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狼魂之觅灵》一部最贴近真实的灵异小说

发表时间:2016-10-19 13:02:57 点击:4449 回复:4

咔哇咿熊熊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灵魂是个倍受争议的话题,有的人说它存在,有的人说它不存在,而在狼的眼里,他们都是不曾消失过的。
现在的世界已经没有黑白之分,昏暗的城市里弥漫着厚厚的尘雾,往日的蓝天早已是教科书上的文字,厚黄的天空是人类高科技智慧的结晶。生活在这里的人总是带着疲惫的神情忙忙碌碌着,谁也不会在意脱离自身的一切事物,只有当自身面临绝境濒临死亡时,才会发现,原来身边还有那些狰狞的面孔。但那时,一切似乎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夜晚,高悬的月是血红的,城外不时会传出凄惨恐怖的撕吼声,那里是一个与灯火阑珊的城市截然不同的世界,它充满了迷雾和杀机,弥漫着血腥的气味,一切仿佛都是地狱的化影,黑暗的深处有双幽蓝透亮的眼睛注视着一切,柔软厚重的皮毛上不时跳跃闪落的灵光,四肢粗壮有力,尖利的牙缝间不时发出“...咯额...咯额”的声音。因为身披灵光而得名——狼魂,它以恶灵为食,它仇恨一切邪恶,它愤怒时万物不可阻挡,但与其他狼族不同的是,他一直独来独往...
狼魂如平常般在黑暗的世界中寻觅着,它似乎有所发现,灵敏的嗅觉告诉它,不远处有个庞大的猎物在等着它。它急步奔跑,来到一片湖水边,湖边的尸臭味让它失去了猎物的方向,这里遍地是死亡的骸骨,红色的月影在寂静的湖面上若隐若现,它试探着靠近湖水。狼魂徘徊着,突然,湖面波涛大起,一道巨浪向狼魂袭来,在巨浪中一双血红的眼睛好似得意,狼魂回转过身,已来不急躲闪,只见大浪如血盆大口,欲将狼魂吞入口中...
“不要啊!!!”一声惊叫,一个年轻的男子叫嚷着从床上坐起,一身的虚汗,“呼,吓死我了,怎么又是这个梦。”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穿衣服,随手将早已响过N次的闹钟拿起一看,“糟啦!!又要迟到啦!”男子顿发精神,神速般穿衣洗漱完毕,冲出房门奔下楼梯,骑着自行车向单位驶去...

不瞒大家这就是我,我和大家一样在城市里打工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我是一个修行者。我从小就受父亲的教化不停的修炼,至于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因此我拥有超凡的能力,也能和另一个空间的事物打交道。在网络中我结识了一批灵异爱好者,他们称呼我为狼魂。我的职业是广告设计师,当然我也拥有另一个身份,灵界侦探。工作之余,我也会接一些灵异类的案子,虽然案子贫贫,但我是个很专业很用心的侦探。每当接到案子时,我的生活就会受到一些影响,不过倒也因此去过很多地方,虽然单位领导对我时常请假一事意见很大,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谁让这个世界那么多怪事呢。

“请重按手指...”考勤机里反复的传出同样的声音,一只颤抖的手不停的在公司考勤机上按动着,“给手指哈口气再按。”路过的万姐看到我打不上考勤说道。我头也不回的答了声:“恩!”两眼盯着考勤机上的时间,8点57分,心里更是着急,“妈的,今天咋回事?总按不上!”正当我快崩溃时“谢谢...”考勤机终于传出我等待了10分钟的声音,一旁的万姐也松了一口气。万姐是我们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典型的一个美女,她的头发很长身材极好,很时尚,不过脾气不是很好,有时公司的老总都会被她说几句,但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她经常会照顾我。打完考勤,我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电脑旁,心里才总算松下一口气。
和平常一样,我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陆QQ,看看QQ上好友给我发的信息。当然也期待有人会给我介绍点灵异案子...
一天的工作就此开始。

最近的公司业务不太理想,所以设计部的我们也比较轻松,眼下我手上没什么活儿,但是我也没有闲着。
“狼,早上好!今天迟到没?”风行万里给我发来QQ信息,他是我在一个灵异论坛里认识的朋友,他很虔诚的修着佛,心地善良,在他眼里佛是唯一的救世主,他经常在QQ群里宣传佛教,同时他也是我的灵异线人之一。
“别提了,差点没打上考勤。对了!最近有什么信息没?”我期待着问他。
“恩,有件事很蹊跷,最近在我们医院出件怪事。每到夜晚子时,停尸间那里时常会传出奇怪的声音,有人称曾在那碰到过鬼,现在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还有院长最近神志反常,有时见人就骂,有时还怪笑,反正传言很恐怖。我一个人弄不清什么原由,不解其中真伪,要不你来看下?”
“哦,这事有点意思,恩,今晚我就去看看。”
回复完QQ消息,我坐在电脑前思索着,“这个事情挺有意思,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今晚我得去好好看看”。

