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姐夫和六个小姨子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19 19:22:56 点击:1423508 回复:378

老牛飞飞 联盟:【疯人院】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你想尝尝被一群小姨子打脸的滋味吗?#


下午,易文墨一上完第二节课就匆匆往医院赶。

母亲住院了。昨晚,他几乎一夜没合眼,现在,困得走路都想打瞌睡。

登上公交车,易文墨两手握住拉杆,脑袋靠在胳膊上,打起了盹。突然,他身子一歪,倒向一位披着长发的女子。

“妈呀,你干嘛呀!”披发女子惊叫道。

易文墨清醒过来,他边揉眼睛边赔小心:“对不起,我,我睡着了……”

话还没说完,易文墨感到一阵风呼啸而至。啪!啪!两个清脆的耳光扇到了脸上。顿时,他的脸象被抹上了一层辣椒,火辣辣地疼起来。



发表时间:2016-10-19 19:22:56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19日 20:20:30
    易文墨又恼又羞地说:“你…干吗打人?”

    “你伸咸猪手,打你还算便宜的。”扇易文墨耳光的是一位高挑美女,穿一身牛仔服,极镖悍的模样。只见她杏眼圆睁,抬起手来还想扇。

    一位身材丰满的女子伸手一拦,劝阻道:“三丫,这人确实睡着了,一上车我就注意到他了。”丰满女子一袭连衣裙,烫着一头小卷发。

      “二姐,他故意装睡,糊弄人。对这种色狼,不能心慈手软。”三丫愤愤地说。

      

  • 2016年10月19日 20:20:46

      “二丫说得没错,他就是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披发女子脸色有些羞红,她瞅了易文墨一眼,讪讪地对三丫说。

    三丫瞥瞥嘴,不满地说:“大姐,你跟二姐一样,都是菩萨心肠,被坏蛋欺负了,还替它说话。”

    披发女子又瞅了一眼易文墨,小声对三丫说:“他不象坏蛋。”

    三丫冷冷地说:“坏蛋脸上又没写字。”她扭过脸,瞪着易文墨斥责道:“站着还能睡觉,装什么洋蒜呀。瞧你这模样儿就不是个好东西,成心想吃女人的‘豆腐’吧。”



  • 2016年10月19日 20:21:04
    “我,我真的睡着了,不是故意撞你大姐的。”易文墨脸涨得通红,就象一块大红布,他狼狈地辩解道。

    “说不定你在警方还有案底呢,我打电话报警。”三丫掏出手机。

    “三丫,你看,他眼睛里布满血丝,没说假话,一定是昨晚熬了夜。”二丫说。

    “三丫,报什么警呀,别小题大做了。”披发女子阻止道。

    三丫想:报了警,要等警察来,还得做笔录,麻烦事儿一大堆。她仔细瞧了瞧易文墨的眼睛,确实有点红,便不再坚持报警了。


  • 2016年10月19日 20:21:28

      易文墨摸着脸颊,心想:唉!今天碰到了扫帚星,竟然被女人扇了耳光。他听老人们说过:男人被女人扇耳光,会倒大霉的。不过,好在那个叫三丫的没报警,算是躲过了一劫。

      突然,啪地一响。易文墨低头一看,原来是披发女子的手链掉到车厢地板上了。

      易文墨立即蹲下,把手链捡了起来。他掏出手帕,擦了擦,然后,递给披发女子:“大丫,给你。”

      “你怎么知道我叫大丫?”披发女子惊奇地问。

  • 2016年10月19日 20:21:45
     
      “你两个妹妹一个叫二丫,一个叫三丫,我猜测你一定叫大丫了。”易文墨强挤出一丝笑容回答道。他想:不会叫“一丫”的,那太难听,也不符合中国的习惯。

      大丫接过手链,含羞望了一眼易文墨,说:“谢谢了。”

      “大姐,别理他。”三丫瞪着易文墨教训道:“少跟我大姐搭讪。”

     

  • 2016年10月19日 20:22:00
      易文墨见大丫长得端庄清秀,一股爱慕之意从心中升起。更重要是,他感觉大丫是个很宽容的女子。易文墨懊恼地想:可惜自己没名片,否则,塞给大丫一张名片,说不定俩人还能做朋友呢。碍了这个镖悍的三丫,易文墨也不敢贸然找大丫要手机号码。

      易文墨正胡思乱想着,车到站了。

      易文墨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怏怏下了公交车。他惊喜地发现,那三个女子也下了车。

    易文墨装作看公交站牌,让三个女子先走。他想:若是三丫跟大丫、二丫分手就好了。

    那三个女子说说笑笑朝医院方向走去。

      
  • 2016年10月19日 20:22:15

      易文墨尾随其后,跟了一阵子,发现无机可趁了。只得望着大丫的背影,暗自说:“大丫,你我若有缘份,一定还会见面的。”

      易文墨拐进水果店,给母亲买了一挂香蕉。

    一进病房,眼前的一幕让易文墨目瞪口呆:那三个女子竟然也在病房里。



  • 2016年10月20日 07:30:30
    易文墨母亲住的是双人病房,昨天入院时,旁边的一个病床是空的。现在,那张病床上睡着一位富态的老太太。

    易文墨的舅妈见易文墨来了,说:“文墨,你来了,我得赶快回去,你舅舅这两天感冒了,还躺在家里呢。”

    “舅妈,您快回去吧。”易文墨送走了舅妈。他讪讪地跟旁边病床的老太太打招呼:“阿姨,您好!”

    “你好,小伙子。你舅妈刚才夸了你好半天,说你妈瘫痪了十年,全靠你一个人伺候,真是个大孝子啊。”老太太笑嗬嗬地说。

  • 2016年10月20日 07:30:51
     三丫拿眼睛横着易文墨,嘟囔着:“真是冤家路窄,讨厌鬼。”

    二丫拿胳膊肘碰了碰三丫,小声说:“算了,别说三道四了。”

    易文墨又尴尬又惊喜,心想:这世界上怪不得有个“无巧不成书”的词呢,今个儿算被我碰上了。

    易文墨的母亲问老太太:“这几个都是您的女儿呀?”



  • 2016年10月20日 07:31:07
    老太太指着三位女子介绍道:“我有四个女儿,最小的没来。这是老大、老二、老三。”

    “您有四件小棉袄,真有福气呀。”易文墨的母亲羡慕地说。

    老太太见易文墨又是给母亲喂水,又是帮母亲擦脸,擦手,伺候得无微不至。啧啧嘴说:“您的儿子比女孩心都细。这一个儿子,抵得上我四个女儿了。”老太太迟疑地问:“您儿子还没成家?”

