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爷爷居然在地下室饲养了一个小女仆?

发表时间:2016-10-21 11:10:06 点击:11267 回复:50

秋之却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小时候我爷爷是村里的村长,印象中他是一个和善的老头,只要我想要得到的,他都会尽量去满足我,我不管是想要树上的鸟还是水里的鱼,他都会笑眯眯的给我去弄回来。可是唯独有一间破房子,他死活不让我进去,只要我提到那个破房子,他就会变得特别严厉,脸色难看,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停地警告我,让我不准靠近那个破房子。
那个破房子,不仅仅是我不能靠近,全村的人都不能靠近。因为我家是在一个山脚底下,所以我爷爷的话几乎可以说就是圣旨,没人敢不听从,因此,一直以来,那个房子一直都没有人靠近。
随着年纪慢慢长大,我的好奇心也越来越重,在我二十岁的那年,我偷偷地去了那个破房子,在那个破房子里,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的命运甚至说,我家的命运都因此而改变。
那一天我爷爷去邻村开会不在家,我叫上了小时候的小伙伴胖墩,我们两个人偷偷地摸到了那个房子,两个人一合计,便用石头把门给砸烂了。
房子很久没人居住,一打开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尘土味,我和胖墩忍不住捂着鼻子咳嗽了起来。正在这时候,我和胖墩忽然听见了一声微弱的抽泣声,这声音让我们两个人顿时不寒而栗。
“你……你听见了吗?”胖墩颤抖着身子问我。
我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看了胖墩一眼,点了点头。
这个房子里漆黑一片,除了眼前的一丁点光亮,我们什么都看不到。而此时的我们,竟然连打开手电筒的勇气都没有了,生怕看到不该看到的。
“哼哼……”
正在这时候,又是一声啜泣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要清晰的多!
“有人来了吗?”我们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害怕,便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房子的角落传了出来。
“怎……怎么办?”胖墩害怕的问我道。
我骂了句草,说道:“还能怎么办?打开手电筒啊!”
胖墩听到我的话后,哆嗦着手打开了手电筒,照向了那个角落。
角落里顿时一片光亮。
一个赤身的长发女孩正坐在那里,手遮半面,哭哭啼啼。
虽然她身上有些许脏乱,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和傲人的身姿,那一刻,我竟然可耻的有了反应。
我有些脸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头故意扭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她诱人的身姿问道:“那个...姐姐,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哭的更厉害了,她慢慢地挪开手,露出了她满面泪痕的美目,抽泣道:“十几年前有个男人把我从城里带到了这里,她把我关在了这个房子里不让我出去,还...还让我当他的奴隶,逼我跟他干那种事,我不同意她就打我,呜呜...”
听到这话,我顿时没由来的愤恨,我们那个山村有大半的女人都是被骗来的,但是绑来当成那种奴隶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姐姐你别害怕,你告诉我是谁做的这种事,我爷爷是村长,我让我爷爷...”说到这里,我身子忽然一僵,那个人难道是...难道是我爷爷?
胖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看了我一眼,脸色有些难看。
“姐姐,你能描述一下那个男人的样子吗?”我声音有些打颤的问道。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抽泣了一声,接着开始跟我描述他的样子:身高一米七,高鼻梁,小眼睛,嘴边有一颗痣。
听到这话我彻底崩溃了,他说的这个人不就是我爷爷吗?难道这就是我爷爷一直以来不让我进这个房子的原因吗?
我咬了咬牙,胸口一股怒气。我强忍着愤怒,低声说道:“姐姐你赶紧跑吧。”
那美女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大恩大德永生难忘,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用自己来报答你......”
我有些脸红的看了她一眼:倾城的容貌,修长的大腿,胸前饱满,腰肢细腻,尽管身体有些污渍,但依然阻挡不了她身上诱人的魅力。我承认,那一刻我无耻的有反应了,但是我的理智战胜了欲望,我咬了咬牙,跟她说道:“姐姐,我救你不是为了被你报答,你不用这样,你走吧。”
她忽然媚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我脱下来了自己的衣服给了她,让她穿着离开。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来对我轻笑一声,说道:“我叫诗蕊,有机会还会再见面的。”
发表时间:2016-10-21 11:10:06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1日 11:10:24
    说完她便迅速的消失在了门口。
    她走了之后,我愤愤的走出了房间。胖墩跟在我后面不停地问东问西,我转过头来盯着他说道:“胖墩,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胖墩哆嗦着跟我点了点头。之后我和胖墩便分开了,他回了家,而我则是愤怒的去找我爷爷。
    到了我爷爷的房间里,我一把推开门,走进去对他大吼道:“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小文,你干什么,怎么和你爷爷说话呢?”我爸在一旁骂了我一句,我爷爷摆了摆手,问我道:“怎么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10:40
    我指着我爷爷的鼻子骂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把你当做我的榜样,可你竟然在那个房子里圈养美女?你还是人吗!”
    我爷爷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大变,他猛的从炕上坐了起来,红着眼睛问我道:“你...你去那个房间了?”
    我说对,我去了,我看到了你做的不齿之事!怪不得你一直不让我去那个房间呢,原来你...
    “啪!”我话还没说完,我爷爷忽然扇了我一巴掌,怒瞪着我喊道:“我不是说过不准去那个房间吗!她根本就不是人!你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
    说完,我爷爷就往门外跑去,然而他还没有跑到门口,便被村民给堵了回来。

