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有个胖子叫魏西里(连环密室杀人案,剥皮狂魔嗜吃人肉,诡异八卦)

发表时间:2016-10-23 19:02:06 点击:18401 回复:2

晓夜微白的马甲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悬疑烧脑推理搞笑的死胖子#

有个小刑警叫孙想,不对,更准确的说他以前是个警察,这个倒霉蛋因一起案子被警队开除了。这个人可能是我,也可能只是我一个朋友。我会尽可能地把他的故事源源本本真实的讲给你们听,真与假你们自己去探究。

 

  故事从哪开始呢,就从他刚被刑警队开除一年后讲起吧。当时孙想二十七岁,他终日郁闷的窝在租的房子里,那个该死的案子始终缠绕在他心头,隐形了一样的凶手使得他失去了作为一个警察所有的荣誉与骄傲,甚至连心爱的警服都不能再穿了。尽管他无日无夜地思索着真相可依然毫无头绪,几年的积蓄很快用完了。孙想是个爱面子的人,不敢跟家里说自己被开除的事,只好在被房东赶出去前重新找工作。

 

     四年警校生活,四年刑警生涯。八年过去了突然脱下警服的孙想很迷茫,除了刑事侦查耍军体拳格斗术外他发现自己会的不多,又不愿意去做保镖保安之类的活计.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招聘网站上的一间私人侦探的招聘启事使他眼前一亮。又有案子查了!

      彼时的孙想还不知道我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侦探所,刑事案件侦查权只有司法机关才有,侦探所只能经营营业执照上的项目,大概就是寻人、情感忠诚调查、子女行为监护、追讨大额债务、行踪调查、信用调查、知识产权调查、以及打假维权、经济情报调查等等在他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吧。

      

       孙想精心打扮一番来到了位于青湖区的这家侦探所,越是离目的地近他越是瞪大了眼。倒不是因为紧张,抓惯了犯人的他轻易紧张不起来。令他吃惊的是这家叫做旭日的侦探所居然在一个破旧的像是马上就要拆迁的老小区里。他飞快地踏着楼梯,使得老旧斑驳的墙皮不断落下。孙想发誓要是个骗子公司,他会把他们的牙全部打掉。

 

      六楼对脸两间房,左边这个门口歪东斜西地挂着个侦探所招牌。使得他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他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竟然连门都不锁的嘛。推开门进去他才知道这儿锁门真是多余的,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小偷动手的东西。整个房子里,乱七八糟地摆着各式各样的垃圾,大量的烟蒂,矿泉水瓶,方便面盒子。昭示着这间事务所的老板不但邋遢而且穷。

 

     他努力将目光从垃圾堆上移开,只见房子中央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正软泥一样瘫在沙发上,他拿了个放大镜聚精会神地在看着一堆照片。

 

     “来应聘的吗?”那胖子倒是很警觉,头也没抬便发现了他。

 

      “嗯。”孙想犹豫了很久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打定主意不在这个地方工作,但他没有说谎的习惯。

 

      “失业多久了?”那个胖子抬起头,一张的肉嘟嘟的脸,平凡毫无亮点除了那双小眼睛里露出一丝精明的光芒以外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凭什么瞧不起人啊?我特意穿上最好的西装还说我失业很久了?难道我的落拓已经写在脸上了吗?孙想不满地皱着眉,却什么都没有说,他最近很不爱说话。

 

      像是看穿他的心事一样那胖子又接着道:“换了件新西装,胡子也是新刮的。这说明你很重视这次面试,头发今天虽然梳的很整齐,却又长又杂乱显然很久没有理发过了。很久不理发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平时太忙没空理发,一种不用在乎自己的外表。你显然是后者,一个平日忙惯的人刚刚失业不会这么重视一次面试,所以你失业很久了,而且生活并不如意..瞧你这张苦瓜脸.啧啧.你应该是独居,既没有妻子也没有与父母一起住,否则她们就会喋喋不休地提醒你去理发了。”

 

       “你说了这么多,除了证明你是个话痨以外什么也说明不了。”孙想对他这种自以为是的口气很不满意,虽然这个大胖子说的很准。

 

        “你刚胖没多久对吧。”那胖子笑了起来。

 

