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我和我的笨蛋妹妹互换了身体(欢萌搞笑逗比,悬疑恐怖有病)

发表时间:2016-10-23 18:58:39 点击:3320 回复:0

晓夜微白的马甲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咳咳,不知道还有人记得我的ID嘛。。#

苏由彬会做梦.每个人都会做梦.但他的梦却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的梦是独立的,苏由彬的梦是连续剧.它大概起于苏由彬十三岁那年,从那时起苏由彬的梦便时而连续时而重复.有时几个月都没有一次,有时候却接连几天.剧情像电视剧一样一点点在一个个黑夜里发展着。终于它在今年开始止步不前,不停重复.并且越来越频繁.

 

     现实中苏由彬是一个人,梦境里却变成另一个人.这种特别的体验少年时苏由彬觉得很新奇,异样而真实梦境好像突然多了一种人生,近年来随着梦境的深入他渐渐地感觉到了痛苦.这种痛苦既来自心理也来自生理.

 

     该怎么形容那个梦呢,不是看电影那样的第三视角,而是与现实生活一样的第一视角.苏由彬看不清自己的脸,只知道那天穿着一件蓝色的粗布短衫,下身是条褐色长脚裤。脚踩一双破得翻边的黄色解放鞋.他猜那样的打扮应该是几十年前农民的样子.

 

     事实也是如此,梦的开始苏由彬手持一柄破镰刀卷着裤脚在田里干活,田埂上还放着一个铝制饭盒和一个军用水壶.都是只有在年代剧里才能看见的东西.梦里的整个下午苏由彬都在收割稻谷中度过,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农民不时与他交谈。那种南方的方言是身为北方人的苏由彬现实中从未听过的,实际上他几乎没去过南方,除了旅游时去过上海深圳.但在梦境里他却能清楚地懂得那个男人说的是什么.这也是他深深怀疑自己梦境的地方.如果说军用水壶铝制饭盒这些东西他能在年代剧里看见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梦见,那么南方怪异的方言他怎么能在梦中懂得呢?

 

     临别时那个农民模样的中年男人朝远处的苏由彬高喊:“小方啊,明朝去阿归里帮阿崽里看病喔.”大意是小方,明天去我家帮儿子看病.由从这段话苏由彬了解到自己梦里不再姓苏而是姓方,既种地又懂得看病大概是旧时的赤脚医生吧.他猜想.

 

      苏由彬的大部分梦境是关于一场约会的.听上去很不错对吗?其实不然。匆匆吃掉饭盒里冰冷的馒头他将饭盒和水壶装进一个破旧的帆布包里,很快皓月降临,繁星点点钻出云层簇拥着它. 苏由彬手持着一个小小的煤油灯走在路上,内心忐忑既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第一次做这个梦时苏由彬就清楚的知道自己将要去见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离开劳作的田穿过一个八角亭,泥路变成石块组成的小路.最奇怪的是经过一条小河时苏由彬发现一种生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桥,那桥面是许多块长短不一的榆木板拼凑而成的薄薄一层,底下碧波荡漾用锁链连着很多小木船.. 这也是他少年时觉得新奇的所在。十六岁之前苏由彬的梦总是到这就戛然而止.这种船桥他在现实世界里简直连听都没听过.

 

       路过那条小河时,他去洗了洗鞋底的泥,这时他才第一次看清了梦里自己的脸,现实中他才二十五岁,梦里的那个男人应该三十多了。与白皙的他不同,梦里的那人皮肤黝黑,年纪不大却有了不少皱纹,头上还有几根早白的华发,显然这是个好看的男人。样子斯斯文文的,唇红齿白里透着浓浓的书卷气.但明显比苏由彬多了很多阅历。他饱经风霜的脸蛋习惯性地板着与生性爱玩爱笑贫嘴的苏由彬完全不一样.

 

      洗干净鞋底的泥梦里的苏由彬轻快地越过这种怪桥,来到了一栋老旧的砖瓦房子.那也是电视剧才有的明清样式的古建筑,这样的建筑在苏由彬长大的城市里已经看不到了.房子瓦檐下刻着四个从右到左的四个大字“进士及第”。可能年代太久远了,字迹有些斑驳.依稀能看到曾经是彩色.

 

      再往前是个不大却极深的水井,井上悬着一个绑着绳子的轱辘一样的转轴。一个木制水桶放在地上,也许是沾了水的关系这里到处都是湿润的青苔.苏由彬险些跌了一跤

 

   越过布满青苔的影墙,苏由彬见到了一个笑吟吟的女人,她大概二十三四岁,穿着打扮全是七八十年代女青年的模样.的确凉的白衬衣下边一条葛布长裙.显得既青春又漂亮.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由彬,充满了挑逗与情意.

 

 “方哥”“小青”苏由彬与那女人互相呼唤着名字奔向对方,然后拥在一起.苏由彬能感受到那时他的内心是雀跃激动的,他热情地吻着她,并不时伸手摸索着她丰满的胸部..与少年最热爱的春梦一样苏由彬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她白嫩的肌肤并很快熟练地脱去了她全身的衣服.然后是一对男女几近疯狂的做..这是苏由彬十六到十八岁常作的梦.完全身临其境的体验,寻常少年羡慕不已梦也梦不到的春梦,彼时的苏由彬起初有些羞涩,后来渐渐习惯了觉得也不错。他以为这样的梦是青春期荷尔蒙肆虐的结果.谁知道后来这春梦竟然马上变成了梦魇...