  • 2016年10月21日 11:10:49
    领头的是胖墩他爹大胖墩,胖墩站在大胖墩的身边畏缩着,一句话不说。看到这幅场景,我就知道坏事了,胖墩肯定跟他爹说了。
    全村的人把我家给堵了起来,指着我爷爷骂,说我爷爷是个衣冠禽兽,不配当这个村长,还要我爷爷给个说法,不然他们就要打死我爷爷。
    我爷爷一脸的焦急,但是他没有做任何的解释,片刻后,他忽然唉了一声,身子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悲戚道:“罢了罢了,这都是命啊!”
    我爷爷最终没能从家里走出去,村民把家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爷爷也因此名声大坏。

  • 2016年10月21日 11:11:08
    第二天,我爷爷就走了,我和我爸妈满村找我爷爷也没有找到,最后我妈在家里找到了一张纸条,是我爷爷留下的,他说他走了,以后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再回来。末了他还叮嘱了一句话:不要找我,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无论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我们参与。
    我爷爷走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连续两年过去了,我们渐渐地也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弄清楚,爷爷说的那句“她不是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本来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直到那一天那个美女姐姐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村里的同龄人,该成亲的都成亲了,连胖墩都开始筹备婚礼,我爸妈也开始着急着整天给我张罗着媳妇,但是因为我爷爷的那件事情,我们全家在村子里的名声就臭了,别人只要听到是我们周家,二话不说就把我们往外撵。
  • 2016年10月21日 11:11:26
    我爸妈天天为我的婚事唉声叹气。
    “不行咱们就搬家吧,去邻村……”最终我妈提议道。
    我爸叹了口气,说道:“实在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于是,我们全家做好了第二天离家的准备。
    第二天的上午,我爸妈收拾好了东西,把仅有的些许家当拿好,准备离开村子,这时候我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这女人身材高挑,玲珑有型,脸蛋白皙如雪,站在门口犹如仙女一般。
    我一愣,这不是当初被我爷爷囚禁的那个美女姐姐吗?穿上衣服的她,果然更美……
    她看到我之后,款款向我走来,我身子有些发紧,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 2016年10月21日 11:11:36
    她走到我身边后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把身子弯下,然后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说道:“你要去哪?”
    “我……我……”我半天没缓过神来,幸好我爸妈机灵,他们笑意盈盈的看着美女姐姐,问道:“这是谁家的闺女啊,长得真俊!”
    美女姐姐说道:“叔叔阿姨好,我是周远的女朋友,我叫诗蕊。”
    我爸妈对视了一眼,一脸的兴奋之意,如果我有了女朋友,他们也不用搬家了,毕竟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个山村,谁都不想离开。
    “闺女,快进来坐!”我爸妈兴奋的招呼道。我爸把行李从我妈的手里接过来回到了屋子里,我妈则是拉着诗蕊的手往屋子里走,之后我一个人待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 2016年10月21日 11:11:47
    我爸妈并没有见到过美女姐姐,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当初被我爷爷囚禁的那个女孩子。
    我在门外站着,一直没有回去,过了一会儿,我爸走了出来,他笑嘻嘻的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问道:“小远,你告诉爸爸,你啥时候找到的城里闺女啊?”
    我尴尬的看着我爸,不知道说什么好。
    “臭小子,跟你爸都藏着掖着,你早说我和你妈也不用着急这么多天!”我爸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跟我爸回到了屋子里,我妈让我跟诗蕊出去转转,我没敢去,因为我怕会碰见胖墩,虽说我这样的有美女姐姐倒贴那简直就是烧高香了,但是要是让全村的人都知道美女姐姐就是那个被我爷爷“囚禁”的女人,那我怕我真没有勇气跟美女姐姐在一起。

