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两年之间

发表时间:2016-10-23 17:23:58 点击:3087 回复:1

博客自传第一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两年之间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到一九八五年一月一日。

时间像是一条河,我是在河中间却总想搭一座桥梁趴在上面看大家娱乐,我想利用两年之间的跨度大设计成型,没成想却怎么也找不到插进手去搭桥的缝隙而不得不在原地呆着。时间是条河吗,不是吧!因为你上下无法因为你前后不能因为你反正难以跨越,这河的构成是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环绕封闭没有发源地也没有目的地是个总和。历法的简单和简单的历法在我心中把时间误导成了一条河,其实谁都是在原地一成不变的变化这要看你的“心台”有多大。

那天我就去晚了迟到了我记得我在奔向目标时的艰难,自行车骑着骑着脚蹬子连同腿子一起掉下来了,我是满心着急双手油污一步步推着来的。都看见我举一件奇怪的东西进教室就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你还把脸贴在课桌的书本上偷笑,我自己都忍不住想笑又怕老师说我不严肃因为我的确迟到了,但我若把东西扔门口空手进教室我就失去迟到的正当性如果再解释可信度也不高,全班都笑老师也笑就不用再解释了。

学校新近从省城贬罚来一位书记他气势汹汹雄心勃勃要从学校的学生中找几个典型整顿一下校风校纪,他半秃着脑袋目露凶光用下流的言语向那些所谓的知情者发问:那个长头发的叫什么?他是不是经常散布不满言论说些不满的话?啧啧,这话三传两导入我耳朵心里有了愤愤不平如此乖乖向我散发:头疼不该蛋子是的你胡联系什么。你身为一校之书记就这两下子啊,难怪被贬下凡原来你爱“吴氏”生非啊,如果实在无事可干你可以尽情想老婆,如果你想不务正业有可能作死因为世事难料啊,我诚恐诚惶心有怒气上冲可是没有戴冠啊。你这句话是在向我宣战吗,我告诉你留长头发是个习惯是个愿望已经多年了,我不管你们咋看这是我的自由和权利与思想品德无关啊。你若是守旧的代表可否表示你半秃的脑袋是个革命者,你还沉浸在祖宗剪掉大辫子的勇敢你这是效忠谁啊,但你想过老祖宗全身是毛这样的传说吗,那个时候的道德要求其实与现在差不多,人类的进步和发展就是简单的变了变嘴里的食物把天然变成人工的啊,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可是个好学生且典型是竖比抓好这才是你应该做的啊,大不了我理个发又不是掉脑袋没什么,你如是老想整人你就不配当老师和学校的书记了。电视台的新闻说某变电所提前一年多建成了,几个市委模样的人还前去祝贺剪彩有录影场面很热闹啊。我说你们是傻啊还是傻啊,一项预计两年的工程提前一年完成任务说明了什么,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不说你们是故意的,自己给自己庆功谁不会啊,要我预算工期我会说要十年你信吗。






两天之间

 

十二月三十一日至一月一日

八五年以前没记得家里有直系亲属去世因此对“死人”的事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指小时候听说害怕过也曾从远处眺望过一行白衣人哭哭啼啼送葬出殡的场面,长大后也曾去街坊四邻同事朋友家帮过此类白事的忙但陌生是说没有切腹之痛生离死别总以为这事很遥远因此总感觉事不关己。但如今爷爷奶奶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他们一直在老家单独过生活,特别是工作后我回老家的次数也少了许多,以至于后来还给莲莲留下一个我瞧不起她的印象,但我在晚辈们中间还是回去最勤的。记得爷爷在最后的日子里先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吵吵一些他自己也不讲清楚但始终想说却没敢说或是没机会说的陈年往事和家长里短,想是要把一辈子一肚子的委屈一下子倒出来而不留任何遗憾似的,后来爷爷就在炕上抡起住棒打奶奶,我记得奶奶指着爷爷向我哭诉告状时的样子像极了两个孩子,再后来爷爷就倒在炕上不说话不吃饭不动弹了,爷爷真的病危了。