    易文墨的母亲叹着气说:“连女朋友都没谈呢。我在床上瘫痪了上十年,把儿子拖累死了,不然,早就该成家了。”

    “哎呀,这么好的小伙子打着灯笼也难找呀,天底下的女孩真的瞎了眼。我看呀,谁嫁给您儿子,谁这辈子有福气。”


  • 2016年10月20日 07:31:24

      易文墨喂母亲吃饭,刚喂了几口,母亲突然呕吐起来。易文墨手忙脚乱地给母亲擦嘴,漱口。

    老太太对大丫说:“大丫,你去给人家帮把手嘛。”

    大丫听母亲一说,赶紧走过来,帮着把地上的呕吐物打扫干净。

    “大丫,谢谢你!”易文墨说。

    “不谢。”大丫显然对易文墨很有好感,又帮着整理起床头柜。

    “大丫是你的小名?”易文墨小声问。


  • 2016年10月20日 07:31:39
     “是大名。”大丫脸上飞起一朵红晕,羞涩地回答。“我爸我妈没啥文化,起的名子太土气。我早就想改个名子,但我爸不让改。”

    “不土,挺好的。”易文墨觉得“大丫”这个名子很温馨。他想:我要是有个女儿,就给她起个“易小丫”的名子。

    易文墨是个聪明人,他听老太太夸奖自己,又让大丫给自己帮忙,对老太太的意图自然心知肚明了。他想:大丫肯定也没谈男朋友,太好了!

    “大姐,你去帮妈打瓶开水。”三丫喊道。



  • 2016年10月20日 07:31:55
    “我去打。”二丫赶紧站起来说。

    “让大姐去打。”三丫拉住二丫。显然,三丫是想支走大丫,不让大丫给易文墨帮忙。

    “三丫,你坐着没事儿,就不能跑一趟呀。”老太太翻了三丫一眼,心想:我就是想让大丫跟这小伙子热络热络,你打个什么岔呀。

    三丫横眉瞅着易文墨,心想:这家伙又不是高富帅,还有个瘫痪在床的老妈拖着,谁嫁给他,谁倒八辈子霉。咱妈简直是老糊涂了,想把大姐往火坑里推呀。



  • 2016年10月20日 07:32:11
     三丫阴阳怪气地说:“大姐,您昨晚没睡好,脑袋象浆糊桶,连北都找不到了吧。”

    大丫不快地反驳道:“三丫,我昨晚睡得好极了,现在,脑袋透亮着呢,东南西北摸得一清二楚。”大丫知道:三丫是不想让自己跟易文墨接触。

    “脑袋透亮就好,就怕自以为透亮,其实一抹黑。”三丫拿起开水瓶,边走边说。




  • 2016年10月20日 07:32:33

       “三丫,你今个儿想跟我唱对台戏呀?”老太太不满地说。老太太认定了:易文墨这个小伙子不错。眼看着大女儿已经满三十了,她早就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个中意的小伙儿,她不想再错过了。老太太打定主意:要让易文墨做她的大女婿。
        易文墨见三丫去打水了,瞅着这个机会赶紧对大丫说:“你,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我,没手机。”大丫不好意思地说。


  • 2016年10月20日 07:32:50
    “你没手机?!”易文墨瞪大了双眼。就是把易文墨打死了,他也不会相信:一个年轻人竟然连手机也没有。他想,一定是自己太唐突了,第一次见面就要手机号码,人家姑娘当然会拒绝了。

    大丫见易文墨又惊奇又尴尬,连忙嗫嚅着解释道:“听说手机有辐射,我不敢用。”

    “大丫,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他。”老太太耳朵尖,竟然听见了易文墨和大丫的对话,插嘴说道。

    大丫把母亲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易文墨。



  • 2016年10月20日 07:33:14
     易文墨想:既然老太太希望我跟她女儿谈朋友,那么,通过老太太联系也不错,老太太肯定会帮着敲边鼓。

    易文墨的母亲又呕吐起来。

    易文墨手忙脚乱地端盆子,拿毛巾。

    大丫主动跑过来,给易文墨的母亲轻轻捶着背。

      

  • 2016年10月20日 07:36:18
    有点意思嘛
  • 2016年10月20日 07:36:36
    有六个小姨子,很有艳福呀
  • 2016年10月20日 07:37:09
    小姨子多好呀
  • 2016年10月20日 09:02:43
     易文墨发现:大丫的手很纤细,心想:这双手很适合弹钢琴啊。等会儿问问她,喜不喜欢音乐。易文墨弹得一手好吉它,心情烦闷时,就弹上几支曲子解忧。

    易文墨扶母亲躺下时,无意中触到了大丫的胸部。初夏时节,大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和一条小背心。凑巧那天乳头有点发痒,就没戴乳罩。

    大丫惊叫一声:“妈呀!”吓得朝后一缩。

     
  • 2016年10月20日 10:07:28

       易文墨的脸唰地红了,他赶紧小声解释道:“大丫,我,我不……”

    三丫听到动静了,唰地站了起来,冲过来问:“大姐,怎么啦?”

    大丫双手捂着胸部,还没从惊慌中镇定下来,她吱吱唔唔地说:“我,我没什么。”

    “他把你怎么了?”三丫怒气冲冲地瞪着易文墨。

    “我,我没…没干什么。”易文墨张口结舌地辩解。


  • 2016年10月20日 10:07:47

       三丫瞅了一眼易文墨的母亲,没再吭声了。

    易文墨想:今天真是撞见了鬼,在公交车上,我倒在大丫身上,在病房里,又碰了大丫胸部。幸好大丫没说啥,否则,三丫的巴掌又上来了。

    易文墨的小算盘打错了。虽然大丫没说啥,但三丫知道一定有“故事”。

      

  • 2016年10月20日 11:17:33
     易文墨去打开水时,被三丫堵在了开水房里。

    三丫一把揪住易文墨的领口,把他紧紧抵在墙上,厉声问:“你老实交代:刚才对我大姐干了什么?你要是态度好,我可以饶了你。”

    “我,我不小心碰了大丫的胸部,我是无意的,真的,不信,你问你大姐去。”易文墨脸涨得通红,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三丫看。



  • 2016年10月20日 11:18:11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调戏我大姐,是不是想找死呀!”三丫恶狠狠地说。

    “我,我真的不是调戏你大姐,这完全是误会,不,是巧合,请你相信我。”易文墨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是不是看我大姐老实,觉得她好欺负,就对她频频伸咸猪手呀?”三丫不依不饶地质问道。