  • 2016年10月21日 11:12:00
    就这么在家里呆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后,美女姐姐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爸妈对视了一眼,便说有些累,早早地回屋子里睡觉了。
    我尴尬的看着美女姐姐,问道:“姐姐,你今晚住哪?”
    美女姐姐媚笑着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是你女朋友,当然要和你一起住了!”
    说完,她凑到我的耳前,小声说道:“你忘记当初我说的话了么?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用身体报答你……”
    她的话让我脸红到了耳根,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碰过女孩子,更何况这么漂亮的女人。只是她被我爷爷当做奴隶圈养,我和她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

  • 2016年10月21日 11:12:16
    美女姐姐拉着我的手回到了我的屋子后,便把灯给关上了。借着月光,我看到她正在宽衣解带,完美无瑕的身子一览无余,胸前的饱满让我不禁脸红。
    “快来啊~”美女姐姐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轻声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坐在床上一动未动。
    “小远,你是不是嫌弃我……”美女姐姐见我依然不动,有些自卑的小声抽泣道。
    我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我……我……”
    “不是那就快来啊!”美女姐姐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饿狼般向着美女姐姐扑了过去。

  • 2016年10月21日 11:12:35
    然而我还没有碰到她,便看到了一张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脸,那张脸上一滴又一滴的鲜血往床上滴着,而美女姐姐正狞笑着看着我。
    “啊!”我大喊了一声,一屁股坐了起来,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落在了脸上。
    我看向了窗外,月光正好。
    “原来是个梦……”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庆幸道。
    美女姐姐正躺在我的身边酣睡,我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她的脸,还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原来一切都只是一个梦。我松了口气,躺下慢慢地入睡了。
    第二天的上午,我刚睁开眼便看见美女姐姐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坐在那里,见我醒了,她便对我笑了笑,问道:“醒了?”

  • 2016年10月21日 11:12:45
    我有些尴尬的摸着后脑勺,如果没有我爷爷的那个事,我和美女姐姐得多幸福啊……
    “姐姐,我爸妈呢?”我环绕四周,问她道。
    美女姐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透过窗子往外一看,发现窗外有不少村民行色匆匆,不知往哪去。
    我接过美女姐姐手里的面大口吃掉,然后跟美女姐姐说道:“姐姐你先在家里,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你去哪里,我能和你一起么?”美女姐姐问我道。
    我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你在家等我吧,我马上回来。”
    说完,我便从家里走了出来。村子不大,从村东头一眼能望到村西头,我一出门便看到不远处胖墩家门口聚着不少人,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 2016年10月21日 11:12:59
    我快步的走了过去,拨开人群,发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一男一女,这两人我都认识,一个是村西头王老头的女儿,而另一个,竟然是胖墩!
    按照日子,胖墩昨天大婚,所以他们两个人身上还穿着西服、婚纱,看起来有些讽刺。这两个人的死相都极为恐怖,尤其胖墩,他的鼻子、眼睛里面都是血,身子瘫在地上就像没了骨头一样。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恐惧,连忙往后倒退了两步,头也没回的就往家跑。
    回家之后我喘着粗气,胖墩的那副死相在我的脑海里萦绕,让我感觉到不寒而栗。

  • 2016年10月21日 11:13:08
    村子里的人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匆匆的把胖墩和他老婆给埋了,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又有一对刚大婚不久的新人横尸街头!
    有一对新人去世,村里人或许并不会有多诧异,但是接连死了两对新人,村里人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本来村子就比较落后,思想都封建,一遇上这种事,想到的不是谋杀,而是报应。
    真正情绪的爆发,是在第三天,因为这天晚上,村子里又死了一对年龄不大的新人,死相和前两个对极其相似。那天村里人把这两具尸体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当我出现在人群当中之后,顿时引起了民愤。

  • 2016年10月21日 11:13:14
    有的人说是村里招惹了鬼怪,有个人说是村里有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上天给我们的惩罚,想让我们村子绝后,然而,所有人最终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一定是你爷爷做了那种伤天害理的事,上天来报应了!”
    “你以为你爷爷走了,一切就结束了吗?你爷爷没有偿还的,都由你来补偿!”
    我面色通红,支支吾吾的喊道:“你……你们放屁!”
    “我去你妈的!”村子里叫石头的年轻人率先一拳头打在了我的脸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都挥拳向我打了过来!