我记得小时候骑在爷爷蜷着的腿上抱着他的膝盖开过汽车,也记得我坐在爷爷的肚子上撒尿爷爷还抿嘴笑,我记得跟着爷爷上坡爷爷砍根高粱杆剥去皮给我当甜棒吃,也记得爷爷喊着我的小名四处去湾边到河崖寻我回家吃饭的怒气状,我想起与爷爷一起对饮时爷爷一会儿就不吱声却瞅着我抿嘴笑的场景,这可是爷孙俩的天伦啊。前天我去看他老人家时还能认出我是他孙子,我把泡好的奶粉喂到他的嘴里,爷爷很吃力的喝了几口还说了句:这个好,比冲的蛋好喝。下午临走时候我对爷爷说:爷爷,我走了,要回去。爷爷有气无力应了几句:回去啊,进城啊,去吧。他把“ba”说成“ban”。我对爷爷说明天还来这次没有听到爷爷回话,我当时就想啊这有可能就是我与爷爷最后的对话了。昨天去的时候爷爷就不说话了,在死神降临之前人是多么留恋生命我看到爷爷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吸眼也不愿睁开,可能是一切多余的动作都要消耗体力吧。记得那会儿的人生命终结时大多都是在自己家里,就是住进医院抢救到最后的人也是要被劝退回自己家里的这样或许更人道一些也给子女晚辈更多尽孝的机会虽然那会儿不大讲特讲人道,不知道现在的人都在医院里终结生命算不算客死他乡算不算被医治而死因为谁也说不清楚是得病死还是被医药药死的,反正我爷爷临终不是在医院这应该算是无极还是无疾而终吧。

就在八四年的最后一天夜里与八五年第一天凌晨之间,当我还在这里潜心记述上述文字的时候,神奇的爷爷从这两天之间找了个缝隙袅袅西去,爷爷真的走了去世了。一号早八点我还在昏睡之中,大哥来敲响了我的门并急切抱怨地报了丧说:事情在预料之中不意外,但他老了是该死,你们却还在这里安心睡大觉,至少让外人看着不好吧。爷爷临终的关怀好像只有奶奶和父亲还有长子大哥三个人吧,谁让我回来了,我是准备今天马上去的啊,我没见到爷爷最后一面可是是我与爷爷说了最后几句话啊,你个专门做给外人看的孙子外人对你很重要吗。

我回去时爷爷的遗体已经被马车拉着刚出村头,没有送葬的队伍。我骑着车子跟随父亲一个人坐在爷爷身边没有哭声马车走的很慢,父亲一手按住爷爷的头部还不时散些纸钱在路上用另一手。马车慢慢前行,小孩子张望一会儿会被大人拉在自己身后而老一点的人则会快速呸呸呸地吐唾沫。远远地看见大哥他们一行侄男旺女的后生在火化场门口迎接,爷爷的遗体头北脚南地放到冰冷的空架子上,我整整爷爷的脚一双新棉鞋退了出去。在等待爷爷的肉体化灰烟灭的时候,拉车的马子原本在一边伫立不动,可是不一会儿它就急了,前后蹄不停地敲打地面,口含铁索的嘴巴发出突突突地嘶鸣,原来是对面来了一匹女马,这个多情种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来的人都心情乱乱地看你个没出息的样子,想着想着这马子竟然急的哗哗哗地撒起尿来,唉,你个畜生。

爷爷生前给自己做了两口棺材都没用上,他的骨灰装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用红布包着就地存下了,我们一行回家家里人正在忙里忙外,一会儿就吃酒的吃酒吃饭的吃饭了,一句句“这算高寿啊,这是喜葬啊,···”。奶奶看上去还算镇定,一边数着邻里送来的纸钱一边答应着来人的祝福和安慰。

奶奶无论如何不愿意离开故土进城跟我们一起住,哪里也不是我的家奶奶说。这几天一家人老在说爷爷去世的事,母亲说忙了这几天可真累啊,怎么也不像办喜事那么有劲,心情不一样啊。大哥说这就不错啊,薄养厚葬咱办的也算行啊。二哥说以后这样的事会多起来,开始老人了。没记得父亲发表过什么感慨,许是大哥二哥说的都对,但大哥的话里有话啊。

发表时间:2016-10-23 17:23:58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