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这两天晚上敲我门的女人,竟然躺在我几天前在工地挖的棺材里……

发表时间:2016-10-21 20:54:50 点击:15499 回复:25

ainiiwn1987 联盟:【初恋联盟】 - 普通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挖掘机 诡异工地#

做工程的,应该都知道工程期间有一些禁忌。比如我们这里,就有三大忌的说法。

第一忌遇到蛇之类的动物之后不能继续动工,要烧香祭奠,严重的还要找先生做法才能继续开工。

第二忌是遇到棺椁骸骨之类的,这个绝对是要立马下来磕头认错的。

第三忌是千万不能动到墓碑什么的。就算是工程需要,遇到有墓碑的地方也得先找先生来做法询问之后才能继续动工。

以前我并不是太过在意这些所谓的禁忌,觉得都是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直到我后来到贵州一条高速公路上做工,才重视这些。

我是一个挖掘机司机。去年九月,我来到贵州一个自治州修高速公路的工地。其实来的时候,工程已经进行了一小半,我能来,只是因为中途他们找不到挖掘机司机才得到的这个机会。

发表时间:2016-10-21 20:54:50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1日 20:59:43

    到工地跟工头何三哥碰面,我才知道原来是上一任师傅身体出了问题才空出位置给我。带我去施工点检查挖机的时候,三哥还告诉我说机子会有点脏,因为当时那个师傅在机子上吐过。

    不过看到机子,我才知道这有点脏已经超过了我预计的范围。驾驶室窗户上都还挂着一些头发丝,干枯的呕吐物沾得车门里外都是。就连座椅,以及别的地方都是一片片黑色的污迹。

    三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说今天可以不用开工,先把机子打扫一下。

    只是临走的时候,他又交代了我几句。

    第一是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开工,没有他的同意不能提前动机子。

    第二是每天下午五点半之前必须关掉机子。如果需要加班他会提前通知安排。

    第三是施工区域,说的时候他还刻意带着我走了一段,指了指一处有石壁的地方,说这个地方千万不能动。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寒雨的读者群:450394513,感谢您的关注!

  • 2016年10月21日 21:06:14

    见到我有些迟疑,三哥这才咳嗽了两声说,这个地方是当地征拨的土地,石壁那一块还没跟当地人谈清楚,如果动了,怕当地人来工地闹事。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过来,也不再多说什么,让他放心,一定不会给他惹麻烦后就去给机子打扫卫生去了。

    下午四点多,一直忙活到晚上八九点,这台挖机才算是彻底被我打扫干净。甚至连驾驶室外面画上的乱七八的东西,都被我全部擦了个干净。

    简单吃了一些东西,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的时间。宿舍不大,两套上下床之外几乎没有更多的空余。唯一还好的是,别的床铺上并没有被褥,整间宿舍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住。

    关灯,躺在床上倒腾了一会手机,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 2016年10月21日 21:09:05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开门的声音,但我困的不行,根本睁不开眼,只是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到我床边嘀咕了一声:“又来一个。”

    说完之后,我只感觉床突然晃动了两下,上铺的木板发出几声轻响之后又再没有动静。

    我琢磨可能这个宿舍可能不止我一个人住,这会是夏天,人家不要被子也正常,就又睡过去了

    早上被闹铃叫醒的时候,本来想叫一下上铺的工友。只是抬头看去,上铺已经空无一人。

    白天忙了一天,虽说是坐在里面,但是也是浑身酸痛。

    食堂吃过饭,本想立刻就回去休息的,只是被三哥拖着陪他们几个喝了一会酒。

  • 2016年10月21日 21:23:44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看了眼,上铺还是空着,不知道这哥们儿干嘛去了,酒劲有些上头,只是随便洗洗就躺倒床上关灯睡觉。

    到了半夜的时候,又听到有人进屋的声音。我知道恐怕又是上铺那一位回来了。我没理会,翻个身准备继续睡的时候,身上却被轻轻拍了两下。

    “新来的,明天提前半小时开工,记住了别迟到啊。”

    声音依旧有些低沉,说完之后又爬到上铺,也不管我到底听没听到。

    “不是说八点吗?”

    我有些疑惑的出声询问,三哥说过每天开工的时间是八点,怎么这个人告诉我明天要提前半小时?

