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陋俗:洞房夜新娘需被四个男人“喜压床”

发表时间:2016-10-20 11:23:46 点击:56536 回复:58

X毁一生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结婚前,朋友们都和我说,农村结婚的婚俗恶劣,以后就是找了个农村男人,也不要和他回老家办婚礼,不然真的会被捉弄死。我一开始不信,直到现在我信了!
今晚明明是我和老公的新婚夜,可现在,按照他们村寨的习俗,我居然要和四个男人一起睡,而我老公还不得进房间,说是让这四个男人压住我身上的阴气,因为女人阴气重,还特别是处女这样的,阴气就更重了。如果没有四个男的压住阴气,很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导致家宅不宁、婚姻不睦什么的。
我和老公谢罗是在微信摇一摇上认识的,我本人比较胖,学历也不高,现实生活中没有男人愿意和我交朋友。所以,一直喜欢在网络上找男生聊。刚开始和谢罗聊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和他有什么发展。哪知后来聊着聊着,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结婚,他还发出视频通话的邀请,要和我视频聊天。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和他视频了,本以为他和我视频完就不理我了,没想到,他很认真的说要娶我!
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被男生说喜欢,还被求婚了,我头脑一热,不顾家人反对,只身来到贵州和他见面,短短两天的时间,他就带我回到他的村寨,要和我结婚了。
其实,今天一天我都是处于懵逼的状态,整个人浑浑噩噩的顺着他们的婚礼安排走。
白天的时候,早上一起来,十几个老妇女进来给我穿嫁衣。然后我的早点就是一碗米酒,这米酒后劲还挺大,喝完我一上午都是昏昏沉沉的。接下来中午吃的就是生肉!不吃还不行,因为生肉表示早生肉胎……我为了讨个好彩头,就咬牙吃了。
接下来,下午就是什么让我抱着一个红木盒子,坐在那种可以抬的椅子上(他们这叫肩轿),被八个青年抬着,一路敲锣打鼓的围绕村寨走了一圈。我坐着倒是挺爽的,还有村民听到动静出来给我跪拜,让我有种女王的优越感。只是可怜了抬我的几个小伙了,等巡村结束后,他们一个个瘫坐在地上揉肩膀……
巡完村回来,我老公家门口的石子路上就开始摆长桌宴席了,我总算美美的吃了一顿。我刚吃饱,老公就拉我进屋,和我说这新婚夜的奇葩习俗了。
我整个人这才从浑浑噩噩中苏醒过来,“新婚夜你让我和四个陌生的大叔睡?你逗我呢吧?”
我扭过头看向新房中四个穿着名族服饰的中年男人,他们个子都不高,皮肤黝黑,现在正坐在床边,翻着眼看向我。那眼神别提多贼了……
我下意识的抱紧手里捧着的木头盒子,后背出了冷汗。让我和这些老农民睡一块,以后不得有心理阴影啊?
“这是我们这的婚俗,每个嫁过来的新娘子都要这样。你要是不这样,今后我在寨子里可就抬不起头做人了!团团,白天那些婚俗,你不是配合的挺好的么?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可这四个阿叔都是寨子里有威望的长辈,不可能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况且,你……你这么胖,他们也没兴趣。”谢罗朝我眯着眼笑的温柔至极的哄道。
他长得不丑,一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我是最喜欢有酒窝的男生了,所以,他这么一朝我笑,我整个人都快要酥掉了。
只是他这句话说的我心里不太舒服,他说我胖,连这些老头都没兴趣……
“罗罗,那你对我有兴趣吗?”我性格直,所以,说话就有点直接。
谢罗闻言,脸上笑容一滞,过了几秒钟后,又笑开了,“你傻啊,对你没兴趣,我娶你干嘛?快别愣着了,进房间先休息!”
说话间,他推着我往新房走去。样子看来还有点急。
发表时间:2016-10-20 11:23:46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0日 11:24:09
    结果我太胖,加上又不想进去,所以,他没把我推进去,只是把我手臂推的抖了一下,手里抱了一天的红木盒子就“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然后摔的裂开了。里面包着东西的红布就散开了,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
    躺着一条金黄色的虫子!
    “我晕,这是什么鬼?”我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吓得打了一个激灵,随后也后退了一大步。
    “这可不得了了!金蚕娘娘摔着了!”
    我吓到的同时,谢罗也惊呼一声,躬身捡起盒子,仔细查看了里面的金色虫子一遍,或许见它不动了,他抖了抖盒子,好半天才看到那条虫子扭动了一下身子,他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 2016年10月20日 11:24:18
    随后,他就将红布重新盖好,把盒子小心翼翼的合起来,拿袖子擦了擦额头吓出来的汗水。
    看他宝贝这虫子的样子,让我感觉很纳闷,不禁疑惑的问他,“这里面是什么鬼虫子啊?”
    我只是随便一问,他居然猛地朝我瞪了过来,眼神凌厉如刀,“赶紧呸呸,这可是金蚕娘娘,你不许对它不敬!”
    “……”我简直无语了,咽了咽惊吓的口水。
    他这是干嘛,不就一条破虫吗?他至于这么宝贝?
    难道这虫子在他的眼里,比我这个新婚老婆还重要?

