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鲁迅为何痛批胡适为“天敌”,好友瞬间成为死对头?

发表时间:2016-10-19 15:15:47 点击:1811 回复:0

司母戊工作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周先生,周先生,开门,快开门哪,捉强盗的来啦,捉强盗的来啦。”有人把绍兴会馆那两扇油漆剥落的红色木门拍得很响,引起那只狗狂吠起来。

鲁迅相当恼火,故意不理这个搞恶作剧的家伙。拍门声再一次响起:“周先生,周先生,捉强盗啊,捉强盗啊,强盗就在绍兴会馆。”

鲁迅火更大了,怒气冲冲打开门,打算狠狠斥责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却发现周作人与胡适之站在门外,胡适之嬉皮笑脸,而周作人则站在后面,腋下夹着一本书,斯斯文文的,一言不发。

看到鲁迅扫过来的不满的眼光,他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胡适之拿手中的秫秸秆一指鲁迅:“强盗在这里,我看准了,你就是文坛的强盗、匪帮。”胡适之大笑起来,鲁迅被胡适顽皮的模样逗弄得也忍不住笑起来,回应他说:“谁才是真正的匪帮,读者心里自有一本账。”几个人说笑着进入补树书屋。

胡适不算这里的常客,但是自从与鲁迅、作人成为北大同事之后,偶尔会出现在这里,这一次他径自走进周作人的房间。

相比鲁迅身上的火暴脾性,他更喜欢周作人身上的文静之气。他们坐下来,人手一杯清茶,这是他们的老习惯。鲁迅挖苦胡适说:“我看你就是《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每次来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你在新文化运动的出场也是如此,人还在美国,这边在京沪就掀起狂涛巨澜。最近的几篇‘建设的文学革命论’、‘易卜生主义’、‘贞操问题’我都看了,都是轰传一时的文字。”

胡适说:“还是你们周氏兄弟最可爱可敬,天才天分都很高。豫才(鲁迅)兼有赏鉴力和创作力,而启明(周作人)的赏鉴力虽佳,创作少一些。”胡适说着将残茶一饮而尽:“周先生说我是王熙凤,那我就要做凤辣子泼辣这么一回,明晚干脆大醉,周先生敢不敢有这个胆子?”

鲁迅只是摇头发笑,胡适说的“明晚大醉”是他们共同的好友郁达夫约定在东安市场东兴楼请客的事,鲁迅知道胡适与达夫都可以饮一点,他不想逞这个能,只是听胡适这么说着,不敢接招。

胡适又说:“今晚和周先生先热个身,我请客观剧,就在北大校园,《终身大事》,学生演出的,是我作的剧本。”

胡适这样一说,鲁迅倒来了兴趣,说:“这个我一定要看看。”周作人给胡适续上茶水,将篾编的竹壳暖壶放在一旁,然后说:“胡先生就是专程来请吾兄的。”胡适看看窗外繁密的槐树花,说:“不是,这藤花馆是我一直很想来的地方,我一直惦记着这里。”他说着,左右看了看周兄弟,目光中饱含着钦佩与敬意。

表面的花红热闹掩盖不了骨子里的疏离,“和而不同”一直相伴始终。鲁迅和毛泽东都说过类似的话:对欧美留学归来的学人,有一种莫名的不信任感。

这种“莫名的不信任感”也许来自没有亲赴欧美留学的遗憾,也许来自留学欧美学子们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那份长久的压抑在最后只能化成愤怒。

在新文化运动领跑的四架马车中,陈独秀由思想转向政治,想从亲身经历的实践中改变中国;胡适和周作人则由思想进入学理;而鲁迅,一直保持着精神的苦闷,在自言自语中自问自答,既无政治色彩,亦非学院气息。

他们本应在文化构建上将一代新风开创到底,他们也确实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为时不长便走向分裂,甚至决裂,这既有当时错综复杂的政治因素,也有各自留美与留日背景的天然对抗。

从后来的文字里照见当初鲁迅的心情,已不仅仅是“莫名的不信任感”,而是有点“怀恨在心”,两个曾经的好友越走越远,成了两股道上跑的车。

胡适阵营的新月派诸君与鲁迅摩擦不断,这构成了鲁迅杂文创作的一个母题。所有的摩擦起因,便是鲁迅对英美派文人“莫名的不信任感”,这“敌人”是天然的、天生的,也就是“天敌”。鲁迅后来发表过一篇《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

新月社中的批评家,是很(喜欢)憎恶嘲骂的,但只嘲骂一种人,是做嘲骂文章者。新月社中的批评家,是很不以不满于现状的人为然的,但只不满于一种现状,是现在竟有不满于现状者。这大约就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挥泪以维持治安的意思。譬如,杀人,是不行的。但杀掉“杀人犯”的人,虽然同是杀人,又有谁能说错?打人,也不行的。但大老爷要打斗殴犯人的屁股时,皂隶来一五一十的打,难道也算犯罪吗?新月社批评家虽然也有嘲骂,也有不满,而独能超然于嘲骂和不满的罪恶之外者,我以为就是这一个道理。

一直浸泡在中国臭墨汁坛子里的鲁迅,对于西方的人文精神相当陌生,他的人生经历没有给他提供这样的见识契机,他也从来闭口不谈英美一路的欧洲文明。之所以与胡适为代表的新月派诸君摩擦不断,很大程度上应该是隔膜与误解所致。但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隔膜与误解?这又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

最根本的原因是人生经历的不同导致思维方式的差异,反过来思维方式又指导着人生价值取向,再加上国内外局势的风云变幻,这时候的胡适与鲁迅已然身处两种语境,分道扬镳已不可避免:一个向左转,进入左联,进入共产党的统一战线;一个成立新月派,向右转,与国民党亲近,最终回归那个被李敖称之为“睾丸”的孤岛。

一代文化大师就这样被政治“绑架”,胡适与鲁迅的隔阂,一路延伸到台湾与大陆的隔阂,最后衍化成海峡两岸完全不同的政治模式。一条深不可测的鸿沟横亘在两位大师之间,这是他们努力一辈子也无法跨越的巨大障碍。

胡适与鲁迅的最后一次交集,也是最后一次决裂,发生在1933年。因为一封查无实据的投诉信,导致胡适被“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开除。

鲁迅的犟脾气再次发作,毫不留情给胡适戴上了“反动和不老实”的大帽子。他其实对马列主义的学说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抛头颅、洒热血,为劳苦大众打天下的崇高情怀打动了他。他一直在黑暗中探索,但是几十年下来,还是一片迷茫。

“十月革命”的成功、苏联模式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而胡适则与他完全不同,先是对苏联的模式表现出强烈的兴趣,认为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但是他认为这种政治模式背后具有暴虐倾向,他对左翼文人便敬而远之。

他与鲁迅一生最大的分歧就在这里:一个要成为劳苦大众的孺子牛,一个希望以科学与民主的精神重塑国家。他们的政治主张分别被不同的阵营所利用,两个人也分别被不同的政治阵营争取。他与鲁迅分属的两个不同的文化阵营,最终出现在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架构里。

但是不管后期鲁迅如何对胡适进行无情的抨击,胡适始终不回应。在鲁迅去世多年之后,他仍然十分客观公允地说:“我们这班人不大作创作文学,只有鲁迅喜欢弄创作的东西,他写了许多随感录、杂感录,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写了许多短篇小说。”

本文摘自《鲁迅的圈子》。从鲁迅的私家掌故,看一代大师如何维护自己的朋友圈;从民国生活侧影,晓民国文人如何经营自己的人生

发表时间:2016-10-19 15:15:4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