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正在直播 妈妈做了小三,我却被继父的女儿欺负了

发表时间:2016-10-24 10:35:06 点击:6901 回复:17

看书网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老家拆迁的时候,我家分了两套房和三十万,我爸立马辞了工作在家游手好闲,没多久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的只剩住的房子,脾气也越来越差,输钱就喝酒,喝醉了就拿我跟我妈撒气,我妈护着我,我爸当场将我妈打的头破血流,我吓得不敢动弹。

终于,我七岁那年,我妈忍受不了我爸的暴行,跟别人私奔了,我爸喝得烂醉回来,用皮带将我抽的半死,我对他更害怕了,看到他喝醉就吓得发抖。

我家对门住了个女大学生,她叫程雪,刚考上大学不久,人长得很漂亮,我叫她雪姐,有一次雪姐正好撞见我爸喝醉了在打我,就把救了下来,用云南白药给我擦伤口,问我痛不痛,说以后我爸要是打我就来找她。

自那以后我爸喝醉酒我就吓得躲到雪姐那边去,雪姐就会挡在我前面呵斥我爸,我爸不敢得罪城里人,只能干瞪眼,怏怏的离开,果然再也没有打过我。
发表时间:2016-10-24 10:35:06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4日 10:36:54
    雪姐疼我,不仅护着我,还经常让我去她家吃饭,给我洗衣服,有时候还让我跟她一起睡,雪姐抱着我,我总是特有安全感,雪姐身上很香、很软,我最喜欢往她怀里蹭,雪姐总会脸红红的让我别动,我问她怎么了,她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我是小调皮。

    直到有一天夜里下暴雨,我爸很晚才回来,满身的酒气,身上还挂着伤,见到我就骂骂咧咧,说我是贱、人生的,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我吓得赶紧去敲雪姐的门,雪姐穿了一件睡裙就出来了,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指着我爸骂他不是男人,喝醉了就拿小孩子撒气。
  • 2016年10月24日 10:42:57
    谁知道我爸一听,表情狰狞无比,一把揪住雪姐的头发将她往屋子里推,还伸手去打雪姐,我彻底吓住了。

    “贱女人,让你们他妈的装清高。”我爸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打雪姐,将雪姐狠狠地按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跟发疯的禽、兽一样去扯雪姐的衣服,雪姐惊恐的尖叫,一边用双手去推我爸。

    不过并没有任何作用,我爸狠狠扇了雪姐两个耳光,雪姐顿时蒙了,躺在沙发上不再反抗,外面闪电照亮了屋里的一切,我看的呆住了,雪姐满眼泪水的向我求助。
  • 2016年10月24日 10:44:45
    “不要啊,放过我吧,小志快来帮姐姐一下,你爸疯了……”雪姐求我,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有点胆怯的看着我爸,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努力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苍白的字眼,“爸”。

    “滚进房间去,不然老子打死你!”我爸粗、暴的对我吼了一声,我吓得浑身一抖,在雪姐绝望的眼神中往房间走去。

    “小志,你别走,快帮姐姐一下,姐求你了,雪姐不能对不起男朋友。”雪姐在求我,我点点头,可是一想起我爸的恐怖我就迈不动脚步。
  • 2016年10月24日 11:13:33
    看着我懦弱的模样,雪姐心彻底凉了,又去哀求我爸,拼命的捶打着他,我爸嘴里骂骂咧咧,又是两个耳光,将雪姐扇蒙了,双手垂落不再反抗。

    我害怕的躲在房间里,外面雷声轰鸣,却掩盖不住客厅传来雪姐的惨叫,撕心裂肺,脑海中浮现出雪姐绝望的眼神,我害怕的哭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种事意味着什么,以为我爸发酒疯,在打雪姐。