  • 2016年10月20日 11:24:25
    仔细想想,今天下午我抱着盒子之后,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好像是敬畏的很,而且巡婚的时候,寨子里的村民见我就跪拜,口里叽里呱啦的说着土话,虽然我听不懂,但看出他们很虔诚。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拜我,现在想想,恐怕是拜盒子里那条黄虫子吧?
    “怎么了小罗?”就在我无语的看着谢罗的时候,坐在婚房里的四个男的听到动静,一股脑儿的从门里窜出来,把我给挤到了一边。
    他们过来之后,谢罗才收回瞪我的目光,朝他们说金蚕娘娘摔到了,不过没伤着。但他话音一落,就被其中一个长得最瘦,且没有眉毛的男的一巴掌扇在了脸上,然后用民族土话骂骂咧咧了他几句,谢罗吓得低着头,一句话不敢反驳。

  • 2016年10月20日 11:24:40
    我看的气愤不已,这寨子里的长辈也太嚣张了吧?说打晚辈就打晚辈的,不就一条破虫子么,干嘛打人啊?
    “你们不要打我男人,不是他摔的,是我不小心弄掉盒子,摔出那条虫子,有什么火冲我发!我皮厚,抗造!”我气鼓鼓的朝那四个中年老头吼道。竟然打我老公!这事绝不能忍。
    这人一胖吧,别的本事没有,就声音特别大,我这一吼,本来在那叽里呱啦骂谢罗的男的,都扭头朝我看过来,那眼神……慎人!就像我偷吃了他们家粮食似得。
    我见状,胖手捂在自己圆脸上,“打人别打脸哈……”

  • 2016年10月20日 11:25:03
    我以为下一刻他们就把怒气撒在我身上了,哪知,他们齐齐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回过头朝谢罗又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什么,谢罗就直点头,然后就朝我递过盒子道:“团团,你抱好盒子,别再弄掉了。现在先进房间把衣服先脱了。”
    “什么玩意?让我脱衣服?”我整个人瞬间石化了。
    合计不但要和四个男人睡一块,我还得脱衣服和他们睡?这也太过分了!
    谢罗估计也意识到我会不乐意,忙解释道:“你用被子裹着身子,他们看不到什么,而且,我就在外面守着你呢。要知道,你是我老婆,我也不可能给自己戴绿帽子,你就放心吧!”

  • 2016年10月20日 11:25:09
    “这……”我还是接受不了。
    “老婆,只要熬过今晚,我们以后就天天在一块了,如果你不按婚俗来,说不定我们这婚就毁了,你被赶出村不说,我还要被打……”谢罗一脸为难的朝我看过来,眼里还有祈求的神色。
    谢罗瘦弱的很,在这样一出可怜巴拉的表情,我就女汉子侠义感爆棚,于是豁出去的从他手里接过木头盒子,爽快道:“那行吧,为了以后我们的幸福生活,我豁出去了!”
  • 2016年10月20日 11:25:25
    谢罗见状,重重的吁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只是目光有点怪怪的。但我也没多想。
    随后我按照他们说的,脱了衣服,抱着盒子在手里,然后裹好被子躺下去。等了一小会,那四个男的就走了进来,我眼睛盯着他们,生怕他们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他们进来之后,却并没有着急躺到我身边来,而是噗通几声,四个人跪在我床边,手里捧着寨子里的特产“狗舌糍粑”(一种桐树叶包着的糯米点心),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有点和尚念经的感觉。
    本来我以为他们顶多念一会就结束了,哪知,他们一念就没停下来的意思。
  • 2016年10月20日 13:04:43
    继续啊
  • 2016年10月20日 15:28:50
    我一开始还睁着眼,警惕的看着他们念,生怕他们念完对我起色心,可慢慢的就眼皮打架了,今天本来就折腾了一天,累坏了,这一躺下,再加上他们这么一“念经”,我就支持不住,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身上痒痒的,就做梦了,梦见谢罗在和我亲热,用手轻轻摸我。梦里我乐的咯咯直笑,骂他好坏啥的。结果,这种痒痒的感觉越来越厉害,本来是脚那里,到最后蔓延到全身了。
    这时候又做梦,梦到谢罗是在用舌头像小狗似的舔我,搞的我好难受,忙说他够了,别这样了,结果他不听,难受死我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29:03
    我梦里要用手推他脑袋,可手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抬就是抬不起来,而他这会本来是舔我脖子的,一下就变成使劲的咬了,弄得我呼吸困难,憋得要死。
    “咳……罗罗你给我住嘴……”
    我最终被憋得难受,猛地睁开眼,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眼时,视线不清楚,模模糊糊间,看到一层金闪闪的光线,耳边还传来“沙沙”的怪声,我有点恍惚。
    过了几秒钟,我眨了眨眼,视线清晰了些,意识也恢复。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眼前依旧是金色的光线在闪烁,但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东西。耳边“沙沙”声也更加的响。这种响声传过之后,我的身体就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一圈,而且一圈比一圈紧。

  • 2016年10月20日 15:29:16
    这特么什么情况?!
    “老公……老公……谢罗!咳咳……”我搞不清楚状况之下,就只能喊谢罗了。
    之前我不是躺在新房里,四个男的跪在我床边念经吗?现在怎么突然画风就变了?
    我喊了两声,发现喉咙那里动一下,就有牵扯感传来,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嘴巴也是,动一下,就有细线状物体被拉动的感觉传来。
    并且,我喊出声的时候,那种“沙沙”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我随后又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我,而且,还传来重重的回应,就像是我在涵洞里喊话似得。