  • 2016年10月21日 21:29:01

    “工地上哪有准时上班的,七点半别忘记了。”

    那人有些不耐烦的回了我一句,说完之后好像也是翻了个身,动作很大,床都跟着晃动了一下。我轻轻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打开手机把闹钟改到早晨七点。

    等我被闹醒的时候,上铺那位同样已经不见了人影,只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赶紧出门朝工地走去。

    这时候我看到天空上盖着一层乌云,一看就是快要下雨了,我立马朝施工点赶过去。在快要七点三十的时候,终于把机子发动了。

    “咔咔”

    摇了几下机臂,透过驾驶室我看到一个工地的指挥朝这边走了过来。看不清容貌,只是从那件马褂跟安全头盔看出来这个人就是工地指挥。

  • 2016年10月21日 21:30:25

    不过看到他指引的时候,我却楞了一下。手势是让我去动那个不能动的石壁,略微犹豫了一下。只是却看到指挥依旧朝那边打手势。

    “喂,这块地跟当地人谈好了?”

    忍不住打开车窗喊了一声。换来的没有回答,只是他不停的打手势,让我把石壁上最险的一块石头给排下来。

    其实我依旧还在犹豫,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要是跟当地人扯皮,恐怕事情真会闹大。所以我并没有急着去排险,心想再等一会,三哥过来了要是他让排,我再排也不迟。

    “滴滴”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三哥的号码。只是接通之后,那边却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问我怎么没他的允许就提前动工了。

  • 2016年10月21日 21:34:20

    我想要解释,昨天上铺那位不是说提前半小时吗。只是转念一想,我却打消了这个念头。上铺那位是谁?到时候三哥问我是听他的,还是听上铺那位的我怎么说?

    无奈之下我只好告诉他是自己手机时间出了问题,连声跟他道歉之后赶紧熄火下车。不过心里却是十分的愤怒。

    这是欺负新来的,还是单纯的开个玩笑?就算是开玩笑,也太过了一点吧?但是要是想欺负我新来的,之后我肯定要找他问过明白。

    站在挖机旁边等了大概十分钟,我看到三哥急冲冲的朝我这边赶过来。人还没走到,就又开始骂了起来。

  • 2016年10月21日 21:37:54

    不过还算骂得不是太过分,就是指责我不听安排,工作不用心什么的。我没有去解释,心里已经认定是上铺那位在跟我过意不去。就算现在解释,也没什么意义。

    “行了,到八点了,你先开工。下班了来我这一趟。”

    三哥看了看手表,这才没有继续责怪我。临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好像是觉得之前的职责有些过了,这才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这制度就是制度,要是谁都违反了他还怎么管手下的人。

    我点头表示理解,不过心里却依旧愤怒。跟上铺那位一没仇二没怨的,他用得着这么欺负人?

    我也不是什么软柿子,琢磨着晚上的时候一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至少,让他知道我不是随便能够欺负的。

  • 2016年10月21日 21:47:40

    下午下班到三哥办公室去的时候,他正在写着什么东西。看到我进去之后示意我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等他一会。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他才走到我这边递给我一根香烟。没有早上那么凶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跟前一天见面时一样和气。

    拍了拍我的肩膀,反而跟我道歉说他早上的语气有些重了,让我别在意。只是以后千万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对不起啊三哥。”

    我有些受宠若惊,工头给工人道歉。说实话我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的工地上哪个工头会这样?

  • 2016年10月21日 21:55:31

    “小周啊,你也不是第一次搞工程了。有的话我不好直接说,但是你自己也要多些心眼。不然以后惹了大祸,我可是保不住你的。”

    说完,三哥还一脸笑容的招呼我跟他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路上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快走进食堂的时候,我才想起有事要问他。

    “三哥,我上铺那人叫什么啊?”

    只是话音刚落,我却看到正走进食堂的三哥突然停下脚步。一双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我哪记得那么多,这得查员工资料。”

    好半响,三哥才尴尬的咳嗽两声回答我。只是说完之后,却并没有再跟我走在一起的意思,抢先一步走到食堂里面。

  • 2016年10月21日 22:01:11

    然而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更加的疑惑。当我打好饭跟他坐在一张桌子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古怪的朝四周看了一下。

    我发现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松了口气一样,直接朝不远处一张已经坐满人的桌子走过去。

    是我说错什么了么?