 

       苏由彬清晰的记得接下来的梦境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是他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那天他与同学闹得很晚,所以睡的很沉.那晚他的梦又前进了。

 

        激情过后,困倦的苏由彬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剧烈的疼痛使他猛地坐了起来,他整个人都疼的抽搐起来,脸上的肌肤不住地抖动.手臂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是这样清晰,这绝对不是一个梦能拥有的感受..苏由彬百分百确信这种疼痛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起码曾经发生过.

 

 苏由彬张开眼看见自己的手臂鲜血淋漓,臂上的皮肤被用刀子从中间划开,红白色的肉不规则地朝外翻着,他手臂上原本结识的肌肉赫然缺失了一小部分.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四肢被那个女人用绳子固定在床上了.

 

 叫做小青的女孩则在床头笑着,她笑颜如花好看中带着腼腆,只是她一手拿着条滴答滴答尚在滴血的肌肉,一手拿着一柄锋利的小刀与那干净的笑容十分不符.

 

     “你醒啦.”苏由彬的噩梦从此开始了,无数个夜晚她都会守在梦中问苏由彬你醒啦?甚至在白天苏由彬的耳边经常也会听见这样的问候.你醒啦你醒啦?

 

“你..你要干嘛..”苏由彬的声音,确切地说是梦里的声音是个低沉的男声。跟平时他的粗嗓门完全不一样,那是略带些南方口音的普通话. 更跟他标准的普通话不一样.

 

 “剥你的皮割你的肉.”小青轻言细语说,活像一个正在为晚归丈夫精心准备晚餐贤惠妻子.她轻轻地把脸贴在苏由彬的胸膛,对着他的锁骨吻了吻。紧接着她手中的刀又落在苏由彬的手臂上,冰冷的刀锋贴在赤裸的肌肉上,巨大的痛觉使得苏由彬的头发从头皮上立了起来.她轻轻地拖着手中的刀,另一只芊芊玉手按在苏由彬的臂上,一划一拉.一大块肌肉便从苏由彬的身体上分离而去.

 

   “啊”苏由彬吃痛不住惊声尖叫,他开始哀求她.“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念在我那么爱你的份上。”她只是吃吃地笑着,像是个偷了糖的孩子.

 

     剧烈的疼痛使得苏由彬汗如雨下,再后来泪水鼻涕口水全都失去控制一样疯狂的流下.苏由彬苦苦地哀求着她。她却始终无动于衷.

 

      苏由彬会在这个梦里被小青割十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每一刀经历的疼痛都比上一刀更强烈.肉体上的痛苦是一方面,精神上的痛苦更是让他无法忍受.。苏由彬清楚明白的知道在梦里自己极爱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折磨他.每次做这个梦,他不但要重复忍受一次那种被人活活用刀割肉的痛苦,更要重复感受被爱人背叛的撕心裂肺.这个梦毫无规律可言,有时候几个月做一次这样的梦,有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做..从十八岁起到二十五岁,整整七年过去了.苏由彬开始害怕入睡,努力使自己失眠,因为他不知道入睡后这个噩梦会不会悄然而至.

 

     但苏由彬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的梦境到此为止,只要挨完那十刀便会醒来.整整七年过去了这个梦并没有前进的迹象。只是重复地折磨着他。苏由彬也试着控制梦里的自己不要去那栋房子,不要同她接吻,不要与她做....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梦里的一切还是会照常发生.我既是惨剧的亲历者又是旁观者.我能亲身感受那非人的痛苦,却无力阻止一切的发生.

 

 

   每一次梦中醒来苏由彬都会对那个女人无比的怨恨,为什么梦里他那么爱小青,她却要这样对她。这样的折磨他已经整整忍受了七年.一次十刀,七年过去了他挨了千千万万刀.挨千刀这个词令苏由彬觉得倍感亲切之余又感到发自内心的悲哀。清晰的痛觉真实的感受使得他相信那不仅仅是个梦,它一定真实发生过!也是因为这个梦,他对谈恋爱有一种本能的抗拒,使得二十五岁的他从未谈过恋爱.

 

     苏由彬非常肯定就在几十年前,一个南方有船桥的小镇上,一座刻有进士及第字样的老宅子里.一位赤脚医生被他年轻的恋人残忍折磨然后杀死了。虽然苏由彬没有梦见挨了十刀之后的情景,看到自己或者那个赤脚医生左臂被小刀割的只剩下森森白骨之后苏由彬或那个赤脚医生内心清晰地知道这个女人要杀死我/.是的,肯定会.甚至苏由彬还知道她不止会割那十刀,其它肢体上的肌肉可能也会被她一点点地割掉.只是苏由彬不解地是这样剧烈的疼痛不该使人晕过去吗?人体不是有紧急规避机制吗?痛觉达到一定程度人应该昏厥过去啊.为什么他能一遍遍地清楚感受到那痛苦。

 

     苏由彬一直都在积极地寻找关于那个诡异梦境里的一切,那个小镇,那个船桥,那栋房子,那个叫小青的女人,当然还有他自己或者说那个姓方的赤脚医生.然而苏由彬知道得太少太少了.那是陌生的三四十年前。

 

发表时间:2016-10-23 18:58:39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