    终于,外面的惨叫声终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我爸已经不在了,雪姐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我害怕的走了过去,跟雪姐说对不起,雪姐转过头,眸子里面满是怨恨的看着我,猛地将我推倒在地,冲我大吼,“滚,你给我滚!”
  • 2016年10月24日 11:17:35
    我低着头流泪,不断地跟雪姐说对不起,可是雪姐一言不发的起身,一件衣服也没有穿,将我推了出去。

    我回到家,我爸已经倒在客厅呼呼大睡起来,我小心翼翼的躲进房间,死活想不通为什么雪姐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第二天中午外面一阵嘈杂声将我惊醒,我冲出来看到我爸被几个警察死死地按住,我一下子慌了去推那些警察,我爸冲着我大吼,“小志,别过来,这次我错了,我对不起你雪姐。”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我爸被带走了之后我去敲雪姐的门,可是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开门,过了两天,对门搬来了新的租户……

    县城就那么大,我爸强、奸雪姐这事就闹得沸沸扬扬,小区里的孩子都被告诫不许跟我走的近,尤其是女生,对我如避蛇蝎,还说我爸是畜生,我是畜生的儿子,我不懂,可也知道这是在骂我,我觉得好委屈。
  • 2016年10月24日 11:19:09
     后来,我妈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接我,跟我妈同居的男人叫林刚,我叫他林叔,早些年离异了带了个女儿,长得特别漂亮,叫林诗诗,跟我一般大小,刚进门的时候,林叔拉着林诗诗的小手笑嘻嘻的说:“来,诗诗,这是阿姨的儿子杨志,以后要叫他哥哥。”

    林诗诗瞥了我一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大声道:“他就是强、奸犯的儿子啊,真恶心。”

    林叔骂诗诗不懂事,林诗诗却扬着小脸很不服气,义正言辞的说本来就是,还让我不许靠近她,觉得我脏,诗诗过生日的时候,我帮诗诗点蜡烛,诗诗立马哭了起来说我弄脏了蛋糕,让我滚,自那以后我对诗诗都是能躲就躲。

    林叔叔虽然表面护着我,说林诗诗不懂事,实际上心里根本瞧不起我,每次跟我妈出去都会把诗诗带着,从来不让她单独跟我相处,因为我是强、奸犯的儿子。
  • 2016年10月24日 11:20:55
    我觉得特委屈,我已经努力躲着他们了,可是他们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

    上了学之后,我渐渐明白什么是强、奸,也明白那晚我爸对雪姐所造成的伤害,心里对雪姐无比愧疚,当同学在背后议论我的时候,我感觉好羞愧,按照他们的话说,我身体里流着畜生的血液,肮脏的很。

    久而久之,我整个人都变得自闭,尤其对女生,我不敢跟她们交流,我怕她们知道我是强、奸犯的儿子会嘲笑我。

    上初中那会,我接触到了网络,周末的时候经常跟同桌出去包夜打游戏,到了半夜就会上一些网站看片,自那以后我的思想就渐渐发生变化,看到女生,脑海里面总会想对方不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 2016年10月24日 11:23:07
    渐渐地,我看着诗诗的时候也会出现这个念头,女生发育的总比男生早一点,初三的时候诗诗的胸部已经鼓鼓的了,再加上雪白的皮肤和一米六五的个头,在学校是公认的校花。

    我跟诗诗一个班,同桌吴杰上课的时候总会指着诗诗说,你看那身材,真他妈正点,要是我马子,我天天去她家。

    我总是笑着说你真色,因为我妈跟林叔是非法同居,诗诗一直认为是我妈拆散了她的家庭,何况我爸还是个强、奸犯,对我又厌恶又恨,威胁我在学校不许表现出我认识她,否则就把我赶出去。