  • 2016年10月20日 15:29:30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觉得不对劲了,就想赶紧起身,拽掉身上缠着的这些线状物,然而,我聚集起力量到手上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手不能动了!手好像也被这些细线缠住了。
    洞察到这一点,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一种对未知状况的恐惧吓得我呼吸也更加困难起来。
    脑海里同时浮现出我和谢罗相识相恋结婚的各种画面来,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而就在这时,我的小肚腩那边,传来冰凉的感觉,随后那股冰凉在慢慢的往上爬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本能的想起了那条盒子里的金蚕来!
    一想到那条金色的蚕虫在我身上爬,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29:42
    “啊……救命啊!咳咳……来人啊……”我被这种感觉弄得鸡皮疙瘩直冒,吓得大呼大叫起来。
    结果我没喊来人,而是感觉之前在我身上绕线的什么东西,居然突然动了起来,很快我身上被压住了,隔着这层丝线,有个比金蚕大千倍不止的庞然大物在随着金蚕爬动起来!
    并且它爬动的时候,有粘糊糊的液体从它身上渗进来,腥臭腥臭的,让我忍不住直反胃干呕。
    慢慢里面贴着我皮肤爬动的蚕估计被庞然大物压扁了,传来“啪唧”一声,我皮肤上也传来虫子压扁的汤水溅出的感觉,我顿时肉麻的头皮都似乎炸开了。
    好、恶、心!
    金蚕被压扁了,那个庞然大物就突然顿住了动作,不再爬动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29:54
    我这才得空深呼吸几下,缓和了被压的缺氧的感觉。
    我呼吸到第三口的时候,突然,我感觉腹部有撕裂的感觉传来,于此同时,缠着我腹部的那些丝线都断开了,因此,我的手恢复行动能力。
    几乎是在一瞬间,我就伸手,往压在我身上的庞然大物推去,“滚开……”
    只是,我手一推上去,才发现自己的手,像是碰到了一团柔软的棉花上去了一样,不但没推开压在我身上的庞然大物上,反倒是自己的手被那团柔软感包围了。
    这种感觉让我头皮发麻,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就扭动身体,从这庞然大物身下离开。

  • 2016年10月20日 15:30:05
    结果我身上包裹着太多的丝线,我从这庞然大物的身下没全部滚出来,而是左腿左手伸了出来,胡乱踢脚伸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些什么细状物的东西上,只听“咔”“咔”几声,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就像是蛋壳破裂的声音。
    正是因为这声音传来,压在我身上的庞然大物,突然从我身上“嗖溜”一下,爬开了!
    我整个人顿时一松,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用手拽开挡住视线的脸上丝线,眼前的环境顿时看清了,看清楚之后,我整个人都吓得冷汗直冒,张开嘴想喊都发不出声音来了!
    天啊,这里是地狱吗?
    我睁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呼吸越来越急促,心几乎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0:15
    这里绝对是地狱!因为,我看到了这辈子从未看到过,就连想象都不会想像得到的事物!
    我此时身上只盖了一层红布,正躺在一块很宽的竹凉床上,床下放着四个长扁担,扁担都绑在凉床的脚下面,应该是村民抬我过来的。
    凉床放在这个山洞的最高处,我的右边是祭祀台,台上放着生猪头、生牛头、生羊头……还有,生人头!
    对,就是生人头,而且还是个男人的人头,但因为头是后脑勺对着我这个方向的,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从短发上判断出是个男人头。
    这些头因为没有那么大的盆装着,所以,直接放在祭祀台上的,祭祀台上一片血水在火把光线的照射下,泛着血光。

  • 2016年10月20日 15:30:26
    而祭祀台下,堆了好多人的尸骨,有些尸骨上面还有腐肉,腥臭味弥散在山洞里,让人作呕。
    这里不是地狱,却胜似地狱,我吓得惊坐起来,本能的向左边放下腿准备逃跑,然而,我将脚一放下,就感觉脚心传来柔软的、冰冷的触感,更为让我惊恐的是,这触感还在动!
    我吓得触电般的收回脚,往凉床的左下方看去……
    “啊!我晕!”
    我居然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金黄色蚕虫!吓得我直接在凉床下跳将起来,站在凉床上看着地上那一拱一拱的大家伙,吓得自己汗如雨下。
    这是金蚕精吗?这么大!
  • 2016年10月20日 15:30:37
    仔细看着,发现它和我之前抱在手中的盒子里的金蚕不一样,这只和老母猪一般大的金色蚕虫,头顶上还有一对触角。
    这会它拱到了几个被蚕丝包裹的茧边,用触角点了点,好像是在查找什么,又像是在护着什么,之前我胡乱踢到的就是这些蚕茧中的一个,那个倒在地上了,中间破裂了一块,露出里面一点点的红色物……
    我乘着大蚕虫往前面爬去了,便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个破裂的蚕茧边,用手拉了拉蚕茧外皮,往里面看去,想看看这足有一米五以上的巨大蚕茧里有什么,但看了半天,只看到红色的织物在里面,这布料和我身上裹着的布料很像。

  • 2016年10月20日 15:30:54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生出一些不安来,就连脑子里都开始想象出一些女人,身上裹着红色的绸布,被抬到这个山洞里来,然后被大蚕虫吐丝绕住身体做成茧的画面来!
    “绝对不是我想的这样的!”我低声自语了一下,然后就颤抖着手,伸进蚕茧里去了,我要拽出这块布,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不是尸体!如果是,那么……
    那么很有可能,我就是被谢罗骗到这深山老寨里祭祀这大蚕虫的!
    我是胖,显得憨,但是我绝不笨!

