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熊安,关于我那些年的特种工程兵生涯。

发表时间:2016-10-19 17:39:58 点击:27127 回复:31

鬼丸先生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叫熊安,是一名退役军人。最近,我收到一通电话,我的老连长在一次工程中牺牲了,并且不知死因,但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一个熊字。于是,故事就展开了。。。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10-19 17:39:5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9日 20:48:39
    我想知道审核过了吗。。。
  • 2016年10月19日 21:37:04
    我从小就是个特别掘的人,长大了以后更甚,所以也给我惹了非常多的麻烦。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调皮捣蛋,在校外和别人打架,老师经常把我爸请到学校来喝茶,动不动就让我回家好好反省,并且一反省就是一个星期。在老师和家长的严重我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一个坏孩子。到了上初三的时候,我爸眼看就要管不住我了,就把我送到一个职校,在职校也是天天打架,跟比人学着抽烟。在职校待了一年之后,我爸气的就去找了个关系,然后就把我送去当兵了。
  • 2016年10月19日 21:43:30
    不得不说,军队真的是一所令人生畏的大学校,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进来,都能把你修理的方方正正,老老实实。其实对于当兵,我一直也不反对,我爷爷当年也是当过兵的,铁道兵,还参加过越战。小时候过年回老家,爷爷经常给我讲述他以前当兵的时候和越南作战的惊险场面和战友之间纯洁的情谊,那种豪情万丈的感觉,一直令我非常神往。当然,我觉得爷爷讲述的最精彩的故事,就是他们穿山越岭修建铁道工程的时候碰到的一些奇闻异事。
  • 2016年10月19日 21:50:59
    按照保密条例,我的部队番号就不能说出来了,前身是国防科工委,负责我国的航天,国防,军工等各项工程任务。俗话说,每个孩子都是父母掌心上的肉,这在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身上就更加能够体现出来,我当兵走的时候,起初是被分配到了某野战军,我爸硬是找了关系把我分配到了一个非作战部队。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想让我平平安安的。但是,有时候,你认为很安全的,说不定就是最危险的。
  • 2016年10月19日 21:56:29
    新兵训练三个月我就不多说了,当过兵的没当过兵的都知道这是必须经过的过程,是一个百姓成为一名合格军人的历练。但是我们部队的训练与作战部队有所不同,我们的战斗技能训练并不多,我新兵三个月下来总共只开过二十枪,我们的训练大都是职业技能训练。像我,就是工程机械操作啊,汽车驾驶啊,机械维修啊的这类技能,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还学会了更多的技能,真的感谢党和国家,还有我的老部队,教会我这么多技能,并且培养出这么多的人才。
  • 2016年10月19日 22:15:35
    下连后,我被分配到了二连,参加新兵下连集训,其实就是稍微舒服一段时间,缓解一下新兵三个月带来的压力。那一个月里每天都是上课,给我们上课的是地方上各个公司的工程师级别的人物来给我们和一些专业技术院校特招的文职。最让我奇怪的是我们单位竟然各个兵种的都有,海军的,空军的,二炮的,都是各个兵种的专业技术兵,我们这些技术兵混编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特种工程部队。(可能有些朋友要跟我说二炮是什么,不是火箭军吗?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我当兵的时候习大大还没有执政。)想想那一个月里真的有趣,就像上学的时候一样,每天上下课都打铃。每天放学的时候老师还布置一大堆作业,那些原本文凭高学习好的战友还好,像我们这种坏学生,真的是头都要炸了。天天躲到电视房里抄作业,晚上站岗的时候抄作业,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抄作业,真的感觉比在学校的时候还头疼。最头疼的就是每天早上上课的时候老师都会发卷子考试,以测验前一天的学习情况。我当时就醉了,对于我这种坏学生来说,第一次测验,自然而然的,就是挂掉了,然后对于惩罚的方式,估计大家都会认为就是部队的那几套,什么三公里啊,五公里啊,俯卧撑什么的。不不不,我们的却很特别,那就是罚你到车场把所有车辆机械全部洗一遍,包括发动机在内要洗的干干净净。
  • 2016年10月19日 22:19:11

    其实只是洗车的话,还好,但是发动车,就真的比较蛋疼了。尤其是工程机械这种在各种工地泥泞的路上来回操作的发动机,真的是洗到你手软!!!