    “我,我是人民教师,不会干那种无耻的事儿。”易文墨无奈中抛出了教师的头衔。

    “人民教师就不伸咸猪手?人民教师还有调戏、猥琐女学生的呢。”三丫义正词严地驳斥道。



  • 2016年10月20日 11:19:33
     大丫见三丫尾随着易文墨出去,担心会找易文墨的麻烦,所以,拉着二丫跑出来看看。她俩见三丫正揪住易文墨不放,赶紧过来劝解。

    “三丫,他是无意碰到我的,你别找他麻烦了。”大丫替易文墨说情。

    “大姐,你被他卖了,还帮着数钱呀。我瞧他这个模样,就是地道的色狼。”三丫抬手又想扇易文墨的耳光。

    “三丫,你又耍蛮呀。人家不小心碰了大姐,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要揪住人家不放。”二丫拦住三丫的手。



  • 2016年10月20日 11:19:48

       易文墨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挨耳光了。听二丫这么一说,知道有人来救驾了。他睁开眼睛,感激地望了一眼二丫。

    三丫见大姐、二姐都来劝解,便怏怏地松开手。她警告道:“你给老娘小心一点,再敢惹我大姐,我让你身败名裂,永世不能翻身。”

    “我,我不会的。”易文墨心想:这姐妹三个,差别咋这么大呀。大丫文文弱弱,象个大家闺秀。二丫文文静静,象个贤妻良母。只有这个三丫,风风火火象个泼妇。将来,我要真跟大丫谈了朋友,不知道她会从中捣什么蛋呢。

    易文墨果然猜准了。



  • 2016年10月20日 11:20:07

      第二天傍晚,当易文墨又来护理母亲时,旁边的病床已经空了。

    “老太太出院了?”易文墨惊讶地问。他想:老太太昨天刚入院,怎么今天就出院了。

    “老太太的三女儿给她转院了。”舅妈说。

    “转院了?”易文墨立即明白了,肯定是那个三丫想隔离大姐和易文墨,不让他俩发生“故事”。


  • 2016年10月20日 11:20:22
    易文墨顿时感到异常失落,他惆怅地望着那张空病床,哀哀地想:难道自己和大丫没缘份?

    舅妈见易文墨满脸的抑郁之情,不禁笑了起来。

    “舅妈,您笑什么?”

    “笑你害了相思病呀。你是不是看中老太太的大女儿了?”舅妈问。

    易文墨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 2016年10月20日 11:20:38
     舅妈笑着说:“老太太临走时说了,让你给她打电话。还说,她挺看得上你。”

    “老太太真这么说了?”易文墨转忧为喜。

    “我还能骗你吗?不信,问你妈。”舅妈笑眯眯地说:“文墨,看来你该走桃花运了。我看老太太的大女儿不错,本分老实,朴素节俭,象个过日子的女人。听老太太说,她大女儿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老太太的大女儿既然这么好,怎么一直没出嫁呢?”易文墨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 2016年10月20日 13:51:38
     “文墨,那我要反问你一句:你怎么三十多还没娶呢?文墨,你三十多没娶,不是因为你不优秀。同样,她三十岁没嫁,也不一定就有毛病。对吧?”

    易文墨搔了搔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舅妈,您说得对。”

    “快给老太太打电话吧。”舅妈催促道。

    “我说什么好呢?”易文墨有点犯难。


  • 2016年10月20日 13:51:54
    “问候一下老太太呗,还能说什么。”舅妈指点道。

    易文墨掏出手机,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说来也凑巧,老太太正在吃晚饭,便让四女儿接了电话。

    “喂,您是陆家阿姨吗?”易文墨恭敬地问。

    “你是谁?”四丫问。

    “你是?”易文墨觉得有点象大丫的声音,又好象不是,但他一时难以断定。

    “你找谁?”四丫好奇地问。

  • 2016年10月20日 13:52:10

      “我,我找陆大丫。”易文墨提心吊胆地说,他担心接电话的人是三丫。

    “谁来的电话?”陆三丫问。

    陆四丫捂住手机,回答道:“是个男的,找大姐。”

    “男的,找大姐。”陆三丫皱着眉头,略一思索,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那个男人打来的?”她对四丫说:“我来跟他说。”

    陆三丫问:“你是哪一位?”



  • 2016年10月20日 13:52:39
     易文墨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对方是陆三丫。他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唉!真是冤家路窄呀,怕谁遇到谁。

    “我,我是……”易文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想了想,带点幽默地说:“我,就是被你拍了脸的人。”

    “你脸皮比城墙还厚,不怕拍呀?”陆三丫嘲讽道。

    “你大姐在吗?”易文墨已经彻底失望了,但他还不死心。

    “你找我大姐干吗?你骚扰我大姐还有完没完?你再纠缠我大姐,当心我报警。”陆三丫冷冷地威胁道。



  • 2016年10月20日 13:52:53

      “三丫,你别对我这样。”易文墨恳求道。

    “你喊我什么?”陆三丫气呼呼地问。

    “我喊你三丫呀,难道你不是三丫。”易文墨装糊涂。

    “三丫是你喊的吗?真无聊!”陆三丫叫嚷着。

    “三丫,我说了,别对我这个态度。你应该考虑一下:假若我以后成了你姐夫,看你怎么下台。”易文墨不软不硬地说。



  • 2016年10月20日 13:53:08
     “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呀,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样,还想当我姐夫,等下辈子吧。”陆三丫气得火冒三丈,她愤愤地想:这个不如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想做我姐夫,真是痴心妄想。

    易文墨突然觉得陆三丫挺有意思,他索性把玩笑再开大点:“准小姨子,我奉劝你对准姐夫客气点。”

    “不要脸!大色狼!”陆三丫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

    “是谁呀?”陆四丫疑惑地问。



  • 2016年10月20日 13:53:24

      “就是昨天调戏大姐的那个人。”陆三丫回答。

    “我听大姐说,那个男人不是想调戏她。我还听二姐说,那个男人是个孝子,各方面都挺不错的。”陆四丫说。

    “大姐、二姐都被他蒙蔽了,其实,那男人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色狼。”陆三丫恨恨地说。

    “老妈好象对那男人印象也不错嘛,还说大姐要嫁给他,一辈子都会享福的。”陆四丫觉得很奇怪,怎么三姐对那男人如此憎恨。

    “三姐,你认识那男人?”陆四丫问。


  • 2016年10月20日 13:53:38

       “不认识。”陆三丫瞥瞥嘴。

    “那你怎么对那男人这么反感呀?”陆四丫问。

    “不投缘吧。我第一眼看到他就不感冒。”陆三丫皱起眉头说。

    “三姐,咱家六个人,老妈、大姐、二姐都对那男人印象不错,占了一半的票数呀。”陆四丫笑着说。

    “四丫,你得跟我站到一条战壕里。老爹那儿我得去说说,只要老爹投了反对票,那就以一当十了。”陆三丫沉思着说。



  • 2016年10月20日 13:53:53
     老妈吃罢晚饭,从厨房里走出来,问:“谁来的电话?”