  • 2016年10月20日 15:31:12
    这会一把拽住这块布,然后打算拽起一点,往里面看的,哪知,我只是刚拽到蚕茧里的那块布,大蚕虫就如电击了一下,立马不动弹了,我听不到它沙沙的声音,就赶忙朝它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它触角顶端本是金黄色的圆点的地方,这会居然立马变成了鲜红色,而且还泛着红光,就和红外线灯似得!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蚕虫,更加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所以,吓得身子抖的和筛子似得。它不动,这会我也不敢乱动,可因为害怕,我的汗水就止不住的往外冒出来,再加上我发抖,就将那些顺着下巴和胳膊肘流淌下来的汗水,抖的掉到了地上,发出滴答的响声。

  • 2016年10月20日 15:31:23
    这响声一出来,大蚕虫就沙一声的掉过头,弓起身子,往我这边爬来!
    我吓得手一紧,就条件反射的拉手里的布,“啊”的一声喊,跳到凉床的右边,和这个大蚕虫隔了一张凉床。
    于此同时,我听到“撕拉”一声,蚕茧被我拽着里面红布的时候,一下给拽裂开了,里面被红布裹着的东西,也被我拽出蚕茧,我一看过去,就看到了一具发灰白的人骨尸体!
    “啊……真的有尸体!谢罗,你这混蛋!”我一看到那具蚕茧里的白骨,就吓得把手里拽着的红布一松,惊恐万分的朝前跑了起来。

  • 2016年10月20日 15:31:33
    有尸骨就说明这真的是拿活人祭祀了!原来谢罗娶我是幌子,拿我来祭祀这怪虫子才是真!我还以为这次终于找到了真爱,不惜千里迢迢的来这深山老寨,结果,不是来找爱,而是来找死啊!
    我又害怕又伤心还慌张,所以,慌不择路的时候,一下撞倒了凉床边的祭祀台,上面的东西统统掉到了地上,巨大的松油灯倒了,在地上铺成长长的火龙,火光变得更加亮堂起来,那些祭祀台上的牛、羊头等掉地的时候,就滚到了火中,迅速的被火烧着了头上的毛。最后滚到火中的是那个男人头,正好巧不巧的,滚到火中时,脸是朝我这个方向的,我一下就看清了死人头的相貌!

  • 2016年10月20日 15:31:46
    顿时吓得我“啊啊”的喊了好几声,随后还捂住了眼睛。可即使捂住眼睛,我脑海里还是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张睁大双眼,带着惊恐表情的脸,这张脸不是别人,正是谢罗的!
    我本来还打算找他算账,这下他都身首异处了,我找谁算账?和说理去啊?!
    我真不知道,他这是干什么,骗我来这,和他一块死?
    这些深山老寨的人,真是疯了呀!连自己族里的人都不放过……
    “沙沙”……
    就在我吓得快抽了的时候,背后传来那只大金蚕爬动时发出来的怪声。听到这声音,后背顿时一寒,身上又吓出冷汗,赶紧放下捂脸的手,僵着身子往后看去……

  • 2016年10月20日 15:31:55
    突然,我眼前闪过一道金黄色,还不等我看清什么,下一刻,我就被这条又肥又大的金蚕精给压住了,并且它还在往我身上吐着黏糊糊的丝线,这丝线味道好难闻,再加上它这突然压住我,搞的我胃都被压扁了,一张嘴就准备吐。可还没吐出来,喉咙那里就被丝线勒住,我硬是没吐出来,给憋了回去,现在甚至连呼吸都不能继续了!
    人被勒住脖子的时候,眼睛会被迫睁大,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眼睛睁得老大,所以清楚的看到大蚕虫翘着胸口四足,黑乎乎的嘴里就和喷水一样的朝我喷着蚕丝!没几秒钟,我的脸就被蚕丝盖住,视线再次被阻挡,什么也看不到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2:11
    我这会手脚都被压住,根本就挣扎不了,而且,脖子又被蚕丝勒住,我没法呼吸,没有新鲜的空气进入身体,我身体瞬间就无力了,眼珠也开始往上翻,我知道,我必死无疑了!
    在频临死亡的这一刻,我想到的居然是自己来这之前,被姐姐金豆豆指着鼻子骂的情景,她说,“就你这胖样,怎么可能有男的爱,还娶你,指不定是骗你去割肾卖呢!……”
    没想到真的被姐姐说准了!甚至比她说的还严重……
    慢慢的我意识恍惚了,眼前也发黑,下一刻,我的身体越来越冷,感觉自己即将跌入永恒的黑暗中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2:21
    极致的恐惧感觉,一层层包裹着我。估计,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咚……”
    就在我即将进入死亡的黑暗中时,突然一声巨响在山洞里炸开,像是山洞外什么东西被推开的动静。我也一下恢复了点意识,于此同时,压在我身上的那条冰冷的、巨大的金蚕虫突然爬开了!
    我来不及思考这突来的变故是怎么回事,就在手恢复了一点力量时,赶忙摸到自己的脖子上,伸手胡乱的拽拉着脖子上勒着的那些丝线。还好这些丝线不算结实,我扯了几下,就被拽断了,脖子得到放松,我就赶忙深呼吸起来。
    结果因为呼吸的太着急,一下呛到了,所以,闷咳了几下,“咳咳……”