    接下来的时间了,真的,我从来都没这么认真的学习过。每天的测验都能通过。

  • 2016年10月19日 22:21:12
    没人看,洗个澡先~~
  • 2016年10月20日 12:29:10
    集训一个月结束之后,我们这批新兵就被分成两部安排到了两个地方进行工程任务去了。

    我和几个老乡一起,被安排到了新疆某场地。当时还挺激动的,从来没去过新疆,新鲜感总是有的。但是这种兴奋感很快就被绿皮硬座火车和长达四天的行程给磨灭了。刚开始坐车的时候我们都兴奋的无以言表,在车厢里跑来跑去的,带队的军官是个一毛三,也就是上尉。我从来没见过他,听说是装甲兵工程学院刚毕业没多久的。跟我们一起的还有我的班长风从山,这是个高大威猛的山东汉子,对我比较严厉,但是心眼非常耿直,跟他在一起我总觉得特别踏实,火车从北京开往新疆,前面还好,到了甘肃的时候,车上开始大量涌入带着白帽的回族同胞。他们也不拘小节,没有座位就到处坐,甚至座位底下都能钻进去躺着。
  • 2016年10月21日 13:11:09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1日 18:28:53
    当时这一幕挺让我吃惊的,毕竟我是第一次来到这荒凉的大西北,不知道这里的环境。班长从看见开始上人之后,就在收拾东西,直到我们旁边站了两位上了岁数的老夫妻之后,就站起来主动给两位老人让座。那个一毛三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抱着胳膊在闭目养神。这时候看到班长起身让座,白了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的路程还长着呢,又没有穿军装,这一路站下去非得站死不可。”
    那对老夫妇听到了,老先生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西北普通话说道“原来几位小伙子是解放军战士啊,肯定是有什么任务,你们做吧,养好精神!”
    班长是个耿直的大汉,直接就拉着两位老人扯着嗓子喊道“我们几个小伙子身体壮站着怕什么!又不会掉块肉”说完也对我们几个喊道“还不快给上了岁数的让个座,又不是娘们,站一会怕个求!”这话显然是说给一毛三听的,但是一毛三仅仅只是一脸镇定的切了一声,然后继续抱着胳膊闭目养神去了。
    班长这时候来脾气了,但是一毛三毕竟是个干部,不好教育他。这个时候好巧不巧的一位乘务员经过,班长一把就抓住他,大声喊道“让这个车厢里的年轻人全部起来给上了年纪的让位置!!”
    乘务员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然后一把甩开了班长的手“神经病吧你!!”
    乘务员看班长人高马大的,嘟囔了一下就跑了。班长气闷闷的跑到后座一个小年轻那,一把拽开他,然后把一位弓着背的老人扶到了座位上,那位老人都一头雾水的坐在了那里。

    班长就是这么耿直的一个汉子,就是因为他的这份耿直,在今后的日子里,多次救了我的命,我也非常的敬佩这位山东大汉。
  • 2016年10月25日 21:32:06

           到了这里,我对这个一毛三的印象就不太好了,毕竟我们是军人,为人民服务,战争年代为了国家和人民去战斗,和平年代给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让让座是义不容辞的。

           后来一路无话,那个一毛三一直在抱着胳膊打瞌睡,班长一直在和旁边的人聊天,我和几个战友实在是不知道做什么,除了打打牌,就是聊聊天,然后就是睡觉。

            等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我靠坐在火车过道里睡的正香。这时候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睛一看是班长。他对我说准备下要下车了。我就伸了下懒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车上除了我们几个,已经没人了。班长正在叫其他人,我起身去收拾自己的背囊,就看见一毛三正在谈定的喝着他水杯里的水。