  • 2016年10月22日 18:05:44

    我从小娇生惯养惯了,怎么可能会是这帮人的对手,没一会儿我便被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们全家没一个好东西!劝你们最好滚出这个村子,不然以后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石头指着我叫嚣道。
    他们打完我,几个人便抬起来尸体,向着南山的方向去了。他们走了没一会儿,我爸妈便来把我给抬回了家。
    回家后,诗蕊正在忙活着做饭,见到我这样,她迅速把手里的东西扔下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诗蕊脸色难看的问我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诗蕊紧接着看向了我爸妈,我爸妈叹了口气,拿着板凳去门口坐着抽起了闷烟。

  • 2016年10月22日 18:06:00
    诗蕊没有再继续多问,她转身回到了我的屋子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出来。
    出来后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甚至喘气都有些粗,胸前不停地起伏,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扭过头去,继续忙着做饭。
    这几天一直和诗蕊生活在一起,我也慢慢地习惯了,晚上躺在她身边,我甚至动起了歪心思。经过这几天,我更加确定那天晚上我是在做梦了,因为我试探性的用手去碰她身子,她都会一把把我的手给打开。
    第二天,村里面又死人了。而这次死的不是别人,正是石头。石头的死相和前几个人不同,他死的很安详,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打眼望去,就像是在睡觉一样,如果不是没有了心跳,任谁看了,都已经石头沉睡了过去。

  • 2016年10月22日 18:06:12
    村民来我家闹了一番,便匆匆离去了,到了下午的时候,村里面来了一个道士,据说是现任村长去庙里请来的高人,这个道士说是给我们做一场法事,要求所有的村民必须到齐。
    “我也要去吗?”诗蕊瞪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问我道。
    我看向了我爸妈,问道:“诗蕊不是村里人,而且村民都不知道诗蕊的存在,要不……”
    “让她去吧。”我爸抽着闷烟沉声说道。
    “这……”我有些纠结的看着诗蕊,诗蕊对我轻笑了一声,说道:“没关系,也让你们村里人看看你找了个漂亮媳妇!”

  • 2016年10月22日 18:06:25
    我尴尬的笑了笑,只好带着诗蕊一同去了村委会。
    我们到村委会的时候,全村的人基本都已经到齐了,村委会的最前方摆了一个大台子,一个手持拂尘的老头正在上面瞎蹦跶。全村的村民都一副虔诚的样子跪在那里,眼睛微闭着,一动不动。
    我不信这些,所以根本就没在乎,眼睛一直眯着偷偷的看着台上。台上的道士做完法事后,眼睛便一直盯着台下到处乱瞅,最后,他的眼睛落在了我身旁的诗蕊身上。
    诗蕊正紧闭着眼睛,双手合十,一脸虔诚地跪伏在那里,而就当那个道士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一瞬间,她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台上的道士。

  • 2016年10月22日 18:06:35
    那个道士和诗蕊四目相对,转瞬间,道士便挪开了眼睛。
    “法事已完成,大家可以散去了。”那个道士缓缓地开口道。
    他一说完,其他人都睁开了眼睛,然后对着台上的道士拜了又拜,然后缓缓离去。
    “小哥请留步。”这时候台上的道士忽然拽住了我的胳膊对我说道。我父母还有诗蕊一同看向了台上的道士,眼神里充满了差异。
    道士微笑道:“我想问你几句话,关于你爷爷的。”
    听到这话,我脸色顿时变了,咬着牙说道:“这件事情与我爷爷无关!”

  • 2016年10月22日 18:06:49
    “你先别激动。”这个道士拍了我两下,“我知道与你爷爷无关,只是我和你爷爷是旧相识,想问你几句话而已。”
    我心想,你与我爷爷是旧相识,按说你应该问我爸才对啊,问什么要问我呢?
    “大师让你去你就去吧,省的村里人说闲话。”我妈在一旁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在了道士的身后,一同去了村委会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我不禁有些怅然,曾经这个地方我是多么的熟悉啊,而现在这里却成了别人的地方。
    “哼!你来干什么?”我一进去,村长便冷哼道。
    “是我让他进来的。”道士开口说道。

  • 2016年10月22日 18:07:02
    村长听到这话后也不好再说啥,便跑到一旁去喝水去了。
    “小哥,你那个女朋友长得挺漂亮啊。”道士有意无意的问道。
    我讪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大师,你认识我爷爷?”
    “当然认识,你爷爷当年可是……算了,不说他了。”道士摇了摇头,“你女朋友是哪里人?怎么认识的?”
    听到这个问题,我顿时有些尴尬,总不能告诉他诗蕊就是当年被我爷爷囚禁的那个女孩子吧?
    不过我转念一想,你对我女朋友那么感兴趣干嘛?
    “你问这些干什么?”我有些不满意的问道。

  • 2016年10月22日 18:07:12
    “怎么对大师说话呢?”这时候村长忽然一拍桌子站起来怒道。
    我张了张嘴,没敢说话。一旁的道士摆了摆手,说不打紧。
    “我想跟你说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道士说道。
    “没有。”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听到现在,我基本确定,这个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肯定是看诗蕊漂亮,就对她动了歪心思。
    说完这句话,我就要往外走。那个道士顿时哭笑不得,他连忙把我给拉了回来,跟我说道:“这件事关系到全村的性命,也关系到你父母的性命,你不想听吗?”
    我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别骗我了,你不就是想多骗点钱吗?”