  • 2016年10月20日 15:32:36
    “呀,这里面居然还有人!”突然,我听到了洞前方传来一道浑厚的男人声音,并且还有人走进来的脚步声。他说的还是普通话,不是什么土语,难不成也是城里来的人?
    我难道要得救了吗?
    “咳咳……救……救命啊!”我捂住不适的脖子,沙哑着嗓音朝出声处激动的喊道。
    与此同时,我也艰难的往出声处爬去。
    “文斌,真有活人!好像是个女人。”那道男音又传来了,这次还带着一点的兴奋意味。
    我听后,心里一喜,我有救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2:53
    “沙沙……”
    然而我还没高兴多久,不远处就传来那大金蚕的声音。我赶忙往那边看去,发现它正朝刚才那道男音传来的方向爬去。那里有一个两三米宽的甬道,像是人为拓宽的,因为一边是自然的洞石,一边是人为敲出来相对平整的山壁。
    “小武,别动,里面好像有东西在往外爬!”另一道男声说道,声音也是浑厚的音质,但语气却比前一个要严肃的多。刚才前一个男人喊他文斌,那么这个开口的男人,应该叫文斌。
    “什么东西啊?”这个应该就是小武。
    “我哪知道!不过刚才看洞口的巨大粪便来推算,这里面的东西,个头肯定不小。”文斌道。

  • 2016年10月20日 15:32:59
    “那会不会是金蚕王啊,我们怎么办?需不需要回去找阎哥过来看看?”小武问。
    找人?那他们不就走了吗?我可怎么办啊?!
    “别走……咳咳……就是一只大金蚕,没毒,不过会吐丝!外面的两位大哥,求求你们了,快救我啊,呜呜呜……”我生怕这好不容易来的两个男人跑了,到时候,我又要被这金蚕给吐丝包成茧的!
    想到之前茧里面的那些尸骨,我吓得大哭起来。我不要死……不要!
    “美女,你先别哭,我们马上就进去救你!”那个小武一听我哭,就有些急了。任凭叫文斌的男人怎么劝说都不管用。
  • 2016年10月20日 15:33:24
    随后我就听到了他们继续往里进的脚步声。
    我这个时候也把身上缠着的丝线扯的差不多了,然后担心被看光,就用这块红布包好自己。
    因为我胖,包起来真的很费劲,等我勉强包好,山洞甬道的尽头就传来了一声惊呼,“卧槽,这哪是蚕虫,简直是猪啊!”
    “小武,你小心点!”文斌的嘱咐声音。
    两人声音特大,在山洞里都有了回音。
    我也吓得一颤,心跳骤然加速,不知道是该往山洞甬道那边去,还是该留在原处。这会只伸着头,颤颤发抖的往甬道那边看去。

  • 2016年10月20日 15:33:34
    一下就看到了甬道前面有两束手电筒的光照在大金蚕的身上。因为拿手电筒的两个男人是背着光的,所以,一时之间我看不见他们的相貌。
    但是,我很快就看到了一道黑影,敏捷的跳到正在爬动的大金蚕身上,手里寒光一闪,就拿着什么往金蚕的头顶戳去,边戳还边喊,“MD,你再大不还是条虫子吗?居然还敢往我身上吐丝,真是找死!”
    他说话的时候,手上拿着的刀也在不停的往这条大金蚕的头上戳去,所以,他说话时,还有噗哧噗哧的声音传来。
    我听到这声音,都慎的头皮发麻,心跳不稳。

  • 2016年10月20日 15:33:54
    结果大金蚕被他捅了几刀,受痛的开始翻滚身体,那个叫小武的男人就被他翻得要倒,“哎哎……我晕,还会翻滚啊……嘶……”
    他还想说什么,结果就被大金蚕翻滚时,压到底下了,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小武!”那个叫文斌的男人见状,举起手中的一个手电筒,就往大金蚕的头上砸去。但这根本就对大金蚕造不出什么伤害,而且,我还看到他扔电筒的时候,金蚕吐出了好多丝攻击他。他就伸出一只手来挡住脸,可他却不知道金蚕吐出来的丝还带着一定的粘性,硬是把他的手给糊住不说,还往它的身边拽去。
    “该死……”文斌低骂一句,然后就开始拿另只手来撕扯这些丝线,但除了把手电筒黏到上面去,没有对这大金蚕造成任何影响。

  • 2016年10月20日 15:34:05
    十几秒钟之后,这个文斌就被大金蚕用丝线缠住了,他倒在地上不停的挣扎着,手电筒的光线也乱照起来。
    我心想,这下完了,他们俩个救我不成,反要和我一起陪葬了……
    不,我不能死,他们来救我的人更不能死!
    我情急之下,在山洞里四处看了看,一下看到凉床底下的扁担来,忙从凉床底下,抽出一根扁担,就举起来朝蚕虫冲了过去,“放开他们!”
    我身上裹着红布的,所以,跑也跑不快,跑了能有二十来步,我才跑到了金蚕这边,举起扁担,就是一顿猛砸。