傍晚 18:00
下班后,我立马骑着我的“战马铁驹”来到风行万里所在的公立安宁医院。医院的规模很大,正门是用大理石建的,气势宏大,进门后是个大型的绿化园林,穿过园林可以看到三栋大楼,分别在园林的左中右,中间的这栋有15层高,两边的楼层稍矮些,大概有10层。右边楼的墙面上爬了厚厚的爬墙虎,远远望去5楼以下都是绿油油的,略显诡异,风行万里所说的停尸房就在那栋楼的底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医院里只剩几间房间还有灯光,我走到大厅门前,一阵阴风从楼里窜出,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大厅里很安静,人很少,有几个护士在一间小屋里说话,整个大厅弥漫着药味。“狼...”我向着声音方向望去,是风行万里,他穿着白色大褂,方方的脑袋上留着寸头,额头很宽很高,一副国字脸上带着笑容喊着我的网名。
“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出现了,真有你的。”我走上前去说道。
“咱们哥俩还需要电话?哈哈哈哈”他打趣的笑道,然后突然降低声调,“我们现在就过去吗?”他疑惑的问。
“恩,我想先去看下,房间的具体位置在哪?现在方便吗?”
“可以,跟我来,我带你去。”
说着他便带我向大厅右边的走廊走去,这条走廊很长,走廊两边都是病房,走到尽头时他停了下来,抬手指向左侧的走廊:“就是那,你看能发现什么不?”我朝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段走廊不长,两边是白花花的墙壁,只有最里面有个大门,门上用锁链套了几圈,上面还挂了个大锁头,上方一个大牌子,写着“停尸房”三个字。
我看看身边的风行,他点了点头,于是我迈步向大门走去,走到近前发现那把大锁是半开着挂在那里,并没有锁上。我轻轻的把门向里推了点,透过门缝往里面看,房间里很暗没有光亮,有几股绿色的气体在移动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正当我想把门推开大一点仔细看看时,突然,一股阴冷的风从里面透出来,直接进入我的体内,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我赶忙后退了一步,将门又合上,转身示意风行先离开这里。风行小声说:“先去我办公室吧。”我便跟着风行往回走。
一路上我发现风行多次望向我,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我知道他是想问我看到了什么。
“想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开口问他。
“恩。”
“...什么也没看到,里面漆黑一片,但是...”
说到这里我停住了,他不解的望着我“但是什么??”
“额...没,没什么。”说着我们已经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不大,就一个单间,里面摆放着一张办公桌,桌里桌前各有一把椅子,墙角立着一个铁皮文件柜,倒也算是整齐。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我坐到他对面,见他拿起桌上的笔习惯性的转动着。
“狼,说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他疑惑的看着我。
“好吧,其实我刚开始也没什么发现,只看到有些灵气在里面飘动,可是,就当我想仔细看个明白时...”
“怎么拉?你说啊!”
“你别着急,就突然有一股很强的阴风向我袭来,我当时就感到身体被一股冰冷的力量穿透,就好像把我体内的灵魂刮落一样难受。看来,这里的事情不怎么简单啊。”
听到这里,风行低下头,手上的笔转的更快了。我觉得他有什么事情没对我说,于是我追问道:“风行,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有什么没告诉我的,这个很关键,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
他迟疑了会儿,然后站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探出头在门外望了望,随后把门关上,来到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其实这个事情很多人都怀疑和我们院长有关。”
“嗯?院长?”
“是啊,我听说停尸间出事前的一天晚上,医院里死了一个女人,不是病人不是员工也不是家属。还听说被发现时是死在离院长室不远的一处走廊边上,说是被一个扫地的发现的。”
“医院里死了个人有什么奇怪的啊?”
“你听我说完啊,当时还来了不少警察呢。尸检就是在停尸间里进行的。其实那停尸间没停什么死人,这所医院一直运营的很好,很少有病人死亡的情况。那个停尸间都一直空着没怎么用。”
“那然后呢?”
“然后呢,尸检结果一切正常,那女人死因不明,警察也无从下手调查,就只好把事件封锁了,没有公开。就在尸检后的第三天,这里就出事了。而且院长也像变了个人似的,有人说经常会听到院长在自己办公室里大声唾骂,有时他会发疯似的从办公室里冲出来见人就往人的身后躲,嘴里还叫唤着什么不关他的事什么的,简直就像一个疯子...”
“救命啊!鬼啊!鬼!!!”突然,走廊里传来一男子的呼救声。