            班长背着他的背囊,走过来对我们说前面那个站我们就下,让大家把各自的防风眼镜和口罩都带好。我觉得莫名其妙的,就爬在窗户上往外看,这一看就傻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火车已经开进了沙漠里,并且放眼之处除了沙子还是沙子,除了月亮只能看到沙子,地面就像是平的,一眼能看很远。

  • 2016年10月25日 22:06:06

           火车正在减速,班长让我们大家全部把作训大衣穿上,但是火车车厢里暖气开的正高,我感觉不出温度有什么变化,但是我非常的相信班长,所以就穿上了大衣。

           火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借着月光我隐隐约约看到是停在一座小房子前,房子里正亮着灯火。班长说了一声走,然后就走在前面带着我们下车。打开车门的一刹那,我真的感觉到了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我原本以为北京的冬天已经是最冷的了,没想到在这里没有任何风的情况下,竟然不知道比北京冷了多少倍。我是个南方人,从小在海边长大,从没接触过这种寒冷的环境,当时感觉吸进肺里的空气把我的五脏六腑都给冻住了。我回头看了看我的几个同年兵,他们也明显的感觉到非常的不适。

           班长这时大声说到“忍着点,习惯就好了,这里是罗布泊。”我听到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哇了一下。然后大家都抱着强烈的好奇心下了车。我这时惊奇的发现,我们坐的火车,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我们这一节车厢和前面的火车头了,不知道其他车厢都去了哪里。班长发现我在看着火车,对我说道“这个地方,只能这节车厢和公务人员来,其他的不能来这里。”我非常的惊奇,想借着问问为什么,就看到小屋门打开,出来一个穿着长大衣的人。他出来后班长就大声喊道“我们是692队的人。”那个穿长大衣的人就挥了下手示意我们进去。

           班长带着我们就开始往小屋里走,一进屋我发现小屋门里两边竟然站着两个全副武装持着枪的军人,此时正紧张兮兮的盯着门外,好像生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冲进来一样。进了屋我就看见小屋里布置的非常简单,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书桌的对面放着三把大排椅,旁边有一个壁炉,里面正正烧着猛火,角落里还有一个书柜,除此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穿大衣的人走到电脑面前坐下,喝了口水,他穿着大衣带着大棉帽,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和军衔。一毛三一进来就直接坐在了靠壁炉最近的椅子上继续抱着胳膊闭目养神。这时穿大衣的人让我们掏出士兵证给他,班长第一个拿了出来递给他,然后我也跟着大家一起拿出了士兵证给了那个穿长大衣的人。这时班长看了下一毛三,正准备叫他,穿长大衣的人就说了声他就不用了,班长回过头来奇怪的看了一毛三一眼,也没说什么。

           穿大衣的人拿过我们的士兵证,在电脑上来回敲打,不知道在做什么。片刻之后,穿大衣的把士兵证换给我们,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磁卡,上面的图案非常简单,只有一面军旗和五个大字:国防科工委。

           然后那个穿大衣的不冷不热的对我们几个说道:“欢迎加入国防科工委075局。”