    陆三丫抢着回答:“是个打错了的电话。”

    “最近也怪了,不是广告电话,就是打错的电话,正经电话一个也没有。”老妈说。

    陆三丫在老妈的手机上鼓捣了一阵子,然后把手机递给老妈。

    陆四丫悄悄问陆三丫:“你鼓捣啥?”

    陆三丫得意地说:“我把那家伙的号码丢进黑名单了,这辈子他甭想再打进来了。”


  • 2016年10月20日 13:54:08
     陆三丫朝客厅里望了望,见老爹正在看电视。她狡黠地说:“我去吹吹风。”

    陆三丫危言耸听地对老爹说:“大姐被人欺负了。”

    老爹一楞,问:“你说什么?”

    “大姐被一个男人欺负了。”陆三丫加重语气说。

    “那个男人?”老爹横眉瞪眼地问。

    “一个姓易的男人,这男人的妈和老妈住在一个病房里。”


  • 2016年10月20日 13:54:23

       “那男人怎么欺负你大姐了?”老爹啪地拍了一下茶叽,怒气冲冲地问。

    “先是在公交车上往大姐身上撞,后来,又在病房里袭胸。”陆三丫添油加醋地告状道。

    “他妈的!敢欺负我姓陆的女儿,他狗x的长了几个脑袋!”老爹腾地站了起来,对三丫说:“你带我去找他算帐!”

    “老爹,您别急,坐下来听我说完嘛。”陆三丫见火已经点起来了,不由暗自得意。

    “我现在怒火攻心,哪还坐得下来。”老爹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取了易文墨的脑袋。



  • 2016年10月20日 19:20:14
    “老爹,我已经教训过那小子了。”陆三丫说。

    “你教训过他了?”老爹有点好奇,想不到这个假小子女儿,还能派上大用场了。

    “当然了,我当场左右开弓,狠狠扇了他两个嘴巴,都把他打得晕头转向了,嘻嘻。”

    “就扇了他两嘴巴?太便宜他了。不行,我不能就此罢休了。”老爹的气还没消下去。

    就在这时,陆大丫回来了。



  • 2016年10月20日 19:20:35

      陆大丫见老爹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惊慌失措地问:“家里出了啥事?”

    老爹厉声说:“大丫,你被人欺负了,怎么不对我说一声?”

    陆大丫莫名其妙地回答:“我被谁欺负了?”

    “大丫,你真是傻到家了,被人欺负了,还象没事儿的人一样。”老爹气急败坏地说。

    “老爹,我没被人欺负呀。”陆大丫一脸的委屈。

    “这是怎么回事?”老爹见陆大丫一头雾水,转脸问陆三丫。



  • 2016年10月20日 19:21:00

       陆三丫说:“大姐,那个姓易的又撞你,又摸你,那还不算欺负你呀。”

    “哦,我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来说他呀。”陆大丫一颗心放了下来,她若无其事地对老爹说:“那人不是故意的,他在公交车上打瞌睡,不小心歪到我身上了。”

    “在公交车上还能打瞌睡?一听就是屁话。”老爹怒吼道。

    “老爹,他在医院照顾他妈,熬了一整夜,白天又工作,没捞上休息,所以,就在公交车上打了个盹。”陆大丫解释道。

    老爹一听,似乎情有可原。他问道:“那他在病房里袭胸,又是怎么一回事?”

    “人家只是不小心碰了我胸部一下,怎么变成袭胸了?”陆大丫瞪大眼睛,一脸的从迷惑。

    “三丫,你谎报军情呀。”老爹有点不高兴了。




  • 2016年10月20日 19:21:20

    “老爹,那男人对大姐又撞又碰,两次非礼大姐,难道都是无意的?显然,他是不怀好意。”陆三丫振振有词地辩解。

    “是呀,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看来,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老爹附和道。

    “更可怕的是,那男人还打起了大姐的主意。”陆三丫危言耸听道。

    “打你大姐什么主意?”老爹问。


  • 2016年10月20日 19:21:38

       “那男人用甜言蜜语把老妈收买了,利用老妈来接近大姐,这就叫做迂回战术。现在最时兴:要想谈成女朋友,先搞定准岳母。”陆三丫绘声绘色地说。

    “真有这么回事?”老爹朝里屋喝道:“老婆子,你给我滚出来!”

    老妈莫名其妙地跑到客厅来,问:“老头子,谁又惹你了?”

    “是不是有个流氓想跟大丫谈朋友?”老爹怒气冲冲地质问。

    “流氓?”老妈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老爹。


  • 2016年10月20日 19:21:58

    “老妈,就是那个姓易的家伙。”陆三丫说。

    “哦,那个小伙子不是流氓,人家是大孝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大孝子。”老妈赞叹道。

    “您看,我没说错吧。老妈已经被彻底收买了。”陆三丫不满地瞅着老妈。

    “老太婆,你老糊涂了。我女儿就是当尼姑,也不会嫁给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呀。”老爹训斥道。

    “老头子,那小伙子真的挺不错。他在重点中学当老师,收入稳定。模样也长得体面,文质彬彬的,我看和大丫很般配。”老妈喋喋不休地夸赞。



  • 2016年10月20日 19:22:13
     “他是老师?”老爹问。

    “不光是老师,还是个什么组长……”老妈一时说不上来,转脸问大丫。

    “数学教研组组长。”陆大丫低着头说。

    “你,你跟他好上啦?”老爹惊异地问。老爹素来对教师另眼相看,一听说那家伙是教师,顿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没,没呢。”陆大丫赶紧否定。

    “我把手机号码告诉他了,他要是对大丫有意,就会来电话的。”老妈喜滋滋地说。



  • 2016年10月20日 19:22:30
     老爹点点头,瞧那模样似乎默认这个准女婿了。

    陆三丫着急了,急吼吼地说:“那个姓易的有个瘫痪在床的老妈,大姐要是嫁给他,岂不成了伺候病人的老妈子。”