发表时间:2016-10-19 13:02:57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9日 13:13:54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19日 14:07:46
      “怎么回事?”说着我们已经冲出房门,风行说“不知道,去看看。”“救命啊!鬼啊!”声音像是从大厅传来。我们来到医院大厅,看到一个身穿兰色衬衣黑色长裤的男子瘫坐在地上,左手在空中不断晃动着,表情扭曲,看似处于高度恐慌中,嘴里不停的吼着:“走开!走开!别~~别过来~~”周围站了不少病人和家属在围观,大家都不敢靠近,都在边上议论着。   看到此情景风行转眼望向我,我明白他的意思,就小声说道:“没有东西,没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风行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我小声问他:“这个是院长吗?”   “不,不是,他是我们医院扫地的,对了,那天就是他发现尸体的。”   说话间几个医院的保卫上前将他带走,围观的人也陆续回到自己的病房,我们又回到风行的办公室,关好房门,我又问风行:“你们院长发疯时也这样?”   “不,院长发作时比他要清醒些。额...狼,刚才,你真没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没有,我当时仔细看过周围的人群,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说到这里,我们沉默了下来。   我想了想,我来这里的目的是关注灵异的,院长什么的先不去在意,便改变话题:“风行,你再说说,停尸间发生事情时一般是什么样的状况?”   风行抬起头,拿起桌子上的笔转起来,“听说有人曾半夜亲眼看到一个女的走到停尸间外,然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也有的说偶尔会听到里面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或是啼哭声什么的,反正夜晚值班的护士都不敢往那边走,除非是逼不得已。”   说完,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夜晚 子时   “喂,狼,醒醒,喂,醒醒。”风行推着椅子上的我。   “哦...嗯?我怎么睡着了?风行你这里太无聊了,不小心就睡着了。”   “到时间了,那个...我们还过去看吗?这个...我觉得吧...”风行话语听起来有点犹豫。   “去啊!我今天就为这个事来的,不去看看不就白走一趟了,你不会是怕了吧?嘿嘿。”我笑风行。   “切!谁说我怕了?去就去,走!你别把我一人扔那就行!”看着他回辩的表情,我暗自偷乐。说笑着我们已经走出了办公室,再次向停尸间走去。   此时的医院里已经是静无声息,整个走廊回荡着我们的脚步声,前面的光线逐渐暗淡下来,有几根灯管闪烁不停,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围的空气变的越发沉重,再转个弯就能看到那扇大门了,我们的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此时此刻,我明显感应到在前面的拐角处有什么物体在移动,而且很平稳,“小心,有问题。”我对风行说,风行小心的走到我身后,我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心跳声,“怕了吧?”   “没有...”   “还在跟我装,你就装吧!”   “额...”   “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喽,跟我来,不会有事的。”   “恩!”他已经没心情和我狡辩,就这样我们慢慢的靠近那个拐角。   突然,一个黑影从拐角窜出来,定睛一看,俨然是个女鬼,那披散的长发几乎遮住了整张脸,看不清脸上的模样,身上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膝盖往下渐渐的虚化,到脚的部分就完全没有了。它正对着我们一动不动,立在整个走廊中间,他的周围不断有强力的阴风向我们袭来,这感觉很熟悉,和之前我感受到的一样,我们顿时不敢妄动。风行不愧是个修佛之人,毕竟还没有瘫下,他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狼,这下怎么办?我也看到啦!”   “嘘...别慌,看我的。”我示意风行原地别动,自己继续向它靠近,离它大概四米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此时我已将丹田之气运转全身,做好了随时应对它的准备。   突然,它消失了,随后听到“啊~~~~~!”的一声,我赶忙回头,只见风行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而它就站在风行的身边,摆着一副邪恶的笑脸看着我,仿佛是在向我宣战。   我立刻在心里默念咒语:“达罗普鲁吉,德罗达喇!嗡!巴扎啦黑!...”然后将咒力贯穿到手掌心,正当我要发力,突然,它又消失了,一瞬间,它出现在我眼前,和我面面相对,我终于看清楚了它的模样,那张脸不断扭曲变换着,五官在流动,好像要融化掉一般。   我想要后退,突然它从口部伸出很长的好像舌头的东西,我来不及闪躲,那东西直接贴在我的脸上,那感觉就像被猫舌头舔了一般,一阵恶心,我挥掌击去,它却在我手臂间如烟雾般再次消失,随后我感到身后一阵冰冷,眼前一黑我仿佛倒下了,倒在地上的我视线模糊,隐约间感觉它俯身靠近我,随即听到一声惨烈的尖叫,眼前的它瞬间离我远去,我也彻底的昏迷了过去,但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脚站在我面前......