  • 2016年10月25日 23:32:48
    我们几个听到这句话后,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我心里充满着一股演电影一样的感觉,一点都不严肃。然后长大衣就开始收起电脑,站起来对着门口两个人说出发吧,门口两人大声回答了到是。然后两个人就把门关上,上了锁,并且放了一个钢制的门闩插在门上。长大衣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书桌后面打开了一道门,我们几个都没有发现这里有扇门。跟着他就出去了,听到他在外面说都出来。一毛三这个时候一马当先背起背囊冲了出去,我还一脸纳闷他什么时候这么积极了。
    我们走了出来,然后我就发现为什么这么积极了。原来外面停着一辆老式北汽吉普,只有驾驶和副驾驶两个座位,其他的智能待在后面的棚里。此时长大衣坐在驾驶位,一毛三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只听班长嘟囔了一句“怪不得狗日的这么积极!!”我们几个新兵蛋子也只是笑笑没说话。长大衣让我们快点上车,这时只听到小屋里响起了五声枪响,我们几个都大惊,猛地条件反射做了个防御姿势看着小屋。
    一毛三这时候让我们淡定点赶紧上车准备出发,到基地还早着了,别耽误时间。这时候那两个全副武装的正好也出来了,出来之后还是把门关上,然后还拿了一个大锁链锁上,插上门闩,就一脸没事的样子上了车,我们几个一头雾水,但也跟着上了车。我们一上车,长大衣就发动车子快速的驶离了小屋子。
  • 2016年10月26日 18:42:03

          在车子驶出大概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巨响,我们几个都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一起回头看着巨响传来的方向。小屋子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这时长大衣从驾驶室回头对我们笑了一下“最近境外势力一直在试图渗透到工程基地,我们只能在不同的地点接站新成员,为了不让外人发现一丝的线索,接站之后还要销毁数据。”长大衣说到。一毛三在旁边闭着眼睛不悦的哼了下,催促长大衣开快点,我心里非常的震惊,到底是什么工程这么神秘,我看着班长,发现班长也是一脸的惊恐。

          接下来大家都没有说话,我裹紧了大衣,然后抱着身子坐在车厢里。这里实在是太冷了,已经不知道这里究竟有零下几十度了,哈出的空气都能瞬间凝结成冰。我只能用一个冷字来形容。我看了下我的几个战友,他们都冻的瑟瑟发抖,嘴唇都在打颤。那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有一个胖点的看到我们这样,就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水壶,递给我们说道“这里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热姜茶,都喝一下。”班长咧嘴笑了一下,从他手里接过水壶,却并没有喝,而是先递给了我,并让我快点喝,然后传给他们。我接过水壶,打开壶盖,就感觉到一阵暖意和姜茶特有的味道,我仰起脖子喝了几大口,一点都没感觉到烫。班长这时候和那两个全副武装的人聊起了天。通过聊天我了解到胖点的那个叫唐金成,瘦点的叫林星,是075局警卫连的,这次他们几个是专门来接我们这一批人,他们两个是负责保卫工作的。

          

  • 2016年10月26日 19:18:05

           班长试图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一下我们接下来的任务,长大衣直接在驾驶室说我们的级别暂时不能知道太多,到地方了只管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就行了。班长只好尴尬的笑了一下,也没继续说什么。车里一下子就沉默下来,我们几个喝了姜茶也没感觉到那么的冷了。最后一个喝完的把水壶递给班长,班长也接过来喝了起来。

           估计大家都是累了,接下来也没有人说话。我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中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感觉汽车行驶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我听到有人在外面说下车检查,然后我就被班长给拍醒了。我抬头看到长大衣已经在外面和一个少校在说着什么,天还是黑的,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我跟着大家一起下车,就发现我们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一个大峡谷中,而面前是一个大门,大门两边有两个哨塔,上面有两个士兵正端着枪警戒的对着我们,还有两个探照灯也在照射着我们,旁边就是两堵高墙,上面覆盖着铁丝网,这地方分明就是个关卡。

          少校好像正在检查长大衣递给他的通行证,旁边有两个上等兵一人牵着一只狗在检查我们的车。这时那个少校走到我身边,让我把磁卡递给他检查一下,我正准备掏出磁卡。一毛三就从副驾驶室下来了,一脸不高兴的对少校说道:“我说那个老吴啊,你搞什么啊,我们也需要查吗?”那个少校好像一开始没看到一毛三,看到他下来之后楞了一下,顿时一脸赔笑的说道:“哎呀!原来是金参谋啊,好吧好吧,你们直接过去吧!”然后就开始招手示意放行。一毛三又懒洋洋的上了副驾驶,继续抱着胳膊闭目养神了。我吃惊的看着一脸不耐烦的一毛三,他究竟什么来头,他一个上尉竟然让一个少校对他毕恭毕敬的。