  • 2016年10月22日 18:07:26
    道士摇了摇头,说道:“不,你错了,我来你们村里做法事,根本就没要钱。”
    没要钱?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犯了嘀咕,难道这人真不是江湖骗子?怪不得村长把他当大爷一样供着呢。
    “那你说吧。”我又扭过头回来坐了下来。
    道士笑了笑,说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可能难以接受,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你要说就说,不说就算了……”我小声嘀咕道。
    道士继续说道:“你那个女朋友有问题。”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后我皱着眉头问道。
    道士脸色变得一脸严肃,他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被你爷爷关在小破屋的那个女人吧。”

  • 2016年10月22日 18:07:39
    听到这话我顿时脸色大变,一屁股就坐了起来,指着他说道:“你……你胡说什么!”
    道士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一进村便感觉到村里阴气弥漫,方才做法事的时候,我看了你女朋友一眼,发现阴气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说吧!我就知道村子是被你们一家给害的!原来是你身边的那个贱女人在搞鬼啊!”村长指着我破口大骂道。
    我憋红了脸,双拳紧握,怒骂道:“你骂我可以,不许骂美女姐姐!”
    “姐姐?哼,你叫她奶奶都不过分!”道士冷哼道。

  • 2016年10月22日 18:07:46
    “放狗屁!你给我滚!你再妖言惑众,我就报警抓你!”我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着指着他们两个。
    村长听到我骂他,过来就想打我,这时候道士伸手拦住了他,摇头说道:“我给你一张符,你今晚九点把它烧成灰泡到水里,让你女朋友喝下去,你就会知道真相了。”
    说完,他把那张符放在了桌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我鬼使神差的竟然收下了那张符。
    “你今晚最好不要出门。”这时候道士又看向了村长说道。
  • 2016年10月23日 09:27:06
    “怎么?我还怕这个小崽子暗算我?”村长冷哼了一声说道。
    道士冷笑了一声,然后从他的黄色布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张符给了村长,说道:“你不怕他,你不怕鬼么?”
    听到这话,村长顿时打了个寒颤。他颤颤巍巍的从道士的手里接过了符,然后问道:“这个符……我怎么用?”
    “带在身上就是了,百鬼不侵。”道士说道。
    说完,他再次看向了我,说道:“信与不信在你,但是我相信你爷爷那种高人,不会做世人不利之事。”
    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我爷爷当时离去的表情,以及他说过的话。于是,我咬了咬牙问他道:“这个符不会伤害她吧?”

  • 2016年10月23日 09:27:22
    “你放心便是。”道士笑道,“凭我的道行,还不是她的对手。”
    我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心一横,把符收了起来。
    从村长这里回去之后,诗蕊便急忙问我村长跟我说啥了,有没有欺负我啥的。我看着诗蕊那副担心的模样,怎么也没办法把她与“鬼”联系起来。
    “没……没有。”我摇了摇头说道,说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地面,发现地面上有她的影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吃过饭后,我盯着桌子上的杯子,心里面有点纠结,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那个道士的话。如果我真给诗蕊喝下去那张符,那我就是不相信诗蕊,可是我现在真的有点害怕,怕诗蕊真的是鬼……

  • 2016年10月23日 09:27:53
    纠结了大半晚上,低头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过了八点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面竟然松了口气。
    “今天过了时间了,明天我再给她喝吧。”我在心里默念道。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跟诗蕊一同躺在床上,诗蕊忽然用手抓了我手一下,问道:“周远,你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
    听到这话,我身子顿时一抖,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害怕,我忍不住想起来了那天晚上的那个梦,开场白和现在的场景差不多。
    我伸手掐了自己的脸一下,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梦,这反而让我更加害怕了。
    “怎么不说话呀?”诗蕊问我道。
    我连忙说道:“姐姐,你……你真打算和我在一起吗?”