      孙想很恼火,自己原本警队里最精干强壮的身材因为这一年的自暴自弃发酵面包一样膨胀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收了收小腹。

 

        “西装应该是你没胖的时候买的吧,扣子都要掉啦。我刚胖那会儿也有很多衣服再也穿不下了,唉,伤心的往事。你以后也会适应的。”那胖子继续打击着孙想

        孙想紧紧地闭着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爆粗口骂这个死胖子了。   

 

        “恭喜你,你通过了我的面试,小子你应聘成功了,明天起你可以叫我老板。”那胖子突然站了起来赞许地拍了拍孙想的肩膀,他居然比一米八三的孙想还高了许多。

 

  什么鬼就通过面试了?你的面试就是疯狂嘲讽我吗?谁说我要应聘你的破公司了?就你这破嘴,破地方。小爷怎么看的上眼?孙想努力作出最轻蔑的样子看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你以前是个警察吧。刑警对吧。这么年轻.看来是个被开除出警队的小可怜.”胖子的话,令孙想停下了脚步。

 

       “不是警察的话,你不会盯着我手中的照片那么久。而且非但没有尖叫反而兴趣浓郁的样子。明天早点来上班!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那胖子将手中的照片弄的哗哗作响。                  

       是的,孙想盯着那些照片看了很久。那是一具恐怖的女尸,她完全赤裸地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女尸整个脸部被砸的像个烂柿子一样,胸口上几处惊心动魄的伤口正不停地流着鲜血。一个恐怖的凶案现场的照片对一个热血尚在的前刑警来说比什么都有吸引力。

       至少对于孙想来说是这样的,每抓住一个凶恶的罪犯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对了,我叫魏西里,不过你以后只能叫我老板。”那个胖子讨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为什么?”孙想再也憋不住发问。

       “因为从没有人叫过我老板.而我现在突然也想有个员工了。”

       孙想犹豫着要不要现在把这个嘴贱且惹人厌的死胖子揍一顿。

 

        “你戴着个情侣对戒,说明你有个很爱的女朋友,西装小了头发长了她却没提醒你,嗯,她离开了你,你还戴着戒指,你们可能没有分手。一个表情丰富的年轻人不该像你这样沉默寡言,更不可能长时间不去找工作.我猜可能跟她有关。她可能出了什么事呢?。失踪了?或者遭遇了意外?你捏紧了拳头说明我说对了。”

 