          班长也很奇怪的看着他,然后也没说什么,就招呼我们赶紧上车。我们几个上了车之后,关卡大门就已经打开了,长大衣发动车子继续赶路,我看了关卡的这边有两个房子,房门前竟然还停了六辆坦克和四辆装甲车,并且还有一个雷达房,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这里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卡。

         

  • 2016年10月26日 19:54:52
    没人看吗?第一次写作啊。。。希望大家能给点支持,有什么地方不好的告诉我啊!
  • 2016年10月28日 21:33:24
    有的哦
  • 2016年10月28日 23:41:17
    接下来的路就比较平坦了,不像之前有点颠簸,也不知道还要多久能到基地。看着窗外,我发现路两边每隔五米左右都会有一个信号发射器一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用的,这里这么神秘,我也不好多问。我看着车窗外的繁星,听着呼啸的狂风拍打车窗的声音,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这里将会是我的另一个人生开始的地方。
    想到这里内心里竟然还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感,本来在火车上就一直没休息好,下了车之后就一直在马不停蹄的赶路,这会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班长也是一直在安静的看着车窗外,也没有扯起嗓子硬拽着别人唠嗑,我看了看其他人,连一毛三都一脸思虑的看着车窗外面,可能大家内心都和我一样,觉得这里是另一个人生开启的地方。
    但是突然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大家竟然就一直看着车窗外面半天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我觉得有点奇怪,就叫了下班长,但是班长并没有理我,而是一直看着车窗外,我着急了就伸手推了他一下,发现班长竟然像石头一样推都推不动!
    我又试着推了推其他战友,发现都是和班长一样,我当时就像浑身过电一样身上的毛直接炸了起来。我看了眼一毛三,发现他竟然一脸正经的朝着驾驶位看着,从我见到一毛三之后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过。由于我坐在驾驶座后面,因为座椅挡着我看不见驾驶位什么情况,天太黑我也无法从后视镜观察,于是我就爬到一毛三的座位后面,慢慢朝着驾驶位看去。
  • 2016年10月29日 09:55:24
    驾驶位上坐着一个“人”,此时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他的眼睛没有瞳孔,全部都是眼白。我看着那张脸,感觉汗毛倒立,毛孔都被放大了,恐惧的一句话的都说不出来浑身都在颤抖。因为,那张脸竟然和我一模一样!!突然,那个“我”竟然冲我笑了起来,这一笑直接就把我吓得腿都软了,一下歪倒了下去。
    在倒地之后,我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出现了一道亮眼的白光。那一瞬间,我就被惊醒了,一睁开眼,发现我还是在车厢里,看了看周围,发现班长和战友们都闭着眼睛横七竖八的躺在车厢里睡着了。竟然是一场梦!!
    这个梦真的太真实了,那种真实的感觉,真的无法让我相信那竟然是一场梦!!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我下,我还没有从梦中缓过神来,被惊了一下,顺势就准备使出擒拿手,突然那只手就按住我,“真没想到你小子竟然醒的这么快啊,呵呵。”听到这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一毛三。他此时正一脸阴险的笑着,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阴笑,反正我就觉得是阴笑。
    我这时缓过神来,想去看看班长他们怎么回事,却发现一毛三按住我的力道出奇的大,竟然让我动弹不得。一毛三看到我的样子,又阴笑了一下,松开了手,示意我下车。我看了眼班长他们还在沉睡,也就没管他们然后下了车。打开车门的一刹那,我就听到了好多车辆、直升飞机行驶的声音,一下车才发现,我们应该是到了基地了。
    周围都是铁丝网和哨塔,均匀的分布着,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一排排的营房分布在各个角落,不远处还有一个机场,此时几架直升机正在上空盘旋,这个基地周围布满了重机枪哨位和防空导弹,在基地的最中心位置,有一座三层的房子,房顶布满了各种雷达,重兵把守,并且四周还有“神机营”自动防御系统,这是当时我们单位新研发的一种防御武器,可用来打击空中和地面的各种目标,全自动热成像模块,连子弹都能被它打掉!