    被吴杰这么一说,我就会去注意诗诗的胸,还有下面,诗诗洗完澡之后总是会穿一条白色的小热裤,从后面看起来特别翘,每次我都会死死地盯着,口干舌燥。

    有一次我看的太投入了,脑子里面都是一些龌龊的画面,以至于诗诗回头我都没有发现,目光依旧直勾勾的,诗诗脸色一下子绯红,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杨志,你变、态,我要告诉我爸你偷看我。”
  • 2016年10月24日 11:35:31
    我慌了,我怕林叔,虽然说林叔平时对我还不错,可我感觉他这个人特别假,就是做给我妈看的,如果他知道我偷看诗诗,肯定会把我赶出去的。

    我咬咬牙,死活不承认自己在偷看诗诗,鼓着嘴道:“我没偷看,我在发呆。”

    诗诗鄙视的看着我,厌恶道,“杨志,你少不承认,你跟你爸一样变、态,你爸是强、奸犯,你以后肯定也是,我要我爸把你赶出去。”

    我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她说的太过分了,红着脸争辩道:“我不是变、态,也不许你这样说我爸。”
  • 2016年10月24日 11:36:47
    我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她说的太过分了,红着脸争辩道:“我不是变、态,也不许你这样说我爸。”

    “我就说,你爸是变、态的强、奸犯,你妈是下贱的小三,你是变、态和贱、货生下来的野种!”诗诗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气的发抖,这时候林叔跟我妈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妈脸上红通通的,林叔脸色也不好看,看了看我跟诗诗,上前甩了诗诗一个巴掌。

    诗诗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指着我们啜泣道:“你们都欺负我,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说完哭着跑了出去,林叔去追,可是没追到,我可以感觉到林叔看我的眼神很厌恶,我怕他赶我走,心虚的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诗诗跟往常一样来学校上课,可是脸上却很疲惫,我心里一阵后悔,如果不是我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我知道诗诗脾气倔,不给她台阶下可能真的会不回家,想了想我决定去劝劝她。

    “诗诗,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林叔会动手打你,其实林叔最疼你了。”我忐忑的说道,觉得很对不起诗诗。

    啪!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诗诗竟然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巴掌,指着我的鼻子吼道:“杨志,少在这里猫哭耗子,我跟你没完!”

    这一吼,全班人都错愕的看着我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心虚的回到了座位上,吴杰好奇的问我怎么会得罪校花的,我没有回答。

    被林诗诗当众打了一个巴掌,我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趴在座位上不说话,上课的时候,训导主任走进来告诉我们原先的班主任出国深造了,给我们班换了一个班主任。

    我心情不好,没心情理会这些,这时候吴杰却激动得推我,“草草草,杨志快看,新来的班主任真特么靓。”

    我没理他,他又推我,我还是没理她,不就是换班主任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最讨厌班主任了。

    这时候新来的班主任开口了,声音轻柔好听,让我还有点熟悉,一时间却有点想不起来,“同学们好,因为曲老师出国深造,以后就由我来做大家的班主任,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雪,禾木旁的程,雪花的雪。”

    听完,我猛地抬起头,看到讲台上那熟悉而陌生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新来的班主任居然是多年不见的雪姐!
  • 2016年10月24日 11:40:50
    最后一次见到雪姐就是那个晚上,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雪姐那晚看着我不帮她的绝望眼神,沙哑的呻、吟,还有躺在沙发上的空洞眼神,以及赶我走的时候愤怒的眼神。

    这么多年来就像是烙印一样刻在我脑子里面,我以为雪姐搬走以后,我再也碰不上她了,或许她因为那件事早就离开了这个城市,没想到她一直都在!