    “那人有个病秧子老妈?”老爹又吃了一惊。

    “他妈一身病,怕也活不了几天了。”老妈说。

    “这个可难说了,有人瘫痪在床几十年,照样活得有滋有味。万一他妈再活个二、三十年,那大姐的大半辈子就被葬送了。”陆三丫警告道。



  • 2016年10月20日 19:22:46

       “这确实是个问题。”老爹沉思了一会儿,挥挥手说:“天下的男人多得很,干吗要吊死在一棵树上,我看,这个男人就别考虑了。”

    既然老爹下了结论,谁也不敢再吭声了。陆三丫心中暗喜,心想:终于铲除了这个祸根。

    陆四丫瞅个没人的机会,对陆大丫说:“大姐,连老爹、老妈都用手机,你也应该去买一部了。不然,以后谈恋爱会很不方便的。”

    陆大丫已经起心想买手机了,她说:“四丫,你陪我去买吧。”

    第二天傍晚,陆四丫陪着大姐买了手机。

    陆四丫已经记住了易文墨的手机号码,她给易文墨发了一条信息:“你好,我是陆四丫,我大姐刚买了手机,号码是:xxxxxxxxxxx。


  • 2016年10月21日 08:17:56
     易文墨接到陆四丫的短信,简直欣喜若狂了。他立即给陆大丫拨了一个电话。

    陆大丫的电话一响,把她吓了一大跳。她惊慌失措地说陆四丫:“我刚买的手机,谁都不知道号码,怎么会有人给我打电话呢?”

    “大姐,你接呀,接了才知道是谁打来的嘛。”陆四丫笑着说。

    陆大丫紧张地按下接听键。

      “你是大丫吧?”


  • 2016年10月21日 08:18:11
    陆大丫还没听出易文墨的声音。她恐惧地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叫大丫?”

    “我是警察,什么都能调查出来。”易文墨忽然想跟陆大丫开个玩笑。

    陆大丫一听是警察,吓得赶快把手机递给陆四丫:“四、四丫,完了,警察找我了。”

    “警察?”陆四丫一头雾水,她接过手机,看了看来电号码,笑着说:“他不是警察,是那个姓易的。”说完,把手机还给陆大丫。

    “你,你干嘛要吓唬我?”陆大丫有点不高兴了。



  • 2016年10月21日 08:18:26

      “嘻嘻…”易文墨笑了一阵子,说:“大丫,你是麻雀胆子呀,这么不经吓。你又没犯法,怕哪门子警察呀。”

    “反正你吓唬我不对。”陆大丫的心跳还没恢复正常。

    “早知道你这么胆小,我就说我是牛魔王,好好吓你一下。”易文墨觉得仿佛跟陆大丫谈了好一阵朋友,彼此已经非常熟悉了。

    “你再吓唬我,我不理你了。”陆大丫说。

    “别,别,千万别不理我。”易文墨连声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陆大丫疑惑地问。



  • 2016年10月21日 08:18:40

       “是四丫刚告诉我的。”易文墨说。

    “四丫,是你把我手机号码告诉他的?”陆大丫问陆四丫。

    陆四丫点点头。

    “大丫,我没撒谎吧?你俩在哪儿?能不能请你俩吃个晚饭?”易文墨兴冲冲地问。

    陆大丫惶恐地问陆四丫:“他,他要请咱俩吃晚饭,怎么办呀?”

    陆四丫笑着说:“那就宰他一顿呗。”



  • 2016年10月21日 08:18:54

       易文墨听见陆四丫说的话,他没等陆大丫开口,就笑着说:“大丫,欢迎你俩扛着张飞的大板斧来,我伸着脖子让你俩砍。”

    易文墨让陆大丫、陆四丫到商店门口等着。

      不到一袋烟功夫,易文墨就赶到了。

    易文墨挑了一家干净饭店,点了四个小菜,又要了一瓶红酒。



  • 2016年10月21日 08:19:08

      菜刚上桌,陆四丫的手机铃声就响了。陆四丫一瞅,是陆三丫的电话。她对陆大丫和易文墨说:“是三姐的电话,你俩都别吭声。”

    陆三丫一开口就指责道:“四丫,你陪大姐买手机,不是给家里添乱嘛。”

    “大姐买手机,怎么就添乱呢?”陆四丫知道陆三丫这话的意思,但她故意装傻。

    “四丫,大姐买了手机,一旦被那个姓易的知道了,非把大姐的手机打爆不可。”




  • 2016年10月21日 08:19:21

    “三姐,没那么邪乎吧。”陆四丫心里暗笑,心想:不仅仅是打爆了手机的问题,而是俩人已经见了面。

    “四丫,你到大姐的手机上操作一下,把姓易的手机号码拉黑。”陆三丫说。

    “那姓易的手机号码我不记得了。”陆四丫推托道。

    “我告诉你,你记一下。”陆三丫说。




  • 2016年10月21日 08:19:37

       趁着陆三丫到一旁打电话的机会,易文墨和陆大丫说起了小话。

    “大丫,你怎么想起买手机了?”

    “四丫让我买的,说是谈朋友时要用手机。”陆大丫实打实地说。

    “四丫真细心,替咱俩考虑得真周全。上次,我给准岳母打电话,是陆三丫接的……”易文墨话还没说完,陆大丫就打断他的话:“谁是你准岳母?”



  • 2016年10月21日 08:19:53
     “你妈呀。”易文墨笑眯眯地说。

    “谁答应跟你谈朋友了。”陆大丫有点不高兴了。她觉得易文墨有点死皮赖脸的,第一次约会就乱叫“准岳母”。照易文墨的意思,她岂不成了“准老婆”了。

    “我没说你答应跟我谈朋友呀。”易文墨胡搅蛮缠道。

    “那你凭什么喊我妈是准岳母?”陆大丫质问道。

    “你妈让我这么喊的呀。”易文墨一本正经地说。

    “我妈真让你这么喊?”陆大丫半信半疑地问。



  • 2016年10月21日 08:20:08

      “当然了,不信,你回去问你妈。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别问,挺难为情的。”易文墨说。

    “我妈老糊涂了,怎么能让你这么喊她呢。”陆大丫竟然信以为真了。

    “你妈让我这么喊,当然是希望你跟我谈朋友,还希望你……”易文墨把话说了半截,他觉得即使不往下说,也等于说了。

    “我妈真是的。”陆大丫似乎并不是很生气。她望了望易文墨,不满地说:“我妈上年纪了,会说些不着边的话。但你没老呀,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呢。”