  • 2016年10月29日 10:30:54
    “神机营”被研发出来是准备应用在航空母舰和导弹驱逐舰这种大型主体战舰的防御系统上的,当时并没有成批量生产和配发部队,连外界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武器存在,只有我们单位有研发样品。
    我也是在下连后的岗前培训中听一位教官跟我们讲的这种武器,他当时还一脸骄傲的说这玩意就是他主张研发的,狙击步枪的子弹都能被它给打下来!我当时反正是一脸的不相信,至少能打子弹这个我都不相信,这个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看样子那幢三层楼就是基地的指挥中心了。我没想到这里的防卫程度这么森严,这里肯定执行着一个不能被世人所知的任务。
    “这里并不是基地。”一毛三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我一头雾水。这里不是基地?!怎么可能,防卫这么森严还不是基地那这里是做什么的?!“这里是障眼法,现在天上这么多卫星虎视我们,我们总得转移一下他们。”听完我抬头看了一下天,又看了一下周围,瞬间一股使命感涌上了心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基地?”我问道。一毛三又抱着胳膊,说道“等这一波卫星离开,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和去基地的路正好处于境外卫星所能监测到的点上。”我一脸惊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卫星现在正好在我们头上的?!”一毛三笑到“因为我们国家强大了。”
  • 2016年10月29日 11:02:00
    听到一毛三这句话,我竟然没有继续问个究竟,觉得这个回答确实不需要我在继续刨根问底。是啊,一个国家强大了,别人就不可能在你头上肆意妄为,
    我突然间对一毛三减少了几分坏印象,觉得他并不是那种混吃混喝的军校生。我想起班长他们,遂问道“班长他们怎么都睡着了?”一毛三又阴笑了一下,“你不是也做了一个噩梦?”我大吃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做了噩梦?!一毛三笑了一下问我道“还记不记得路上两边的信号塔?”我点了点头。一毛三继续说道“那个信号塔,会产生一种脑电波,会让人带着意识睡着,睡着之后做噩梦,并且都是长久以来压抑在自己心底最恐惧的事情变成噩梦。人在激动、生气、恐惧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说起家乡话,激动、生气、恐惧被带入噩梦中在梦境的引导下,会让你现出原形和说出你来基地的目的。”
    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原来这竟然是科技造就出来的一场辨别敌我的梦境,怪不得如此的真实,真实到那一瞬间我以为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我也意识到,原来我内心最恐惧的事情就是孤独和面对自我。
    一毛三又说道“你小子也挺特殊,梦境中竟然没有发生对话,还这么快就醒来了。”我回想了一下梦境,确实很短暂,并且没有任务语言行为,在看到另一个“我”之后,就被一道白光给惊醒了。
  • 2016年10月29日 16:40:46
    “你小子肯定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一毛三看着我突然一脸严肃的说道“不然组织不会让你进入075局,要知道,在075每个人都有特长。”与众不同?!听到这话,我情不自禁的思考了一下。我从小到大,好像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啊。
    一毛三平静的盯着我,那眼神好像是想洞穿我的心,将我一览无遗的看的清清楚楚。我被他看的有点发毛,心里对他的印象又坏了几分,又不好意思发作,毕竟人家是干部,只好转了下身子看着车内“要叫醒班长他们吗??”一毛三这时才收回眼神,抱着胳膊,看着那幢三层楼“你去那里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没想到一毛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班长不在,显然他是这里最大的头头,我只好听他的,又看了下车内,然后转身朝着那栋楼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总感觉一毛三还在看着我,背上都感觉毛毛的。然后我就假装看风景一样左看右看,慢慢的把头转向背后,我一回头,发现一毛三真的还就抱着胳膊在看着我,我当时心里就毛了。嘟囔了一句“这家伙不会是个变态吧”然后就加快脚步往楼里走去。