  • 2016年10月20日 15:34:15
    可扁担砸到金蚕的身上,就像是打到了一团肥肉上似得,声音都不是很大。
    但估计也是把它打疼了,它就弓起了身子,想要掉头来袭击我。吓得我“呃”的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莽撞了。
    不过这样一来,它肚子底下压着的小武,就一个闪身,从地上滚了一圈,然后迅速的爬起,一边喘息,一边往我这边看来。
    而我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多想了,一边继续用扁担抽打着金蚕,一边就朝他们喊道:“你们快走……”
    我这话一出,小武身影一闪,居然真的就走到文斌身边,然后就帮他把身上的丝线弄掉,扶他起来之后,两个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4:32
    这……
    这也太实在了吧?
    估计叫小武的那个男的,真好通过山洞里面发出来的火光,看到我的身材了,知道我不是什么美女,所以就不打算冒险救我了。这人胖真的是到哪都受到不公平对待!
    我要是美女,他们这会肯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我心里很失落,很堵。
    就在我闪神的时候,大金蚕突然就转过了身体,我吓得手一软,扁担就掉了。
    大金蚕这会似乎被我激怒到了,转过身子,弓起后背,胸足往前猛地一扑,就把我给扑倒了,我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被它再次压住,我这下是真的绝望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4:45
    泪水从我的眼眶里溢出,我除了哭,没有任何办法了。
    这下不等大金蚕吐丝,我就闭上眼睛,等它来吐丝裹住我,然后吃了我。
    结果,就在我想象着被它如何恐怖的吃掉的时候,突然,它的身子一缩,我隔着眼皮也感觉到一阵火光闪现过来,于是我猛地睁开眼,发现洞里突然亮堂起来,而光线就是从甬道前方照过来的。
    侧耳细听,还能听到许多人的脚步声,我心中一喜,难道我命不该绝吗?
    “嗖……”一声,我感觉一道火光由远及近的朝这边袭来,但是,好像是扔到了大金蚕的身上,让它被烧的痛了,身子再次一缩,紧接着就快速的从我身上爬过去,向着山洞里面爬去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4:53
    顿时,我身体就一松,我大口大口的贪婪呼吸着。
    “哈,阎哥,果然还是你有办法!”是那个叫小武的男人声音。原来他们没走,而且还折回来救我。
    我感动极了,活动了一下手臂,就撑着湿答答的甬道的地面,坐起身来,往前方看去。刚准备开口说谢谢,结果我就被眼前一个举着火把的帅哥给吸引住了目光!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帅的男人,简直堪称完美!
    他大概三十来岁,蓄着三寸密发,短发颜色是深褐色的,在火把的照耀下,有点发红。他的眉毛是很长密的一字眉,上斜眼,鼻子好高,唇瓣虽然很薄,但轮廓却很分明……最最重要的不是这完美的相貌,而是气质!

  • 2016年10月20日 15:35:06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穿着黑色皮衣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冷酷霸气的很!但也有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让人不敢和他主动说话。
    他一出现,身后那些人瞬间就像是被虚化了一样,让人自动忽视了。
    “看样子,这就是村民口中的金蚕王。”这个男人冷冷的看着大金蚕拱过去的地方道。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简直比电台男主播的声音都好听!
    我对着他泛了好一会的花痴了,他居然都没反应,仿佛我就是空气一样。
    “哈哈,那阎哥,我们这是找对地方了呀!”小武的声音又从这个帅哥的后面传来。

  • 2016年10月20日 15:35:17
    至此,我才回过神,看向帅哥的身后,想看看先前救我的小武长什么样。看过去之后才发现,他长得也不丑,浓眉大眼的,个头倒是比前面的帅哥高出一个头尖来。穿了一套满是铆钉的牛仔服套装。
    而他旁边站着的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长相和小武差不多的男的,一看他和小武就是兄弟。甚至有可能是双胞胎。他应该就是文斌了,他的气质和小武截然相反,他是文质彬彬的感觉,而小武则是粗莽武夫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身后,还站着两女一男,因为手里没有火把,所以看不清他们的相貌。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呢,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山洞?
    被小武称之为阎哥的帅哥,没有回应他,而是举起火把,照了照甬道的石壁,环顾了周围一圈,然后朝身后伸了伸手。

  • 2016年10月20日 15:35:39
    他身后的一个黑衣女人就拉开了背包拉链,取出一块石头递到他的手中,他就将石头凑到石壁上对比了一下,嘴角微微一扬,“是这里!”
    “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进去把那条肥虫子给烧死。”小武听到这话,兴奋的笑道。
    随后举起火把,就率先往我这边走来。
    走到我跟前时,还低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有嫌弃的神色一闪而过,但还硬是对我挤出一点笑容来,“这位大姐,你没事吧?”
    大姐?!他居然叫我大姐?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想到刚才毕竟是他们救了我,我也不好表现的太不礼貌。于是,伸手拽了拽松垮下来的红布道:“谢谢你啊大哥,我没事了。”

  • 2016年10月20日 15:35:46
    要是不喊我大姐,我现在一定是拉着他的手,泪流满面的说着感激的话的。
    我故意喊他一声大哥,就是想提醒他,其实我不比他大。
    小武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喊他,愣了一下,但也没怎么在意,就什么也没说了,领着帅哥阎后面的两女一男,往山洞里走去。
    我这个时候,一手捂住胸口的布,另一只手扶着石壁站起身来了。
    等我一站起来,那个帅哥阎才和文斌走了过来。帅哥阎是很高冷的,扫了我一眼之后,朝一旁戴眼镜的文斌看去。
    文斌就看了看他,在看向我,朝我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宋文斌,是考古学家。请问一下,小姐你贵姓?怎么会在这山洞里呢?”
  • 2016年10月21日 11:02:43
    “我叫金团团,是苏州人,前段时间……”
    介于他们之前救了我,所以,我对他们没有丝毫的防备心,他这么一问,我就把自己被谢罗骗到山寨里祭祀这条大金蚕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但是,因为我的手脏,没好意思和他握手。
    宋文斌听我说完,眼镜下的目光变得同情,“金小姐的遭遇真的是很不幸,回头我们解决了这条金蚕王,就帮你离开这里,回到家乡。”
    这文斌说话真的是挺暖人心的,我感动的眼泪直流,“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02:52
    “别客气。”宋文斌没有嫌弃我的意思,还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过来给我披上,让我更是不好意思了。
    还好他的衣服够宽松,我穿起来,勉强将拉链拉上了,这样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刚穿好宋文斌递过来的衣服,山洞里面就传来“啪吱”几声响,还有小武咒骂的声音。好像是金蚕被烧后,挣扎时,打翻了凉床。
    这声音一传出来,帅哥阎就赶紧往里面走去,宋文斌也匆忙跟上。
    我其实不想去的,但他们一走,把火把也带走了,甬道里黑漆漆的,我挺害怕的,于是就也跟着去了。
    一进去我才发现,里面的凉床都烧着了不说,那些包裹着尸体的蚕茧也都着起了火,但却没看到大金蚕。