  • 2016年10月21日 08:22:03
    姐夫和小姨子,有戏呀
  • 2016年10月21日 08:22:22
    搬个小板凳过来看好戏!
  • 2016年10月21日 08:22:52
    希望作者越写越好看
  • 2016年10月21日 12:22:02
      “大丫,你妈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当然举双手双脚赞成罗。我倒希望你爸也跟你妈一样,让我喊他准岳父,到那时,我和你八字就有两撇了。”易文墨嘻嘻笑着,他觉得这个陆大丫做自己的老婆太合适了,简直就象上帝给自己量身定做的。

    “我爸呀,他不同意我跟你谈朋友。”陆大丫脸色突然暗淡下来。

    “你爸对我哪一点不满意?”易文墨问。

    “我爸怕我进了易家门,变成服侍你妈的保姆了。”陆大丫幽幽地说。


  • 2016年10月21日 12:22:20

      “大丫,如果我俩结婚了,我会找个保姆来服侍我妈。因为,我俩年龄都不小了,一结婚马上就得要小孩。大丫,你知道的,女人的适育年龄应该是三十五岁以下。”易文墨说。

    “这话你得跟我爸说,不然,他不点头,我不敢跟你……”陆大丫说到这里,感到不对劲。自己和易文墨第一次约会,怎么就商量起结婚、生小孩的问题呢。

    “大丫,俗话说:丑媳妇终归是要见公婆。你爸要不同意咱俩结婚,我早晚得跟他老人家说道说道。”




  • 2016年10月21日 12:22:37

      “我爸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脾气象张飞一样,你当心点。一旦把他搞毛了,会拿刀砍了你。”陆大丫忧心重重地说。她觉得:要想过老爹这一关,不是那么轻而易举。

    “你爸会拿刀砍人?”易文墨一惊。

    “是呀,我爸一发脾气,不是拿刀,就是舞棍,可吓人了。我家除了三丫,个个都怕他。尤其是我妈,在我爸面前就象老鼠见了猫。”陆大丫说。

    易文墨想:准岳母倒挺不错,没想到会摊上这么一个蛮横霸道的准岳父。看来,跟老岳父恐怕得有一番较量了。


  • 2016年10月21日 12:22:51
     陆四丫打完了电话,她笑着说:“大姐,把你手机给我。”

    陆大丫把新买的手机递给陆三丫,问:“你要我手机干吗?”

    陆四丫在手机上鼓捣了一阵子,然后把手机递给陆大丫,说:“大姐,我把易哥的手机号码拉黑了。”

    陆大丫不解地问:“拉黑是什么意思呀?”

    易文墨解释道:“大丫,就是把我的手机号码放进黑名单了,以后,我就不能用这个号码给你打电话了。”



  • 2016年10月21日 12:23:05
      陆大丫着急了,生气地质问:“四丫,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陆四丫解释道:“刚才三姐来电话,非让我这么干。我要不干,她马上要跑过来亲自弄。”

    “我不让她弄!”陆大丫生气地说。

    “大姐,你若不让三姐弄,她就会到老爹面前告状。到那时,老爹也得让你这么弄。”陆三丫分析道。

    “那我以后怎么跟……”陆大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易文墨。



  • 2016年10月21日 12:23:19
    易文墨接腔道:“大丫,你以后就叫我文墨吧。”

    陆大丫一时还叫不出口,她着急地说:“那我以后怎么跟他联系呀?”

    陆四丫说:“易哥,你再办一个手机号,专门跟我大姐联系。”

    易文墨说:“行,我这手机是双卡双待,等会儿我就去办一个。”



  • 2016年10月21日 12:23:34
    陆四丫对陆大丫说:“大姐,你把易哥拉黑了,就象放了一颗烟雾弹,让三姐误以为你跟易哥断绝了来往。这样,你俩以后联系就更方便了。”

    易文墨感激地说:“四丫,你真好。我算算,现在陆家六口人中,我的同盟军占了三个。”

    陆大丫问:“哪三个呀?”

    易文墨搬着指头数着:“你、二丫,老妈,再加上大丫就占三分之二了。看来,我可以稳操胜券了。”

    陆四丫泼冷水道:“易哥,我老爹可是以一当十哟。在我们家,老爹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他不同意的事儿,谁也不敢干。”


  • 2016年10月21日 12:23:48

       易文墨感到不可理解,他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搞家长制呀。”

    陆大丫说:“我家除了三丫,都是软性子,没人跟老爹对着干。所以,老爹霸道惯了。”

    易文墨说:“这种状况该改变一下了。”

    “你有本事改变?”陆大丫瞪了易文墨一眼。



  • 2016年10月21日 12:24:02
     易文墨笑着说:“大丫,你瞪人挺厉害的嘛,吓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陆四丫笑着说:“我大姐脾气顶好了,你要连她也怕,那就是天生的气管炎了。”

    易文墨高兴地说:“大丫,你听,四丫已经把我当姐夫看待了。”

    “四丫又没喊你姐夫。”陆大丫又瞪了易文墨一眼。

    “大丫,四丫说我是气管炎,这不明摆着说我俩是一家人了嘛。”易文墨非常高兴,他知道:陆大丫和他有戏了。



  • 2016年10月22日 07:37:27
    “四丫,你怎么能说他是气管炎呢?”陆大丫瞥瞥嘴。

    “大姐,我说错了,给您道个歉。”陆四丫嘻嘻笑着说。

    “嘻皮笑脸地道歉,一点儿诚意也没有。”陆大丫斜眼瞅瞅陆四丫。

    “四丫,你还没跟我道歉呢。”易文墨一本正经地说。

    “易哥,我没让您感谢,算便宜您了,还得好卖乖呢。”陆四丫瞪了易文墨一眼。

    “四丫,有你大姐一个人瞪我就够呛了,你再瞪我,还让我在陆家活不活呀?”易文墨说。



  • 2016年10月22日 07:37:46
    “谁答应你进陆家了?”陆大丫低着头问。

    “我好象一只脚已经踏进陆家了,等把老爹搞定了,另一只脚就也该进了。”易文墨说。

    “别尽做好梦了。”陆大丫叹了一口气。

    “大丫,别叹气,假若搞不定老爹,咱俩就私奔。”易文墨安慰道。

    “谁,谁跟你私奔呀?”陆大丫一脸的羞涩。

    “你俩拌嘴真有趣,有趣极了。要是录下来,准能萌翻人。”陆四丫捂着嘴笑。

    “大丫,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易文墨一脸严肃地说。



  • 2016年10月22日 07:38:02

       “商量什么事儿?”陆大丫问。

    “我家有一套祖传的老宅子,大约三百多平方。我想把它卖了,买一套新房。你看,买那个地段的好?”易文墨说。

    陆大丫想了想,说:“买哪儿的房子要慎重考虑,既要交通便利、生活设施完备,还要考虑学区,不然,将来小孩上学就麻烦了。”陆大丫说。

    “大丫,这个事儿你多考虑一下。”易文墨说。


  • 2016年10月22日 07:38:18
     陆四丫捂着嘴一个劲儿地笑。

    陆大丫问:“四丫,你笑什么笑?”