  • 2016年10月23日 09:28:15
    “噗嗤!”诗蕊忽然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呢?我一个女孩子家如果不是真心和你在一起,我会来你家住着吗?”
    “可是……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啊,我家里穷,人也不帅,而且也没有什么能力……”我小声嘀咕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的。”诗蕊抓着我的手,小声说道。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去他娘的符吧,老子明天就扔了它!
    紧接着,我翻身就扑到了诗蕊的身上,手有些笨的往她的大腿上放去,同时,我的眼睛悄悄的看了她的脸一眼,还是那么美,我顿时放下了心来,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

  • 2016年10月23日 09:28:25
    然而这时候,诗蕊伸手挡住了我,有些娇羞的说道:“周远……我……我今天来事了,咱们改天好么?”
    我愣了一下,顿时就像泄了气的脾气,身子沉沉的趴在了床上,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事了你还勾引我……”
    诗蕊嘿嘿的笑了两声,安慰我道:“好啦好啦,以后一定补偿你。”
    那时候也是傻,太单纯了,来事了还可以用其他方式解决啊,哎。
    第二天早上,我在一阵喧嚣中醒来,睁开眼睛往窗外一看,发现窗外站着许许多多的村民,他们手持铁楸、镐把,站在门口骂骂咧咧的,而我爸妈正在门口不停地不知道解释着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啊?”诗蕊趴在我身上小声问道。

  • 2016年10月23日 09:28:36
    我摇了摇头,从床上下来,边穿鞋边对诗蕊说道:“你别出去,我出去看一下。”
    说完,我便迅速的跑了出去。
    那帮村民看到我之后,神情更加激动了,指着我骂道:“他出来了,让他把他那个女朋友交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大步向前问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村长都跟我们说了,村里的人就是被你那个女人给害死的!她就是鬼!”村里人神情愤慨的大喊道。
    “放狗屁!”听到这话我顿时勃然大怒,村长那个狗东西,竟然把这事给说出去了,我昨晚上真应该一棍子敲死他!
    “让你女人出来!”

  • 2016年10月23日 09:28:47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媳妇!”有几个妇人直接坐在我家门口泼妇般的大哭了起来。
    他们越说越激动,后来他们开始硬闯,要闯进我家。正在这个时候,诗蕊忽然缓缓地从屋内走了出来,她一出来,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帮人看到诗蕊后,一个个的竟然不敢大声叫唤了,可能是在心里认为诗蕊就是鬼,所以心存忌惮,也或许是诗蕊身上的气场太强,把这帮村民给镇住了。
    “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

  • 2016年10月23日 09:29:14
    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
    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
    说完,她大步的走向了前,问村民道:“你们凭什么说我是鬼?”
    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
    “几年前你们就用这种方式逼走了我爷爷,现在又想逼走我女朋友!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谁动她一下,老子杀他全家!”我往前一步,把诗蕊挡在身后怒吼道。
    “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
    “我草你妈!”我大喊了一声,奋力从地上站起来,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

  • 2016年10月23日 09:29:32
    “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都在干啥呢?”正在这时候,村长出现在了门口。他一出现,村民们顿时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扭过头来看向了村长。
    我咬牙怒瞪着村长,破口大骂道:“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非杀了你!”
    村长冷哼了一声,摇着蒲扇走到了人群当中,缓缓开口道:“周远,我问你,大师给你的符,你给她服下了么?”
    我哼了一声,说道:“没有,因为我知道她绝对不是鬼!那个道士就是个死骗子!”
    村长没搭理我,而是对村民们喊道:“证明她是不是鬼很简单,今夜十二点,大家来村口集合,让她当着大家的面把这张符泡在水里喝下去不就知道了吗?”

  • 2016年10月23日 09:29:57
    “这个方法好。”其他人纷纷说道。
    “恩,都散了吧,散了吧,别聚众闹事。”村长摆手说道,说完,那帮人便往门外散去。
    “你把那张符拿出来。”这时候村长说道。
    “我凭什么给你?”我哼声说道。
    村长冷笑道:“我怕你掉包!”
    说完,他便伸手过来摸我的口袋,我力气没他大,再加上受了伤,他很轻松便把那张符给抢了过去。抢到这张符之后,村长便离开了我家。

  • 2016年10月23日 09:30:08
    他走了之后,诗蕊把我扶了起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姐姐你快走吧。”
    “走?我为什么要走?”诗蕊问我道,“难道你也觉得我是鬼吗?”
    我愣了愣,连忙摇头,说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面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好像诗蕊今晚要出事一样。
    不行,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我扭头就回了屋子里,从厨房里抽了一把菜刀便离开了家,向着村长家而去。
  • 2016年10月23日 09:30:30
    这一路上,其实我心里面特别的害怕,从小到大,我连鸡都没杀过,更何况杀人了。
    在路上转了几圈,最后我去小卖店买了一包烟和一小瓶酒,狠狠地灌了一口后,向着村长家便走。
    到了他家后,我一脚把门踹开便冲了进去,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和他的糟糠之妻办不雅之事,见我进来了,先是怒声呵斥了我一声,接着就要过来揍我。
    这时候我从后腰抽出来了菜刀,对着他就砍了过去!
    村长大慌,连忙往炕上跳去,我一刀没砍到他就急了,而且他在炕上,我够不着了,一气之下我就一刀朝着他扔了过去。
    然而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刀没砍到他,反而落到了他的手里。