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糊着睁开眼睛,头感觉很重,浑身无力,很是难受。我望了望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卧室的床上,我试着坐起来,但却使不上劲。   “别动,好好躺着,你这个人怎么一醒来就不老实...”顺着声音,我看到一个卷卷长发穿着时髦的女人坐在离我不远的桌子旁。   “这...这是哪里?我..我..不是...”突然我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个女鬼的形象,还有躺在远处昏迷了的风行,“风行!对了你看到风行没?他怎么样了?”我焦急的问。   “你还是顾及下你自己吧,那小子没事,在另一屋趟着呢。”   “哦...谢谢你救了我们。不过..你是谁?是风行的朋友吗?能告诉我这是哪吗?”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直接说:“你就老实的在这里呆着吧,想必你也是练过,等感觉好点就自己调养下,我想你已经没事了,至于你那朋友估计要躺上半个月喽。”说完她便转身走向房门,走到门口时又回头说:“吃的在桌上,饿了自己拿。”她出去后我再次昏睡过去。   一道强烈的白光照到我脸上,刺的我睁不开眼,慢慢的我看到,白光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爸!”我失声叫出来。他面带微笑,走到我身边,示意我坐好,闭上眼睛,然后我感觉到全身热血沸腾,浑身舒畅...“醒来吧,儿子,没事了。”父亲那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环绕着,接着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但是我的身体的确舒服了很多,不是那么软弱无力了。我坐起身来,盘坐,双手叠放到下丹田,开始调养。   两个小时后,我基本恢复正常,急忙下床,走出房门。这房子还挺大,客厅里整齐干净,看起来是三室的房子,我没太在意房间的细节,直接转身来到隔壁的房间。推开门,我看到风行正躺在床上熟睡,脸色苍白,满头的虚汗。他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进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声音微小的说:“狼...是你吗?我这是在哪?这里...是你家吗?昨天那女鬼...结果怎么样了?”   “嗯,风行,你醒啦。这里不是我家,我也不知道是哪,是个女的救了我们。”   “哦?女的?谁啊?”   “额...我不认识,也许是你朋友吧。”我不解。   “我朋友?我不记的我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啊..咳咳..咳...”他还想说什么,但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见到他这个状态,我急忙说:“好了,你别说话了,继续休息,等那女的回来问问不就知道了。”他缓了一会儿,又睡着了。   我转身走到窗前,窗户没拉窗帘,是那种老式的推拉窗,我推开窗,探头望去,外面是喧闹的市场,仔细一看原来就在大学路附近。这时听到外面有人开门的声音,我快步走到客厅里,一看原来是她回来了。她看到我先是惊讶,然后又恢复回冷漠的表情:“你好了?哼,真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还快!”她见我是从风行的房间出来,便问到:“那小子醒了?”   “醒了,刚才又睡着了。你...是他朋友?”   “嗯?不是。我怎么会认识他这种人。”   “额...那请问您是...?”我更加不解。   “呵呵,很想知道?算了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等你朋友身体好点后,你们就回去吧,我们彼此就当不认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以后别再去干涉这个医院的事情。”她依旧冷冷的说道。   “额...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是既然遇到了,我就想探个明白。谢谢你救了我们,等他好点我们就走。”   “不知死活的家伙,早知道就不救你们,等你们见阎王去!”说完她便转身进入厨房,好象是要准备饭菜。我随后跟了进去,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做饭?”我问她。   “是啊,都快中午了,难道你不饿?我可要吃饭!”   “哦...做的什么好吃的?”我边说边走到她身边看着她手里切的菜,“哟,刀工不错嘛。”   “一边去,小P孩,别在这里捣乱,”她狠狠的望了我一眼,“菜要是搞砸了,全给你塞肚子里去!”   “额..好好,我闪”说完我离开厨房到客厅里看电视去了。   第2天一早,我帮风行在医院请了长假,风行的身体,正如她所说的,恢复的很慢。一周后,风行恢复了五成,我就把他接回了家,离开了那女人的住处。之后我们就没再去过她那里,她的身份也一直是个迷,不过我也不太在意了。
  • 2016年10月19日 14:29:2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1日 13:12:32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