    心里琢磨着等吃完饭人不那么多了,再去问问三哥。

    只是吃完饭之后,我却找不到三哥的人。不管是办公室,还是他的住处。最后还是到工地大门那边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三哥吃完饭就出去了。

  • 2016年10月21日 22:12:11

    我在宿舍等上铺那个人回来,想要问问他为啥要骗我提前半小时开工的事情。只是一直到十一点多都没见他回来。实在是有些困了,我就先眯了一会。心想反正他每晚回来都要弄出些动静把我吵醒,到时候再问他也不迟。

    只是刚睡下没多久,我就听到宿舍楼下传来一声很响的声音。我立马就坐了起来,本以为是上铺那个人回来弄出的动静。

    不过走出宿舍门,我才看到是有一个人好像喝醉了,撞倒了两个油桶发出的动静,而那个人整躺在地上想要爬起来。

    赶紧去把他扶起来,我才看清这个人是工地专门守监控的。在前一晚跟三哥他们喝酒的时候他也在,叫张景。

    “谢谢啊小周,你先把我扶到监控室去。”

    其实他醉得不厉害,只是摔得不轻,走路得要人搀扶着。

  • 2016年10月21日 22:19:40

    送他到监控室,本来我是要回宿舍的。只是张景却是有些哀求的说,让我陪他在监控室值班。

    我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些害怕的神色。一时间我有些纳闷了。到工地上班的人,难道说还怕黑,怕一个人待着?这不大可能啊。

    见我有些犹豫,张景才尴尬的告诉我他确实是有些害怕。说话的时候,脸上都挂着恐惧的表情。

    “那以前你值班也弄个人陪着你啊?”

    我半开玩笑的回了他一句。

    听我这么一说,张景的神色就变得更加的尴尬,告诉我说最近其实都是两个人值班的,只是另外一人今天被调到别的施工点调试监控去了,所以才留下他一个人。

    还说今晚值班的那张床他都让给我睡,只要不丢他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

    见他好像真的是害怕,我也不好再拒绝。

  • 2016年10月21日 22:21:40

    没到床上睡觉,张景又从柜子里找出两瓶二锅头让我再陪他喝一点。

     “周涛,你人不错,跟我年纪也差不多。我也就不瞒你了。这工地上不干净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脸色通红,一双眼睛里面好透着一些紧张。

    我有些好奇,这句话我听得懂是什么意思。只是这喝醉的人,说话大多都是扯淡。我也只当是跟他吹吹牛什么的。

    “就前几天,就你那台机子上死过人呢。不知道吧?”

    见我没接他的话,张景拍了拍我接着开口。说完之后更是在监控台上倒腾了一会,好像是弄出了一段视频。

    “人家那是生病了,你喝醉了可别咒人家啊。”

    我忍不住接了一句,毕竟干工地的多少有忌讳。人家本来没什么事的,他这不是诅咒人家么。

  • 2016年10月21日 22:25:14

    只是张景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看了看我却是指着显示器上的一段视频。

    “你自己看我有没有骗你。”

    说完,他却是直接把椅子滑到一旁,好像并不打算跟我一起看。

    出于好奇,我点开播放。一开始没什么,就是机子在施工的画面,几台拉土方的车子也在排队等着挖机给他们装车。

    只是就在我准备点烟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画面中挖机的门突然打开,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里面探出半边身子不断的朝前方一辆正在倒车的土方车挥手。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我就看到那辆土方车好像突然猛踩了油门,货斗直接撞到挖机的驾驶室上。而那一道模糊的身影,这时候已经被死死的卡在货斗跟驾驶门之间。

    画面并不是太清晰,只我心跳却是猛的加快。这种情况,我哪能看不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 2016年10月21日 22:25:57

    大半夜的看这种画面,而且还是监控里面找出来,绝对不可能作假的。我心里立马就升起一阵的恐惧。

    飞快的关上视频,我目光落到张景身上,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爬上心头。

    “我不是胆小,是最近出的事情太特么诡异了。周涛,这个视频可不止一个,在你来之前,已经出现两次这样的事件了。”

    见我看向他,张景却是自嘲的笑了笑开口。说完之后,直接把剩下的小半瓶二锅头灌到嘴里边。

    我知道,他这是喝酒壮胆。心里也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工地上这些人每天下班之后,不管再累晚上都要喝一些酒的原因。

    “让何老三赶紧给你换一间宿舍吧。”

    张景又说了一句,只是语气已经有些含糊不清。

  • 2016年10月21日 22:27:58

    我心跳很快,那种恐惧感也越来越强烈。他最后说的我并不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那一段视频。