  • 2016年10月23日 09:30:40
    “你个小崽子还敢拿刀来砍我,真是活腻了!”他一见我手里没了菜刀,立马就有了底气,跑过来一脚踢在了我的脸上,紧接着他和他老婆从炕上下来把我给按住,狠狠地打了一顿。
    我这身子骨根本就承受不住他们两人的殴打,没一会儿就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村长气喘吁吁的瞪着我,然后用脚踩着我的后背,拿着手机给我爸打电话。
    “过来把你这傻儿子领回去!”村长在电话里恶狠狠地说道,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扣了,没一会儿,我爸我妈还有诗蕊三个人便赶来了。
    我妈看到我这样,眼泪立马就流了出来,而我爸本就是一个软蛋,只能抽着烟出闷气。

  • 2016年10月23日 09:30:49
    “你打的?”诗蕊盯着村长一字一句问道。
    村长吐了一口唾沫,说道:“对,我打的,怎么?”
    “你敢打他?”诗蕊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村长好像有些没底气了,他嘟囔道:“这小崽子拿刀砍我,我不打他我就被他给弄死了。”
    诗蕊没有在说话,她走过来把我给扶了起来,和我爸妈一同离开了村长家。
    回家之后,诗蕊忍不住问我道:“你为什么要拿刀去砍他?”
    我看了诗蕊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我不想让他害你。”

  • 2016年10月23日 09:31:00
    诗蕊愣了一下,没有说话。片刻后,她站到了一旁冷冷的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说完,她便从我家里走了出去。我躺在床上,有些发蒙,到底是为什么,我心里会这么害怕,这么害怕今天晚上。
    诗蕊出去后就没有回来,眨眼间就到了晚上的七点。
    村里人约好,今晚七点在村委会见面,为了见证诗蕊到底是不是鬼。可是诗蕊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今晚根本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我心里面有一些庆幸,幸好诗蕊走了,只要熬过去今晚,一切都好说了。
    “周治平,你们一家藏在家里干什么?怕了?”大约七点十分的时候,村长出现在了门口,大声喊道。

  • 2016年10月23日 09:31:15
    我一听,心想坏了,今晚诗蕊不出现的话,遭殃的肯定是我们。我倒是无所谓,就算是被弄死了我也认了,但是我不想连累我父母。
    于是,我挣扎着从床上站起来走了出去,村长见到我后便问道:“你那个女人呢?”
    “她出去了一趟,一会儿就回来。”我说道。
    “不会是跑了吧?”村长眼珠子转了转说道。
    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接着我和我爸妈跟着村长去了村委会。村委会为那个道士搭的台子还在,他们干脆在台子上面架了一根木棍,下面放着柴火,两边站着两个村里的年轻人。而村长站在台子上,拿着那张道士留下的符,等着诗蕊的到来。

  • 2016年10月23日 09:31:47
    这么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眨眼间就快到八点了,村民们有些等不及了,便指着我们家人问道:“那个女人是不是怕了跑了?”
    “我看那个女人也不像是人,人哪有长那么俊的,肯定是狐狸精变得!”一个长相极丑的大妈说道。
    “她要是跑了,我可怎么给我儿子还有儿媳妇报仇啊!”其他几个村民开口说道。
    “她要是跑了,就让周家来偿还!”有一贱民喊道。
    此话一出,如石落湖面迭起一层层的波浪,全村的人都叫喊着要我们全家来偿还。我咬着牙挡住了我爸妈,怒喊道:“谁敢动我爸妈一根手指头!”

