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冷笑话 > 冷笑话 RRS

【猫扑东北约X之旅2】谁睡了你的青春by_ 面具人

发表时间:2016-10-22 11:10:30 点击:9301 回复:6

面具人丶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前絮 : 哈喽大家好又奸面了,我依然是那位调皮吐出舌头的美男子面具人。 说好敬请期待的第二部让大家久等了,不过我不打算道歉,因为你们估计也没看过第一部,或者已经忘了第一部写的是什么玩意儿了。所以特此回顾一下,上一部(与冷区女神糖东北约X之旅)主要描述的是小和尚一休哥偷看林黛玉洗澡被周瑜逮个正着,后来东窗事发隐姓埋名投奔宋江,一次醉酒后倒拔垂杨柳,当场顿悟踏上西行取经之路的故事。 当然,睡前提笔几句、饭后小酌几杯是楼主一直以来所追求的闲情雅致,所以各位看官也别太攀我的白酒半斤倒量和小学三年级文笔。 历来有些作者会诅咒那些不支持他的读者们,而我为人和善,绝不会强求你们什么,毕竟众口难调,觉得可圈可点就继续追着看,觉得楼主写的不好你们就吃份没有调料的方便面洗个带静电的冷水澡然后关灯睡个噩梦不断的觉。 一天两章,字数不定, 现场直憋,谨慎马克 。
本帖来自:3g.mop.com
发表时间:2016-10-22 11:10:30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2日 12:33:24
    哈哈哈哈哈
  • 卧槽,面具你个煞笔还一直潜在冷区?
  • [猫3] 匿名用户

    2016年10月23日 23:15:18
  • 2016年10月25日 16:29:55
    第一章 【对面的女人】 一眼就看到了浓妆艳抹的她,我快步走去。 “你知道今晚为什么约你出来吗?”她看我过来,故意舔了下嘴唇,尽可能以妩媚的眼神看着我。 “孤男寡女红酒夜色,干柴找烈火还能因为什么?”我借着酒吧昏暗的霓灯靠墙坐下,没选择与她对视,只是随处打量着来回走动的服务员。 “哈哈哈…”她大笑着顺势拽了下快走光的短裙:“没想到你从上海溜达一圈回来还是这么不正经。” 我对着远处一位稍有姿色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得了,咱哥俩就别扯那客套,说吧这次…” “是姐们儿!”她突然打断我的话。 “名称不响亮,咋叫都一样,说吧,最近是不是又缺钱了?”我偷瞄了隔壁桌一眼,一群少妇正在相互捏胸拼酒好不欢乐。 “不就是前年我丢失公款让你白养我大半年嘛,至于让你记一辈子吗?”她嘟着嘴接过菜单递给我,一股暴发户既视感 :“呐,随便点,今天姐请你。” “何止记一辈子啊,我都打算养你一辈子了。”我没有翻阅菜单,直接递到服务员手里,要了瓶魅纯威士忌和三碟小吃。 “你还真挺会撩,说的我心里都痒了一下。”说完她还夸张的挠了挠胸口。 我讪笑着问 :“那下面呢?” “下面不痒…”她的话接的很快,快到连自己说完都诧异了几秒:“卧槽你能不能要点脸。” “我咋不要脸了?你说我挺会撩,我就问你下面呢?下面我们该聊些什么话题好呢?你说个下面不痒是几个意思?”我强忍住笑盯着她,尽可能的保持着一脸天真无邪。 她尴尬的揪下长发,干咳一声岔开了话题:“那就聊聊你好了。” “我?我有什么好聊的?”其实从中学相识到如今,这个假小子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女人味,公主蕾丝半透衬衫,黑皮短裙,红革尖跟鞋外加亚麻棕披肩长发,在酒吧昏暗唯美的虹光下有种别样的诱惑:“怎么?你突然对男人感兴趣了?” “你也算男人吗?哈哈…”她突然被自己的话莫名逗笑了,胸口伴随着笑声不停抖动看得我一阵出神:“好了不闹了,主要是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最近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你,所以想听听关于你的恋爱史。” “关于我的恋爱史?”我掏出一支香烟,有些颤抖得点燃,吐出的烟圈和思绪一起飘荡到远方:“我的恋爱史……那可就有的说了……”
  • 2016年10月26日 17:32:59
    第二章【人生若只如初恋】丨 “还记得我的第一位女朋友吗?”我翘起腿洋装轻松,打算要提起这段并不轻松的过往。 “徐楚馨,当然记得。当初是我最好的闺蜜,还是我介绍给你认……”说着说着,她缓缓低下头,卷长的刘海遮蔽了她的双眼:“唉,这么久过去了,还是会感到惋惜,毕竟那么年轻…” “当初我和她是06年结识的。”我刻意插了一句话。 她抬起头,把刘海撩在耳后:“是啊,不知不觉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会想起她吗?”我问道。 “你呢?”她反问我。 “会,当然会,她出现在我无数次的梦境里,对我哭着,喊着,我试图抓过她的手,却没有一次成功过,她会让我愧疚一辈子吧。”我咬了下干瘪的烟嘴,这苦涩的味道或许能让我好受些。 “别自责,她的事不能怪你。”她看我的眼神特像一位母亲望着她受伤的孩子。 “那时候真的很喜欢她,真的,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答应,她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会关心。无时无刻不宠溺着她,疼爱着她…”我莫名煽起情来,紧接着道:“她父亲爱喝酒,一喝醉就家暴,她母亲实在受不了了,就留下刚满8岁的她和山东的一位走江湖的算命先生跑了。可自此以后,她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出气筒,她父亲动不动就对她拳打脚踢。” “这我知道,那时候她浑身都是伤,基本脸上天天挂着彩来上课,她父亲当时是方圆十里地出了名的不要命,那些校长老师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却没人敢当出头鸟说点什么。”她也点燃了一支烟,呼出一缕醉人的烟韵。她平常不吸烟的,除非有什么特别的烦心事,我很了解她:“那时候我和她同桌,当时还是年纪小,就记得每次我都会一劲儿的傻问她的伤怎么弄来的。而她每次都回答我说来学校的路上不小心摔的,关键我当时还傻乎乎的问她来时的路是不是泥泞特别多,路是不是特别滑,为什么不选择让家人送你来上学呢?是不是特可笑啊!哈。”她不带任何情绪的干笑一声,而我连干笑都笑不出来,把烟掐了,我接着她的话说道:“当时放暑假,为了度过一个完美的假期同时打网游又能不被父母打扰,我去一个偏僻的黑网吧兼职做了网管。有天她突然过来找我,我就把她安排到了二楼卡间里。直到傍晚我该和上晚班的同事交接了却发现她还没有回家,躺在卡间的沙发上睡觉。我看她没醒突然心血来潮打算偷偷亲她一下,鼻尖刚碰到她就睁开眼猛的甩了我一巴掌。” “活该…”她翻了个白眼。 其实真正的情节是她睁开眼醒来后主动应了上去,有些段落还是没法坦诚相待,略过为好。我嘴角微扬继续说道:“我当时尴尬的问她,为什么还不回家?她说她离家出走了,不想再回去受父亲虐待了。我说那你怎么生活啊?她一把揽住我脖子,娇声娇气的问,你不能养我吗?” “然后你没答应她。”她试着猜测。 “我答应了,我刚才说过,她的每一句话我都会答应。”我严肃的回道:“然后当晚我没有回家,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开房,黑旅馆,没要身份证,不过当时老板娘随口问了句你俩都还未成年吧,把我和她的脸都羞的通红…”
  • 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太监。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