    陆四丫憋住笑,说:“我想笑,就笑了。”

    “怪物。”陆大丫翻翻白眼。

    “大丫,等你考虑好了,咱俩就一起去看房子。”易文墨说。

    陆大丫点点头,犹豫着说:“三丫是售楼小组,她对买卖房最内行。可惜,她不会给咱俩帮忙。”

    易文墨胸有成竹地说:“大丫,过一阵子把老爹搞定了,就跟三丫摊牌。到那时候,木已成舟,她不帮也得帮。”



  • 2016年10月22日 07:38:34
     突然,陆大丫捂紧脸,跺着脚叫道:“我今天喝了红酒,脑瓜子糊涂了。我俩连朋友都没谈,就谈起买房子,羞死我了。”

    “大丫,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谁还会磨磨叽叽谈几年呀。不少人还闪婚呢,一见面看对了眼,立马就打结婚证。咱俩见了好几次面,算算也认识十天了。”易文墨满不在乎地说。

    “人家才不要闪婚呢。”陆大丫叫嚷道。

    “大丫,我又没让你马上去打结婚证。”易文墨说。

    “咱俩今天是第一次约会吧,你就让我去看房,还不算闪婚呀?”陆大丫扭着腰嗔怪道。



  • 2016年10月22日 07:38:48

      “房子当然要先看了,不然,好楼盘卖光了怎么办?”易文墨解释道。

    “那也是。”陆大丫看到不少楼盘的广告上都标着:绝版楼盘。她想:如果不提前看房,等打了结婚证,黄花菜早凉了。

    一瓶红酒见了底,易文墨和大丫、四丫都喝得面红耳赤。

    陆大丫和陆四丫一到家,陆三丫就追问道:“谁请你俩喝酒了?”

    陆四丫回答:“我帮大姐买手机,她请我喝酒。”





  • 2016年10月22日 07:39:04

       陆三丫望着大丫,不解地自言自语道:“大姐请客,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呀。”

    “我,我难道就不能请客?”陆大丫不满地说。她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尽管三丫话说得不中听,但她并不太计较。

    “能。大姐什么时候请我喝酒?”陆三丫问。

    “你帮我挑一套好房子,我就请你喝酒。”陆大丫说。



  • 2016年10月22日 07:39:31

      “大姐,你,你要买房子?”陆三丫大惊失色地问。她知道,虽然大丫参加工作好几年了,也省吃俭用攒了不少钱。但是,要想买一套房子,恐怕还差得远。

    “我…我……”陆大丫发觉自己失了言,忙搪塞道:“我有个同事想买房子。”

    “同事?”陆三丫狐疑地问。陆大丫平时不善交际,也不爱多管闲事。现在,她竟然要帮同事买房子,不免让陆三丫犯起了嘀咕。莫非大姐谈了男朋友?



  • 2016年10月22日 07:47:24
    有意思
  • 2016年10月22日 07:47:41
    小姨子越多越好,哈哈…
  • 2016年10月22日 07:47:59
    被小姨子打脸,有滋味
  • 2016年10月23日 07:37:13
    “是,是一个同事。”陆大丫说。

    “那同事叫什么名子?”陆三丫追问。

    “叫…叫张三。”陆大丫不会撒谎,现在让她编个假姓名,还没那个水平。于是,“张三”脱口而出。

    “哈哈哈…”陆三丫大笑起来。笑完了,她咄咄逼人地问:“大姐,您老实交代:究竟帮谁买房子?莫非是您自己买婚房吧?”



  • 2016年10月23日 07:37:31

       “我,我连男朋友都没谈呢,买哪门子婚房。”陆大丫辩白道。

    “您真没谈男朋友?”陆三丫想:大姐突然买手机,莫非是想跟这个男朋友联系?她想:大姐谈没谈男朋友,从手机上就能查个一清二楚。

    陆三丫盯上了陆大丫的手机。每天,她趁着大姐洗澡的时候,就偷偷翻看大姐的手机。她发现:陆大丫没留一点通话痕迹。难道大姐买手机只是做个摆设?陆大丫当然不信。于是,陆三丫拿着陆大丫的身份证,去打印了陆大丫的通话记录。这一下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她发现有个手机号码每天都会给大姐打电话,有时,一天会打二、三次。



  • 2016年10月23日 07:37:46
     陆三丫再一查,这个手机号码没登记,无法查到持有人姓名。一团疑云在陆三丫心中升腾起来:不登记,显然是想保密。既然搞得神秘兮兮的,那必然有某种原因。

    那天,陆三丫偷看大姐手机时,意外看到一条刚刚发来的信息:“大丫,明晚六点到《小胡同》饭店“菊花厅”共进晚餐。”

    《小胡同》饭店离陆家不远,是一家很干净的小饭店。陆三丫曾到那儿吃过好几次饭。她突然记起来,这家饭店是大姐的最爱。显然,那男人摸透了大姐的爱好。

    陆三丫赶紧回了一条:“我知道了,明晚准时到。”然后,迅速删除了这条信息。

    第二天傍晚六点整,陆三丫来到《小胡同》饭店,径直走进了“菊花厅”。


  • 2016年10月23日 07:38:01

    易文墨翘着二郎腿,一面悠闲地品茶,一面欣赏着墙上的油画。

    陆三丫不露声色地坐到易文墨的对面。

    易文墨听到了动静,一扭头,吓得“啊!”地惊叫一声,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三、三丫,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呀?”陆三丫冷冷地问。



  • 2016年10月23日 07:38:17

       “欢…欢迎。”易文墨尴尬地说。“大丫怎么没来?”

