写的再好,能有什么用,可以拿来看,可你吃吃看?语文老师倒是照例有布置作文的,且对于写与不写,写的好还是坏,是决不含糊的。但很显然他的严厉是绝对的出于成功的完成他的教学任务,而不是真心的要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与文学功底,理由是,譬如有一次,他出了一道叫《春游》的作文题目,可是我们成天呆在教室里,泡在书堆里,除了努力学习还是努力学习,曾几何时有那闲功夫走出校门去春游过。写文章嘛,你总得有将文字组织起来的客观条件,要不然该怎么写?因此我对语文老师有种心碎的失望,我觉得他自私,而且是那种昭然若揭,呼之欲出的自私。于是,我擅作主张,将作文题目改成了《我梦见我在春游》。
  • 2016年10月22日 23:53:12
    在这篇我将其简称为《梦游》的文章里,我为自己虚构了一个梦境。梦里我们的语文老师在某一天中的某一节课不知何故突然由平时的不苟言笑,严肃古板,变成了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并且破天荒的大发慈悲,以黑板擦坏了没法弄干净黑板为借口,宣布此节课为课外活动,其后更是亲身引领我们踏出校门,来到距离学校五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包,指导我们钻入浓密的草丛寻找写作的灵感。我们对语文老师的做法先是震惊,接着感恩戴德,然后兴高采烈,高声欢呼。大家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推推搡搡,各处寻幽探胜,登高履险。山上山下,林木深处,荆棘丛中,人人喜笑颜开,愉悦之情,无以言表。回来之后,不待老师开言,众人已俱都提笔伏案,静心疾书。也就过了那么一刻钟,奇迹出现了,众人用难以置信的迅速完成了今天的作文,趋之若鹜般纷纷交卷。语文老师被眼前这一幕惊得呆了,当场翻阅,可能是效果远远超乎他意想之外,不禁咋舌难言,只能不住点头以示肯定与嘉许,良久之后,猝然大呼:“本班自有史以来,这是唯一能令我宽心的一节课!”然而是梦就一定会醒,回到现实中,我依旧坐在教室里,枯燥的啃着书本。语文老师还是原来的语文老师,一如既往高高在上,凶神恶煞,望之胆寒。文章的最后,我委婉的指出老师们为了自己能评上优秀,在班级评比中争到一席之地,向上级展示驾驭之能而枉顾学生死活,不择手段。尤其在教学方式上存在极大问题,而为了达成目的,却不愿探索创新,死死的墨守成规。如此又怎能将学生培育成才?培育成能生火烧饭的材还差不多。文章写好后,我义无反顾的交了上去,其后便在满心忐忑里等待着这不计后果所带来的后果。
  • 2016年10月23日 20:08:16

    其实,我之所以这样写,更多的是出于对现行的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体制的蔑视和老师们明知这种体制弊端重重,却仍然选择屈从并不遗余力继续发扬光大的不忿。我希望我的这篇文章在老师看到之后可以引起他们的反思,对教学会有一个新的定位。当然我知道我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年累积下来的痼疾,岂是一个人微言轻的毛头少年所能够左右的。但我不会灰心,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没有吝惜自己的卑微,为此付出了努力,用实际行动去争取过。两天后,成绩下来了。当语文老师念到我的名字,叫我上去拿回自己的卷纸时,我看到他面若寒霜,毫无表情。这两天来,我一直惴惴不安,当初交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是下了“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种慷慨赴死的决心。然而此刻,面对着我一直心存敬畏的语文老师,我开始胆怯了。我感觉到了他身上那腾腾冒出的杀气,我不敢再看他,百分百肯定今天是在劫难逃了。然而令我瞠目结舌的是,我卷纸上的分数竟然是九十九分。我一下子懵了,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否颠倒了,日月不再东升西落,星辰也偏离了原有轨迹。我呆在那里,任凭自己逐渐僵化。最后,还是语文老师那抑扬顿挫的语调打破了我混乱的思绪。他先是检讨了自己教学上的纰漏,认为自己在各个方面都是有所缺失的,并且承诺此后必将得到改進,而后就是对我极尽了赞赏之辞,还说为什么要给我九十九分,因他本是要给我满分的,但我轻率的对题目作出了更改忽略了对他的尊重,所以减掉一分。至此,我才长吁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安然放下。语文老师的承诺自然是不会兑现,对此也不必较真。不管他是真心也好,敷衍也罢,总之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我因开罪他不但没有被怒火淹没,反而备受礼遇,也很是心满意足了。此后我再没写过日记,除了完成语文老师留下的命题作文外,也极少主动创作文章。主要还是为了各个科目能平衡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不因偏科而影响到将来的中考高考,什么文章日记会耗去大量时间,而时间对于一个要学好十几门课程的学生来说是无比金贵的,所以我不得不忍痛割舍,一心一意扑到书山题海中去。不过,在其后的一个寒假里,因为暂时没有了功课的羁绊,我却不自量力,写起了武侠小说。