    现在的雪姐比起当年更美了,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长发披肩,仿若熟得裂开口的水蜜桃,十分诱人。

    我死死的盯着雪姐,雪姐也发现了我,说话都顿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撇过头去,这一切落在我眼里,让我的心里凉了半截。

    我心里苦笑,她一定很恨我吧,如果当时我可以坚强哪怕一点点,阻止我爸的暴行,现在或许是两个结局。
  • 2016年10月24日 15:05:16
    吴杰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样子还以为我是看呆了,眉飞色舞的问我新来的班主任是不是很漂亮,我机械的点点头,他一下子来了精神,滔滔不绝,说那身材真好,她男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又想起来那晚的事情,仿若梦魇,猛地打断吴杰的话,命令他不许这么说,吴杰很不解的看着我,说杨志你疯了啊。

    我没疯,这点我可以确定,可是我不许吴杰用这种龌龊的念头去侮辱雪姐,下课的时候,我朝雪姐办公室走去,我想跟她说声对不起,更想知道这些年雪姐过得好不好。

    可是站在雪姐办公室门口,我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雪姐会不会怪我,将我骂一顿赶出来,就想到当年让我滚出去一样,又或者再一次失踪……

    “杨志,你恶不恶心啊,又在偷、窥。”林诗诗厌恶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我回过头看到她满是鄙夷的脸。

    “我没有。”我摇摇头,心里却是一阵紧张,里面的雪姐肯定也听到了。

  • 2016年10月24日 15:22:20
    “没有?你少狡辩,你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比你爸还恶心,敢做不敢当。”林诗诗冷冷的讽刺我,我想要跟她解释,可是刚靠近一点,林诗诗就嫌恶的后退,呵斥我离远点。

    我气的脸色通红,这时候雪姐打开门,再一次面对雪姐,我各种心情都涌现出来,复杂无比,心跳都快要跳出来了,不敢去看她。

    雪姐问我们怎么了,林诗诗鄙视的指着我,说我在办公室外面偷、窥,还说我平时就喜欢偷、窥,很不要脸。

    被她这么羞辱,我脸上火辣辣的,昨天晚上我的确是在偷看她,我一时间没有否认,雪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跟她对视。

    一见我心虚的样子,林诗诗更乐了,抓住我的小辫子对我大肆嘲讽,“程老师,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杨志心里特别变、态,脑子里面龌龊的很,他自己都默认了。”
  • 2016年10月24日 15:35:50
    听着林诗诗的冷嘲热讽,我红着脸瞪了她一眼,让她别说了,可是林诗诗却偏偏说的更凶,大肆渲染我的恶心程度。

    我试图开口辩解,但是一看到雪姐那张熟悉的漂亮脸庞,我又开不了口了,只能低着脑袋被骂。

    “诗诗跟我进来一下。”雪姐点点头说道,林诗诗明显一愣,指了指我说我怎么办,很明显她想让雪姐恶狠狠地骂我一顿然后让我滚,我心里也觉得雪姐会这么做,可是她却当没听到一样。

    我愣在原地,林诗诗瞪了我一眼,厌恶道:“哼,这次算你运气好,你给我等着!”

    林诗诗的话被我当做耳旁风,我心里满满的都是雪姐,随即苦笑起来,雪姐这是在帮我,还是说她根本不愿意跟我多废话?

    我失落的回到教室,林诗诗过了一会儿也回来了,一脸的开心,站在讲台上宣布下个星期天班主任要带我们班出去野炊,要报名的就去她那里报名。
  • 2016年10月24日 16:01:28
    林诗诗是班长,刚刚宣布完这个消息,班上就沸腾了,吴杰这家伙不断嚷嚷,班费的事情都被他忽略了,跟他同桌三年,每一次他交班费都拖拖拉拉,这一次却跟赶着投胎一样。

    我转念一想,如果能够野炊的时候跟雪姐说声对不起,或许雪姐会原谅我也说不定,想到这里我也很积极的报名了。

    因为之前劝诗诗回来,诗诗还打了我一巴掌,我不敢再去跟她提这件事,晚上诗诗又没有回来,饭桌上我看到林叔的脸色越来越臭,拉的老长,晚饭又诗诗最爱的粉蒸肉,我刚要伸筷子,林叔就很不爽的扫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低下头,夹了一口青菜。
  • 2016年10月24日 16:02:59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4日 16:03:13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