       “碰”回答唠叨的胖子的是愤怒的一拳。。        

发表时间:2016-10-23 19:02:06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3日 19:09:37
    孙想原以为敢独自开侦探所的魏西里能躲过去,没想他虽然反应很快地朝边上闪了一下肥胖的身体却迟钝地跟不上还是结结实实地吃下了这拳,小山一样高大的身体向后风筝般径直飞了出去,曾经身为警校格斗第一的孙想很清楚自己一拳有多大力度,这种力度绝对不足以击飞这个体重的人。 大胖子魏西里软泥一样倒在地上,住地扶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脸色变得极为惨白:“臭小子,要是早几年我没得这该死的病,你这样的我能打三个。” “什么病?”孙想觉得自己这样轻易地出拳打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人实在有点过分了。他歉意地扶起魏西里。 “肌无力。”魏西里显得很烦躁恶狠狠地吐出那令他烦心的疾病的名字,他从口袋里掏出根烟叼在嘴上抽了起来:“是不是我说中你的心事了?小伙子脾气挺暴躁啊。” “她只是出国了。你没自己想的厉害。”孙想撒了谎,他不想示弱。 魏西里正拧开瓶矿泉水,也不知是烟呛了还是水呛了他猛烈地咳嗽起来。水从他嘴里不断喷出,他半天才狼狈地顺过气来:“哦,是吗,等我身体好了,这拳我会好好的还给你.” “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 孙想道了歉,他想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我改主意了,今晚就去凶案现场。” 孙想疑惑地看着他,打了他一拳的事就这么没事了吗? “那边有泡面,饿了就自己泡一盒。”魏西里嘟囔一声便闭上眼,一双胖手还不停地扶着胸口,看来那拳打的他不轻。 时间是下午四点,离入夜还有段时间。孙想抓起桌上的照片研究了起来。这张照片之前远处看并没有觉得恐怖,此刻拿在手里他只觉得凉意爬上了背脊。从完好的皮肤来看,死者是个年轻的女性。死的时候仰面躺着浑身一丝不挂,脸被恐怖地砸烂了。她胸口有一个巨大骇人的洞使得断裂的胸骨清晰可见,可也只能看见这些,从那个洞看去竟看不到一点点内脏的痕迹,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死者两个乳..头也都不见了。伤口很不规则红白的肉朝外翻着,竟不像是刀划开的,更像是生生一次性地裂开的大洞。这样骇人的大洞会是什么凶器凶器造成的呢?一次性贯穿这样一个大洞甚至连坚硬的胸骨都断裂了,可见凶手力气很大,孙想觉得很大可能性是个男人! 最令孙想感到恐怖的是现场的血迹多的比他从警遇过听过的都多,到处都是鲜血,红色的血液触目惊心地布满了房间。一个成年女性的体重与血液的比例大概是一百比八,这满地的鲜血大概也超不过八斤的样子。这么说这个年轻女人的全身的鲜血都被放干了?难怪死者的皮肤看起来那样惨白,孙想忍不住扶了扶额头。 其它几张图片都是拍的现场,死者倒在卧室,从精致的装潢来看死者应该很富有。会不会是谋财害命呢?又或者是见色起意呢?他摇摇头否定了这样的想法,这样凶残的手段应该是有非常刻骨铭心的仇恨。从凶手砸烂死者的脸部来看,她的脸一定有让他讨厌的地方,很大可能是太漂亮了。那么失去的内脏还有放空她的鲜血怎么解释呢?他判断致命伤应该是胸口那个大洞,死者死了之后凶手不解气又把她的脸全部砸烂。如果致命伤是头部的话,没必要画蛇添足地又去胸口搞个大洞。也不对,这个凶手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放空鲜血,割掉乳.头。掏空内脏.也不是必要行为。这大概是个疯子吧。 更多的细节他想开口问问魏西里,可那个大胖子竟然睡着了,如雷的鼾声不停的响着他腮下的大胡子跟着胸口起伏不定。孙想的思绪也随之乱了起来,一时不知自己选择在这工作到底对不对。他不需要赚太多的钱,能够养活自己就够了。最重要的是能使得自己从那个案子挣脱出来。他拍拍脸努力使自己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照片上。 孙想突然发现了一个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死者的手腕脚腕脖子处全部都系了一条细细红色的细绳,这些细绳遮盖在那些使得动脉流血的伤口上显得很多余。更古怪的是她白皙的肚皮上画了个不清晰却古怪的小小图案。地板上同样也有一个巴掌大小用鲜血画成的怪异图案。不细看大概会将它当作一滩普通的血迹。它们只是简单的线条长短不一的组成的。 细看下孙想觉得这两个图案很眼熟,他拿起桌上的放大镜细细看着,那两个图案相似却不相同。应该是凶手留下的,这个图案有什么用意呢?好像是个宗教符号,死于宗教迷信?整个凶案现场如果是个恐怖的仪式呢?就像祭祀一样。他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 “你居然不知道这俩图案是什么?”魏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孙想摇摇头。 “乾卦与坎卦。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常识嘛”魏西里点了根烟。 “有什么意义吗?”孙想可不认为八卦的卦象算什么常识。 “有,但目前我还不确定.八卦代表的东西太多了。”魏西里神秘莫测地笑着,令孙想极度怀疑他可能知道些什么。 八卦确实是中国文化最博大精深的一部分,它几乎能涵盖所有.每个读周易的人对于八卦都有自己的理解. “走吧,我想去现场看看。”魏西里率先站了起来,这时天已经暗下来,孙想掏出手机一看已经七点半了,觉得自己有些肚子饿,也不好意思提出来。魏西里却好像不知道到了晚上人需要吃晚饭一样,他开着车全然不提吃这件事。 魏西里的车是辆最老款式的桑塔纳,这车大概许多年前就可以报废了吧。孙想这样想着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痒,他没有见过比这更邋遢的车了,里面像是废品站什么都有,他甚至在屁股下找到了一条女式内裤。更烦人的是这车的引擎总是古怪的响着,好像随时会罢工一样。 行了大概一个半小时,车已经远离市区,路也变得颠簸起来,老爷车最高只能达到四十迈的车速令孙想饱受折磨。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总算停了下来,他逃也似得下了车。 接下来以及以后行文我都将详细的描述那儿的地貌,以保证你们看到的场景跟他们第一次看到的一样,也许凶案就跟一些小细节有关。 下了公路又走了一段仅能供人行走的小路,路刚开阔一些孙想便借着月色远远地看见一栋宽敞的大房子,那房子背依着一座小山。四层高的样子,整体是欧式风格的,它被刷成了粉色。屋外种了许多美人蕉,时值八月正是它绽开的时节,一大片夺目的红色长短不一地聚在门前草地,最高的有一米三左右。屋右边还有一颗几乎与房子等高的老桂树。月色下香气袭来,眼前的房子好像少女梦境里一样的美好,孙想难以想象如此恐怖的凶案竟发生在这里。 房子的大门很高,接近三米的样子。上面贴满了警察的封条。显然警方取证之后便封锁了现场。 “我三天前收到了委托,案子大概发生在一个礼拜前。他们家的保姆晚饭的时候发现女主人怎么不出来吃饭,她喊了很久没有应。又闻见了血腥味于是报了警.”魏西里叼着烟说着就去撕封条。 “封条你也敢撕?你这是破坏现场!”孙想以前没少贴封条更没少撕但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普通人去撕这些他的警察同事贴的封条,在他看来那是警方与平民的分割线。 “就是他们请我来撕的。你显得聪明点好嘛,我害怕你的愚蠢会传染给我。” 撕掉封条,木制大门上面还挂了把链子锁。孙想冷眼看着魏西里,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掏出一个造型怪异的铁丝一样的东西,孙想认识那个,在他抓的那些小偷惯犯里这东西很常见。 只见魏西里胖手抖了几下,链子锁便开了,门上还有电子锁,显然他也知道密码。按了几下便带着孙想进去了。 一进门他掏出手套鞋套让孙想换上,显然他也怕破坏了现场。打开房子的所有灯,屋内一览无余。 一楼是个宽敞的大厅,前半部是会客的地方。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两条竹制大沙发上放着几个绣花靠垫,一个贴壁的液晶大电视挂在影墙上,五六张红木椅子并着一张精巧的矮茶几以及一张檀木桌子整齐地摆放着。如果说房子外形是欧式的话,内部装修更中式一些,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比如茶几上精致的茶具,桌上古拙的大花瓶,墙上的老旧字画。一切很像有底蕴的老年人才喜爱的居所风格。 房子主人不是一个年轻女性吗?难道是屋主的女儿?孙想有些疑惑。 大厅后半部左边是浴室,右边是厕所.木制镂空雕花的楼梯在正中间。 魏西里好像对屋内的每一样东西都很有兴趣,他时而看看字画时而翻翻茶具。甚至连浴室厕所都兴致勃勃地看了几遍。孙想笑了,他这个认真谨慎的模样倒是像极了自己以前刑警队的队长。这时孙想看见了桌上果盘里有几个大苹果,因为摆放时间太久缘故,果皮已经皱了起来。联想到这间屋子的女主人的惨状他觉得嘴里有些发苦。 二楼有两个客房,一个厨房一个杂物间.所有地方都收拾的整齐又干净。杂物房里的东西也整齐的分门别类的码着。地上扫的一尘不染,连垃圾桶都找不到一丁点垃圾。除了厨房!厨房有些乱,橱柜台面上还有些没有收拾完的食材边角料,案台上还有几道做好的菜肴正冒着恶心的臭味.几只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 “这家人还有个保姆,出了命案警方让她先回去了。所以厨房没有收拾干净。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有了第一个线索。”魏西里是个烟瘾极大的人,无时无刻手中都想握着烟。 “线索?”孙想有些困惑,杂乱的厨房只是因为保姆有事要先走了。哪里有特别怪异的地方嘛? “幸好有你这种人衬托我的聪明。”魏西里得意地笑着,孙想眼一翻也不去问,省的又被奚落。好在魏西里是个话痨没一会儿又接着说道:“你看这厨房这么乱,说明保姆根本没有收拾,或者说警方来了发现了凶杀案直接让她回家,所以她来不及收拾。” “然后呢?说明什么?”
  • 2016年10月23日 19:10:03
    卧槽,怎么排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