  • 2016年10月29日 18:50:31
    大楼的门口有三道岗哨,每一层基本都是铁丝网加上一个岗亭和一扇大门,门口和岗亭里有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我走到第一个大门前的时候,站在岗亭里的那个士兵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打开了大门。门口那两个站岗的士兵依旧保持军姿正视着前方。接着我又这样走过了第二个、第三个岗哨。每一个岗哨只要我走到门前,岗亭里的那个人看我一眼,就会打开大门。我就这样如入无人之境一样走到了三层楼的大门口。 我回头困惑的看着三个岗哨,心想就这么放我进来了?难道不需要检查一下士兵证和磁卡什么的吗?“他们都有读心术,能一眼洞穿你的一切。”读心术?!我吃了一惊,回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是一个三级士官,看上去大概三十岁的样子,也是全副武装,估计是是这些警卫的班长。那个三级士官真的一眼就洞穿了我所有的想法和目的,笑着对我说道“这个世界,你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餐厅在二楼,上楼梯后往左手边一走就到了。”说完这些他就走进了传达室。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和这些警卫的士兵,读心术?!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世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会读心术的人对他人来说,那岂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一毛三,刚才他那么看着我,该不会也是在用读心术读我的思想吧?!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一毛三动不动就看着我阴笑的样子,浑身抖了一下往一毛三的方向看去,赫然就发现一毛三还在看着我,当时我就头皮一阵发麻,扭头就往楼上餐厅跑了。
  • 2016年10月31日 13:24:55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所谓的读心术,只是科技和知识造就出来的美称而已。门口岗哨的士兵和那个三级士官,都是一群擅长心理学和行为学的人,他们可以通过他人的肢体语言和眼神再加上一些高科技配件,来判断他人的行为。了解到这些之后,我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的是有我们永远都学不尽的无穷知识。
    进了餐厅,发现里面人不少,我看了眼外面的黑夜,感觉这会应该是凌晨三点左右,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餐厅大概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有两个餐台在门口这边,上面都是粥和馒头面条牛奶等食物,其他地方都是餐桌,此刻几乎坐满了人,各个兵种单位的都有,并且还有女兵。有的人还带着行李,估计也是和我一样是刚分配到这里的。
    折腾了这么久,肚子确实有点饿了,我走到餐台前,拿起一个餐盘,拿了三个馒头两个包子,打了一些小菜,又拿了一盒牛奶,然后走到一个空位置坐下,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别人都说空军的伙食好,像我们这种混合兵种的特殊单位我觉得伙食更好,那个时候部队基本都是自助餐了,每顿饭炊事兵把饭做好放在餐台上,到了饭点大家集合列队到食堂门口,在来一首嘹亮的军歌,就可以开饭了。
    那个时候我刚满十七岁,正是如狼似虎长身体的时候,所以我很是喜欢这种吃饭的方式,饭前吼上两嗓子,清清口气。既有氛围,又有足够的食物让我大快朵颐。
  • 2016年10月31日 13:57:54
    我三下两口就把馒头和包子给吃完了,还觉得不过瘾,又跑去餐台拿了两个包子,然后又走到座位前继续吃。可能是我瘦弱的小身板和我彪悍的战斗力不太相符,周围有几个人都在看着我,我在五分钟之内吃了三个馒头四个大肉包子,一个鸡蛋,还有一盒牛奶,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我竟然有这么大的潜能,有几个女兵还看着我捂着嘴笑了起来。