  • 2016年10月23日 09:32:20
    可是我的声音太小,很快便被村民的呼声跟淹没,这帮人越喊越激动,最后把我们三个人给架到了台子上。
    “村长,别等了,把他们三个人火葬了吧!”那个村民神情愤慨的对村长喊道。
    村长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他的嘴巴子,然后抬头说道:“好!就这么办!”
    说完,这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我和我爸妈给架到了棍子上,用绳子五花大绑了起来。
    “点火!”村长下令道。
    此令一下,身旁的几个年轻人立马点燃了火柴。正在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把他的火柴给吹灭了。

  • 2016年10月23日 09:32:42
    “妈的,真扫兴!”那个年轻人嘟囔了一句,再次点燃了火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火柴再次被吹灭。
    “这……”台下的人顿时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起来,村长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村……村长,还继续吗?”那个年轻人小声问村长道。
    村长也是个迷信人,他也有些犹豫了,连续两次火柴被吹灭,谁都能看出来此事有古怪。
    “点!”村长咬了咬牙,“肯定是那女人在搞鬼!就用他们三个把那妖女给引出来!”
    “好!”那年轻人喊道。
    “同村人何必害同村人?”正在这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 2016年10月23日 09:33:18
    “姐姐!”看到来人,我忍不住喊了起来。
    诗蕊没有说话,一步步的走到了台子上。
    “现在好想还不到八点吧。”诗蕊脸色阴沉道。
    村长哼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跑了呢!”
    “别废话了,我还有事,麻烦你快点。”诗蕊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急什么,那么急着受死?”可能是当着全村人的面,村长的胆子大了起来。
    诗蕊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我是鬼,你觉得你们在场的人哪个还能活?”
    这话一说出来,现场顿时鸦雀无声,村长的表情就像吃了屎一样的难看。

  • 2016年10月23日 09:34:22
    “到……到八点了。”身旁的年轻人鼓起勇气对村长说道。
    村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颤着手从那个年轻人的手里接过了火柴,然后把那张符仍在了火盆里,点燃了火柴。
    说来也奇怪,火柴竟然一点就着了起来。这让我甚至全村的人都打了个寒颤,莫非方才真的是诗蕊搞的鬼?
    点燃了火柴后,村长把那根火柴扔到了火盆里,那张符一遇火立马就变成了黑灰。
    村长断起了火盆,把火盆里的黑灰都扔到了水杯里,晃了晃,水杯立马透明无色,毫无杂质。
    “喝……喝吧!”村长手里拿着那个水杯对诗蕊说道。
    诗蕊冷着脸看了村长一眼,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水杯,一仰而尽。

  • 2016年10月23日 09:34:28
    “到……到八点了。”身旁的年轻人鼓起勇气对村长说道。
    村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颤着手从那个年轻人的手里接过了火柴,然后把那张符仍在了火盆里,点燃了火柴。
    说来也奇怪,火柴竟然一点就着了起来。这让我甚至全村的人都打了个寒颤,莫非方才真的是诗蕊搞的鬼?
    点燃了火柴后,村长把那根火柴扔到了火盆里,那张符一遇火立马就变成了黑灰。
    村长断起了火盆,把火盆里的黑灰都扔到了水杯里,晃了晃,水杯立马透明无色,毫无杂质。
    “喝……喝吧!”村长手里拿着那个水杯对诗蕊说道。
    诗蕊冷着脸看了村长一眼,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水杯,一仰而尽。

  • 2016年10月23日 09:34:29
    “到……到八点了。”身旁的年轻人鼓起勇气对村长说道。
    村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颤着手从那个年轻人的手里接过了火柴,然后把那张符仍在了火盆里,点燃了火柴。
    说来也奇怪,火柴竟然一点就着了起来。这让我甚至全村的人都打了个寒颤,莫非方才真的是诗蕊搞的鬼?
    点燃了火柴后,村长把那根火柴扔到了火盆里,那张符一遇火立马就变成了黑灰。
    村长断起了火盆,把火盆里的黑灰都扔到了水杯里,晃了晃,水杯立马透明无色,毫无杂质。
    “喝……喝吧!”村长手里拿着那个水杯对诗蕊说道。
    诗蕊冷着脸看了村长一眼,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水杯,一仰而尽。

  • 2016年10月23日 09:34:41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生怕诗蕊真的会变成我不敢认识的样子。
    “好了么?我们可以走了么?”诗蕊冷声说道。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喜,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诗蕊还是那个漂亮绝世的诗蕊。
    村里人这下没话说了,所有人站在那里就跟木头桩子一样。
    诗蕊哼了一声,她慢慢地走到了我们的身边,伸手给我还有我爸妈解开了绳子,对我轻声说道:“我们走。”
    就这样,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台上走了下来。
    走到村委会门口的时候,诗蕊忽然转过头来冷冷的说道:“今天的事,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偿还。”
  • 2016年10月23日 09:36:42
    因为篇幅有限,喜欢本故事的朋友, 关注微口信:信你的邪,只需要回复帖子名或故事中的人名就可以看更多后续内容哦。因为篇幅有限,喜欢本故事的朋友, 关注微口信:信你的邪,只需要回复帖子名或故事中的人名就可以看更多后续内容哦。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