    “她不来了,让我给你带一句话。”陆三丫冷冷地说。

    “让你带话?她有什么话应该当面对我说呀。”易文墨感到万分疑惑。

    “我大姐不想见你,她说:一见你就犯恶心。”陆三丫用鄙视的眼光瞅着易文墨。

    “恶心?”易文墨一想:自己跟陆大丫交往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呢?看来,这里面有猫腻。

      “见了我恶心,那就在电话里说嘛。”



  • 2016年10月23日 07:38:34
     “我大姐听见你的声音也犯恶心。”陆三丫说。

    “不至于吧?”易文墨掏出手机,按下快捷拨号键。他把陆大丫的手机号码设为“一”。

      令人奇怪地是陆大丫的手机怎么也打不通了。

    “你别费冤枉劲了,我大姐已经把你拉黑了。”陆三丫用嘲笑的口吻说。

    易文墨瞧了陆三丫一眼,他断定:一定是她在陆大丫的手机上做了手脚。显然,他昨天发给陆大丫的短信,也被陆三丫截留了。



  • 2016年10月23日 07:38:48
    “三丫,是你把我拉黑了吧?”易文墨悠悠地说。

    “姓易的,我警告你:别再纠缠我大姐。”陆三丫凶巴巴地说。

    “纠缠?你用错了词吧。”易文墨对服务员招招手,说:“给这位小姐倒杯茶。”

    “对不起,我没兴趣跟你在一起喝茶、说话。”陆三丫站了起来,斜眼瞅着易文墨说:“我不希望再见到你了。”

    “三丫,你的希望恐怕要落空。”易文墨笑眯眯地说。

    “姓易的,我大姐不想跟你交往了,你干嘛还死皮赖脸往上贴呢?你还是男人吗,总得有点自尊吧。”陆三丫奚落道。


  • 2016年10月23日 07:39:10
     “三丫,除非你大姐当面对我说,否则,我一概充耳不闻。”易文墨平静地看着陆三丫。“你带一万句话,我也不会相信半句。不,应该是不会相信一个字。”

    “我大姐现在见了你恶心,听你说话恶心,只要提起你就恶心。所以,你还是知趣点吧,别太讨人嫌了。”陆三丫横眉瞪着易文墨。

    “三丫,你见了我恶心吗?”易文墨挑衅道。

    “我见了你不但恶心,还恶肝、恶肺、恶脾胃。”陆三丫说。



  • 2016年10月23日 07:39:26
    “那你吐呀,痛痛快快地吐呀。”易文墨冷笑着说。

    “呸!”陆三丫气势汹汹地说:“我警告你:如果你再纠缠我大姐,我就到你学校去检举你伸咸猪手,让你颜面扫地。”

    “你,你千万不能去。你一去,我死定了。”易文墨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说。

    “知道害怕就好。只要你和我大姐一刀两断了,我就饶了你。”陆三丫很得意,终于拿住了易文墨的软。

    “三丫,你告我伸咸猪手,有证据吗?”易文墨问。



  • 2016年10月23日 07:39:43

      “怎么没有?我、我二姐都在场,难道你还想抵赖?”陆三丫居高临下地望着易文墨。她觉得此刻自己就象一只猫,已经把易文墨这只老鼠按在爪子下了。

    “三丫,我觉得你去告我,好象没什么说服力。学校肯定会问:既然你大姐是受害人,她怎么不来?”易文墨幽幽地说。

    “我是大姐的代理人。”陆三丫说。




  • 2016年10月23日 07:42:36
    太有意思了
  • 2016年10月23日 07:42:55
    希望后继更精彩
  • 2016年10月23日 14:20:55
    “三丫,你考虑过没有,如果大丫不出面,没人会相信你的话。假若最后大丫出面,否认了我伸咸猪手,那么,你的告状往重里说是陷害、栽赃。往轻里说,是闹了一场大笑话。说白了,你告我没一点用,纯属徒劳无益之举。”易文墨分析道。

    陆三丫一听,顿时泄了气。原来,她把告状当成威胁易文墨的杀手锏,现在看来这着棋行不通了。

    “我大姐说了,如果你再纠缠她,就会告你伸咸猪手。”陆三丫不甘心就这么输给易文墨,她咬着牙说。

    “那好。请你给大丫带句话:要想跟我分手就当面对我说。否则,我不会放手的。”易文墨斩钉截铁地说。


  • 2016年10月23日 14:21:11

       “唉,今天我总算领教了,什么叫无赖、泼皮、无耻之徒……”陆三丫气急败坏地说。

    “三丫,我觉得你挺会搞鬼名堂。今天,你是来演戏的吧?”易文墨索性戳穿陆三丫的诡计。

    “我搞什么鬼名堂?又演什么戏了?”陆三丫有点心虚了,她心里打起了鼓:难道姓易的看出什么破绽?

    “三丫,我发现你办事不喜欢留后路。”易文墨幽幽地说。

    “姓易的,我一忍再忍,现在,我不得不正告你:我叫陆三丫。我跟你没毛的关系,少跟我套近乎。”陆三丫气呼呼地说。



  • 2016年10月23日 14:21:26

       “好吧,我喊你陆三丫。你设想一下:日后我若成了你姐夫,该情何以堪呀。”易文墨提醒道。

    “你?你照照镜子,瞧瞧自己啥德行。想当我姐夫,等下辈子吧。”陆三丫冷冷地说。

    “假若是这辈子呢?”易文墨笑眯眯地问。

    “做梦吧!”陆三丫不屑地说:“好了,我带话的任务完成了,一切都该结束了。”说完,陆三丫趾高气扬地朝门外走去。



  • 2016年10月23日 14:21:40

      “也许只是开始,离结束还早着那。”易文墨突然觉得陆三丫的表演太拙劣。于是赶紧补充了一句:“陆三丫,回家好好练练,你演戏的功夫还欠一把火。”

    陆三丫前脚走,易文墨后脚就跑到酒店服务台,给陆大丫打了个电话。

    “大丫,你在干吗?”易文墨问。

    “我刚端碗,正准备吃饭呢。”陆大丫答道。




  • 2016年10月23日 14:21:55

      “大丫,赶紧放下碗,立即到《小胡同》饭店来。”易文墨说。

    “你现在让我去救火呀?”陆大丫不高兴地说。她心想:请我吃饭早点说嘛,都过了吃饭的点儿,才匆匆打电话来,算哪门子事儿呀。

    “大丫,我肚子突然非常痛,你赶快来一趟。”易文墨撒谎说。

    “你肚子疼?”陆三丫焦急地问。

    “是啊,你打个的,快点来吧。”易文墨假装哼了几声。

    “好,我马上来。”陆大丫放下碗,说了声:“我同事生病了,我得去一趟。”话音没落,人已经出了门。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