    场面有点尴尬,我看着周围干笑了一下,然后拿起餐盘准备走。“站住,坐下!”一声清脆的女声从我耳边传来,这声音很有魔力,我刚站到一半的腿不由自主就坐下了。我抬起头,发现是一个女军官,也是一毛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张瓜子脸眉清目秀的,五官精致,唇红齿白,皮肤非常的白皙,完全就是一副完美的、透着高冷的御姐脸,,身材凹凸有致,此时正一脸严肃的盯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盯着我,就情不自禁的想低下头,就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我低头的时候,偷偷的看着她胸部的名牌:杨婉英。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眼熟?!!“你在看哪里?!”杨婉英说道。我缓过神来,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盯着着我的眼睛放出一道精光,我被她的眼神震慑到了,又继续低下头去。周围的人都被她的气场震住了,大家都假装好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 2016年11月09日 20:25:39
    怎么没了
  • 2016年11月12日 10:23:34
    “我。。。我在。。我。。。”我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看了一眼她胸部的名牌,就这么被她瞪了一眼,竟然就不知所措了。
    “软蛋!”
    我一听到这话猛的抬头看着她,发现她的脸和她的语气一样不冷不热的,看不出一点表情,只透着高冷。我当时倔劲就上来了,不顾在场的众人,啪的一拍桌子,就想站起来展示下的我的威风。“你说谁!。。”嘭的一声,我都没完全站起来,话都没讲完,就被杨婉英给反剪右手一下子按在了桌子上。真的是太快了,我一下子竟然没反应过来,右胳膊传来一阵剧痛我才反应过来。我竟然被一个女人一招给按在了桌子上,当时我就不服了,啊的叫了一声,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挣开右手的束缚。但是我刚一用力,杨婉英就扣的更紧了,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痛的我汗都下来了,但是我咬紧牙关还是在挣脱,她就越扣越紧。
    这个时候楼下的警卫班听到了我的叫声,跑上楼来看到杨婉英把我按在桌子上,一句话没说就下楼了,周围人竟然都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时候班长和一毛三他们突然出现了,班长一进食堂,先是看了看按着我面无表情的杨婉英,然后又看了看被按在桌子上一脸痛苦又不屈服的我,吞了吞口水,然后脸上充满了堆笑的看着杨婉英“连长,别折腾了吧,这是我们连的新兵,他才16岁骨头脆着呢,您别给掰折了。”
  • 2016年11月14日 17:35:05
    看的还挺好的怎么不更新了啊!
  • 2016年11月16日 13:12:04
    “这是你带的兵吧,跟你一个德性,欠收拾!”杨婉英一把松开了我的胳膊,高冷的抛出了这句话。“嘿嘿嘿嘿。。”班长站在旁边一脸尴尬的堆笑。这也真是难为他了,一个一米九几的大老爷们被一个女人这么训斥,放谁都会有点尴尬。
    我站起身子揉着我的胳膊,心里突然想起卧槽,这个女军官好像真的是我们连长,我刚下连的时候好像是听说过我们连长是个女的,在外执行任务,当时我还好奇,反正我都没见过,一直以为在总部那个代理连长就是连长。。。我们单位就是这么个性质,新兵不认识自己的连长很正常,我们工程兵,天南海北的到处跑,一个连队的因为技能不同和工地的需求,会被分开安排到不同的场地,这样就会导致一个连队的人直到退伍都没有互相见过面。我记得我退伍的时候,从各个场地回北京的加起来有70多号人,但是我只见过五个同年兵,其他的一个都没见过。
    我这个时候确实是怂了,抬头怯怯的看了眼连长,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去。这个时候一毛三沉着脸对连长说道“原来新疆这边的场地是你带队,哎,看来这趟是个苦差事。”说完伸了个懒腰,就往楼下走去。连长皱着眉头看了一毛三一眼,问班长道“林盛强这家伙怎么也来了?!”班长看着一毛三的背影说到“我也不清楚啊,营部下的任务命令名单里有他,我也很好奇。”说完班长和连长一起看着一毛三的背影,两个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 [猫31] 匿名用户

    2016年11月17日 17:00:26
    多更些啊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