     

  • 2016年10月25日 00:02:06
    对我们莘莘学子来说,学校既然是地狱,那寒假毋庸置疑就是天堂了。宣布放假的那一刻,我们如 19 世纪美国南方的黑人奴隶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逃出白人奴隶主的种植园,成功来到北方,重新做回自由人时那种无法遏制的歇斯底里,激动的又跳又叫。更有甚者,真可谓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欢呼如雀跃,就差潸然泪下,泣不成声了。我在学习上因与班上几位志趣相投的同学常常共相扶持,砥砺前行的缘故,遂结成了深厚友谊。假前临别之时,便相约在假期里,务必要各致其家串门互访。因此我有幸参观到其中一位同学的书房。我记得当我瞧见各种各样的课外读物塞满了整整一面墙的书架时,我内心油然而生的震憾使得我目瞪口呆,半晌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似我这种对文学有着极深感情的人,对于书本的那种喜爱,是用寻常的思维所无法想象的。我当时的感受套用现在的一句网络流行语“羡慕嫉妒恨”来形容是恰如其分,绝不为过的。我们知道那个时候与现在不同,现在因着互联网的发达,电子书成了阅读主流,只要你拥有一部电脑或一部手机,想看什么便可以看什么。但在那纸质书的年代,想博览群书可并不容易,在那个大多数家庭都不宽裕的时代,首先就得考验你家有多强的经济能力,是否能够负担得起买书的花费,如果不能,那你就得去租去借,而且还不一定就能租借到你想要的书。再说那时的家长像这位同学的父母一样开通的几乎没有,对他们来说,只有在学校里念的书才能被称之为正书,而一切与之无关的书籍,都会被他们视为离经叛道的歪书,玩书,是要引人误歧途,害人一辈子的,是要像禁绝鸦片一样毫不容情的。尤其是农村的家长,他们本身没什么文化,也不懂什么叫文化,只知道你的分数就代表了你学到了多少文化。所以,在这样一种氛围下,要想汗牛充栋,学富五车,那真是举步维艰,困难重重了。好吧,本来今天日记的主题是与武侠小说相关的,但不经意间却东拉西扯严重跑题。那就言归正传,也就是在这位同学家里,我邂逅了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镛先生,至今最为我仰慕的笔名金庸的武侠小说。我读到他的第一部小说是在当时和后来被翻拍成无数遍电视剧的《神雕侠侣》,在这部书里,我平生第一次踏足江湖,策马驰驱间,行经云诡波谲,跨越刀山血海,认识了何为侠之大者,何为舍生取义,何为国家危亡,共赴国难,更见证了杨过与小龙女坚贞不屈,至死不渝的爱情经典所谱就的千古绝响。从此我深陷其中再不能自拔,滔滔江水也不能撼动我分毫。
  • 2016年10月26日 23:29:54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是金庸先生取他自己每一部书的书名的头一个字所结成的一幅对联。金庸的书一共就十五部,这对联里包含了十四部,另外还有一部中短篇的《越女剑》。我时常揣测当年金庸在创作时,有可能先他的作品写出了这幅对联,然后再按照对联来拟好书名,要不然,怎么会对的如此工整,如此恰到好处。当然事实上这确是后来金庸在修订自己的作品时发现这些书名原来首字刚好可以做成一幅对联,所以才有了这十四字绝句,仅仅只是巧合而已,我姑且称其为天作之巧吧。本来在文学艺术方面有特别建树的人就极具天赋,是生来就有上天眷顾的,有这天作之巧也不稀奇。金庸的书我一共就读了四部——《射雕三部曲》和《天龙八部》,而且就整个武侠类小说,我只读这四部,我觉得这四部书是整个二十世纪武侠文学这一片的巅峰之作,其它的书,不管是金庸写的也好,别人写的也好,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我说这话肯定有许多人不服气,有人说梁羽生的书不错,梁羽生的书我没读过,但我粗略了解了一下,梁羽生的书在数量上的确优势明显,但在质量上,与金庸相比,恐怕不是差那么一点点。而且他没有堪称为经典的书,所以随着岁月流逝,他的作品留给读者的印象就逐渐逐渐的越来越淡化,如今已很少有人还记得梁羽生有过哪些作品了。说到这些武侠小说的创作者,还有一个人可以和金庸齐名,那就是古龙。不过,我认为齐名是没得说,但如果要与金庸比肩,那就必须得另当别论了,反正我是绝对不能认同的。我不喜欢古龙的书,所以一个字也没瞧过。我总觉得一个酒鬼兼好色之徒能写出什么优秀的作品来?古龙好酒,成天醉的不省人事,酒醒后就玩女人,玩完了女人再来写作。据说他后来就是因为喝酒喝到肝硬化,正当壮年就一命呜呼了。这样的人,即便写出来好的东西,那也是一股子酒味和骚气。金庸则不然,字里行间就能瞧出他是个严谨自律的人,否则也写不出满是浩然正气的作品来。也有许多人说金庸的书其实不怎么样,别人怎么说,我不去干涉,各人有各人的喜欢,那各人的观点也会不一样。总之在我心目中,金庸在武侠方面的地位是永远无人可以取代的。