    那个地方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我的施工点。而那台挖机上面很正好喷的是四号,也正是我现在用的这一台。

    我想叫问问张景具体情况,只是看他这会可能说不清楚,只好自己再看一次监控视频。

    他说已经发生了两次,出于好奇,我自然是想看看第二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十多分钟,我额头上已经挂上了冷汗。两个视频我都重新看了一边。第一次是八月份,第二次,是我来之前的一个礼拜。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机子。只是看到第二个视频的时候,我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视频里,挖机一开始是正常运作的。只是中途的时候,那个挖机师傅突然从机子上跳了下来。好像发疯一样在工地上乱跳乱跑。

  • 2016年10月21日 23:26:32

    而让我心惊的,却是那一台挖机这时候依旧还在动。摇臂突然转向三哥说不能动的那块石壁,在上面挖了七八下的样子。

    大块大块的石头不断从石壁上滚落下来,只是一瞬间,视频里就只能看到一阵阵浓浓的灰尘,再看不到其他。

    一直到灰尘散去,画面里又逐渐出现挖机跟其他设备的时候。我却看挖斗已经放到地上,只是之前发狂的那个人被压在挖斗下面一动不动。地上瞬间流出一片应该是鲜血的液体。

    心跳跳得更加的激烈,我感觉头皮都一阵的发嘛。施工事故我见过,但是从来没见过这样怪异的施工事故。

    “张景、张景!”

    我不管张景到底有多醉,赶紧摇了他几下。我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挖机没有人操控的时候,怎么可能自己动起来?更何况,这台挖机现在是我在用。

  • 2016年10月21日 23:26:59

    好半天,张景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虽然眼神有些涣散,不过看到我的时候,还是有些色彩的。

    我指了指显示器上已经暂停的视频,把他拉过来问他是怎么回事。

    只是刚看了一眼视频,张景连人带椅子立马就滑到一旁。脸上透着一丝恐惧,不敢看显示器,只是有些呆滞的看向我。

    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有些惊讶的问我是怎么找到这个视频的。

    我指了指显示器,告诉他就在视频文件里面找到的。

    只是张景的脸色却变得有些紧张,之前的恐惧消失不见,过来亲手操作了一下,脸上也同样露出一丝疑惑。

    “奇怪了,我明明把这个视频给删除了的,怎么还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景又再次把这个视频给删除。

    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 2016年10月21日 23:29:41

    张景犹豫了一下,才含糊着告诉我,这是那个施工点发生的第二次事故。不过后来监管部门请了所谓的专家过来检查,说是当时挖机的控制板出了问题,所以才导致了这个事故的发生。

    虽然之后有当地人传闻说这里闹鬼,不过后来施工方跟监管部门同时都出了公示,说这次事故只是一次机械性事故,并非是传闻的闹鬼什么的。而施工方在之后更是下了严令,工地里的人不准再提这个事情。

    控制板?

    听完张景的话之后我是不相信这个解释的。忽悠不懂行的还行,只要是搞挖机的,恐怕没人会相信这个说法。

    见我皱起眉头,张景却是嘟嘟嚷嚷的说谁都知道这是睁眼说瞎话,只不过为了保住饭碗,工地上没人再提这个事情。

  • 2016年10月21日 23:31:32

    说完之后,他更是直接走到床边躺了下去,嘴里嘀嘀咕咕听不清是在说些什么。

    看着他很快就打起呼噜,我也懒得在问他。心里琢磨着,要不明天下班之后请他喝顿酒,再套出一些话来。毕竟那台机子是我在开,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不得不多想一些。

    只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不算太响,好像距离我们这里有一段距离。

    看了看已经睡得很熟的张景,我打消了叫他一起的念头,拿起桌上的手电筒就开门出去。大晚上的,工地又没有加班的通知。挖机突然被发动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出了监控室,我发现住宿区这边除我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出来。而从发动机的声音判断,好像是在我那个施工点附近。

    没有犹豫,我赶紧朝那边赶去,要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只是快跑到施工点的时候,我看到有一道人影朝我这边跑过来。看上去有些急促,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更是直接拉住我就往宿舍区跑。

     

  • 2016年10月23日 18:06:01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4日 13:48:08
    该回复已删除
  • [扑24] 匿名用户

    2016年10月29日 09:22:41
    很好看的文章,楼主为何不更新了?
  • 2016年12月04日 15:00:32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