  • 2016年10月21日 11:03:06
    小武倒在地上,我们进来时,那两个身材火辣的女的,正扶他起来,另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的则拿着一根扁担往祭祀台底下的一个小洞捅去。
    “金蚕王跑了?”帅哥阎皱着英气的一字眉,扫视了周围一圈问道。
    他这话一出,在捅祭祀台下洞穴的帽子男转过头,朝他点点头,“是的老板,它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钻进了这个洞穴里。”
    钻到这个洞穴里去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用扁担去捅的那个洞穴,明明只有碗口那么点大,那么大的金蚕,是怎么能钻进去的?
    还有这个男的称呼帅哥阎为老板,两个人是雇佣关系?

  • 2016年10月21日 11:03:15
    小武倒在地上,我们进来时,那两个身材火辣的女的,正扶他起来,另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的则拿着一根扁担往祭祀台底下的一个小洞捅去。
    “金蚕王跑了?”帅哥阎皱着英气的一字眉,扫视了周围一圈问道。
    他这话一出,在捅祭祀台下洞穴的帽子男转过头,朝他点点头,“是的老板,它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钻进了这个洞穴里。”
    钻到这个洞穴里去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用扁担去捅的那个洞穴,明明只有碗口那么点大,那么大的金蚕,是怎么能钻进去的?
    还有这个男的称呼帅哥阎为老板,两个人是雇佣关系?

  • 2016年10月21日 11:03:16
    “怎么可能呢?这洞穴的直径才这么点长,金蚕王那么大……这不合乎常理。”宋文斌发出质疑。
    “哥,出现这么大条金蚕虫岂不是更不合乎常理啊!刚才你不知道,那条金蚕,一把头伸进这个洞口,就“嗖溜”一下,眨巴眼的功夫,就特么进去了!吓了我一跳!”小武这会在那两个女人的搀扶下起身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
    虽然我和这个小武认识的时间不久,但通过之前他敢骑到金蚕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他胆子不小。可是现在,他却被吓到了,可见刚才的那一幕真的很不可思议。
    “涛子!”
    就在这时,帅哥阎从皮衣兜里拿出一根像是日光棒一样的东西,往帽子男那边喊了一声。

  • 2016年10月21日 11:03:25
    那个帽子男就转过身看向他。只见帅哥阎就把日光棒扔给他,他单手一接,就给接住了。
    原来这个帽子男叫涛子啊,看他和帅哥阎的这点互动,就知道两个人很有默契。
    那个戴帽子的男的接过日光棒之后,就将扁担从洞口里抽出来,然后把日光棒往洞里一丢,就赶紧趴在洞口,朝下面看去,看了几秒钟,只听他“呃”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一抬头,像是准备起身跑开,哪知,洞里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出来,下一刻,涛子的帽子就一下吸进了洞里,紧接着,他的头也被吸进去了,他的手死死把着洞边,恐怕是打算挣扎的,可是,半秒钟的时间不到,他整个人“嗖溜”一下,就被洞里强大的吸力给吸进去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03:35
    要不是我亲眼看到这一幕,我死活都不肯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被吸进去就被吸进去呢?而且,还是被一个碗口大小的洞穴吸进去的!
    “涛子!”
    “涛哥……”
    “……”
    他一下被吸进去之后,在场的人,除了我,几乎同一时间,都凑到了洞口那边去了。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着帽子男的名字。
    然而,他们喊了几秒钟,洞里除了凉床和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以外,并没有其他声音传来,那个涛子就和那条金蚕王一样,瞬间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小武一脸悲伤的吼了起来,“这特么什么鬼洞啊,老子要炸了它!”

  • 2016年10月21日 11:03:43
    说话间,居然拽下一旁红发女人的背包,拉开拉链,从里面就拿出一颗……手雷?!
    我一见到他拿出手雷,就吓得倒退了几步,他们是什么人啊,居然连手雷都这样随随便便的背在身上的!
    以前我可是只在影视剧中看到过手雷的,这会真真实实的见人拿在手上,我整个人都呆了。
    “小武,你冷静点!”宋文斌见他拿出手雷来,吓的脸色一变,伸手就拉住他要拽手雷保险线的手。
    小武被他一拉,大眼里闪烁着水光,“我要救涛子……我要救他!”
    “你快放下手里的东西,不要冲动!”宋文斌也脸色憋得通红的,眼镜反光,所以,我倒是不知道他眼里有没有泪,但话音分明带着颤音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03:55
    “不……”小武还在和他挣扎。
    两个女人见状,互相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随后都将目光移到帅哥阎身上。
    他从洞口那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小武厉声道:“宋武斌,你这样救不了涛子!一个手雷扔下去,如果涛子在底下的话,一定会被一起炸死的。”
    他这话一出,小武立马就僵住身子。宋文斌就乘机把他手里的手雷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回背包里,然后他背上了包。
    原来小武的全名叫宋武斌啊。
    小武过了好一会,才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转头看向帅哥阎,“那阎哥,你说怎么办?难道就不救涛子了吗?”
    他话音里还带着一点的哽咽。