     

  • 2016年10月27日 23:42:50
      这四部书我反反复复读了无数遍,从来也没厌烦过,而且越读越想读,越读越觉得回味无穷,就像男子对少女的那种情结,始终存在着新鲜感。若是换做别人,只怕早就像年年春节期间看湖南卫视必播《还珠格格》,看的就只剩下,呕吐,呕吐,吓死我家猫咪了。一直到前两年,我还忙里偷闲,花了大半年时间,又重温了一遍。说来也着实汗颜,就这么几部书,满打满算两三百万字,本来最多半个月就解决掉了,我却用了一种要打破世界吉尼斯记录的精神,一耗就是大半年,恐怕也是一朵奇葩了。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因为要工作嘛,且每天工作的时间还特长,自然就难得空闲。平均下来,我每天能够花在阅读上的时间不会超过四十五分钟,这还是很奢侈的了。四十五分钟能吸收掉多少文字,一个章回差不多吧,但这四部书有多少章回,算下来,就能理解我的苦衷了。再者,我对待阅读一向严谨,决不是那种囫囵型的。许多人读书时遇到生字,往往想一想,瞧着像某某字,那就照某某字的发音来念吧,管祂什么意思,整个句子一推论,再上下文相结合,能看懂就行,马马虎虎就过去了。但我不然,我遇到这种情况是必查字典的,在现今拥有智能手机的时代还好,下载一个词典软件到手机里,需要的时候,输入生字,拼音,释义,甚至包括近反义词就都出来了,非常方便。有些电子书阅读软件还自带了字典功能,只要长按某一个字,你想弄懂的,就会展现在你眼前。那说到这里,我要向喜欢阅读的朋友隆重推荐一款安卓手机的应用——“多看阅读”,这款应用就是自带字典功能的,非常实用,是迄今为止我用过的最好用的阅读软件,没有之一。不能再说了,再说就有做广告的嫌疑了。那在过去还没有这些高科技设备的年代,就只能靠一本厚厚的字典了,虽然增添了书香味,但查起来却实在费劲,最重要的是还不能随身携带,这恐怕就是众多阅友养成囫囵马虎此种恶习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 2016年10月28日 23:45:27
    另外,我对阅读的阐释,向来主张效果应远重于效率,除了享受文字所带来的百味杂陈,更要吸取祂的天精地气为我所用。这过程就似品茗,你只有静下心来,摒除杂念,细细体察,才能辨得出茶的浓淡香醇;又如吃饭时的细嚼慢咽,只有这样,才好最大限度吸收饭食所蕴含的营养。所以在阅读时,别太过执着于故事情节的跌宕,为了追赶希冀中的完结而忽略了采集一路走来的芳华。我在阅读时,更倾心的是文字的俏丽柔美,因为不管书中的故事如何精彩绝伦,也离不开文字的巧妙结合。是文字造就了故事,而后又用无私的圣洁像绿叶衬托鲜花一样,烘托出故事的高贵与华美,自己却选择了默默无闻,任凭头上的花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从不介意自身遭逢冷落的不公。这就是我对阅读的心得,循着这心得,我阅读时从不追求速度,只在乎是否获取。如果速度是效率的外在展现,那获取就是效果的深藏内涵。选择速度还是获取,选择华而不实的外在展现,还是朴实无华的深藏内涵,就看每个人如何对待阅读和由此引申出来的对待人生的态度了。反正就我而言,我是绝不会因为读完一本书要花去大半年而心生懊恼,只会因花去大半年读完一本书却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而深深自责。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