  • 2016年10月21日 11:04:03
    帅哥阎一字浓眉紧皱着,盯着小武看了一会,又看了看底下的洞穴,却没说话。
    小武就急了,刚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宋文斌给止住了,“小武,你别为难阎哥了,这个洞很诡异,我们根本不了解,怎么救?更何况,涛子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了。”
    “艹!”小武听了宋文斌的话之后,气的把地上的扁担给踢得老远,然后背过身,捂住脸了。好像是在哭。
    那两个女的见他哭,也跟着低下头抹泪。
    “他不一定死了……”
    “他肯定没死!”我刚开口准备插句话安慰小武他们的,结果,居然和帅哥阎不约而同的说出话来。
    这时,帅哥阎才朝我看了一眼,估计是觉得我太胖太难看,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看向其他地方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04:11
    我倒是乘机死死的盯着他这张帅脸看,不是我在这种时候还泛花痴,是他真的太帅了,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你怎么知道他没死?”小武这会朝我诧异的问道。
    我这才收回看帅哥的目光,朝他道:“这很简单啊,那条金蚕都能进出自如,而且很有可能这里是它的洞穴,它住了那么久都没死,怎么可能你的同伴就死了呢?看他也不是一个体弱的人,肯定能顽强的活下去的。”
    我虽然胖,可脑袋瓜子也不是那么笨的。当然,一遇到帅哥,那就容易发痴了。要不然,也不能被骗到这鬼地方来。
    “是哈!”小武听到我的解释,顿时一扫脸上悲伤的表情,激动起来。
    一看就知道他是个性子直的单纯男人。
    “金小姐说的没错,涛子一定还活着!”

  • 2016年10月21日 11:04:21
    宋文斌也舒了口气,然后想要走到洞边查看,却一下被帅哥阎给拉住了,“别靠近那里。”
    宋文斌就朝他点点头。
    我发现他们都对这个帅哥阎很是恭敬。他究竟是什么人?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呢?
    我想搞清楚,可这种时候,显然是我问了,他们也不一定会回答我的。所以,我索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没有问。
    影视剧里的演员不也常说的台词是什么“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吗?我现在可不想知道太多,让自己变得危险。
    “阎哥,我们要怎么救涛子?”小武这会几步走到帅哥阎身边问道。

  • 2016年10月21日 11:04:34
    帅哥阎拽下皮手套,捏了捏眉心,然后深吸了口气,淡淡的道:“一时之间,我还真没有想到好办法。这样吧,我们先回蚕寨,问问屠阿牛知不知道这金蚕洞底下洞穴的事情。”
    “可时间长了,涛子会不会……”
    小武还想说什么,可宋文斌拉了拉他。他就闭嘴了,无奈的看了一眼那洞穴。
    随后,帅哥阎就转身,准备离开这里,我却慌了,“你们是要回蚕寨吗?”
    蚕寨可就是我之前被谢罗骗进去的寨子,也是那些村民把我给绑到这来的,如果我回去,他们再来绑我一次,送到祭祀台来喂金蚕怎么办?

  • 2016年10月21日 11:04:48
    我这一声喊,帅哥阎那修长的身影一顿,想起什么似地转过头看向我问道:“你白天手里捧着的盒子中,是不是装着一条母金蚕?”
    他怎么突然问这个?还有,他怎么知道我白天捧着盒子结婚的?难道他们白天也参加了婚礼?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们啊?
    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问的问题,我赶忙回答他,“我不知道公母,但是,我捧得那个盒子里,确实有条金蚕。哦,对了,那条金蚕很小,而且没有大金蚕头上的触角。”
    我回答完了,就扒拉了一下挡脸的头发,窥着他的面色。
    帅哥阎闻言,转动了几下黑宝石般的眼瞳,思考了一会,却没再理我。

  • 2016年10月21日 11:04:58
    我就急了,“阎先生,您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这条金蚕的事情啊?麻烦你告诉我好吗?不然,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送到这个山洞里的!还有,这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受害者,只是,她们没我幸运,已经死了……”
    帅哥阎闻言扫了扫被烧成灰的那些蚕茧,眸中闪现出一抹同情之色,然后朝我看了过来,淡淡道:“我确实知道一些,你其实会被骗到这里来,不是你出嫁给姓谢的村民,而是你抱着的那条母金蚕要嫁给这洞里的金蚕王,他们这称之为嫁金蚕。”
    “那……那我为什么会被送到祭祀台上呢?”我不解的问道。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回答道:“因为你是村民送给金蚕王的“嫁妆”,也就是金蚕王的食物。金蚕王的胃口很大,我想这就是他们会挑中你来寨子里做“嫁妆”的原因吧!”

  • 2016年10月21日 11:05:04
    我听到这,整个人都懵了,原来搞来搞去,我是他们这些村民用来喂这大金蚕的食物啊!
    “他们为什么要喂这大金蚕啊?这东西分明就是害人精啊!而且,这种蚕,怎么会长得这么大呢?”我气愤的问道。
    这会我真的是难压心头的怒火了,暗自决定,逃出去后,一定要报警!把这一村子的愚民给抓进牢里去!
    “我暂时还不清楚这蚕为什么长这么大,但我知道,对这些受害者来说是邪恶的虫子,可对蚕寨的这些村民来说,这条大金蚕,是他们寨子里的神。”帅哥阎回答完这一句,就走进甬道那里去了。
    可刚走过去,一道黑影就从甬道入口跑进来,“秦老板……秦老板你们快走,族长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村民上山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05:22
    因为篇幅和精力有限,喜欢本故事的朋友, 关注微口信:信你的邪,只需要回复帖子名或故事中的人名就可以看更多后续内容哦。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